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石崇之死

风姿物语 罗森 7707 2005.12.27 16:51

    艾尔铁诺历五六九年三月雷因斯·蒂伦稷下城外百里

  “那个日本妞真是莫名其妙,把我们给拦了下来,又让我们什么都不做就离开,真是不知道在搞什么东西?”

  “可是,我们也不算一无所获啊。出发之前,莉雅妹妹就曾经说过,我们此行有可能碰上香小姐,倘使真的遇上了,就听任她做主,即使最后什么都不做也没关系。”

  从日本渡海回归,有雪和风华正在返回雷因斯的路上,两人都不晓得稷下城里那场大战的结局,也不知道策划一切行动的小草已经被封印。被派去日本执行移植不死树工作的他们,在即将功败垂成的危险关头,被突然现身的织田香所救,却也被拦阻了任务的完成。

  自从白起亡故后,伴着白起走过人生最后路程的织田香,其动向就备受各方瞩目,因为以白起算无余计的个性,若有什么遗策在死后实施,负责进行的人一定就是织田香。

  然而,离开了恶魔岛的织田香却行踪不明,不仅敌人掌握不到她的行踪,就连雷因斯方面也与她联络不上,即使是亲如枫儿,也无法与织田香取得联系。小草不相信这是出于任性或是好玩,九成九的可能,是织田香当真在进行些什么。

  “大哥神机妙算,如果能知道他有何计划,我想我们这边会轻松很多;即使他没有任何安排,织田香小姐对我方而言,也是非常宝贵的斋天位战力。”

  小草说出了织田香的价值,但就连她自己也为之苦笑,因为以白起的个性,从不相信旁人的能力,向来凭一己之力作事,织田香如果继承了这种思维与风格,双方根本没有合作空间。

  “我无法猜测大哥要作什么,但以可能性来说,如果他真有遗策,我想应该是落在不死树的上头……”

  结果,就正如小草所料,有雪与风华在不死树洞窟外遇到织田香,被她阻止了计划进行,并且逐走。虽说织田香还负责处理善后,不让他们两人到过昆仑山的事留下痕迹,但有雪还是感到很不满。

  “神神秘秘的,搞什么东西嘛!”

  风华并没有回应有雪的话,默默跟随著有雪行走的她,仍是显得羞怯而沉静,让一直有心缠她说话的雪特人如老鼠拉龟,找不到下口的地方。

  但就在两人回归稷下的半路上,遇到了一件怪事。行至半途,前方的地面好像被大火焚过一样,遍地焦黑,从凹陷痕迹来看,似乎是天上掉下来什么事物,把这里撞成这样。

  “流星吗?说不定会捡到好东西!”

  满怀期待的有雪,抛下缓缓行走的风华,抢先来到焦黑陷坑的中心,没有看到任何金属矿物,只在焦黑凹坑中,发现了半截几乎熟透的有机物。

  “这、这是什么东西啊?”

  单从气味来判断,有雪觉得那很像是烤肉,问题是这半截“烤肉”却突然睁开眼睛,精光四射的锐利眼神一扫,有雪吓得跌退出去,可是屁股还没落地,肥短的脖子就给人一把掐住。

  焦黑碳化的手臂,甚至已经认不出手掌与手指的模样,但掐在喉间的巨大力道却不是说笑,雪特人瞬间两眼番白,几乎昏迷了过去,只听见耳边传来风华柔柔的声音。

  “前辈,请住手,我方并无恶意,在这里杀害我朋友,不能彰显您的威望,也不是您该做的事,请您住手吧。”

  “哼!”

  近距离的一声冷哼,虽然虚弱,却是充满霸道傲气,有雪不能说是熟识这个声音,可是脑里马上就有了正确的联想。

  (多、多尔衮?真倒楣啊!是谁把他给烤熟的?)

