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联内攘外

风姿物语 罗森 8389 2003.04.21 14:23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三月艾尔铁诺海牙

  位处艾尔铁诺的极西之所,百多年前还只是一个小渔村的海牙,因为第二集团军的元帅府设置于此,多年来的建设,不但将此地变为一个船来舰往的繁忙港都,就连周遭山景平湖都整治得美轮美奂,令游人称道。

  掘泥清港,积土成丘,再遍植榕柏花草,便赫然成了一处海牙名胜,当缤纷春guang如水晶雨般遍洒而下,彩蝶飞舞,百鸟吟鸣,浓郁的春花香气,薰得山上游客如醉如迷。

  当临登山头,眺目远望,见得远方海天一色,碧蓝海洋波涛万顷,在阳光照耀下显得绚烂无边,鱼群在浪头中浮沉跃动,白花花的浪潮,与涛声、风声一同拍上岸来,单是这一幕幕变幻莫测的景象,便看得人目不暇给,忙不迭地为此地献上赞叹。

  一手规划海牙建设的周公瑾元帅,本身是月贤者的得意高徒,更是白鹿洞史上出类拔萃的杰出人物,横桨赋诗,文武全才,他率军抵达海牙后,立刻实际探勘地形,对照地图,修正错误,展开整建工程,在造舰调船的同时,疏通海港,掘深航道,让吃水甚深的大型船舰得以在此航行,以最快速度迎击渡海来犯的绢之国海贼。

  整顿地方无疑花了不少功夫,只是当扫平盗贼,击退敌国舰队,第二集团军元帅名闻朝野之后,公瑾却并未因此而稍停步伐,持续进行各项改革,让他的政绩能传承得更远更深。

  由武炼的明濑川引进鱼苗,更亲自将养殖技术传授于民,开办无息贷款,鼓励百姓参与,令这肉质肥美的八须银鳗,自此成为海牙的一道名菜。同样的情形也出现在农业上,因为周大元帅的高瞻远瞩,海牙从一介小渔村,发展至这样的规模,其影响甚至嘉惠整个西北地带,也因此,周公瑾这三字,在艾尔铁诺西北地带就有着天神一般的魅力。

  这样的气氛、拥戴,身为公瑾心腹的蒋忠就绝对感觉得到。一直以来,蒋忠就是以无比崇敬的心情,追随着自己的主帅。不为名利,只是坚持一己理想,守护着艾尔铁诺这个国家,如果公瑾元帅有那个意思,要篡夺艾尔铁诺并非难事,但他安于本分,仅是到这西方边境之地,做一名守卫疆土的军人。

  在天位高手连接着出现的此刻,仅拥有地界修为的主帅无疑显得黯淡许多,但凭着一己的才能,他仍能稳占一席之地,甚至以地界之身,统领其余的天位高手。

  “在强者争胜的时代,个人武力绝对重要,但除了武力,还有些不能被忽略的东西,把握到这些东西,就有以弱胜强的机会……”

  这是不久前公瑾对蒋忠的训示,但在这天晚上,公瑾却主动练起功来。身为第二集团军的元帅,公瑾平时即使忙于公务,每天也从不忘记修练白鹿洞神功,毕竟在这重视个人武力的时代,若自身没有强横的实力,妄想身居高位,早就横死街头了。

  然而,平日仅是单纯静坐吐纳的公瑾,今夜却反常地练起外功,将白鹿洞的剑法一一施展,点点星雨,交织成光幕,剑气纵横,在精准的力量控制下,将练功用的石板破裂溃散。

  以地界看来,公瑾的力量极强,招数运用、力道控制,都精准得到了让人赞叹的地步,只是当他收剑还鞘,看着周围如豆腐般被切割碎裂的石块,眉宇间却仍有一抹化不开的忧色。

  尽管着力克制,但心里的负面情绪,焦躁、不安、困惑……仍是反应在自己手里,令得剑招出现不该有的破绽。这一点也许别人看不出来,但自己心里却是一清二楚的。

  至于出现这些负面情绪的理由,大概是因为迫于无奈,和一个本是敌人的人进行合作会晤的关系。

  长远来看,现在最得帝皇曹寿宠信的第一军团长石崇,自然是个危害国本的大毒瘤,但当这个毒瘤的分支盘根错节,深入整个艾尔铁诺,骤然将他消灭,只会让已经弱体化的艾尔铁诺加速崩溃,更何况……除非恩师亲自出手,否则自己也不得不承认,消灭石崇恐怕非己所能。

