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境界隧道

风姿物语 罗森 7586 2005.07.08 13:55

    狂啸的能源风暴,以冲击波的方式呈现,横扫波及的范围广达数百里,同样也攻击了中都城。

  没有任何太古魔道设备守护,叹息之门的法阵也乏人操作,千万人居住的大都市在能源风暴肆虐中,比烈阳下融雪更为脆弱,几乎只是眨眼功夫,大半的楼台房舍都化为尘埃,千年繁华,尽归尘土,消于无形。

  公瑾预备炮轰中都城所可能造成的结果,就在此刻真实浮现,所差的只有一点,中都城内多数的民众都已经被疏散到地下隧道,正在往城外逃亡,也因此大幅度减低了死伤人数。

  饶是如此,还是有将近四十万人未及撤入地下,在各处隧道入口受到冲击波侵袭,随着地上建筑物一起粉身碎骨,死于非命。然而,在死亡的那一刻,这些罹难者并未保有人形,被卷上天空撕扯成碎片的肢体中,有许多部分都布满浓密兽毛,或是色彩斑斓的鳞片。

  这个诡异莫名的景象,也在地底下的隧道中发生,源五郎和妮儿正面临一个从未碰过的艰难困局。

  从刚刚开始,隧道中的大批群众就开始发生异变,像是沉睡于肉体中的某个蜕变关键被启动,人们痛苦滚倒在地,口中“荷荷”有声,发着不明意义的凄惨哀嚎,声音听来不像人类,反而越来越像某种兽吼禽鸣,跟着,激烈的肉体变化开始在人们身上发生。

  兽毛、鳞片、长角、生爪,不只是这些外型异变,肉体深处也有同样的变化,骨骼易位,血肉筋骨开始巨化,迅速扩增着本身的体积,当这些变化告一段落,大量的人形魔物就出现在隧道中。

  激烈的肉体变化,不是每个实验体都能承受、都能完成,在大批人形魔物诞生的同时,也出现了数以十万计的牺牲者。部分体力不足、“品质”不佳的实验体,在骨骼变化的时候就爆炸开来,这些实验体多数都是老幼妇孺,不堪肉体魔化的巨大异变,成为石崇魔化大计的首批牺牲者。

  各式各样的哀嚎声此起彼落,从震惊状态中回复过来的妮儿,对于眼前状况全无处理办法,第一时间赶向源五郎求助。

  “小五,我们该怎么办?”

  这句话可以说是今天最常被用到的一句话了,在金鳌岛、在铁达尼要塞、在中都城的地上与地下,人们不停地问着这句话,被迫做着各种愿意或不愿的决定,但多数时候,那个答案都是与源五郎的反应一样……没有反应。

  “帮我拦住周围左右的这些东西,我要好好想一想。”

  思绪太乱,源五郎只能让妮儿清出现场,不让自己被魔化中的人群所打扰。局面已经完全失控,越去处理眼前的纷扰,只会越陷越深,让情势更加不可收拾,现在该做的,就是取回局外人的冷静,跳脱出去,好好想一想事情始末,去了解敌人的布局,还有自己要如何离开这个困局。

  首先,石崇的这个魔化大计委实毒辣,再算准周公瑾的个性,赫然一举将己方与金鳌岛给逼上火线,此刻地面上两座太古魔道的重炮对轰,要说何者胜,何者败,看来还是两败俱伤的机会高些,真正遂了石崇的心意。

  但是,地面上的大战,似乎也已经失控,搞到空间破裂,危及整个风之大陆的存续,情形再恶化下去,就算石崇有通天之能,也不可能幸免于难,这个风险也在石崇的计算内吗?他是凭什么相信他能够独享其利,而不受其害的?

  再者,这近千万人的魔化程序不会莫名其妙开始,一定有个导火线,引动了这个魔化过程,只要能找到这个触媒,就有可能让情形好转,但自己对这一无所知,所谓的触媒到底是什么?水?光?声音?还是某种生物?

  源五郎认真去想,但是脑中千头万绪,毫无线索,反而是妮儿又发现了异状。

  “小五,你会不会觉得空气好糟喔!”

