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Monkey,Monkey,Pink!

风姿物语 罗森 9797 2004.11.24 17:07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雷因斯·蒂伦领空

  青楼联盟的六脚快马,确实是日行千里的神驹,当泉樱等人行进到自由都市的边境后,便把马车交还给青楼联盟的人员,自己则越境进入雷因斯,转换交通工具。

  甫一进入雷因斯,爱菱就发出讯号,一艘早已等候在云层中的百尺飞船从天而降,安静而迅速地降落在众人面前。那是太研院刚刚造好的院长座机“铁达尼一号”。为了迎接院长回到稷下,特别安排的首航,上头除了装载目前太研院最新一代的武装,也配备了刚刚开发完成的新引擎,让众人能以最快速度赶回稷下。

  看着这艘百余尺长的飞行气船,流线形的洗炼外形,让泉樱感受到一种美感,为之赞叹,佩服雷因斯在太古魔道上所累积的成就,如果没有这份底子在,众人日后要对付金鳌岛可以说是难上加难。

  并不是所有人都一同登上“铁达尼一号”,在抵达雷因斯边境之前,枫儿就与众人先行告别,赶往自由都市的中部,去查探小草的状态,这是她最不放心的一件事,而假若兰斯洛清醒,一定也会同意她这样的作法。

  泉樱把天丛云剑交还给枫儿,尽管自己身为龙族的正统继承人,但她还是认为,枫儿姊姊才是天丛云剑的主人,是龙神授命将这柄神剑赐予她,自己这些时间只不过是暂时借用,如今自由都市的问题告一段落,便该奉还。

  “神剑在很多地方都能派上用场,枫儿姊姊你把剑带去,应该会有些作用的。”

  枫儿把剑带走,在一阵依依不舍的告别后,她朝自由都市而去,而泉樱等人则按照原定计划转搭飞船,朝稷下全速前进。

  甫一登舰,泉樱就把自己关在房里,与动弹不得的丈夫共处一室,一面照顾着行为失控的丈夫,一面翻阅起雷因斯的各种军政资料,为着即将开始的辅政工作进行准备。

  要忙于事务工作的不只是她,船上的另一名女性也面临同样困扰,那就是再次坐上院长宝座的爱菱。

  抛下公务擅自出走,这本来应该是难以卸责的重罪,可是太研院内没有人会这样责备。说来或许有些好笑,但在整个稷下学宫,尤其是太研院院士的眼中,这名半大不小、娇俏中犹带几分稚气的少女,简直是女神一般的存在,让众人无条件地拥护与爱戴,配合她的意愿来办事。

  不过,对于一心只想当个研究人员,从事单纯研发工作的爱菱来说,过度的信赖与期待,确实也满让她困扰的,因为……

  “这文件是什么?呃……要我出任教育改革委员会的召集人?有没有搞错?”

  “没有搞错,院长,下面那一份橘色的档案夹,里面是希望您出任这一次在东方家举行的自由经贸会议,担任雷因斯的领队。”

  几名属下一脸正经的表情,让爱菱不知所措,连连抬高眼镜,把桌上文件反覆看过两次之后,还是掩不住心内强烈的疑问,提出抗辩。

  “真的没有搞错?可是,我只是太古魔道研究院的院长,作研究与开发新技术是我的职责与能力范围,哪有资格去过问国政呢?而且……我不懂教育,也不懂经济啊!万一搞出什么问题,害到了雷因斯的小朋友,那怎么办呢?”

  “啊?您不喜欢吗?可是,以前的太研院长官们很喜欢做这些呢!就算什么也不懂,他们还是喜欢到处去当总召集人,反正最后出了事又不用负责任,过去的长官都做得很开心,还有人毛遂自荐,要担任我国与艾尔铁诺之间的和平谈判大使呢!”

  “等一下,一个研究员要那么多权力做什么?难道他们要统治世界吗?还有……为、为什么做了错事可以不用负责?”

