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空城再现

风姿物语 罗森 6254 2004.05.20 01:3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自由都市麻六甲

  当人们将争夺通天炮的目光焦点,全数集中在香格里拉,有一个地方却受到了冷落,没有得到它应该受到的重视,那就是位于自由都市东南方的港都──麻六甲。

  虽然这是东方世家的属地,但却并非东方世家的总堡,不受到众人的重视,也是应有之理。相反地,假如这里受到各方势力的瞩目,那么雷因斯方面就要大伤脑筋了,因为雷因斯的重要盟友,东方世家的现任当家主东方玄龙,近日来正待在这里,眺望着大海的另一方,等待着雷因斯方面的使者。

  之前,在耶路撒冷攻略战的时候,白夜四骑士之首的米迦勒,自知敌方势大,正面硬拼,己方必然无幸,所以在与战友以身殉教之前,将通天炮的重要核心部份,分别送离耶路撒冷。笨重的动力装置,传送至香格里拉,中途为石崇所拦截,可是操纵不当,沉没进下方的“勇者墓穴”地宫,但最重要的操控晶片,则是交给东方玄龙,在开战前就带离耶路撒冷。

  因为这个缘故,当耶路撒冷沦陷,通天炮落入公瑾手中,这具恐怖的灭世兵器才没有马上造成威胁。尽管各方很快就注意到香格里拉的变化,赶去争夺动力装置的所有权,但东方玄龙这边的秘密,却终究是成功守住,没有被旁人发现。

  话虽如此,一早便得知此事的雷因斯,也没法就这么光明正大地去接收晶片,因为当时敌对势力已经在调查东方玄龙的行踪,并且怀疑除了那具动力装置外,米迦勒另有后着,再加上当时雷因斯的人力调派吃紧,结果一直拖到今日,在确认过敌方高手也分身乏术后,雷因斯的使者才终于来到麻六甲,在海滩边找到了一身粗布灰袍的老人。

  “我早知道有人会来,但没想到那人今天才来,更没想到他们会派你过来取货。”

  “我来这里,是为了拿东西走人,不是为了和老****说哲理的。我的工作很忙,一票不成材的喽啰还在附近等我,这两天还要再搜索五百里,灭十多个村子,多吸纳三千五百道生魂,才够实验数目,没有时间再在这里说闲话了。”

  “……这里好歹是我们家的地盘,要杀什么人、屠什么村子之类的话题,可不可以等到我离开了之后再谈?”

  碰着这号人物,东方玄龙也只有叹气的份了,在稷下的时候,就听说这个婆娘非常阴狠厉害,生人勿近,就连白无忌这样不知畏惧为何物的登徒子,碰着她也是调头走,后来听说她受聘当了什么黑暗魔导研究院的院长,就知道雷因斯人从此有难了,只是想不到为何会派遣她来担任取物的重责。

  “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只不过因为取货的资格,起码要是天位战力,而稷下那边没有别的天位战力了。”

  华扁鹊抖了抖身上的黑披风,把沾着衣袍的海水抖去。麻六甲濒临海岸,本身的磁场又是属于湿热夏季,吹来的海风又碱又热,在这种气候下,就连一向冷漠的华扁鹊,都不得不换去厚重的斗篷,黑色披风之下,只有贴身的皮革劲装。

  浑圆的肩头、没有一丝多余赘肉的平滑小腹。黝黑的幼滑肌肤,散发着健康的油亮光泽,令人为着她独特的性感魅力而眩惑,直到靠得近了才会感觉到,那种长年与死灵、阴尸为伍的森冷气息。

  “唔,这点老夫倒是可以理解,不过,听说雷因斯一向指使你不动,就连协助张设结界,消弭自由都市混乱元气,都没法调动你出来,怎么这次突然转了立场,屈就这个任务呢?”

  “……这就是我为什么强烈反对暴力和女巫的理由。”

  华扁鹊突然站定,转过头来,之前由于她的黝黑肌肤,外加说话不正眼看人,东方玄龙并没有发现,不过现在正面相对,对着光一看,便赫然发现这名冷艳女郎的左眼,有一个黑眼圈,明显是被人一拳打黑的。

  从话意来听,她之所以前来此地的理由,似是被人以暴力胁迫,但这女人在雷因斯本就是辣手人物,旁人避之唯恐不及,谁敢去多惹她一下?除非……女巫,那唯一的可能,就是传闻中魔导公会的那名超级长老──梅琳·格林了。

  “我没有把东西随身携带,跟我来,东西藏在我堡垒里的地下密室。”

  “当敌人用天心意识扫描,你觉得地下密室有什么作用吗?”

