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故旧重逢

风姿物语 罗森 8533 2005.04.02 00:23

    突然间,公瑾的表情改变了,在金属闸门的另一侧,他所感应到的不只是压迫感,还有一种久违的熟悉,让人相当地怀念,能给自己这种感觉的人,世上屈指可数,难道……是那个应该还在沉睡的人?

  “轰!”

  震天巨响,一尺厚的金属闸门被一股莫名大力震破,破口扭曲皱折,就连公瑾也看不出这是什么手法,不过他也无暇在意这是何种武功,因为出现在门口的那道潇洒倩影,已经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起床了没有?刷牙了没有?铁面人妖。听说你最近无恶不作,已经变成了风之大陆上的头号奸狗,人人得而诛之……刚刚飞过的那个小镇,第七街的巷子里有家棺材店,手工似乎满细致的,你选好自己的尺寸没有?”

  俏生生地出现在门口,斜映着身后的灯光,胭凝神采飞扬的样子,让公瑾感到刺眼,往昔曾经并肩作战的许多记忆,在这时全都涌上心来,但公瑾却没有如过去那样,对友人露出久违的笑容。一方面,公瑾感觉到胭凝身上的明显敌意;另一方面,公瑾不至于健忘到忘记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样的情形下。

  “快十年不见了,这九年里头……你睡得好吗?”

  “还算不错吧,除了一直想要起床撒尿外,就是反覆作着同样的梦,在梦里把你和老头子一次又一次地切成碎片,然后发誓如果有一天能醒来,要好好向你表示谢意。”

  胭凝冷笑着与公瑾对视,本来还蕴含笑意的眼神,渐渐转为冰冷,瞪视着眼前令自己沉睡九年的故人。

  在鬼夷之乱结束,宿老堂势力倒台崩溃,胭凝重投白鹿洞门下后,她与公瑾虽然碰面机会不少,但因为彼此之间的心结难解,曾经是那么友好的一对知己,渐渐变得形同末路,见面也只是擦身而过。

  就任白鹿洞掌门,胭凝并没有为白鹿洞做什么建树,多数时间只是把机械人推出去,任由替身充当唠叨样板,自己关在房间里头,一如过往抽着烟,看着袅袅白烟沉思。

  这情形一直到唐国事件后,终于有了改变。事后知悉公瑾对五师弟李煜的所作所为,向来消沉、不问世事的胭凝勃然大怒,向公瑾质问,痛斥他对白鹿洞与艾尔铁诺的屈从,已经到了灭绝人性的地步,要求他立刻收手,对造成的伤害进行弥补。

  理所当然,此事被公瑾一口拒绝,原本还对友人抱持一线希望的胭凝就此死心,也没有留在白鹿洞的理由,便留书辞去掌门职位,愤而出走,造成了轰传江湖的“白鹿洞掌门下野事件”。

  本来事情可以这样解决,但在离开白鹿洞、重返武炼后不久,胭凝接到了公瑾的书信,约她到花果山上一见,地点就是昔日公瑾、胭凝、小乔一起栽种的那棵银杏树下。

  胭凝不疑有他,又有一些事情想告诉公瑾,便离开隐居的森林,前往花果山巅,却不料路上被人伏击,中了几掌,好不容易呕血突围,赶到花果山上,才见到公瑾,还来不及说些什么,等候在那里的公瑾突施暗算,一举制服胭凝,将她以东方仙术冰封于棺中,埋藏入地下,让风之大陆上从此没有陶胭凝这号人物。

  “那个时候,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对我动手?”

  “理由应该很明白吧,你作过白鹿洞掌门,以前又是专门负责处理暗杀工作的狩魔使,白鹿洞的黑幕你知道得太多,一旦你叛离了师门,白鹿洞根本不会让你这样的一个人活下去。”

  “所以由你亲自来下手?是因为师门看得起我,还是你主动向老头子争取出手?周公瑾,你这个伪君子,从以前到现在都戴着假面具做人,老头子都已经死了,你还想替他扛多少责任?”

