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战场妖姬

风姿物语 罗森 9226 2003.04.21 14:24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三月艾尔铁诺北门天关

  负责扫荡城内敌人的五色旗土兵,遇上了超乎预期的大麻烦。由于特殊需求,在源五郎重修北门天关时,就曾考虑过巷战的可能性,特别在北门天关内加装各色机关,也因此,当敌人开始破坏的时候,随便打断一两根柱子,就是弩箭乱飞,或是一不小心便失足落入酸液池里。

  厉害的机关,如果是用在一般人身上,早就把来犯敌人全部消灭了,但对于这批不请自来的侵入者,却嫌不太足够。明明弩箭钻身,给射成了刺猬一样,这些人却恍若未觉,继续顶着箭雨奔过来。

  “好厉害,这些家伙真的是人类吗?”

  “……显然不是。”

  从酸液池中痛呼爬起的入侵者,证明了这个事实。稍微一发劲,身上的单薄衣服就被胀破,露出内里覆盖着皮毛、鳞甲的壮硕躯体,一个个都是兽头人身,踏出来的脚步,在地上印出蹄痕不一的足印,把事实展现在其余人类的眼底。

  “原来如此,是兽人啊……”

  狮头、虎头、豹头、象头人身的兽人们,一齐仰天发出怒吼,虽然分散在各地,但海啸似的怒吼声,却笼罩整个北门天关,而当他们发现敌人所在,大喝着急奔过来的凶猛姿态,给人一种彷佛战车冲锋而来,即将压倒一切的强大震慑力。

  “策略采取对了,如果不以多击寡,这场仗不好打,我们的损失会不小喔。”

  即使是有不错修为的武术好手,人类与兽人对上,仍是大为吃亏。先天上的体能差别,兽人族的蛮力与勇悍,本来就是让他们能纵横于战场上的本钱,对人类会造成致命威胁的刀枪羽箭,除非是用机弩投射,或是有武学好手运气增力而发,否则根本就难以砍入他们结实的肌肉。

  力量之外,这些不同种族的兽人,反应速度也远在人类之上,如果正面交锋,根本就没有什么胜算。

  “真是想不到,在正常的世界也能碰上这水准的战争,看来我们不能太大意啊。”

  “奇怪,兽人们的栖息范围应该是在武炼啊,为什么会翻山越岭,跑到这种地方来呢?”

  这是每个人共有的怀疑,然而现在不是执着于这问题的好时候,在各支部队的迅速动作下,他们在兽人兵之前摆开了阵势。薄弱的部署,既没有弯弓搭箭,也没有准备弩箭机座,兽人们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前头的几个索性从旁边屋子柝下梁柱当武器,狂挥着冲了过来。

  “好勇气,不过在不把敌人放在眼里这一点上,我们也是一样。”

  一声令下,五色旗士兵们手中出现一种黑黝黝的铁块,跟着,从那漆黑的枪口中,无数火花迸射出来,每一发都伴随着吵人的声响,而主动朝敌人冲杀过去的兽人们则发现,一种远比羽箭更具威力的铁弹兵器,轻易地打穿了他们的肌肉,在鲜血溅出的同时,不少同伴因为重创而倒下。

  “光靠肌肉是敌不过脑的,如果笨到赤手空拳和你们作战,我们还算得上是万物之灵吗?”

  “嘿!当家主一定很高兴,这些家伙比魔族好对付多了,最起码子弹不必特别用银子打。”

  面对敌人,五色旗土兵们显得游刃有余,轻轻松松,然而,他们实在是高兴得太早了些。

  “吼!”

  “嗥!”

  “呜!”

  不同种类的兽嚎,再次响彻了北门天关,那些受到枪击倒地的兽人们,重新站了起来,连同毫发无伤的同伴们,再次朝守军冲了过去。机枪声连续响起,子弹如浪潮般汹涌射出,但这一次却发挥不到什么效果,在狂吼声中,兽人们的肌肉变得更为壮硕,而且也更为坚实,一根根体毛全数如针竖起,子弹与肌肉接触的瞬间,闪出火花,跟着就在金铁相鸣中被弹开,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虽然久居海外,众人仍然对大陆本土上的武学与术法有一定认识,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只是想不到会在这群兽人身上出现而已。

  “大地金刚身啊……”

  “这样想也就难怪了,石家本来就是从武陈崛起,如果说石家里头有兽人,那可一点都不值得意外啊。”

  “这么说,这些练了大地金刚身的兽人异种,就是石家金刚堂改造出来的秘密战队啰?”

