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身试

风姿物语 罗森 4922 2003.04.21 15:05

    魔界历天鹏纵横三年,依铁木真命令,魔族大军包围席库利斯王城,等待最後的屠杀命令。

  傍晚时分,铁木真与群臣会聚於营帐内,商讨国事。今天,本是他与艾儿西丝相会之日,可是,上次见面,艾儿西丝又是苦劝,又是怒骂,软硬兼施,他都充耳不闻,最後甚至一走了之。

  今天的会面,她也会这麽劝着自己吧!铁木真越想越是气愤,这件惨案的背後不单纯,他如何不知,从诸多疑点来研判,背後的下手者,根本就是以三贤者为首的反抗军。

  可是,明明是他们犯下的过错,为什麽她不去责备他们,却反而把矛头针对自己,哼!他就是不服气。

  铁木真一赌气,索性延迟会议,打算爽约,等到这件事处理完後,再去赴约。

  会议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盔甲後的铁木真,却变得有些焦急。自己不去,艾儿西丝会不会生气呢?她还在那里等吗?帕罗奇公国已入冬,该下雪了,艾儿西丝一向糊涂,衣服也不知多添,总喜欢让自己握着她的手,帮忙输功驱寒,她一个人独处野外,会不会感冒了呢?

  不知为何,心里的不安,迅速扩张,令铁木真坐立难安。去确认一下她的位置吧!好歹也要确认一下艾儿西丝的位置,安安心,这样比较好。?铁木真凝聚精神,运起锁魂之术,遥隔万里,搜寻艾儿西丝的所在,想确定伊人芳踪。

  “啊!”得到的结果,令铁木真大吃一惊,艾儿西丝不在帕罗奇公国,依照气息的感应,她处身的位置,是某个北方国度。

  那个领地的统治者,是一群粗野兽族,属於魔族旁枝,凭着坚强实力,总爱与铁木真唱反调,因而给远调北方。牠们对人类极度仇视,又喜欢以人类的血肉果腹,艾儿西丝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少女,倘使在那里给发现了,只怕没两刻便成了锅中佳肴。

  “那个傻女人跑那里去做什麽?”照理说,艾儿西丝不是三岁小孩,既然要深入这等危险地方,身边必有高手护卫,只要有三贤者的任何一人在旁,龙潭虎穴无忧矣。

  可是,两年的相处,铁木真彻底明白,这个女子是个超级直线条的单细胞生物,所作所为常常是不经大脑的,总是让跟在一旁的铁木真,庆幸自己的神经还够强韧。

  铁木真越想越是担心,匆匆撂了句“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在一片突然的肃静中,施展移动咒文,化为一道黑芒,飞空而去。

  一旁的胤禛,无言地一叹,收拾手上的宗卷,推门离去。剩下来的诸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均不知是发生了什麽事,惹得陛下突然拂袖而去,众人俱是同样的心思,只怕明日有人脑袋要落地了,而每个人也在暗自祈祷,那个名额千万别落到自己头上。

  黑芒落地,铁木真现身,甫出现在眼前的,便是一副令他心胆俱裂的景象。艾儿西丝给绑在根柱子上,手脚渗血,双眸紧闭,似乎昏迷了过去,周遭围了群拿着狼牙棒挥舞的魔人,狂欢高歌中,负责宰杀任务的执刀者,正要挥刀。

  “住手啊!”

  彷佛初遇时情景再现,铁木真惊得魂飞天外,大叫一声,“爆灵魔指”挥手打出,两道激光,狂飙射向魔人们。

  早在当初,铁木真的爆灵魔指,便足以将整队兽人兵诛灭,事隔两年,天魔功的修为更是增长至不可以道里计,加上情况危及,手底下更不容情,使了全力,所有的魔人们,根本来不及弄清发生何事,就给这如九天狂雷怒吼般的指劲,轰个正着,灰飞烟灭,不留半点残渣。

  “糟糕!”指劲轰出,铁木真暗叫不妙,刚刚因为焦急,慌忙中失去理智,一心杀敌,那两道指劲,毫无保留,端的是毕生功力所聚,轰杀了魔人们後,余劲形成的狂旋气流,亦足以让一流高手筋折骨断,艾儿西丝正身处其中,怎生能禁受的了。

