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从天而降

风姿物语 罗森 8261 2005.04.25 01:05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艾尔铁诺中都

  位于艾尔铁诺中心地带的中都城,是一座建都近千年历史的城池,尽管历史不比稷下、香格里拉这样的古城悠久,但是城内仍旧有着不少知名景点与建筑。

  将近千年的漫长时光里,发生在这座都城里头的重大事迹不胜枚举,里头或悲或喜,都写满了人们的回忆。很多时候,来自外地的游客都喜欢到各个历史景点,驻足观看,看看这些从小故事中提到的地名,是否与自己想像的一模一样。

  某贵族谋反失败的*残楼、某名君即位之前所住的府第、某位将军凯旋归来所经的路线……等等,当地卖店商家的店员说得口沫横飞,向造访游客细说曾发生过的种种,其中自然也包含了近期的史事,像是剑仙李煜三次杀入中都,横尸满长街的残留血迹,都是人们藉此亲近传说的知名景点。

  历史事件频繁发生的一个问题,就是什么地方都有可能突然变成古迹。被饭馆招牌砸死的王子、酒醉跌死在水沟中的宰相,随着一些人们死得莫名其妙,也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变成景点,而中都城内最新诞生的一处观光必游之地,便是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那本来是一个草草搭建的小吃摊子,店主是个雪特人,卖一些粗糙而不算可口的面食,唯一的优点就是便宜,附近贩夫走卒常常到此吃午饭。但在数月之前,这间小吃摊发生了异遇,某个浑身是血的剑客,神奇地出现在店里,与店老板义气相交,还把他的配剑留在店里。

  没有人晓得那名剑客是何方神圣,当时店老板也没有对此在意,可是当他把沾血的长剑擦拭干净,悬挂上墙壁后,除了他本人外,那柄剑就再也不能被取下,即使是能举千斤的壮汉,使尽吃奶的力气,亦无法动摇那柄长剑分毫。

  这件事情轰传开来,好奇的群众一波接着一波涌来观看,一夜之间,这间小吃摊就成了中都城内的新景点,而身为店主的雪特人,靠着自身的口才,更把此转成了商机。

  “这柄神剑,是来自武炼深山绝谷的斩龙神剑,上头所镶的宝石,是剑客屠龙斩首时,魔龙热血所凝结而成。这把剑啊,经历过很多任的主人,有着很多很多的故事……”

  每个故事都能刺激客人的新鲜感,再次带来一批新客源。当掌握艾尔铁诺大权的旭烈兀殿下、周公瑾元帅先后来访,到这简陋小店来观赏传说神剑后,这间小店的名气更是传遍中都城外千里范围。

  他们两人当然不像普通旅客那般俗气,会以一枚银币的代价,尝试自己能否摘下那柄长剑。周公瑾元帅在静静观视一会儿后,就低调地离开;旭烈兀殿下却要来酒与笔,乘着酒意,在白壁上疾笔横书。

  “擅自留字,其实也不是什么上乘作为,但总比以后一堆人争着题字留名,把这里变成丑陋的签名墙,亵du神器来得好,如今我题字在此,倒要看看哪个艾尔铁诺人敢在旁边加朵花!”

  旭烈兀当时这么大笑着说话,而事情果然如他所料,非但没有人敢甘冒大不讳,把自己的字题在下任帝王之旁,甚至连宵小扒手都给予几分颜面,不来这边做案。

  在这样的气氛下,大量人群频繁涌入参观,连带附近的区域都繁荣起来,对地方百姓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只是人们也常常怀疑,为什么那柄剑拔不下来?如果说是因为重量,为何又只有那名店老板能够摘下?这个不解之谜,衍生出无数的猜测与推想,但能够答出事实真相的人却不多。

  “……斋天位天心意识,万物元气锁。”

  坐在小吃摊的一角,妮儿看着对面墙上悬挂的长剑,说出了答案。

  仔细看看,那柄长剑相当华丽,一看就知道是贵族豪门所用。长剑无鞘,透明剑刃,轻窄而薄,仿佛一根优美的琴弦,映射雪亮银光,古雅的黄金剑柄上,缀饰着一颗拇指大小的血红宝石,端地是把好剑。

  这柄剑对妮儿并不陌生,她不但认识这柄剑的原持有人,更曾经和他有过几次战斗,彼此间的关系敌友难分,在得知他的死讯后,妮儿对这名剑手有着很深的哀悼。

  “这就是天草莳贞先生的十字圣剑吗?”

