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黑魔再现

风姿物语 罗森 9965 2004.10.27 18:1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三日自由都市香格里拉

  即使刚刚在奇雷斯手上大吃苦头,郝可莲对公仅却仍充满信心,听到奇雷斯要去找公瑾决一胜负,巴不得他早去早死,一泄自己被擒羞辱之愤。

  不过,早已明白自己有多讨人厌的奇雷斯,并不打算留给敌人在背后讪笑的机会,握着郝可莲颈项的手爪蓦地一紧,脸上狰狞的笑意,突然变得残忍而诡异。

  “死妖女,你以为自己有命在这里说风凉话吗?想知道等会儿会下去的人是谁吗?是我?还是你的铁面元帅?嘿嘿,你就先下去等吧!”

  命悬人手,郝可莲根本没有反抗余地,只能极其窝囊地等死,可是在奇雷斯要发劲那一刻,走道另一头忽然传来炮击轰炸声,侧目一看,竟是几架苍巾力士杀过来了。

  侵入金鳌岛内,会受到苍巾力士的攻击,这件事情一点都不值得奇怪,但是苍巾力士行动的样子却有少许怪异。虽是直奔这里,却不像是要攻击奇雷斯,反而像是在追逐着某个东西。

  被突如其来出现的苍巾力士一阻,奇雷斯的动作为之一缓。这短短的一下停顿,并不足够让郝可莲找到生机,可是,当有外力从旁辅助,那就是不同的结果。

  正要下手捏碎郝可莲咽喉的奇雷斯,突然全身一阵没来由的恶寒,这种出于本能的原始直觉,让奇雷斯有所警觉。这种危机感应非常奇特,并不是那种让人发寒的冰冷,只是单纯让人不快,这感觉……似曾相识……

  出于本能的警觉,奇雷斯选择放弃郝可莲,以最高速度撤身后退,在往后飞退的同时,他想起了那个令他不快的感觉是什么。那是之前两次感受过的尴尬痛楚,被那种偷袭所击中的耻辱,让他觉得颜面尽失,而有本事用这种术法偷袭自己的人,肯定是那个死不干净的雪特胖子……

  果然,才一放开郝可莲,奇雷斯就见到一幕奇异景象。周身乏力的郝可莲并没有后仰倒地,反而好像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给撑住,浮空朝着走道的另一头飞快跑去。

  奇雷斯先是感到错愕,跟着就想通了这幕景象的原理,肯定是那个雪特胖子又得异遇,学会了隐身之法,居然连自己也没能察觉,就这么被他藏匿起一切气息,趁着苍巾力士的混乱掩护,欺近身边,救走了郝可莲。

  “哼,跑得掉吗?我不是没杀过隐形人啊!”

  深邃的魔界之中,并不乏隐形生物与妖怪,奇雷斯对战经验丰富,对此早有应对之法,更何况有雪抱着郝可莲,单是那具浮空移动的女体就是最佳指标,根本起不了隐形效果。

  只是,当奇雷斯准备对着郝可莲再下杀手,后头追赶过来的苍巾力士却上前阻碍。对它们来说,无论是那个隐形人或是这头黑翼恶魔,都是侵入金鳌岛的不良份子,在排除指令的运作下,它们围住了奇雷斯,发动炮击。

  无论是兰斯洛或源五郎,要摧毁成群的苍巾力士都得费上一阵功夫,奇雷斯当然也被牵制,眼睁睁地看着郝可莲与有雪逃跑消失,却无法分身去追,当他在强烈爆炸中,把周围的苍巾力士全部摆平躺下,已经是好一会儿过后的事了。

  “桀桀,跑得真快,不过……别小看魔界的原住民啊!只有这点本事的话,胖子你绝对跑不掉的。”

  ※※※

  做了对付有雪与郝可莲的措施后,奇雷斯并没有忘记,他之所以进入金鳌岛的目的,是为了救援兰斯洛。虽然说救人这种事,和他一贯的行事作风极不相称,但事实上这也是目前的唯一生路,因为公瑾已经决心扫平所有能对他造成威胁的天位武者,奇雷斯怎么算都在名单上头,既然这一战难以避免,主动抢战的奇雷斯,自然也选择和高手合作,提高胜算。

