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风声鹤唳

风姿物语 罗森 9063 2004.05.21 22:21

    兰斯洛与多尔衮的激战,一开始就以最激烈的形式爆发。对彼此而言,这场战斗都有特殊意义,从许久以前开始,多尔衮就一直希望干掉皇太极留在这世上的最后一条尾巴,因为这人的存在,像是皇太极留下来对付自己的一记后着,始终令己如芒刺在背,不拔不快,只不过之前的兰斯洛受到种种庇护,自己多次暗中加害,甚至曾亲赴稷下暗杀,却总是未能成功,这才令他成长到今日能正面威胁到自己的程度。

  就兰斯洛而言,当他从梅琳口中得知一切,面对着多尔衮时,就总像是面对着养父皇太极,毕竟这两者之间有太多的相同与相似,尽管理智上明白,可是心绪上并非那么容易割舍区分的。

  然而,既然已经对决,要作的事情就很简单,那就是把这个令养父皇太极永远消逝的罪魁祸首,狠狠地打至不成人形就成了。

  “皇太极的小狗,看看你学成了那条老狗的几成本事!”

  记取适才的教训,多尔衮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八枚烈阳火球几乎将天空烧成了白昼,聚合成一把烈火巨刃,朝兰斯洛挥斩过去。

  “哼,什么老狗小狗的,也不见得你这头公狗就有多高明。”

  兰斯洛当然不会对敌人的称呼有什么好感,面对烈焰刀斩来,他振臂挥出,鼓劲还击,当一道炽烈火光升起,火红耀眼的光芒,朝着烈焰刀迎去,赫然也是另一把烈焰刀。

  (这头小狗不以天魔功应战,到底在弄什么玄虚?)

  见到兰斯洛的还击,多尔衮着实一惊,但是两劲对撞,发觉对方使得是纯阳正气,确实是正宗的干阳大日神功,几招一拆,兰斯洛完全没有变招的打算,完全以烈焰刀对抗烈焰刀,一时拼得难分难解,多尔衮顿时明白了他的想法。

  如果是以天魔功来对抗大日功,纵然分出个胜负,那也不过是单纯的武斗,但兰斯洛是希望为皇太极做点什么,所以才执意使用皇太极的毕生绝技,想用大日功来击败大日功,为已故的养父扬眉吐气。

  自从体内的雄霸天下真气,在暹罗被李煜给打散还原,兰斯洛就有着最精纯的大日真气,尽管后来都在修练天魔功,但只要转换内力,仍可施展正宗的干阳大日神功。

  但在多尔衮看来,敌人无谓的骄傲与执着,正是自己可以把握的胜因。自从上一次与兰斯洛交手,多尔衮对他的武功一直深深忌惮,异变之后的天魔功更显犀利,配上每次出手缠绕的妖雷魔电,那已经变成天底下一等一的强悍武技,多尔衮数次扪心自问,除了用九阳烈焰刀拼尽,不然真想不出其余方法正面获胜。

  可是,如果兰斯洛不使天魔功,情形便就不同。不管他从皇太极身上得到多少好处,自己毕竟在大日功上苦修千年,更从中推创出九阳烈焰刀的神技,要比起对大日功的认知与了解,举世无人能及,这小鬼又怎是自己的对手?

  “小鬼,准备为你的无知付出代价,要玩大日功对决,你还得让皇太极老鬼多调教你几年啊!”

  多尔衮的豪语并非无的放矢。与他的狂妄成正比,烈焰刀在他手中的光焰,耀眼得无与伦比,劈、砍、削、剁,每一记攻击的大威力、大气势,将烈焰刀中的八枚烈阳火球,催得光热暴炽,化成一道又一道的雪白光虹。

  相形之下,兰斯洛的大日功就相形见绌,虽然同样是以八枚烈阳火球推动的烈焰刀,可是当相互劈砍撞击过百次后,兰斯洛就渐渐被压在下风,烈焰刀像是崩散瓦解似的,火舌越来越小,与初施展时候的赫然声威,天差地远。

  (妈的,不愧是那个臭老头的身体,如果要比大日功,我还真不是他的对手咧!)

