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强者尽出

风姿物语 罗森 6941 2005.03.06 23:35

    艾尔铁诺历四二二年七月艾尔铁诺中都

  公瑾虽然叛离白鹿洞,但宿老堂碍于颜面与尊严,把这件事遮蔽得不透风声,对外只说周公瑾将军进行机密任务,不公开现身,惹得艾尔铁诺内部谣言四起,却没有人敢提出质疑,此刻看这个男人天神般降临,武功高得出奇,火把光辉摇映中看不清面孔,但背影却与公瑾将军极其相似,又使得一手正宗白鹿洞剑术,士兵们心下已经信了七成。

  打开城门,让鬼夷人进到城里来,这个命令实在太过匪夷所思,即使是由周公瑾将军亲自下令,中都士兵们还是觉得难以从命,然而,当公瑾扬手指向城外,那头流遍满地污血的参天巨兽,仰头对月咆哮,正朝着中都城笔直冲过来,目睹这幕景象的士兵哪个不腿软?

  “这些鬼夷人身上有退敌妙策,快开城门!”

  牢不可破的中都城门,就这么被打开,大批鬼夷难民蜂涌而入。当他们看到公瑾骑着一匹白马,傲立在城门口,所有鬼夷人都吃了一惊,以为这是另一场诱杀诡计,但公瑾却指挥艾尔铁诺士兵让路,帮助城外的鬼夷难民迅速入城,受到城墙的庇护。

  在鬼夷人得到的讯息中,周公瑾不但是大肆屠杀鬼夷人的仇敌,更曾经潜入叛军,进行许多颠覆活动,是最邪恶、最可怕的敌人。但此刻看他骑在马上,指挥若定,景象一如昔日叛军中那个英武的周瑜将军,许多人都忍不住心头困惑,以诧异眼光望向他。

  “你……为什么……”

  “我是你们的仇敌,我们彼此仇恨了许多年……但我不会因此就不救你们。”

  公瑾只说了这一句,便策马而去,他来此是为了救人,却不是为了获得人们的谅解,当鬼夷人已经入城,公瑾立即下令关闭城门,跟着让城内的白鹿洞术士团出动,在他的指挥下开启中都城结界阵,希望能够以法制法,凭借法阵的威力,抵御那头同样是术法生成的雄伟巨兽。

  纵是宿老堂也不会知道,中都城地下存在一个吸纳周围地气能量的巨大法阵,以备不时之需,那头灭世巨兽是吸纳天地元气为能源,中都城的防御结界也是吸纳自然能量,两者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大有一拼之力。

  如果城墙结界防御不住,就只好把所有人都撤进皇城,那里的结界比外部更强十倍,还有叹息之门的守护,更能确保人们的安全。只不过那样一来,势必无法所有人都撤入城内。

  想是这样想,但真实情形如何,公瑾自己也没有把握,正当他心中惶恐不安,遥遥望着那头元气巨兽一步步撼山动地,朝着这边城头过来时,士兵们突然骚动起来,有一道灰影如公瑾之前那样,快马来到关闭的城门前,弃马飞起,甩出勾索,一下子就上了城头。

  公瑾方凛于来人武功之高,灰影一闪,已经站到公瑾面前,赫然便是忽必烈。

  “你们不是……”

  “我们的属下都撤走了,现在开始的事,不关白字世家与麦第奇家的立场,单纯是我们的个人行为。”

  忽必烈扬臂指向那头巨兽,姿态说不出的霸气凛然,扬声道:“这头万物元气兽,据说是九州大战时期,魔族尝试研发而未能完成的生物兵器,资料由白鹿洞保管,至于弱点何在,**先生正在研究寻找,他说他会尽量设法拖慢万物元气兽的行动。”

