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毒酒

风姿物语 罗森 4212 2003.04.21 15:08

    魔界历天鹏纵横五年魔界大魔神宫地牢

  幽暗地底,闪烁着磷光的碧火,将周围染上一层诡异昏绿,胤禛独自伫立,良久不语。

  这是地牢,而在他对面,除了一片深沈的黑暗,什麽也没有,甚至没有半根牢栏。

  这里囚着的人,是用不着那种东西的。

  “久违了。”对着黑暗,胤禛冷然道。

  此时的他,与面对铁木真时截然不同,脸上不见半分笑意,取而代之的,是令人为之胆寒的肃杀之气,犹如一柄散着寒气的利刃,见者心怯。

  许久之後,黑暗中有人回话,那是个沙哑却阴沈的嗓音,几乎就像是某种野兽的咆哮。声音中的危险气息比胤禛更浓,倘若声音可化为实质,听者势必给乱刀分屍。

  “胤禛,你还有什麽脸来见我?”

  “现在再说这句话,已经没有什麽意义了。”胤禛道:“我只问你,对於我这几次给你的提议,你愿不愿意?或者,你打算继续现在这样,永远在地牢里当个失败者。”

  对方不答,只是传来微微的喘气声,似是根本不愿与胤禛说话。胤禛也不答话,转身离去,道:“我明天还会再来一次,而那也是最後……”话声未了,陡觉一道凌厉已极的劲力,悄没声息地逼近到背後,临危不及细想,胤禛双掌合并向後击出,两力相撞,爆出巨响,震得四周微微摇动,土石簌簌而落。

  黑暗中的喘息声更急,而胤禛连退了两步,脸上闪过一层黑气,随即散去。

  “十九根封魔针锁脉,深囚地底两百年,居然还能把功力推上第十层。”胤禛道:“你不愧是千年一见的武学天才。”

  “你却教人失望了。”黑暗中的声音道:“以你的天分,就算再不济事,这时也该晋级第九层,看来你这些年为了谋权,费尽了心力啊!”

  胤禛冷笑道:“要胜利有许多方法,如果武功就能决定一切,你今日又为何会身处此地?”

  地牢又归寂静,很显然地,双方都没什麽兴趣再继续对话,而从对方的回应中,胤禛知道自己已经获得想要的结果了。

  “你继续待在此地,到了那天,我会来替你解去封魔针,放你出牢。”

  “我若出牢,会杀你。”

  “弱肉强食,胜负孰知?”胤禛一声长笑,踱步出了地牢。

  “为了对付今日的敌人,连昨日的敌人你都要利用?”黑暗中的声音喟然而叹,“胤禛,你这等用心,才当真是令所有魔族自叹不如啊!”

  会谈的约定地,该处风光明媚,铁木真甚是喜爱,故将会谈设於此地。

  人间界是片辽阔的土地,要论起众多高手的排名,三贤者成名不过数百年,尚算不上最顶尖的人物,只是,在所谓的正道人士上头,这三人最具代表性而已。

  如果能约见他们,双方就未来的发展,好好的作趟沟通,对於往後的天下大势,应该能再跨出一大步吧!若是能够把这些理想渐渐完成,也就对得起艾儿西丝了。

  迎着清风,铁木真喟然一叹,这是第一次,他觉得身上的这副铠甲,真是越来越重了。

  “他们已经来了,正在上山。”一旁的胤禛微怒道:“人类奸险多诈,果然不错,这麽几十个人一起上山,到底是不是来和谈的?”

