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王者再临

风姿物语 罗森 7671 2004.09.26 12:25

    事情发生得太快,距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众人,都没有清楚看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即使是本来打算抢上去救人的泉樱,都只看到奇雷斯与有雪好像在对话,说些什么,突然间奇雷斯就怒吼一声,吼声中好像非常痛楚,痛到顾不得对有雪下杀手,就本能地双手一扔,将雪特人扔上了半空。

  “哇啊~~好讨厌的感觉啊~~”

  一抛之力大得异乎寻常,雪特人悲惨的哀叫声画过香格里拉夜空,整个人也消失在漆黑天幕中。

  (他真的脱困了?到底是用什么方法?奇雷斯飞上又飞下,看他那个样子,莫非……)

  泉樱看得目瞪口呆,不晓得有雪究竟使了什么神通,完成这项不可能的脱逃任务,而脑中隐约想到的答案,则是让她有些害羞,却又忍不住想要笑出来。

  但这不是笑的时候,而是抢攻的时候,泉樱迅速镇定下来,先命令旁边的闲杂人等撤退,免得被天位战波及,自己拔出天丛云剑,就往奇雷斯冲去,要趁他尚未稳定“伤势”前,先下手为强。

  然而,有一个暗中蓄劲已久的人,抢攻得比泉樱更快。当有雪被奇雷斯扔滚上天,附近一所民房的屋顶轰然炸裂,一道倩影闪电飙射上天,充满力与美的弧度,左手巧妙划了一个半圆,击在右腕上,化作一道霹雳雷霆,直击奇雷斯。

  威力与速度,都是强天位武者所能达到的颠峰,这一击来得毫无征兆,奇雷斯刹时间全身为之紧绷,感受到一股许久未曾有过的危机,在极短暂的思考停顿后,他全身的战鬼之血,因为这股紧张寒颤而沸腾,天魔功迫发出浓烈魔气,如有实质的黑雾像十数尾妖蛇,在双臂缭绕缠卷,伴随着魔龙皇拳的重招,迎向妮儿的重击。

  “砰!碰!碰!”

  连续重击声响,在大气中形成音爆,部分走避不及的群众被音爆波及,当场惨嚎一声,耳朵溅血,听觉尽失,连持剑抢攻的泉樱都被这股力量逼得后退,难以前进。

  波及外界的威力如此之大,处于力量激荡中心的两人,身受压力之重可想而知。两股天魔功的正面对撼,腐筋蚀骨的痛楚,从双拳迅速延伸到整个上半身,在两人的激烈比拼下,一个漆黑如墨的能量球,在他们相互抵触的双拳间形成,随着能量激荡,迅速扩大。

  双方都同样感觉到,敌人的力量如潮水般疯狂涌来,似乎无竭无尽。在这一轮的比拼上,奇雷斯屈居下风,不但被妮儿奇袭在先,气势略逊,而他仓促之间鼓劲反击,也比不上妮儿早已偷偷在旁运了老半天的天魔功,以最强的状态,施展“天崩”绝式袭击。

  “桀桀桀,想杀我吗?这么想要杀我吗?帅妞你就努力吧,如果今天杀不到我,那你就是我的了。”

  趋于劣势,双臂在承受过大压力下,骨骼喀喀作响,似乎随时都会崩断碎裂,奇雷斯笑声中的狂意更胜以往,眼中锐气更是令人心寒,在漆黑的瞳孔中闪映着胜利锋芒。

  从力量、战术、招式上,奇雷斯都处于一个十分不利的情况,一再自我提升的妮儿,力量之强,已经到了一个令奇雷斯大出意外、必须当作大敌看待的程度,如果单是从这些地方分析,他硬碰硬的胜算还真是不高,然而,躲进地底之前,妮儿已经伤重,又被自己的天魔功压制一段时间,筋骨酸软,奇雷斯怎么都不信她能在这么短时间之内,将伤势痊愈。

  就赌上这一点,奇雷斯没有使用任何魔法密技,单纯催运起天魔功,全力硬接妮儿的天魔劲,在那排山倒海的庞大压力下僵持片刻后,奇雷斯的左臂终于发出异响,在一声清脆声响中,左臂骨折,断去的臂骨碎片倒插破皮肤。

  “嘿!”