  在雪特人晕厥过去之前,眼前浮现了结义兄弟奸诈阴险的笑脸……

  ※※※

  如同源五郎之前的猜测,稷下之战的影响并不仅限于人类方面,就连魔族这一边,都在惊愕中承受了重大打击。

  时间说来很是凑巧,就是发生在稷下之战结束后不久,透过青楼联盟的努力传播,深蓝魔王真面目的震惊,由魔界本土传达到人间界。

  对多数的人类而言,这个消息只是单纯让人震惊,可是在魔族的眼中,这就不是一句惊讶所能单纯解释的。魔神之神、号称是所有魔族共祖的深蓝魔王,真实身分居然是人类,这个消息如果成真,对魔族士气的打击,将是前所未有的剧烈。

  但魔族找不到反驳的理由,青楼联盟并不是只有散播流言,还在传达流言的同时,送来了影片。虽然说那一幕魔气虚象只有泉樱、妮儿目睹,但潘朵拉却有特殊技术,透过泉樱与妮儿的记忆,把记忆画面转录成影像,然后纪录在魔法晶石之内,送到魔界各大部族的手上,也传回人间界。

  爱新觉罗皇族并不是深蓝魔王的后裔,并不会受到深蓝魔王的特殊庇佑,甚至可能受到诅咒!

  当人们开始渐渐明白这个事实,几千万年来支持着爱新觉罗皇族的统治基础,就在一瞬间被动摇了。尽管问题还没有表面化,也还没有哪个魔界部族率先发难叛乱,但是人们都可以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到,那一道心理上的大裂缝已经出现,大规模叛乱是早晚的事,而只要有哪个弱小部族率先起了头,整个魔界的秩序就会在瞬间轰然崩毁,化作不可阻挡的滔天乱流。

  诚然,魔族之中素来以实力为尊,即使没有深蓝魔王做靠山,但大魔神王的实力当世无敌,这点却是事实,然而,纵使无敌,却也只有胤祯一人,爱新觉罗皇族中并没有其他高手,更是铁一般的事实,当胤祯被缠死在人间界,无暇顾及魔界事物,人们的野心就会蠢蠢欲动。

  青楼联盟的使者,在深蓝魔王的真面目被揭露后,也积极往来于魔界各大部族之间,传达讯息,表示只要该族发动叛乱,青楼联盟愿意与之结盟,全力把胤祯留在人间界,帮助他们在魔界成就霸业,等到胤祯有命回到魔界时,已经无力回天,届时,双方再平分天下。

  “魔界各部族打的主意,一定是先取天下,然后再反过来把我们青楼消灭吧,这点真是感谢老天,大多数魔界住民的智商都不高,反正我们也不多指望他们什么,只要他们发动叛变,让魔界一片混乱就好,至于胤祯什么时候回来杀光他们,就不关我们的事了。”

  制定一切扰敌战术的潘朵拉,这番话说得极为冷澈,但也确实发挥了作用。

  其实,胤祯一方本来并非毫无机会,即使面对这样的重大打击,他们也能以情报操作的手段,反向攻击回去,然而,说是凑巧也好,当这致命的流言如野火般在魔界与人间界蔓烧,负责掌控魔族情报与间谍体系的石崇,却已经在稷下之战中丧生,而且还是被大魔神王给亲手处死。

  本来,如果石崇还在,以他的智略与本事,还有手上所掌握的情报人员体系,大可以用情报战的手段,反向与潘朵拉一拼,但随着他的阵亡身死,胤祯也失去对千叶家黑暗势力的掌控能力,毕竟隶属于千叶家的黑暗势力,只是效忠于宗主石崇,却对胤祯没有任何义务,石崇一死,这些人员全部消失,退回黑幕之中,与魔族再也没有联系。

  石崇的身死,所造成的损失还不只这些,单单光他本身的价值,就是一个魔族承受不起的损失。

  自从斋天位武者出现后,石崇的强天位力量相形逊色,变得没有那么引人注目,但他却仍然辅佐大魔神王行政,接下了魔族大部分的军政工作,并且主动扮起了黑脸,减低臣下与主君间可能的冲突,就连素来与他敌对的旭烈兀,都不得不承认他是魔族的头号重臣。

  另外一方面,石崇又是魔族保守派势力的领袖,所有激烈主张魔族权益的老臣,都以他马首是瞻,与他共同进退。当这样的一个人物,在战场上被大魔神王亲手处死,那会造成什么样的骚动?这是人们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石崇死亡的那一瞬间,魔族的许多术者、武者都有感应,甚至也感觉得到他是为大魔神王所杀,这是很难赖得掉的事。如果胤祯出面否认,斥之为敌人的计谋,或是做出什么解释,那么人们纵使心里疑惑,也不会立刻爆发开来,但是稷下之战后,胤祯闭门不出,对外界的一切不闻不问,更不回答有关他处决石崇的任何质问,看在众臣眼中,自然就会认为魔王陛下预备以强势高压的态度来处理此事。

  但石崇的地位,可不是寻常臣子能比,更不是可以随手杀掉不作解释的杂碎小臣。胤祯不做任何交代就处决了石崇,看在魔族保守派势力的眼中,自然就会产生疑虑,是否陛下因为袒护旭烈兀殿下,而有意把保守派来个大屠杀,淫除老臣,以便日后的权力交棒了?