  这次面谈,铁木真原意是约见三贤者,共约和平,但双方长期交战,想来对方必是大有戒心,因而邀约书上不限与会者人数,而魔族一方仅由铁木真出席,连胤禛也未有参加。

  “无妨,就由得他们吧,彼此当了那麽久的敌人,他们信不过我,这也是应有之理。”铁木真微微一笑,道:“人多,一次把事情谈好,这样也不错。就算他们当真不怀好意,我一个人也能应付来的。”

  他的无畏,并非无谋,天魔功第十一层的修为,烁古震今,强绝当代,倘若对方群起而攻,就算自己不能技压当场,单单只要全身而退,也不是什麽难事。

  比较起来,真正会担心的,应该是三贤者那一方吧!为了表示诚意,由他一个人出面,应该就够了。

  “谢谢你了,四哥,这麽多年来……”

  “怎麽突然说起这种话。”胤禛哂道:“这次会谈若能成功,对你的改革政治,帮助不少,往後应该就不用那麽忙了。到时候,咱们兄弟俩,就抽个空,好好去轻松一下,就像你小时候那样……”

  回忆小时候的种种温馨画面,铁木真露出了微笑,这些日子以来,忙於政事,与四哥疏远不少,多亏了他,总是在一旁鼓励、打气,若是没有他,自己不可能从痛失挚爱的打击中走出的。

  “来,预祝会谈的成功,咱们兄弟俩乾一杯。”胤禛开朗的笑着。虽然世间对这兄长的谣传,总说他心狠手辣,不留余地,但是对自己,他却始终关怀倍至,这点,让铁木真觉得非常窝心,正如艾儿西丝一样,自己若有来生,也定要偿清这欠下的缘份。

  胤禛满满地斟了两杯酒,酒液作琥珀色,透澈澄亮,气味香醇,而且有股独特的辛辣味道,却不知是什麽名字。

  “呵呵,这酒是西南地方的蛮族所酿,前些日子进贡的名产,有个吓人名目,叫做穿肠酒。”

  铁木真闻言一笑,道:“酒之为物,本就穿肠,何来吓人之有?”

  胤禛举杯饮乾,酒液在阳光下,透射出一片绚烂光彩,微笑道:“去贯彻你的选择,四哥会支持你的。”

  “谢谢四哥。”铁木真仰首,将美酒一口饮尽。

  胤禛眼中,笑意更浓。“不过,若是你的选择错误,你会下地狱被火烤。”

  话声方落,铁木真眉头一皱,“乓”的一声,竟将手中酒杯捏成粉碎。盔甲之後,铁木真冷汗直流,在他体内,彷佛有数十柄小刀,在肚肠内使劲乱剐,而喉咙间残存着的灼热感,若非护体真气及时运行,怕是早给烧出一个大洞了吧。

  “兄长,为什麽?”拖着沙哑的嗓音,铁木真沉声问道。他不敢相信,不敢相信竟是由这人,来让他喝下这样一杯穿肠酒。

  铁木真没有努力驱出剧毒,一如他曾对胤禛说过,“你办事,我永远放心”,以胤禛的才智,一但采用了下毒的老招数,就决不可能让人有逼毒的余裕。

  事实上,从毒酒入口,尚未来得及流入腑脏,就全经由微血管渗透,奔流全身,速度之快,范围之广,护体真气根本拦截不住。胤禛一声长笑,轻飘飘的一掌,迎面袭来,铁木真反手格档,双方掌力互碰,身体俱是一晃,铁木真骇然发觉,兄长的武功,远比他平日表现来的高强,天魔功的修为,只怕已是第八重的顶峰了。

  胤禛得势再追,手掌幻成一团黑光,急斩而下。铁木真无奈,收回抗毒的真气,爆灵魔指,全力反击。尖啸风声倏地大盛,犹如怒涛拍岸似的反击,逼得胤禛不得不回掌招架。

  两股天魔功相撞,所立之处给炸成了个大凹洞,胤禛在空中翻转几下,消去余力,哪知一落地,两脚犹如踩上泥地般,插入石地,半身酸麻,胸口气血翻涌不已,还是吃了暗亏。

  胤禛暗自骇然,他下毒在先,又以重手突然出击,竟占不了半点上风,倘若真是平手相搏,自己绝无半分胜望。

  铁木真则更是难受,他适才以第九层的天魔功全力反击,无暇他顾,又给毒力深渗了一层,差点烧破肺壁。呛出鲜血,哑着声音,他还是要问一声,“为什麽?”

