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冒险!未知涌现

风姿物语 罗森 9204 2004.01.28 20:40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一月自由都市香格里拉

  有雪在魔屋的活跃表现,让那边的女人们感叹深刻,不过,在香格里拉的两位女性,也相对立下不错的成绩。

  相较于行刺城主,居然有人在香格里拉所有权贵巨集的宴会上,这实在是不可饶恕的事。假如是普通一名平民女子,事情还可以被带过去,偏偏那名受辱的女性大有来头,是众人心中的女神冷梦雪的贴身侍女,更因为此事,冷梦雪愤而离席,好好一场宴会登时闹得众人面上无光。

  当下,追究责任的压力就往石崇涌去,由于众怒难犯,石崇完全没有庇护的打算,朱炎来自第二集团军一事,很快就广为人知。

  自从战争爆发以来,没有一个香格里拉市民对艾尔铁诺军人抱持好感,特别是在石崇入主香格里拉后,要求第二集团军撤离的声音,更不时在石崇左右出现,如今公瑾手下的高级将领做出这等丢人事,简直就像是把生鱼丢进滚烫油锅,整个情绪一下子爆发开来了。

  整件事情中,最倒楣的就是朱炎。尽管怀疑自己可能中人设计,但最后他也只能吃下这闷亏,带着右脸上又深又红的五道指印,匆匆离开,把善后问题全丢给石崇去想办法。

  “在某个方面来说,这也是一种成功喔!你说他的武功比你稍微强一些,这次能够痛快打他一巴掌,你应该很过瘾吧?”

  “少说风凉话,你那么喜欢打人耳光。早知道机关是这回事,我宁愿当场翻脸,用天魔功直接开打。”

  “乖,乖,你受委屈了,我完全体谅你的辛苦喔!”

  当离开宴会后,泉樱这样安慰着气坏了的妮儿。并非毫无价值,事实上,她们得到了一个很好的脱身良机,而泉樱确实需要这样的自由时间。

  “其实,在听耶路撒冷之战的经过时,我就怀疑一件事……”

  米迦勒使用传送装置,把通天炮的动力设备偷偷运走,而这个传送装置,则是地底都市遗迹的一部份。

  “虽然说是传送,不过你觉得可能传送去任何地方吗?如果只是为了安全,为什么不传去云龙阁?武威?或是任何一个荒山?”

  “因为……因为那里没有能够接收的装置啊!”妮儿随口说道。

  “对,但是香格里拉却能够接收,这是为什么?”

  因为香格里拉有接收装置,而被泉樱这样一点醒,妮儿登时想到另一个可能,香格里拉的地底下,会不会另外有一个类似耶路撒冷那样的都市遗迹呢?这不是不可能的,如果说青楼联盟的建都地点,都是经过特殊挑选,那么……

  “但……这种事青楼联盟不会不知道,我们现在执行重要任务,义姊没理由不告诉我们啊!”

  泉樱对这问题不正面回答。她很喜欢,甚至是羡慕妮儿可以这样去相信人,如果缺少这份信任,联盟就不成立了,所以,她把自己几乎可以说是肯定事实的猜想隐藏在心里,只说或许有什么转达问题吧!然后就与妮儿一起逐一检视刚才收到的情报。

  从素质来看,这些情报真是乱七八糟,有些甚至真实性欠佳,只是单方面传来某艺人的生活绯闻,无关军国大事,妮儿和泉樱都想不通,交这种情报过来干什么。

  不过,也不是没有珍贵情报,其中某几样记载石崇行踪、与朱炎私下会面地点的讯息,就显得非常重要。尤其是石崇曾频繁造访一处古宅,还秘密调动精锐部队戒护的情报,被泉樱列为重点。

  “如何?要去探探吗?”泉樱问。

  “去就去,难道我会怕你吗?”