  恐惧,引导出愤怒,再转化为仇恨,在魔族将兵的心中沸沸扬扬传达开来,当深蓝魔王真实面目的流言,一夕间传遍风之大陆,魔族内部就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军心动摇,那并不只是以石崇为首的保守派,就连旭烈兀麾下的改革派也同受影响,毕竟,人人都知道,石崇不仅是胤祯的头号重臣,也是追随多年的故交,如果大魔神王连交情深厚的友人都能不问情由地处死,这种喜怒无常的君主,精神状况只怕极度不稳,追随着他的自己恐怕也没什么好下场。

  这些声浪,胤祯不是不知道,但他却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管、去问,在稷下城里的那场激战,几乎完全击倒了他。

  稷下之战,对肉体的伤害并不算太严重,精力耗损虽然大,不过休养几天后便已回复,总体造成的伤患,反而不如决战李煜时候来得严重,这点多少归功于对战李煜的经验,让胤祯获益良多,因此提升了本身修为,得以在稷下城中力压群雄,伤势复原得比上次更快。

  但肉体上的伤害,并不是主要问题,精神上的打击,才是让胤祯难以回复的主因。几名亲近大魔神王的内侍,都有着相似的感觉,那就是胤祯陛下彷佛数日间老了几百岁,眼神间的疲惫神态,看来竟是像个精力衰竭的老年人。

  理由无他,丧生于稷下之战的两名死者,是让胤祯有着强烈疲倦感的源头。

  就个人意愿来说,胤祯很不愿意对梅琳动手,甚至对海稼轩的招降都很认真。所为的理由,不只是因为血缘,更是因为一股没有人能够明了的寂寞感。

  半生操控魔族霸业,如今武功无敌,纵横天下,无人能挡,手中更掌握这块大地上最强的权势,但回首来时路,除了那一大片匍伏于自己脚下的所谓“忠臣”,却找不到几个能够对等说话的人,纵然对自己的武勋与成就感到骄傲,但如果没有曾一起与自己走过那时代的人们,这些所谓旷古绝今的成就,其实只会让自己更加寂寞。

  因此,胤祯其实很不愿意对梅琳动手,希望能够尽可能留下她的性命,只要把她与海稼轩能造成的伤害压在一定程度以下,就算不臣服于自己也无所谓。

  无奈事与愿违,这名硕果仅存的血亲,最后仍是毙命于自己拳下,成为了心头一个永远的遗憾。只是,这个遗憾事先已经有过心理准备,并非是什么意料之外的事,反而是石崇的猝亡,造成了胤祯意外的打击。

  多少年来,都是这名老臣在背后支持自己,纵然取得了千叶家的黑暗权势,他仍对自己竭诚效忠,从不曾有过二心,这种忠诚在魔族中简直是不可思议,自己尽管不曾表示,但心里却对石崇的忠诚着实感激。

  如果石崇有那个意思,以他的才华与资源,绝对可以取得比现在更高的权位,仅在大魔神王一人之下,傲视整个魔族,根基尚浅的旭烈兀没有可能与他竞争,但石崇却深自克制,表现得谦卑安分,服从主君的每一个命令,胤祯知道这是因为石崇满心所愿,只是追求魔族的繁盛,至于个人荣华权位,虽然不是不重要,但在这个伟大的目标前,那些yu望却可以被压抑,甚至舍弃。

  这样难得的忠心臣子、为着共同理想而奋斗的同志,却在那个伟大目标实现之前,骤然身亡,胤祯实在很不能接受。

  感念石崇的付出与功绩,胤祯对石崇阵亡的真相三缄其口,没有告诉任何人石崇是因为要袒护花天邪,所以才命亡于主君的手下。石崇一生都是魔族保守派的砥柱中流,纵然他已身亡,胤祯也不希望让他过去的同志知道真相,破坏他的名誉与地位。

