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金刚压元

风姿物语 罗森 6303 2003.04.21 13:34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一月雷因斯北门天关

  强迫源五郎架设水镜设备,妮儿一直与稷下的兄长保持联系。想到这样做无异是在帮助头号情敌,源五郎其实做得有点不甘不愿,但是如果不听命行事,天晓得妮儿会不会没待上两天,就直接回奔稷下,反正已经把补充兵员带到,对她面言,责任算是了了。

  交谈中,兰斯洛会将身边的大小琐事简单提一下,其中自然有提到,妻子的兄长白起已经破关而出,近期内可能有交手机会,届时便可一窥白家绝学的奥秘。

  “真是奇怪了,既然是她哥哥,为什么她不出面叫她哥哥停手?还要我们这么辛苦地去打一场。”理所当然,听到白起的身分,妮儿立刻把责任归属放在小草身上。

  “你错了,要打的是我,不是我们。而且啊……”兰斯洛叹道:“我觉得,在做一些重要决定的时候,男人是不可以拿女人来当理由的,对方或许也明白这一点吧!五十六,哥哥当然很疼你,不过有些很重要的事,即使你拦阻,我也是不会听的。”

  兄长的固执个性与自己如出一辙,这点妮儿自是晓得,因此就不再多言,然而,她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根据兄长所言,敌人在一个暗不见天日的塔里闭关,倘若自己易地而处,那种感觉其实更像是被监禁。这么恶劣的环境,对方能一待就是十数年,若不是那种追求武道极至的武痴,就是一个适合生活在黑暗世界的怪物。

  这种怪物心里想的是什么呢?可以想见,比起光明正大的交锋,暗地里的刺杀、阴谋,才是他的专长吧!这是很合乎白家血统的推测。

  假如是真心为敌,那么势孤力军的兰斯洛一方,够格被列上暗杀名单的人根本就屈指可数,也就因为这样,在几个因素一推,妮儿自己就已经有了预感,自己会与此人有交手机会。

  支持这预感的理由并不足够,所以她并没有向源五郎提起,但私下却每日开始假设,会在什么样的情形下遇到刺客?又该如何应对?

  讨厌做多余的动作,更自恃本身武功,白起并没有做什么暗杀伪装,大剌剌地进门,顺手把食物托盘带了进来,身上的衣服并不是五色旗军服,称呼更是一开口就露了底。

  领教过暴龙狂啸的威力之后,北门天关没有人胆敢用“山本妮儿”这名字,去刺激妮儿对兄长低劣命名的怒气。未能弄清这点的敌人,一开始就犯了错误,让少女高度戒备,而当他出手袭击,已经蓄劲完毕的妮儿立即回身接拳。

  “背后对女性出手,白家人的格调都这么低吗?”

  “对于不算女人的雌性生物,请求格调并没有什么意义。”

  当拳上劲力相互碰撞,难分轩轾,白起立即变招,连轰三记重拳,却给妮儿在近距离下化拳为掌,一一接住,彼此内力对激,均是身形一晃。

  不动声色,白起心中委实感到讶异,自从他出关以来,首次碰到一人能与己有一拼之力。

  虽说之前的对手输得有点冤枉,但连续数招下来,妮儿分毫不露败象,这点也是事实,要尽快分出胜负,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核融拳。机枪势!)

  主意一定,白起再度抢攻。密集的拳势,如同骤雨,狂乱地将妮儿笼罩住,天位力量运行的结果,尚未接触,便将周遭的大小摆设摧毁,而蕴含着爆破劲道的核融拳,更是直接袭往妮儿周身要穴。

  “嘿!来得好啊!”

  面对核融拳这样利于近身搏斗的技巧,大开大阖的天魔功,本不适用于狭窄斗室,但妮儿以女子之身修习天魔功,自然有做些许改变。面对强招,少女长长呼出一口气,掌势带柔,如水潋波,将核融拳一一接下。

  这些动作兰斯洛与韩特都能做到,只是核融拳的杀着所在,爆破潜劲却是在接触后才产生作用。

  (怎、怎会?这丫头……)

  当白起运起阳劲,要引爆之前趁双方接触输入进去的阴柔拳劲,却赫然发现对方体内空荡荡的一片,早先侵进去的潜劲,已是荡然无存,打自己艺成以来,从来没有遇过这种事,而一股股腐筋蚀肉的天魔劲,则开始让手上肌肉萎缩,酿成刮骨似的剧痛。