  “我想没多大意义,不过,至少敌人用天心意识找到东西时,可以不用因为我正在旁边,顺手把老头子我给一并干掉。”

  纯以武功来说,当东方玄龙使用六阳尊诀的最后杀着“星雨燃烧”,这套舍身技的恐怖威力,当日就连陆游都提醒公瑾要特别小心,可是站在雷因斯的立场,总不能因为这个理由,就要老人家做好准备,随时牺牲自己去杀敌,所以,即使东方玄龙这么说,也没有人能够质疑他什么。

  距离海岸不远处的巨石堡垒,是东方家建在此处的要塞,内中设有七座大镕炉,不分昼夜地燃起熊熊火焰,用以锻造兵器,至于东方玄龙带华扁鹊前往的地下密室,深入地下数十尺,未见清凉,反而倍觉炎热。

  “单纯的使用煤炭或柴火,太不经济实惠了,东方家的先祖挑选在岩浆地段附近建筑堡垒,引地热为锻造的能源。”

  这么解释着,东方玄龙把人带到地下密室,才刚要取出晶片,两人的天心意识不约而同地震动起来,感应到某些不寻常的事发生了。

  具体的情况并不明白,但是外头响起了惨叫声,锻造场中的七座大镕炉,有些像是火山喷发一样,爆炸开来;有些则像是地底出现了某种巨大吸力,一下子把满炉的洪火岩浆全给倒吸回去;最夸张的一座,甚至瞬间凝结成冰,连带在旁边走避不及的矮人们,全都给封冻在里头。

  开堡千余年来从不曾发生过的变化,让麻六甲堡垒里的所有人都被吓到了,但真正的危机,却是从此刻才开始到来。

  “这……这是什么?天上怎么了?”

  一阵阵轰隆隆的声响,犹如闷雷也似,由西北方传了过来,速度好快,几乎是才一听见,天上就已经看不见日光,无比巨大的浓密乌云,将整个天空完全遮蔽。

  ※※※

  虽说同处自由都市,但与麻六甲相隔万里的香格里拉,并没有感受到万里外的风云变色。假如青楼联盟的情报体系还在,那么麻六甲所发生的变化,情报将会以最快速度传递给各方势力,但如今,人们对自己都市以外的事,则是在未知中迎向喜悦。

  未知,往往是不安与忧虑的源头,但一体两面的情绪,也会通往喜悦,尤其是人们为了遗忘不安,主动寻求喜乐的时候。

  香格里拉眼下的情形就是这样。城中的百姓并不至于无知若斯,对于整个世界的变化、整个时代的变化,他们都不可避免地被牵涉在其中,尽管他们不像兰斯洛、源五郎、周公瑾一样知道得那么清楚,但他们心里也约略感受到,该是好好珍惜身边一切的时候了,很可能在今日之后,明天的某一个突来变化,就会令他们家破人亡,一夕间生活崩溃。

  用着这样的心情,香格里拉的市民期待着夜幕到来。当华灯初上,月亮缓缓升起,而市府所燃放的烟花,在空中轰然迸炸出缤纷色彩,市民们携家带眷,开始进行今日的庆祝活动。

  本来今天就是香格里拉的节庆,官方预备了放烟花、游行之类的庆祝节目,在子时的凌晨,还有一样很特殊的全城大活动,不过,现在多数市民的注目焦点,却都集中在香格里拉中央巨蛋广场,即将开始的演唱会。

  为了迎接这场演唱会,除了巨蛋会场布置得灯火辉煌,外头也早就排满了一层又一层的浩瀚人龙。虽说那些鱼贯入场的群众,面上清一色的幸福表情,让局外人看得有些错愕,但浓厚的节庆感觉,随着天上烟花飞射,五光十色,仍是在每个人的心头洋溢喜气。

  而这些热闹的气氛,身在演唱会场中心的工作人员,就绝对感受得到,只不过这些出身青楼联盟的工作人员,早就已经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不管外头局势如何,也不管今晚将会发生什么,他们都只是专注于手上的工作,迅速完成演唱会的前置作业。

  “我们都是艺人身边的工作人员,所负责的,都是演艺工作,即使是世界末日,我们都只会死在舞台上;至于演艺工作以外的事,我们帮不上什么忙,只有祝福几位工作顺利了。”

  当妮儿质问起青楼的工作人员,有没有接到什么来自魔屋的特殊指示时,就得到这样的恭敬回答。而看着百余名工作人员排成队伍,伏地行礼,一副任由宰割的模样,妮儿也觉得自己说不出什么了。

  “真是气死人了,我总觉得,我义姊一定在暗中策划些什么,阴谋的气息太重了啦!”