  “这是地底,人又很多,空气从刚刚就开始很不好,你不舒服是正常的。”

  “没有啊,奇怪的地方就是这里,明明空气有够糟糕,但我感觉很舒服,头脑是有一点晕晕的,可是体力变得很好,精神也越来越振奋……这是不是很奇怪啊?”

  源五郎闻言一惊,妮儿所说的症状,明显是闻了某种兴奋剂之类的药物效果,这个隧道里头不会有人放兴奋剂,但这件事却给了他一个联想。之前他就曾经听说过,所有魔界生物在魔界的时候,嗅着魔界特有的沼气,那种会令人间界生物立刻昏迷中毒的空气,却会让魔界住民精神百倍,维持在轻微的亢奋状态中,所以人间界的武者前往魔界,往往不能适应,成了败死在魔界的主因之一。

  妮儿的身世特殊,这点源五郎已经得知,流着魔界皇族之血的她,会对魔界的空气有反应,这点本来并没有什么好意外,但这里明明就是人间界,就算地底隧道中通风不良,也不可能冒出魔界的沼气;况且,假若魔界空气就是催使人们魔化发作的触媒,这个地下隧道四通八达,辽阔之至,可不是摆上几十或几百桶空气,就能让产生作用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附近有境界隧道,可是……这也未免太离谱了。)

  境界隧道的打开,是有可能频频引入魔界的空气,但这想法仍是存在不可解的技术难关。除了西西科嘉岛那样的磁场异常处,要用人为方式打开境界通道,并不是说开就开,即使是以天位魔法师的能耐,顶多也不过开启仅容一两人通过的小裂缝,而且为时甚短,想要让裂缝长时间开启,或是尽量拉大裂缝,所需耗的能量之大,对天位魔法师而言都是自杀行为。

  源五郎的天心意识,迅速扫描过周围,确认百里方圆内没有人使用术法。只要有魔法师正在施法贯通境界,他一定能感应得到,况且,即使有,仍是不可能突破那个技术难关,要让魔界沼气源源而出,一举引发千万人病变,那绝不是几个小小的境界裂缝能够做到。

  (天位魔法师比天位武者更加难得,人间界也不过寥寥几位,石崇绝无可能有这样充裕的人力,否则早就占了绝对优势……)

  否决掉人工境界通道的可能,源五郎仍是在思索,纳闷问题的源头。这时已经有不少保住性命的实验体,初步魔化完成,让局面发生新的变化。

  诚如之前公瑾的预测,躯体异变之后,许多人理智尽失,依照本身的原始***,嗜血、撕杀、破坏,大量死伤在瞬间出现,血腥气味一下子就在隧道中广为散播,但是有也例外的情形,相较于理智尽失的人们,仍有半数以上的异变体在肉体变化之后,保有了一定程度的理智。

  看见自己的身体变得如斯可怕,周围的亲友子女或是形貌丑恶,或是爆体碎身,就算是还保有正常理智的人们,也会被吓得发狂,悲惨凄厉的嚎叫声,瞬时间撼动了整座隧道,不管是哪个方向、不管是哪个角落,撕裂人们听觉的惨叫声疯狂交响着。

  “小五,这些……这些人是怎么了?那些叫声听起来好像在哭,他们还保有了理智吗?”

  “嗯,看来是这样子没错。这种变态计划,石崇之前不可能大规模试验过,会有什么结果,他大概也不清楚,肉体魔化,理智意识保存完好,这也是容许范围之内的误算。”

  源五郎随口回答,心里仍在思索着那不知位于何处的境界裂缝,这时隧道上方再次传来闷响,整个岩层微微摇晃,显然外头的炮击激战仍在持续,妮儿面露忧色,不晓得正在外头作战的爱菱与兄长情形如何。

  “嗯,他们应该……”

  源五郎口中回答,同时也以天心意识扫描,想探知上方变化,可是受到能源风暴干扰,他除了得知空间裂缝正在扩大,并无法确认兰斯洛的下落,然而……

  “不、不会吧……没理由这么巧合的!”

