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直入魔界

风姿物语 罗森 9222 2005.03.17 14:15

    穿梭境界的术法,在人间与魔界都不是什么高难度的术法,只不过推动这术法所需要的能量,对普通术者而言简直是天文数字,即使是天位武者也会相当吃力,必须借助特殊的地磁异变点,才能够顺利开启境界通道,像奇雷斯这般纯以力量打开,就得要与妮儿联手,几乎是两名强天位顶峰的武者合作,这才说开就开。

  穿梭境界,来到另一个世界,对妮儿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体验。假如不是因为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她可能不会答应得那么快,但既然晓得自己体内也流着魔族之血,她就决定不顾一切地来了。

  从那个黑红色的隧道穿梭出去,妮儿骤然觉得脑袋一昏,胸口烦恶难当,心中大骇,知道这是吸入毒气的征兆,以为中了奇雷斯的诡计,可是丹田却迅速升起一股热气,直传胸口,刹那间,剧烈的痛楚、强大的血流脉冲,把那股昏沉感觉驱逐殆尽,神智登时回复清醒。

  “啧啧啧,不愧是继承天才之血的人,我还以为你会昏上好一阵子,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清醒过来。这样的适应速度,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冷笑声从前方传来,妮儿抬头一看,只见奇雷斯正拍动翅膀,停留在空中,而他的背后则是一大片黑暗景象。

  浓密的黑云,无边无际,在奇雷斯的身后笔直延伸,广泛得似乎没有边际,触目所及,天空尽是黑鸦鸦的一片,仿佛深夜。

  “呃……魔界现在是晚上吗?什么时辰?几点钟?”

  初到异境,妮儿有些不安地发问,却换来奇雷斯的一阵仰头大笑,但是这声大笑很快就被轰隆隆的雷声霹雳所掩盖。

  无边无际的浓密黑云当中,一下子亮光暴现,千道明耀电光在黑云中窜闪不休,声势惊人。平时在人间,妮儿常常听到有人用金蛇来比喻闪电,可是到了魔界,她才发现这种形容当真不错,横空乱闪的电光,只有少数往下闪耀,其余的都是横向钻缩于黑云之间,偶一闪现,跟着又钻入黑云之中,在浓密乌云里头发着闪光。

  妮儿与奇雷斯都是漂浮于空,很接近上方的乌云,分外感觉得到那种雷光乱闪,随时会劈中自己的压力。除此之外,阵阵不住狂吹的强风,仿佛永不止息,妮儿几次想要说话,风声都逼得她把声音吞回去,开不了口。

  手边没有太研院的测量仪器,妮儿无从判断空气的结构成分,但是从每一口呼吸,都让脑内有轻微晕眩的感觉来判断,这里的大气成分显然混浊到堪称毒物,倘使自己没有天魔功护身,普通人类只怕一来到这里,马上就会为瘴气所迷,晕厥倒地,死得不明不白。

  “你以前在人间界没听过吗?魔界没有太阳,没有白天,也没有晚上,只有无止境的永恒黑夜。”

  奇雷斯的大笑声在狂风中传来,听起来隐隐约约,却又格外刺耳,妮儿凝神想要细听,但连接而来的霹雳轰隆,却在她耳边疯狂响起,震得她头晕目眩,差点稳不住身形。

  “轰!”

  连串轰雷声响中,一道电光笔直劈向地面,巨大的金黄闪电,像是一尾凶恶的金色毒龙,威猛刚烈地直击地面,强大杀伤力接近天位武者激战时的一击,只听得地面轰然声响中,一个土丘颓碎崩溃,化为尘块飞散。

  如此刚猛霸道的雷电,就算是人间界的强风暴雨中也不多见,不过在魔界,一天当中像是可以发生好几次,每一次雷光闪烁,旁边就跟着几道雷柱狂劈下来。从地面上的深刻痕迹,妮儿可以很清楚地看见这一点。

  被雷电将注意力吸引到脚下的世界,妮儿环首四顾,看看这个只曾听闻、却是首次目睹的陌生环境。

  不知道是否因为来到荒山野岭的关系,自己目光所及的区域虽然辽阔,但却都只是平原荒丘,看不到任何文明建筑,没有都市、没有楼房、没有灯火,就只是乌云中的频繁电闪,有一下、没一下地照亮大地。

  地表的植被稀奇古怪,几乎都是人间界不曾看过的植物,有高有低,密密麻麻地覆盖住大地,尽管这附近的土地都是盐质岩层,但却不如妮儿所熟知的常识那样,因为强猛雷电与狂风吹袭,把大地变成荒漠。从林木遍布的情形来看,如果有阳光可以照亮天幕,下头说不定是一个苍郁青翠的美丽世界。

  只是,底下虽然也有粗壮的林木,但似乎不是人间界的松柏桧杉,而是一些不知名的藤蕨类植物,交缠缭绕,依存共生,合力在这个恶劣的黑暗天地求取生存。

  植物是如此,那么……其他生物呢?