  不知该说幸与不幸,石崇并不是一个蠢人。虽是佞臣,但他与那种只会单纯逢迎拍马的愚蠢小人不同,以智慧控制一己的野心与贪欲,这才取得曹寿的信任,将国家大事委之于他,也让自己多年以来斗他不倒。

  自从瑾花之乱结束,石崇来到艾尔铁诺起,他与自己的斗争便持续进行,透过各种不同管道,或明或暗,双方较劲过无数次。数年前,自己成功剪除了他手下头号大将司徒星霜,与亲附于他的数名皇族中人,虽然遏止了石崇往皇室扎根深入的行动,但仍无法有效抑制石字世家在艾尔铁诺的壮大。

  倘若师弟旭烈兀肯与自己连成一气,就可以联合封锁石字世家,更重要的是,有着艾尔铁诺皇家血统的旭烈兀,是个很理想的支持对象,本身又深得曹寿的喜爱,这样的内外夹击,才有可能在对艾尔铁诺最小伤害的情形下,消灭石崇,然而,旭烈兀却始终不肯明白表态,他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也是让自己久思不解的事。

  与石崇之间的斗争,应该会一直这样持续下去,不过权力斗争中最可笑的一件事,也就是两个誓不两立的敌人,可能因为某个共同目标而暂时合作。对于那个统一雷因斯,即将戴上至尊之冠的男人,石崇肯定对之忌惮甚深,毕竟在那篇宣言里,兰斯洛表露了再明白也不过的敌意,石崇自身利益既是与艾尔铁诺合一,自然也会注意到这个即将成为心腹大患的敌人。

  想来实在最令人懊悔,曾几何时,兰斯洛只不过是一个成不了大气候的强盗头,因为枯耳山之役的影响,进入了天位,种下了与艾尔铁诺为死敌的因子,而艾尔铁诺内的各大势力,却因为忙于彼此内斗与立场不一致,白白错失了趁他羽翼未成前予以剪除的机会,而今,这男人一再获得成长,并在不久的将来,将会率领麾下的高手与雄兵,直扼艾尔铁诺的咽喉。

  如果当初在西湖之畔,自己多费一番功夫检查,将假死闭气的他随手杀掉,现在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了。可是,胸中却感觉不到任何后悔的感觉,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公瑾大人,夜风很凉,您如果练功完毕,是不是考虑要休息了?”善尽心腹的职责,蒋忠适时地说着该说的话,并且清楚主帅烦心的理由。

  就在数日前,石崇遗来密使,双方透过秘密管道进行水镜通话。石崇表示,身为艾尔铁诺的忠实臣民,对于邻国出了这样的逆贼无法坐视,听闻花家将要出兵北门天关,愿意协助共伐之。

  一向只以自身利益为重的奸人,忽然大义凛然地说出这样的话,结果自是没人肯信,而石崇也没有浪费时间惺惺作态,直接开出条件,希望能在攻破北门天关,入侵雷因斯后,对于扩张的新领地分一杯羹,即使拿不到士地,有钜额的金银珠宝也是可以,而他会协助在曹寿面前进言,确保此次进攻的正统性,并且派出世家高手参战。

  石字世家除了石崇本人,没听说有任何天位高手,但由他们金刚堂培养出来的战兵,确实是战力惊人,得到这样的助益,对战局帮助不少,更符合公瑾致胜战略中需要强力特种士兵的一着,而得到了石崇协助,在整体物资运送上,也让身在西方国境的公瑾省了不少麻烦。双方既然互有所需,又都不是为了个人好恶荒废正事的愚人,几句问答之后,就确认了合作计画。

