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失心疯

风姿物语 罗森 6345 2004.11.16 22:58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自由都市香格里拉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过了三天,香格里拉在青楼联盟的全力运作下回复了最起码的生活条件,尽管大量死亡与毁坏对人们造成的伤害,不是可以一笔带过的事,但那也已经不是雷因斯众人的管辖范围,他们都对此感到同情与黯然,可是重新建设这地方的责任,是青楼联盟,当敌人已经离开,他们甚至不便在此逗留太久,惹来嫌疑。

  “何必这么见外?我很希望你们能够多留一会儿,妮儿与奇雷斯的行踪还不明确,等到有回报后再离开,不是比较好吗?而且,我方希望能够检验有雪丞相所持有的卷轴,关于这件事……”

  辞行时,珠帘之后的那位女士依依不舍地提出挽留,而她所说的也是实话,纯以私交而论,她与妮儿、枫儿都是结义姊妹,与泉樱也有授艺之谊,就连爱菱这几天也在她刻意拢络之下,对她极有好感,以这样的关系来看,当她说“不用见外”时,泉樱确实很难找出辞行理由。

  不过,虽然青楼联盟以“研究”为名,希望取得有雪的卷轴几天,但泉樱仍旧无法答应。她看出这件事情内有蹊跷,与其仓促答应,还不如留作某种外交筹码,更何况……现在是不能无视有雪本人意愿的。

  “这点我们可能帮不上忙呢!因为如果要他放开那管卷轴,可能要有与他一战的觉悟,我们并不想与他开战,那么好运的对手,与他为敌一定会招来厄运的……而且,我想我们应该离开,因为很多事情都不能搁下不理,现在该是回去处理的时候了。”

  委婉地提出回绝,泉樱说话的时候,一双星眸被外头的声响所吸引。从窗口往外看出去,卸下T1000装甲、头戴工程帽的爱菱,正站在高处比手画脚,威势十足地指挥工作人员建筑程序,迅速而确实地重建香格里拉。

  随着一担担砂土、一车车木材的运输入城,大大小小的建筑工事几乎昼夜无修地轮班进行,从人们专心投入重建工作的情境,泉樱也感受到那种想把一切悲伤抛开,努力迎向明日的决心,对于刚刚才迎接重大悲伤的人们而言,这是一件好事。

  正在迅速重建的,不仅是香格里拉城内的各个地标建筑物,也包括了魔屋本身。在通天炮炮口自爆外壁的“金蝉脱壳”,本身也属于一种自毁战术,让这幢魔屋受创很深,几乎丧失了大半的机能,必须藉由与地面结合、稳定吸收能量,才有办法再次活动。

  泉樱看过魔屋是如何增建补强的,那甚至与建筑没有半点关系,只是让工人群把大小建材运到屋内的某处后,置之不理,那些建材就受到莫名力量吸引,迅速分解,自行在应该出现的地方叠建起建筑物。这样的诡异情形,泉樱觉得根本与建筑扯不上边,只是魔屋若有生命般地吞噬这些建材,像“消化”一样变成自己身体的一部份。

  这么不合科学精神的现象,让爱菱看得瞠目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想不出该怎么把这情境背后的道理抄写在笔记本上。而这也正是青楼联盟用以拉拢矮人少女的方法,在那位女士的有心拢络下,炼金术文明与太古魔道文明就这么进行起友善的交流。

  “香格里拉能够尽快站起来,对我方而言也是一件大喜事。这么美丽的城市,如果因为战争而毁掉,真是太令人痛心了,希望下次再来的时候,这里已经回复成我初到时的繁华。”