  纵然是在被击倒、封印的那一刻,胭凝仍然不相信,不信这个相交多年的朋友会主动袭击自己。以当时白鹿洞的情势而言,必然是陆游亲自下达灭口令,公瑾负责实行,甚至应该是公瑾主动向陆游争取出手,因为由他动手,还可以争取到一点留手机会,如果是其他人动手,那就不只是封印沉睡,而是确保死亡了。

  胭凝是这么推测的,但即使是这么相信,她仍不敢向公瑾求证,因为她知道公瑾会说出的答案只有一个。

  “睡了九年,你是不是作梦作傻了?我记得你以前没有那么天真的……呵,算了,你要相信些什么,那都是你的自由,我没有把你弄清醒的义务,不过,你今天到我面前来,应该不是只为了庆贺逃脱封印,还有向我问天真问题吧!”

  “哼,还是像过去一样的坏嘴巴,不过你说的倒也没错,我确实是该清醒一点了。那个老头子就是因为脑袋不够清醒,所以才会被你给造反干掉的。”

  “你指的是哪一次?我先后总共杀了他两次,你这个该死没死成的家伙,也想来体验同样的滋味吗?”

  “哼,你以为九年前的事,还有机会重演吗?”

  胭凝冷哼一声,身形骤然闪动,转眼间欺近公瑾身前。她所使用的身法非常古怪,看来十分缓慢,但是当人意会过来,她却已经飙到了面前,高速中带着诡异感觉,并不属于白鹿洞的武学体系。

  公瑾微微一怔,先是振臂挥出空袖,稍一阻慢敌人来势,跟着一掌推出。照常理来推算,胭凝被封印于地下,是九年前的旧事,当时唐国事件才刚发生,风之大陆尚未经历阿朗巴特魔震,天位武者也还没有大量重现于世,胭凝的武功并未突破地界,刚刚她出现、破门所用的力量,也不是天位力量,看来修为有限,应当不难对付。

  这是基本盘算,但公瑾却很清楚一件事,如果单单只有地界力量,是绝不能破开那道厚重的金属门,胭凝的资质本就是武学天才,九年封印中,说不定也有惊人突破,所以纵然公瑾今日的力量已无人能及,他挥出的这一掌却丝毫不敢大意。

  空袖挥出,胭凝竟然完全不受影响,身形稳如崇山,单凭护身气劲就把空袖荡开,跟着她就对上了公瑾,两人各出一掌,硬碰硬地正面对撼。

  “碰!”双掌交击,公瑾立刻察觉到那股排山倒海涌来的雄浑掌劲,胭凝使用的武功,仍是她过去最拿手的五岳神雷,位列白鹿洞三十六绝技之一的刚猛神掌,但在内劲运用上却多了变化,变得更为诡奇阴寒,令公瑾在双掌对击的瞬间,冷飕飕地打了个寒颤。

  “天位力量?不,这不是……这是……天魔功?”

  感觉非常奇怪,像是天位力量,但却又感应不到天地元气的运转与运作;像是天魔功的阴寒,但运使特征又完全不对,一切都似是而非,与现有的武学知识相抵触,偏偏又如此强大,尽管公瑾只使了五成力,但对方明显也游刃有余,不是全力以赴。

  在这短暂的惊愕感中,胭凝又是一掌,连接着拍击过来,当她目光接触到公瑾空荡荡的右袖,眼中闪过了一丝莫名情感,似是感伤、似是嘲弄,但却终究没有停下攻势,这一掌稳稳地欺向公瑾的断臂,攻他弱处。

  一只手的打两只手,公瑾早知情形不利,不待胭凝的一掌印实,他的右手空袖突然暴射出如雨剑气,密集射向胭凝,笼罩住她上半身。

  “嘿!”

  没想到公瑾能以空袖发挥剑气,胭凝失了先机,距离又太近,无从闪避,只有硬生生受了这一击,在闷哼声中跌飞出去,从之前破门而入的洞口跌出。斋天位力量果真举世无双,胭凝这样一跌,仍不能止住退势,还连续撞穿了几重金属墙壁,这才停止了那种连续撞穿的声音。

  “好家伙,本事比预期中还要强啊!”