  妮儿一口答应,而作这个提案的泉樱,虽然本身是慎重派,但目前状况混沌未明,青楼联盟又不见得多可靠,如果自己不主动去掌握情报,那么根本就跟不上局势的演变。

  依照所收到的情报,对照香格里拉地图,两人预备离开前往那所古宅,耶路撒冷的地下遗迹入口就是位于一处古宅之下,所以这个地方分外引起她们的注意。

  离开之前,妮儿向一众青楼联盟的工作人员告知外出,却没有告诉他们要去哪里。冷眼旁观的泉樱,发现那些人似乎正在忙碌于某些工作,而且并不是有关冷梦雪行程的安排,倒像是其他的情报工作,换言之,青楼联盟另有计划在进行的猜测,应该是没错的。

  “我们走吧!丑话我先说在前头,你这蜥蜴女是我的仇人,别指望我会照应你,要是你遇到什么危险,我绝对会袖手旁观,不会救你的。”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是个心地很善良的女孩,有危险的时候我会救你的啦!”

  “你不要随便曲解我的意思!”妮儿说。

  出发时,妮儿试图再次强调些什么,但已经完全掌握到她个性的泉樱,只是轻笑着拍拍她的背,用很圆滑的方式,化解了妮儿的言语。

  “走吧,落后就不等你了。”

  ※※※

  对有雪来说,从魔屋逃脱实在是一项惊险旅程。本来到发现小艇,学会简易操作为止,都还很顺利,四周也静悄悄地没有被人发现,哪知突然间旁边就跑出大批人马,喊打喊杀地扑过来。

  幸好自己这两天偷偷调配了一批的强力zha药,顺手抛掷出去,炸得她们人仰马翻,还顺道轰了旁边的几架小艇,让她们没法顺利追踪上来。

  这种个人式的飞行小艇,也不知道是用什么鬼炼金技术做的,样子有点像是木马,但流线型的合金外壳看来却很帅气,骑在上头,稍加操控,也不用很费力,整个人就随艇飙飞出去,冲得老远。

  疾劲强风在耳边吹拂,冰寒刺骨的温度几乎让整个身体为之冻结,飞行小艇冲向一大片厚密云雾,惊得有雪魂飞天外,只能死命抓紧把手,期望自己不要摔下去,成为一滩碎烂脂肪。

  不过,在他终于从云雾中冲出的那一瞬间,仿佛从重重怒涛里破出的轻松感,让雪特人猛喘一口气,紧闭的眼睛睁开,但见一轮皎洁明月在天,看来是如此的靠近,如此的美丽,仿佛伸手可触;大地尽在脚下,山峦、河流看来比自己的巴掌更小,只要伸脚一踹,就可以轻易踏扁。

  这一刻,有雪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受,尽管难以形容,不过,却让人想要多持续一下这种感觉。听说,王五是一个喜欢从天空俯视大地的人,假如他的感觉与自己一样,那么自己倒是不讨厌这样的嗜好。

  不过,被天地美景所震惊的喜悦,却只维持了短短的一刹那,后头传来的呼啸声,把他从那种醉人感觉中惊醒。

  “胖子,不要跑!”

  “再跑生剐了你!”

  不管长得怎么美丽,当一票美人面目狰狞地持械追来,没有男人会主动凑过去挨砍的。雪特人二话不说,猛转把手增加动力,开艇就跑。

  这群女武士没有天位力量,不会飞天,可是每个人脚下却踩了一块飞毯,高速飞飙过来。力量未足的她们,剑气、刀罡的波及范围不广,却懂得使用绳枪、链子刀之类的奇门兵器,增加攻击距离,尤其适合打空中战。

  “不跑才怪。”

  有雪惨叫着开艇逃逸,尽管他尝试用投掷炸弹的方式攻击,但对方却不是不会动的死物,不但轻易闪开,还趁隙反击,险些就把他从小艇上刺下来。双方在空中短暂追逐奔逃后,胡乱冲撞的他,被敌方巧妙地包围起来,当有雪察觉到这一点,已经被团团包围在中央,无法逃脱了。

  趴在飞行小艇上,有雪欲逃无门,除了发抖与咒骂敌人之外,他只能向满天神明祈祷。

  奇迹总是在最需要的时候发生,正当团团围住的敌人要靠过来时,有雪的意识忽然没由来地一昏,跟着就趴在小艇上不醒人事;而预备将他一举擒下的女武士群,则是惊见他的身影逐渐淡化隐没,连人带小艇一起离奇消失无踪。

  姑且不论青楼联盟人员的惊讶,成功逃脱的有雪,在不久之后便回复意识。睁开模糊的眼睛,他只隐约看到前方不远处好像有个人,而原本死命抓着的卷轴,已经不在自己掌中。

  (咦?我的卷轴呢?)