  情形一如原先预料,如果是使用天魔功,那就可以全力一战,但是自己在大日功方面的修为不足,久战之下,最后一定不如多尔衮。这件事兰斯洛在开战前就知道了,而战斗至今,也让他再次实际体会到这一点,不过他并没有想转换功力,改以天魔功应战的打算。

  知道自己的大日功不能超越多尔衮,兰斯洛并不愤怒或沮丧,反而隐隐有一点高兴。在皇太极已经不在的此刻,“超越皇太极”这个成就,并不能带给自己什么快慰,反而会造成一种难受的疏远感;得知养父的修为仍在自己之上,好像仍然是某种不能超越的目标,就在那里,抬头就可以看到,这种感觉……很好。

  然而,尽管兰斯洛坚持不用天魔功应战,但他也不是为了战败才来此赴战的,既然明知道使用大日功会趋于不利,那么他自然会另外藏着一些致胜后着。

  “小狗!再不使用天魔功,你就下地狱去接受皇太极老鬼的教诲吧!”

  多尔衮抖振手臂,数十尺长的烈焰巨刀席卷天空,熊熊火舌吞噬云雾,瞬间蒸发一切水分的高温,朝敌人的最后防线斩去。在他心中,实在不敢肯定当兰斯洛终于改变念头,以天魔功应战时,自己能有多少胜算?之前与源五郎二人的交手,自己并不是一点影响都没有的,所以,要在那种不利情形出现之前,先杀伤与减弱兰斯洛的战力。

  两把烈焰巨刀再次对撞,和多尔衮燎天焚云的大气势相比,兰斯洛的烈焰刀黯淡得可怜,几乎是两刃相互碰撞的那一瞬间,整把烈焰刀就轰然崩解,散着满天的火星,流焰四射,再也不成刀形。

  (好极,终于破碎了他的烈焰刀……怪了,怎会这么容易?)

  一举攻破兰斯洛的防御,多尔衮先是心中一喜,却又凛于得手过于容易,因为以兰斯洛的雄厚力量,纵然落于下风,也不该这么快就露出疲态,令烈焰刀崩解,这件事情委实不合常理。

  心头错愕,多尔衮更见到一幕怪异景象。八枚零散发光的烈阳火球,在烈焰刀崩解之后,仿佛受到某种无形力量的牵引,飘移在兰斯洛的周围,高速飞旋缭绕,旋转成一个太阳飞环,竟然挡住了自己的一记烈焰刀斩击。

  “多尔衮,你不是常常想比较你与我义父的高下吗?现在我就告诉你,也许在武功上你确实有独到之处,但是最后你仍然是输的。”

  兰斯洛朗声道:“和我义父相比,你从来没有在世上留下什么东西,而他当年所留下的东西,就是你今天失败的主因。”

  “哼!如果不是皇太极和唐婉多次从中作梗,你这小狗哪会苟活到今日?这是你的运道,不过今天你不会再有这样的好运道了。”

  要把烈阳火球组织烈焰刀,需要耗费相当的体力与时间,多尔衮一击得手,就不再给兰斯洛重组烈焰刀的时间,大日真劲一提,烈焰刀熊熊斩下。

  “嘿,不把别人说话听清楚就动手吗?我义父留下来的东西,可不是只有我而已啊!”

  兰斯洛微微一笑,竟全不将烈焰刀放在眼里,也不趋后退避,当烈焰刀斩到近处,反掌扣住中指,脱指一弹,环绕在周身飞舞的六颗烈阳火球立即迸射而出,去如雷火流星,四颗弹丸激打在烈焰刀锋上,激荡出璀璨火光,炙热的冲击波烫得人毛发欲焦。

  一边是刀法中力道最大的直劈,另一边却是像机弩弹射般飙投,加上距离算得精准,虽然只是四颗烈阳火球,却足以挡住多尔衮的八阳烈焰刀,但趁着多尔衮全力攻击、护身力量大弱的当口,另外两枚烈阳火球却朝他疾射过去。

  “啊?!”

  烈阳球是大日神功的最强杀伤力所聚,随便被打上一记,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多尔衮如何不识厉害,但是要回刀防御,巨大的烈焰刀刚与敌劲碰撞,正需要回气维持,哪能这么快就运刀回防?