  双掌相对,公瑾微微皱起眉头,在刚刚双方击掌、胭凝被自己剑气击出的瞬间,她也狂催力量,五岳神雷的掌劲如山洪暴发般涌来,自己当时正以剑气退敌,护身力量稍弱,险些被五岳神雷的掌劲摧破,吃上小亏,严格说来,胭凝刚才并没有输自己多少。

  “好周公瑾,这九年来你武功精进不少啊!难怪连老头子都被你干掉,很有一套。”

  隔着一段不算近的距离,胭凝的笑声清晰传来。

  “得到突破的,不只是你一个。拜你所赐,这些年我在武炼也有际遇,得到了新的力量,过去九年的冰封,这笔帐我会慢慢和你算,在你抵达中都之前,随时等着我再次出现在你面前吧!”

  胭凝的长笑声由近而远,显然已经飘身远去,结束这次的挑衅,为之后的行动作出预告。

  以公瑾的智慧,又怎会看不出这是胭凝刻意给自己施加压力,想令自己昼夜提防,寝食难安,未战就已经先输一成。这种游击战的小技俩,公瑾自是不放在眼里,但胭凝的破出封印、重现江湖,这点却让他……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

  不是恶劣的感觉,看着胭凝在眼前说话,甚至是翻脸动手,过去某些回忆一一涌现心头,那些自己以为不会再忆起的往事,现在却像一股清泉活水般,为枯槁的身心注入了活力。

  五岳神雷造成的气血翻涌,已经平复下来,但是心里的那股热潮,却越来越令人坐立难安。

  “呵,有趣得很,我接下你的挑衅了……老朋友。”

  随着内心的决断,公瑾蓦地站起,披风翻扬抖荡,踏着大步离开闭关修练的斗室。

  当他出现在朱炎的指挥室,朱炎察觉到他眼中的英锐之气,一扫过去数日的颓丧,神采奕奕的表情,像是回复了从前在海牙的活力,纵然还戴着那冰冷的金属面具,身上却散发着热气,虽然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让他有这样的改变,但能够看他一扫颓气,确实令人振奋。

  “公瑾大人!”

  “不用多言,我有个老朋友回来了,从现在开始,金鳌岛上的警戒要特别小心……算了,如果小心就有用,她也不会大胆地现身挑衅了。”

  公瑾道:“严密监视中都方面的动向,听说太子殿下刚刚被雷因斯人挟持绑架……”

  “是的,但是我们刚才也收到消息,太子殿下已经脱困,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公瑾大人可以安心。至于那个雷因斯人,听说是逃逸无踪。”

  “不过是一次任性的骚动事件,以他的聪明,如果会受到什么损伤,那才是奇怪。但是……我们必须留意,他这次的游戏玩闹,是不是趁机与雷因斯人达成了什么协议,所以不只要监视中都城内的动向,还要监视所有艾尔铁诺与雷因斯的特殊通讯。”

  ※※※

  被送到烟锁重楼的妮儿,原本觉得奇怪,如果旭烈兀是要透过自己与雷因斯方面传达联手讯息,那就应该让自己尽快赶回雷因斯,与那边会合,不然如何传达讯息?

  不过进入了烟锁重楼后,她很快就明白了理由。烟锁重楼的主人,与胭凝一样,都是白鹿洞中的数术高手,用水镜传讯,速度比什么都快,比本人亲自跑一趟省时省力。

  但由于兰斯洛已经离开了稷下,所以这份传讯是传到暗黑魔法研究院,再由华扁鹊转传给兰斯洛。

  与旭烈兀一同待在皇宫时,旭烈兀曾经提出警告,要论起白鹿洞中的数术高手,绝对不能忽略掉二师兄周公瑾。因为有心叛变,周公瑾一直广泛地积蓄实力,不只练武,也勤修东方仙术,所以拦截水镜传讯,对他一点也不困难。