  一臂骨折,奇雷斯毫不在意,反而冒着被妮儿打中胸膛要害的风险,将全身力量巧妙集中在右拳,一下子朝妮儿反推过去。劲道奇重,妮儿在略为进行阻挡后,突然“哇”的一声,喷出大口鲜血,跟着身上多处伤口一起裂开,热血一下子便染红衣衫。

  强行压抑下的伤势一复发,妮儿的天魔劲登时无以为继,被奇雷斯一下子逼劲侵入,伤势加重,整个身体软绵绵地往下掉。

  “哈哈,我果然没料错,你的伤根本没有好,是勉强来和我动手的。”

  奇雷斯右臂一抓,自生一股无形吸力,将妮儿一把抓入怀中。附近的泉樱追了上来,握着天丛云剑的手一紧,想趁着奇雷斯擒人未紧的空隙,拼死抢救,但她的存在却早被奇雷斯给注意,当她快速抢至近处,正要对奇雷斯挥剑,却不料奇雷斯突然转过身来。

  “大胆,你喜欢从背后上吗?”

  乌黑的爪子,抓住少女雪白的颈项,将她的身体挡在泉樱剑锋下,逼得她只能仓皇收剑,却不可免地破绽大露,而奇雷斯扬起右拳,拳头上缭绕墨黑魔气,预备透过妮儿背心,直击向泉樱,一举废掉敌方两名战力。

  (天魔劲要来了,我挡得下吗?妮儿承受得住吗?)

  见过适才两股天魔劲比拼的威力,泉樱心念急转,一面运起龙体圣甲护身,一面将天丛云剑横挡在胸口,预备承受奇雷斯的重击,正提气运力,泉樱却突然娇躯剧震,停住动作,不可思议地望向奇雷斯后方。

  奇雷斯打得性发,根本没有留意到这些细微处,重拳一挥,手肘才一动,整条手臂就好像被什么万斤重物给锁住,动弹不得。

  突来惊变,加上泉樱的眼神,奇雷斯骤觉不对,慢慢转头回望。回头的动作并不快,在回头的过程中,奇雷斯只觉得背后传来的魔气无比浓烈,而在魔气之中更有一股森寒的凛冽霸气,这股似曾相识的领袖威严,让奇雷斯感到一阵颤栗,但却也被激起熊熊怒意。

  (老头子,你也来了吗……)

  成功地转过头来,奇雷斯并没有看到自己预期中的那个男人,只看到一记迎面而来的重拳,重重痛击在他的面门,而一声暴雷似的怒喝也在耳边响起。

  “浑蛋!我不答应你和我妹妹交往。”

  没有妖雷魔电助威,这一拳的威力纯以天魔劲呈现,整个拳头凹陷进奇雷斯面门,激喷出来的血液,才离体就被拳头上的天魔劲吸蚀殆尽,而冲击力直贯脑部,一招便将这头极恶凶兽重创。

  受这重击,奇雷斯手上力道顿松,半昏迷的妮儿被放开滑落,一旁觑准机会的泉樱赶紧抢过,一接住妮儿,立刻远远退开,不阻碍这两名天魔功绝顶高手的对战,却也紧绷神经,预备随时帮丈夫掠阵。

  “你暗算我,我也偷袭你,一人一次,这下子公平了。”

  兰斯洛冷哼了一声,并没有出手追击,而是退开三尺,以示公平。这固然是他的光明作风,却也是不得不如此的做法,在撒手退开的时候,兰斯洛也发现奇雷斯身上的反震力道越来越强,如果不先退开,可能马上要挨一记奇雷斯的反击。

  “桀……桀桀……”

  声音沙哑,奇雷斯的笑声非常古怪,右手在满是污血的面部一抹,将血污抹去,而看来一团模糊的面孔,也渐渐慢慢回复正常,但那情形非常怪异,就好像是从一个漆黑的平面上,慢慢出现了五官。

  “你想杀我吗?臭猴子,就凭你这只臭猴子,也想杀我吗?”

