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惊见古人

风姿物语 罗森 7005 2004.11.25 01:11

    最近几天,妮儿一直在思索着一些问题。

  现在的局势这么复杂,外头的世界不晓得变成什么样子了,自己一个人在武炼这样子旅行,真的好吗?

  虽然说一开始是被奇雷斯给挟持,但现在奇雷斯伤得半死不活,自己根本就是自由状态,别说逃走,就算要反手摘下奇雷斯人头,相信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虽说基于做人的信义,自己不可以做出这样子背信忘义的行为,但这样子浪费时间的旅行,意义在哪里呢?

  “不用心急,不要急着去问事情的意义,生命的本身就有无穷意义,只是看你有没有足够的耐心去聆听。很多时候,当你有足够的清静心境,生命的答案就自然会出现。”

  若有意、若无意,用这些话抚平妮儿不安的,就是那名始终赤足走在队伍最前头,一派云淡风轻慵懒表情,唤作“胭凝”的艳丽女郎。

  以初见面的感觉为第一印象,这个作风怪异的旅团之长,给妮儿的感觉甚是放荡、不正经,艳得过分的形象,就连花街柳巷中的那些风尘女子都会为之皱眉,妮儿在连串的脸红之余,心里也不时暗骂:这个女人难道是个花痴吗?就算想要勾引男人好了,穿得那么夸张,只会把男人吓得拔腿就跑吧?

  (真的是人妖也就算了,明明是好端端的女人,却弄得这么妖,真是有够受不了的……)

  妮儿心里犯着嘀咕,但与胭凝接触的机会却不少,因为这位神秘的团长不仅精于数术,本身似乎还擅长医道,每天都花时间帮妮儿抬手、抬脚,检查医治被血鸦伤到的经络。

  渐渐地,透过一些交谈,妮儿对胭凝的印象有些改观,因为在每一次的谈话中,妮儿发现这名看不出实际年纪的女郎,似乎有着一些不寻常的过去,让她在字里行间时有着感慨。

  而且并非武炼原住民的胭凝,却似乎对这里的山形地势了若指掌,那些密密麻麻,根本无路可循的森林,在她的引导下,众人往往从一处树丛间、几堆浓密草丛里一拨,就出现了一条小道,又或者是一道被密林、浮萍遮蔽的弯曲小河。

  那种山穷水尽、柳暗花明的感觉,让妮儿频频称奇,就连她也不得不尴尬地承认,这种新奇的旅行,让自己眼界大开,并且兴奋得暂时忘记了许多忧扰。

  “从现在开始,我们所进入的森林当中有很多猛兽,那些不光是狮子老虎而已,还有一些异变种的麻烦东西,为了避免替双方造成困扰,请大家和我一起做好预防措施。”

  当深入到武炼的高山峻岭,周围景物慢慢产生了改变,连生态物种都与外头世界明显不同,有些外头人类世界难以想像的事,就在这些千百年来不见天日的林间深处发生。

  栖息在这里的生物,并不是只有狮子、老虎等猛兽,还有一些以猛兽为食的异变体,一些早就不应该继续存留在人间界的东西。当生物死亡许久,其骨骸处于阴森瘴疠之地,历久而腐化不全,累积到一定时日后,这些介于生与死之间的异物,就会开始活动。

  不具有生前的思考能力,这些似妖非妖的异物,只具有追求鲜血的本能,以附近的活动生物为食,撕杀生肉、攫取鲜血,它们感觉不到痛楚,比生前更加凶猛十倍,所幸,这些异物没有视觉,多数时候都不能离开一个固定的范围,因此为祸不深,只不过对于要在附近活动的野兽或是商旅,这些异物就是一个不能预测的危险陷阱。

  初次听到武炼居然还有这些东西,妮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不是九州大战时期,现在的人间界怎么还会有这种东西?

  “别怀疑啊,都市小姑娘,离开了你所熟知的文明,这个世界另外有它的真实的一面,只不过身在都市中的你们从来不愿面对而已。”

  胭凝这么说着,而她所教导众人的应付方法,更是妮儿前所未见的古怪:众人从行囊中,拿出几张巴掌大的青嫩绿叶,小心翼翼地绑在鞋底,牢牢固定后,就放胆行进。

  妮儿被分配到叶子时,特地端详了一下叶子,虽然她不懂法术,却仍感觉得到叶子上有某种能量在流动,显然已经被施过术法,但这术法有什么作用,却不是自己能看出的。

  “做好这个准备,在森林里头行动,野兽们只会听见叶子摩擦的声音,不会察觉是人类行走,我们就可以在叶声的掩护下快速通过。”

  “你……胭凝小姐,你应该很强吧?要消灭那些攻击过来的东西,对你来说不是难事,为什么你不……”

  妮儿的话里包含了其他意思,因为就算胭凝不动手,伤势已经痊愈大半的自己也可以轻易扫平所有障碍,用不着这么畏畏缩缩的。

  不过,胭凝对于这个要求却只是微微一笑。

  “来自都市的小姑娘,别让眼睛所看到的东西,轻易蒙蔽了事实的真相,我只是一个世外闲人,并不如你所想像的那么强,而且……就算你再怎么强也好,一个初到异境的客人,应该要学着尊重当地的状况,在了解清楚以前,别随意去影响、改变千百年累积下来的循环。”

  “循环?”