  本来公瑾就暗觉奇怪,那头巨兽的行动速度似乎慢了下来,迟迟没有来到中都城前,听了这话,公瑾才知道白军皇也已经留下,并且在独力设法拖慢万物元气兽的行动,心中一阵激动,方要说话,忽必烈已经低声说道:“曹家的狗窝有叹息之门保护,防御结界想必不弱,如果城门守不住,有必要进入内城,曹家那昏君未必答应,到时候我助你杀散官兵。”

  彼此都是当代英豪,所思所见略同,忽必烈一语道破公瑾的隐忧与计划。但被提起了曹寿之名,公瑾突然想到,传闻中忽必烈与曹寿之间的血亲关系,但看忽必烈神色如常,一点表情变化都没有,公瑾便把这个想法压下不提。

  “为什么你和**先生会留下来?这里的人与你们……”

  “身为领袖,隔岸观虎斗才是上策,但你是小乔的丈夫,小乔是我的妹妹,当小乔主动请我们协助你一把,我们怎么可以置身事外?”

  忽必烈的豪气言语,让公瑾吃了一惊,再听忽必烈解释,原来在公瑾离开乌鲁木齐的当天,两封紧急传书透过青楼联盟,分别传到武炼与稷下,告知两个世家的首脑白鹿洞将有蠢动,并且请他们出手相助,援护公瑾。

  收到小乔求援的白军皇与忽必烈,二话不说就携军西进、北上,几乎是马不停蹄地赶到中都,两边意外会合后,英雄相惜,约定要一起大干一场。

  “……原来终究没有能够瞒过她……这么说,她也来了吗?”

  为着自己的自以为聪明而苦笑,公瑾心喜于妻子的聪慧,但当他把目光投向那头巨硕的万物元气兽,眼神顿时也转为担忧。

  “不知道小乔她在哪里?”

  ※※※

  公瑾他们的目光,只看得到万物元气兽的外围,被血色藤蔓层层缭绕包围的赤红部分。但在万物元气兽的中心部位,原本山窟入口的位置,却是另一种不同的模样。

  汹涌魔气,强烈地狂涌向四方,一层紫青色的光幕,笼罩住化为血色的水晶祭坛,强大魔气令周围血色藤蔓无法靠近,仿佛畏惧紫青光幕中的魔气般,只能环绕在周遭,如海草般地妖异蠕动。

  在那青紫色的光幕中,有一个人影,依稀就是之前站立在山岗上的身影,只不过现在他没有必要再伪装拿剑,连那件讨厌的袍子都可以脱掉。

  脱去了那件长袍,他的真面目对公瑾而言,会是出乎意料地熟悉,但却不是恩师陆游,而是宿老堂硕果仅存的未来宿老,只不过他看来再也没有半分老朽的模样,尽管脸上的皱纹还是那么多,可是眼神中却不见混浊,反而绽放着一股贪婪、凶残的红光。

  四面被血色藤蔓包围,看不见外头的景象,未来宿老举手在水晶祭坛上一拍,投射出外头的影像。

  驱使万物元气兽逐步迫近中都,先把这里的人类给杀尽,再灭掉白鹿洞,跟着让万物元气兽缓慢东行,污化土地,屠灭生物,摧毁雷因斯?蒂伦,整个人类世界就毁得差不多了。整个计划估计花上半年时间,当年九州大战连胤禛陛下都无法完成的功业,就会于自己的手中完成,自己将是魔族统治人间界的第一功臣,千余年来潜伏白鹿洞的心血与屈辱,也不枉了。

  空间中弥漫着恶心的浓烈血腥味,普通人类肯定会受不了而晕去,未来宿老却似乎甚是受用,连续深呼吸几口,精神大振。

  回忆起这一千余年的辛劳,未来宿老真是倍感疲惫。胤禛陛下闭关疗伤,不问俗务,自己希望为魔族建立不世奇功,却没有旁人那样的强横武功,只好凭着无比耐心与仔细谋画,杀了真正的未来宿老,顶替行动。白鹿洞这组织整天在黑幕之后玩弄阴谋,却没想到本身早已被其他奸细渗透。