  “啰唆什么,该死的人就快点去死,我不是很想让你客死异乡,但既然你一直赖在人间界不走,我就大发慈悲,让你死在这里吧!”

  短暂的言语交锋,迅速被最激烈的气劲冲击所掩蔽,这两名天魔功修习者的对战,远非妮儿所能比拟,也许在拳威上三人相去不远,但是妮儿建筑在连串奇遇与天份上的天位力量,根基并不稳,远不如奇雷斯与兰斯洛经历无数死斗、苦练所修成的力量,因此当这两人毫无保留地正面对撼,每一回合的攻守趋退,都堪称天魔功的使用范本。

  奇雷斯的爪劲,锋锐无匹,切割天空与大地,每一下狠恶攻击都缭绕着玄墨魔气,在吸蚀敌人伤口血肉的同时,更加重了敌人的伤势;兰斯洛的刚拳,破山开岭,逼得敌人气息郁闷,尤其是伴随每一拳而发的妖雷魔电,即使奇雷斯以天魔功拆解防御,可是每碰触一次,都克制不住那直奔体内深处的剧烈痛楚。

  拳飞掌舞,势均力敌的两人似乎急于分出胜负,在激战十数回合后,他们几乎完全放弃了防御,尽可能把力量击打在对方身上,务求能早一刻击倒对方。

  两人的天魔功修为相若,并不是短时间内能分出胜负,但从双方的体力状况而言,奇雷斯被妮儿废去一臂,运转不灵,而兰斯洛直轰入脑门的天魔劲,更让他身受重创,头痛欲裂,只不过,奇雷斯能够被称为魔界凶兽的理由,就是肉体的痛楚,更能激发他的兽性,让他在战斗中更狂更凶,爆发出比其应有更强的力量。

  但在癫狂战意之下,奇雷斯仍能维持理性思考,出于一种本能性的直觉,他在短时间内评估着敌我的优势,尤其是在现在这一刻,自己所处的情形固然不利,可是早先交手时,兰斯洛同样被自己所伤,灵体脱离时候所受的伤害,最终都会回归真实肉体,现在这头猴子看起来神采奕奕,可是他一再使用灵体脱离,还在已伤的状态下,强行灵体脱离来援,这样的他还剩多少时间能够停留?

  灵体脱离有时间限制,尤其是当魔法效果即将消失,魂体将灭未灭的时候,整个力量会降至低点,如果在那时候下重手,将可以一举消灭这个威胁自己的大敌。

  “桀桀,你的灵体脱离还能支撑多久?半刻钟,还是更短?或者根本就已经到了。”

  “担心你自己的脑袋吧!在那之前,我一定会摘下你那个丑陋的脑袋,不让你有机会再去碰我妹妹!”

  “哦?可是灵体脱离如果不能守时回体,就会形神俱灭,连肉身也烟消云散,你已经做好那个准备了吗?”

