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战线全开

风姿物语 罗森 9081 2005.11.20 20:47

    最开始,是边境的几个弱小部族,在营地里插了几个怪模怪样的旗子,引人注目,但没有多久,人们就发现插了那个旗子的地方,所有魔兽都会自行避开,得以在魔兽肆虐的恐怖中保得平安。

  而且,这并不单单是旗子的功效,有人把旗子偷回自己的部族乱插,结果却起了反效果,大批变种魔兽一夜间疯狂涌至,像是被花香所吸引的蜂群,把该族屠杀得一个也不剩。

  到了这时候,消息才慢慢传出来,原来是这几个部族已经投降魔族,石崇派使者来装设这几面大旗,形成结界。目前魔族仍然没有办法控制魔兽的行动,但经过研究,已经可以有办法组成结界,释放出让魔兽厌恶的磁场,让魔兽走得远远。

  这种技术在眼下的时间点上,就是最好的大礼,再没有什么礼物比这更具实际诱惑力了。配合著石崇的暗中活动,武炼三十六蛮族一一沦陷,陆续向魔族递交降表。

  相关报告很快被送到云龙阁,交到目前执掌王字世家的公孙楚倩手上,当王右军被招来议事,得知已有二十三个主要部落投降魔族后,不禁脸色发青。

  “虽然不是没有心理准备,但……怎么会这么快?”

  “目前只是个开始,照这个情形发展,武炼的全境沦陷,是早晚的事,明明知道打不赢,我们也没办法要他们去作战送死。”

  “那该怎么办?我们就这么一筹莫展了吗?”

  “不,我今天找你过来,就是为了要与你商议这件事。当初,虎哥曾经和我谈过这样的状况,我想我们可以使用他当时交代的策略,虽然当初要应付的对象不是魔族……”

  过去,在艾尔铁诺极度势大,有可能发兵吞下武炼时,王五想了不少,尽管与现在的情形不同,但有一点却还幸运地没有变,那就是敌方统帅的个性。

  兵法的核心就是人,如果不明白敌方将帅的个性与风格,那么不管是王五或白起都没有办法进行计算,当时艾尔铁诺的兵权,分别交于几名军团长的手上,若要对武炼用兵,肯定要与这几个人对上。

  尽管从没有对妻子以外的人说过,但在王五的眼中,四大军团长各有才华与武学专精,不过比起战阵指挥、决胜沙场,仅有周公瑾值得畏惧,剩下来的旭烈兀、石崇、花天邪根本不是自己对手,除非是自己因为不明原因倒下,才有可能被他们杀入武炼,否则光是边境拦截,就可以把他们三人赶回领地去。

  对照起如今的情形,王五意外倒下这件事是不幸命中,但敌对将领身分没什么变化,这件事情却是意外之喜。只不过,本来预备能从大嫂口中听到退敌妙法的王右军,却听到了一个令他不可思议的答案。

  “什、什么?投降?”

  “是的,你没有听错,当初虎哥确实是这么说。你觉得这不像是他会说的话吗?”

  “……不会。”

  仔细想想,这果然是王五的作风,在有得选择的时候,他一向是选择柔性抵抗,而不是刚性硬战。一场胜仗的成功,必须要讲究天时,在时机到来之前,先行蛰伏,积蓄力量,这也是打胜仗的重要因子,不用太急于过早求胜;以武炼当前的实力,远逊于魔族,硬是要血战下去,肯定会被敌人杀个精光,甚至把兽人由武炼连根拔起,永绝后患。

  “如果艾尔铁诺向武炼兴兵,那么一定也会把攻击目标瞄准雷因斯,为了保留对雷因斯作战时候的元气,他们会尽量避免在武炼的损失,所以只要掌握时机,我们有很多筹码可以谈投降条件。”

  针对艾尔铁诺所作的分析,即使对象换做是魔族,也没有什么大改变,王右军仔细思考,觉得此计可行,特别是云龙阁之内,最近也感觉得出来士兵们的斗志不若往常,硬拼之下实在没有好处。

  “最怕的情形,就是石崇把已投降的兽族编组起来,攻打我们,届时我们将被迫与兽人同胞作战。”

