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中都再会

风姿物语 罗森 6872 2005.03.17 14:15

    妮儿怅然若失,楞楞地呆站在原处,却说不出话来,好半晌才意识到自己被关在石室里头,正想伸手推门,那扇门却“轰”的一声打开,石灰纷飞,外头传来连声咳嗽,似乎有人给粉尘呛得难以忍受,跟着就是一个人跨了进来。

  原本以为是那个男孩去而复返,但妮儿很快就发现不对,进来的人身材高大,体格健壮,而且身上未着盔甲,怎么看都是另外一个人,而且,这个身影还真是非常眼熟。

  “******,什么荒山野岭,这么难找,存心给本大爷找麻烦,哪有强盗混到这种地方讨生活的?”

  妮儿瞪大眼睛,发现闯进来的人赫然便是兰斯洛,只不过,兄长看来没有今日的威风霸气,也缺少了那份饱经患难所历练出的稳重,反倒是很像兄妹两人联手组创四十大盗,初出江湖时候的那种感觉,而他身上的装束也正证实了这一点。

  兰斯洛没有看见妹妹,迳自往石室里走去,两个人的身体相撞交错而过,显然其中之一也是以虚像方式存在。妮儿呆呆地看着兄长,听他口中喃喃说话,像是在说得到了什么秘笈,秘笈里头用特殊文字暗示,表示在这个地方埋藏着一把神兵,还有一件重要事物委托寻宝人照顾。

  “神兵……闯荡江湖如果没有一把利器,那就太吃亏了……光秃秃的一间石室,什么鬼东西都没有,哪来什么神兵?本大爷被耍了!”

  千里迢迢从艾尔铁诺来到武炼山区,寻宝不顺的兰斯洛大发脾气,踢打着周围岩壁,在旁目睹这一幕的妮儿,羞愧得无地自容,只有掩面叹气的份,很想从后面重重踹一下兄长的脑袋,问他前头飘着这么大一颗黑球,他的眼睛瞎了是不是?

  “哦,对喔,这里有一颗大黑球,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终于注意到半空中的异状,兰斯洛伸手碰触黑球。当他体内的魔血气息与黑球接触,就如刚刚开启石门一样,万物元气锁自动核对,确认符合铁木真所设定的开启讯息,黑球表面的光罩立即解除,竹篮缓慢降落到平台上。

  “哦!有刀子,太好了,这就是神兵吗?咦,旁边这是什么东西?这种形状、这种软软的感觉──一个婴儿!”

  像是承受了巨大的惊吓,兰斯洛瞬间连退数步,背部重重撞在石壁上,脸上满是惊讶震骇之情,口唇微微颤动,却是苍白着面孔,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天、天杀的,为什么会是一个婴儿?这就是要紧事物?本大爷出道是要干大事,要干大强盗,不是****妈的奶爸啊!”

  兰斯洛的震惊,强烈得无以复加,但当他终于理解到,这就是秘笈隐文中所提的要紧事物,整个态度就完全不同,人也镇定了下来。

  他对照顾婴儿一事,仍然感觉又烦又惧,不过,如果照顾这婴儿,是传承那本秘笈与这柄神兵的责任,那么不管是什么刀山油锅的难题,他都会想办法做到。从兄长脸上的认真神情,妮儿相信他已经下了决心,要把这个责任扛在肩上。

  “不过……我实在不会照顾婴儿啊,这里也没有奶给婴儿吃……啊,这个女孩头上还有角,这要怎么养?她是草食还是肉食啊?”