  “千百年来累积的生态,就是一项神圣的平衡循环。不能理解吗?那么我给你个建议,连王五都不曾尝试去改变的东西,你不认为自己该多给这里一点尊重吗?”

  觉得这话极有道理,妮儿也就开始入境随俗,踏着绑上青叶的鞋子,随着旅团一起深入密林。

  不管胭凝的话是否真有“道理”,妮儿在进入树林后,确实有了一些发现,所有生物与死物都对自己一行人的经过浑无察觉,当自己从它们身前不远处拨草经过,它们就持续趴在树下栖息,或是撕食猎物。假如一进去就以天位力量放手大杀,一定没办法好好观察到这些东西的。

  整个树林,自成一个奇妙的生态系,尤其是当一头犀牛似的庞然巨物,从妮儿身前经过,半边身体雄壮威猛,另外半边却完全只剩下骨头,仅有一些未腐烂完的臭肉黏挂在骨架上,半边眼睛还无神地朝这边张望,妮儿就有一种怪异绝伦的感觉,仿佛自己并非身在人间,而是回到了香格里拉的地底,又或是人们口中的魔界。

  “对了,你说要去的目的地,是艾尔铁诺与武炼边境的刚果自治区,那个地方很大,确切位置呢?”

  “刚果区东边,花果山下一个叫做“水濂”的小城镇,那里是……我的故乡。”

  “哦?故乡吗?你看来不像有兽人血统啊……不过刚果自治区算是边境,居住在那里的人类数目不少,这点倒是没错。”

  在众人的旅途中,偶尔天上还有零散的血鸦群飞过,显然石崇仍未放弃追踪目标的打算,但是林木茂密,从上往下望难以找到人踪,再有叶声作掩护,血鸦群全部无功而返,没有发现妮儿一行人。

  (呼,真是走运,如果再战起来,那就很麻烦了……)

  少掉了血鸦群的阻碍,这趟旅程仍然说不上顺畅,因为胭凝是一个非常悠闲的领队,不管走到哪里,每天要固定停下来歇脚,喝三次茶,好好地在树下铺坐垫,取出携带的茶叶,滚水煮好,细细地品茗欣赏,直到兴致满足,才与众人再度上路。

  由于这个旅团的过半成员都是老年人,本来行进速度就慢,又需要常常休息,就连妮儿都很难抗议什么。

  “人生中有三件最美妙的事情:喝茶、洗澡,还有接吻,这三件事情我就算是死了都不想妥协。”

  旅途中,胭凝很率性地这么交代着,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除了喝茶之外,胭凝每天一定要找地方泡澡。对这一区地理环境非常熟悉的她,总能在每天扎营休息时,找到最近的温泉去泡澡。

  她这个习惯让妮儿非常扼腕,因为以前在艾尔铁诺境内当马贼的时候,妮儿少女好洁,每天尽可能都想净身沐浴,但四十大盗的弟兄都是男性,又没处找到温水,只能在冰冷山溪里掬水冲身,如果那时候有一个这么懂得找温泉的伙伴在,盗匪生活一定会舒服许多。

  一行人就这么穿山越岭,朝着武炼北方边境而去,虽然团员的平均体力都不好,难堪跋涉之苦,但胭凝总能找到一些穿山小路或是溪流,用平顺的捷径,弥补行进缓慢的拖累,算来行程还比正常速度要快上半天。

  路上妮儿的伤势渐渐痊愈,就算再遇到敌人也不怕,更让她高兴的一点是:手臂上的魔化异变现象获得好转,体内真气失控性的爆发也止住,这让她的心腹大患获得解决。

  “别高兴得太早,因为外力导致的肉体变化,就像是一个被推动的齿轮,即使外力消失,已经开始转动的齿轮也不会因此停下,你必须要找到齿轮的中心,才能找到停止它的方法……或者,就这么转下去也不错,女人只要肯努力,不管变成什么样都会是大美女。”

  由于治疗,妮儿肉体的变化全都落在胭凝眼中,但目睹这些不寻常异变的她,却没有什么特殊反应,反而让原本心情紧张的妮儿无所适从,隔了好几天才忍不住偷偷发问。

  “你……你不觉得这样很奇怪吗?我的手……”

  “你的手有什么稀奇吗?是比较黑?还是指甲比较长?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敷护肤泥的时候可比它更黑,没剪指甲的时候也比它更长啊!”