  “嗯,大嫂的顾虑很对,可是投降也有风险。”

  王右军并不是那种坚持大义,要死战到最后一兵一卒之人,不过,他也不认为投降能解决所有问题。

  持续作战下去,公孙楚倩所担心的情形立刻会出现,王字世家将被迫与兽人同族作战,自相残杀。但如果向魔族投降,只怕魔族也会把兽人部队调去雷因斯,作为攻打人类国度的先锋兵。

  再者,为了压制兽族的反抗意志,魔族一定会要王五的命,石崇近日就不断煽动与要求投降的部族表态,不用交出王五的人头,只要探查出他的所在,魔族自然会派高手来狙杀。自己和大嫂断无可能让这种事上演,所以即使让族人投降,自己和大嫂也要护着五哥离开,不会留在这边等死。

  但……以石崇过去的作法,肯定会大量屠杀族人,逼迫自己与大嫂现身出来,这样一来,投降只会把自己逼到绝地,没有任何好处。

  “这个顾虑很对,就算是我,也没打算牺牲自己来拯救武炼,我想你五哥一定也没这么伟大。”

  王右军听了公孙楚倩的解释,心下稍安,更是佩服王五的远见。艾尔铁诺几名军团长争权之势已成,如果进攻武炼,肯定不会只有石崇一个人,旭烈兀也必然会有动作,换言之,只要把族人交给旭烈兀,石崇必有所忌,而且旭烈兀也会尽力保全武炼同胞。

  “问题是,当初五哥并不知道旭烈兀是魔族,如今他与我们已不再是同胞,还会对我们表示友善吗?”

  “这点我也烦恼了很久,不过……你觉得构成同胞、同族感受的源头,纯粹是因为血缘?还是因为共同成长中深植生命的记忆?你离开武炼到耶路撒冷的那些时候,应该还记得武炼的阳光、风、大地与河流吧?”

  “唔……这点倒是没有错,我想这些东西他一定也都记得吧,毕竟他也是在这块森林大地上长大的。”

  答案似乎已经很清楚了,当年槿花之乱结束,王五刻意放开生路让旭烈兀率众逃离武炼,这许多年来又一直维持良好交往,不让族人记恨忽必烈兄弟,这种种作为所埋下的后着,就在这个时候浮现出来。

  “派给旭烈兀的使者已经在几天前出发,我们可以做离开的准备了。”

  在公孙楚倩的决断下,以王字世家为首的十多个兽族部落,集中向旭烈兀投降,令得魔族在攻下艾尔铁诺后,又吃下了武炼,完全掌握住风之大陆的西部土地。

  尽管这消息令许多人震惊,也有许多兽人为此痛哭失声,但不可否认的是,武炼的死伤状况远比预估要低,就连大魔神王胤祯都没想到可以这么容易就拿下武炼,这是日后武炼能够迅速复苏与重建的主因。

  ※※※

  相较于武炼,雷因斯·蒂伦则是处于最糟糕的状态,人类也好,魔族也罢,都是抱持着灭绝一切的心理在作战。两千年前九州大战时,雷因斯就是最麻烦的对手,但是两千年过去,这头狡狯的狐狸不只是有满腹诡计,还多了锐利的爪牙,随便挨上一记,可比在武炼与兽人作战痛得多了。

  这个锐利的爪牙,就是太古魔道兵器。九州大战时期,人类对于魔族束手无策,一直到战争后期,日贤者皇太极挖掘遗迹,得到太古魔道技术,才用以对抗魔族,但当时的火力很弱,在实战上并没有太大意义,直到白字世家在战后接手,穷两千年研究,将核能火弩之类的大范围毁灭性武器开发完成,给予魔族痛击。

  本来双方还有一点节制,毕竟以占领为目的,如果所占到的领地全是一片焦土,那也很令人困扰,不过,自从魔族为了逼出梅琳与海稼轩,在攻击上改采灭绝手段,每攻破一地就屠城数日,受到这刺激的雷因斯也改采强硬手段。

  “反正人迟早会死,就算没死在我们手里,也会被魔族给杀害。”

  以这个想法为开端,雷因斯的还击手段非常凌厉,动辄发出核能火弩,在魔族部队冲锋陷阵的时候,一枚核能火弩从天而降,再化为炽烈的蕈状火云,每次一爆发,就是数以万计的生命消失,连同释放出几百年也不会消失的污染。

  除此之外,进行屠城的魔族部队也遇到反击,人类不再像两千年前那样温顺认命,挖好了坑就乖乖跳下去被活埋,反而像是敢死队似的,奋勇冲向魔族,引爆身上所携带的魔法炸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人类什么时候勇敢成这样?这和两千年前完全不同啊!即使是武炼的兽人都没有这么狠,这批人类都疯了吗?”