  对于这项自动送上门的好事,公瑾其实大感怀疑。如果照石崇所言,只要事成之后以大笔金银相酬,便于愿足矣。问题是,就连蒋忠都看得出来,以奢华享受闻名全风之大陆的石崇,虽然贪好权力财富,但在这等军国大事上,却绝不是一个可以用金银随便打发的短视小人,他这样子毛遂自荐,究竟作什么打算,实在让人想不透。

  这场战争一旦爆发,对石字世家或石崇本人有什么好处呢?他是真的想像自己夺取雷因斯国土?亦或只是想促成这场战事,让白鹿洞、花字世家与雷因斯拚个两败俱伤?说不定他是想趁花字世家因战事而弱体化的当口,直接出兵将花家领地并入石家势力范围?

  太多的可能性,公瑾虽然在短短时间内想出了许多敌人可能的动作,但在可以评判的资料严重不足下,他也无法肯定哪一样猜测最接近事实。至少在表面上,除了领地、金银,石崇别无所求,就连战争的主导权,都以不擅兵学为理由,将全权交托于周公瑾,连自己派出的金刚堂特殊部队都不加过问。他唯一坚持的合作条件,就是绝不等待,以最快速度兵发北门天关。

  “我等俱是皇帝陛下的忠心臣子,岂能让那奸人在雷因斯耀武扬威?让他多存在一日,我就如梗在喉,不吐不快,绝对要马上把他给消灭,公瑾大人想必也有同感吧!”

  彼此的精神与信念从没站在同一边上,公瑾当然不会和石崇有相同感受。诚然他对曹寿有一份守护义务,但他奉献忠诚的对象是艾尔铁诺,以此为大前提,并没有必要对曹寿竭尽忠诚。

  石崇的这些提案,应该是有他的用意,只恨自己一时间也观之不透。以整体战局而言,毫不拖延地进攻北门天关,是有相当的说服力,若让兰斯洛成功将雷因斯国内各资源统合完毕,兴兵来攻,凭他麾下的高手与雄兵,辅以强盛士气,雷因斯军民一心,这是一个光是想像就让人皱眉的巨大威胁。

  抢在威胁壮大之前,集合大军将之消灭是兵学正道,但考虑到目前花家领地的状况,就让人觉得这趟攻击行动不是非进行不可。稳扎稳打,让花家领地内军民状况回复,再与雷因斯对撼,这也是一个很妥当的方法,公瑾曾数度为此迟疑,是不是应该强行实施这虽有胜算,但肯定会造成重大伤亡的攻击?

  也许石崇就是看透了这样的心态,所以才来催促交涉的吧!这项交涉促使公瑾下了决定,而在他心里的某处,亟欲守护艾尔铁诺的完整,不愿战事在境内爆发的强烈心情,也影响了他的判断方向。

  石崇还送来一个很有用的情报。或许不是什么机密,因为公瑾一早就计算到,花天邪之所以如此有恃无恐地预备进攻,多半是由于有“剑爵”天草四郎在背后撑腰,而石崇送来的情报,则让他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根据我潜藏在花家的手下回报,花天邪这几天悄悄离开,去联络天草四郎参与攻击了。”

  “手下?石君侯在花家也潜了奸细!”

  “呵,何必奇怪,公瑾大人不也一直作着同样的事吗?”