  “……这就是我国官僚体制的伟大之处了。”

  越来越难了解自己继任之前,过去的太研院长到底在做些什么,不过爱菱觉得自己多少可以理解,为何当年皇太极老师要离开这个知识宝库。

  只是,从自由都市回来的一路上,爱菱也在思索着一个问题,泉樱等人虽然察觉她的态度有异,却不晓得她究竟是为了什么事烦心,也帮不上忙。而此刻她重新坐回了办公桌……不是坐在椅子上,而是恰如字面意义般的坐在办公桌上……一手托着下巴,扁着小嘴,把目光缓缓望向面前的部属。

  皇甫平、青团、丹罗……这几个人都是太研院的各部主管,从爱菱接任院长之后,就一直忠心跟随,但爱菱迟疑良久,仍无法肯定是否能与他们讨论自己心中的疑惑。

  “大家,我有一个问题……”

  爱菱小声地问话。即使已经当了好一阵子的院长大人,爱菱仍学不会那种威严与领导风格,她总是很平和地与部属商讨,借助他们的力量,找出一条最适合众人行走的道路,这种作风或许不适合治理国家,但在打理太研院的时候,这就是最好的治理模式。

  不过,就在她向部属们询问意见时,一声爆炸隐约传来。众人所在的工作室,有特殊的隔音装置,但众人根据声音大小与隔音装备的效能,还是能推测出这场爆炸威力不小,纵然如此,他们仍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

  在爱菱院长任内,平均意外爆炸的发生次数,是过去的十倍,众人早就对各种爆炸声习以为常,安全措施也做得十足,特别是“铁达尼一号”这样的顶级飞船,防护装置更是众人的心血结晶,保证无懈可击,因此听到爆炸声,即使知道爆炸威力不小,他们表情却变都不变,继续聆听院长大人的问话。

  可是紧接着而来的那声尖叫,让爱菱的小脸蛋变了脸色。整个飞行船上也不过寥寥几名女子,那方向正是泉樱的居室,会出现这种声音,难道出了什么问题?还是被敌人杀上船来了?

  匆匆往监测仪表一看,瞧不出有任何陌生人登舰的讯号,所以如果真有人来,那必定是敌方的绝顶高手,以此来推断,莫非……是铁面人妖来各个击破,以雪前耻了?

  想到这一点,爱菱再也坐不下去,命令众人回到各人岗位加强戒备,她开启T1000装甲,立刻开门赶去现场。

  开启了T1000,铠甲瞬间贴体着身,物理崩坏枪也迅速填充能源,可是这些东西能不能带给自己什么保障,爱菱是一点都没有把握。想到几天前众人是那么辛苦才打退了铁面人妖,现在这里只有自己和泉樱姊姊强撑局面,如何是人家的对手?

  赴援之前,爱菱命令一众手下准备弃船撤退,可是几名部属都对她爱戴有加,哪肯在危急时舍她而去,脑里都只想着要用身体当院长大人的盾牌,绝不能让她伤到一根头发,所以匆匆用通讯设备下了几个指令后,他们都跟随在爱菱身后,一起朝目标方向而去。

  爱菱一马当先,速度奇快,转过几个弯后,也不管门开还是门关,一下子就冲进泉樱的居室,询问事情状况的话还没出口,马上就是一声惊呼。

  “哇!”

  爱菱大吃一惊,被突然破门而入的泉樱也傻在原处,本来正在拉袜子的右手停顿半空;长发披乱,尚未穿戴整齐的衣裙,前襟出现一个大弧度的开口,裸露出雪嫩的香肩、大半个高耸的胸房,一双半穿上香袜的玉腿更是曲线完整地展现在爱菱眼前。

  由于平常很难有人够胆在龙族前族长更衣时闯入,所以鲜少碰到这种场面的泉樱,一时间也无复平时的聪慧多智,呆呆地想着该先拉好衣服?还是应该先关上门?大脑足足花了十多秒的时间,才得出“爱菱也是女生,应该拉她进来,先关门”的结论。

  不过,当瞥到后头有几个陌生男人快步跑来,这位新任的雷因斯右相,采取了闪电般的反应,右手猛推,升龙气旋在千分之一秒内打了出去,巧妙地将铁门推封起来,重重地关上。

  势道太猛的结果,爱菱被关门的冲击力轰退几步,一跤跌坐在地上,只觉得鼻子一阵痛楚,伸手一摸,赫然发现自己正在流鼻血。

  “哇!”