  勉力睁开疲倦得要死的眼睛,有雪看到自己视若性命的卷轴滚落在前方数尺之处,一只白皙秀气的手掌,正要将之拾起。

  (别……别碰我的东西,还给我……)

  不知是否因为感应到有雪的意志,当那只手掌碰触到卷轴时,卷轴上骤然暴亮,电光窜闪,在刹那间所爆发的霹雳雷电,耀眼度胜过千个太阳,把整个空间照亮得有如白昼。

  “哼!”

  那只白皙手掌的主人显然甚有耐力,承受这样的狂猛攻击竟没有发出半点惨叫,只是冷冷的闷哼一声,像甩开什么极可怕的东西般,把卷轴抛开,白皙的手掌竟冒着袅袅轻烟,渐渐转成一股焦炭似的黑色。

  “……哼,居然不愿意接受我?难道雪特人更适合成为你的主人吗?真是岂有此理……这下子要大费周章了,嘿,天地元气的状况越来越不妙了,居然能把我的手伤到……”

  声音听来有些熟悉,到底是在哪里听过呢?隐约记得,那好像是个有够“彼其娘之”的声音,不过……

  承受不住倦意,有雪又昏睡了过去,再次醒来时,是给人一桶冷水洒在身上,又反覆挨了几巴掌,这才渐渐清醒。

  “起床了胖子,不过是一下空间转移而已,这样子也要累昏这么久,你这雪特人还真是不经操。”

  听见这个声音,有雪真的是惊醒了,先用手往后撑退两尺,拉远距离,这才死死瞪着那名白发飘扬的少年剑手。

  “你……你是海……海……”

  “干什么结结巴巴?我就是风之大陆此刻的第一有道之士──海稼轩。”

  “你就是那个最近在江湖上传言不断,无恶不作?”

  “胡说!我什么时候作过那种事?谁是浪情淫蝶?”

  雪特人的挑拨实在是非同小可,一直在泉樱面前维持冷淡面容的有道之士,瞬间也失去了理智,高音量吼回去,直到话音出口,这才冷静下来,淡淡道:“刚才你在空中被人围攻,是我路见不平,把你救下来的,你对救命恩人未免太没有礼貌了吧!”

  路见不平?有雪还记得,最后一次看到这人是在耶路撒冷城中,与奇雷斯对峙时,这个没义气、没良心的浑蛋,居然一脚踢飞自己,然后飞向空中逃逸,要是说这种人会路见不平,连躺在床上的植物人都会大笑到醒过来。

  可是,他之前与泉樱同行过,听众人的评价,他的武功极高,而且深不可测,不是可以轻易得罪的人物,自己目前落单,需要一个“安全地带”来寄托庇护,没理由开罪这人,还是向他说声谢谢好了。

  “对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顺着海稼轩的手指,有雪看到远方的香格里拉城壁,由方位换算,这里是香格里拉城外约莫百余里的荒山,要进城去还得另外花一番功夫。目前香格里拉戒备森严,自己要混进去并不容易,但有这么一个强力靠山在,要进去应该不成问题。

  “嗯?你是说泉樱已经进入香格里拉,所以你想要去通知她们吗?”海稼轩沉吟道:“我和泉樱是有些交情,要帮她一次忙也可以,不过……”

  “是啊是啊,就帮这一次忙吧!”

  “……我是有道之士,雷因斯的左大丞相,可否注意一下你的用词呢?”

  给人用力捏着脸颊,皮肤渐渐转成深紫色,就算是最爱胡言乱语的雪特人,也不得不收敛言行了。

  海稼轩也开出了条件,在进入香格里拉之前,他要先去某个地方,为了怕雪特人在这里会被野兽袭击,他要带着雪特人一起走,以保护有雪安全。

  “保护我安全?我怎么觉得在这里等你回来会更安全?”

  话是这样说,可是当对方直接把冰凉的剑刃贴在自己脖子上,表明留在这里真的很危险时,有雪除了委屈地忙点着头,还能够说些什么?

  然而,海稼轩倒也算得上是慷慨,当有雪苦恼于该如何处理这台飞空小艇时,这名白发少年冷冷地看了一眼,便从怀中掏出一个锦囊似的小布袋。

  当有雪将那小锦囊套在飞艇的最前端,只见碰触到的地方立刻缩小,兜手顺势一套,竟然将那一艘与人俯趴同长的飞行小艇,尽数收在这巴掌大的小布袋里。

  “喔!好厉害,好厉害啊!”