  然而,这并不是他担忧兰斯洛安危的主要理由……

  (这头臭猴子,别太早完蛋,不然就算干掉铁面人妖,长腿帅妞还是会借故反悔,到时候还要下去大杀一场,就麻烦了……)

  可是,公瑾现在的声势如日中天,斋天位又有迅速痊愈肉体伤患的异能,就这么徒逞武勇地去冲去杀,即使与那头臭猴子联手,也是形同送死,那么,有什么办法可以扭转这个局面呢?武力不成,那武力以外的方法呢……

  用计谋、战术来扭转情势的不利,这点并非奇雷斯所长,然而,过去魔界众高手与公瑾都对他深感忌惮的理由,除了他近乎无敌的天魔功之外,他所熟悉却难得使用的魔法幻技,也是一个重要的理由。

  与妮儿交手时,奇雷斯的诡异分身术曾令她手忙脚乱,平时所向无敌的奇雷斯,只有在不能够以杀戮、恐怖来解决事物时,才会动用魔法,而现在的他,就思索着以魔法来对付公瑾的可能。

  (那家伙是白鹿洞的仙道士,普通的术法根本对他无用,我只能使用五极天式,凭着五极天式来……见鬼了,我哪会这么麻烦的东西?唔……封魔大阵对他无效,只会封死我们……要用天魔轮回吗?但就算能战胜也要耗去半条命,太不值得……他妈的,还有什么其他的术法可用?)

  思索到最后,奇雷斯脑中浮现了一个名词,这个术法是他不太愿意使用的最后策略,因为历史上没人用过的实验半成品,用出来形同自杀行为,但是如果到了最后关头,也就只有拿来冒险试试看了。

  高速奔驰,金鳌岛内的防御系统,根本拦不住奇雷斯,就这么被他轻易摧毁通过。

  公瑾用以决战兰斯洛的场所,是被封锁在一处结界之内,凭着该处流动的庞大能量,奇雷斯很快地找到了。当他运起内劲护身,一下子钻穿过去,却发现自己不费吹灰之力便可进入,奇雷斯明白公瑾早已设想过有敌人会在战斗中闯入的情形。

  ……这个结界的架构,拦出不拦入,换言之,公瑾已经准备一一截杀闯入的不速之客。

  而对奇雷斯与兰斯洛都堪称幸运的一点,就是在他闯入的那一刻,发现兰斯洛仍在公瑾的攻击下苦苦支撑,虽然完全是一面倒的情形,但却还有反击之力。

  (臭猴子的命真大,和铁面家伙战了半天,不但没死,身上还半点伤都没有,真是……)

  奇雷斯马上就察觉到了这想法的破绽。差了一个天位的天位战,不被对方秒杀就已属万幸,怎么可能战了半天,身上居然毫发无伤?这实在是超出了天位战该有的常识。

  (对了,这头臭猴子虽然不是魔族,但却会什么乙太不灭体,是靠这套功夫撑到现在的吧……)

  奇雷斯把握住事态,但他的闯入却让战局为之一顿,兰斯洛与公瑾都停下动作,看着这名不请自来的黑翼恶魔;公瑾固然不认为奇雷斯是友方,但兰斯洛也不觉得这头恶魔是为了助己而来。

  “奇怪……有防护罩阻隔,就算使用魔化空间,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穿越,这么说……嗯,你抓了谁一起进来?是可莲吧?只有用她当盾,朱炎才有可能为你打开防护罩。”

  简单几句话,公瑾就从困惑中推测出整个事态,令兰斯洛佩服他的料事如神,也暗叹为何总是这样的人丧心病狂,搞到自己总是要与这样的强敌作生死斗。

  “至于你,唔……”