  脑里一乱,不知该如何应变,就这么一下耽搁,两枚烈阳火球已经射至眼前,多尔衮一下急忙仰身,任两枚烈阳火球水平自身体上方交错擦过。

  虽然没有击中身体,但是烈阳火球何等威力,这样子近距离贴身擦过,惊人高温令五尺内的一切无风自燃,多尔衮身上的红袍着火,胸腹肌肉就像被人用一块烧红的烙铁贴上般,疼痛得嚎叫出声。

  “贼小子,耍什么小技俩。”

  多尔衮怒喝声中,翻身起来,扬手便是一刀,但兰斯洛应对的态度却全不似正在作战,反而像是一个变着戏法的小丑,双臂挥动,十指灵活地左右开弓弹扬,拉着无形的操控丝线,就这么控御着八枚烈阳火球,在周身无定飞旋,画着一个又一个的圆形。

  或正圆、或椭圆,有的快、有的慢,当八个烈阳火球以各自轨道运行,在兰斯洛身外组成一个天体保护圈,相辅相成,多尔衮的烈焰刀就面对了一个最坚固的防御网,任他狂风暴雨攻击,也无法突破这个防御网分毫。

  (这……这不可能……大日功不可能这样子使用,他怎么能在这么近的距离运使烈阳焰球?)

  在干阳大日神功方面的修为举世无双,多尔衮自然明白,烈阳火球距离操控者越近,威力越强,所以自己的烈焰刀砍不进对方保护圈,是应有之理;但是烈阳火球一凝聚出现,就散发着无比的光与热,不仅伤敌,也会伤己,把八枚烈阳火球近身运使,直接承受那无与伦比的热度,这根本是引火*的行为,连自己都无法做到,这小子是用什么秘诀来完成的?

  (是天魔功中的什么变化吗?或者……难道死老鬼皇太极真的留下了什么后着,要这小畜生来对付我?呸!这个老鬼死都死了,还能做什么怪?)

  多尔衮狂傲豪迈,从不把什么因果报应放在心上,但与皇太极争夺肉体操控权数百年,虽然最后获胜,但却对皇太极忌惮甚深,想起这个生死强敌的手段,那种就算身死也要反咬一口的狠劲,心中不禁有了几分惧意,而这个反应并没有逃过兰斯洛的观察。

  “怎么了?多尔衮,这个样子就开始害怕了吗?那也没错,我说过我今天是来替我义父算帐的,面对他的手段,你是该非常害怕啊,哈哈哈……”

  “小畜生,就这么几手变魔术的三脚猫把戏,想得意还嫌早呢!”

  看不破敌人的武技奥妙所在,多尔衮纵然困惑,却也只有继续硬上,但尽管他的斩击威猛无匹,可是兰斯洛却根本不与他硬碰硬对战,只是控御着八枚烈阳火球,灵巧地与他一式一式拆招,尝试虚耗他的体力,尤其是当双方又拆十多招后,兰斯洛一改站在原地不动的沉稳打法,施展小巧身法腾挪,绕着多尔衮攻防。

  刚刚单是站在一个地方,八枚烈阳火球纵横来去,就足以让人眼花撩乱,现在加上兰斯洛本身的移动,忽焉飘近,忽焉远扬,八枚烈阳火球此来彼去,化作经天流星,煞是好看,却神出鬼没,根本无从防御起。

  (他这样子分开操控八枚烈阳球,天心意识高度集中,耗损程度是控制烈焰刀的八倍,极不讨好,不可能撑得了太久……)

  多尔衮身经百战,纵是面对全然陌生的武技,也能迅速归纳出这武技可能存在的优缺点,但归纳得出是一回事,要在实战中找出破解方法又是另一回事,对上了这个全然陌生的大日功,他一时间也只有招架之功,脑中更是浮现一个又一个的疑问。

  (近身运使烈阳火球的痛楚不说,小畜生这样子高速移动,还要分神操控烈阳火球,力量耗损应该很大,怎么还能在那边贼笑?他是虚张声势?还是真的掌握到什么秘诀?他对大日功的掌握不可能在我之上,除非……除非真是死老鬼皇太极的……)

  干阳大日神功的许多霸道招数,都是多尔衮独力钻研完成,半数以上甚至是皇太极亡故于阿朗巴特山以后的事,是以即使皇太极复生,多尔衮也不认为自己的大日功会输给对方,然而,皇太极毕竟是干阳大日神功的创始人,如果说他从这套心法的根本之处,创发了什么秘诀,又或是破解了某个缺陷,将秘诀传给兰斯洛,那么……

  (连死了也还在作怪,这个死老鬼……)

  作战时心无旁鹜,百分百地投入与享受战斗,这是所有敌人对多尔衮畏惧的优点,可是今天这狂人却栽了觔斗。打从心底对皇太极的忌惮,令他没法抛开繁杂思绪,全神作战,在不知不觉间,战斗的节奏掌控已然易主,之前一直被压在下风的兰斯洛,慢慢掌握到这场战斗的主动了。

  “多尔衮老头,刚刚只是变戏法,你是不是不过瘾啊?现在给你一点正经的东西,睁大眼睛看着吧!”