  妮儿看兄长手足无措的样子,绕着那个女婴发愁,心中突然有了一丝明悟,脑里错综复杂的思绪开始迅速整合,当那个答案隐约浮现,她感觉不到震惊与错愕,只是觉得有点被嘲弄的可笑,还有……轻轻的伤悲。

  但在兰斯洛对着竹篮苦恼时,一道光芒突然由角落射出,碧绿光华笼罩住竹篮,兰斯洛吃惊地连退了几步,躲开光芒照射范围,跟着便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竹篮内不可思议的景象。

  接受绿光照射,竹篮内的婴儿,外形开始迅速改变,首先是眼瞳的颜色深化,由原本璀璨的金黄色,很快地转变成深黑色;跟着是额上的角逐渐缩小,当那只角完全消失不见,婴儿的外表已经与一般人类没有什么差别。

  种族调整完毕后,下一步进行处理的地方,就是肉体状态。由于结界的停滞封印,两千年的漫长岁月,并没有在婴儿身上留下痕迹,但在绿光的照射改造下,婴儿身体像是被拨快转的时钟,迅速发身长大。当绿光消失,前后只是眨眼功夫,横陈肢体就已经撑破竹篮,由一个小小的女婴,变成一个青春美丽的裸体少女了。

  “哦!真好……不,太不好了。”

  没有了角,也不再是婴儿,之前让兰斯洛感到棘手的问题,似乎已经消失,也不见得有多好处理。当兰斯洛继续为此大伤脑筋,西边角落的那个环状突起物却又射出红光,同时一行魔法文字快速浮现成句。

  “啊?什么?自动洗脑机?这么方便,还可以自动编辑好童年记忆,一切依照使用者设定?这个好,这个真是好东西。”

  就像一个初次接触太古魔道器具的顽童,兰斯洛看了这行文字后,简直是两眼放光,跟着就跑到那台环状机械前,手舞足蹈地操作起来。

  “这个……嗯,这样编比较好……不过加上这个设定会比较好玩,咦?淑女?不好吧,这个设定太呆板了,我是强盗,旁边跟个淑女太不协调了,把第一志愿改成女强盗比较适合……啊,还要另外加上这个……”

  兰斯洛很急切地在仪器上进行多种选择,最后满意地向仪器下达确认,红光忽然大盛,进行影响操作。之后,红光消失,兰斯洛提起新得到的村正刀,飞也似地开门跑出去……整个过程,站在角落的妮儿全都静静地看着。

  现在,她什么都明白了……

  下一刻,当妮儿回复清醒,只觉得耳边一片寂静,自己仍旧站在那两扇石门之前,那个掌印已经消失,而自己双手搭在门上,似推非推。

  妮儿微微一笑,双手往前一推。那两扇已经失去能源维持的石门,被她一推,竟然粉碎形体,化作大量细碎尘粉,一下子坠落下来,妮儿运转天心,鼓劲成护身气罩,万千尘粉不沾身,当一切尘埃落定,眼前出现了一个荒凉古旧的石室。

  缓步走了进去,石室内的一景一物,都与刚才幻象中所见的一模一样,毫无二异。妮儿走到那个平台边,犹带微温的感觉,好像之前不久才有人躺过。

  石室片刻,室外人间已千年!

  妮儿轻抚着石台,看着那完成任务的魔族器械在她掌下缓缓风化,逐渐化成沙砾粉尘,随着门外吹来的寒风消逝,转眼间点滴无存。

  停止了轻抚的动作,妮儿环顾空荡荡的石室,露出一丝没有活力的苦笑。

  多么讽刺,自己这几年来所深信的过去、回忆,原来全都是一场幻梦,而真实的自己,则是一个从不曾触及的存在。

  这个叫做妮儿的少女,到底是谁?

  自己究竟是谁?