  公瑾侧转过头,上下打量了奇雷斯一眼,察觉他无论精、气、神都处于颠峰状态,浑不似刚刚在战役中受过重创,相较于自己的有所消耗,这人完全是生力军,再考虑到奇雷斯可能造成的影响,公瑾就不希望多生枝节,让这头素来以好运称道的猴子逃出生天。

  “你别插手这里的事,三个月之内,我不向你出手。”

  太过清楚这头凶兽的个性,公瑾不花时间狡辩一些双方都不会相信的鬼话,直接做出约定,只要奇雷斯退出此战,公瑾就不对他进行猎杀。这三个月之内,奇雷斯有可能突破强天位,这是不小的风险,但是在当前的众武者中,升上斋天位的奇雷斯,威胁性并没有其他阵营要强,甚至还有合作可能,所以公瑾愿意承担这个风险。

  “喂喂喂,太下流了吧!一个人打还不够,现在要搞围殴吗?你们也该替一直被打的人想一想啊!”

  察觉到敌人有合作的可能,倍感威胁的兰斯洛提出抗议。本来就居于绝对劣势,如果奇雷斯再与公瑾联手,自己就必死无疑了,话虽如此,这个素来胆大无畏的男子看来也没几分惧意,利用好不容易得到的休息机会,双臂环抱,好整以暇地望着身前对峙中的双方。

  而看到公瑾与兰斯洛的反应,奇雷斯突然仰头大笑。

  “哈哈哈,宁愿冒风险也要与虎谋皮吗?我的老朋友,我真是该感谢你啊,可是这次不行,你以前不是说过什么‘宁负天下,不负红颜’吗?这次我是答应了某个长腿帅妞,一定要在这里宰了你,所以你是想不死都不成了。”

  听了奇雷斯的话,兰斯洛才知道这头凶兽的来意,当然也明白那个长腿帅妞是什么人,不过现在无暇分说,注意力必须放在对付公瑾身上。

  本以为,公瑾会说些什么“想不到你堕落成这样子,甘愿被女人利用”之类的嘲讽话语,但出乎意料的是,公瑾却笑了起来,笑意中不见讽刺,感觉起来竟然温和得异乎寻常。

  “真想不到,原来是为了爱啊!那真是太好了,堂堂的魔族王子,今天愿意为了爱情而舍身吗?真是让人佩服的情操啊!”

  公瑾哂笑道:“既然如此,你就勇敢地为自己的爱情付出生命吧!”

  “你……你不要随便把自己的价值观套在别人身上!”

  终于弄清楚公瑾意指为何的奇雷斯,愤怒地吼了一声,但是给他回应的,却是一条横挥过来的鞭子。

  简单的一道鞭影,重逾千钧,在奇雷斯的手臂上擦出血花,但一直与公瑾作战的兰斯洛却看出了古怪。刚刚公瑾对付自己,只用万物元气锁就将自己压得死死,毫无反抗能力,奇雷斯的武功与自己半斤八两,要是碰上万物元气锁,一样只有吃鳖的份,但是……

  (铁面人妖为什么不对奇雷斯用万物元气锁?为什么对他这么特别?难道……难道这两个家伙之间有超友谊的交情?因为这种禁忌的情感,铁面人妖才手下留情,不轻不重地抽他一下了事?唔……太下流了,一定有别的理由,会不会是……)

  兰斯洛心念急转,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而奇雷斯也有着同样的反应,强行鼓劲震荡,逼开了公瑾挥来的一鞭后,长声狞笑。

  “我以为斋天位力量有多了不起,怎么还是用一些老步数啊?传说中的万物元气锁呢?怎么不使出来?该不会是你还顾忌着大家的交情吧?桀桀桀,千万别这样,我可承受不起啊!”

  狞笑声中,奇雷斯与兰斯洛一同扑向公瑾,心中都是存着同样的念头:公瑾的万物元气锁或许存有瑕疵,单纯独斗一人的时候,固然是完美无瑕,但当对手成为复数,万物元气锁却一次只能锁定一个目标……

  “哎呀!”