  当确认敌人的体力与斗志都被削弱,兰斯洛决定反守为攻,手臂一振,八枚烈阳火球飙如流星,去势神妙无方,其中几个与烈焰刀一沾即退,牵制着敌人的最大战力,其余的却以最快速度飞袭多尔衮。

  相较之下,威力绝伦的烈焰刀,这时就显得笨重呆滞,别说攻击兰斯洛,单是自保已极为窘困。多尔衮必须一面挥刀,一面腾挪闪躲,这才能够不被烈阳球给击中,总算烈阳火球分开攻敌,单独的威力远逊烈焰刀,杀伤力不强,多尔衮的压力才没有那么重。

  但是,长时间下来顾此失彼,好不容易躲过兰斯洛弹射的烈阳火球,却不料两个射空的烈阳火球在后方对撞,反弹乱射回来,正中多尔衮背心,烧出老大一块焦黑。

  “吼~~”

  剧痛的吼声,在十里内的天空掀起声爆巨涛,好比猛烈的爆雷,一波一波震往地上。大半力量放在维持烈焰刀上,在被烈阳火球击中的瞬间,多尔衮疼得眼前发黑,大口鲜血甫才喷出口,就被烈焰蒸发殆尽,假如不是他平日就以类似方式进行地狱苦练,现在一定无法承受。

  (这招是……鸿翼刀的雄姿英发?)

  在背心受到重击的瞬间,多尔衮脑里闪过这个念头,更隐约想到一件事,只不过兰斯洛的攻击连珠而来,必须聚精会神,先行招架,没法再行细想而已。

  “多尔衮,你不是自负大日功的修为举世无双吗?怎么这点小把戏就把你给困住啦?别让我太失望啊!”

  “小畜生,你这是哪门子的大日功?”

  “唷,前辈,难道你以为大日功是你的专利吗?始创人可不会同意啊,哈哈哈……”

  兰斯洛朗声长笑,似是极为欢愉,尽显对这场战斗的驾驭自在,浑然没有半分紧张激昂的模样,但手底下的妙着却层出不穷,在以乱射攻敌取得一胜后,他十指弹动,继续操控烈阳焰球攻敌。

  假如用之前的方法拦截防御,那么只会在敌人没有常理可循的流弹弹射中连接受创,多尔衮情知不能再有所保留,虎吼一声,两臂分扬,将烈焰刀一分为二,挥舞着双刀,灵活度与杀伤力倍增,拦截兰斯洛的射击。

  “一刀变双刀,这算不算换汤不换药啊?好,我们就来斗斗。”

  兰斯洛左臂一扬,像是发号施令一般,飞旋中的烈阳火球速度激增,一下子绕过多尔衮的防御刀网与火舌,突进入防守空隙后,三枚烈阳火球骤然串联并组,光焰暴炽,耀眼夺目,像是一把缭绕火舌的赤红小剑,猛朝多尔衮飞射过去。

  之前每一枚烈阳火球单舞攻敌,威力不强,多尔衮的压力比较没有那么重,可是此刻三枚烈阳火球串组,杀伤力以倍数递增,若是受上一击,这伤势就足以决定胜负。

  “妈的,这是什么鬼东西?修练烈焰刀失败的半成品吗?”