  “你就是你,不管外表怎么变化,不管名字叫什么,你就是你,这是不会改变的。”

  一个轻柔含笑的声音,穿透了妮儿恍惚的意识,和一只温热手掌一起贴放在她的胸口,让她感受着那股热力。

  “就算往事如梦,但离开这里的三年,你是清醒的。在这三年多的时间里,你活着你自己的人生,有了你的朋友与亲人,那些都不是梦。在这个身体里跳动的心脏,收藏着你的灵魂,如果你觉得什么人都无法相信,那你就相信自己的心跳,去聆听它的声音,只要心还在跳动,你的人生就不是梦。”

  “我的人生……”

  “每个人都会睡觉,也都会作梦。往事如梦,可以很复杂,也可以只是个单纯的比喻,只要你愿意放开它就行了……来,深呼吸一口,接着就睁开眼睛,像你每天早上做的那样,很自然地清醒过来,不管这场梦有多长,你仍然是你,不用去在意梦里的东西。”

  平淡却轻柔的声音,做着最适当的引导,如果少了这及时的一把帮手,妮儿势必要在这沉重打击中失神良久,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回复过来,但是在这适时的帮助引导下,妮儿的眼神由空洞而渐复神采,整个清醒过来。

  “你……”

  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到胭凝站在面前,眉目含笑,姿态仍是那么潇洒自然,但白袍上的点点朱红,还有略显缺乏血色的面颊,却显示刚才石室外的一战并不轻松,石崇肯定使了雷霆手段进攻,只不过被胭凝一一拆解,这才让自己得以在石室内一一回看往事。

  “小丫头,看你的样子好像没事了,既然如此,我的责任就了了。”

  “你有什么责任?还有……为什么你要带我回来这里?这里与你有什么关系?”

  “你记性不好喔,丫头。我说过我离开白鹿洞后,就回来找出这里的宝藏,之后就一直居住在这里,担起看守宝藏的任务。在你的监护人进入石室前,我已经在这附近待了六年,看着他进来、看着他找到你,连他操作记忆仪器都是我暗中指点的。要比守护你、与你朝夕相对的时间,我比他更长喔!”

  胭凝退后两步,上下打量妮儿两眼,叹道:“不过……他还真不是一个称职的监护人啊,整个曲线……他到底给你吃什么东西过活啊?”

  “不、不要你管!这不是重点啦,为什么你要带我来这里?还有,为什么要给我那种乱七八糟的过去。”

  “这不是很明显了吗?还是你故意装作不知道?小丫头,看顾你是我被赋予的责任。当初把你留在这里的那个人,设置了操作记忆的仪器,因为这里始终是人间界,而他希望如果发生什么万一,你能够抛开出身与血缘,用人类的身分活在人间界,不用被出身所困扰。他有这样的顾虑,我当然要尊重他的意思,至于你的记忆为什么会乱七八糟,那是操作仪器的人乱来,我也很遗憾。”

  胭凝叹息一声,道:“如果你能好好成长,永远不用面对你的过去,那我也可以让这些永远埋藏在结界里,但天不从人愿,最终你仍要回到这里来寻根,既然如此,我就只好负责把你带来这里,让你了解你的出身、你的过去。这样有什么问题吗?”

  妮儿沉默不语,虽然仍感觉混乱,但已经可以慢慢接受这一切。尤其是当胭凝缓步走来,笑着张开双臂,一下子与自己拥抱的时候,妮儿突然感觉到一股难言的亲匿。

  怪不得自己一路上一直对这个女人有种莫名好感,那个理由自己现在终于明白了。对自己而言,她是极少数……甚至是唯一一个与自己过去有接轨的人,不但知道自己的真面目,而且长时间地守护着自己。

  虽然不知道她这样做,对自己而言到底是福是祸,可是以自己的心情,很想对她说一声“谢谢”。

  “有句话,我想对你说,我……”

  在这种情形下道谢,有点古怪,妮儿有点说不出口,正在迟疑,胭凝的面孔突然一下贴近眼前,眼瞳中所闪烁的热切光芒,看来无比认真。

  “这个时候,最好什么都不要说。”

  胭凝适才在外头与血鸦激战,这些血鸦是石崇以魔力传送过来的式神,被她粉碎击毁后,化作点点赤血,多数被蒸发殆尽,但也有少数沾在她衣衫上,就这么带了进来。妮儿看到那件白袍上沾染的部分血污,突然间像有了生命般往地上落去,很快汇集在地上,成为一滩浓血。

