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意外之外

风姿物语 罗森 8603 2005.09.09 12:43

    被胤禛一记奇袭重击给打飞,瞬间撞断十多根合抱粗的蟠龙巨柱,不晓得撞穿多少层墙壁后,重重摔砸在中都城墙上的兰斯洛,整个身体因为高温摩擦而冒烟,仍处于伤重昏迷的状态。

  实力堪称是雷因斯?蒂伦的第一人,能够与公瑾激烈死斗的他,武功已经到了一个令人不得不正视的强横境界,若非胤禛现身,魔族一方可以说是无人能敌,就连胤禛都得要冷不防地出击,这才能将兰斯洛重创于瞬间。

  但怎样也好,兰斯洛已经被胤禛击倒,在天魔功的强烈腐蚀伤害下,斋天位的痊愈异能效果极为缓慢,兰斯洛也昏沉不醒,对外界的一切毫无知觉,也感觉不到皇宫内正爆发的剧斗。

  不过,在朦胧昏沉之间,兰斯洛还是依稀听到一个声音,一个女子的说话声,直接在心灵深处响起。

  “醒醒!醒一醒啊!现在是最需要你的时候,如果你倒下了,你的朋友们绝对会全军覆没的!”

  不曾听过的声音,焦急地喊了又喊,把兰斯洛从昏迷中唤醒,万分吃力地睁开眼睛,确认自己的所在。

  眼前尽是一片废墟,大老远外的皇宫气劲交激冲天,正处于战斗的最高潮,兰斯洛记起了昏迷之前发生的事,脑里还有些迷糊,搞不清楚自己为何会被曹寿如此重伤,照理说,就算是周公瑾、奇雷斯这样偷袭自己,也不会伤得如此之重。

  多处骨折不说,体内经脉伤得一塌糊涂;受到直接冲击的腹部,连内脏都被打得稀烂,大量鲜血从口中狂喷而出,这个伤势若是不处理,别说赶去助阵,自己很快就会再失去意识。

  提气运起乙太不灭体,想要催愈身上伤势,可是体内真气好像被什么力量给锁住,虽然能够运行,但速度却极其缓慢,平常如行云流水的内息,现在就像是一大团黏胶,无法成功催劲,敌人的那一击里头定然用了万物元气锁。

  (万物元气锁?曹寿有斋天位?这种事怎么可能啊?)

  纵然不想相信,但事实却摆在眼前,兰斯洛别说是运始乙太不灭体,就连抬起一下手臂都做不到,唯一的力气,只能很困难地抬动手指。

  蓦地,附近的空气有了变化。

  本来兰斯洛嗅到的气味,除了袭面风沙之外,就是自己身上浓烈的血污气味,但突然之间,有一股香气顺着强风吹拂过来,似是女儿家的体香,淡淡的十分清雅,有山林自然的感觉,但也夹杂着一股似是烟草,又像罂粟花的味道。

  当这气息越来越近,随着脚步声的出现,一个白色的身影傲立在兰斯洛身前,与他近距离贴面相对。女子陌生又娇好的面容,让兰斯洛感到讶异,但他并不清楚眼前这名女子就是前白鹿洞掌门人,陶胭凝。

  “……真可恶,我又没有打算当救世主,为什么要搞到奔波不停?当完褓母又要当救火队,这也太折磨人了吧?”

  离开金鳌岛后,就一直没有动作的胭凝,离奇出现在这里。脸色极度苍白,摇摇欲倒的步伐,让人一看就晓得她的身体状况极度不佳,比起浑身浴血的兰斯洛,委实难以判断这两个人到底谁虚弱一点。

  兰斯洛虽然不认识她,但却能感受到,在这女子的体内蕴含着一股强大魔气,丝毫不逊弱于己,但身上气质给人的感觉,却又不像是魔族。

  “一个任务烂过一个,那个带面具的已经够糟糕了,面具下起码还像人样,这个根本就是猴子……”

  凝视着兰斯洛,胭凝皱起柳眉,像是很遗憾似的摇起了头。

  “真是伤脑筋啊,你不是我所喜欢的那一型,这任务太烂了……”