  “院长大人,您怎么了?”

  “真的有刺客吗?敌人在哪里?我们可以让这整艘船与敌人自爆。”

  “神经病,那样连我们也会被炸掉……”

  一群属下在这时赶至,见到院长大人受伤,七嘴八舌地连声探问。为了怕属下紧张过头,提早把“铁达尼一号”,变成“铁沉泥一号”,爱菱捂着鼻子,连忙做出解释。

  “没有啦,这里没有刺客,我也没有看见铁面人妖,只是泉樱姊姊刚好在换衣服啦!”

  “可是……您的鼻血……”

  “都已经说过是因为有人在换衣服,所以我才会变成这样,你们是听不懂吗?”

  无心在这问题上多做纠缠,爱菱只是急着再推门进去,看看刚才到底出了什么事,却又担心泉樱姊姊还没换好衣服,踌躇不前,只好连声敲门。

  在人情世故上不甚敏感的她,并没有察觉自己刚才的话,在部属们的耳中代表了什么,也没察觉到几个大男人正在她背后窃窃私语。

  因此,新任右大丞相不但博学多闻,更是姿容无双,就此传开,并且在短短时间内传遍雷因斯。

  与这个无稽传闻一同传播的,还有“太研院院长鲜少与男人传出诽闻,而是因为她只爱女人”的传说,一同让阅读到这篇新闻的稷下群众震惊不已,有人甚至把诽闻联想到黑魔法研究院的院长,那名冷艳阴森的女巫,毕竟太研院、黑魔法研究院的两名院长过从甚密,早就是公开的秘密。

  这些传闻后来所掀起的事端,是爱菱此刻所不能预见的,而在她担忧的连声敲门下,那扇扭曲而紧闭的铁门终于打开,穿戴整齐、仪容端正的泉樱走了出来。

  尽管之前窃语不断,可是看到泉樱出来,一群男士全都静默下来,弯腰行礼。与爱菱的亲和力不同,端正丽容的泉樱,有种如同贵族般的王侯气息,很容易让人为其威仪所慑,不敢心存侮慢。

  “泉樱姊姊,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呢?”

  问到这里,爱菱的目光越过泉樱,瞥向混乱而空荡荡的房间,看不见应该在房间里头的兰斯洛,奇道:“师兄呢?他到哪里去了?他不是该和你在一起吗?”

  “你师兄他……”

  提到丈夫,泉樱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可是事情又不能不解决,想了一会儿,才在爱菱耳边简单解释事态。

  “讨厌,泉樱姊姊你该早点说嘛!人家被你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是铁面人妖来了呢!”

  爱菱一面说着,一面又用小手捧着通红脸蛋,这种娇俏可爱的模样,和泉樱的倾城仙姿相比,是另一种动人的风情,让身在后头的一众部属大赞眼福。

  “不,不是你想像得那样啦……”

  如果真是闺房情事,泉樱虽然害羞,但也会因为与丈夫处得甜甜蜜蜜而喜在心头,但这次的事情之所以羞于启齿,完全是一个不想解释的误会。

  但是,又不能不说……

  泉樱贴唇在爱菱耳畔,轻声说了几句话后,爱菱大惊失色,失声惊叫道:“不可能!你说师兄把你扑倒以后,抢了你的衣服,就冲出门去了,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啊!”