  妮儿看到这幕景象,心中警觉,正与她相连读心的胭凝立刻有感应,双眼一睁,旋身抢在妮儿前头,将她充分掩护,自己则面对那一滩开始变化形状的浓血。

  “哼,这时候还在使奸弄鬼,石崇这家伙很坚持嘛,但是不管他怎么做,现在都已经……”

  过往曾与石崇有过几次明争暗斗,刚刚又才交手过一次,胭凝很清楚彼此的能耐本事,笑语听来一派自在从容,不过这情形却在下一刻改变。

  摇动变形的赤红血,没有形成血鸦之类的形体,反而急速拔出高度,渐渐凝化成一个影子似的黑色人形。发生改变的不只是形体,在那黑影子显现成形时,一股冲天而起的强烈魔气,恍若海啸怒涛般狂涌过来,瞬间逼得两人喘不过气。

  妮儿前一秒还看到胭凝守护在自己身前,但后一秒眼前一花,胭凝赫然已经被击飞出去,从这间石室消失,不知死活如何,跟着就是一阵没法形容的冰凉寒意,从脚底开始迅速蔓延上来。

  胭凝是什么样的本事,妮儿自然心中有数,自己力量大进之后,有相当自信能够战胜她,但要说这样将她随手击出,却绝对不可能,即使偷袭不备也做不到。而自己眼前的这个影子,绝对不是什么式神,而是某人透过魔法,在千万里的遥距之外形成的分身虚体,力量虽然减弱,却能亲眼去看、亲自去感觉。

  这种分身之法,过去石崇也曾经使用,只是被小草所破,元气大伤,之后再也不敢尝试。这点妮儿并不清楚,但她却敢肯定,即使石崇亲身至此,也不可能有这样的神通,更别说是分身虚化的魂体了,这样的绝世神功,放眼当世谁可做到?妮儿实在想不出来,生平所见的高手,从来没有一个这样的人物,而且,这个黑影子身上源源散发的强烈魔气,与刚才自己看到的那个魔族少年,依稀有些相似。

  (是谁?这个人……到底是谁?)

  妮儿想像不出,冰冷的感觉却由脚底蔓延到四肢,让她只能像个泥雕木塑般站在原地,动也不能动一下,看着那个黑影子以奇怪的形式移动过来,到自己面前大概一尺处,整个停了下来。

  距离很近,照理说什么都该看得清清楚楚,但这黑影子仍只是一片朦胧,似乎对方有意隐藏面孔,不与妮儿清楚相见。妮儿看不见对方的五官,但却听到一个不甚清晰的声音,像是水波涟漪般在空气中传送。

  “枉费当年花了偌大力气,始终探查不出……真是想不到,原来藏在这里,难怪、难怪……”

  声音无喜无悲,但却近似叹息,妮儿听不懂来人的话意,只是看他的形体连续变化,一下立体,一下又转归平面,颜色始终是诡异的深黑色。

  黑影缓缓转动,似乎正看着室内的一切,在看过那个已不存在的平台后,跟着就来到那个控制洗脑功能的环状仪器。

  “以你的个性,断断不会主动设置这些仪器,这是建宁姑姑的意思吧?呵,她老人家倒是防了我许多年啊……如果当时孤峰会谈,有她在你身边支持的话……”

  平静的语调中,似乎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感慨,纵使是对前尘往事全然不知的妮儿,也能感觉出这声叹息中的苦意,还有眼前这人的抑郁不快。但也就在这声叹息后,黑色影子再次转向,乍然平面、乍然立体的黑影转面向妮儿,抬起手。