  凭着宿老的地位,得知玉龙山的秘密与万物元气兽的计划,自己逐步将计划实施,再利用暗算之便,趁陆游闭关,将他封印在永恒冰窟内,陷入沉睡,感应不到外界发生的事物。

  月贤者封印,山中老人几乎不干涉人间界的事务,星贤者行踪不明,但已有数百年不进入艾尔铁诺,不会突然赶来,天草四郎也不会与魔族为敌,人间界再没有人能阻挠万物元气兽。连串计划,如今终于到了收成时候,现在白鹿洞菁英、麦第奇家首脑、白字世家家主,都出乎意料地前来中都,给了自己大好良机,只要能杀尽他们,人间界的抵抗实力将被摧毁殆尽。

  万物元气兽的力量强大,更有着无限的回复力,就算出现天位武者碍事,只要不是强天位武者,那就无法造成致命伤害。普通的争战杀伐,都会令己方损兵折将,可是自己的妙计非但不折损魔族一兵一卒,还能大量污化人间界的环境,造成生物灭绝,把土地改造成最接近魔界的状态,适合魔界居民生存活动。

  这么完美而且妥善的策略,纵然是陛下驾前那些素来不给自己好脸色看的红人,也不得不给自己高评价了,而胤禛陛下也一定会赏识自己的才能,重用自己的。

  尤其是,这件事从头至尾,自己都是假陆游之名在行动,无论计划是成是败,都有陆游去扛这大黑锅。这老儿两千年来俨然就像个魔族的克星,享受他不该享有的名誉,如今这一个黑锅反扣上去,当他终于破除封印,从冰封沉眠中清醒过来,得知外界的变化,肯定会急怒攻心,气得七孔流血。

  再一次凝视立体影像中的情景,感受人类的恐惧与哭泣,未来宿老深深吸了一口血腥气味,品尝着成功的美好,觉得生命中从未如此好过,不自禁地感叹一声。

  “能够为魔族成就如此功业,我血神子纵死亦无憾了。”

  这句话只是自言自语,一直独力完成工作的他,并没有想到身边会突然多出伙伴,更没想过会有人前来分享自己的喜悦。

  “既然无憾,那么你就安安心心地去死吧!”

  一声冷喝从背后传来,在血神子回转过身之前,一只手掌已经拍在他的脑门上。白皙柔嫩的小手,体积并不大,但施加下来的压力却重逾崇山,压得他头痛欲裂,几乎爆脑而亡。

  (谁……是谁来了?为何我的天心意识全没发现?)

  整头万物元气兽由自己控制,密集的血色藤蔓等若是警戒结界,能够悄没声息突破结界进来,一出手就将自己制住,来人肯定拥有天位力量,而且绝对是强天位。现在无法回头,只能万般恐惧地猜测来者身分,莫非是陆游破关而出?或是身在自由都市的卡达尔回来了?

  “……多少魔族强人无法做到的成就,居然被你这个连五罗刹都排不上名的弱小东西给完成了,该说是天意讽刺,或是白鹿洞活该有此报应呢?嘿,真是可笑,不过……本来只会耍幻术和诡计的你,能练到小天位,或许不该再当你是个弱小东西了……”

  一语道破自己的出身,还知道自己毕生憾事,两千年前未能凭真实本事成为胤禛陛下的“五罗刹”近卫之一,来人绝对是九州大战时的旧人,但声音听来完全不熟,娇嫩清脆的嗓音,也绝不会是卡达尔与陆游,那到底会是谁?

  “西纳恩从九州大战时期就对人魔之争袖手;天草莳贞不会与魔族作对;陆放翁被你们诡计暗算……人间界的强天位高手五去其三,卡达尔与皇太极呢?你这么有把握他们不会来坏你大事?还是另外派了好手去拦截他们?”