  在两人相互以天魔劲交错攻击时,奇雷斯一直注意着兰斯洛的天魔劲,但在其中一下气劲交击时,奇雷斯却发现敌人的力量一下子衰弱下来,同时兰斯洛闷哼一声,本来清晰的身影有着短暂模糊,但他硬是怒吼一声,似是鼓尽全身修为,把这现象镇压下来。

  整件事发生的过程极短,兰斯洛几乎是才发生异状,就立即将这异象平复,可是在奇雷斯的虎视眈眈下,这已经是一个太过明显的破绽,全力平复异状的兰斯洛,眼前骤然失去奇雷斯的身影,抬头一看,奇雷斯振起蝠翼,由高空俯冲下来,身上所散发的压迫感,强得令人屏息。

  “猴子,下辈子投胎,别来人类世界混了。”

  天魔功催运到顶点,玄墨魔气不再只是萦绕于双拳之上,而是如同海潮一般沸腾翻涌,环绕于奇雷斯全身,恍惚间竟似直通天上,连贯着满天的浓密乌云,成为一个贯通天地的魔气漩涡,激增着威力,化成无与伦比的一招绝式,直袭向地上的兰斯洛。

  “啧,这是嫡传的天魔大灭绝吗?以前好像都练错了。”

  亲眼目睹天魔经中所谓第一绝式的“天魔大灭绝”,兰斯洛并无惧色,反而庆幸等待许久的时刻终于来临,当下急吸一口气,转换力量,一口真气到处,熊熊烈焰缠绕全身,将他整个包裹在高温血焰中,成了一个火人。

  火焰的威力,只是短暂的前奏,当炽热的炎之翼将兰斯洛完全吞没,干阳大日神功的绝顶威力,也就从中展现出来。四枚光焰璀璨的烈阳火球,环绕住兰斯洛周身,迅速飞旋,在兰斯洛扬臂长喝声中,四枚烈阳火球所组成的小烈焰刀,朝奇雷斯飞斩而去。

  “雕虫小技,做什么垂死挣扎!”

  敌人力量降至低点,奇雷斯根本不把小烈焰刀放在眼里,在天魔大灭绝的无比威力下,威力强悍的烈焰刀才射进层层黑雾,就被魔气迅速分解吞噬,而奇雷斯唯一在意的,就是有人从旁插手,又或是兰斯洛解除灵体脱离逃逸,所以将天魔大灭绝的两成威力,预先形成魔力结界,不让兰斯洛有机会逃跑,功亏一篑。

  可是兰斯洛根本没有逃跑的打算,在奇雷斯即将要杀到面前时,他蓦地催动王五的风之刀诀,将深陷奇雷斯魔气范围内的小烈焰刀分解开来,四枚烈阳火球后发先至,旋绕在兰斯洛周身,当他再次催运力量,八枚烈阳火球齐现身边,身上火焰也炽烈到前所未有的顶点,冲霄破斗,迅速形成了一股浑厚阳刚的护身力量。

  “烈火纯阳体!”

  吼喝声中,兰斯洛周身的火焰,与奇雷斯所发出的魔气正面对撼,浑厚的烈火纯阳体承受天魔劲吸蚀、撕裂,迅速减弱,可是浓烈的魔气也在纯阳正气之下,渐渐被中和,消散于无形。

  能够以这样的手法,承受住天魔大灭绝的强横威力,兰斯洛的力量绝对没有衰弱,惊觉到这一点的奇雷斯,想到另一个可能性。

  “难道你……”

  “你猜对了。当我的亲友面临危机,我怎么可能还一个人自私地闭关修练,事实上,我昨天就到了香格里拉,你现在看到的,不是灵体……嘿,猴子也是有点脑筋的。”

  承受着天魔劲蚀体摧脉的痛楚,兰斯洛并不轻松,心中更凛于这头凶兽的惊人实力,尤其是当天魔大灭绝的威力,逐步突破烈火纯阳体的防护,八枚烈阳火球逐一黯淡消灭,令他胸前感到被吸蚀血肉的剧痛,兰斯洛就知道烈火纯阳体即将崩溃。

  “唔!”