  那些刚刚由魔界来到人间的魔族将领,对于情势的意外发展感到咋舌,但石崇却不相信人类有那么勇猛,自己也在人间界数百年,看多了所谓的人性,绝不可能一夕之间有这么彻底的变化,于是,石崇开始进行调查,也确实有所发现。

  “……那些要自爆却被拦截下来的人,解剖分析的报告,每个人都有明显被洗脑过的痕迹。”

  “好狡猾的雷因斯人,居然用这么阴毒的手段!”

  恨恨喝骂出声的石崇,骂完自己也觉得好笑。劣势的一方对抗优势一方时,本来就会靠计谋来弥补,这是为了求生,不胜则死,没有什么对与不对可言,换作是自己,也会做同样的事,实在没什么必要对这耻笑。

  或许是压力太大了也不一定,对雷因斯的用兵,虽然可以说是节节胜利,但也确实陷入胶着。原因无他,雷因斯国土的距离本身就是屏障,尽管魔族部队每天都有推进,可是被雷因斯的浑沌火弩所影响,推进的速度并不快,这点不管是石崇或是旭烈兀,都面临同样的困境。

  “伤脑筋,时间不能拖太久呢,不然西西科嘉岛上不晓得会发生什么变化。”

  旭烈兀曾经这样感叹过。拥有风之大陆最大规模境界隧道的西西科嘉岛,本来应该是魔族必争之地,无奈白家有鉴于此,一开始就将基地建立在上头,要比起太古魔道兵器之多、军火储量之丰,整个雷因斯再没有其他地方能与这相比了,想用大军攻陷这里,那是不智之举,就算成功,死亡数目也一定非常惊人。

  “西西科嘉岛的位置,我魔族志在必得,虽然不利于大军抢攻,但如果以天位战力实施精锐作战,人类阵营必败无疑,旭烈兀殿下是我魔族自胤祯陛下之后的第一强者,为何不亲身上阵,以振军心?”

  在会议上,石崇提出了这个建议,从战术角度看来,确实是命中了西西科嘉岛的要害。尽管恶魔岛上的太古魔道兵器犀利,却终究没有通天炮那种鬼东西,对天位武者的威胁不大,如果旭烈兀亲身上阵,攻下恶魔岛的机会很高。不过,当事人却一口拒绝。

  “干你娘亲的,真有那么好的事,你自己怎么不去?石老头你手下也是兵强马壮,就把多尔衮和花天邪派过去啊!两个人上阵,总比我一个人安全,这件大功我拱手奉送给你,你能拿下恶魔岛,我旭烈兀公开向你磕头认错,又有何妨?”

  最后的那句话,旭烈兀抛出了一个看似可口的香饵,但也正如他所料,石崇面色阴晴不定,却是不敢吞下。毕竟,恶魔岛是那位绝世白起的陵墓,以他生前料事之准、手段之辣,谁都不敢保证他是否能从过去指引未来,留下什么厉害后着,专门等着来骚扰他安眠之人。

  以旁观者的角度,欣赏与分析白起的每一场胜利,那实在是一种有如观赏盛大戏剧般的享受,不过,当自己成为牺牲者的时候,那就令人笑不出来,毕竟之前百万魔军毁于一夕的经验太过惨痛,虽说恶魔岛上不可能有通天炮,但事情扯到白起,万一真的变了出来,自己成为炮灰,恐怕到死前那一刻都还会埋怨老天没有道理。