  公瑾的反击犹如天边闪电,如果不是兰斯洛闪躲得快,拼尽一切地倒滚出去,让强劲鞭风只是擦过,他或许就要因为这凌厉一击,被打得身首异处,变成敌人适才的威吓状况了,不过,在兰斯洛踉跄后跌,从面对公瑾鞭子的第一阵线退下时,单独面对公瑾鞭击的奇雷斯,突然觉得身上压力顿然加重,跟着就完全失去动弹能力。

  (就是这感觉……这就是万物元气锁了……)

  天魔劲被完全封锁,体内气脉全部被阻断,刹那间变得如普通人一样,这样的感觉确实是身为天位武者的恶梦,但奇雷斯却早有准备,双臂一错,硬挡公瑾的近身一击。

  “挡得住吗?我的故友。”

  公瑾像是嘲弄似的说着,但是这一鞭并没有打在奇雷斯身上。在公瑾攻击的同时,一道仿佛轰雷、暴风似的尖啸,从左侧疾响过来,仿佛要一吐郁积已久的所有怨气,最简单、直接的一拳,威力扯动气流,在周围合金版壁上留下尖锐痕迹。

  来势太快,公瑾已经来不及撤鞭抵挡,当下只有侧偏过身,空着的右袖扬起,快速迎向敌人的拳头,减弱他一击的杀伤力。太了解兰斯洛勇于拼命的作风,公瑾甚至不敢直接击向他要害,逼他收招,只能使用这样正规的战法来招架。

  两股力量短兵相接,兰斯洛明显逊了一筹,整个身体在半空被截停住,但是当黑暗魔气随着天魔劲鼓荡冲激,妖雷魔电在拳头上响起霹雳,这一拳的威力赫然倍增,竟然一下子就轰歪公瑾的衣袖,跟着更破入进去,再攻破那柔韧的护身气墙,刚猛威力逼得公瑾面门生疼。

  (天魔功真是强悍,单纯以力制力,甚至能够反挫比它更强的敌人,要凭纯力量将天魔功稳稳压下,要的绝不只是强上一倍,可能要强上三倍,不,五倍以上的力量……如果不能凭力量,那就只能以巧破力了,但是……)

  脑里一下子闪过许多念头,最终仍不愿意和兰斯洛比拼内力的公瑾,使用了最有效率的技巧,随着他的天心意识转动,万物元气锁奏威,兰斯洛再次被锁缚经脉,所有真气消失无踪,那威力万钧的雷霆重拳也软垂下来。

  “哈哈哈~~~”

  一击失手,兰斯洛却笑得比什么都开心,因为在公瑾把攻击转向他的那一刻,之前被压制住的奇雷斯,突然像是一头奋起的猛虎,无比凶恶地攻扑向公瑾。

  蝠翼增速,奇雷斯的速度比兰斯洛更快,转眼间就杀到公瑾面前,五爪疾抓向前任友人的脑门,声势之霸道,连兰斯洛都暗自心惊,大叹幸好不是攻向自己。

  公瑾表情不变,左手持续挥着乱鞭,想要暂阻奇雷斯,另外一边却尝试先击杀不能提运真气的兰斯洛,避免两面作战。然而,之前单打独斗时,公瑾花了许多时间仍无法击杀兰斯洛,现在有奇雷斯牵制,仅余的一臂又腾不出空来,更加不可能完成这种理想。

  想要倒过来做,也并不容易。万物元气锁虽能有效钳制奇雷斯,但是不受压制的兰斯洛,每一击的杀伤力更在奇雷斯之上。奇雷斯爪击尚无法有效攻破的护身真气,却拦阻不住兰斯洛的重拳,在他不顾一切的极限催运下,如同万马奔腾的天魔劲,赫然能够逐步蚀去公瑾的护身劲,对他肉体造成威胁。

  (同样是天魔劲,相互之间怎会差别那么多?)