  一个突如其来的念头,让源五郎脸色大变,立刻闭上眼睛,用天心意识直探地层上方,去确认上方的变化状况。天心意识全力运转之下,他渐渐能看到上方的景象,看到那个最大的空间裂缝,正往旁边的中小裂缝进行串联,一再增加了面积。

  缝隙中仍旧吹卷狂风,但原本黝黑深邃的内部却出现色彩变化,一点一点的紫色星芒,在裂缝之内闪烁放光,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小的星云,不时更被一些浓密黑气所掩盖。即使闻不到那边的空气,源五郎也知道那些黑气是什么,那正是造成所有人病发的源头,来自魔界的沼气。

  这么大的一个境界隧道,源源不绝地传来魔界沼气,影响范围广及附近百里,中都城也在笼罩范围内,沼气罩住中都城上方,透过各处隧道入口,直接渗入地下,本来因为强风而被吹淡不少的沼气,由于地底通风不良,再次浓密起来,尽管浓度没有强烈到让人中毒晕倒,不过却已足够成为触媒,成功引发潜藏于人们体内的病因。

  (该死的石崇!居然用这种方法强开境界隧道……)

  源五郎注意到,之前两座要塞的交互炮击,只是把空间撕裂,并没有连接人魔两界的效果;真正扭曲空间,让境界相连,是因为金鳌岛与铁达尼要塞主炮正面碰撞的结果,那时候的碰撞相击,打通了境界,虽然自己并不了解其中原理,但双方发炮互击的背后,肯定有石崇一方的奸细在设计。

  “可恶,这样一来,不就整个都落入他们的算计了吗?我们也好,周公瑾也好,全都……”

  源五郎握紧了拳头,想要再看得清楚一点,可是能源风暴太强,即使他凝运天心,也无法再更进一步,正在焦急的时候,一只温暖的小手伸了过来,与他相握,助他凝神定气。

  心神一宁,少了负担,天心意识顿时强化,让源五郎的思感得以穿越能源风暴,朝着时空缝隙之内的点点闪光而去,不住深入又深入,去探索里头的情形。

  境界隧道深邃又辽阔,并没有马上就连接到魔界,源五郎只看见一片朦胧的黑暗与闪烁光点,没法看见尽头,也不知道这个境界隧道有多深。

  (不可能太深的……唔,有东西。)

  天心意识的感知,源五郎察觉到境界隧道里的空气流动骤转急促,有某样东西……或许是某些东西,正从隧道的另一头过来,数目很多,几千、几万这样的庞大数字。

  (那是……)

  “啊!”

  魔化人群的骚动波及过来,妮儿不得不分神建立一道阻隔屏障,力量一分散,源五郎的天心思感登时被打断,但是在终止探测之前,他最后一眼所看到的朦胧景象,却让他打从心里发着寒颤。

  ※※※

  相较于金鳌岛,铁达尼要塞的损伤情形却轻得多。照常理,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这也是精密计算之后的成果。

  通天炮、元始炮在发射时,炮台本体的一定范围内,会产生能量力场,护住发射基地,不让炮台一发射就被本身能量炸碎。基于这个原理,现在金鳌岛最安全与坚固的地方,就是通天炮所在的全岛底部,但相较于金鳌岛的庞大,屡经破损的铁达尼一号体积却小得多,当元始炮开始运作,造成的能量力场便护住大半铁达尼要塞,减少对外部的冲击。

  这个战术是爱菱事先想好的策略,名为“台风眼中的龟壳”,战术名称虽然不好听,但却很具实用性,最明显的一点,就是位于“台风眼”守护圈外的要塞机体,瞬间就被摧毁殆尽,被猛烈的冲击波呼啸扫过,彻底灰化。

  铁达尼内部的情形是比较好,因为早就得知这场面的发生,所有人都做好了预防冲击波的准备,躲到要塞内比较安全的位置,也开启了防撞击的设备,大量减低了伤亡人数。

  在整个要塞之内,只有两个人没有依照指令去避难。一来,他们都听不懂广播中的专业术语,不晓得该往哪边避,又该怎么开启身边的仪器;二来,身负天位力量护体,他们都不信这股冲击能把自己难倒。