  动作中感觉不到什么危险,但看着那只影子黑手越来越近,面颊与耳朵被那股寒意弄得发寒,妮儿突然感到一种恐惧,好像遇到了命中注定的天敌,整个意识开始崩溃似的狂叫。

  “长得真像……为什么我当初一直没有留意这一点呢?怪不得孤峰之战你宁愿战死,也不愿意吸蚀她来复原了。”

  看一个没有口唇的影子说话,是一件十分毛骨悚然的事,但也就在妮儿的忍耐到达极限时,石室外的甬道卷起了狂风,一道黑影夹着闪耀火光,眨眼间从外头冲了进来,拍动黑色双翼,腥风、魔气狂卷上室内每个角落。

  (是……奇雷斯?他复原了?)

  妮儿没有看得很清楚,只是依稀看到奇雷斯闪飙至自己面前,外表型态已经回复成人形,展开右臂扯住自己的腰,连同飙射过来的冲力,一下子就把自己带得离地飞起,而石室西侧突然多开了一个出口,两人就一同朝那边射了出去。

  (手脚的冰冷感觉,渐渐消失了,这种麻痹感该不会是……万物元气锁?)

  被奇雷斯的一撞带得飞起,妮儿脑中顿时一醒,这才察觉到那个事实。目标被夺,黑影子扬起了手,一股无形吸力衔尾直扯向两人,像是想把他们两人吸扯回去,但在这阵吸力真正起作用前,一道白影由地底离奇出现,挡在黑影子之前,双臂翻飞,阻断了吸力,让妮儿与奇雷斯得以离开。

  妮儿看得清楚,那个用奇门遁甲手法突然由地底冒出的,正是胭凝,她一出现就阻断了对方的吸劲,跟着反手一拍,西侧的暗门迅速关闭,连整间石室都开始往下沉去。

  单打独斗,妮儿自知不是这个神秘人物的对手,而胭凝甚至未必是自己对手,放胭凝一个人对敌断后,那岂不是要她去死?妮儿心急如焚,想挣脱奇雷斯,回身赴援,但暗门关得太快,在门缝完全关闭前,只见黑白两道光影滚动翻飞,已经交起手来。

  “胭凝!”

  “丫头,到中都去!我们中都再会!”

  暗门“碰”的一声关上,整个石室也往下飞沉,在那快速沉寂下来的气劲交击声中,妮儿的一颗心焦急得快要跳出胸口。

  ※※※

  兰斯洛的迅速痊愈,这点对于雷因斯阵营来说,真是无上之喜,因为现在正是最需要他力量的时刻。

  青楼联盟的情报网,终究不是摆着好看用的,在兰斯洛清醒的当日,有关妮儿的最新情报终于送到雷因斯,里头说明在武炼的花果山一带,发现了类似妮儿的踪迹。

  很难说明兰斯洛听到这消息时,他的表情是什么,但众人是明显嗅出一股他不愿意多谈的感觉。

  不过,泉樱没有打算让丈夫保持沉默,妮儿的身世问题发展至今,已经是一个不能逃避的问题,如果继续用逃避的态度来处理,那早晚会成为敌人的攻击利器,所以该是让己方众人心里有个底的时候了。

  “这个……”

  “花果山不是夫君你的故乡吗?但我有做过调查,那里没有你所说的城镇,至少近十年内已经没有了。身为你的女人,还有雷因斯的管事人,我要求了解真相,除非你认为我不够资格接触高度机密,那我就无话可说,一切任凭陛下处置了。”

  泉樱委婉的语气,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让兰斯洛在一阵张大口的呆楞后,抓抓头,决定把问题老实说出来。

  “嗯,其实,我的故乡在哪里,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从我懂事起,就已经是在山上,和我义父在一起了,他没说过我有家乡,只说我是从石头里生出来的,至于妮儿,不管她与我有没有血缘关系,她都是我妹妹。”

  兰斯洛的这句话,让泉樱感到肃然起敬,连忙用力点头,表示认同,而兰斯洛一直等到这个回应,才开始往下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