  公瑾察觉到了这一点,但却一时没有应付的策略。断臂造成的残缺,确实影响了他的战力,当战局只是单打独斗,无论遇上任何高手,他都有信心稳稳压制,但是兰斯洛与奇雷斯,却不是用一只手臂与一只空袖就能轻易对付的敌人,在这两人的交替联手下,远攻的鞭网很快就被突破,公瑾不得不撤鞭拔剑,改组防御剑网来应对。

  朱鸟刀,白鹿剑,公瑾的湛卢剑挥洒出一片清亮虹光,所经之处,大气切裂,血光飞洒,在两名敌人的身上留下伤口。

  兰斯洛与奇雷斯战得并不轻松,虽然他们不住交替强攻,把握住每一个机会,但身体却逐渐累积着伤口,每一下抢入与撤出公瑾的剑圈,都会新添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然而,他们却像感觉不到痛楚般,每一下中剑,立刻侧身斜拖,宁可让剑伤面积被拖得更长,也不能让剑伤增加深度,因而伤筋断骨,影响战力;体内的每一分精力,都集中用在进、退、攻、杀四个动作上,因为两个人都知道,如果不把握这个机会,让公瑾缓过气来,渐渐显示出斋天位修为的绝对优势,那时候所要面对的不只是惨败,甚至可能一招就被敌人干掉。

  这股无视一切的攻击意志,对公瑾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公瑾都觉得世上再难找到这么棘手的敌对组合了,兰斯洛与奇雷斯不但武功极强,一离开万物元气锁束缚,就会形成强大威胁,更麻烦的一点是,这两个人的回复能力,此刻都堪称是举世无双。

  魔族的回复能力本来就强,奇雷斯新吸蚀妮儿的精血后,短时间内的回复能力更是暴增;另一边的兰斯洛却有乙太不灭体护身,换做是别人,硬闯剑网时挨了那么多剑伤与失血,早已被碎尸万段,但是这两人却凭着非比寻常的战力与回复力,不但苦苦支撑,甚至还让公瑾倍感威胁。

  (这种仓促联手,彼此之间全无默契可言,应该不难破解……)

  公瑾做着这样的判断,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这个看法必须修正。

  兰斯洛与奇雷斯,这两个和“友”字八杆子打不着边的人,出手进退没有半点配合默契,甚至连正眼也不看一下对方,免得看到对方有什么疑似不轨的动作,先行战了起来。

  但是,尽管他们没有交谈,也没有联手默契,可是短暂的攻防间,却有一种奇妙的平衡。

  他们都知道,如果不先压下私心,合力打倒眼前敌人,那么今天一定离不开这里。

  他们都知道,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马上会被公瑾的万物元气锁克制,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当有一方面临危机,他们会不顾自身安危地抢攻上去,阻止敌人各个击破。

  这样的联手算不上完美,攻防之间的破绽多得一塌糊涂,但却成为一种随时会崩溃的恐怖平衡,在这个平衡上渐渐向公瑾施压。

  几回合一过,周围的血腥味越来越浓,公瑾渐渐觉得,身前身后的这两个男人,似乎是两头披着人形外表的野兽,全凭着最原始的野性来动作,意志里只剩下求生、毁灭敌人这两个***。

  因为是野兽,所以不必用言语、眼神来交谈,单从对方身上的气味,就能够判别对方释放出来的每一个讯息。

  察觉到这一点,公瑾忽然觉得,自己无法用阻断联手的方式,来分别击破这两个人,因为他不能理解这两头猛兽的想法,也不能解读他们的攻防讯息。

  但仍是有空隙可寻,因为危险的平衡,始终是一种不安定的存在,虽然会因此而更具爆发性,可是只要时间一长,这些形同zha药的缺点就会一一暴露。

  (胜利的关键在于时间吗?这两头野兽都没有什么耐性,只要时间一长,他们就……)

  耐心,是迈往成功的必须条件,但公瑾却不是徒然等待机会的人。白鹿洞子弟本就擅长利用地理优势,更何况这座金鳌岛的大小机关就如同公瑾手足,变幻如意,公瑾很快就构思着如何利用周围机关应敌的策略。

  (他们的目光全集中在我身上,换言之,他们根本没注意到自己背后,这个破绽应该可以利用……问题是,现在到底有多少人闯上金鳌岛了?)