  天心意识的感应,底下应该存有许多生物,因为生命反应是那么地强烈,可是当妮儿更进一步去探索,那些未知的生命却给她一种阴寒感觉,浑身猛起鸡皮疙瘩,仿佛被一条满身黏液的蟒蛇贴肤钻缠,妮儿几乎要反胃了。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底下到底有什么东西?)

  这个想法才刚刚冒出,前方的层层黑云中一阵翻涌,好像有什么东西飞近过来,妮儿定睛看去,只见在闪亮电光中,一头马车般大的红翼巨鸟穿云而出,顶上有冠,色呈金黄,两翼无羽无毛,是很奇异的肉膜,快速鼓动,朝着地面急掠过去,好像是在觅食。

  地面上并没有看到什么动物,或许都隐藏在那些藤蔓密林里头,又或许这头怪鸟是草食生物,妮儿初次见到魔界的飞禽,正自好奇,突然看见奇雷斯双臂交叠,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似乎正在等待着什么。

  妮儿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地上有一株奇形植物,高度约莫七尺,像是一个垂直的旗竿,但顶端部分却好像一个大灯笼,在黑暗的地面上一闪一闪,隐隐约约地照亮周围地方。

  那头赤翼巨鸟对同在空中的两人看也不看,忽上忽下地振翅盘旋数周后,目光盯上了下头的发光植物,锐鸣一声,朝那棵灯笼树俯冲而去,姿势急劲美妙,妮儿正看得出神,却不料异变忽生,下方地面突然响起崩轰异声,大量土石翻掀抖动,一条庞然巨物蓦地裂土破出,数十尺的巨硕身长,赫然是一头独角巨蟒。

  那个发光的灯笼树,就是它的独角,当猎物受其引诱而靠近,它就放弃沉眠,从蛰伏的地底起来,动作快得惊人,那头赤翼巨鸟甚至还来不及转向,就被它的庞大躯体缠卷封锁,跟着就是致命的一口,三排锐利的巨齿噬咬在身上,刹那间骨肉粉碎,鲜血腾空洒了出去。

  巨鸟体积不小,这一咬的力道又是极大,喷散的鲜血广洒四方,连妮儿都在射程范围,她百忙中腾身闪躲,避去鲜血及身的窘境,只觉得周围腥臭难当,心中一动,只见眼前黑影疾闪,已经失去了奇雷斯的身影,再一看,他赫然振翅抢到了那头独角巨蟒的前方。

  “哈,在我的面前,谁都不能恃强凌弱!”

  说着正气凛然的话语,但从那狂傲邪笑的口气中,可知道奇雷斯只是单纯的讽刺,而他的行为更为这句话作了最佳注解,才一邪笑着叱喝完,他左腿拔高,跟着就是重重往下一踹。

  妮儿看得分明,在奇雷斯抬腿下踢的过程中,他已经将天魔劲集中足上,左腿隐燃灿发金色气芒,正是大天魔刀的运作征兆。那头巨蟒似想逃逸,却又怎快得过奇雷斯的斩击,在大天魔刀的锋锐气芒切割下,势如破竹,任由金芒错体而过,转眼间就从头部切到尾部,跟着“碰”的一声响,几十尺长的巨硕身躯骨肉分离,分别朝两个方向垂坠倒下。

  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场杀戮,掀起满天血雨,坠落重砸在地上的巨蟒尸骸,震动大地,瞬间的沉闷轰响恍若雷鸣,惊动四方,即使妮儿看不清黑暗的地面景象,也感觉到出脚下的世界正在骚动,大量飞禽走兽狂乱奔向四方,逃避附近这个生态系中新诞生的王者。

  “还傻在天上干什么?你要我请你下来吗?”