  “可是,一般人应该都会觉得……”

  “小姑娘,武炼并不是人类的世界,一般人类的观念在这里并不适用,不管你在外头的世界多么惊涛骇浪,在这里,你只是我旅团中的一员,没什么特别。”

  妮儿当然知道不是这样,在整个风之大陆上,“魔族”都是一个禁忌的名词,即使换作在武炼也是一样。但是,听见一个不属于自己亲友的外人这么说,妮儿还是感觉很好,这种大方的接纳,多少消弭了一些她心中的不安。

  “但……我的那个同伴……你不会觉得奇怪吗?他指甲长、獠牙也长,背后还有黑色翅膀,怎么看都不像人类,那些老爷爷不会觉得奇怪吗?”

  “哦,他们啊?遇到你们的第一天,还觉得很奇怪,但是很快他们就自己找到答案了。”

  胭凝转过头说话,在侧身瞬间,薄绢衣衫轻轻飘扬的若隐若现,让妮儿再次感到脸红心跳,可是那拂过雪白肌肤的细长发丝、柔媚的皎洁凤眼,却也让妮儿赞叹胭凝的美丽,不知自己何时才能有那样的美感深度。

  “老人家们认为……指甲长,是为了抱人方便;獠牙长,是为了接吻的时候方便;至于有翅膀……那是为了你们两个相亲相爱的时候,可以快活到飞上天去,所以,这些东西都没有什么好奇怪,只不过是一对男女热恋的证明而已。”

  “等、等一下,你们这是什么小红帽理论?魔族已经够讨厌的了,你们不要随便乱把人配在一起啊!”

  “哈哈哈哈……”

  胭凝仰首大笑,迈步走在队伍的最前头,那种拂袖如云,进退似风的潇洒姿态,给了妮儿很深的印象。自己见过不少美丽的女性,每一个都有独特的美感,但这个徜徉在山野中的“无聊”女郎,却每一刻都在盛放着不同的风情与艳姿,外在姿容近似狐狸般艳媚,但风情的变化无定,却又像是一头不愿被定型的猫儿。

  能遇到这样的人,确实让妮儿觉得很愉快,不过她还是有点疑惑,这号奇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从她对术法的擅长与熟识,妮儿有了一些推测,因为魔法就像太古魔道一样,不是随处都有得教的,假若胭凝使的是东方仙术,那出处只可能来自一个地方……

  ※※※

  众人的旅行即将步入尾声,距离出发日的第七天下午,众人从水道上离开,收拾起小船,改在脚上绑了叶子,预备再行赶路时,胭凝好整以暇地铺起草席,开始泡茶。

  “这么早?你不都是傍晚才喝茶的吗?”

  胭凝没有直接回答妮儿的问题,只是伸出玉雕般的白皙手指,指向正前方的那个山峰。

  “如玉feng的另一面,就是刚果自治区,如果要翻越山岭过去,非三、五天不可,但我们从山下的地底溪流穿越,约莫一天左右,就可以抵达花果山,所以如果顺利的话,明天这时候你的旅程就结束了。”

  突然之间听到旅行将结束,尽管这是理所当然,妮儿还是有几分错愕与不舍,总觉得这趟旅程会继续下去,自己还会被这种温暖而愉悦的气氛包围,每天都像是活在悠闲的春风中,等待着活力夏日的到来。

  遥遥望去,如玉feng的峭壁垂直而孤立,斜斜映着阳光,闪耀着白璧般剔透的色彩,孤绝的山巅之上,几乎看不见什么动植物,只有霭霭白雪铺在山峰顶上,而一片并不宽阔的稀疏树林,有一棵特别高大的神木,拔众独立,傲然直立于山巅至高之处,独迎向粲然阳光,纵然是相隔一山之遥,妮儿也感觉得到那棵神木的旺盛生命力。

  “那是……”

  “哦,那是这一带很有名的地标,树的名字……咦?你不会不知道吧?很有名的?”

  被人这么一问,妮儿确实一头雾水,不知道那株神木叫做什么,正要开口询问,耳边忽然吹来一阵冷澈心肺的凉气,一个像是呻吟似的声音,阴恻恻地响起。

  “……不要靠近啊,传说中……那棵树下,埋了死人……”

  顺声往后一看,一张惨白的面孔就贴在近处,幽幽地瞪视过来,那种阴森的表情,简直就像稷下的那个华鬼婆,妮儿仿佛见了鬼火般大叫出来,可是才一尖叫,唇上随即一热,又被结结实实地吻住,整个身体热烘烘地失去力气。

  “唉,又发生了,团长大人的热吻,每次都是那么威力十足……”

  “都市小姑娘怎么发起抖了来?连耳根子都红透了?她的定力好像越来越差了啊!”