  听见院长大人的惊奇与疑惑,后头一众男性部属像是深有同感般,一个劲地猛点头,直到泉樱转头过去,严厉地望向他们,这群惊觉表错情的男人才连忙改为摇头,然后又不知该表什么情地一下点头、一下又摇头。

  “……总之,就是这样子,你师兄冲出去之后就不见了,当时我……嗯,当时我不方便追他,现在我也找他不到,这艘船是你建的,有没有什么设备能够扫描一下呢?”

  “没问题。”

  爱菱透过T1000的装置与船舰系统连线,开始扫描兰斯洛的位置,但脑里却想着另一件事,以科学观念转了几转后,顿时恍然,拍掌大叫。

  “我、我知道了,师兄是因为现在照本能行动,而猿猴对于人类的动作,有很强的模仿性,所以才会把你推dao后跑掉,绝对不是因为泉樱姊姊你不漂亮或是难看,绝对不是的。”

  爱菱一心一意为自己想解释与安慰,这份心意让泉樱觉得好体贴,可是,在这种时候解释,只会让本来尴尬的情形变得更糗,泉樱通红着脸,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反手一下轻敲在爱菱头上,要她专心搜索敌人。

  “啊,找到了。”

  爱菱的叫声让众人吓了一跳。并不是搜索到兰斯洛的踪迹,而是“铁达尼一号”的左侧甲板突然发生爆破,被一股强悍力道从内部击破,无论是力量的刚猛或是击破位置,都应该是兰斯洛所为。

  甲板被打破,整个船舱内气压失调,马上狂降高度,幸好“铁达尼一号”自动反应,开动隔绝闸门,把破口封死,逐步调回应有的压力维持,让飞船能够稳定飞行。

  “我们立刻赶过去。”

  确认了位置,众人便不再迟疑地赶奔过去,毕竟谁都知道兰斯洛目前状态不寻常。武功强横的他不仅没有自保能力,还可能反过来伤害自己,然而,即使赶了过去,可能也要先打一场没有胜算的苦战,这又该怎么办呢?

  所有人之中,只有爱菱仍然在思考,脑里还盘旋着刚才的问题。

  如果说师兄现在化成了一头猿猴,整个照本能行事,刚才扑倒泉樱姊姊,是因为猿猴模仿人类的冲动,那么,他打破飞空舰之后,到底会做些什么呢?

  不,与其要这么说,还不如回归原点来想,想想他夺门而出之后,到底是要做些什么,才会打破甲板?

  (难……难道是……)

  众人脚程均快,才一下子就已经到了隔绝闸门,爱菱用T1000向系统发了几个命令后,众人身后的隔绝闸门放下,前方的闸门缓缓开启。

  才一打开,一阵豪迈而悠扬的歌声,从门缝下方传来。

  “……苍江长千里,红河水不停,前尘已旧,人事尽非,只剩古月照今尘……”

  声调悠扬,豪迈中隐约带着沧桑悲凉,正是一派英雄气势,众人闻声为之一凛,心中又是诧异,又是惊喜,暗忖莫非兰斯洛陛下已经康复,不然怎么能够有这样的歌声。

  怀着七上八下的惊喜心情,众人看着那道厚重闸门完全打开,看到了舱门后头的景象,刹时间,周围只剩下呼呼风声,所有声音全都安静了下来。

  这次,众人没有“哇”的一声,只是在目睹前方情景后,脑里头如同霹雳爆炸般眼前发黑,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东西,也不想再多看一眼前面的东西,如果能够选择,他们甚至愿意在开门的那一刻瞎掉眼睛。

  高空中的凛冽寒风吹得人四肢冰寒,从甲板的破口往外看,已经来到了稷下王城的上空,下方千万人家灯火通明,笙歌不绝,整个城市犹如一颗闪映光彩的美丽宝石,正是最美的夜色一幕。