  相隔老远,不过一直留意奇雷斯的妮儿听到这句话,哼了一声,从空中飘降到地面,只见巨蟒尸骸所渗出的鲜血,把方圆百尺全染成一片血海,她不愿意踩在那些污血泥土上,脚底距离地面始终保持着两吋差距,半飘起来。

  “为什么胡乱杀生?”

  妮儿也知道这问题很笨,问奇雷斯为何胡乱杀生,就像问他为何要吃饭一样愚蠢,不过横竖他现在满身是血,一脸煞气,除了这一句,也找不到别的话好开口。然而,奇雷斯倒是回答了这个问题。

  “因为这个区域不怎么平安,如果不先找点东西杀来示威,你根本别想好好在地上走路。”

  不只说话,奇雷斯指向某个方位,妮儿顺着看去,只见连串藤蔓野林中,一堆奇形怪状的生物正在奔逃,似是被奇雷斯随手一击杀毙巨蟒的威势所慑,又像早就吃过他的苦头,此刻闻风而逃。但是,这个慌乱逃亡的过程并不顺利,不少逃亡的生物在两两相遇时,就放下逃亡企图,开始战斗撕打,又或是禁不住诱惑地偷袭逃在前方的生物。

  “看傻啦?这里不是人间界,魔界生物信奉以力至上的原始法则,纵然是没有智能的野兽也不例外,它们会把握住每个机会壮大自己。如果能在逃亡到另一个区域的途中,先消灭本来的天敌或强敌,这样就更能确保族群在新区域的繁盛。”

  妮儿回答不出话来,只是看着眼前一幕幕血腥的斗争,逐渐明白魔界的生存竞争有多激烈,生存环境又有多恶劣,所有物种必须竭尽所能,才能够在这个黑暗世界延续生存。

  奇雷斯淡然道:“这种斗志值得鼓励,不过如果它们的脑袋与聪明配得上,有强烈斗志的十分之一程度,人间界就不会一直是人类的了。”

  “怎么说?”

  “因为他们不会记取教训,不但脑袋不好,记性更是糟得一塌糊涂,记不住生存在丛林里的最高法则……最危险的东西,往往都不会动。”

  仿佛有意印证奇雷斯的嘲笑,当他这一句话脱口而出,本来被卷入战斗骚乱的密林,突然吹起了一阵怪风。妮儿站在树林之外老远,嗅到这股气味,马上屏住呼吸,不被里头的麻醉成分所迷,但许多忙着在树林里战斗的生物却没那么好运,在这阵麻醉毒风中一一应声倒下。

  当许多骚动同时消失,会动的生物全部无法动作时,那些本来寂静不动的生物却有了动作。构成密林的藤蔓野树,仿佛有意识般地摆动枝叶,朝地上的猎物盘缠吞卷而去,将它们一一缠卷上树。

  魔界的自然世界,是一个非常安静的世界。所有猎物被缠卷上树后,藤蔓的一些部位生出尖刺,刺入猎物的体内,或是开始吸食猎物的体液,或是注射麻醉毒液,延长猎物的生存时间,作为储粮。

  透过天心意识,妮儿很清晰地感受出那些动弹不得的生物,种种濒死的恐惧与求救,千百个凄惨的呼声,一一在她脑中交错响起,令妮儿激起一股义愤,踏前一步,想要做点什么,但她一步甫才跨出,马上就被一只黝黑的手臂拦住。

  “做什么?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才到魔界,就想质疑这里持续千万年的生态体系?你把这些猎物给放了,那些树又要吃什么?吃你吗?”

  奇雷斯道:“你这个小奶娃似的新生魔族,连人间界的事都管不完,也想到魔界来管闲事吗?”

  被奇雷斯这一说,妮儿只好罢手,无奈地环看着这一切,初到魔界时的新奇与兴奋紧张,已经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沉重却实在的感触。

  这就是真实的魔界!自己本来应该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

  假如自己真是在这片土地,这样的环境中成长,那么如今的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呢?每一刻都要挣扎生存,自己会不会也像奇雷斯一样,变成一个把战斗杀戮当等闲事的疯子呢?但在这种环境里,疯子应该比正常人要容易生存下去吧!