  这固然是君臣之间的体谅情谊,但就政治面来说,也有不得不如此做的理由。深蓝魔王的真面目是人类,这件事情已经给了魔族重大打击,如果再传出一生主张“削减人类数目、绝对奴役人类”的保守派领袖,曾与人类相爱生子,并且为了袒护这个混血儿而丧命的消息,这根本就是天大的丑闻,已经产生动摇的魔族军心,甚至会因此而崩溃。

  两千年前九州大战,虽然爱新觉罗皇族内斗不断,但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强烈的信心危机,为了不让风险扩大,胤祯唯有独力承担,把所有秘密吞下,凭藉着大魔神王的无上权威,力压所有魔族的错愕与疑问,然后将众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不死树上头。

  原本胤祯出征稷下,是为了使用地狱之箱,取得小草的天赋异能,破解掉不死树周围的结界,但在稷下之战中,地狱之箱毁在大梵炼狱刀的冲击下,所吸收的能量也被用在破解大梵炼狱刀上,这个战术功败垂成。但因为梅琳战死,不死树的结界随之崩解消散,魔族终于完全掌握住不死树。

  结束了稷下之战,胤祯并没有回到中都,而是立刻取道东北,亲自来到昆仑山,参与不死树的运用工作。魔族的每一份子,都知道不死树对于魔族的重要性,但大魔神王陛下过于诡秘的强势作风,也让人心不安的紧绷度到达了极限,就在这样的气氛中,一个只想躲起来静静养伤的男人,硬是被拖了出来,推到昆仑山去。

  ※※※

  “喂!你们不要太过分啊!我怎么说也是重伤患,应该要好好休养的,这种时候把我拖出来,还强迫推我去昆仑山,途中要经过雷因斯,那些家伙个个阴险狡诈,要是趁机暗杀我怎么办?”

  石崇战死沙场后,名符其实成为魔族第二号人物,坐享至高权位的旭烈兀,看不出半分喜色,反而比之前更加困扰。

  稷下之战,受到多尔衮的倒戈突袭,旭烈兀的伤势绝对不轻,甚至要佯装愤怒,才能藉机逃离现场。其实,尽管当时他身负重伤,但如果放手一搏,单凭枫儿与爱菱,肯定拦阻不住他,不过誓言要爱护一切美好事物的旭烈兀,却不愿在这种无法控制的战斗中,冒失伤害到两位女士,所以宁愿样衰地用诡计逃跑,也不愿强行突围。

  身为稷下之战的幸存者,旭烈兀所知的真相,远较其他人为多,除了感叹花天邪终究听不进自己的警告,落得如此下场外,也为了石崇的猝死而伤感。在情感上,石崇仍是旭烈兀的杀兄仇人,但石崇为子舍生的行为,让旭烈兀感觉到一种美感,赞叹之余,无形中也消去了恨意,让他不再计较对石崇的仇恨。

  (说来花天邪的运气还不错呢,有个这样的好老子,唔……花天邪到哪里去了呢?总不会就这么消失不见了吧?)

  基于领导人的责任,旭烈兀回到中都后,马上就发下命令通缉花天邪与多尔衮,尽管命令下得严厉,但能有多少实质意义,就连旭烈兀也觉得怀疑,因为以魔族现今的实力,那些所谓的“精英战力”碰上这两个棘手人物,根本只有被屠宰的份。

  (所以早就说魔族的人手不足啊,唉,前面的敌人没淫除,背后的敌人又一个一个冒出来,这下子是轮到我们腹背受敌吗?)

  积压下来的问题越来越多,身在中都的旭烈兀,承受来自各方的压力,终于到了受不了的地步。解铃还需系铃人,原本想要留时间给父亲独处沉思的他,被逼得离开中都,亲自前往昆仑山问明真相。

  昆仑山中的不死树洞窟,是魔族现在头等要紧的军事重地,不但外部有重兵把守,而且里头还有一个最可怕的守卫:大魔神王。

  当旭烈兀踏进不死树洞窟,看着那株已然变化型态,生出无数枝叶藤蔓,笔直朝天空攀去的神木巨树,他也为了这幕景象的壮阔而吃惊。相较于这棵破开洞窟岩壁,展现旺盛生机,笔直参天生长的神木,站在树下仰望的胤祯,看来实在很渺小。

  旭烈兀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静静地来到不死树下,与父亲一同仰望这棵巨树。

  “……在稷下的时候,莉雅丫头曾经恐吓朕,说西王母一族握有操控不死树的秘法,并且已经以奇兵偷袭此地,令朕心绪大乱。战后朕赶来昆仑山,只见结界已解,问遍驻守兵将,人人都说没有任何异状发生,看来是莉雅丫头愚弄了朕一记……但为何……朕却有种很不妥的感觉?”