  纵然身死,白起之名依旧震慑住魔族,连旭烈兀都不敢贸然犯险,以免成为白起生前死后不败传说的最新祭品。

  不过,恶魔岛的事情也不能无限制拖下去,当初雷因斯曾经造出过元始炮,现在蓝图还保存完好,技师们也都还在,只要材料搜集齐全,再造一台出来也是理所当然。若是被确实命中,就算是最强的大魔神王胤祯,也没把握能够在元始炮的轰击下生存。

  所幸,通天炮的设计图,魔族手上也有一份,尽管造不出来,但却知道制造通天炮需要什么材料,其中几种不可被取代的珍贵物质,在战前就被魔族搜掠垄断,人类想要建造通天炮级数的主炮,目前来说是不可能。

  “事情不能够这样下去,目前这样子的作战,我们所背负的隐忧太大,,万一给人类争取到时间,说不定就能重建出通天炮来,那是我们所无法承受的损失。”

  石崇作出了这个结论,并且将之呈报给胤祯,语气尽管恭顺惶恐,但却隐约含着催促的意味。

  胤祯有没有接受这个劝谏,谁也不知道,但是在这军务紧急的时刻,胤祯传给手下的首要工作,却是要他们找出流落在魔界的一件异宝“地狱之箱”。这命令弄得手下人一头雾水,但在石崇的努力下,这件异宝很快被找了出来,由花天邪亲自护送到中都。

  这项命令,是由胤祯指定,接令的石崇为之忐忑不安,在花天邪出发之前,还特别将他找来说话。

  “陛下的意思,你或许明白……目前,尽管你已经脱胎换骨,但在心态上,你仍然是半个人类,陛下与其他的同侪都没有把你当自己人看待。”

  石崇所说的东西,花天邪早就心里清楚,但自始至终,彼此都是互相利用的关系,随时也可能翻脸拆伙,他从来也就没有打算和这些人变成“自己人”。

  “但这一次,情形不一样,陛下派遣你进行的任务,非常重要,如果你能完成,你将从此被陛下当成是自己人,在魔族雄霸人间界之后,你的前程将不可限量。”

  石崇说得很慎重,忧虑之情溢于言表,好像很担心花天邪不能完成任务,这点看在花天邪眼中,实在是可笑。

  较诸旭烈兀,石崇并没有那样强横的武功,甚至终其一生都没有可能攀上斋天位。魔族素来以实力为尊,在这种情形下要作派系斗争,就只能寄望手下出现强大武者,换言之,自己可以说是石崇手上的最大筹码,失去自己,他将无法与旭烈兀抗衡,也难怪他表现得这么紧张。

  不过,自己本来对魔族就没有多少忠诚心,之所以与他们走在一路,只不过他们能给自己不少资源,而自己又恰巧与雷因斯的猴子为敌,如此而已,至于荣华富贵、至尊权势,那些曾让自己视若性命的东西,如今却已毫无兴趣,弃若敝屣,再不能成为驱使自己行动的理由。

  可笑石崇自称睿智,这么大把年纪了,却仍是放不下这些俗物……

  “你一定要记住,这次的任务很重要,你到了中都之后,万万不可以违抗陛下。”

  在石崇的多番警告之下,花天邪护送地狱之箱前往中都,在面见胤祯之后,却接到了一个密令。

  “稷下城的防御系统非常厉害,派大军直击,伤亡之惨重不会逊于强攻西西科嘉岛,所以最佳策略,就是集合最强的精英战力,以天位战一决胜负。朕将御驾亲征,由你陪同朕,一战拿下稷下城。”

  这还真是始料未及的命令,胤祯终于站上第一线,要将人类杀个措手不及,花天邪对此自无异议,在金銮殿前叩首应命。

  参与这行动的人,还包括旭烈兀,看得出来胤祯是很认真地想集合精英战力,用当前魔族最顶尖的高手,一举攻破稷下。

  胤祯、旭烈兀、花天邪,这堪称是目前魔族阵营中最强的三个人,事实上,回顾魔族千万年的悠久历史,除了深蓝魔王的时代,还真是没有哪个时期,魔族能拥有三名斋天位以上的战力。

  在中都的短短时间内,旭烈兀与花天邪难免有交谈,过去这两个人同属艾尔铁诺五大军团长,彼此间也有少少交集,但相互间都没有什么友好感觉,把对方看成是一个纨裤子弟、绣花枕头,表面上虽然维持礼仪,心里却是只有嘲笑。

  “麦第奇家的丧家之犬,从武炼夹着尾巴跑出来,靠着皇帝父亲的收留,哪有什么真本事?”