  “我是什么样的生物,不用你来下评语,你也无法保证我如果生在别的地方,会变成什么个性……”

  察觉到妮儿眼中的一丝同情,猜到了她脑中想法,奇雷斯隐含怒气地说话,但说完这一句后,马上又补了一句。

  “反正绝对不会是僧侣与修士……”

  不管奇雷斯怎么变化,都不会变成善男信女,这点妮儿深有同感,不过当她从刚才血腥场面的冲击中清醒过来,脑里就想到了此行目的地。奇雷斯的示威一击,充分震慑这一区的魔物,行走时候不用担心连串袭击,也不用一路打过去,就连此刻,那些卷动缠舞的藤蔓都离两人远远,不敢招惹这两大煞星,那么,既然路况已清,目的地又是哪里?

  “前头有一座石山,光秃秃的,应该很显眼,我们要去的地方就是那里。”

  “唔,你看来不像是专门带我来魔界爬山的,那座石山里头应该藏着什么吧?就算你不肯现在说,至少也告诉我,为什么你不直接飞过去?从这边往那里走,怎么看也有百多里啊!”

  奇雷斯看来不像很想解释的样子,不过妮儿的态度相当强硬坚决,让他不得不抛下话来,告诉妮儿那座石山是一个地磁特异点,类似人间界的香格里拉,本身有多重自然结界屏障,不时更有磁气风暴,纵然是天位武者,猝不及防之下也会吃上大亏。

  “吃上大亏?这点未免太夸张了吧?我们不是刚刚进入天位的新手,是强天位中的佼佼者耶,有什么自然力量能够对我们造成威胁?”

  妮儿以常识论提出质疑,不过奇雷斯的眼神却显得非常古怪,最后只扔下一句话。

  “……自然力量和自然灾害是不一样的。”

  ※※※

  妮儿很快就体认到奇雷斯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当他们花了将近一日一夜的时间,在狂风吹袭的寂寞旷野上行走,穿越密林,终于来到那所石山之前,妮儿才发现周围的天空有古怪。

  光秃秃的石山,像是一根顶天立地的巨大石柱,由旷野间笔直拔起,雄伟昂然地往上延伸,上头除了少量的青苔、蕨类之外,几乎光滑得如同镜面,不住反映着闪烁的电光,闪闪发亮。

  由于天空深沉黑暗,妮儿最初并没有发现,在石山顶峰周围的天空,大气流动极为怪异,直到电光频繁闪过,她才发现天空闪着奇异的白光,而且是东一块、西一块,以石山顶峰为中心,周围百里天空像是一张规格棋盘,不住地闪动亮光,从下头往上看去,就像看到万花筒里头的奇异景象。

  亮光的闪动并无规律,一下在南、一下在北,不规则地在天空错落闪耀,但是在这百里的领空内,浓密乌云的流动几乎停顿,雷电更是分毫不见,像是被这里的神秘力量所影响,完全压制。

  “那些闪光就是你说的自然灾害?看起来好像没有闪电威力强啊!”

  “这里是地磁特异点,强大的地气与雷电能量相互影响,让这边的空间极不稳定。你所看到的那些闪光,是时空正在变换的现象,每一个闪光点,都连结到一个不同的空间,从里头穿梭过去,也许会到人间界,也许会到魔界的某个角落,也许被扔到别块大陆去,或是深海……不过,没什么人生还回来,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妮儿对这番叙述为之咋舌,终于明白奇雷斯不由空中直接过来的道理,再看到那座石山上好像有刻字,只不过字体古怪,应该是魔族文字,自己阅读不出,便向奇雷斯询问解释。

  “这里本来有五座石山,长短不一,形如五爪向天,在古老的历史中,被称为五爪山,不过不晓得哪一任大魔神王练功走火,对五座山峰看不过眼,就号令麾下能人异士,毁了其余四座,剩下中间这一座石山,向贼老天挑衅,石山上的几个大字就是──中指山。”

  奇雷斯道:“不过从某个时期开始,这个名字被变更为终止山,让所有魔族到此止步,如果有外人闯入,就会被里头的住民斩尽杀绝,连骨头都不吐出来。”

  “骨头都不吐出来?这么凶狠?里头的居民会吃人吗?”

  “何止吃人,他们什么东西抓了都会吃下肚去。终止山是魔界三大绝地之一,内里除了岩石风沙,一无所有,里头的人无以维生,只有吃偶然误入谷内的生物。”

  “这么凄惨?他们不能出来吗?只要走出终止山,外头虽然贫瘠,但要觅食应该不难,至少好过活活饿死吧!”

  “终止山之所以成为绝地的原因,就是因为外人不可以进去,里头的人也不准出来,如果贸然走到外头的世界,就会被魔族全体当作公敌,合力击杀。”

  “公敌?换做人间界的解释,那就是罪犯啰,他们犯了什么罪要这样处置?”