  妮儿是单纯凭着直觉这么说的,而她也找不到别人商量,因为源五郎和海稼轩在一刻钟之前已经离开,临走的时候,妮儿问起他们要如何对付多尔衮,这两人还一搭一唱地说着双簧,勾肩搭背不说,面上的狡狯微笑,简直像是双胞胎兄弟一般。

  既然没得商量,妮儿就绕着巨蛋巡视。在今晚预定的几个行程中,妮儿也有自己要去执行的任务,但是在出发之前,她突然想在会场附近走走。

  看看蜂涌而入的大批人潮,那早已爆满的座位,再眺望一下窗外一层又一层的人海,对演唱会强大的吸金能力感到叹服,接着就溜到了后台。

  比起忙成一团的外头,后台的情形并没有好到哪儿去,尤其是今晚主角所在的化妆室,更是乱得天翻地覆。仿佛为了要印证演唱者的人气一样,大批记者与保安人员在门外推挤,单是听那个声音就吵翻了天。

  妮儿没有靠近过去,反而在走廊上转了个弯,进到最末端的一个小房间,这是她最近才知道的一个秘密,过去每当演唱会举行前后,枫儿总是待在这样的僻静房间里,准备好面对繁华喧闹场面的心境切换。

  枫儿并不在这里,但是代替她上台的泉樱,却理所当然地继承了这个习惯,当妮儿推开房门,里头的侍女团先是一惊,随即就让开一旁,给妮儿通过。

  衣裙不整的泉樱,正在换装,看见妮儿进来,有些靦腆地微微一笑。

  过去龙族的经济状况并不算富裕,泉樱独居杭州时,主要的花用多半由白鹿洞供给,虽然维持着贵族品级的生活,但衣着都是偏重典雅大方,与艺人舞台服装的豪华夸张,可说是南辕北辙,过惯简单生活的泉樱,在初次接触舞台装时,整个乱了手脚,聪慧的头脑全然派不上用场,最后只好窘着脸,请侍女们进来协助,把一件件不知道该穿在哪里的衣饰着装上身。

  这件糗事曾让妮儿捧腹大笑,变成往后一段时间的取笑话题,不过现在看泉樱好整以暇地掀高裙摆,扣好并调整腿上的丝袜,再把裙子放下,整个动作优雅得挑不出一丝毛病,显然已经完全驾轻就熟,克服了早先的陌生。

  而当凝视着此刻的泉樱,妮儿才真的产生一种甘拜下风的感受。无法增减一分的完美曲线,即使用弧月形的眼罩遮掩面容,站在那里的泉樱,仍是美得惊心动魄,连同为女子之身的妮儿,都对她的每个细微动作、若仙风姿,看得心神荡漾。

  “怎么了?你的眼神好奇怪啊!”

  泉樱当然没有忘记几天前妮儿的那一巴掌。为了那个恶劣冲突,这几天妮儿一直避不见面,不过她现在主动到来,眼神与表情都不像是来挑衅的,那么,应该可以沟通吧!

  “妮儿,今晚的赴会,还是我陪你一起去吧!我总觉得有些担心……”

  话从口出,泉樱顿时觉得自己说错了话。以妮儿的自尊心,自己这样说,会不会反而刺激到她,让她认为自己看她不起呢?

  幸好没有。

  “神经病,你马上就要上台了,现在跑掉,演唱会就要开天窗,你要我们怎么向外头的大队人马交代?而且你之前不是说喜欢上台唱歌吗?这么快就反悔啦?”