  “嗯,没有错的,我曾经和那个路痴遇过几次。这柄剑他以前珍逾性命,只有很重要的战斗才会使用,想不到……他临走之前会这么随便地留在这里。”

  妮儿这样感叹着,而坐在她对面的同伴,是一名容颜秀雅,更胜于她的美人,只是眉梢一股化不开的愁绪,看来与妮儿的开朗乐观大相迳异。

  这位古典美人,是居住在白鹿洞后山,烟锁重楼的管理人──周嘉敏。妮儿在烟锁重楼过了几天粗茶淡饭的日子,对于饮食没有什么意见,但好动的她却不耐烦于久处一地,静极思动,借口要靠外出活动,维持身心正常,邀周嘉敏同往中都游览。

  周嘉敏自然婉拒,表示自己已经不愿意离开烟锁重楼,是个世外之人,没有理由再入红尘,扰乱平静的心情。不过,妮儿却不是一个说话可以讲通的对象。

  “一个人的心如果当真安宁,到哪里都会安宁,非要在荒山野岭才能心情平静,那只是缩头乌龟的做法。”

  妮儿不善于辩才,反倒是和兄长兰斯洛一样,擅长用武力解决事情。优秀的术者与武者,到底谁胜一着,这还很难说;不过一名不良于行的优秀术者,和武者打近身战,肯定会吃眼前亏,再加上妮儿猝起偷袭,没有对敌经验的周嘉敏一下子就被制住,让妮儿背着下山,同入中都游览。

  三天之内,两人白天出发,用头纱遮掩面容,遍游中都城内的各处名胜,直至华灯初上方归,倒也自得其乐。

  “其实当初我听到你们的故事,我就在想,李老二如果直接像我这么做,你们两个就会幸福快乐,不用浪费很多年时间了。”

  妮儿的笑语,并没有引起对方太多的回应。周嘉敏只是用很优雅细致的动作,沏着香茗,先为妮儿倒上一杯,再替自己倒上一杯;典雅的姿态,和泉樱极其相似的仕女风范,那是令妮儿欣羡不已的气质,尽管自己是名符其实的公主之身,但自己总是像个野女孩似的,与故事书中的优雅公主差上十万八千里。

  但妮儿常常感到难以理解,如果自己与周嘉敏易地而处,心里一定充满怨恨,为什么她能表现得如此淡然?照理说,她在白鹿洞后山的隐居生活中,得到了“力量”,以她的心态与遭遇,弱者骤强,一定会很想讨回一些失去的东西,为何她选择与世无争地待在那座荒山里?

  “……这个……不是放不放得下的问题,而是必须要放下。”

  当妮儿向周嘉敏提出疑问,周嘉敏在停顿良久后,给予了这样的回答。

  “背负的东西太沉重,如果不愿意放下,那就只能死在那里,得到彻底的解脱。我……希望继续我的人生,所以过去的东西,一定要放下来,现在的我……过得很平静。”

  这个答案,妮儿是懂的,只不过她仍旧有着困惑。

  “但是……你都不会不甘心吗?悲伤可以放下,可是你不会怨恨吗?像陆老头和铁面人妖,他们搅乱了你的人生,如果你有意愿,和其他的人联手,一定可以给他们相当打击的。”

  话说得很激动,妮儿义愤填膺,很愿意为这件事情出头,不过对方的反应却平淡得不像是当事人。

  “或许我真的应该这么做,即使是现在,我胸口偶尔也会传来这样的痛楚与悸动,催促我去做一些事……”

  幽幽的眼光望向街上往来人群,周嘉敏道:“但到头来,我只是一名平凡的女子,偶然得到了术者之力,可是争强争胜的世界,我从不属于其中,只要我能继续过平静生活,我并不想去改变任何东西。”

  除了这一点,周嘉敏更告诉妮儿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是她之前不曾想过的东西。

  “妮儿小姐,现在你身在中都,或许不觉得,但如果你离开繁华的都城,到外头的小城小镇去看看,到一些小国去看看,你应该会看到那样的东西……人们都累了,打从我们出生,这个世界就战争不断;在成长时,整个人生被野心战斗给扭曲破坏,一直到了现在,各种战争还是在继续……艾尔铁诺与雷因斯的战争、周元帅与自由都市的战争……这些战争打到最后,究竟谁得到了好处呢?我们……真的都很累了。”

