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风姿物语 罗森 7214 2005.10.10 09:34

    虽然是自己选择了死亡时间,但是李煜面临败战时,白起早已身亡,如果不是织田香当时也潜在中都附近,照着白起生前的嘱咐与安排,施以秘法,白起根本没有办法与李煜联手,联合雷因斯方面最强的两名太天位武者之力,与胤一战。

  促成白起与李煜联手的织田香,本来跟着就要现身,协助兰斯洛等人对抗旭烈兀,但她却被现身在面前的奇雷斯给拦住,紧跟着,两个人就发生激烈战斗,这也导致在那场大混战的下半局,两名能对局势产生重大影响的要角双双缺席,在不为人所注意的角落里,进行难分轩轾的战斗。

  李煜与白起的双双殒落,对雷因斯这一边的许多人来说,都是一个难以承受的打击。与白起有交情的不多,但是李煜却和很多人都有情谊,尤其是当兰斯洛、源五郎、有雪意识到昔日暹罗城中洒酒立誓的四结义,从此永缺一角后,每个人心里都有一股无声的颤动,彷佛在长夜最深处凝望远端地平线的孤寂,告诉自己,生命中的某一个角落,将从此归之残缺,永远不能填补。

  “真想不到,那个李小子看来根本是一副杀不死的样子,石大奸狗以前设下多少陷阱与阴谋诡计,他都一样当没事;剑试天下的时候,死了多少人,也一样不关他的事,怎么这一次才一个胤就让他挂了呢?”

  雪特人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充满落寞,找不到平时的生气,而他身边的爱菱,更是不知道哭湿了第几条的手绢。李煜亡故的消息,他们当时在战场上就已经得知,但却是回到稷下后才得到确认。

  李煜骤逝,连周嘉敏也一同身亡的消息,令妮儿倍感黯然。众人之中,只有她曾经与周嘉敏相处过,明白那个娴雅女子的云淡风清,明白她的哀与愁。那么一个与世无争的女人,超脱于世俗的斗争之外,却也不能在这场战争中幸免,仍是被牵扯进去,最后与她心爱的男人一同殒命。

  知道周嘉敏亡故的消息时,妮儿爆发了炽盛的怒气,“两军对阵,不伤妇孺”,这应该是一种礼节与规范,敌人居然用这么下流的手段,这是令她非常难以忍受的一件事,盛怒所及,妮儿有好一段时间气得说不出话来,恨恨发誓下次一定要讨回这笔帐。

  不过,在怒气稍敛后,妮儿却跪在星空下,对着满空苍星,为着已经不在的两个人祈求冥福。诚然他们两人生前颠沛流离,充满了苦难,可是死前能够见到彼此最后一面,这点总算是不幸中的大幸,现在就是祈求他们两个来世也能继续在一起,但这一次……希望是个被欢笑与幸福所笼罩的人生。

  “希望你们两位……来世能远比这一世幸福快乐……”

  妮儿这样认真地祈求着,姑且不论这祈祷词是否有用,但李煜却真的为雷因斯一方带来幸福,如果不是他的拚死奋战,阻住了胤,雷因斯的主战力早在那一战中就全军覆没,不用谈什么未来了。

  胤目前身受重伤的状态,是可以想像的,虽然没有目睹那一战的详细情形,但是李煜与白起联手迸发的最后锋芒,对众人而言都是一种保证,胤不可能太好过,要痊愈伤势,再起第二波攻势,势必须要相当时间,这正是众人所要争取的东西。

  “现在棘手的问题,反而不是胤,而是旭烈兀,这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连周公瑾都被他干掉了,实在是个辣手家伙。”

  源五郎边说边叹息,他自己很不愿意相信周公瑾就这么死了,但目前各方面所得到的情报,都确认同样的讯息,而旭烈兀更是公然以此告诸天下,扬耀本身的武勋。

  “官方文件虽然这么说,不过我们是向来不信官方说法的,在看到尸体或是骨灰之前,我们就暂且对这说法抱持疑虑吧,只是……这个暴发户还真是喜欢公告啊!”