  ※※※

  险死还生,郝可莲并不太了解发生什么事,只是忽然就觉得自己被某人托起,飞快地移动,但侧头往下看去,下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是一片空气,然而腰间与大腿上那种被托抱的感觉,却无比实在,这让她立刻判断出自己的情形,知道有某个隐形物体正撑托住自己奔跑。

  这个不合理的现象,无形中已经透露出解释。在郝可莲的记忆中,这么会使用鬼祟伎俩的人实在不多,其中又有足够好运从奇雷斯手中救人,怎么想似乎都只有一个人。

  “放我下来,一直这个样子太难看了,还有,现形出来吧!没有必要再隐形了。”

  “不行啊,后头有苍巾力士在追,如果我在这里现形了,那就完蛋大吉了啦!”

  仍是那么熟悉的急惶语调,被托着逃跑的郝可莲不禁莞尔,笑道:“那些苍巾力士已经被奇雷斯消灭光了啦,你逃跑之前,都不先往后看一下的吗?”

  “喔……对喔!”

  终于察觉到了这一点,一直只顾着没命奔逃的有雪终于停下脚步,从透明的空气中现形出来。让郝可莲吓一跳的是,雪特人身上血迹斑斑,不少伤口刚刚止血,好像经历了连场恶战的感觉,在这之前,她虽然已经和有雪共同经历了几场战役,但最后总是“侥幸”逃脱,不是半路出现救星,就是有雪凭着幸运与狡狯逃掉,几乎意识不到这个男人也有苦战的时候。

  “你……你好像有点改变了,变得很有英雄……”

  郝可莲轻声说着,但顺著有雪的肩膀看上去,却发现他两眼直直地盯着自己胸口,露着馋涎欲滴的渴望眼神,正趁着搂抱紧贴的机会,饱览那一片波澜壮阔的高耸风光,张得大大的嘴巴都快要流出口水了。

  “小、小姑娘,你的波好、好、好……”

  这副贪婪的色相,换做是别人,一定会让自己极度恶心,甚至立刻转化为杀意,但是眼前这张臃肿的脸孔,却只是让自己有发笑的冲动,没有任何不快。

  只不过,任由他这样子看下去,如果口水真的滴下来,那就很难看了,所以郝可莲同样趁着被有雪抱起的机会,弯过手臂,狠狠地在他脖子上重勒一记。

  “你根本一点都没有变嘛!放我下来。”

  “啊,喘、喘不过气了……饶命啊!”

  被天位力量差点弄断脖子的雪特人,并没有注意到郝可莲的语气与过往有所不同。少了那种甜如蜜浆的感觉,但却多了几分率直可亲,这是初相见时很难想像的事。

  这一点,郝可莲自己都没有察觉,她只注意到另外一件事:被放下地站直身体后,自己竟还比这个雪特人高出不少,从身高来说,他只到自己肩膀的位置,可是刚才他却能抱着自己疯狂奔逃,出奇地有力可靠。

  (真是个奇妙的男人……这段时间里头,不知道他身上又发生什么事了?)

  想到这一点,郝可莲就觉得很奇妙,不过,没等她开口,有雪就已经抢先聒噪起来,抢功劳似的说着自己这一路的辛苦。

  “阿纯,你不知道我有多辛苦才来到这里的,我那些同伴简直没人性可言,明知道我不能打,还硬逼着我上第一线,搞到我鸡毛鸭血,一塌糊涂,别的不说吧!就说那个奇雷斯……”

  讲到奇雷斯,有雪更是满腹牢骚。不久前,他与妮儿合作,设计诱攻奇雷斯,由于兰斯洛的神奇出现,终于封印了这号黑翼恶魔,但是在胜利荣耀的同时,没有人注意到被奇雷斯愤怒抛开的雪特人到哪里去了。