  “可恶,白鹿洞和石家居然偷偷联手起来了!”

  推出了最接近事实的答案,对于众人来说,并不见得就会比较轻松一点,因为局面正在往更糟的方向逐渐演化。

  “报告!敌人人数又增加了,估计又增加了一千人!”

  五色旗全力侦测下,总算发现了敌人潜入此地的方法与媒介,一种肉眼难以辨识的符纸。照推测,是将制作完毕的符纸,以物质变化的术法缩小,再透过不明方法遍洒入城内,而将这些散在地上的符纸作为信号接收器,敌人的特殊部队就以空间转移咒法传送进来,从这点来看,现在在敌人的大后方,肯定有一批道术部队正在施咒。

  在与魔族的战斗中,五色旗最忌惮的对手,不是那些拥有超强破坏力或防御力的魔物,而是那些明明已经伤重,却会吸收敌人或同伴血肉、精气,进而疗伤复原的怪物。对于这种有着近乎无尽回复力的怪物,五色旗就感到十分棘手与疲惫,白家前辈就是因为这样,潜心创出乙太不灭体这套优势武学。

  现在的情形也类似,如果不先破坏敌人的潜入途径,任由他们这样不断地补充援军,无论五色旗再怎么样强大,也一样是会承受不了的。

  “妈的,重建工程的时候,应该加入防止空间转移的术法才对的。”

  “不是没有,但只能防止一些粗浅的术法,现在敌人一定是在城里放了某种媒介,才能使用法术,我们必须找到这种媒介才行。”

  “没有直接遮断外界连线,将媒介与外头的联系全数遮蔽的结界吗?”

  “听说是有这个设计,不过本来是打算二期工程才追加的,谁会料到敌人有这么先进,居然会用这种技巧!”

  “如果今天不死在这里,以后要把石家列成特殊观察对象。”

  众人交相对吼着,而握紧手上机枪,看着前方的兽人们无畏枪弹,大步奔驰过来,如怒涛般汹涌的声势,每个人都有心理准备。

  (回到大陆本土,却碰上更加荒唐的怪物,世上怎么有这么荒唐的事?这一仗……真的是有够衰了……)

  尽管早已预测到当战争开打时,会有天位高手冲杀过来,但当实际遇到,花残缺、郝可莲仍是吃了一惊。

  过去在稷下交手时,他们曾经领教过源五郎九曜极速在狭窄空间之内,发挥出无比灵动的变化效果,但这一次,明明双方相隔里许遥距,九曜极速仍是有着缩地成寸的奇效,只是眨眼功夫,源五郎就已经迫近过来,更准确地发现了两人的位置。

  因为考虑到会进行天位战,一开始指挥权就已经交托给信得过的将领负责,不过,由于整体大局都是由花天邪操控,估计旁人也做不了什么。花天邪并非无能,只要把天位高手这个因素排除,像现在这样单纯地战术场面,正好是他发挥才干的时候,如果能够充分配合公瑾的计画,那么要夺取胜利,实在不是什么难事。

  迎着朝这方向射来的源五郎,两人一同飞身拦截。北门天关的的天位高手,是山本五十六和眼前的人妖男,虽然不晓得那头怪力暴龙女跑到哪里去了,但如果能趁这机会,以二敌一,将这棘手敌人先给解决,那即使最后攻不下北门天关,也划得来了。

  在与敌人接触之前,花残缺已经运起花家腿功,夹带着急劲狂风,更在最尖端形成锥体,令腿招威力更形集中地往敌人攻去。这一腿可以说是相当杰出的一记攻击,然而,当前所有天位高手中,再没有哪个人比源五郎更熟悉花家武学的破绽。

  (把我当成第一目标吗?伤脑筋,我可不想被人看成是软柿子啊!)

  (紫微玄鉴,为我找出敌人的破绽吧!)