  语意不详的一句话,藉由实际动作来解答。在兰斯洛没意会过来之前,这名美得出奇的潇洒女子猛地凑近过来,结结实实地吻上了他的唇,在两人接触的一瞬间,沛然魔气如洪水奔流,一下子狂冲进兰斯洛体内。

  ※※※

  在破落倾倒的中都皇宫之内,一场曾经激烈的战斗已经到了尾声。魔族的帝王悠然独步,看着眼前的几名对手。

  “小侄女,你的天份是我生平仅见,如果给你正确的方向与机会,日后我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但我却非常讶异竟然没有人告诉你,纯粹建筑于天份之上的实力,既不稳定,也不长久……”

  狼狈瘫倒在地上,半个身体被倒塌墙壁给掩埋的妮儿,已经意识昏迷,没有办法听见这些话语了。

  在刚才的短暂战斗中,胤禛第一个针对她攻击,誓要第一个将她击倒。她的右臂与左膝都是粉碎性骨折,被胤禛以太极云手的柔劲绞碎后,还以鹤手在脑门上啄了一击,当场重伤晕去。

  “龙体圣甲不愧是当世第一护身硬功,即使我花了两千年时间研究,但除非用天魔劲渗透内部破坏,否则连我也无法以其他功法攻破……龙族武学,确实堪为魔族宿敌。”

  妮儿所受的伤,泉樱也全都挨了一次,可是在龙体圣甲的全力抗击之下,这些令妮儿重伤碎骨的攻击,只在她莹发金光的白皙肌肤上留下淤青;但是咽喉上中的那一记鹤啄却伤得厉害,尽管有龙体圣甲护身,喉骨未碎,但喉管却被划破,涔涔鲜血不住涌出,令她伸手捂住破裂的咽喉,想要止血,效果却不甚明显,鲜血迅速染红衫裙,脑里的意识也渐趋昏乱。

  “如果持有龙之枪,你的胜算能否提高一点呢?自日本归来之后,你的龙枪到哪里去了?这点实在令我好奇,但无论如何……现在你也可以倒下了。”

  一句说完,血流满身的泉樱也不支倒下,身体倒在自己流出的血泊当中,所有希望都消逝为眼前的黑暗。

  “只剩下你一个了,我实在很好奇,没有龙体圣甲护身,为何你还可以在我面前撑那么久?”

  胤禛凝视向眼前唯一的对手,当泉樱与妮儿先后倒下,就只剩下源五郎一个人独撑战局。

  浑身浴血,脚下步履虚浮,源五郎疲惫的表情似乎随时都会倒下,但胤禛却知道他所受的创伤远没有表面看来那样严重。

  整个战斗过程中,源五郎虽然不像泉樱那样有护身硬功可倚仗,但打在他身上的每一击,全都像是打在一堆棉花里头,掌上感觉仿佛摸着什么极其滑腻的东西,浑不着力,伤害都被减到最低,虽然将敌人击得满身是伤,却无法取其性命。

  这一点,就连大魔神王也意外了,尤其是他发现对方的眼神中有一种光芒,令他心存忌惮,因为根据过去的经验,眼中闪着这种锋芒的人类,即使到了最后关头都顽固地不死心,纵使没有发生逆转奇迹,但自己也会付出超乎预估的代价。

  “两千年过后,《紫微玄鉴》似乎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里程,这与我手下一直观察你所搜集到的资料不符,是你平时的掩饰功夫做得太好吧……看来如果我继续让手,或许对老朋友太过失礼了。”

  “如果大魔神王是个言而无信,无耻亦无智的小人,你就算立刻反悔,用最强力量把我干掉,那我又有什么话好说?”

  源五郎的笑语诙谐,与他一身是血的伤重模样恰成反比,但他却把握住魔族的骄傲,尤其是身为大魔神王的骄傲,用言词挤兑住敌人,为自己保有些许优势。

  只是,源五郎自己也很明白一件事。在生物本质上,魔族仍是属于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亦不惜一切的天性,骄傲与武者尊严是他们入侵人间界之后,被人类所沾染的习惯,并非深入骨子里的本性,所以胤禛才会一击打倒最危险的变数兰斯洛,然后才好整以暇地玩这决斗游戏。