  源五郎对着旭烈兀一连串的动作频频,摇头苦笑,因为就在日前,旭烈兀公开现身,揭露了自己身为魔族皇子的事实,不但公告师兄周公瑾已为自己亲手所诛,白鹿洞由自己正式接管,还宣布解散麦第奇家,旧有子弟兵愿意跟随自己的,安排加入魔族军系,如果不愿意跟从,则准许他们离开,但若是蠢得跑来质问这命令的,不分男女老幼,一律都是死刑。

  “问我为什么选择魔族?这么蠢的问题还用得着问?我这一生曾经站错边吗?我永远只站在胜利者那边。现在,看到我站在哪边了没有?我们赢定了啊!白痴们!乖乖投降吧!”

  用魔法传送到全风之大陆的影像里,轻拂着额前金发,旭烈兀白衣如雪,神采飞扬的样子,让人印象极为深刻,只是看在一般百姓眼中,他对魔族实力的自信满满,更让一般人满心阴霾有如铅重,因为一个全风之大陆都知道的事实∶旭烈兀一生顺风使舵,确实从来没选错边过。

  在所有魔族当中,这个皇子殿下堪称最特异独行的一个,所作所为也与寻常魔族立场有别,就源五郎来看,旭烈兀是魔族里头最有可能与人类谈判的一个。

  石崇率众血洗白鹿洞时,里头的儒生几乎全数被调离,让石崇扑了一个空,而提前假传命令调走儒生的,事后证实就是旭烈兀。虽然事后一直没有解释理由,但从旭烈兀宣布自己接任白鹿洞掌门,掌管白鹿洞大权的动作来看,他是刻意保全白鹿洞的势力。

  有部分声音认为旭烈兀意在夺权,是想要藉由保有白鹿洞势力,来巩固他在魔族内部的实力,但源五郎却不这样认为,因为旭烈兀不需要白鹿洞来锦上添花,白鹿洞却需要旭烈兀的雪中送炭。

  “旭烈兀的武功,是现在魔族的第二号人物,就算他不夺取白鹿洞的掌门之位,也没有人能够动摇,他现在宣布自己就任掌门,是为了保护白鹿洞的儒生,如果没有他的保护,白鹿洞很快就会被魔族摧毁殆尽。”

  就算让魔族统治人间界,也不用彻底摧毁人间界现有的知识与文化体系,旭烈兀本身受过白鹿洞的教育,也素来喜爱那些文采风liu,其思想必然与以石崇为首的魔族旧势力有所冲突,两边有矛盾并不意外。在源五郎看来,较诸想法守旧的其他魔族,旭烈兀反而是一个可以上谈判桌的对象。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以他的个性,谈判绝对不会是在双方条件对等的时候发生。不是在魔族统治我们以后,就是在魔族大败亏输,需要求和的时候,无论是哪一种,目前是都不可能实现了。”

  旭烈兀自己一定也是很遗憾吧,他与父亲一起准备了许久的粉墨登场,本来应该可以无比华丽地解决掉敌人,赢得完美无瑕的胜利,结果却因为那种莫名其妙的理由,身受重伤,屈辱地惨败回去,一直到整个战斗结束,手脚骨折的他仍只能瘫趴在地上,极度样衰地在心中咒骂。

  “世事难料啊,谁也没有想到,在整桩精密大计划的最尾声,竟然会是一个亡灵出现,改变了最后的结局。”

  中都城的一场大战,胤本来是希望将人间界的反抗主力一举消灭,就连白起苦心谋画的目标,也只是尽量能走一个算一个,多保存一分雷因斯的元气,至于让所有人全身而退,毫无人命损伤,这种奢望白起连想都没有想过,但最后却离奇地实现了。

  已经死去两千多年的大魔神王,毫无预兆地突然现身,不但重创了包括旭烈兀在内的所有魔人,更将兰斯洛等人传送回稷下,连有雪与爱菱都因此安然撤身。

  好狗运可以好到这种程度,事后想来,不但源五郎大呼不可思议,恐怕魔族那一边也是人人傻眼。

  事出必有因,就算是奇迹,事情发生也总有个来龙去脉,而这正是众人回到雷因斯之后,几经检讨才整理出来的结论。

  “那个……不是老大在用引神入体,引啊引的,就引进去了吗?”