  以这幕华丽夜色为背景,在甲板的破口上,站着一个体态雄伟的男人,背后映着冰轮明月、万家灯火,看见众人进来,威严的目光平淡扫过众人面上,令所有人心头同感一震……直到这里,本来都还是一幕足以被形诸笔墨的名画景象,然而,顺着长风飘扬,男人披在身上的那件浅蓝长裙,却不住刺激着所有人的视觉。

  “那、那件衣服是……”

  就算再怎么不愿意承认,可是看看领口的大红蝴蝶结、两边袖子上的荷叶滚边,都实在提醒着众人,那是一件很好看的女装……真的很好看,样式大方,手工细致……如果不是穿在一个雄纠纠、气昂昂的彪形大汉身上。

  “喔!神圣的****!”

  “天啊!陛下、陛下他穿了女装!”

  瞬间的惨叫声像是炸了锅般,沸声腾腾地传扬开来,但是从那歇斯底里的声音,就可以明白在场众人的精神被逼到了什么程度,那几乎是让人为之崩溃的梦魇。

  不过,在一众慌乱声中,还是有人劝大家力图镇定,别丢了身为太研院高级干部的脸。

  “大家不要慌张,女装并不是什么恐怖的东西,那是我国的伟大传统,历代的女王陛下都喜欢穿,我自己里头现在也穿了一件……呃,我的意思是说,即使穿上了女装,他仍然是我们的国王陛下,看,他的霸者气势仍然是那么强大,一点都无损于他的王者威严啊!如、如果铁面人妖看到了,一定会被王者神威吓得屁滚尿流的。”

  “狗屁啦,别把你的个人嗜好套到别人身上,一个霸者怎么会穿女装?穿了女装的霸者就不是霸者,是……是……是女霸者了。”

  “女霸者?直接说是霸女会不会好一点?”

  “你们几个,别再玩国王新衣的文字游戏了,睁大你们的眼睛仔细看看,面对事实吧!这根本就是一个穿女装的人妖啊!更糟糕的是,这世上怎么有这么丑陋的人妖?人妖不可以当霸者的,一只有性别错乱症状的猿猴,只会传染奇怪的疾病!”

  即使是太研院每月一次的学术激辩,都不会有这么热闹的场面发生,而相较于一团惊惶失措的没用男人们,始终一语不发的两个女人,还保有着起码的冷静……或者该说,她们已经渐渐回复了冷静。

  看着丈夫站在破碎甲板上跳来跳去,高举双掌连续拍击,口中不住发出“吱吱、吱吱”的猿猴叫声,仿佛在嘲弄着底下众人的手足无措,泉樱不由得叹了口气。

  站在“嫁鸡随鸡、嫁猴随猴”的立场,自己应该要走过去负起责任,至少要负责把人给弄下来,可是,想到小腹上隐然作痛的感觉,泉樱实在不想走过去后,又像上次那般挨上一记猛拳,那根本就是赌命的行为。

  “爱菱……这边交给你,把人弄下来吧!都快要降落稷下了,这样子降落下去成何体统?”

  “哇,泉樱姊姊,不行啦!师兄是你的丈夫,这应该是你来处理的问题啦!”

  “如果可以,我也很想,但要是再被他打上一拳,那就不只是家庭暴力的问题,我的腰要是被打断了,就要连续看巫婆的脸好一阵子,那实在不是什么好经验……做人不应该太感情用事,还是理智一点比较好。”

  轻轻一掌拍在身旁少女的肩头,泉樱微笑道:“这是你的船,这个问题就交给你处理吧!用你的电脑和大脑,应该有什么办法把猴子诱下来吧?”