  有雪惊得目瞪口呆,连声赞好,海稼轩则仍是一派淡淡表情,道:“这小法宝送给你吧!别以为只有千叶流的炼金术文明了得,白鹿洞仙道术渊远流长,自有更胜于……唔,谦虚点好了,也有不弱于异邦文明的地方。”

  “可是千叶流真正厉害的是那座魔屋,不是这艘小艇。”

  “魔屋的建筑技术虽说千变万化,但究其原理,有八成是奠基在金、木、水、火、土五行之术上,我当年进去的时候就看出来了,有什么稀奇?”

  “你当年进去的时候?看你样子很年轻啊,当年是多少年前?”

  被有雪用这狐疑的语气一问,海稼轩顿时住口,像是察觉到自己有什么言语缺失,闭口不语,只是横剑胁迫有雪走路,不过,在两人朝茂密丛林走去时,他倒还是低声说了一句。

  “……你还真是不可以小看咧,人们的警戒心自然而然就松懈下来,怪不得连李煜都败在你手里。”

  “我有这么厉害吗?好,下一个战胜目标是艾尔铁诺的伯爵石大人。”

  有雪的豪情壮志,海稼轩没说什么,而有雪则另外察觉到一件事,那就是海稼轩的左手莫名其妙缠上了绷带……

  他们的短暂旅程,很快就染上了鲜血。海稼轩施展轻功,带著有雪在践踏出来的蛮荒山道上奔驰片刻,就到了一块大山壁之前。

  整个山上寂静无声,但这里竟有几十名守兵,点着火把,来回巡视看守,有雪远远望见,正想着是否该用遁地之术避过,或是该怎样避过这些人的防守,哪知道突然间身子一轻,给人放扔下地,跟着就听见几下短暂的急促呼吸声。

  声音很短,后来有雪才知道那并非呼吸,而是没来得及发出就被割断喉咙的惨呼,总之,当他从地上站起来,抬头望向山壁方向,只间隔这短短刹那,那边已经只剩下一个活人了。

  “喂!你……你不是和平主义者吗?”

  海稼轩的凝玉剑收在剑鞘内,有雪别说看清他出剑收剑,就连他是否有出鞘过都无法肯定。只见他一个人站着,眼光望向山壁,但周围横七竖八倒得全部是尸体,脚下迅速由一滩血洼拓染成血潭。

  每一具尸体都是身首异处,无一例外,有雪记得以前听到的传闻,这人似乎是个讲究不作战的和平主义者,为何下手这般狠辣?即使是李煜,杀人也会有个理由,这人下手之重,几乎快追得上白起了。

  “……看看这些人的样子,今天不死,再过两、三年,他们也不能算是活人了。”

  对着火把的光焰,有雪仔细端详,发现那些尸体的躯干部分异常魁梧,部分已经生出野兽似的鬃毛,某些首级的牙齿,甚至是外翻的獠牙。

  “他们是武炼的兽人?是石崇的手下?”

  石崇立功崛起于武炼,手下有大量的武炼兽人,这是众所周知的事,但海稼轩却摇头道:“是石崇的手下没错,但不是武炼兽人,而是艾尔铁诺人。”

  海稼轩简短解释,石崇为了有效控制麾下的战士,除了长期让他们服用某些魔药,也让他们修练一些奇特功法,一旦开始修练,肉体强度会在短时间内暴增,不过,个性会开始扭曲,基于嗜血的渴求,变得凶残暴戾,这个倾向随着功力越强就越明显,约莫几年之后,就会变成一头半人半兽的疯狂东西。

  “……如果让他们继续存在,早晚会危害到普通的人类,所以见到就顺手消灭,这样是为了保护其他的人。”

  “这些人……没得救了吗?”

  “有法必有破,只不过……”海稼轩转过头,有些顾左右而言他:“考虑到要花的时间与心血,就觉得还是让他们早早解脱算了,反正古代贤人曾说过:早死早超生,希望在来生。”

  “那些话是你自己说的吧?”