  如果自己深信对方会严守承诺至死,那自己很可能下一招就横尸就地;现在只能利用对方还愿意维持这骄傲的时间,设法创造机会。

  但令人懊恼的是,面对双方的实力差距,自己一个人似乎不足以创造什么,除非能再多几个帮手……

  源五郎正自苦恼困惑,远方一声惊天长啸,破风、破云而来,似龙吟、似兽吼,一时间卷动十里风云,化作一条漆黑的巨龙,凶猛狠恶地滚动风沙袭来。

  惊天声势,就连胤禛也为之动容,起初以为是等待的那名强敌提早到来,但那人没有这样的霸气,而这股蕴含于黑龙中的霸气,也没有那独一无二的青莲剑气,再从位置来看,应该是刚才被击飞出去的兰斯洛,重又回来参与战局了。

  (真古怪,为何人类的体能总是难以估计?那一击我用的力道适中,照理说不该这么快就回复行动啊……唔,这感觉……是魔龙皇拳的赤帝!)

  曾经令公瑾饱尝战败威胁的一击,此刻威势丝毫不逊于之前,化作漆黑怒龙,周围萦绕着妖雷魔电,无数大大小小的雷珠,在黑龙周身旋绕滚动,令这本已强横的一击,更形声势惊赫地扑杀敌人。

  轰雷赤帝冲的发招威力锁住胤禛,源五郎第一时间抽身飘离,胤禛却没有打算退避,这仍被他看做是之前战斗的一部份,所作的让手承诺依然有效,所以只能使用强天位力量的他,不能闪躲,不能防御,唯一能够作的,就是抢先进击!

  扬起小指、无名指,天魔功的剑诀“皇玺剑印”再现,两道笔直激射的墨黑剑气直冲巨龙,稍阻赤帝冲的攻势,胤禛身形闪动,主动迎向黑龙,当那象征龙口巨噬的重量级拳头当胸袭来,胤禛双掌合拍,皇玺剑印的空间封锁威能急速张开,将巨龙气劲凝冻住短短的数秒时间。

  数秒时间,已经足够作许多事,胤禛撤剑换掌,掌若缠丝,把巨龙带得离地而起,不住高速旋转,飞往天上。

  轰雷赤帝冲的巨大威力,发招时必须连地而发,才能够使出妖雷魔电,发招之后越是接近地面,雷电威能越能维持强大,胤禛熟知此招威力所在,绝不会在地上迎战这一招皇拳绝式。

  这个应变策略百分百正确,上升十尺的过程中,胤禛已经带着黑龙狂绕数百圈,原本萦绕黑龙躯体外的大小雷球消失过半,连黑龙巨躯都开始消散,露出兰斯洛的真面目。

  “轰雷赤帝冲,我魔族皇拳的三大绝式之一……和奇雷斯玩玩正合适,但拿来对付皇座上的真命天子,这却贻笑大方了。”

  说话同时,黑龙气劲彻底瓦解,胤禛的擒拿手轻易钳制兰斯洛重拳,想到刚才那一击没能致这人死命,甚至还让他有力气行动,这一次应该要加倍力量,才有可能……

  蓦地,胤禛心神一震,在黑龙气劲瓦解的瞬间,兰斯洛身上的魔气千百倍狂增提升,某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觉,令胤禛感到一股遗忘许久的恐惧,仿佛一个被遗忘千年之久的恶梦,伴随着那撕裂身体的剧痛再次回来。

  “唔!”

  震骇、惊喜之余,心神恍惚,险些就被兰斯洛奇袭的一拳打中,胤禛抬臂招架,轻易把兰斯洛的一拳封住,但却为着他拳上的劲道之猛而诧异,抬眼一看,兰斯洛漆黑的眼瞳中闪着红光,里头有一种说不出的狂态,像是某种凶性大发的猛兽,给人不言而喻的高度危险感。

  但胤禛看在眼里,心中却没由来地一阵失望,危险并不可怕,但看到的眼神并不是预期中的景象,这却让他有些许的遗憾。看来这男人只是进入某种失神状态,又或者是被人以药物或特殊功法刺激而狂暴化,激增迸发出这样的战力,尽管一击之威声势过人,不过只要明白道理,随手就可击破。

  (……真是遗憾,本以为能在这男人身上实现愿望的……还是把他给就地处决了吧!)