  不是什么有实质意义的对话,但公瑾也不得不承认这项情报的影响很大。自从天位高手重视人间,实际参与战事后,决定一场战争的关键就是天位战,而环顾敌我双方,能够与强天位高手对战的人,应该是没有的。驻守在北门天关的源五郎,一定也料到天草会参与攻城战,但纵然料到,恐怕也只有长声叹息的份。

  有天草四郎参与天位战,自己又另有对付五色旗的策略,这场战争的胜算已经提高到七成。但天草四郎喜怒无常,若有什么变故,残缺、可莲只怕不易应付,所以极需要一个实力坚强、能谋能断的己方高手压阵,以防不测,在仔细考虑之后,决定让师妹紫钰担任这样的角色。

  只是,这样的考量却无法事先说个明白,若让紫钰晓得此次战争中,她必须与龙族死敌天草四郎并肩作战,那不只是她不愿意,龙族可能还会尽起高手,与这可恨仇敌分个死活。结果是很肯定的,除非龙族完成了传说中的黄金龙战阵,不然以他们的实力去对付天草,只会落个族灭人亡的下场。

  也正是因为这样,自己才竭力请出紫钰上阵,之间使用的手段殊不光明,却也是无可奈何了……

  “公瑾大人,我有一件事情不太明了……”说话的是蒋忠。主帅因为与石崇这样的对头合作,心中自嘲自讽,而情绪低落的情形,他全看在眼里,一向冷静、不让情绪形诸于外的公瑾大人,竟然会在与石崇的谈话中,数度面色大变,由此可知事情严重,身为心腹的他既然不知道该怎样才好,就只能试着转移话题。

  “紫钰小姐贵为龙族的一族之长,无论是龙族或者她本身,都应该是我们要极力争取的对象,这次虽然我们成功地逼她下山参战,却想必也让她极为不满,以长远来看,其实有害无利。我记得您常常说,大丈夫要争千秋,莫逞一时之气,为什么我们不用柔和一点的方式,来保留紫钰小姐对我们的好感呢?”

  这个问题蒋忠想问很久了,当初知道公瑾联合龙族长老,逼紫钰下山参战时,他着实感到讶异,因为这不是主帅一贯的作风,当时还暗自猜想,是不是受到与石崇会谈的影响,心情恶劣下,采取的方法也强硬许多,现在则是好奇,主帅会如何解释这反常之举。

  “理由有很多,虽然我让龙族长老们旁听我和紫钰的谈话,但一直到最后我也在考虑,要不要采用这样的作法?”

  “那您后来为何又……”

  “让我下决定的因素,是我发现紫钰正在潜修龙族神功,虽然不清楚她练的武功究竟是什么,但以她的族主身份,还有修练后能够隐隐冲破咒法禁制的情形看来,很有可能是龙族两大瑰宝之一的苍龙心法。”

  瞥向蒋忠,只见他面上一片茫然不解之色,显然完全不知道那个苍龙心法是什么东西,公瑾淡然道:“苍龙心法、焚城神枪,一内一外,自古就是龙族的两大镇族神功,两者合璧,威力无穷。恩师曾告诉我,苍龙心法已传于海外,炎之大陆的轩辕氏曾恃之建立不世功业。升龙山上虽说失传,但应该仍有残本留存,百年前升龙山曾遣密使出海,前往炎之大陆,希望能取回全本,若是这样行动终于有所结果,那么身为族长的紫钰,开始修练苍龙心法并不值得奇怪。”

  听完解释,蒋忠若有所悟,道:“如果让紫钰小姐练成苍龙心法,就有可能记起前事,这样一来对我方极为不利,公瑾大人您是因为顾虑这一点,所以才要逼紫钰小姐离山,不再让她修练下去是吗?”

  对于这个质疑,公瑾并没有马上回答,仅是淡淡地看了蒋忠一眼,片刻后,蒋忠才听见一声近乎叹息的低语。

  “……总之,不能让她再把这功夫练下去了……”

  “请问您是……”

  “风华。我叫玉签风华。”

  “我姓敖,敖紫钰。听闻您的名字很久了,终于见到您了……”

  在一间小小的牛皮圆顶帐棚里,紫钰与风华正式会面。本来在上午就相互察觉到对方存在的两人,因为风华忙于诊治病患,延迟了会面时间,待得两人终于能够面对面促膝而谈,时间已经是深夜了。