  “而且,诚如你所说,如果我想要讨回些什么,只靠我自己的力量并不足够,一定要联合其他人合力去做。但这么一来,又要牵连多少人?这场战斗的过程与结果,又要波及多少无辜?当初……被他所牵连的人、事、物,已经够多,我唯一所能做的,就是多还一份宁静给这个世界。”

  妮儿明白,周嘉敏口中的“他”,就是李煜。当初李煜快意恩仇,剑试天下,那等威风与傲气是全天下习武之人羡慕到死的对象,但不可否认,那一路上所造成的血腥,不知道让多少人妻离子散,风之大陆上多少人家破人亡。

  在白鹿洞后山默默知悉这一切的周嘉敏,理应是最关心也最了解李煜的人,会有这样的结论,可以说是并不意外吧!

  只不过,还真是想不到啊,在剑仙传奇中最令人好奇的那个部分,如今竟是这样的结尾,那个祸水红颜虽然能够重回绚烂,却选择了默默安于平淡,而且根据自己这几天在中都城的听闻与调查,故事中的那名艾尔铁诺皇子,好像也已经莫名暴毙……

  死去的理由不明,在中都城里头也没什么人关心,不过青楼联盟的资料中,透漏着一丝蹊跷,隐约把矛头指向铁面人妖,因为在同一时期,铁面人妖去官在野,艾尔铁诺却连续有多名皇子横死,死于不同地点与理由,似乎是铁面人妖为了艾尔铁诺的昌盛,把自己心目中碍事、瘀血的份子,做个清除,好让真正有实力的皇子能够提升继承顺位,而最符合他理想的那个人选,目前正坐在艾尔铁诺的王宫里……

  从结果来说,很难讲这是单纯的争权夺利,或是为了理想而进行的冷血手段,反正出身白鹿洞的男人,十有九个心理变态,剩下的那一个,早晚也会变态,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妮儿实在不想去靠近。

  这次离山出游,本来是为了让双方都开心一点,可是谈话至此,彼此的气氛开始出现沉闷,妮儿尴尬地想着该如何解决,这时,天上突然传来异响,先是万里晴空上,突然骤响起一片乱雷霹雳,紫电缭绕,跟着云端撕裂出一道黑暗隙缝,疾风怒号,一道流星从中乱射而出。

  “呼~~咻!”

  刺耳的尖锐撕风声中,滚绕着火电的流星,笔直从天空坠落向地面,在地上众人的齐声呼叫中,撞向附近的一座高楼,只听得一阵动天撼地的爆炸巨响,流星在千钧一发之际,轨道出现了小小偏折,错过那座高楼,轰炸在旁边的小池塘,顿时激起满天泥浆尘土。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不好了,城里最旺的那家万花楼被流星击中了,这是天谴啊!”

  “糟糕,我家死鬼一晚没回来,会不会死在里头了。”

  “这位夫人不用着急,万花楼看来还完好无事,您家先生不一定会受到波及的。”

  “哎呀,死鬼没事,那他的钱就……”

  “……”

  街上传来了小小的对话,妮儿听了不知道该做何表情,心中又对那道流星充满好奇,在桌上放了铜钱,拉起周嘉敏,背起她就往流星坠落的烟尘方向跑去。

  “周姊姊,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啊,可是,万花楼是一所……”

  周嘉敏有些许犹豫,但妮儿性子本急,跑得又快,一下子便赶到烟尘四冒的地点,只见那边骚动一片,虽然楼房建筑没受损伤,也没闹出人命,但是左侧的花园池塘,还有大片土地围墙,全部都被夷为平地,引来大堆人群围观,还有些想趁机浑水摸鱼的地痞流氓与妓馆的保安发生推挤。

  “原、原来是妓院,难怪会引起大骚动。”

  看着眼前的混乱景象,妮儿本来想要大笑,但又觉得不是很妥当,因为自己与青楼联盟关系匪浅,这里既然是中都城的第一号大妓院,想必也是青楼联盟名下产业,对这幸灾乐祸可是非常不妥。

  “那个流星……坠落时候的波动,不像是自然天象。”

  周嘉敏提醒妮儿这一点,妮儿也感觉到了一些异常,在万花楼的喧闹当中,有着自己熟悉的两个气息,正混杂在人群里头。

  (这两个气息是……)

  压抑住心头紧张,妮儿抢奔过去,在那吵杂的人声里,隐约就听见两个声音。

  “哈,我还以为摔在哪里,这里不是万花楼吗?我离开中都之前,有一段时间,每天晚上都在这里把妹的;白鹿洞里的那个机械人,就是差不多时期造的。”