  “不为了什麽,阿弟,你的作法,对魔族来说,迟早会造成重大危机,为了魔族全体,你的存在必须被消灭。”

  “兄长,你难道不明白,唯一能让整个大陆……”

  “毋用多言,阿弟,不管你的理想有多美好,对我来说,只有由魔族统治一切,才是所谓的理想政治。”

  “原来如此。”铁木真闭上眼睛,缓缓道:“那我的确是该死了。”

  胤禛说的斩钉截铁,连半分抗辩的余地都没有。他的论点,正代表魔族激进派的世界观,他们对自己的力量,有着绝对的自信,高唱所谓的弱肉强食,认为不如自己的人,只有被奴役的份,坚决反对所谓的共荣革新。

  铁木真的变法,大大损及了激进派的利益,令他们不满已久,近年来,激进派没什麽活动,改革进行的非常顺利,原以为是因为缺乏有力的领导者,内斗後逐渐式微,却不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胤禛暗中统合激进派要员,准备刺杀铁木真,重夺政权。

  “你是我最疼爱的弟弟,阿弟。但既然你违反了大魔神王的职责,我就必须将你除去。”胤禛冷冷道:“这点,父亲大人也是一样。”

  “你说什麽?”听出了弦外之音,铁木真骇然道。

  “永别了,阿弟。”不再多看一眼,胤禛化作一道轻烟,在空气中冉冉消逝。

  铁木真呆立原地,仍无法从刚刚的震撼中回复。他的父亲,前任大魔神王玄烨,是急病过世的。然而,在这背後,却有着颇不寻常的传言。

  玄烨在天魔功上的修为,已练至第九重,虽犹不及铁木真,却已是历代大魔神王中的佼佼者,这样的功力,体力又正盛,怎可能急病身亡,一般的说法,是先王因爱妻过世,伤心而亡。

  但是,在父亲去世前的一段日子,曾力图振作,想要对目前的人类、魔族关系,进行和平改革。既然生命已有了目标,又怎可能因颓丧而郁郁以终。

  事实的真相,原来是这样,铁木真不由得仰天长叹,父亲大人也是因为想要改革,被兄长判定危碍魔族全体利益,才遭到刺杀的吧!现在,自己也走上了同样的老路了。

  想起父亲的音容,铁木真胸中一痛,抗毒的内力稍弱,又是一口鲜血呛出。

  黑芒落地,胤禛出现在天魔堡,望着长空,他亦有叹气的冲动,世人皆知他极重权位,为排除异己,手段毒辣,却很少有人明白,权位非是他的最重;若非父亲意图改变现状,他是不会弑父夺位的。

  对於铁木真,他也是真心的认为,“让这小子继位,也是个不错的构想”,否则以他当时的权势,区区一纸遗诏,焉能阻他登帝之位。

  会让位於铁木真,有两个原因,一是给父亲临死前反击一掌,令他身受重伤,必须要休养几年,才能复原,为了不让虎视眈眈的权臣们,有可趁之机,就由铁木真继位,自己背後辅佐,满朝文武心有忌惮,不敢造次。

  另外一个理由,就是铁木真是他挚爱女子的独生子。与玄烨相同,胤禛在初见的刹那,也对那名人类女子,一见倾心,之後,一直到她去世,这份情思成了深埋心底的遗憾,为了想要弥补这份遗憾,胤禛给了铁木真独有的关爱,甚至连铁木真重蹈父亲覆辙时,他还犹疑再三,先後两次,试图点醒弟弟。

  第一次,是与反抗军联合,策划席库利斯事件;第二次,是将约见的传书改为挑战书,故意送给艾儿西丝,想要直接消灭祸因。只是,不管受到什麽打击,铁木真仍秉持初衷,到了最後,胤禛只有狠心走下最後一步。

  步进天魔堡内殿,一个庞大的阵坛,已经布置妥当,三十六道透明的灰影,没发出半丝声息,在烛光中,忽明忽灭,煞是诡异,胤禛停下脚步,冷冷的下了命令,“三刻钟後,发动阵型运作。”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