  “嘿,这件事你永远也不会知道,等到真相揭晓的那天,你就会后悔你们人类自私自利,愚蠢无知,明明有那么多绝顶高手,却自相反目,不能合作,被我血神子玩弄在掌上……嘿嘿嘿……”

  仍然看不见来人面目,血神子自忖今日必死,但听出身后女子语气中的关切与担忧,他仍用着最后一丝努力,以言语带给对方“伤害”。

  但就在双方僵持不下,气氛紧绷的当口,一个轻盈窈窕的身影出现在血神子面前。

  “师父,时间紧急,请先问出怎么关闭天地元气,停止这头巨兽行动的方法,不然其他人可能撑不住了。”

  现身的人是小乔,她与她师父一起来到中都,在她师父的庇护下穿越血色藤蔓,轻易制住血神子。但是看师父虽然制住敌人,这头万物元气兽仍踩着毁灭足迹,迅速接近中都城,忧心忡忡的小乔不得不现身出来,试图先把危机解除。

  血神子看到小乔,满是皱纹的老脸上闪过讶异之情。他是不曾料到这个人类小女孩会出来坏事,而她口中的师父又是什么人?

  竭力抬起头,血神子从小乔瞳孔中的倒影,看见了她口中的师父。尖尖的魔法师帽,深黑色的魔法师袍,一个相貌清秀的可爱女童,随意伸出右掌,压在自己的脑门上。就是这么一个女童制住了自己?人间界有哪名高手是这个模样的?

  ……对了,雷因斯?蒂伦那个阴谋国家有一个魔法师长老,梅琳?格林,传闻中就是一直维持着女童的外形。但身为魔法师,却又拥有强天位力量,熟悉九州大战时的旧事,又了解魔族人事的内情,这么超卓不凡的人物,会只是一个凭空冒出的魔法长老?

  诸般念头在脑内闪过,随着过往旧事一幕幕闪过眼前,一个消逝已久的倩丽身影突然清晰起来……

  “老老实实把这头生物兵器给停住,我放你回魔界,否则……”

  “不可能!除非天地元气耗竭,否则这头万物元气兽的设计,根本不可能被停止,不然怎么能被称做灭世兵器?嘿嘿……贼贱人,你有本事就动手杀我,能为陛下成就大功,我死已无憾,但是当年玄烨陛下对你施下魔族血咒,你敢与我同归于尽吗?”

  被这挑衅给激怒,梅琳皱起眉头,她对万物元气兽的结构完全不懂,也没把握自己是否就能以实力消灭这头巨兽。或许可以,或许做不到,但假若血神子宁死不说,自己也唯有冒险一试,期望这头看似天下无敌的巨兽,能够以强天位之内的力量压制,不过……在那之前,应该先给这家伙一点惩戒。

  狂妄的话语变成了惨叫,血神子的左臂被梅琳一掌粉碎,悠然却冷酷的声音缓慢传来。

  “别忘了,我现在是魔法师,解咒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你已经碎了一条手臂,大可以赌赌看你会不会在四肢尽碎前,把停止方法招供,或是我会不会如你预期的那样精血逆行,粉身碎骨?”

  “叛国贼,就算你杀了我,这头万物元气兽也……啊!”

  惨叫声中,小乔看着师父梅琳举掌一挥,轻易把未来宿老的右臂也给粉碎,尽管怜悯他所受的苦楚,但眼下情势千钧一发,不这么做也是不行,正想开口说话,突然看到一丝诡秘景象。

  小乔这辈子从没看过这样的奇异画面。

  没有一丝杀气,也没有一分预兆,梅琳背后的血色藤蔓突然有了变化,像是被一股莫可匹敌的高热焚烧,迅速萎缩、融化,跟着一团太阳似的强烈光焰升起,金亮夺目,将周围一切化作十方火海,朝这边爆卷吞噬过来。

  敌人武功太高,埋伏得太好,当梅琳有所惊觉,抬头看见小乔眼中的炽盛火光,时间已经太迟,只是纵然她已认出这套武学,认出了来人身分,却仍不敢相信这人会偷袭自己。

  恍若八颗太阳一起升起的炽盛光焰,与莫可匹敌的力量一起袭来,精纯的“干阳大日神功”,在梅琳放开血神子、回身出手的刹那,击破她的护身真气,震碎肋骨,让她喷出了九州大战后的第一口鲜血。

  “皇太极,你投靠魔族……唔!”