  “可能又被团长带到另一个世界去了吧!团长一向很擅长带年轻女孩子到另一个世界,从以前开始,就常常有很多小姑娘要团长带她们上天堂。”

  “能撑到今天,这个小姑娘的自制力算不错了,你们该不会忘了吧?上次那个谁的村里的谁的媳妇结婚,才被团长亲一下,就两腿发直,起来甩了新郎后,要团长带她去极乐世界。”

  “是啊,好极乐喔……”

  老人们的窃窃私语,根本没法传进妮儿乱哄哄的脑袋,每次都是这样,被热吻完之后,好半晌时间四肢若酥,根本抬不起手指来,直到一会儿后才两颊通红地站起来,羞愧难当地在众人同情目光中拔腿逃跑。

  “呜……太烂了啦!哪有这样不说一声见人就吻的?我是被绑架逼来这里的耶!再这样子下去、再这样子下去,人家就要到极乐世界去搞禁忌之恋了啦……”

  妮儿的抗议,永远没有什么成效,因为胭凝每次偷吻成功后,就迅速溜走,像是一个偷香成功的采花盗般,除了怀念,不留下半点实际东西。

  “不行,今天一定要把话说清楚,明天开始不许她再乱来了。”

  下定决心摆脱蔷薇色禁忌恋情的妮儿,问明胭凝的去向,却很讶异她独自去探视昏迷中的奇雷斯,一阵心惊,连忙赶过去。

  (太大意了,我一直以为她是好人,想不到……)

  怀着一阵被出卖的愤怒,妮儿一下子赶到,刚好看见胭凝坐在一颗大石上,奇雷斯昏迷的躯体平放地面,胭凝平举右手,五指微张,一股浓墨般的黑气由白玉掌心中发出,缓缓飘到奇雷斯身前,被他迅速吸收。

  不用细看,妮儿也知道那是魔气,而且浓烈的程度极其惊人,除了正统天魔功的传人外,没有人可以施放那么强烈的魔气,换言之,这女子终于露出真面目了。

  “你!”

  妮儿怒吼一声,像头盛怒母狮般狂运起天魔功,正要动手,前方奇雷斯的躯体却起了变化,从苍白迅速转成富有生命的黑色,但也从原本的人形急遽缩小,几乎只是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头背生蝠翼的黑猫。

  “喵!”

  即使是一头黑猫,凶兽的暴戾本性也不容忽视,醒来的奇雷斯似乎认得胭凝,第一时间扑嘶向她,作出狠恶攻击。

  妮儿正不知该怎么反应,奇雷斯就像是碰上了一张无形电网,吱吱乱叫,被弹开倒滚回妮儿脚边,被妮儿抢前一步给护住。

  “别伤他,他是我的……”

  “朋友”两字一时说不出口,妮儿顿住,前头冷清自若的胭凝,神色如常地开口。

  “魔气是来自你身上,我转嫁到你朋友身上的时候,节制了份量,他暂时只能以这型态醒来,做不了大恶。时间已经拖得太久,如果再不把他弄醒,他与和他脑波相连的另一个人,就会出现实质损伤,这样做……你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意见,但妮儿仍有疑问。

  “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问题也是一样拖得太久,不能再等,但胭凝却似乎不怎么体谅妮儿急切的心情,笑吟吟地并不答话,只是扬手要她靠近过来。

  “小姑娘,今天我心情很好,要不要过来听我说个故事?”

  妮儿有些迟疑,不知是否应该举步,跌落在她脚旁边的奇雷斯,突然用力翻抓着地面。

  (他在做什么?地上没有宝藏也没有屎,他……)

  不是单纯的抓地,奇雷斯用猫爪在地上写出一个丑陋的字,妮儿只能依稀看出,那是一个“陶”字。

  忽然间,一个念头像是电流般窜过妮儿脑海,让她想到了某个荒谬怪诞的诡异问题。

  如果说,会使东方仙术的术者,全都与白鹿洞有关系,那么白鹿洞中还有没有哪个应该拥有不凡实力、自己却从没见过的大人物呢?

  虽然自己只曾闻名,从未实际见面,但妮儿确实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物,就是姓“陶”,而那个人的名字是……

  (无料……无聊……五柳先生……)

  当答案不可思议地出现,更胜于之前十倍的震惊,让妮儿几乎说不出话来。

  “你……你就是白鹿洞的前掌门,五柳先生陶……陶……可是,那个人是个男……”

  “课本里读到的东西,总是与现实有差距……我要先说在前头,我可不是人妖喔!”

  《风姿正传》卷十一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