  胤禛念头甫动,手下异变忽生,受到他钳制的兰斯洛突然做了一个动作,左脚抬起,重重往下踩踏,不是踢击,只是单纯的重跺一步,在脚下没有任何实物的虚空中,这个动作没有任何意义。

  但接下来所发生的事,可不是单纯用狂暴化、野性就能够解释的事。当兰斯洛这一脚踏下,周围空间的巨大能量突然以这动作为中心,开始疯狂运转起来,细不可察的游离电能瞬间激化明显,配合兰斯洛抽拳后拔的天魔功运劲,在他周身交织组成千百颗大小雷球,妖雷魔电再次炽放。

  (双脚不踏实地,在空中使出轰雷赤帝冲?这……这种事情怎么有可能了?)

  就算理论上有这种可能,但胤禛也想不通该如何付诸实现,脑里犹自震惊,手里却丝毫不慢,皇玺剑印再出,挡住了兰斯洛这一式踏空而来的轰雷赤帝冲,掌上一阵灼热剧痛。

  (挡住了,但这个男人会只发一击吗?他该不会这么让我失望吧?)

  魔龙皇拳的三大绝式,都是极度耗损元气,甚至透支体能的绝招,普通的魔族武者往往一击之后,后继无力,因此被敌人的反击一招毙命,要短时间内连续使用两次,根本是不合常理的事,但兰斯洛却不是一个能用常理约束的男人,在打出史上首击踏空而发的赤帝冲后,立刻又一踏步,左手反肘顶冲,发出第二记轰雷赤帝冲。

  连锁于重拳之后的肘击,委实难挡,可是刚刚才看完兰斯洛与公瑾一战的胤禛,早就惊讶于兰斯洛的天份与突破,知道他有这一记别出心裁的猛招,在挡住他第一记重拳后,双臂连带下击,完美封死挡架住这一肘,妖雷魔电与皇玺剑印的气劲相冲,爆出满空气浪漩涡。

  (什么?)

  一阵痛楚伴随着胤禛的讶异直袭脑门,在他连续封死兰斯洛两记赤帝冲之后,更强的第三记赫然直攻过来,震开了他运力已老的剑印,中宫直进,正中咽喉要害,妖雷魔电夹带强猛拳劲,刹那间破开护身气劲,创伤肉体。

  (这个男人的身体是什么做的?魔族历史上,有人能连续发出三记赤帝冲吗?)

  无敌许久的大魔神王,错愕地迎接了这久违的殴击痛楚,当他瞬间还招,攻击向兰斯洛的头部,敌人射出的鲜血却与自己胸口的剧痛一起散开。

  (怎么会有这种事?轰雷赤帝冲……第四击?)

  堪称是魔族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新纪录,痛击着大魔神王的认知与肉体,假如说奇迹的发生只是某种偶然,不会连续发生,那么眼前上演的东西,无疑就是一种“异常”,因为在第四击之后,连续的第五击、第六击、第七击、第八击……怒雷骤雨般袭击而来。

  若是十足状态,胤禛自是丝毫不惧,但现在却是另外一回事。轰雷赤帝冲威力绝伦,是魔族武技中最强的几项技巧之一,兰斯洛以斋天位初段的力量推动,连发十击,换作是多尔衮、石崇等人在此,早就被打得粉身碎骨,就算是完好无伤的公瑾,也定然被打得吐血倒地,垂首认输。

  护身力量刻意降为强天位出力的肉体,在接到第五击的时候就承受不住,胤禛被兰斯洛由空中打落地面,坠落中的追击仍在持续,大魔神王不仅感受到久违的痛楚,甚至尝到了自己鲜血的味道。

  血的刺激,令埋藏在理性之下的凶恶复苏过来,身为堂堂皇者,岂能一直被压在下风。再也管不了之前的约束,更心喜于敌人有令自己撕破承诺的能耐,胤禛提升力量,悍然还击。

  第六击、第七击、第八击……兰斯洛的连环追击,令得胤禛把力量提升到斋天位,因为使用着同级的力量,大魔神王没有任何理由会输给一个人类小子,掌还掌、指破指、拳对拳、肘撞肘,虽然气势不如兰斯洛霸烈,但胤禛每一记出手都比兰斯洛更快一步,抢先命中在敌人身上,朵朵血花在敌人肉体上灿烂绽放。