  对于白起的惊异,妮儿本身丝毫未觉,仅是如先前韩特那般,暗道核融拳名不符实,枉费了偌大名号。

  白起瞬间已明白真相。天魔功能挫败魔族诸般妖法邪术,独称至尊,果非无因,当妮儿将天魔劲运遍全身,核融拳劲甫一人体,便给她吸蚀殆尽,化做己用,根本没有发挥精微杀着的机会,而她本人甚至全未察觉。

  对上这样诡异的护身功法,核融拳的效果,就远远不及直接震爆物体的龙族武学,虽然仍可以起作用,但那却是得在交手已久,护身天魔劲减弱之后,才有可能施其技,现在是不可能立即派上用场了。

  一着占先,妮儿精神大振,攻招源源而发,提腕回手,再次攻出来,已经是白鹿洞的天光云影神剑,尽管手中无剑,但在天魔劲的吸蚀效果配合下,对肉体杀伤力绝不逊于宝剑利刃。

  战场素来是男性的天下,但此刻,白起再次为眼前的女子深深惊奇。等级数的天位战,每一发力量运用都很重要,明明打的是近身战,却仍然把自身力量斩天劈地的发出去,运转之间,就会给人可趁之机,一招落败。虽说天光云影的路子偏向阴柔,但妮儿却能将之随手改良,利于室内搏斗,这是很难得的悟性。

  (不会错,这丫头的资质更在她兄长之上,天魔功的运用,也比她兄长要纯熟很多,是因为专心一志?还是因为有明师指导呢?)

  白起的战斗习性,是绝对的谋定而后动。既然对手比预估中要强得多,那他就收敛实力,采取守势,先要窥清对方的所有资料,重新拟定一击决胜的策略。

  从未遇过这样的敌人,单从对手气势来判断的妮儿,只觉得这人远没有预期中厉害,趁着自己占优势,将这些日子修练的绝技,毫无保留地尽展开来。

  尽管有过于轻敌的可能,但妮儿这样全不行险、靠实力逐步压倒对手的做法,就是白起也找不到空隙,一时间整个被压制在下风,难以突破困局。

  (这样打不是办法,先拉远距离看看……)

  主意一定,白起脚下展开光电腿身法,刹那间分身化影,脱出妮儿攻击网,来到门边。

  “嘿!别走得那么快啊!”

  这是白起今日的第二样误算,假使说,能超越光电腿速度的,只有九曜极速,那么妮儿在此多日,以源五郎对心上人的重视,自然会将这保命绝学传授予她,虽说修为与源五郎相差甚远,但短距离内追上敌人仍是绰绰有余,几乎只是一眨眼,她就赶到敌人身恻,封住退路,重腿连接轰出。

  配合着天魔劲,这式尚未击中就已腐蚀掉大片墙壁的腿招,白起不欲硬接,身往后退,双臂一接一封,轰然巨响中,已经给轰出屋外。

  “才从地牢搬上来没多久,又被你害得要搬家,矮子,你这次的罪过大了!”妮儿娇叱道:“要我的命?你接得下这一招再说!”

  叱喝声中,妮儿双腕缠绕起两团黑芒,当邪恶的魔气积聚到顶峰,她苦练多时的招数整个爆发出来。

  “左核融、右魔龙,有本事你就给我接下来!”

  以天魔功为主干,左手使着逼兄长偷传的一招核融拳,力量最为集中的导弹式,右手则运出魔界皇族的神功,魔龙皇拳,两式并发,力敌千军,威猛之至地朝敌人重轰而下。

  这记重手,显然出乎了白起意料,面对两式绝学交击而下,无路可退的他,只得选择硬接。同样也是两发导弹式,与妮儿双拳对撼,彼此内劲一接触,天魔功立刻取得压倒性上风,侵蚀破白起护身罡气,断其腕骨,余力未止,把他轰飞到天上,直直没入云端。

  刚猛之至的一着,耗力也是极大,妮儿额上渗着香汗,大口呼出浊气,心头泛起了源五郎正在赶来的讯息。

  就此罢手,与源五郎会合,向他夸耀自己的战绩,这想必是一件不错的美事,但是当自己叙述如何挫败敌人时,拿不出实际证据,说不定会被这家伙耻笑……

  存着这样的想法,妮儿决定把敌人彻底打垮,就算不可以取其首级,至少也要把他擒下,让王都的哥哥高枕无忧,反正敌人腕骨已断,现在只剩一些收拾功夫,倘若让他遁走,岂不是好可惜?