  从没见过这等诡异招数,又是从烈焰刀的防御死角攻来,多尔衮毫无选择,只能在百忙间紧急闪避,闹得好生狼狈。

  火剑一射即散,分解成零散的火球,快速闪动,避过多尔衮的愤怒斩击,于绵密的烈火刀网中,找寻死角,重组攻击,奇幻无方的攻势,一再把多尔衮逼到绝境,而脑里反覆出现的疑问,更是让这武道狂人为之疯狂。

  战斗到现在,多尔衮也已经察觉到,兰斯洛并不是在胡乱攻击,确实是从大日功原有的战斗模式中,找到了新的变化要诀。不管是他自行领悟,亦或是得自皇太极的秘密传授,他的大日功已到了一个自己不能理解的变化范围。

  假如两人正面对决,多尔衮败在兰斯洛的天魔功之下,那么他并不会觉得难受,因为经历过天魔变的天魔功,威力之强悍,不是普通人能够轻易战胜,那也是魔族之主千万年来在魔界权位屹立不摇的理由,战败并不奇怪。可是败在大日功之下,这真是让多尔衮有种一败涂地的感觉,特别是他想不通,兰斯洛怎么能够这么灵活地操控烈阳球。

  (纯以天心意识操控八枚烈阳球,耗损剧烈,根本不可能支撑到现在,但如果不是用天心意识驾驭,大日功的雄强威力也无法凝缩成烈阳球,他这样运使大日功的秘诀到底在哪里?)

  把烈阳火球凝聚成烈焰刀,这是为了以完全姿态爆发最强杀伤力,也是为了减轻对天心意识的负担,可是兰斯洛如今却把烈阳火球分开运用,灵动矫捷,乍分乍合,威力无穷,这已经突破了大日功原本的技术难关,多尔衮虽然自信聪明才智不输给敌人,只要有时间,同样能领悟出这个秘诀,但在实战中却根本不可能有那种时间。

  然而,就在多尔衮狂舞着烈焰双刀怒吼,气急败坏的同时,他突然惊觉到,兰斯洛操控烈阳火球分合进击的手法,依稀有些熟悉,再想到适才烈阳火球乱弹折射的攻敌招法,一个念头在他脑中出现。

  (该不会……这当真是……)

  为了测试这个想法,多尔衮故意露出破绽,在一枚烈阳火球由死角窜入时,不避不闪,硬生生受了一击。惊人的高温,让他有如感受烙铁焚身般的剧痛,呛鼻焦臭更是立刻传入鼻端,可是在他狂吼着鼓劲震溃火球的那一刻,他如预期中那样地感受到某种气流,像潜伏于水面下的暗流,迅速而不着形迹地窜动着。

  ……就是这股伏流,一直在操控烈阳火球的分合移动。

  大气流动,即是风。这块大陆之上最凌厉的风之刀,传自于武炼王家,而众所周知的风之王者,那是……

  “王五!”

  这个来得太迟的领悟,从多尔衮口中硬生生地迸出,整件事情来得太突然,他居然把皇太极在世上的另一个传人给忘记了。

  “好像发现了啊!老头,不过现在才想到,实在是晚了吧?我说过了,你会失败,是因为你想不到我义父到底在世上留下了什么东西。”

  兰斯洛随手一扬,像是推动着什么,一股无形的潜藏伏流由大气而发,再次操控着飞旋的烈阳火球攻击,脑里却不期然地想到多日以前的一个景象:当时,耶路撒冷的大战打得如火如荼,正在象牙白塔内闭关练功的自己,却收到了一封没有署名的密函。

  对于一个正在闭关的人来说,自然是越少接到打扰越好,可是,小草却感觉到这封未署名密函的不寻常,便将这封信函带入密室,交给自己,而当自己阅读完这封信函的内容,受到的震惊确实非同小可。

  信函里头所记载的,是密密麻麻的武功秘诀,包含了如何将大日功的压缩劲催上第九阳境界,还有如何在烈焰刀之外,另辟攻守绝技。尽管之前从未见过这个笔迹,但是把整封信的内容读到一半,兰斯洛立刻肯定,这封信是出自师兄王五的手书。

  干阳大日神功创自皇太极,在多尔衮手上有了进一步的强化,以自身为烈阳真火,由火燃火,不住爆发更强的高温与光焰,由此诞生的烈焰刀绝学,足以与天下群雄争一日短长;但这却不是王五的想法,在他眼中,这样子燃尽自身血肉的鼓催,并不是一门上乘武功。

  顺应自然,随风而行,把一切归诸于天地的循环,由风生火,生生流转,无穷无尽。因为相信这样的观念,王五从多尔衮思考的不可能处,辟出可能,把干阳大日神功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辅以鸿翼刀诀的心法,以高速气流绕体护身,降低高温;又用潜流来操控烈阳火球的分合移动,不但对肉体的负担较小,攻守之际的灵活变化,威力更是大幅度提升。