  只听得“碰”一响,地面给巨大的爆炸力,破开了个深坑,而绑在柱上的艾儿西丝,就似断线风筝般,给轰至半空,飞的老远。

  “艾儿西丝!”铁木真狂吼中,飞身半空,接下艾儿西丝。只见伊人脸如紫金,口角一丝鲜血,泊泊流出,显然内腑已破裂多处,身受重伤,若不急救,立刻便要香消玉殒。

  铁木真连忙盘膝坐地,把一身内力,毫无保留地,灌进艾儿西丝体内,镇伤止血,以期能保住她一命。

  铁木真心中满是自责,这全都是他害的,若非他故意爽约,若非他下手没有轻重,艾儿西丝怎会变成这样。一面运功,铁木真拼命向魔族的历代先祖、人类的诸神,暗暗祷告,千万别那麽早带走艾儿西丝,只要能保住这女子的一命,他愿意用任何东西来换。

  也直到此刻,铁木真才发现,在自己的心里,艾儿西丝的地位,有多麽重要,只要艾儿西丝能平安无事,不管她提出什麽样的要求,他都会答允的。

  “小、小铁”

  “艾儿西丝。你别说话,我运功给你压下伤势。”

  抢救好一会儿,艾儿西丝星眸微张,喃喃低语几声。

  “强、强大的力量、只能、只能带来、悲伤与死亡、没有办法、没办法开创明天、你……”

  铁木真恍然大悟,原来艾儿西丝不惜拿生命当赌注,以身试法,为的就是要劝告他,血腥的报复,并没有办法解决事情,一昧妄想用力量来解决事情的人,终有一日,会遭到力量所带来的苦果。这些东西,自己早就知道了,不是吗?可是,却因为没有能及时领悟,固执地想靠力量来解决一切,这才让艾儿西丝陷入这样的痛苦中。

  “对不起,对不起啊!都是我不对。”铁木真哑着声音,完全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拼命的道歉。

  天魔功果是当世第一神功,一轮运功後,艾儿西丝的命,总算是保住了,对两个人说起来,这一天的会面,都可以说是个难忘的回忆吧!

  天初拂晓,席库利斯城的人民,屏住呼吸,等待黎明。

  魔王军已经作出宣告,要在天明的刹那,作出判决。而围城的魔军,保养兵器,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好好大干一场的架式,让城内每个人都对自己的命运,抱着无比悲观的想法。城内的权贵,早已逃之一空,留下来的,是太晚得到消息,当魔军围城後,才知大势不妙的普通百姓。该国的领主,本是一名大臣,在魔军攻入人间界时,刺杀了主君,开城投降,因而获得了魔族的赏识,也因此招来反抗军的忿恨,才选在此地进行刺杀。

  只是,所有的王族,一早便得了声息,养尊处优的他们,全然没有与人民共存亡的精神,趁黑夜收卷财宝,打开城门逃命去了,留下满城惊惶失措的平民。人们张着空洞的眼神,呆望周围的景物,在他们的心里,无论是魔军或是反抗军,都是可恨的家伙,魔族本就可恨,而打着正义旗号的反抗军,也同样令人憎恶,让他们陷入如此绝境的家伙,不就是他们吗?

  紧抱着家人,享受最後一刻的温暖,有不少人,本来在外地生活,因为听说家人将遭到屠杀,特意赶回来,与家人同生共死。这是何等悲痛的事,而等待他们的将是凄惨的下场。

  第一道曙光,穿破浓浓云雾,照耀在所有人身上,对席库利斯的百姓而言,这道曙光,无疑与丧钟同响。

  一阵清风吹拂,黑色盔甲的恶魔,翩然降临城头,他的现身是那麽的自然,可偏生又没有人能够看清这道黑影是怎生出现的。

  铁木真缓步踱至城楼,无比的威仪,至高的尊严,两旁的魔族士兵,给这气势所慑,感动的不能自己,纷纷下拜顶礼。

  铁木真站立城楼,一双眸子,冷冽的扫过场中群众。民众早已没有反应,只是麻木地等待死亡的宣告。

  黑色的恶魔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卸去左臂装甲,右手中,雪亮的匕首迎风灿烂,他在左臂划了道既深且长的口子,鲜红的血液,立刻飞溅半空。

  所有人都还弄不清怎麽回事,当看到鲜血洒出时,才惊醒过来,惊呼四起,担任服饰的随从,快步奔上,要为陛下止血。铁木真把手一挥,制止了近侍上前,低沈的嗓音,自盔甲後缓缓发出。

  “对於此次惨案的发生,朕深表遗憾,对於真正的凶手,朕将追究到底,但是,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的行为,只会造成更深的哀痛,无益於事。”

  “如果说,必须有个人,为此次惨案付出血的代价,那麽,就将一切的罪责,归诸於朕吧!今天,朕以自身的鲜血生祭,抚慰已逝的亡灵。”

  铁木真扬起左手,鲜血顺着胳臂,滴落在地面,滴答滴答的声音,似是某种哀乐,为逝去的亡者,祈求冥福。

  “他们的生命,不会无意义的消逝,朕希望,藉由贤臣们的亡故,能够创造新的世纪,打开另一条生存的途径。”