  胤祯淡淡问出的问题,旭烈兀也回答不上。对于他们这一类经常算计大局的谋略家来说,除了自身的理性思考外,那些偶尔浮上心头的不妥、不祥预感,也是非常重要的提点,可能是自己理性思考不周,漏掉了某些极严重的事物,但潜意识却捕捉到了,所以才会有这种超越理性的预感。

  然而,这些预感有时候未必准确,尤其是在身心承受极大压力,焦虑不安的时候,这类预感更容易出错。毫无疑问的,白字世家的三兄妹,已经成为魔族全体的压力来源,就连大魔神王自己都在连吃好几次大亏之后,听到白家之名就深深忌惮。

  看到这样的父亲,旭烈兀不由得暗自庆幸,当初自己没有被石崇挑拨几下,就负责扛下进攻恶魔岛的工作。白家三兄妹如此难缠,恶魔岛是他们的老巢,虽然不至于拿不下来,但是第一个负责进攻恶魔岛的不幸者,却肯定要付出惨痛代价。

  (唔,不过那位莉雅女士真的只是恐吓吗?在稷下的时候,我们确实没有看到西王母,她到哪里去了?是真的在玩心理战?还是另外在耍什么计谋?)

  这件事是没法进行确认的,因为小草如今被封印在结界中,旭烈兀也没法打开结界去查问。不过,自从来到这座半毁的洞窟后,父亲的眼睛始终看着不死树,望也不望自己一眼,这样子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总得让他开口才行,而引动他注意力的最好方法,莫过于抛一颗震撼弹出去。

  “听说陛下以前也曾经爱慕过人类?”

  旭烈兀眼前的父亲背影,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陡然一震,显然被这句话引起注意力。事实上,两千年前九州大战时期,胤祯确实曾经对某位人类女性心存好感,甚至近乎爱慕,但对方却是他父亲众多妃子的其中一名,胤祯从来也没把这情感表露出去,后来也不了了之,只是不经意间曾对旭烈兀提过,被这聪明的儿子把握到蛛丝马迹,因而推测出来。

  “唔,是有这么一回事……但要做大事的人,不能为了儿女****而耽搁,朕从未因为沉溺温柔乡而荒废魔族大业,更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牺牲自己。”

  简单来说,就是他绝对不会像石崇那样愚蠢,为了男女****、爱屋及乌,最后搞得自己连命都丢掉了。意外招惹来一顿父亲训话的旭烈兀,扬了扬眉毛,心中暗叹这个伟人父亲一辈子都只想着魔族霸业,连一场起码的恋爱都没谈过,无味又无趣之至,会有这种看法毫不意外。然而,正当旭烈兀脑中胡思乱想时,耳边却传来一句感叹似的轻轻话语。

  “若真要牺牲……朕也只是会为了朕的子女而做,绝不会为了哪个女子。”

  啥?那个伟人陛下刚刚说了什么东西?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会听到一些很不合理的东西?

  脸上出现骇然表情的旭烈兀,错愕地望向父亲,却见他一派平淡,好像一点都不觉得刚才那些话有什么不妥。

  “也该是把事情告诉你的时候了。记不记得当初你曾问过朕,你哥哥与朕会面的时候,我们父子两人到底谈了什么?”

  旭烈兀心头一震,料想不到本来要抛出震撼弹的自己,居然反而被父亲扔了一颗震撼弹过来。当年忽必烈与胤祯单独会面,密谈一席之后,令得忽必烈回武炼兴兵叛乱,最后战死沙场,这对父子到底谈了些什么,忽必烈从来不曾对弟弟提起,旭烈兀向胤祯询问,胤祯也从不回答,但如今……这个秘密看来是要解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