  事实上,被奇雷斯重重一抛,消失在半空中的雪特人,并没有飞到什么奇怪的地方,而是笔直朝上空飞射,摔向金鳌岛,当时金鳌岛正要发射通天炮,内部陷于忙乱,监视器又都对准了奇雷斯与兰斯洛,防护罩也尚未打开,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有个雪特人正被抛甩上来,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登陆金鳌岛。

  上次在耶路撒冷,有雪就曾经在这座遗迹中行动过,也算得上是熟门熟路。一登上金鳌岛,就知道敌人的防卫装置马上会启动,所以冒险使用了卷轴中还不熟悉的隐身功能,果然成功避过所有侦查,就这么一路潜入,直溜到主控室去,本来打算伺机破坏,哪知道刚好撞上奇雷斯绑架郝可莲,硬冲金鳌岛防护罩的一刻,便冒险动手按下那个紧急钮。

  “那个朱炎真是够乱七八糟的,放什么苍巾力士来追我,也不知道那些怪机器有什么神通,别人都看不见的东西,他们偏偏就能一路追过来……”

  有雪抱怨连连,不过郝可莲却觉得很有趣,这个男人不但总是有异遇,还一再地在紧要关头对自己伸予援手,这是不是一种很奇妙的缘分呢?

  “啊,对了,刚刚在地下……”

  有雪想到在地底洞窟里,如果郝可莲没有出手帮一把,自己和妮儿大概很难闯出去,正要开口说谢,突然脚底下一阵摇晃,一阵广及整座金鳌岛的轻微摇动,提醒两人目前仍处身于战场上。

  “那个事情先不说了,你的铁面老板好像发了神经病,现在像是疯狗一样,不但对我们乱咬,还拿通天炮乱轰,这么天怒人怨,以后一定没有前途,我看你干脆也别回去了,赶快换个跑道吧……”

  有雪很努力地进行劝说,希望能让郝可莲回心转意,但这名魔族女子的艳丽面孔上,却浮现让他非常遗憾的表情。

  “不行哦,这个理由没办法打动我的。公瑾大人要用通天炮轰什么东西,我事前虽然不知道,但我本来就是魔族,还是心地很恶毒的那一种,人类的死活,我根本就不在意……”

  对于这些话,有雪什么反驳都说不出来,因为如果郝可莲不这么说,那才真是一件怪事,跨种族的恋情,总是难免有价值观上的歧见,最起码,郝可莲没有说“因为公瑾大人比你帅,所以不管怎样我都要站在他那边”,这样就已经够给自己面子了。

  劝说不成,有雪正要再次开口,却发现地面再次动摇起来,这次震源靠近得多,还伴随着轰隆轰隆的声响,与沉重的脚步声,一听就知道是苍巾力士又靠近了。

  “他妈的,又追来了,阿纯啊阿纯,我们夫妻俩逃命吧!”

  被苍巾力士追怕了,有雪第一个反应就是抱起郝可莲逃命,但这一抱却抱了个空;已经回复起码战力的郝可莲,有足够自信从这情况中全身而退,反过来抱起了有雪。

  “喂,别这样子吧,你这样子夹着抱,人家一看就知道我比你矮。”

  “……不管是什么姿势,你觉得有人会看不出来这点吗?”

  “那倒也是……”

  简短的交谈,两人刚要起步,走道另一头的沉重脚步声,突然变成了连串霹雳爆炸,从那些随着炎热暴风激射出来的金属碎片,那些苍巾力士好像被什么东西破坏了。

  (到……到底是什么东西?)

  郝可莲吃了一惊,她见识过苍巾力士的威力,知道这些机甲兵从不单独行动,凭自己的武功,一次对上三、五个,虽可获胜,但必定要经历一场恶斗,付出一些代价,绝没可能像兰斯洛、奇雷斯那样一拳一个,而走道那头的苍巾力士小队却在短时间内被消灭,到底……到底是什么恐怖东西过来了?

  同样的担忧,同样的恐惧,有雪也感觉得到,而在两个人同样不安的目光中,走道那一头的骚动渐渐平息,取代成另一种轻快却蕴含力量的金属足音,慢慢从那一边步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