  有雪一头雾水,回忆起来的结论只有这样,因为当爱菱的黄金像大放光芒,他与爱菱先后意识一昏,就在地底昏了过去,当他们再次醒来,人已经回到稷下,中间发生什么事,只能从源五郎口中转述得知。

  “哪有这么容易?如果用那种急就章的引神入体,随便踩几下地面,就能够请到那么厉害的帮手,那妮儿小姐直接跳下去请,说不定还能请到深蓝魔王下来,把大魔神王给一口吞了。”

  源五郎摇头否认,指出事情的关键在于两个要点∶黄金像与三滴魔血。

  在铁木真消失之前,曾与妮儿提到兰斯洛体内的三滴魔血,换言之,正是三滴铁木真的遗产,一直在兰斯洛体内发挥功效,创造出种种奇迹,直到今次彻底消耗殆尽。

  至于黄金像……“爱菱丫头,以前奶从来没有好好看过这尊黄金像,对吧?”

  不是没有好好看过,但爱菱确实看得不仔细,只是大概知道那是一个穿着厚重铠甲的武士,然而,当源五郎稍作提示,把黄金像的金光敛去,变成黑乌乌的一截物体,爱菱这才失声叫了出来,因为那无疑就是穿着黑魔铠的大魔神王之像,而且……“这、这是……仙德法歌大神的像。”

  所有太研院的院生,都知道院长大人有膜拜邪神的不良信仰,不过反正院长大人来自魔界,所以也没人在意这个叫做仙德法歌的邪神是什么东西,只是依稀听说,那是连雪特族也有在拜的不良神明。

  但在爱菱的回忆中,那是有一次和父亲闹脾气,躲在供桌下生闷气,突然发现一尊通体焦黑、看不清是什么模样的神像,可怜兮兮地掉在桌子底,顿时大有同病相怜之感。询问师兄朱炎,知道是“仙德法歌大神”,于是便许愿成为的信徒,一切便是如此。

  这尊黄金像在九州大战末期,魔族撤离人间界的时候,就由隆。贝多芬转赠给山中老人,当然不可能是爱菱当初在家里看到的那一尊,但掩去金光后的外形,赫然别无二致。

  “九州大战末期,魔族开始撤退的时候,铁木真之名被全体魔族诅咒与唾弃,变成了连提都不能提起的禁忌。隆。贝多芬是当年铁木真的旧部,特别铸造了这尊黄金像,用旧主的型态来当作开启地窟之钥,一方面是尊敬,一方面也是怀念,但为了避祸,他把这尊黄金像送给山中老人,怕招来祸事,被敌人赶尽杀绝。”

  只是,这样的心情,纵然在回到魔界之后,仍是难以克制,隆。贝多芬又偷偷铸造了旧主之像,却不敢公开祭拜,直到后来被女儿发现。

  “那……那这尊仙德法歌大神的像,岂不就是、就是……”

  “就是前任魔王陛下,铁木真的像了。”

  源五郎解释,隆。贝多芬的黄金像,本身是开启四大地窟的钥匙之一,蕴含着某种魔力,与兰斯洛体内的魔血产生呼应,因此才缔造了奇迹。

  这是众人所知道的部分,但在众人所不晓得的部分,兰斯洛自己认为还有一个理由,就是神秘白袍丽人的翩然一吻。

  其实在整场中都大战中,兰斯洛可以说是最舍生忘死、拼命奋战的人了,战斗最开始的时候,他就已经锐身赴难,与周公瑾作战,后来又战胤,连最后撤退时,他还一个人独自挡了魔族全部人马,从开始战到最后,真个堪称是勇悍无双……至少单单看外表,确实是这样。