  “不用太惭愧,这种瞬间移动的术法,通常是选择降落在施术者最熟悉的地方。这里虽然乌烟瘴气,但至少莺莺燕燕环绕,不失风雅,好过我上次被苍月草主席传送到垃圾堆里。”

  “你自己熟悉的地点也不见得好到哪去,昨天下午和你联手施术,结果连续七个跳跃地点,不是坟堆就是乱葬岗!你以前是专门盗墓的吗?以后要叫你地鼠王子了。”

  “往事不堪回首,你以为我喜欢待在那里吗?如果住高级别墅也能练成绝世武功,陆老儿就不用睡在冷冻冰柜了!”

  妮儿循声望去,只见有两个人影跌跌撞撞地从里头出来,其中一个在途中被大批人潮给拥走包围,万花楼里的一众艳色蜂拥而出,挡也挡不住,把那边围了个水泄不通。

  “胭、胭凝大姊,好久不见了,我们时常想念你。”

  “大姊,你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这么久不来看我们?”

  “啊啊啊~~接吻魔大人~~”

  连声软言腻语,真是听得附近的人妒火狂烧,尤其是当被包围在中心的那名白袍女子,哈哈一笑,张开双手,妩媚笑道:“小宝贝们,我也常常想起你们啊!”莺莺燕燕之声哗然大作,人人竞向中心扑拥,红粉堆云,羡煞旁边围观的众人。

  不过,也有人不属于这个圈子。与胭凝一同出现的另外那个人,秀美相貌同样引起注目,飘扬长发甚至比胭凝看来更具美感,旁边一名少女禁不住好奇,过去拍肩探问。

  “这位姊姊,请问你也是……”

  很轻柔的问话,但对方瞬间回头的气势,让那名少女几乎错疑自己踩着了老虎的尾巴。

  “没有礼貌!我的身体与心灵都是男人!”

  “哇!对、对不起~~”

  倾慕到错误对象的少女连忙退开,可是另一道身影却如飙风般急扑过来,在这边两个人来得及反应之前,就把源五郎撞倒在地。

  “小五!”

  “喔,妮儿小姐,好久不见!”

  从暹罗城初遇的马蹄猛踹,到此刻中都城中重逢的纵体入怀,这段不算太长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多少的悲欢喜乐呢?源五郎没法计算,只是欣喜于妮儿能够这样明显地表露情感,虽然说……妮儿很快就从惊喜中清醒过来,搂抱的双手加劲,几乎是扼杀的动作,差点弄断源五郎刚刚愈合的骨头。

  “会痛、会痛、会痛啊……”

  “好好一个大男人,叫什么叫?你又不是水晶娃娃,难道抱一下就会碎了吗?”

  抱怨之余,妮儿整理好心情,不让羞赧的绯红浮上脸颊,改用怒气来代替脸红,质问源五郎为何与胭凝一起出现。

  “说!香格里拉大战之后,为什么没有来找我?哥哥说你失踪了,你该不会偷偷出去鬼混,和胭凝一起去做不道德的事情吧?”

  “唔,那个女人身上有丝毫道德可言吗?不过,我们确实没有鬼混,只是恰好一起跑路而已。”

  “跑路?你们被谁追着跑?”

  “那个东西!”

  源五郎苦笑着伸出指头,指向天空,当妮儿顺着所指方向,望向天边尽头,只见一样庞然大物,破开万里游云,遮蔽日光,以极其惊人的高速,朝这边行驶过来。

  “……金、金鳌岛?”

  ※※※

  身在太研院高科技结晶的飞空艇内,泉樱和稷下进行着通讯。本来忙于政务工作与个人修练的她,仍顾虑着兰斯洛的健康情形,不时与华扁鹊保持联系。

  “目前看起来,并没有太严重的问题,但是有一点,你这边务必要当心,那就是上次香格里拉之战的后遗症。”

  萤幕那一端的华扁鹊,很正经地提着种种警告,“那个魔族的合击技巧,直接影响脑波,资料上从无记载,要确认实际的影响,必须要长时间观察,才能知道确切的后遗症,所以你最好提醒那只猴子,当心他的头,不要没事乱被敌人打上一记,或是发起狂来,表演什么铁头功耍帅。”

  除此之外,这位巫毒大夫也建议泉樱,避免给病人过大的刺激,以免脑部发生病变,届时将会有严重后果。

  “万一他又倒下去昏了,要醒来……可能是三五天,也可能是三五百年,到时候你这歼天者就得一个人去摆平周公瑾了。”

  目前兵凶战危,正是最需要战力的时候,泉樱告诫自己要分外当心,一定要看紧兰斯洛的身体,不能多生枝节。不过,她还是有话想问。

  “我一个人?那你呢?”