  紫钰并没有因为等待而显得焦躁,在与花残缺会面,双方很快达成几点共识之后,她便来到进行义诊的营地,收起朱枪、卷起袖子,帮着进行诊治工作。

  学识丰富,紫钰也懂得医药知识,尽管比不上一众医道国手的通天手段,但至少不会输给普通的医生,再配合她精纯无比的龙族神功,很快就帮病患驱走体内毒素,固本培元。周围医生对她的技术赞赏不已,紫钰却直盯着不远处营帐里风华的动作,看得目不暇给,心旷神怡。

  本来她就听过传闻,西王母、雷因斯女王并列为当代两大医道圣手。后者凭着独一无二的天赋圣力,轻易起死人、肉白骨,但在莉雅女王驾崩于基格鲁之后,雷因斯正统血裔已绝,世上医道便以西王母为尊了。然而,传说中西王母除了精擅各种神圣魔法,会使用高难度的回复咒文外,好像还有些其他的特长,那些是什么呢?

  而透过风华的动作,紫钰得到了解答。面对病患时,这名美得让人怜惜不已的绝色红颜,伸出她白玉般的纤嫩手指,以虽然不快,但却绝不拖泥带水的精准效率,探脉确认病情,跟着右手翻开桌上的布囊,眨眼功夫内,就是几枚长短不一的银针,分别扎在病患身上。

  眼前一花,似乎是数针同时发出,而在病患惊觉之前,数根银针已经好好地扎在身上,全然没有感觉,无论速度之快、认穴之准,都已经到了一流高手的境界,委实让人难以置信,这样的神针,是由一名目不识物的年轻女子所发。

  扎针之后,是缓缓地捻弄施力,透过银针,将或寒或暖的内力透入穴位,进行医疗。病患面上纷纷露出无限欢喜的神情,似乎正在享受极大的欢愉,而当银针拔下,每个病患都一扫原先的病弱神情,显得精神饱满,忙不迭地鞠躬道谢,赞叹医师神明般的奇迹手段,在领了药方后离去。

  紫钰听过这种医疗技巧,那是医道针灸中的高等应用技术,几乎可以列入神技的一种西王母族秘传,圣光普世针。当银针扎下,内力以独门手法透入穴位,开始剌激患者本身的先天元气,进行自疗。

  这个技术的基本构想,就是认为生物之所以会有病痛,乃是因为自身气血窒碍难行,淤积之下,而产生了不适与痛楚,所以要治理病痛,就必须先让血脉畅通无阻。使用药草内服外敷,都是刺激血脉的一种方法,针灸更是其中翘楚,然而见效都需要一段时间,唯有西王母族的圣光普世针,能够微量刺激患者体内先天元气,藉由能量转换,于极短时间内修补破损肉体。

  要做到这样的效果,必须要对人体的经脉穴道非常了解,而本来西王母族武学就是专攻人体经脉的学问,曾修习过绕指柔红的紫钰,自是深知此事,但亲眼见到,仍是为着那份不属于俗世的美感所惊慑。

  不单单仅是为了那神乎其技的运针技巧,风华本身的美貌,也是让紫钰衷心赞叹的一个理由。虽然一向不喜欢旁人太过重视自己容貌,而忽略能力,但既是女儿身,紫钰仍对着自己的美貌感到自傲。事实上,能与她在姿容上一较高下的美人,确实也是屈指可数。

  但当凝视着风华,紫钰不得不心下惊叹,重新认识到原来世上真有这么惹人怜爱,一见之下就想将她搂过呵护,不让她受任何伤害的娇怜美人,造物之神确实是很神奇啊。

  两人在营帐里头会面,虽然已经明白彼此的身分,但当两位大美人儿对面而坐,彼此都有一些不能适应的感觉。

  这是初次见面,但感觉上却好像双方已经认识很久。烛火摇曳,紫钰迎向风华的目光,虽然那双无神而黯淡的眼瞳看不见任何东西,但她仍可清楚感觉到,对方正“用心”打量着自己。