  这样的致敌机先,是武学正道,只要能抢先敌人一步,将敌人击伤,在伤势与痛楚的影响之下,敌人的攻招就发不出来,即使勉强发出,威力也会锐减。但这个武学常识在兰斯洛身上又再一次被打破,不管胤禛的还击有多厉害、造成了多重的创伤,兰斯洛挥击出去的猛招绝不收回,无视自身创痛,悍然爆发着比应有更强的威力,直袭敌人。

  “吼~~”

  “嘿!”

  胤禛生平无数次经历生死险难,敌人虽然勇猛凶恶,他又怎会放在眼里,当他的天魔劲一次一次在兰斯洛身上爆出黑色血花,但兰斯洛丝毫不退,反而用加倍沉重的猛拳轰回他身上,他所反击的手段也越来越重。

  一掌拍击在敌人胸口,天魔劲汹涌爆发,刹那间就把整排胸骨连同背后脊椎一次打碎,胸口整个软软塌陷进去,下一招就可以将他上半身打成烂泥,但兰斯洛强势反扑,震耳欲聋的虎吼声中,乙太不灭体发动,以超越斋天位肉体自愈异能的速度,瞬间就把身上碎骨重伤痊愈过来,更猛、更凶地一肘回击向敌人。

  “吼~~”

  掌击无用,胤禛双指运剑,刺向敌人面门;兰斯洛下意识地一抬头,避过双眼与脑部要害,但却无法完全闪避,两道漆黑如墨的强劲剑气自后脑破射而出,劲道破空直射出皇宫,将十里外的一栋塔楼摧毁,但是满面飞溅鲜血的兰斯洛却悍若疯虎,狂吼声中,乙太不灭体再次将头部伤口愈合,甚至在伤口并未完全合好之前,整个身体就如弓拔仰,跟着便是一记头锤,连同第十七击的轰雷赤帝冲,一同重击向大魔神王的头部。

  “吼~~”

  这一声近在耳畔爆开的怒吼,连同剧烈头痛,令胤禛的考量出现一丝动摇,更糟糕的是,在他被兰斯洛给紧抱着施以一记头锤时,一道无比闪烁、无比锐利的绝世锋芒,在胤禛身后乍现迸亮,瞬间贯穿了大魔神王的护体真气,扬夹着大蓬血雨,再贯穿过兰斯洛的身体,破体而出,射向天空。

  在地上等待机会多时,看准了破绽,星野天河剑的全力一击,拼着伤及同志的牺牲,一举创伤大魔神王的不败魔躯,让魔族之主的鲜血大量洒在人间界的土地上。

  (是那家伙……我太大意了!)

  被偷袭,不能怪别人,因为自己也是推崇这样的手段,更何况两军交战,兵不厌诈,会被敌人偷袭得手,只怪自己警觉心不足。

  原本除了武者矜持之外,自己也希望能尽可能保留实力,让自己能在等一下即将爆发的决斗中占优势,但眼前这群人类的奋战让自己别无选择。

  破脑、碎心,这些足以把寻常斋天位高手杀上六、七次的攻击,被兰斯洛野生动物般的灵敏直觉避开致命处,又利用乙太不灭体结合斋天位异能的优点,超短时间内把伤势痊愈过来,普通常识内的攻击方法,对他根本就没有效果。

  轰雷赤帝冲,不论哪个级数的武者使用,都是透支自身的体能来推动,斋天位使出的赤帝冲,当然强过强天位,但连发两击的难度,对哪个级数都是一样,魔族历史上从未出过能连出三击的强绝武者。可是,兰斯洛已经快要连续使用二十击赤帝冲,后劲还是元气十足,仿佛力量用不尽似的猛击,还能够发出多少击,别说胤禛答不出来,恐怕连兰斯洛自己都不晓得。

  在这样的诡异情形下,保留实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如果自己真的因此被人类打败,那反而会变成魔族史上的头号笑话。事已至此,胤禛再也无法作任何忍让,当身后再次传来寒意,那雪亮得耀眼的寒芒再次袭向自己后心,胤禛面上笼罩过一层黑气,天魔功催运提升,超越斋天位的无敌力量正式现于世上。

  “全都给朕退下!”