  浑然不知道日贤者早已为魔化病变所苦,梅琳乍见故人,只以为是皇太极出手偷袭,心神激荡下,力量更是难以集中。

  若是平手相搏,这一记烈焰刀威力虽强,却也伤不到梅琳,但事出突然,她来不及改变骨骼外形,解封力量,又不能以魔法瞬间移动躲避,让身后的小乔被烈焰刀威力波及,只好以小天位力量与绝顶天心意识硬拼,一接之下,登时重伤,在八阳烈焰刀的无双威力下,护身真气全面崩溃,整个人被吞卷进熊熊血焰当中。

  梅琳重创,被烈焰刀的光焰吞噬,损失双臂却保住性命的血神子,发出了狂喜的大笑,但他的喜悦甚至没能维持到下一秒,吞噬梅琳后的烈焰刀余势未衰,长驱直入地向他斩来,当那无比高热吞噬身上的每吋血肉,他发出了凄厉的嚎叫。

  “多尔衮!你杀人灭……”

  话没有说完,整个人就被彻底焚化成灰,在八阳烈焰刀的强绝威力下,纵然是足以傲视凡人的小天位力量,也不堪一击。血神子只是不懂,自己一死,万物元气兽的秘密从此湮灭,便是魔族也无法控制,为何这人胆敢对自己下手?

  正如血神子从没了解过鬼夷族的想法,他也并不了解一个半人半魔的混血儿,究竟是用什么样的眼光来看待这个世界?如果真的要说,或许有着类似心情的胭凝,才是能够理解这一切的人。然而……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整件事情的过程似缓实疾,当烈焰刀吞噬梅琳、焚杀血神子之后,威力便告锐减,但即使只剩下一阳的威力,那焚烧到小乔面前的血焰,仍非一个只有地界修为的凡人能够抵挡。小乔的衣裙起火,眼瞳中也由于那夺命光焰的迫近,闪过对死亡的恐惧,但就在她整颗心为之紧紧纠结的一刻,一声雄浑的怒吼由火焰深处发出,面前的熊熊血焰也于瞬间倒卷吞回。

  “皇太极,别对我徒弟动手!和我一起走吧!”

  是师父的声音。

  还来不及解封力量的梅琳,几乎豁尽全力,才在烈焰刀的威力下幸存,再看到小乔遇险,她根本管不了万物元气兽的问题,第一时间先处理眼前的强敌。

  而在这一声娇叱之后,面前的血焰、光影消逝无踪,化作一道漆黑光柱,直射向闪闪夜空,在深沉的天幕中消失形迹。

  刚才的惊险画面,一下子化为冷清,如梦似幻,如果不是因为肌肤上的些许烫伤,小乔真不敢相信那些真的发生过。直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整个清醒过来,知道师父是因为怕自己受到伤害,所以用瞬间移动,将强敌带走。

  但……“皇太极”是日贤者之名,为什么这位人间界的守护神会相助魔族?受伤的师父又能否敌得过这个强敌?小乔实在是很担心。

  不过,真正困扰她的棘手问题,却不是这两个看不见也摸不着的问题,而是眼前的难题。

  血神子已经化为灰飞,万物元气兽的机密宣告隐没,眼看着这头巨兽一步一脚印地迈向中都,自己又该如何是好?

  (……对了,还有一个方法……)

  心里彷徨,小乔望向手腕上的金属环,那是三神器之一的自由魔环,当年取自矿坑的秘宝,自从她与公瑾成婚归隐,这个魔环就沦为单纯的装饰品,不过……现在似乎不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