  整场战斗的后半两局,兰斯洛自己没有半点印象,唯一记得的东西,就是人在稷下苏醒之后,满身痛不已,还有失去意识之前,那名白袍女子离奇出现,给予自己的一吻。

  那一吻,明显是一种传输力量的法门,她把沛然魔气大量输入自己的体内,对自己体内的天魔功造成刺激,暴发出来的强横力量,不但让自己产生超乎寻常的体能,和胤狂打了一场灿烂之战,甚至结束了与胤的战斗后,还能再引发第二波的奇迹,令众人安然回到稷下,逃出生天。

  兰斯洛不晓得那名白袍女子是谁,虽然感谢她对自己的帮助,但却不能对任何人说起,否则如果让人知道自己给一个女色魔这样偷吻,肯定后患无穷。因此,兰斯洛只是维持沉默,静静地去养伤,没有出来说任何解释,做任何事情。

  “目前,敌我双方都处于一个很尴尬的疗伤阶段。不管武功有多高,重伤者是没法动手的,所以几天之内暂时不会有战事,不过……顶多也只是十天半个月的功夫,第二波的人魔大战很快就会暴发,我们得要在那之前做好准备才行。”

  “作什么东西的准备?”

  “战或是逃的准备啊!”

  带领著有雪与爱菱,手上抱满一堆书卷档案的源五郎,快步走向象牙白塔的主塔。虽然说目前雷因斯一方的主力高手尽皆重伤,但源五郎从苏醒那一刻开始,就显得精神弈弈,非但看不出半点伤者的萎靡气色,状态还好得让他的同伴议论纷纷。

  “喂,爱菱丫头,整件事情我是大概弄懂了,但还是有一件事情很奇怪耶!其他人都死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这里只剩下一个人妖在喷口水?不是说全都重伤在疗养吗?我看这家伙的精神好得要命,那个表情看起来像是要去郊游多过上战场啊。”

  “呃,这个……我是有听人家说,源五郎先生好像在上一战中解开了什么封印,变得有点不一样了,所以……所以……”

  “所以怎样?他武功大进,还是脸上长花了?这年头武功大进的人好像都没什么好下场啊。”

  “嗯,应该是武功有进步吧,因为现在所有人都倒下,只有源五郎先生还能活动自如,看起来……应该和以前有点不一样的。”

  爱菱不肯定的语气,让有雪找到了揶揄的借口,“嘿,看起来不一样吗?那奶觉得他现在像什么样?”

  左看看、右看看,最后爱菱才很怯懦地开了口。

  “我看……还是那个百败军师的样。”

  “喂!你们两个!不要只会在背后友军的气啊!”

  被有雪与爱菱的对话弄得七窍生烟,走在最前头的军师大人,发出了严正的大声抗议。

  “嘿!现在是大家最需要信心的时候,军队要作样子,我们也要作样子,如果我们看起来都惶惶不可终日,那稷下城里不就变成世界末日了?幸好你们的话没有被别人听见。”

  为求安全,三人是行走在象牙白塔的地宫隧道里,周围并没有旁人,所以这些话也没有其他人听到,对于正摆出一副乐观表情的源五郎,这应该是一件好事吧。

  行走之间,三人已经来到了走道的末端,只要把前方的那扇大铁门一推开,就会回到地上,重新见到阳光。意识到这一点,有雪垂手叹息,因为如果众人的命运也能像这样,那就真是太理想了。

  “老四你要看开一点啊,九州大战的时候,人类没有被灭绝,这一次我们也一样撑得过去。黑暗的尽头,就是阳光,来,和爱菱丫头一起作个深呼吸,好好迎向灿烂的人生朝阳吧!”

  “……是啊,说不定还是我们这辈子最后一次看见太阳了。”

  在有雪的叹息声中,源五郎将那两扇受到魔法保护的厚重大铁门拉开,璀璨的强光立刻照亮黑暗,洒落在三人身上。

  确实是很耀眼的强烈光芒,有光……也有热,而且还是高热,当三人意会过来时,熊熊火焰已经扑天盖地而来,化作一道火焰之墙,迅速从眼前扫过去。

  “啊?怎么会有火的?”