  一声痛楚的闷哼,烈火纯阳体承受不住天魔大灭绝的威力,火焰溃散,而奇雷斯锋锐的五爪,狠狠破开了兰斯洛的胸膛,虽然被他危急侧闪,没能命中心房,但也破碎右胸肋骨,撕裂肌肉,贯体而过。

  一声“可惜”同时出现在两人心中。兰斯洛暗叹自己的笨脑筋,学不会抵天之剑或是《紫微玄鉴》,否则只要以这两门防御卸劲绝学的其中之一,配合烈火纯阳体,那么就能完美卸挡天魔大灭绝,不用受到贯胸之伤;奇雷斯却是惋惜,只要自己能再强一点,那么就能一举杀掉这名大敌……真的是只差一点点,可惜,天魔大灭绝的力量已然耗尽,而奇雷斯因为力量用得太尽,一时之间难以回气,连护身力量都降至低点。

  这点假装不来,兰斯洛百分之百敢肯定敌人的虚弱状态,而当奇雷斯想要撤回手臂,却发现整条手臂被兰斯洛以断裂的肋骨锁住,无法抽回。

  “你!”

  只来得及这么说了一个字,奇雷斯就被一记霸道的肘撞,但尽管剧痛攻心,他却知道这只不过是猛招的前奏,然而,他却猜不出敌人接下来要用的招数是什么,会是天魔大灭绝吗?

  并不是。

  兰斯洛右足往前一跨,在石板地上踏出了一个深深的足印,这威力在天位武者眼中微不足道,但对完成天魔变的奇雷斯而言,却知道这其中所代表的特殊意义。

  “……与地而接,衔天而连,轰隆者来,是为雷炎。”

  当发招者脚踏实地,身体能接触到流动大气,魔龙皇拳中的三极式之一,就此顺势而发。

  “轰雷赤帝冲!”

  赤帝,是魔界传说中一条硕大无比的巨蛟,每次从千年沉眠中醒来,就会引发二十八日的雷击与岩浆爆发,直至它吞噬九千九百九十九名魔人,才会再次沉睡。

  而当兰斯洛的重拳,印在奇雷斯的胸口,那股无可匹敌的疯狂大力直轰进去,奇雷斯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传说中的赤帝一口噬下,深刻的痛楚不仅贯穿肉体,甚至深深烙进灵魂。

  “嚎!”

  奇雷斯像是一支离弦之箭,被远远地轰飞出去,在飞跌的中途,半个身体变得焦黑,散发着腐臭之气,但不住撕扯血肉的妖雷魔电,仍疯狂破体而出,闪烁着青紫色的雷电豪光,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颗朝天上逆飞的紫火流星。

  “……混帐……混帐……我是魔人,绝不会输给这样的卑贱人类,绝对不可以……”

  脑内剧痛,身体所受的伤势也持续造成痛楚,奇雷斯死咬着牙,战斗意志却反而更加激昂。这绝不是他生命中最严苛的一战,过去他曾吃过更惨烈的败仗,受过更重的伤,但那时他仍以无比斗志克服环境,得以逃生,这次也不会例外。

  “我不会输给人类,绝对不会……绝对不会的!”

  如狂如魔的怒啸,奇雷斯将天魔功鼓催到顶点,天魔劲不顾一切地由内爆发,拼着蚀骨之痛与伤势加剧,无数青紫雷电从他浑身伤口爆射而出,硬是逼出了兰斯洛所发的妖雷魔电,紧跟着便振起背后蝠翼,全力拍翔,终于在空中强行止住身形。

  “浑帐,我……唔!”

  奇雷斯大口吐血,这一次被兰斯洛伤得不轻,脑门一击、轰雷赤帝冲都造成了相当严重的伤患,没有好好调养一番,短时间内绝不可能再与人动手,然而,这头绝世凶兽却不管这些,满腔的怒火与仇恨,让他无论如何都要先把这头猴子撕成碎片,除此之外,整个香格里拉还有这么多的生人,这么多的血肉,只要将这些贱民全部杀掉,吸蚀血肉精华,应该可以把伤势压下,迅速回到全盛状态。

  不过,当奇雷斯预备要有所行动,开始注意起地面上的敌人时,他却找不到兰斯洛的存在,心中一凛,骤觉身后的大气流动有异,强大魔气直迫过来,当下顾不得其他,反手一爪就往后头攻去。

  迎上他这一爪的,不是天魔劲,也不是烈焰刀,而是一把兵器,一把满是神灵气息的圣剑。

  天丛云剑!