  以体型来看,风华娇小纤瘦得多,但论起年纪,却是风华比紫钰年长而成熟,在确认过这个事实后,紫钰很客气地道:“看不出来,风华姊姊这么一个柔弱的女子,会继承了西王母之位……”

  对于这份恭维,风华微微笑道:“我之前听说的时候,也想像不到,升龙山上的一族之长,会是紫钰妹妹这么美丽的人儿呢……”

  说着,两人都笑了起来。温和的笑靥,却带着几分苦涩之意。她们并不需要相互询问彼此的父亲是谁,或是其他的无聊话,西王母与龙族族长,在数百年前两族断绝往来之前,素来是世代交好,因为双方都有着独一无二的超然地位,甚至可以说,整个风之大陆上,再没有第三种像他们这样型态的生物。

  两大圣地之外的俗人,经常都会猜想,西王母与龙骑士究竟是如何选择继位人选、传授神功秘技?面对这么大的利益传承,族内会不会起纷争?然而,问题的答案却非常让人想不到,因为不论是龙骑士或是西王母,继位都是经过特殊指定,绝对不容许族人有任何反抗。

  指定继承权的,并非上代族长,但却非得等到上代族长亡故,新一代的继承人才会出现。理由很简单,因为负责诞育出新一代继承者的,是族中的神物与神兽,西王母族的不死树、龙族的圣母龙。

  在西王母族所居住的昆仑山绝顶,有一棵参天枯木,古拙伟岸的枝干向四面八方延伸,在冷清月光下,旋舞着无数的萤光碧火,名为不死树,也是西王母族的神木。

  每一任西王母亡故时,灵魂会被不死树所吸收,经历若干时日,由神木所净化后,在不死树底部的树洞中,诞生一个婴儿,是为新一代的西王母。

  龙族族长的情形也差不多。每一任族长亡故时,将尸体带*中圣坛焚化,魂魄会回归天际,若干时日之后,龙族所崇拜的众多龙神之一,圣母龙,会将新一代的龙族继承人诞育于升龙山上。

  这样的继承人产生法,避免了两族因为争夺族主之位而内讧的危机,但也并不是没有出过问题。当前任西王母私自离山,并在人间界与男子婚配,生育后代而亡故后,昆仑山就曾经出现不死树毫无反应的危机。

  即使是在龙族,当上任龙族族长重创于白金星的核融拳下,数月后伤发而死,虽然族人将他的遗骸于圣坛上焚化,但射向天际的灵魂光束却极为黯淡,之后,圣母龙打破了过往最迟一年之内便会驾临升龙山的记录,整整延迟了数百年之久,这才将继承龙族的婴儿诞育于升龙山。

  也因为如此,西王母、龙骑士可以说是风之大陆上绝无仅有的两个生命体。

  说不上是人类,也难以归入其他种族的独特生物。

  相似的背景、相似的成长环境,彷佛可以在对方身上看到另一个自己,嗅到相同的气味,明明是从不曾见过面,但又感觉对方一定很能理解自己。

  “我……其实很久之前就想来见姊姊你一面了,但始终是碰不到您。”紫钰打量着风华。同为二圣之一,又都是女子之身,她一直便想与本代西王母会面,比较一下高低,却怎都没想过一旦真的见了面,对方却是一个让自己完全兴不起比较之心的淡雅女性。

  “我们住的地方偏僻了些,如果不是我离山行医,是不太好找的……”

  西王母族几乎都由女子构成,平均战力远远比不上人强马壮的龙族,为免有强仇上门,昆仑山的所在,素来便是一个大谜团,紫钰当初有心拜访,却也不知仙乡何处。

  彼此的生活没有什么交集,纵然抱着善意,但没有多久两人就没有话好寒暄了,风华不擅言词,紫钰也觉得对着这样的一名女性,谈论武功、吟咏诗文都是一件很俗气的事,顿时为之词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