  无须动手,强猛气浪自身上爆发,横摧直扫,首波震发的气浪涟漪轻易击溃星野天河剑,紧接着气浪变为连环天魔刀,骤发耀眼金光,千百道环状的黄金气芒,朝四面八方放射而去,首当其冲的兰斯洛和源五郎登时重创。

  源五郎浑身鲜血淋漓,飞坠向百尺之外,只是他竭力强行止住跌势,一面以紫微玄鉴化劲卸力,一面试图提振功力,重组攻势,因为一旦在此时败退,可能再也没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伤得更重的兰斯洛,整具躯体前半部身无完肤,血肉糢糊,一堆碎骨都裸露出来,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但爆发出来的战斗意志却更强更炽,无视千百天魔刀贯体碎身的凌迟痛楚,狂吼大喝,要把身体重组回来,第一时间发拳回击敌人。

  “乙太不灭体!”

  “君威莫敌,叫什么都救不了你!”

  已经清楚敌方的惊人斗志,胤禛再不掉以轻心,双手拇指扣弹,两发漆黑剑气直线激射,一记贯穿源五郎肩头,连带粉碎肩胛骨,令犹在空中化卸天魔劲的他狼狈滚跌出去。

  另一记皇玺剑气,则是瞄得奇准,先命中兰斯洛的拳头,沿着中指骨一路往上破坏,摧经蚀脉,手腕、手臂、肩头,迅速爆出连串黑色血花与腐肉,余势未止,正中右眼,射穿眼窝,破右脑而出,化作一道洒遍血光的黑色剑芒,射向天际。

  “啊~~”

  剧痛嘶喊半途止住,一直爆发着无比斗志的兰斯洛,在承受贯脑重伤之后,再也支撑不下去,彻底失去意识,满身都是剧烈重创的雄躯仰天便倒,重重坠落向地面。

  “哼!打不死的家伙……比蟑螂还棘手。”

  所有敌人尽皆倒地,只剩下胤禛以至尊姿态俯视这一切。这群人类确实很厉害,逼得有意让手作游戏的他认真起来,以真正实力应敌,这是他们努力的证明,却并不代表他们有能耐承受自己认真的一击。

  身上所受的伤势迅速痊愈,胤禛并没有伤到什么,但急促催运天魔功,交错使用天魔刀、皇玺剑印一轮施展后,他却需要回气,略一喘息,正想着兰斯洛何以能爆发如此惊人力量,突然惊觉周围的大气流动有些怪异,再一凝视,却发现之前倒地昏迷的妮儿、泉樱不见踪影,就连刚刚被打倒的源五郎也不见。

  “这是……”

  转眼望向兰斯洛,却见他昏倒的身躯迅速沉没土中,登时恍然,随手弹出一发剑气,轰然声响中泥浪翻起,炸出一个数尺宽的大洞,却没有看见人,显然已经给人跑了。

  胤禛对于雷因斯一伙人的情报搜集周全,不只知道他们主战力的详细资料,还晓得那边有一个机变百出的雪特人,戏耍过石崇,连自己那粗暴的不肖子奇雷斯都险些折在他手里,这时一见地面异状,就知道是他搞鬼。

  “雕虫小技,瞒得过朕吗?”

  天心意识微一运转,扫瞄过方圆数百里的地下,胤禛已经把握住雪特人的位置。这雪特人武艺低微,带着四名重伤者逃跑,速度已大幅受拖累,那边如今完全没人能够抵御,只消自己遥遥补上一指,就可以将五个人一举杀掉,轻而易举。

  “倒要看看还有谁能出来救人……”

  胤禛抬起指头,便要发劲,脸色忽然大变,急转身望向右后方大老远处的白鹿洞书院,天心意识所感应到的讯息,让他知道自己必须立刻赶去抢救,机会稍纵即逝,片刻不可停留。

  “这算天意吗?但你们未必走得掉啊……”

  身形刹那间消失,大魔神王以自己所能迫出的最高速度,瞬间赶向白鹿洞后山的烟锁重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