  存着这样的打算,妮儿稍一提气,运起天位力量,全速往上飞去,朝着适才白起不见的方向,直入云端。

  进入云层的瞬间,心头有种奇异的不快感,妮儿不多做理会,只是寻找敌人的踪迹。

  “喂!矮子,出来吧!想趁看不清楚偷袭我是行不通的。”

  回应这句话的反应,是云层的高速流动,妮儿不敢怠慢,凝神练气,再次将天魔功运遍全身。

  “好个天魔功,无怪九州大战时纵横于天下,今朝后继有人,真是大幸。”

  出奇地,敌人没有偷袭,只是从云里头缓缓走出来,两臂仍软软垂下,显然受伤未愈,然而冷淡的眼神中,仍有着斗志,显然他并未放弃。

  “矮子,接我得意的必杀技还没死,有点本事啊!我不会让你回去给我哥添麻烦的,要是你不肯投降,那就死在这里吧!”妮儿一手叉腰道:“核融拳是门不错的拳法,虽然我只偷学了一招,但我敢说,在我手里的核融拳,肯定是比你要强多了。”

  “唔……既然你这么想,那就试试看吧!”

  “还用得着你说,等一下我就把你这矮子扁成肉饼。”

  妮儿再次出击,但本来以为是手到擒来的一仗,却被对方的悍然还击所打破,而她居然笨到直至此时才想起,敌人既然是修练白家武学,又怎么可能不会兄长恃之保命的“乙太不灭体”?

  这次拳掌相碰,除却核融拳本身劲道,更有一种锋利无匹的锐劲,混杂于核融拳中,土起袭来。妮儿的天魔功如往常般发挥作用,腐蚀敌人血肉筋脉,大占优势,但与平时不同的最,这次在吸蚀对方血肉的同时,自身手上亦是一阵凉飕飕的感觉,跟着便是强烈剧痛。

  “哎……”

  妮儿病哼了一声,惊见手上护腕已碎,小片皮肉在刚才的对撞中被削下,更迸散出不符合伤口面积的大量出血。从未见过这样的技巧,甫一动手便吃了大亏,大大影响战力,心中更明白若非天魔劲抵销了对方大半劲道,可能手臂上大块肌肉会整个被扯开撕裂,露出一个见骨的狰狞血口,饶是妮儿胆大,一时间也不禁花容变色。

  (好痛啊……但是很奇怪,他这武功让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我曾在什么地方和类似的技巧交手过吗?或是听谁说过?到底是……啊!是了,伤口如遭猛兽噬咬,这是龙的感觉!)

  一个念头在脑里闪过,妮儿惊叫道:“你、你这是龙族武学?”

  “本来是吧!但可别和那个紫衣姑娘的三脚猫功夫混为一谈,这才是龙族已失传的真正奥秘,现在成为我白家的绝学。”

  “哼!偷学人武功还讲得这么大言不惭,不要脸!”

  不可能有时间止血疗伤,妮儿再次与敌人对拼,天魔劲反攻下,对方应该也很不好受,但他毫不回气,也不逼出入体天魔劲,立刻又是一拳直轰过来。当双方目光接触,妮儿更瞧见对方眼中有一丝嘲弄。

  (开玩笑,不过就是流血而已,这样子就要吓倒我吗?可别以为女人都是没用的爱哭鬼!)

  意识到自身性别,妮儿胸中一股傲气顿生,毫不退缩,立刻就是一拳还击过去。

  轰电似的爆响,在云端不住发出刺耳声音,两人各自运起生平绝学,以天位力量交错对轰。无疑地,妮儿的天魔功占了很大优势,若非她以极纯的阴森内劲,一再抵销核融拳的潜劲,早已败在白起的拳招下,但随着手上慢慢感到麻木,心里也渐渐急躁起来。

  交手又过十数回合,白起心中诧异,看不出这样一个丫头,竟能在自己手里撑上那么久,还有一身犹胜男子汉的骨气,她两条手臂受自己剑劲所侵,又没有乙太不灭体催愈,早该疼痛难当,跪地不起,偏偏能咬牙忍住,强行还击,这是很值得赞许的战斗精神。

  已经不好再拖下去,虽然放出了干扰,但下头的人也该发现云层中的战斗了,布在云层外缘的万物元气锁,只能阻敌片刻,若将战斗拉长,同时与两名天位高手为敌的情形是免不了了。

  妮儿感到对方拳上劲道更增,自是心急于早点分出胜负,不由暗喜,显然在这种两败俱伤式的对轰中,这死矮子也给天魔劲伤得不轻,自己只要别操之太急,支撑到源五郎赶来,两人合力,还怕宰不掉这死矮子吗?