  会使用水镜传讯的魔法师虽然不少,每日进行的水镜对话也颇频繁,但如果要从中都联络稷下,这种超长距离的水镜传讯,就不是普通人能做到,公瑾只要针对这种长距离传讯进行拦截,哪有查不到的道理;至于太古魔道的长距离联络,公瑾如今有金鳌岛的设备,一样可以稳稳监控。

  有鉴于此,妮儿在与雷因斯联络时,就特别留心,只是简单报说自己如今平安,很快就会与众人会合,其余的事情只字不提,只是使用与兄长、有雪约定的暗语,在报平安的言语中,夹带出“有新人想要入伙”的讯息。

  当这些画面传到兰斯洛手上,他看着妹妹在水镜萤幕中比手画脚、挤眉弄眼的样子,这个生性粗豪的男人,不禁皱起了眉头。

  “乱七八糟,搞什么东西?连自己身在哪里也不说,真是莫名其妙。还有这又是什么意思?有新人想要入伙?她在外头还收小弟吗?”

  妮儿所使用的暗语,是过去四十大盗在做案时,特别约定的记号,有雪与兰斯洛都能看得出来,只是还搞不清楚里头的意思。结果反而是泉樱解读出妮儿要传达的讯息。

  “还记得刚刚收到的情报吗?妮儿现身中都,绑架挟持艾尔铁诺太子旭烈兀,并且逃逸无踪。”

  “唔……那个死暴发户,一个男人整天靠着小白脸骗女人,娘娘腔一样的家伙,我不许我妹妹和他交往,浑帐东西!”

  “呃……这个,我想这并不是妮儿要说的重点,她是想告诉我们,麦第奇家族或许已经做出了取舍,预备和我们这边联手,内外夹攻公瑾师兄。”

  审查时势,泉樱做出了这样的推测。单从时局来看,泉樱本身也非常讶异,因为雷因斯一方未必zhan有多少优势,只要旭烈兀与公瑾师兄竭诚合作,雷因斯方面肯定要迎向一场苦战,对手的资源与武力甚至可以夸称无敌。

  但泉樱更明白一件事,如果说天底下有什么人最擅长预测胜败、见风转舵,那个人一定就是旭烈兀。

  武炼的槿花之乱,虽然事后许多学者归纳出千百条战败理由,但是在战争初期,没有人敢确信这一点,也很难预测到王五所率领的孤军,能够全面战胜忽必烈声势浩大的联军。

  从这一点的取舍上,就可以看出旭烈兀的眼光,而他之后的判断也从来没有错过。就任雷因斯右相职位后,泉樱曾想过秘密发函给旭烈兀,争取麦第奇家的支持,联手先消除公瑾师兄的威胁,但是却没有多少把握能说服这位六师兄,更想不到对方会主动伸出手来。

  照一般的谈判规矩,先提出要求的一方,往往处于谈判上的弱势,但旭烈兀的时间点却选得很好。麦第奇家从不参与之前的大陆争霸,保存了实力与元气,现在有大把本钱与雷因斯谈判,若成,固然不错;若不成,继续回去与周公瑾合作,合两方之力,一样是天下无敌的组合。

  “所以,旭烈兀现在应该是等我们提出利益交换,用一些优渥的条件,去换取他这个盟友。”

  “盟友?麦第奇家又没有什么高手,和他们联手,他们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到我们?”

  “我想……他们可以提供一个暗箭难防的攻击机会。”

  话虽如此,泉樱实在不怎么喜欢这种暗箭伤人的阴险行为,兰斯洛也宁愿与公瑾明刀明枪死战一场,纵然战死也无憾,怎样都好过这种背后捅人的阴暗感觉。

  不过,他们也很难断然一口拒绝,因为坐在这个位置上,这种事情就是责任,战斗的责任是胜利,如果能够明刀明枪战胜,那是很好,但如果败了,本来寄望于自己的那些人又该怎么办呢?