  这种自信或许太狂妄了点,因为姑且不论花天邪,郝可莲目前是身受重伤,几乎站不起来的她,没剩下几成力量可以护体了。不过,花天邪却显示了匹配其自信的实力,当冲击波由要塞前方传来,花天邪闭目挥手,天位力量透墙而发,方圆十尺之内震动全消,感觉不出任何的晃动与暴风。

  纵然不喜欢这个男人,郝可莲却不得不佩服他的武功。天位力量比他更强悍的人,所在多有,但花天邪操控力量的精准,却远在郝可莲所知的大多数人之上,这等天心意识修为,在实战上将能显示超凡威力,无怪他被派来执行整个计划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这个部分。

  魔族进攻人间界的大计,由数百年前石崇来到人间界时,就已经开始进行。当时三贤者尚在,任何一个人都足以轻取魔族送来人间的所有份子,为了不惹起他们的察觉,魔族的活动煞费苦心,幸好皇太极出现人格分裂的心病,让魔族有机可趁,拉拢多尔衮,狙杀卡达尔,当三贤者只剩陆游独撑大局,石崇才藉由瑾花之乱正式在人间界活动。

  九州大战时,魔族进攻人间的境界隧道,几乎都被人类给封死,如果要进攻人间界,少数的天位战力要过来并不难,可是这样子纯破坏、无法占领土地的战争毫无意义可言。要占领土地,大量士兵仍是不可缺的一环,而这也是最困扰魔族的问题,历经长久的讨论、构思,最后浮上台面的是两个计划。

  开启境界隧道、魔化人间界住民。冗长的讨论中,这两个计划被认为可行,并且交付实施。

  魔化人间界住民,就是挑选人间界的几个大都市,长期以魔界动植物的尸骨渗入用水,用数百年的时间,累积数个世代的遗传变化,去影响生物,产生异变。如此一来,当时机成熟,只要以触媒发动,上千万的魔界生物就会在人间界出现,九州大战时费尽功夫的殖民过程,可以在瞬间完成;如果计划失败,死的也都是人类,于魔族无损。

  但魔化人类,这只能算是减少人类,魔化异变之后的新种族未必神智清楚,也未必能被魔族所用,不能算是真正的战力,所以要占领人间界,还是得打通境界隧道,从魔界运输兵员出来。

  两千五百年前的境界出口已被封闭,要从恶魔岛通过的话,目标太过明显,势必要经过几场恶战。魔族长老翻阅典籍,想找出历史上有没有什么力量或情形,能够创造出容许大军通行的境界隧道,所得到的答案,就是太古时代那股令风之大陆北方永缺一角,造成西西科嘉岛地磁异常的恐怖力量──通天炮!

  魔族典籍记载,两座通天炮级数的主炮相互轰击,因而造成空间扭曲,产生了现今的恶魔岛。这个结论,后来就成了魔族倾全族之力实现的目标,由于魔族之中没有太古魔道的相关人才,就算再过五百年,也没有能耐造出通天炮级数的主炮,所以唯有借诸人类的力量,魔族隐伺在旁,从中取利。

  实现计划需要时间,在这段时间里,石崇用了很多方法,让周公瑾攻破香格里拉,得到通天炮,又把通天炮的设计图流入雷因斯,千方百计促成了今日两虎相争的局面,终于使得两座通天炮级数的超级武器对轰,开启了境界隧道。

  其实,魔族的计划本来想赢得更多,好比要塞对要塞的计谋,就是预备在稷下发生。在雷因斯复制通天炮成功的时候,利用这个危机感,逼周公瑾驾驶金鳌岛到稷下,两边开战,不但能够重创雷因斯的人类势力,还能开启境界隧道,在两边敌人都遭受重创之后,魔族大军开到,轻易将他们扫荡消灭;届时,再以魔气引动魔化大计,魔族的军队与移民犹如凭空出现,将当年耗时百载的大工程完成于一日夜间。

  算盘打得响亮,但整个大计却在日本发生重大变化。由于日本陆沉,魔化大计最重要的核心物件“不死树”无法到手,心意难测的周公瑾更成了脱缰野马,无法控制,几次尝试诱导他前往稷下,他却仍选择赶回中都,还离奇识破了尚未发动的魔化大计,假使不是雷因斯的军力及时来到,让周公瑾直接炮轰中都城,那魔族筹备数百年的计划就化为一场泡影,悲愤的石崇多半会被气得吐血而亡。