  “T1000!张开防护罩!”

  爱菱第一时间打开贴身护甲,但即使她没有这动作,三人也不会受到伤害,因为源五郎已经早她一步,拂袖挥出一道强风,切断火焰,制造出安全的空间。

  漂亮的应变,解去了燃眉危机,源五郎抢跨出一步,要弄清楚火焰从何而来,为什么地道尽头会突然烧起大火,而且……那火焰里头还蕴藏着某种力量……火焰太亮,三人的视力多少都受到一点影响,但当他们看清楚了眼前的景象,花了一点时间意会过来自己仍然身在稷下后,却无法从那种震惊中回复过来。

  望着周围废墟般的景象,还有在空中高速飞来飞去、遮蔽日光的巨影,有雪不禁再次叹起气来。

  “唉,烂人,你果然是百败军师的命。”

  有雪的叹息,只为了一件事,原本在地道底下,三人才谈到受创同样惨重的魔族,不会在近日内来攻,但才只是一会儿的功夫,魔族的部队就已经杀到稷下上空,正以火焰与风暴疯狂攻击地面。

  魔族进攻稷下城的部队,全部飞在天上,体积还相当庞大,全都是黑躯血翼的巨大飞龙,每一头都是十来尺长,爪尖牙利,通体布满黑色鳞片,只有翅膀的正下方,完全是血一般的鲜红,从地面往上仰望,血色之翼看来非常明显。

  飞龙部队占满了大半个天空,浓密的黑影几乎遮蔽了日光,不时飞行下扑,距离地面还有几十尺高,就张口吐出血红火焰,凝聚成火球,往地上建筑飞射而去,在轰然爆炸声中,把命中目标的百尺范围化为一片火焰世界。

  一处又一处的爆炸,火焰伴随着浓烟一起窜升,燎烧得过于炽烈的浓烟,让远近景物一片朦胧,看得不是很清楚,不过当浓烟在火光中隐隐透着邪异的蓝色,源五郎就晓得那些火焰里头蕴含毒质,随着火焰焚烧而扩散,不只是蚀杀人命,更会污染土地,令伤害更进一步地深化。

  “哇!不是才用元始炮轰掉了一批吗?怎么这么快就又多出一批来?这些飞龙什么的,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好厉害啊!”

  有雪抬头望天,为着那幕群龙蔽日的景象而吃惊,却没察觉到右后方一头黑色飞龙高速下降扑击,半途做出秃鹰似的高速转折动作,陡然拔高,但是一颗威力万钧的火焰弹却喷吐了过来,重砸飞射向三人。

  声威骇人,可是这种程度的攻击,甚至不需要用到源五郎,单是爱菱的T1000祭起护罩,已经把火焰爆炸时的杀伤力尽数遮挡,没有造成实质伤害,但源五郎却留意到,那头飞龙在拔高飞起时,口角流落的一抹口涎,滴在地上,地面立刻变成黑色,被腐蚀出一个凹洞,散发出腐坏的恶臭。

  “唔,石崇干的好东西,魔族里头除了他之外,其他人大概没本事造出这种怪物。”

  源五郎轻描淡写地说着,刚刚远距离朝三人攻击的那头飞龙,却在拔高飞起后不久,于高空猝然毙命,巨硕的身躯成了自由落体,轰然砸向地面,很快就被烈火给吞噬掉。

  爱菱与有雪素知源五郎之能,尽管平时对他的嘴上调笑从不容情,但对他的能力还是相当信任,这时看他不动声色,随手诛杀飞龙,心里委实佩服,才要说话,却见到源五郎手掌一翻,伸出食指,在那白皙得有若羊脂玉的指头上,浮现着一滴淡紫色的鲜血!

  适才黑色飞龙扑击时,源五郎一记小天星剑反击,在诛杀飞龙的同时暗运巧劲,遥遥取了一滴龙血过来,此刻他凝视指头上的血滴,无声无息之间,已经读出了讯息。

  “……没错,是黄金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