  兰斯洛并没有立刻做出决定,还是打算与泉樱一同见过旭烈兀之后,再作打算,毕竟这种事情关系重大,一定要面对面谈过,才能看出对方的诚意或虚伪。

  “我的头脑不好,那个小白脸虽然有点娘娘腔,但脑里装的可不是白色浆糊,还是带你一起去,比较安全。不过……听说那个小白脸长得很帅……”

  兰斯洛的表情古怪,泉樱起先不以为意,只是继续整理手边文件,直到她发现丈夫的表情越来越臭,从臭豆腐般的感觉,迅速恶化成茅坑石头的程度,这才恍然大悟。

  “那个不是问题啦,女人看男人,并不是只看脸啊!我也不是那种光看到美男子就会被迷住的女人,更何况源……嗯,更何况单纯要比相貌的话,我也很有自信,我比六师兄还要美得多呢!”

  泉樱本来想说,要比美男子的相貌,源五郎肯定比旭烈兀更俊美,但深恐此话一出,后患无穷,只怕往后连源五郎都见不到面了,所以改用这个旭烈兀风格的回答。

  这个判断应该是正确的,不过当天稍晚,兰斯洛闷声不响地递了一片镜子给泉樱,泉樱起先迷惑不解,后来才醒悟丈夫是要自己面谈时,带着这面镜子,到时候一面与旭烈兀说话,一面看着镜子。

  强烈zhan有欲之下的蛮横行为,令泉樱啼笑皆非,不过既然还笑得出来,就代表自己心情还不错,不会厌恶,这点也是很让泉樱事后玩味的。

  姑且不论夫妻相处的种种,在离开稷下时,都城内正在进行的种种工作中,还有一件事是不容忽略的。

  兰斯洛亲自造访太研院,想要探望小师妹爱菱,却不料竟扑了个空,得知小师妹与大批研究员已离开太研院数日,到了稷下城外的一处别馆,闭门研究。

  研究别馆占地广大,是魔导公会与太研院早年合力完成,分别使用两种技术搭建了多重结界,平时禁止旁人靠近,专门用来测试破坏力强大的黑魔法或太古魔道兵器。兰斯洛到达别馆后,只觉得脚底隐然震动,仰望天空,却见到结界内一朵又一朵的菇状云,频繁往上冒起。

  “伤脑筋,只希望不会用到。靠这个来打倒铁面人妖,感觉还真是有够糟糕的。”

  确认了这些事情后,兰斯洛与泉樱、有雪一路西行,急着与杀入艾尔铁诺境内的雷因斯军会合,在进入艾尔铁诺时,取道北门天关,兰斯洛刻意停留一晚,随行的两人什么话都没有问,彼此心照不宣。

  尽管本地的最高指挥官妮儿、源五郎都不在,但举目望去,过去激烈战争的痕迹,还清楚留在城壁上、地面上,让人可以想像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惨烈杀伐。不过,艾尔铁诺的东线战力已经全部崩溃,雷因斯军队也大举出关,进攻艾尔铁诺领地,留在此地的部队并不多,看来是没有发生战争的可能了。

  战争的气息已经远去,但造成的后遗症仍在持续发酵,那些在连续战争中受创与逃难的灾民,来到北门天关后,接受雷因斯方面所提供的医药、粮食援助,在此稍稍歇息,但也有许多人一歇息就再也不走了。

  本来北门天关的难民潮,是因为花字世家的崩溃,地方百姓无以维生,只有群起逃亡,但随着艾尔铁诺境内的局势越来越乱,逃亡的难民潮人数暴增,雷因斯方面也开始转变了态度。

  过多的难民一次涌入,光是供应粮食,就会成为一笔很大的负担,依照国际之间的惯例,这时是该把难民驱逐回国,免得酝酿成更大灾难,但是当一封发自北门天关的书信,在日前传达到象牙白塔后,稷下方面的政策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迅速扩编移民组织,在北门天关设置窗口,高效率协助涌来的难民在国内落脚,依照专才分发工作或开垦工具。

  “危机也可以是转机,世上没有真正的难题,只看我们是不是肯动手去做。这些人在艾尔铁诺是难民,加入雷因斯之后,就会变成我们的精英,因为我们与艾尔铁诺有个决定性的不同,那就是你们有一个了不起的王!”