  没兴趣作无意义的口舌之争,海稼轩只是仔细端视着那面山壁,想着自己所知的机关土木之学,尝试进行破解。他对于机关阵法的研究,当今世上堪称数一数二,纵然已经有利用遁地之法潜入的打算,也绝不愿未尝试破解机关,就放弃认输。

  海稼轩陷入沉默,没有解释,有雪自然也不晓得,这里就是不久之前耶路撒冷大战时,米迦勒将通天炮的动力组织传往香格里拉,被石崇拦截的接收处。海稼轩探知此事,更知道石崇虽然能够利用此处的遗迹设备拦截,但却仅限于地表上的阵图,至于隐藏在这块山壁后的遗迹,他却也是求入无门,只有干瞪眼的份。

  (……不行,远古时代的设备,现在的知识派不上用场,我又不是太古魔道专家……如果用天位力量硬破,虽然可以打开山壁,但里头如果除了防卫装置之外,还有自灭装置,那就不妙了……嗯……)

  几经思索,海稼轩不得不先放下自尊与学术执着,要有雪预备使用卷轴遁地,朝山壁方向前进。

  “……等等,为什么你不直接拿着卷轴,自己遁地进去?”

  “你以为我不想吗?只是这管鬼卷轴有认主的特性,不得到认可的人,根本就无法使用。”

  “哈!一下就被我套出话来,刚才想趁乱偷我东西的,果然就是你这恶贼!”

  不愿再与有雪多做纠缠,海稼轩的回答简明扼要,手腕闪电移动,凝玉剑已经再次横在有雪脖子上。

  “距离你人头落地,还有十秒时间。”海稼轩冷声道。

  “吓我吗?你的剑都还没出鞘咧!”

  “两秒。”

  在这种情形下坚持,毫无意义,然而,当有雪在长剑横脖的威胁压力下,高高举起卷轴,预备使用遁地之术,手中的卷轴却骤生万道豪光,刺眼夺目,猝不及防下,有雪痛得立刻闭上眼睛,只听得耳边轰隆巨响,像是山崩石塌般的声威,当他再次睁开眼睛,只见豪光已灭,海稼轩一脸古怪的表情,而前方的巨大山壁,竟然水平往左移开,露出了一个黑黝黝无底深洞。

  “喔?怎么会这样?”

  “……无怪雷因斯短短几年内兴旺若此,连公瑾这样的人才都屈于下风,原来是输在这种原因底下。”

  淡淡地说了一句,海稼轩带著有雪,向那座深洞跑窜进去。

  ※※※

  另一方面,同样也朝着目标前进的妮儿与泉樱,却提前开始了一段极不顺遂的旅程。

  当见到那座破落大宅时,泉樱不得不叹息青楼联盟在保安上的漫不经心,因为那座大宅虽然已经荒破残旧,但整体建筑风格一望可知,就与耶路撒冷圣教的风格一致,在有心人眼里,这边肯定会被列为首要的搜查地区。

  石崇确实也派人驻守,但却不可能发现两道以天位力量推动的极速身影,如鬼魅般飙射闪身进去。这也是目前各大势力的无奈处,尽管有些地方、物品极为重要,但却不可能把宝贵的天位战力放在看守上,结果当敌方以天位战力进行地下活动,这些地点就轻易被突破进去。

  那批动力装置到底被藏在何处?这无疑是目前的重点,但青楼联盟的情报管道探索不出,泉樱也无从得知,只能从可疑的地点实际查起。

  (香格里拉处处都是青楼联盟的耳目,这点石崇没理由不知道,所以藏东西上头会非常小心。嗯……他的行踪整个受到监视,但还是看不出来东西藏在哪里……不去这处大宅探一趟还真是不行呢!)

  入城已经有一段时间,石崇对这栋大宅进行了彻底搜查,也发现了地穴入口,但当妮儿与泉樱找到那处入口,却只见那处入口被封锁起来,并不如耶路撒冷那样,有研究人员在进进出出。

  “会是陷阱吗?”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连我们都不敢闯,剩下的人就更没本事了。”妮儿兴致勃勃的说道。

  泉樱并不是很赞同冒险的做法,但现在确实也需要一些突破僵局的行动,从早先所收到的情报,除了石崇曾频繁来去此处外,在十多天前,还有人看到数十名伤重兵丁,其中大半被看到的时候,已经是断了气的残缺尸体,本来好像是要把还有气息的士兵带出去医治,不过因为石崇不想消息走漏,这些人都给活埋在这所废宅的后院中。