  “引诱猴子……啊,我知道了,我马上去准备香蕉。”

  爱菱在猛力点头后,打开隔绝舱门,飞奔而去,泉樱在后头看着她的背影,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香格里拉大战结束的时候,本来想找机会好好与丈夫谈一谈,确认彼此的情感,把一些失落很久的东西作个厘清,没想到突然发生了这个意外,让自己满心期待刹那成空,一颗芳心又要七上八下好一段时间,真是难捱。

  唉,也许上辈子真是欠了这男人什么,所以前世欠完,今生又欠,落得整日要为他牵挂若斯,再也找不回以前的清静心境……

  泉樱轻叹一声,转头便要离去,但一句轻轻的歌声却在此时传到耳里。

  “……关……关雎鸠……”

  唱歌的声音很轻,咬字也不甚清晰,其实像是在念字多过唱歌,更与“好听”扯不上半点关系,但泉樱听见这句歌声,整个身体如遭雷殛,脚底重重地一记踉跄,第一时间猛转回身,不敢置信地望向声音的源头,那个正同样望着自己,轻轻拍手歌唱的男人。

  “……关关雎鸠……在河之……州,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古雅的词句,出自一个如同猿猴般粗豪的大汉口中,在场没有人能够理解其中的缘故,但泉樱却听得懂那里头的意思,不仅听得懂,她还记得这首歌谣的典故,数年前印象深刻的那一幕,仿佛又在眼前重现。

  ……在那座小庙的前院,无视周围有大批人群围观,那个豪爽开朗、笑得像是一个大男孩般的汉子,突然单膝跪地,引吭高歌,对自己献上他的真心与诚意。

  转眼间就是数年过去,这几年里头的变化,人事早已全非,自己曾经以为这段情缘会随着遗忘之舟,渐渐沉入冰冷的记忆湖底,永不复现,但想不到会再有这一刻,这个男人又对自己唱起了那首歌,声音就如同记忆中的阳光一样温柔。

  一幕幕过去的情景,在眼前刹那间闪过,泉樱下意识地抬手捂着嘴巴,因为如果不这么做的话,自己一定会失声哭出来。

  再次模糊了眼眶,鼻酸的感觉是那么难受,透过模糊的视线往前看,那个男人正向自己扬起了手,像是在等待自己的回应。

  “……泉……泉樱……老婆……”

  之前还在教训爱菱,做人不可以感情用事,什么时候都要保持理智,可是,听到丈夫那么吃力地唤出自己名字,泉樱再也忍不下去,不管什么理智、不管什么尊严,一下子飞奔出去,回应丈夫张开的手,重贴上那副一再给予自己温暖感觉的胸膛。

  “夫君!”

  进入他怀中紧紧相拥,两个身体的温度仿佛在这瞬间合而为一,泉樱好想马上把心里的话全告诉这个迟钝男人,但想到旁边还有其他人在看,只好强行把这感觉忍住。

  夫妻两人抱得很紧,泉樱想抬起头凝视丈夫的脸,但一颗芳心却不争气地急促跳动,让她好半天都情怯而抬不起头,直到终于调匀了气息,才大著胆子抬起头来,仰望着丈夫的表情。

  刹那之间,那个爽朗的开怀笑脸,与记忆中那个大男孩的笑容重叠,没有一丝邪气,仿佛是晴朗阳光般的感觉,让人非常舒服,只不过与往日相比,这个笑容的弧度似乎笑得……太弯了一点。

  “吱吱!”

  一声不应该存在的声音,从丈夫的口中发出,让泉樱有所警觉,不过那已经晚了一步,以兰斯洛现今的强横武功,慢上一小步的时间,已经足够他做太多的事情。

  而在一众旁观者的眼中,只看到这样的情形:先是泉樱夫人面露惊惶,似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而兰斯洛陛下高举双手,像是猩猩表示开心那样连续拍了几下掌,突然之间就出手如电,一把搂过泉樱夫人的柳腰,仰头嚎叫,在她来得及做任何挣扎动作之前,纵身一跳。

  “喔~呜呜呜呜~~~”

  像狼又像某种凶猛野兽的嚎叫,划破稷下城的夜空,象牙白塔的主人与新任夫人就这么跳下飞船,飘扬在稷下城上方近万呎的高空。

  在飞行船上目睹这一幕的众人,再次感到了魂飞天外的震惊,单单只是这一个时辰之内,他们到底受了多少惊吓?实在是不想去数、去面对了,而看到国王陛下与宰相大人一起殉情似的从高空跳船,所有人都腿软地蹲坐了下来。

  “怎么办?兰斯洛陛下他拉着泉樱夫人一起跳船了,这该怎么办?”