  (想来真是惊险,其实比起敌人的那位百败军师,我们并没有好到哪去,所谓周详的百年大计,差一点就成了可笑的破局了……)

  念及其中的艰险,郝可莲直抹了一把冷汗,斜眼望向身旁闭目的男人。

  这次的作战计划,只有自己与花天邪负责投入实务工作,石崇与多尔衮等主要战力全部袖手旁观,据说是要进行准备,对付一个极不好惹的强人,之前自己曾经问过,他们的准备是否针对周公瑾,但却得到一个语焉不详的回答。

  “连场战役,周公瑾已经是强弩之末,不足为惧,只要计划不出岔子,他会和雷因斯一起纠缠着滚下地狱去。现在要准备应付的,是一个非常强悍,连我都没有把握去应付的强人,一旦他及时回归,整个局面就会变得非常棘手……”

  回忆起日前所得到的回答,郝可莲只是不解,不明白人间界还有什么高手,足以让己方势力近乎倾巢而出地准备着。

  “唔……”

  花天邪闭着眼睛,仍在仔细观察要塞之外的变化。原本他一直在盯着公瑾与兰斯洛的对战,细心看着两人每一回合的力量运用,可是那两个人战得两败俱伤后,就没了动作,这点让他非常扼腕。

  天心意识虽能感知外界事物,但终究有其限制。对于双方交战时候的力量与招数观察,天心感知比肉眼观察更详细,但当双方停战,花天邪只能隐约判断出他们在说话,却不可能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后来当两座要塞一起开炮,冲击波扫向四方,混乱的能源风暴肆虐,他的天心感知就受到干扰,无法感应到任何东西。

  (……你们两个人可别就这么窝囊地死了啊,没和你们分别战过一次,那会是我毕生的遗憾。)

  花天邪寻找不到兰斯洛与公瑾,便将天心思感往上提升,去探测正开启扩大的境界通道,想看看魔族大军的通过情形。

  能量风暴同样也对他造成干扰,但花天邪并没有帮手可以助他宁定心灵,只是迳自低首闭目,口中念念有词。

  “那摩婆萨哆,那摩婆伽。摩罚特多。怛侄他那啰谨墀。地唎瑟尼那。婆夜摩那。娑婆诃……”

  诵着奇异的经文,花天邪迅速进入禅定,心灵空明,天心思感穿越风暴干扰,开始扫描隧道内的情形,确认魔族军队的数量。

  郝可莲从怀内取出几枚丹药服下,想开始运功疗伤,眼睛才刚闭上,却听见花天邪“嘿”的一声冷哼,突然间脸色大变,涔涔冷汗从额头冒出,一看就知道是出事了。

  这个一直表现得平和从容的男子,会流露出这等神情,心中所受的震惊可想而知,已成惊弓之鸟的郝可莲吓得站起身来,忙问发生何事。

  一反之前的平静,花天邪睁开双眼,目中流露的愤怒神色几乎要燃起火来,口中虎吼出声!

  “他妈的,好一头又毒又辣的狡诈黄雀!”

  愤怒的吼喝声中,花天邪好像想起什么。

  “不……或许还来得及挽回,只要我们……”

  话说到此,花天邪身若闪电,抢射向往要塞前方的闸门口,势若猛虎,迫发出来的惊人声势,连郝可莲这样身经百战的女武者都为之心怯。

  然而,单单气势强悍,并没有什么用,就在花天邪举掌轰破金属重闸门的刹那,一股炽热无比的冲击波,迎面轰击过来。

  远非寻常人身能够抵受的大力,恰好在花天邪掌力已尽的时候轰来,饶是花天邪武功高绝,这一下仍是承受不住,整个人被击飞出去,倒撞向后头的郝可莲。

  紧跟着,第二波更强的冲击风暴来到,从破裂的金属闸门开始,将整个铁达尼要塞的尾部,连同里头的两个天位武者,一同吞噬进惊天动地的连锁爆炸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