  “魔族、人类、大陆上的各种族,应该是有共同生存之路的,相互尊重,和平互存,可以让这类悲哀的事,从此杜绝。”

  “只要有心,吾等亦可创造一个理想国。对着过逝的贤臣们,吾以铁木真之名起誓,朕将造出一个,让所有种族和平共处,同心共荣的理想国,为此,请诸位助朕一臂之力。”

  跟在铁木真身边的禁卫军,本就以改革派的魔族居大多数,其中亦不乏他族的人种,听到这样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词,都感动的热泪盈眶,说不出话来,嘶哑着声音,伏地高呼万岁。

  原本呆滞的群众,开始有了种种反应,有人掩面痛哭;有人搂着家人,开怀大笑,从必死的深渊,突然获得解放,每个人都处於狂喜的状态中,他们本已为诸神所舍弃,愤怒的诅咒一切,现在却出乎意料的得救了,不管身为救世主的人是谁,他们会毫无保留的献上了忠诚、喜悦。?不知是由谁起的头,城中的百姓,纷纷下拜,以极热切的情绪,叫唤着皇帝的名字。

  “陛下万岁!陛下万岁!”

  “我主铁木真万岁。”

  “千古的圣主,铁木真千秋万载。”

  不分什麽人种,所有人都陷入了疯狂的状态,基於极度的感动,他们哭着,叫着,嘶喊着,在这一刻,铁木真彻底掳获了他们的心,得到了纵是人类史上的英主,亦极难一见的热切拥戴。

  “这样就够了吧!艾儿西丝。”看着群众的欣喜浪潮,铁木真向某个不在场的人,默默低语。不以暴力来统治,而以正当的手法来获得人心,这就是你所谓的明君了吧!

  场中的魔族激进派,则为之大惊失色,他们原本预期会看到一出血腥屠城,却怎麽也没想到,事情会有这样的急变,现在,他们充份感受到了身边群众高张的情绪,而人人自危,担心自己会成为这股狂流下的牺牲者。

  一旁的胤禛,冷眼旁观。这些民众,并不是真正为了铁木真的改革政策而感动,只是基於被解救的情绪,无条件地高呼万岁而已。可是,不管如何,从政治角度上看来,这件事的宣传意义之大,是无法想像的。席库利斯的人民,遭到了统治者的抛弃,而一向打着正义旗帜的反抗军,也没能展现任何作用,真正把这群人救出来的,反而是魔族的魔王。这件事,清楚的把人类的种种低劣面,作了反面教材,却大幅提高了铁木真的地位,受到他感召,而真心加入改革的人,想必会越来越多吧!

  不过,可真是惊人啊!在他记忆里,从未有那一个魔族的高层,曾经接受他种族的欢呼,纵有,也是在暴力胁迫下的哀号,绝非像现在这样,人人充满喜悦,真心的呼喊。这就是所谓的“民心”吧!胤禛深深的受到震撼,有生以来,他首度对群众的力量,感到畏惧,在不久的将来,这股热切的人心,将化为洪流,淹没风之大陆的每个角落,改革的大业,自此水到渠成,再也无可遏抑了。

  步下台来,铁木真走向兄长,低声道:“抱歉啊!兄长。”

  长久以来,赞成柔性统治的胤禛,对铁木真的改革,抱持着保留的态度,他认为,人类与魔族之间,还是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该把相互的关系拉平。

  而今日的改革宣告,他事先并未得知,这样的专断独行,铁木真对兄长有份歉疚,再加上未能替死去的亲戚复仇,或许兄长会不快,是以铁木真立即与兄长面谈。

  “呵,没什麽关系,小孩子长大了,能自己决定事情了,我也很欣慰。”带着和煦的笑容,胤禛拍了拍弟弟的肩膀。

  “四哥。”

  “不要用那种声音,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胤禛大笑道:“去贯彻你的选择,四哥会支持你的。”

  “谢谢四哥。”

  “不过,若是你的选择错误,你会下地狱被火烤。”

  “四哥,你又来了。”

  “哈哈哈哈”

  能够得到兄长的支持,铁木真不胜之喜,胤禛的首肯,不仅是政治实力的一大助力,更有心理上的意义。对於这个一起长大,对他关怀倍至,恩比天高的四哥,不管是什麽事,铁木真都希望能得到他的祝福。

  只是,这时的铁木真,虽然满怀信心,却仍是缺了几许阅历,尚无法体会“朱门先达笑谈冠,白首相知犹按剑”这千古名言,背後的真正意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