  “天位武者那么厉害,这一下应该摔不死人吧!而且兰斯洛陛下虽然神智不清,泉樱夫人可是清清醒醒的。”

  “那可难说得很,这里是稷下城,他们夫妻穿着两套女装一起跳下去,就算身上没什么事,给底下的人看到了,以后也不用做人了。”

  “现在才说太晚了啦!人都已经跳下去了,下头起码几十万双眼睛都在看,有什么办法可以不给旁人看到?”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讨论得甚是热烈,突然船舱下方发出一阵怪异的机括声,跟着就是一道耀眼红光在底下骤闪,众人因为位置的关系,没有直接看到那道红光,可是整个稷下城却全都被笼罩在红光范围内。

  “咦?刚才那道红光,是不是……”

  “应该就是吧,怎么看都像是新研究开发出来的洗脑光线,如果正面接触,会透过视神经,把前后十秒内的短暂记忆洗去,还造成十几秒的失神状态。”

  “这东西不是才刚刚完成人体实验吗?说是我们白家画时代的新成就,有了这项产品,以后秘密工作时就不用整天灭人家口,可以少死很多人,造福万民呢!”

  “如此说来,刚才在底下看到洗脑光线的人们,就会失去十秒钟的记忆,陛下和泉樱夫人的丑闻也就不会上明天早报了,这装置使用的时间太好了。”

  “哈哈,广大市民可真是没有眼福啊!不过这也没有办法,真正的秘密与丑闻总是被独占,怎么能给不相干的闲人知道那么多事。”

  既然已经没戏可看,一行人谈谈说说,预备重新开启闸门回到船内,话题全都是洗脑光线预计中的神奇效果,好奇着是谁把这项新装置装在院长座机上,却完全忽略的最重要的问题……刚才是谁开启这套洗脑装置的?

  “嘎嘎。”

  气压闸门应声打开,众人正要进去船舱,却被一个人拦住。穿着T1000盔甲的爱菱就站在那里,微笑地看着一众部属。

  “咦?院长,你怎么还在这里?不用去拿香蕉了吗?”

  “是啊,院长你不用拿了,陛下和泉樱夫人都已经跳下去,这里没人吃香蕉了。”

  一面听着部属们的话,爱菱保持微笑,往手臂上按了几个按钮,一套强化塑胶做成的护目镜,降下遮住了她可爱的闪亮明眸,而一根银亮外壳的钢笔,也快速出现在她掌心。

  “咦?院长你为什么戴上护目镜?这里风虽然大,但是没有强光,距离天亮还久得很呢!”

  “喔,这不是为了防护强光,我只是要趁机向各位介绍一下我的新作品,就如你们刚才所见到的,是我们太研院新完成的技术结晶,但体型笨重,携带不易,在实用上还有许多障碍。”

  “这也没办法啊,现有技术只能做到这样了,要把那套设备再缩小,起码还要多研发一年半载,才能……”

  “不,我来这里就是想告诉各位,相关技术已经获得突破,我昨天已经做好了一个携带型的洗脑装置了。”

  “真的吗?实在是太好了,院长大人,那个装置在哪里?可否让我们见识一下。”

  “这有什么问题呢?各位请看看我手中的这根钢笔,有没有看到它最上头正在闪着红光?对,大家注意往这边看……笑一下吧……”

  爱菱微笑着向部下们说话,跟着“喀擦”一声,闪亮的红光瞬间炽盛,照遍周围三尺范围,也深深映入每个凝视者的视网膜内。

  “……唉,每次都是这样,难怪以前的前辈总是说……人类真好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