  不用刻意闭目,当天心意识开始运转,在源五郎眼中的敌人,就像是被切画成无数个细小区块,而在这些区块中,数十个细小部位开始放大,让源五郎将敌人招数的威力所在、破绽位置一目了然。

  双方正式接触,花残缺想不惊讶是不可能的,尽管事前对这个貌似女子的美丽男子有很高评价,但怎也想不到,他的武功竟比上趟在稷下交手还要高得多,轻轻几下旋身,就将腿招威力全数避过。

  花家腿功以敏捷神速见长,但遇上九曜极速却相形见绌,源五郎合并剑指,出手如电,在与花残缺近身接触的刹那,连续在他右腿上十余处穴位点过。

  (这股力量……不是单纯的指劲,是剑气!)

  结论并没有错,花残缺还想鼓劲护身,以白鹿洞内功抵御敌人的点穴,争取回复时间,怎知源五郎不仅是招数灵动,连内劲亦是无比刁钻,入体之后立刻分头钻去,准确地截停花家腿功的运气穴位。

  “这么说满不好意思的,不过你和我的程度相差太多了,我只要认真起来,你这样的武功根本就不够看。”

  如果碰上源五郎以外的小天位高手,还可以多支撑一会儿吧,然而,环顾小天位众高手,在韩特、妮儿、兰斯洛纷纷有所提升的情形下,这数月来没有什么进步的花残缺,确实已经变成小天位高手中最末的一人。

  只是,任他们事先怎样估计源五郎了得,也计决想不到花残缺在他手里连一招也接不下。没有下杀手,在破去腿招同时,也用“小天星剑”暂时封死他体内气脉运行,跟着用犀利言词刺激,让本来就真气涣散的花残缺,更加难以凝聚功力,大叫一声,狼狈之至地往下坠去。

  “搞定一个了,现在……美丽性感的郝可莲小姐,你不觉得比起生死相搏,我们应该去做一点更符合我们气质的事吗?”

  原本在出击前,郝可莲与花残缺有商议过两人联手夹击的策略,结果现在伙伴一招落败,郝可莲心中不能说不受震撼,但在表面上仍看不出半丝动摇。

  “嗯,说得也是呢……那么,绝世美男和无双艳女,有什么事是我们应该做的呢?”

  声音又娇又嗲,配合那一副既嗔还怨的美艳容颜,真是会让人看到心神荡漾,不能自制。不过,当美人儿招招夺命,诱人肢体在晃动同时,也散出阵阵不只是醉人鼻端,更烂人皮肤的剧毒香气时,要欣赏这朵毒花的妖艳美感,就要相当的本事了。

  “这个嘛……有很多事可以做,不过都不适合在这么煞风景的地方,可莲小姐如果愿意,我们两人找一个四下无人的僻静之所,私下研究研究如何?”

  敌人的招数极是诡奇,绝非正道武功,源五即见识虽广,一时间也难以判别,只好打起精神,见招拆招。

  (唔,紫微玄鉴,把她的破绽找出来吧……)

  比起天心意识,小天位内几乎无人能及的修为,是源五郎的对敌利器,只是当他再次运起紫微玄鉴,想像击败花残缺那样地重施故技,却惊讶于郝可莲这女子的不简单。

  天心意识之间的差距,如果被发现破绽,那往往是当事人未能察觉,也难以防御的致命破绽。经过天心扫描,源五郎看出了敌人十余处破绽,比花残缺要少,这并不值得奇怪,古怪的是,她好像也明白自己武功破绽所在似的,虽然限于功力,无法防御补救,却以莫名毒物安置其上,让想要趁隙攻之的人心有所忌,不敢放手攻击。

  而她体内的毒物确实是极为厉害,自己冒险沾染了微量,却发现无法立刻化解驱出,若是重重击中她一下,或是被她重击一记,看来都不是轻易可以化解的。

  和这样的敌人交手,几乎等若与天魔功高手对战,所不同的是,由毒物造成的腐蚀效果,虽然没有天魔功那样侵经蚀脉,却有其他晕眩、手脚不听使唤的作用,实在是很不好应付。

  (奇怪,要能够看出自己的天心破绽,除非是她在隐藏实力,真正的武功比现在展露的要高,再不然……这女人背后有高人指点?)

  不敢肯定自己的想法,更忌惮这女子一身毒物,源五郎提高警觉,与郝可莲拉开距离,凭着破空剑气,打起距离战。

  “怎么越打越远了呢?好不容易遇到天野公子这样的好男人,奴奴可是很期盼呢!”