  初到魔界,妮儿对魔族的行为全不了解,猜测以魔族的习性来说,掳掠应该不是大罪,那么到底是何种滔天大恶,要动用到这么灭绝性的处置?实在让人好奇。

  “法典是任由当权者编写的东西,决定罪孽深重与否的不是道德观,而是政治立场。在权力斗争中站错了边,这本身就是不可饶恕的罪……”

  奇雷斯瞥了妮儿一眼,淡淡道:“终止山的罪人,所犯的唯一罪孽,就是背叛魔界的法则,背弃了魔族的骄傲,试图与人类握手言和。自从前任大魔神王被推翻,魔族大军撤回魔界,仍忠于前任魔王的旧部属就被打成罪人,流窜、躲藏在魔界各地,其中有一批人集合起来,攻破并躲入了中指山,然后这里就被改了名字,变成了绝地。”

  参天石山的下方,有一片狭长的谷地,妮儿跟着奇雷斯缓慢走进去,听他的解释,看看峡谷两侧的刀斧斩痕、残留血迹、折断箭弩、奇形骨骸,足见此地曾经发生过不只一次的凄惨血战。

  照奇雷斯的说法,当那群罪人攻占终止山后,号召前任大魔神王的旧部集结,而这动作触怒了当前的魔族政权,于是庞大的征讨军队朝此地进发,预备把这些叛徒一举消灭。

  双方实力与后备资源相差悬殊,这场仗本应于短时间内分出胜负,但谷内住民凭着地利的优势,与征讨大军数十度交锋,以近乎同归于尽的拼命打法作战,每次征讨大军都是开始时占优势,最后损失惨重地撤出峡谷,就这么打了百多年的战争,最后是大魔神王下令,撤兵离开,临走前以魔火、毒雨洗涤整个峡谷与外围,不留一根草、一条虫,并将终止山划为魔族禁地,凡是有人从里头出来,立杀无赦。

  冰冷的强风吹过,妮儿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峡谷两侧高耸的岩壁,遮断了左右景物,只剩下上方“一线天”的空隙,如果在人间界,上头还可以看到一丝光线,但在黑暗的魔界,即使抬头举目,也只是看到厚密的黑云,一如这不见生机的峡谷,每走一步,都感觉得到那种深沉的绝望与悲哀。

  长年被封锁在这种地方,承受的痛苦委实非人能想像,到底是什么力量让这些人支持下去?

  这些居民……都是前任大魔神王的旧部属,因为支持他们的领袖,拒绝向现任大魔神王屈膝服从,所以才持续千年的顽抗。那么,前任大魔神王真有那么强的领袖魅力,让这么多的部属为他生死相随,不仅改变本身的信念与立场,还在他亡故千年后依旧不离不弃,坚持当初的理想吗?

  一种莫名的感动,在妮儿举目眺望峡谷尽头时,从心灵深处升起,令她有股想要流泪的冲动,悼念逝去于这座峡谷的亡魂。

  “很感动吗?那也难怪,从关系上说来,这些人是你父亲的旧部属,也是你的奴才,你做点样子也是对的。”

  “你说什么?”

  被奇雷斯这一说,妮儿才醒悟过来,知道石室幻象里的那个黑铠少年是什么人,也晓得了自己的身分。实在想不到,原来自己真是名符其实的公主命,即使到了魔界,还是魔界的公主皇亲,只不过这个公主头衔多半不被现今政权所接受,一亮出去马上就会招来追缉,想想也有够倒楣。

  不过,在初时的惊讶过去后,妮儿马上就反应过来。奇雷斯显然早就知道自己的身分,认出了自己是谁,姑且不论这家伙是怎么知道,但这么一来,他一直紧缠自己的企图就很清楚了。

  “你……在耶路撒冷的时候就已经认出我来,就想要利用我进入终止山?”

  “哈哈哈,铁木真女儿的下落,是魔族历史上的一大疑团,不晓得有多少人在追着找,包括终止山里头的那些蠢材,都作着见鬼的春秋大梦,想说有一天找到了你,再干什么革命大业。不过那些家伙蠢虽然蠢,里头还有几个家伙力量不错,硬闯起来让人满棘手的……”

  奇雷斯笑得甚是自负,但妮儿从他言语中也隐约听出个大概,终止山内的住民是昔日魔族将领,武功修为自然不凡,甚至还大有可能存在天位武者,奇雷斯以前肯定到过这里,还试图闯入终止山,只是他那时力量被封印,闯探之举铩羽而归,光是能够走脱就是大幸,如今虽然力量尽复,不过对里头的高手还是存有忌惮,所以才需要利用自己,进入终止山。

  问题是,奇雷斯不是吃饱没事干的闲人,会这么处心积虑地进入终止山,里头必定存在什么重要东西,自己莫名其妙帮他进去,会不会太傻了些?