  这件事在纪录上,被以“少数士兵因为酒醉吵闹而械斗死伤”的交代处理过去,但泉樱却觉得不对劲,因为不管怎么看,这些人都像是被遣派进地穴探查,因此惨遭不幸的牺牲者,换言之,这处地穴必然有着某种程度以上的防卫措施。

  (希望不是一群苍巾力士拦在前头吧?天位力量衰退得这么严重,那群东西会变得很不好斗……)

  泉樱不由得这么祈祷着。以天位武者的力量,居然会忌惮一群没有生命的金属铁块,这实在是很可笑的一件事,但妮儿和泉樱却完全没有开玩笑的心情。

  要指望地穴里有良好照明设备,这点实在是太苛求了,都加倍地提高了警觉。这处地穴极为狭长,道路朝着单一方向,感觉上并不像是香格里拉的地底都市,反倒与昆仑山下的无底地窟有些类似。

  “喂,你看这里会不会是……”

  “不可能的,自由都市……不,大陆东南方的那座地窟,位于阿朗巴特山,此事众所皆知,距离这里可有几千里的距离呢!”

  泉樱否定了妮儿的假设,但她心里也觉得迷惘,为什么香格里拉的地底,也会有这么大的洞窟地形呢?这种情形是只存在于自由都市,还是整个风之大陆都是这样呢?

  “如果整个风之大陆的地下,都存在这种东西,那生活在上头的我们,到底算是什么?”

  人说浮生若梦,但看着这广大无边际的黑暗,妮儿现在真的有一种感觉,好像连自己的存在都显得那么虚渺、不真实,而泉樱似乎也有同样的感觉。

  “历史这种东西,是不断地建筑在前人遗下的智慧之上,或许……人生也是一样吧!”

  这个地穴起先的一段路颇为狭长,但却越来越宽敞,像是一处瓮形的地理,而两女则完全无法肯定尽头在哪里。虽然有着强横力量,但在这完全无光的黑暗世界里,她们只有借助最原始的火折子来照明。

  “如果会魔法就好了,听说那个华鬼婆手上会变出火来;太古魔道也不错,他们有一种叫做手电筒的会动火把;要不然梦雪姊姊在就好了…”妮儿边走边喃喃说道。

  “咦?真是想不到呢,如果枫儿姊姊听到你这么说,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嗯,如果她在这里,就可以引火*,或是用火烧你的脸来照明,起码撑上半个时辰没问题。”

  “……你根本一点都没有改嘛。”泉樱无奈地说道。

  在这毫无友好气氛的对话中,两女眼前的黑暗豁然开朗,不是到了尽头,而是一处更大的空间,而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也出现了一点一点的细小光源。

  碧绿色的小点,在黑暗中发着幽幽的萤光,虽然微弱,但却是成千上万,间歇地放着小小的亮光,在潮湿而阴冷的空气中,整个所在仿佛位于幽冥之底,阴森而不真实。

  明灭不定的碧绿萤光,虽然一闪一灭,但位置没有移动,泉樱首先否决掉了萤火虫一类的可能,也不像是磷质燃烧产生的鬼火,在仔细观察后,发现那是一大片的异种蕨类,生长于潮湿石壁上,放散微光。

  “那么,我们该往哪里走呢?”

  后头只有一条退路,但前方空间却异样地宽广,在决定方向之前,似乎还得先找到路。

  泉樱正在思索,迎面吹来的冰冷山风,却陡然遽增了强度,猛地吹得人凉飕飕的甚不舒服,而那股冰凉气息中,更带着一股难言的腥味。

  (什么东西?生物吗?)

  风很快就停歇下来,泉樱正想仔细看看周围,突然间妮儿的手拍上右肩,力道竟是出奇的大,泉樱一下就疼得皱了眉头。

  “妮儿,怎么了?你力气不要那么大,抓得我好疼啊!”

  “喂……蜥蜴女……”

  情形真的不太对了,因为妮儿的声音有些颤抖,虽然不见得是恐惧,但那绝不是正常状态下的发声语调。

  “我们前面……这一头长得和你很像的大东西……是不是你亲戚啊?”

  始发站、版本出处:小说频道,幻剑书盟整理转载(http://www.hjsm.net/)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