  “所谓莲者,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我这是遵从圣贤遗训啊!不过,我很想向可莲小姐请教一个问题。”

  “有话为什么不直说?难道天野公子的性格真是一如长相吗?”

  “我想请问,明明是上战场,为什么可莲小姐还穿得这么美艳撩人?难道周大元帅的迎敌之道,就是让部下**以待吗?”

  身在战场,这位绝世妖姬的打扮依旧是性感无比。细肩带的胸兜,露出胸口大片雪白乳肌,外头披着一袭嫩绿色的薄纱,在风中更显得轻柔飘逸,肌肤如玉;下身虽然穿着青色长裙,却是从旁开出一条高叉,结实光滑的大腿,随着长裙掀动若隐若现,性感迷人的姿态,看得人不禁暗自吞一口馋沫,对照下方杀声震天,血肉横飞的修罗世界,给人一种奇异的非现实感。

  (嗯,真的最好棒的魔鬼身材啊,如果妮儿小姐也能这样穿,那我岂不是…

  …要倒大楣了!)

  虽然难以想像妮儿会做这样的撩人打扮,但如果妮儿整天穿得像这绝代妖姬一样,自己或许会看得眉开眼笑,但却肯定要对露出同样表情的其他男人警戒有加,活像头发qing公牛一样终日赤红眼睛瞪人,什么形象都毁于一旦了。

  “天野公子这样说就错了,找寻一个好男人,是好女人无时不刻都在努力的事,我这是有备无患,希望在战场上也能遇到好男人啊!”

  郝可莲纤腰一扭一摆,长裙摇摆出无限迷人的美姿,将源五郎射来的小天星剑避过,随即也还发三掌。以天位力量为基础,这种相隔十数尺的距离战对她来说并不困难,以她所修练的毒功,体内蕴含大量毒质,平时于己无害,作战时只需运起功力,两两相配组合,自然就化为犀利毒物,或烂人肌理,或迷人心智,或散人内息,变化万千,不一而足。

  只不过,在战前她也曾受人叮咛,万万要当心这个美貌男子。星贤者一脉武学,最擅长的就是以天心意识寻人破绽,以神奇技巧困人气脉,让敌人在无法反抗的情形下,一招被击倒。因此,郝可莲也暗自保留几分力量,要在敌方奇招突出时,能够以纯力量破招。

  双方一来一往,一时间难以分出高下。底下的攻城战已经展开,枪林弹雨,杀声震天,无数旗帜飘扬着又倒下,花家士兵们虽然冲杀到了北门天关之前,但是给城头上密集的机枪一扫射,惨叫着倒在血泊中,叠成了尸堆。

  整体说来,防御一方似乎占了优势,这点也让源五郎稍稍宽心。他希望争取时间,尽快将郝可莲料理掉,免得在妮儿不知去向的此刻,敌人再冒出生力军,自己陷于以一敌二的窘状,另一方面,他也不敢全力出手,天草四郎肯定潜伏在左近,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出手,但如果自己的表现太过“精采”,诱得他手痒现身,那就很不妙了。

  “天野公子真是奇怪,很少有人见到奴奴能够不动心,难道奴奴对您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吗?”

  “哈,你是在作战?还是在挑老公?老实说,不是没有吸引力,不过单是我身边就有两个比你更美的美人儿,最难消受美人恩,我可不敢再多招意啊。”

  “两个?一个自然是让天野公子像头没骨气哈巴狗一样跟在后头的山本小姑娘了,不知道另外一位是何方名媛秀女啊?”