  “你没得选择,这是我们当初的约定,只要出了终止山,你我分道扬镳,再不相干,不过在那之前,如果你想反悔,我们就变个形式,我擒着你进去,里头那些蠢材看到你这人质,一样得乖乖让路。”

  “哼!你说擒就擒吗?”

  妮儿微退一步,摆开架势,天魔劲迅速运走全身。自己伤势已经痊愈,力量也回复得差不多,公平对战之下,未必会输给奇雷斯,更不需要被他的虚言恫吓给唬住。

  “……你在天魔功上的进境很快,不愧是继承天才之血的人,但你现在只是人身,尚未变回本来面目,力量也被压抑未纯,要和我动手……嘿嘿,你还是……唔!”

  奇雷斯话声一顿,面上的轻蔑之色转为诧异,本来他还像是忌惮终止山中的某些事物,和妮儿在峡谷里头慢慢走,这时突然施展轻功,展开背后双翼,一下子朝着峡谷尽头冲射过去。

  妮儿微愣了一下,但也想到可能是有事发生,当下不再多言,全力跟着奇雷斯,两人一前一后,很快通过空旷孤寂的峡谷,进入了终止山。

  穿越过狭长谷地,妮儿眼前顿然开朗,前方是一个环状的山谷,空间辽阔,而周围的石壁上凿深成窟,每一个凹陷的石窟里头,都刻着一尊十数尺高的巨大石像,放眼看去,不下数百座巨像坐落在空谷石窟中。

  每一尊石像的型态各自不同,相貌也不同于人类,有些额上生角、有些背后长翼,或是青面獠牙,或是八臂蛇身,但多数都是横眉怒目,手上持有各类武器,瞧来狰狞可怖,虽然只是没有生命的石像,但却发出令人心寒的凶煞气息,千百尊石像连结座落在一处,看起来好像到了另一个世界。

  妮儿左右看了一遍,道:“这是……魔界的神明吗?还是历代大魔神王的石像?”

  奇雷斯没有回答,也没有解说,只是飞掠向前,妮儿往他的落点看去,发觉那边的石地上布满凹痕,再一细看,这些拳打脚踢所造成的凹痕几乎遍布整个地面,只是因为光线昏暗,一时看不清楚。

  “战斗不是只在峡谷中吗?也有打到这里来?”

  妮儿提出疑问,但看见这些痕迹甚新,而奇雷斯的动作又如此古怪,立刻就明白终止山肯定出了事,很可能这一两年又发生了战争,魔族大军进攻此地,只不过奇雷斯留滞人间界,所以才对此一无所知。

  这个推测很快获得证实。奇雷斯左手一扬,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法,一个赤红光球由他左掌冒出,射向天空,乍然爆出满天红光,照亮了整个山谷,驱散了这里每一个角落的黑暗。

  “啊!”

  妮儿惊呼一声,透过红光,她赫然发现这个寂静的山谷中,死尸遍地,在每一个石窟之前,凌乱横躺着许多尸首,到处也都是折断的兵器,还有剧烈交战的痕迹,血战的情形比外头峡谷更为惨烈。

  奇雷斯的脸色糟糕到极点。终止山的罪人们有多少实力,他自己一清二楚,如果这些人不够强悍,早在两千年前就被斩尽杀绝,不可能一直固守此地,令魔族大军屡次攻击都挫败而返,自己之前数度潜入,更曾在此地吃过大亏,有一次甚至差点把性命送在这里。

  不过,终止山现在却被人攻破,无分男女老幼,全部屠杀得一个不剩,这么说来,藏在这里的秘密也……

  奇雷斯脸上阴晴不定,注意力稍分,反而是妮儿注意到不对劲,好像有什么人从山谷的另一侧走过来。

  (这里还有活人吗?)

  像是回答妮儿的怀疑,山谷的另一侧,出现了一个人影,当妮儿看清楚了那个人的形貌,顿时大吃一惊。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