  阅读着一字一字的心法秘诀,兰斯洛震惊于师兄登峰造极的武技成就,也随着阅读,渐渐理解到一些师兄没有明白表示的东西。

  这套绝学,外界闻所未闻,当兰斯洛向梅琳查问,梅琳亦是回答从不记得王五使用过这套绝技。即使王五不喜欢与人动手,但一套武功创成后从未使用,这点也诡异了些,师兄王五并不是一个会故意隐藏武功的人,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就一定有特殊理由。

  而最可能的理由,是师兄已经料到,将来有朝一日会遇上师徒对决的可能,所以才暗藏这套武术防身。

  事实上,兰斯洛所料不虚,当年皇太极授艺于王五,分别时表情古怪,王五外表懒散粗豪,内里却着实精细,日后屡次回想,总是觉得不对,尤其是当北门天关大战后,多尔衮正式现身江湖,更是令王五有了警戒;遂从大日功中研究出自己的心得,自信能在这方面令原创者大吃一惊,即使自己的大日功是得人传授,却也绝不因此而弱于对方,以免被人在传功时留有破绽,一举败杀。

  亦是因为这个理由,王五创出功法后,从未一现于人前,直至耶路撒冷大战之前,王五自忖难以置身事外,此去吉凶未卜,又料到师弟与多尔衮冲突难免,于是便将此绝学寄托。

  与周公瑾对战时,王五单是凭着鸿翼刀、双天位力量,便足以力压周公瑾,又顾念到师弟往后的防身,便将这套武技按下不用,讵料战场生死一瞬间,丝毫保留,便扭转最终结局,就此败于周公瑾之手。当王五落败失踪的消息传来,兰斯洛正好阅读完密函,登时领悟师兄临战托付的深意,心念激荡,几乎就要忍耐不住,出关决战周公瑾,只是被小草与梅琳拦下。

  之后他一面修练天魔功,一面将信函上的秘诀修练完毕,知道多尔衮身在香格里拉,也明白双方难免对决战阵,待得功法修练完毕,这一役亲身赴战,果然打得多尔衮措手不及。

  “想不到……王五这厮如此狡猾,之前应该第一个料理他的……”

  兰斯洛能想到的事,多尔衮自然也想得到。从这套武学的征兆,推想出王五的存在后,多尔衮顿时明白王五的用意,而自己之前一直低估了这点,尽管有心想铲除这个皇太极的首徒,却忌惮他的武功与刀法,未敢轻易动手,见他惨败于周公瑾之手,几年内无法东山再起后,更是不将他放在心上,哪料到他有如此厉害的后着?现在虽然气愤,却是束手无策,面对绝世天刀的妙着,多尔衮心中只有不住的惊叹。

  “我义父,是个了不起的人,能够传他武技的人,绝对不是你这样的人!”

  把师兄苦心创发的绝学发挥到极至,烈阳火球在兰斯洛的操控下,越来越神出鬼没,屡屡突破多尔衮的刀网,从空隙攻击。

  多尔衮尝试还击与抢攻,但是对方的一招一式,全是针对烈焰刀的缺陷而发,仓促之间想要突破,哪有这等简单?多尔衮只觉得自己施展的每一式斩击,都被兰斯洛以烈阳火球的弹射给封住,而当自己攻击一滞,游离周围的烈阳火球就串联合并,骤施袭击,几次以后,迫得自己的招数破绽越来越大。

  (……枭雄末路,当空红日也难免有黯淡一刻,难道今日便是我多尔衮的穷途之日?)

  这个不祥的念头骤然在心头闪过,多尔衮只觉得胸中气血阵阵翻涌,难以平复,眼前急飙射来的烈阳火球,看来竟是无比的炫目耀眼,心里一下迟疑,振发着烈焰刀劲的双手,居然有些虚弱无力……

  (浑帐,再怎么落魄,我也不能在皇太极的小畜生面前丢人现眼,我还有九阳烈焰刀,不信干不掉这个小畜生……)

  心随意转,多尔衮双臂一错,烈焰刀的光焰合一,骤然爆发无比热力,扫向方圆数十里空间,开战以来最炽烈的火舌,犹如腾空火凤,朝兰斯洛的烈阳火球吞噬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