  “不敢当,正是我每天照镜子都会遇到的那位仁兄。”

  两人嘴上调笑,手里可没有一丝一毫地放松,虽然双方隔着一段距离,又互相扣下几分实力,但彼此都是以快打快,迭遇险招。

  终于,在源五郎一记小天星剑被毒气障壁抵散威力后,郝可莲脚下神奇地一转一挪,避过擦面而过的余劲,连原本披在身上的薄纱,都在动作中落下,飞飘远处。香风吹拂,一具衣衫几乎包裹不住的丰满胴体,就往源五郎这边跌来。

  “哎唷,这可万万使不得。”

  叫得狼狈,源五郎闪躲的姿势也不好看,虽然九曜极速擅长在狭窄的方寸间腾挪换位,但郝可莲在接近同时,将身上的耳环、细小坠饰,大堆叮叮当当的配件一鼓脑地射了过来,每一件也沾染了剧毒,更有些肉眼难见的毒粉、毒气掺杂在其间,让源五郎大费功夫才闪躲过去。

  (让这些东西掉下去,那可不得了,下头肯定会变成疫区。)

  抱着这样的想法,源五郎将小天星剑如雨暴散,一丝丝剑芒犹若星雨,将每一个擦身而过的毒物销毁殆尽,不留半点痕迹。无论力量控制或是准确度,这一手都妙到颠峰,只不过,当他多费力气销毁毒物时,郝可莲也贴近过来,纵然九曜极速迅捷无比,但在适才闪躲中被封死位置的源五郎,已经没有腾挪遁走的空间了。

  “天野公子,奴奴终于有机会和你来个近身接触了。”

  软语温言,一双轻飘飘的玉掌先后拍来,单看那隐约泛着蓝色的掌心,就知道中掌之后的下场是什么。

  (想迫我和你打近身战吗?你不见得就能占到便宜啊,可莲小姐。)

  天心意识的直觉,源五郎知道这一掌并不简单,说不定有些自己想都想不到的厉害毒物,但他也并无畏惧,小天星剑运于指端,正面迎向对方掌心,要以剑劲先破毒掌弱点所在,逼得毒质倒流,不伤己身。

  “接触吗?可莲小姐若是有兴致,可到稷下一游,有位无忌公子肯定愿意与你来一段火辣辣的全身接触。”

  双方正要接触,源五郎陡然想起一事,心叫不好,再看到这女人泛着蓝色的掌心瞬间变色,散发着碧绿青光,周遭温度更疯狂地遽增,登时印证了最坏的想法。

  (差点忘了,这女的是炎系武学高手,她会把火焰当作最后武器,想必对这很有自信吧,可恶,应该早点想起来的……)

  现在发现已经太晚了,双方即将短兵相接,源五郎再无转圜余地,虽然他不认为自己会落败,但在这种情形下对拚,肯定会受一定程度的伤,而他并不愿意受伤……

  (想这些已经没用了,既然没有退路,就只有拚尽了。星野天河剑,给我出来!)

  绝世锋芒重现,在这一刻,郝可莲眼中也流露出惊诧、恐惧的神情,她没有想到敌人有这样疠害的一记招数,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迸发出来的锋芒与威胁感,较先前强逾十倍,将自己释放出的第一波火劲轻易刺破,直攻掌心而来。

  只是,郝可莲她身为一个武者的价值,也在此时表现出来。对着这绝世锋芒,她全不退避,更将碧火劲熊熊催起,燃烧体内毒质,朝源五郎攻去,只要能将这人击伤,后头自然有人会将他解决,胜利并不是非由自己来完成不可。

  眼见两股力量就要对撞,形成两败俱伤的局面,一道黑影由正上方遮蔽住两人,更带着凌厉之至的压迫感,居高临下,朝两人直轰下来。

  “怎……怎么搞的?”

  敌人拿程的位置十分巧妙,如果郝可莲执意发掌,那么敌人拚着连源五郎也轰进去的危险,配合源五郎的剑指,可以一击便制她死命。虽然愿意以己身创伤换取胜利,但连性命也赔进去,这就不划算了。郝可莲当机立断,撤掌后飞,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被两大高手合击的绝境。

  “喔,这一下实在做得太好了,妮儿小……”

  “小你个头,你这奸夫,我离开一下,你就和这不三不四的女人勾搭上,两个人在战场上卿卿我我,还连衣服都脱了,不知羞耻!”

  厉声娇叱,任谁也感觉得出山本大美人的愤怒,可怜源五郎连张口为己分辩的时间都没有,就给妮儿一记摆腿,重重一脚踹在脸上。

  “呜……怎么这么倒楣……”

  鼻血喷出,适才郝可莲一直努力而无法做到的事,被妮儿轻易完成,这一腿踹得源五郎眼冒金星,而她大小姐则借力往前飞窜而去,追杀那个适才勾搭源五郎的****。

  “怎么会这个样子……也太倒楣了吧,不过,妮儿小姐的反应……我该高兴吗?”