  思索间,忽然觉得对方拳劲大弱,跟着便见到他面上闪过一丝惊惶之色,脚下也踉跄后退,把握机会猛力一击,竟然便成功将他轰退,再次隐没云中。

  (糟糕,原来他是故意露出破绽,想躲起来偷袭……)这是妮儿的想法,然而,她也有点好奇,刚才见到的那一丝惊惶,并不像是假装,难道敌人真的有什么不妥之处?

  “丫头,你真的是不错,我从来没把女人当作对手过,不过,你是个好对手……”

  “哼!这是恭维还是求饶?这种话等你打输了再说不迟。”

  “不用太过心急。丫头,麦第奇家的七神绝,要有紫电神功的配合,威力方显,同样的,你知道有了压元功的辅助之后,核融拳的真面目吗?”

  “压、压元功?”

  妮儿当然也听过,白字世家有一门金刚压元功,作为六艺神功的根本,但真实面貌为何,却是从来未曾见过,更由于白字世家已退出大陆争霸多年,相关资料是一点也没有。

  “那你就好好看看吧,目前为止,你那傻哥哥连看到这招数的资格都没有。现在开始的,就是金刚压元功。两倍增压。”

  没有再答话的机会了,因为几乎只是一瞬间,对方就已闪到她跟前,尽管她已经特别留心,但却仍然把握不住对手的速度。与早先相比,白起的速度简直暴增了一倍。

  不单只是速度,当妮儿错愕地挡下敌人左拳,这才惊觉其拳上力量也激增了一倍,怒涛似的汹涌而来,在交锋后立刻压倒了妮儿的劲道,直接侵入经脉。

  (不好!天魔功,把它挡下!)

  若让敌人内劲入侵体内,后果肯定不堪设想,妮儿催起天魔劲,并且被迫使用她不熟悉的用法,主动吸纳入体劲道,化为己用,归并之后,还击向对方。

  两力合一,超越本身极限的大力,震破手上原本就血迹斑斑的伤口,但也成功地趁敌人力弱之际,整个轰入对方体内,只见白起嘴角喷出血沫,人也倒飞了出去。

  (成功了!)

  妮儿大乐,但喜悦的表情立即变成惶恐不安,因为对方飞退出去的身影,一瞬间由眼前消失,自己的天心意识竟全然感受不到敌人所在。

  天魔功再度舞动,气流带起云层,席卷四方,强烈的不安感觉,让妮儿冷静下来,急速想要退出云层,而当她退至云层边,敌人的攻击也发动了。

  (哼:要拼就拼,装神弄鬼有什么了不起!)

  靠着云气流动,妮儿掌握到敌人位置,得意杀着随即改出。

  “左核融、右魔龙,给我把这矮子撕杀开来!”

  核融拳、魔龙皇拳再次并力击出,只是,先前成功挫败白起的绝招,此次却没法取得相同战果。

  “核融拳不是像你这样使的。”

  压元功的奥秘,是在体内自成涡轮气旋,于短时间内倍增功力,这次的增压已经到达三倍,在四拳对击的那一刻,妮儿只感到一股大力轻易弹开自己双拳,撕心裂肺地直逼自己内脏。

  倘若只有如此还好,凭着天魔功优异的抗击力,未必抵挡不住,但是当内息运转、回气增力的效率也提高三倍,核融剑劲就形成了一样无坚不摧的旋动利器,非独是妮儿手腕整个爆开,险些就被卸离身体。

  (可恨!如果再多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把天魔金锥给完成,我一定、一定就不会……)

  带着悔恨与不甘,妮儿耳边听到这样的声音。

  “核融拳。飞翼零势。”

  手上的压力大轻,恍惚中,敌人好像化作太古魔道的神奇武器,以一个奥妙的弧形,旋绕到自己身后,比原先导弹势更强的重拳,一起轰在自己后心,整个身体好像成为爆炸中心点,当一股灼热洪流由胸口直冲脑门,妮儿就此失去了意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