  “花家的败家子……不过在他之前也是一堆败家的祖宗,真不愧是废物家族的废物代表。”

  这些话两人都曾私下对部属说过,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两名年轻的当家主彼此间并不友好。然而,事过境迁,如今的旭烈兀已是魔族皇子,花天邪则是魔族大将,尽管所处阵营对立,但他们对彼此能力的评价都已经改观,基于这份敬意,态度也有了变化。

  “攻打稷下城的时候,你最好小心一点啊,敌人不一定是来自前头,一个不当心,会没命的。”

  在两人出发之前,旭烈兀这么冷笑着对花天邪说话。太过明显的挑衅态度,反而令花天邪一怔,因为以敌人的智慧,没理由说出这么肤浅的挑衅话语,即使旭烈兀真的要那么做,直接做就好了,为何要愚蠢地说出来?

  再者,就自己的了解,旭烈兀的器量与格局之大,甚至超越胤祯,以他素来的明快作风,绝不是一个会在战场上偷袭友军的人,纵然会与同志同室操戈,那也是摆平所有敌人以后的事了。自己对这个判断很有信心,就连石崇也表示认同,但是看旭烈兀的冷笑表情,难道这个判断错了吗?

  “多谢皇子殿下的提示,届时我一定不会站在您前面的……同样的善意劝告,我也奉送给您,希望您当心自己的背后啊。”

  花天邪不欲主动生事,但既然敌人已经表现得那么明显,他也不退缩,以内敛的口吻,做出尖锐的还击,旭烈兀闻言之后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便离开。

  这个古怪的举动,让花天邪心生不安。事实上,自从他奉命送地狱之箱前往中都,一路上心头总有股异样的阴霾,到了中都后,这股不祥气氛益发沉重,隐隐约约,像是在预告些某种未来,又彷佛是在告诉自己,这场稷下之战自己将遭遇生死大险,很有可能自己就在这一战中落败身亡……

  这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

  环顾当今世上,斋天位武者屈指可数,能够威胁到自己的东西实在不多,雷因斯的魔法机关虽然厉害,可是自己却有信心,纵使不胜也能全身而退,而根据前两天传来的最新情报,那头猴子已经前往魔界,目前稷下的高手并不多,正是实力最空虚的时候,照理说这一仗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但为何自己心头的压力有增无减?

  难道,当真是如旭烈兀所预告的那样,他会在这场战役中发动奇袭,用阴险手段干掉自己吗?自己是石崇手下的第一号战力,如果真的把自己除去,单单只有智谋的石崇,将难以与智勇兼备的旭烈兀抗衡,这是众人皆知的不争事实。

  思考无益,该来的东西总要面对,自从接下了天草四郎的传承与担子,自己就已经不再逃避任何事物了。

  ※※※

  当整个雷因斯陷入遍地烽火的惨烈处境,稷下之战毫无预兆地爆发。

  那几天,稷下城内正处于极度忙碌的状态,代替皇帝陛下打理国事的首席秘书苍月草,已经十几天没有阖眼,昼夜不停地在象牙白塔内阅读资料,各地的紧急军情如雪片般纷飞而来,她必须迅速看完后,立即作出裁示,让前线与中线的各阶指挥官有所依据。

  “真是幸亏有苍月小姐坐镇,要不然雷因斯早就垮了。”

  左右侍从们都有这样的感触,因为自从人魔大战爆发之后,一手总揽过所有军政重务的人,就是苍月草,剩下的雷因斯高层政要,不是派不上用场,就是忙于自身的武技修练,令得苍月草挑起几乎所有的军政工作,与轮班制的幕僚与侍从在象牙白塔内卖命。

  幕僚们累得受不了,告辞去暂眠时,她在那边聚精会神地看着宗卷;睡了几个时辰醒来,她仍是在那边批示各种报告,几乎是不眠不休。在沉重的压力下,不少幕僚因为胃部穿孔而吐血倒下,也全靠她叱喝镇住众人的慌张,一面施着回复咒文,一面将病患送医。