  “我憎恶不负责任的人,也确实满喜欢这个暂时打工的。但确保妮儿你平平安安,这点比什么都重要,以这点为大前提,这里的工作我可以随时放下。”

  泉樱恳切的说辞,令旁边的侍女群起了一阵大骚动,有人几乎就要跪地哀嚎了;与她面对面的妮儿,心里也不是一点动荡都没有的,只是她仍刻意地板起面孔,扬起右手,道:“喂,如果你又鬼扯什么丈夫小姑、守护责任的,就别怪我把你的嘴巴打肿,等一下上不了台。”

  “不、不是那样的……虽然一开始确实有这个意思,但现在……现在的感觉是……”

  吞吞吐吐了一段时间,最后在妮儿质疑的目光下,泉樱大著胆子,把心里的感觉老实说出来。

  “妮儿你又开朗又乐观,和你一起相处……很开心,即使不是因为他的关系,我也很想为你作些事,多关心你一点,其实……其实,我一直很想要一个妹妹的……”

  向来给人理智印象的泉樱,放开身段这么说话,一面说,还一面侧眼偷看妮儿的反应。假如被某个忙着灵体出窍,到处扮起黑衣蒙面侠的热血汉子看见,一定会不甘心地大声反驳“喂,你这个女人不要老公了吗”,不过对妮儿来说,却是另一种心情。

  “……什、什么……鬼扯什么东西嘛……你都几岁的人了,说话还那么幼稚,真是笑死人了。”

  故作悠闲,少女说着与真实心情完全两样的话语。

  不能在这个时候松懈下来!一直紧绷的理智之弦,假如这个时候被温暖给软化,一定再也无法上紧,那时候许多被自己强迫遗忘的问题,就会一下子涌上来,令意志崩溃掉。

  “我可是雷因斯·蒂伦在稷下以外的最高军事司令官,再怎么说,还没有落魄到要被你同情与担忧的情况,搞定石崇的这点小事,以我的能力根本就轻轻松松,不费吹灰之力,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

  妮儿双手叉腰,趾高气昂地把话说完,跟着就要转头离去,但泉樱却向她招招手,要她靠近过去。

  “干什么?光明磊落的人,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要讲悄悄……啊!”

  “变态!变态!”

  骂的声音很响亮,但其中却感觉不出多少怒意,而察觉到这点的侍女们,笑得更是欢愉。也就在妮儿嚷完最后一声“好色的女变态”,正要出门时,后头传来了泉樱的轻声叮咛。

  “妮儿……要回来喔!”

  轻轻的说话,像是普通的家常问候语,却是无与伦比。然而,她什么话也不说,就这样昂首阔步地走出门去,赶赴香格里拉的地宫入口。

  “泉樱小姐,时间到了。”

  “知道了,我们走吧!”

  送走了妮儿,登台的时间终于到来,泉樱使用之前就准备好的秘道,离开了准备室,独自走上舞台。

  在所有同伴都要面对各自战局、出生入死的夜晚,自己居然清闲地进行演艺活动,这点实在让泉樱无法释怀。可是,源五郎之前也向她解释过,告诉她这场演唱会的重要性,在某个方面来说,这场关系到数千万群众心智与性命的演唱会,比其余的任一场斗争都更重要。

  “大家好,梦雪很高兴大家不远千里而来,支持这场演唱会。今晚……梦雪只属于现场的大家,希望在这里的每一位,都能有一个好梦。”

  说着每次冷梦雪登台的招牌话语,当音乐声轻轻扬起,舞台上的瑰丽幻光投射出图案,泉樱轻盈地在台上踱着细碎水步,尽管只是简单的移动致意,但裙摆飘荡间,看起来已经像是一曲似水轻舞了。

  只不过,在平静的外表下,泉樱仍有少许担忧。源五郎和海稼轩联手在一起,几乎当世无敌,虽然不知道多尔衮会怎么应变,但这两个人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是,妮儿的状况就让自己有不祥预感。诚如她所言,假如敌方能调度的人力只剩石崇一个,那么以她如今的强绝武功,石崇根本无法对她造成威胁。

  但这几天妮儿给人的感觉很不寻常,尤其是刚才的告别,自己竟然在她身上感觉到一种气势,那是一种只有在相当觉悟之后,才会产生的强烈气势,而单从任务的规模与困难度来看,泉樱看不出她为何要有这样的觉悟。

  站在舞台上,泉樱扬起半透明的蝉翼水袖,作着无限曼妙的舞姿,心中则是向丈夫祈祷,希望妮儿此行能够平安圆满。

  当音符奏转为急促,泉樱轻启芳唇,让那不应存在于世间的绝妙歌声流泄出来,在全场听众为之强烈震撼的同时,泉樱亦是心头一震,目光望向观众席最前排的一个位置,在那里……有一个不该出现的人。

  (为什么?他现在不该出现在这里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