  由于被兰斯洛所迫发的强大魔气所惑,奇雷斯没有发觉这柄令他吃过大亏的神剑存在,当天魔爪遇到兰斯洛全力斩来的一剑,想要变招已经来不及了。

  强虏灰飞烟灭,配合这鸿翼刀的绝招,兰斯洛以剑为刀,轻易攻破奇雷斯已然脆弱不堪的防御,跟着便倒转剑锋,一下子变招绕到奇雷斯身后,手握神剑重重一刺,在痛嚎声中,由奇雷斯左翅的斜上方没入,从他小腹右侧刺出,完全贯穿了身体。

  天丛云剑贯体而过,浓烈的神圣气息在体内四下流窜,相应抵销着奇雷斯的魔气,令他再也运不起天位力量,一下子从高空摔落地上,在轰然巨响声中,与地面相碰撞,只觉得浑身没有一处不伤,几乎体内每一根骨头都在狂叫哀嚎。

  兰斯洛同时追至,连续几指点在奇雷斯身上,把他的力量彻底封锁,再配上天丛云剑的镇压,终于将这头绝世凶兽生擒活捉。

  “哥哥!”

  “夫君!”

  “死丫头离我远一点,你是我妹妹,不要做出一些会让大家误会的动作,远远喊我一声就可以了,不要学我的妞投怀送抱。”

  “你……你真过分,我是重伤者耶,你就不能对我好一点吗?”

  “哈,好笑,世上有这么好精神的重伤者吗?你还可以生龙活虎地对我发脾气,这种死样子算什么重伤?我告诉你,真正的重伤者应该是像……哇!我这个样子……”

  哂笑着表情与妮儿说话,讲到最后一句,兰斯洛突然大口喷血,令身旁泉樱大吃一惊,连忙按探丈夫的脉相,确认他伤势轻重。

  “不要紧……我……不会怎么样的。”

  兰斯洛在泉樱的手掌上轻拍两下,抚平了她的不安,跟着运转真气,催运白字世家的乙太不灭体,这项近期被他所封印的绝学。神功到处,所有的外表伤患迅速痊愈,几乎只是顷刻功夫,他身上就已经没有任何伤口,伤势尽愈。

  只是,在已经痊愈的肉体之下,兰斯洛的伤势其实不轻。早先他以灵体脱离血战多尔衮,虽然大获全胜,可是被奇雷斯偷袭,就受了不轻的伤。而后强行镇压伤势,现身参与战局,再斗奇雷斯,利用敌人的大意获得漂亮胜利,但乙太不灭体虽能愈合伤口,却止不住天魔大灭绝持续破坏肉体的杀伤力,兰斯洛只能以天魔功缓缓消化这股同质力量。

  除此之外,刚刚为了制服奇雷斯,兰斯洛甫一击出轰雷赤帝冲,马上飞身到妻子身旁,夹手便抢过她的天丛云剑。兰斯洛不是天丛云剑认定的主人,武功再强也无法发动剑中异能,但蕴含于圣剑之中的神灵仙气,却是最能克制魔气的东西,所以藉助天丛云剑去压制奇雷斯,可收事半功倍的效果。

  这个战术成功了,但是在泉樱被丈夫拉入怀中的那一刻,聪慧的她看到一样东西,心中暗惊,却没有说出来。

  ……兰斯洛持剑的右手,竟像是一个普通人刚刚赤手握住烧红烙铁,被烧得皮焦肉烂。他明明已经运起乙太不灭体,痊愈身上伤势了,为什么掌心的伤还严重如故?

  从这个现象,泉樱感到一阵不祥的气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