  在幕僚们的眼中,这名总是用头发半遮住面孔的美丽秘书,简直就像过去的女王陛下,正是因为她的努力,才使得雷因斯在风雨飘摇之际,仍能稳稳撑住,不致濒临崩溃,否则雷因斯绝对无法在魔族的强大攻势下苦撑到今日。

  “全是因为我的功劳吗?或许吧,但是做到目前这样子,也就是我的极限了,我只能带大家支撑下去,却没有能力带领国民走向胜利。”

  小草轻声说着,美丽的脸庞难掩倦容,即使自己并没有真实的肉体,但连日的心理疲劳,还是有如诅咒缠身般,渐渐压倒了她的精神,令小草露出疲态。

  要与魔族沙场决胜,最终仍取决于实力。自己并没有战胜胤祯的实力,最多只能稳定局势,延缓魔族进攻的速度,说得更明白一点,自己只能拖慢彻底败战的时间,却没有反转战局的能力。

  所以,雷因斯的决策高层,不是去寻找希望,就是进行刻苦锻链,希望能够得到突破,得到足以战胜魔族的力量。

  不只是源五郎在修练,就连爱菱与华扁鹊都在努力,试图让局面好转一点。

  以爱菱为首的太研院院士,都把重建元始炮列为主要目标,只要能重建元始炮,就算是天下无敌的太天位武者都要避退三舍。不过,就自己看来,这想法实在太过乐观,因为元始炮能消灭百万魔军,却未必能狙杀胤祯,只要胤祯以高速身法闪避,又以太天位天心意识隐匿踪迹,元始炮一击不中,他便已经杀了过来。

  杀不了胤祯,只能击杀花天邪或旭烈兀,对战场决胜意义不大,更何况由于材料缺乏,要重造元始炮最快也要三十年。

  为了要与太研院维持联系,近日自己分身乏术,相关工作全部由有雪代理,也多亏他打起精神,整日忙碌奔走于象牙白塔、太古魔道研究院、暗黑魔导研究院三地之间,一面查看各种工作的进度,一面为众人加油打气。

  别看雪特人无才无德,却意外地很在这两处与世隔绝的研究场所中很吃得开。身为华扁鹊的挂名徒弟,又是爱菱的好友,不管是冷酷冷血的邪恶巫师,或是不把人命当命看的太研院士,都要给他几分薄面,日子一久,雪特人分别在两院之中多了不少酒友与赌友,建立了自己的人脉,每当他一踏入研究院,向他行礼问好的声音变多了,那些日夜赶工赶到面无人色的魔导师与院士也都露出笑容,暂时纾解紧张压力。

  “有雪,谢谢你了,你这个左大丞相越来越有官样子,很派得上用场呢。”

  “不用谢我,现在大家是在一条船上,你们继续存在,我才能富贵下去,如果你们完蛋了,我也要回家吃自己啊。”

  雪特人说着,两手一摊,叹道:“况且我无才又无德,就算愿意主动投降魔族,魔族也不一定会用我啊。”

  有雪的坦率说话,让爱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因为一模一样的字句,之前也从华扁鹊的口中说出过,引起众人的白眼与侧目,有雪只是模仿师父说出同样的话。

  然而,比起当初华扁鹊讲这句话时,所有人都感到惶恐不安,这句话从有雪口中说出,则是让太研院响起一片哄堂大笑,几名与有雪相熟的太研院士老实不客气地重拍他肩膀,说何止不一定,魔族是百分百不会用他的。

  “就算真的是这样,你们也不用说得那么明白啊!一群不长眼睛的东西!”

  恼羞成怒,雪特人在太研院内暴跳如雷,发了好大的脾气,但却引起了一阵更强烈的哄笑,直到一阵强烈震波突如其来,剧烈震撼了太研院的地基,所有人脚下一阵摇晃,只听得连串巨爆声由象牙白塔方向不住响起,跟着才有人发现不对,叫喊了出来。

  “敌袭!敌人杀进稷下来了!”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