  勉力一定神,省得头晕眼花的时候无力自制,整个人坠落到地面上,源五郎对自己的处境不禁啼笑皆非。刚想要协助妮儿,先将这棘手敌人料理,表明心迹,却瞥见一道快速身影朝北门天关飙射而去,正是花残缺。

  (奇了,我的点穴针对要害,没有二十四时辰绝对无法解开,他是怎么回复行动力的?)

  没时间详细思考,得先要把花残缺截下,否则由得他直冲上北门天关破坏,关卡可能就守不住了。展动身形,源五郎要把花残缺截下,然而,一股狠恶的龙形气劲,如柱冲出,封死了他的进路。

  “嗯,该说什么好呢?这么长一段时间没见了,我感觉得出,紫钰小姐变得很不一样了啊。”

  “这一次不是唤我小师妹了吗?天野师兄。”

  手执赤红朱枪,秀发用荆环东起,穿着一袭贴身的淡紫色武士服,腰间扎着一条白色丝带,凹凸有致的女性曲线表露无遗;未施脂粉的脸庞上,因为一种难言的沉静感,倍添美感,让源五郎这样以高鉴赏标准自诩的人,也不禁为之赞叹。

  “我还奇怪为什么花残缺能回复行动,原来是有高手相助。真是惊人,紫钰小姐现在穿着的,是女装吗?”

  这句话问的当然是废话,虽然不像郝可莲那样性感撩人,但紫钰现在穿着的,无疑就是女性的武士打扮。只是,过去一直固执地以男子打扮行走的紫钰,现在会改回女子装扮,这点就看得出她心理的转变。

  “不论你是不是我恩师首徒,你与我师门大有渊源,这点是可以肯定的,因此,称你一声师兄,我想并不为过。”寥寥数语,紫钰简单理清了双方关系,不让这层疑惑成为她对敌时的心结。

  “只是,现在双方各有立场,既然你我都没有退让的余地,是非胜败,就用最直接的方法来分个高低吧。”

  说完,紫钰手腕一抖,朱枪幻化做点点枪影,不求攻敌,却先护住周身,非但是为了慎重,也是为了向这名敌手表示敬意。

  “嗯,紫钰师妹确实是有所改变了,看来我也该去闭关个一段时间,看看能不能有这样的进步啊……”

  全然感觉不到前几次交手时的浮躁,反而由那种异样的沉静感中,隐隐看出了某种觉悟,源五郎晓得眼前女子再非一个可以随便愚弄的角色,心中一叹,不得不对追截花残缺的任务死心,以全副精神应付眼前的美丽女子。

  防御一方的两大天位高手,分别被郝可莲、紫钰两人拦住。也许在现今的小天位高手中,花残缺不算什么厉害角色,但当他在无人能挡的情形下直冲北门天关而来,就确实为守军带来大危机。

  在精神层面上,花残缺和源五郎颇为相近,尽管是在战场上,但他们却都对敌人避免不必要的杀伤。假如把目标放在城头上的守军,花残缺可以轻易造成大量死伤,但是这位兼备仁慈与正义感的花家高手,却仅是把目标放在城墙上。

  一式“狂风暴雨”的得意腿招,气劲密集地朝城墙轰去,要先将城墙破出一个大洞,让大军顺利侵入城内。

  “这城墙……怎么会这样子?”

  腿劲发出,产生的结果却反而令花残缺大惊失色。应该在轰然一声后,土崩瓦解的北门天关城壁,却像棉花做的一样凹凸弹动,将所承受的大力完全卸去。

  难以置信,花残缺再度尝试,连续几记重腿轰出,就是无法将北门天关轰破,这时,他不得不定下心来思考真正原因。

  (有结界法阵吗?难道整个北门天关,已经被改建成咒术建筑了?可以承受住天位力量的结界阵型,他们到底是用什么做能源的?这样的话,就得要先破去法阵,才能瓦解北门天关了?)

  主意已定,花残缺纵身飞跃,就往前方奔跃而去。结界法阵虽然能承受一定程度的天位高手轰击,却无法阻止他们越过,就这样,花天邪闯入北门天关关内,为内部已经混乱不堪的第二战场,更增添了变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