  在雷因斯内战结束后,兰斯洛已经取得国内所有大权,也采取强权统治,在雷因斯民众的高度支持下,他有足够的强权去做任何事,所以当朝野都是一片驱逐难民潮、保存国家元气的声浪时,他一句命令下去,一夕之间,从宫廷到媒体,原本的反对声音全都变成热切支持。

  “唉,极权国家就是这个样子,一句话就搞定,这些人真是听话。”

  发号施令后就离开稷下的兰斯洛,做了这样的感慨。他认为自己的工作,是做个伟大的国王,而国王之所以伟大,就是因为国王能指出正确方向,把一国百姓带到正路上。

  这段见解相当正确,只可惜兰斯洛并不是一个彻底奉行真理的人,所以他的工作在指出方向后,就告一段落,剩下来的实务工作,全部砸在“国王麾下的小喽啰”身上,结果在赶往艾尔铁诺的一路上,泉樱就算坐在飞空艇里头,仍要不断地批着各种预算书,心中发誓一定要尽快建立高素质的幕僚班底。

  能够离开艾尔铁诺,到新的国度去找寻希望,那些刚刚入籍成功的难民都很兴奋,仿佛看得到不久后的未来,自己和家人的生命能够重拾光亮,也对强势主导新移民政策的兰斯洛陛下感恩戴德……虽然不久之前,他们才把这位敌国君王当成是暴虐魔王。

  不过,也有人偷偷谣传,雷因斯的移民政策,之所以有这么大的转变,是因为北门天关这边,出现了某位有力人士去说情,但那个人究竟是谁,却迄今难有定论。

  “嗯,太阳都快要下山了,那几间草房外头怎么还那么多人啊?是不是吃坏肚子,在那边排茅坑啊?这么多人吃坏肚子,那就是食物中毒,这可不得了,要赶快解决问题才行。”

  “哦?那里不是茅房,是移民窗口,人们是因为急着早日进入雷因斯,正式入籍,所以才在那里彻夜排队啊!真不好意思,居然要他们这么久候,希望他们能够习惯雷因斯的环境,在这里找到幸福。”

  “这边的粮食够不够?衣服和药物呢?天气已经转冷了,这些东西不足的话,还待在这里的人们很难过冬的。”

  一反平时粗豪莽撞的形象,兰斯洛变装来到北门天关后,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形下,找来了驻守军官们,钜细靡遗地问着当地物资的补给状况,觉得有缺失的地方,就马上要求改变。把这一切都看在眼底的泉樱,为此相当感动,觉得自己一路上的辛苦都有了代价。

  “这也没什么,我自己也是老百姓出身,也曾当过灾民,还曾经干过盗贼,餐风露宿的感觉我很熟悉,当然知道他们想要些什么。”

  面对妻子的称赞,在战场上纵横自如的兰斯洛,表现得有些靦腆,很不好意思地谦让着,但泉樱确实觉得丈夫这样的想法很好,自己能帮这样的人做事,做起来也会高兴得多。

  相较之下,泉樱就觉得自己有些不足,尽管自己在杭州居住养病时,饱览各家大儒的著作,精研经世治国之道,但实际与人们相处的经验却少,在设身处地为人着想这上面,就没法像兰斯洛这么体贴,这或许就是封闭在象牙塔里当千金小姐的代价。

  站在北门天关的城壁下,遥望眼前延伸十数里长的营帐堆,一个连着一个的营帐,燃亮着点点灯火,随着夜幕低垂,将地面清晰照亮,兰斯洛沉默无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东西,但是最后他仍是预备掉头入关,没有进入营帐区中。

  “就这么回去,不是太可惜了吗?我们取道北门天关,除了节省时间之外,好像还有别的理由吧!”

  在城门口等待兰斯洛的泉樱,微笑地说话,让兰斯洛露出了伤脑筋的表情,这时,一名小童急急忙忙地跑来,说要把纸条交给北门天关身分最高的那个男人。

  兰斯洛理所当然地接过纸条,在瞥过一眼后,表情像是很高兴,却又有几分尴尬。

  那是风华约他见面的纸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