  “我?我只是单纯的约聘人员,连退休金都没有,不必讲什么道义,如果你们真的完蛋了,我就和整组研究人员一起跳槽,到其他黑暗国度去做研究,反正不把人命当命的国家,哪里都有。”

  “永远与胜者同在,很像我六师兄的人生观,真是使人佩服。”

  当泉樱关闭萤幕,结束掉这一段谈话,连续航行多日的飞船,也突然往地上降落,泉樱确认这个降落动作不是被击坠后,飞船已经吹起强猛旋风,稳稳地降落在地上。

  降落的地点,是艾尔铁诺中西部的一座城池,飞空艇降落在附近的荒山,启动了可视光隐藏装置,做好掩护之后,兰斯洛便离艇入城。

  “怎么了?你们肚子不饿吗?待在船上可没东西吃喔!”

  离艇的时候,兰斯洛站在地上,往上望向阶梯尽头,朝匆忙赶到的泉樱与有雪,招呼他们一起下来。

  “我们……不是应该赶路吗?而且现在军情紧急,要吃东西,在飞空艇上吃就好了。”

  “不要!飞空艇上的空中厨房,弄出来的菜难吃死了,我连吃了几天,现在要换换口味,而且……一定要!”

  兰斯洛的口味坚持,让有雪与泉樱面面相觑,因为就在几天前,兰斯洛还对随行厨师的手艺大加赞赏,夸说一定要给他加薪,怎么短短几天就变了口味?

  “算了,你就陪他去吃饭吧,他是领头的,一切他说了算,你真的着急行程,就早点吃完早点上路算了。”

  有雪这样催促着泉樱,他本人则是留在飞空艇上,阅读华扁鹊今天早上刚刚传送过来的文件,那是华扁鹊在略为研究过魔法卷轴之后,写给有雪的使用建议。

  泉樱不认为兰斯洛是一个很善变的人,也不相信他是那种明知道军情紧急,还会执着于享受的笨蛋皇帝,现在看他连声催促,说要赶快进城吃饭,那种异常认真的表情,总让人感到一丝蹊跷。

  或许,这位阿理巴巴古德三世大侠,是真的在策划一些东西吧……

  “我知道了,请等我一会儿,我马上下去。”

  泉樱回房取了一支金簪,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便下船与兰斯洛同行,预备进入那座她曾经非常熟悉的城池,艾尔铁诺中西部的……杭州城。

  在下山的途中,泉樱留意着兰斯洛的表情,想看看他是否在想些什么。毕竟这个地方,对他、对自己都有特殊意义,因为两人就是在杭州相识,现在他挑选这个地方降落,应该不是偶然。

  根据自己的观察,兰斯洛对于两人初识时候的那些记忆,始终不曾回复,换言之,记不起这是两人初识地点的他,不该为了这个理由降落杭州,那么,可能的理由是……

  (啊,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泉樱忽然记起来,杭州城除了是两人相识之地,也是兰斯洛渡过童年,大半时间生长的故乡,他会回来这里,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那个……夫君你以前所住的地方,在哪里呢?”

  “喔?我以前住的木屋吗?那边以前常常走山,晚上还会闹土石流,现在想起来,可能都是老头子的作弊考验,不然怎么会没风没雨,半夜睡觉突然闹起土石流呢?”

  “这、这么辛苦?”

  “如果房子没被冲垮的话,应该还在原来的位置,晚一点可以去看看,不过现在天色已经有点晚了,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

  兰斯洛连声催促,泉樱只得放下心中的疑虑,与兰斯洛携手入城。

  杭州城是艾尔铁诺的属地,不过位置并不在雷因斯大军进军的路线上,所以目前统治城池的,仍然是艾尔铁诺的官吏,因应最近的局势,在四个城门口都加强了警戒部署。

  话虽如此,但是敌国元首单枪匹马闯阵一事,毕竟太超乎想像,没有人会针对这点做出预防。在进入城门时,尽管会检查行人的身分证件,不过以雷因斯的技术,要伪造出假文件,根本轻而易举,再加上些许天心意识的影响,一下子就混进城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