  辞令应对,泉樱的表现很得体,在雷因斯的阵营中,除了已经倒下的白无忌外,能够像她这般在公开场合表现得彬彬有礼、进退有据的人,实在不多。

  必须急忙离开香格里拉的理由,主要是稷下方面的要求,那里现在已经乱成一团,指挥系统整个崩溃掉了。

  兰斯洛皇帝陛下闭关、苍月草秘书长长假外出、临时指挥者天野源五郎失踪、长老梅琳断去联络,就连能够稳定人心的妮儿公主都不知去向,偌大的雷因斯?蒂伦,整个领导阶层全部瘫痪,底下的大小事务官不知道该向谁请示才好。

  “……本来,还有华院长可以请示的,但她从自由都市回来后,就封闭整个暗黑魔法研究院,现在那边血光翻腾,妖气冲天,从十里外就可以看到种种异象,可能整个研究院上下都在进行大规模生体实验……”

  由于没有其他人可以汇报,所以稷下方面的白家人联络太研院,希望能请回不假外出的院长隆?爱因斯坦回帝都坐镇。太研院向来是稷下学宫的首脑,太研院院长俨然就是学宫之长,虽然不涉政事,却在雷因斯地位崇高,如果有她坐镇帝都,那起码能稳定人心,不然整个领导阶层全部无法管事,这消息如同纸包不住火,早晚会传出去,到时候势必动摇整个国家。

  从电子萤幕中听完属下报告的爱菱,表示会马上启程,但最受到报告冲击的,却是身在一旁的泉樱。

  尽管已经与兰斯洛站在同一阵线,但泉樱仍对“我是雷因斯人”一事,感受到些许困惑。别的姑且不论,雷因斯能否接受自己这个一度为敌的外国人,这尚是未知之数,所以日本一战后,她一直在风之大陆的各处地方奔走,却不曾踏上雷因斯的土地。

  可是,当太研院的干部向爱菱报告,顺便要求爱菱请回身在香格里拉的新任右丞相时,泉樱就为此大吃一惊,因为对方口中那名“才德兼备、曾为莉雅女王与无忌殿下同窗”的新任右丞相,赫然与自己同名,而且是无忌殿下在遇刺前所留的遗嘱中所提到,一旦自己身有不测,便需请这人回来为相,顶替自己右大丞相之位的贤才。

  (这……这太荒唐了吧,我根本不认识白无忌啊!又什么时候和他们一起同窗过?而且,哥哥的同学为什么还会与妹妹当同学?他们两兄妹起码差了百多岁啊?)

  聪慧如泉樱,仓促间脑筋也有些转不过来,而看出这一点的枫儿则微笑解释。

  “一点都不奇怪唷!无忌殿下是学宫的万年留级生。事实上,一直到他遇刺为止,他的名字都还登记在稷下学宫的留级名单上。而当他国葬入土之时,稷下学宫还特地奉上一张荣誉毕业证书陪葬,殿下如果知道的话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那……所谓的继任宰相是……”

  “……是小草小姐的安排。”

  枫儿私下向泉樱解释,在这一场香格里拉战役之前,小草就已经顾虑过,假若自己与源五郎先后倒下,雷因斯一方将乏人指挥,陷入难以为继的窘状;而为了防止这种情形发生,必须另觅后备人才。

  兰斯洛与妮儿是不成的,他们兄妹两人的武力、威望有余,智谋计略却是不足,而且缺乏冷静镇定,尽管偶尔可以收到奇兵之效,但只要把战斗时间拉长,这两个人一定会被公瑾的计策牵着鼻子走。

  几经思量,熟娴军政方略的泉樱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小草便以兄长白无忌的笔迹写下紧急锦盒,让手下人在紧急时候打开,顺理成章地让泉樱进入雷因斯的指挥体系。

  本来忌惮招惹闲话的泉樱,这时也不得不接受小草的好意,立刻与众人动身回稷下。

  “不过……下次伪造这种密旨的时候,别写得那么夸张,又说什么三顾茅庐,又说什么磨墨脱靴……写得这么夸张,看起来……很不好意思啊!”

  “这也是小草小姐的意思,她说雷因斯人喜欢热闹,写得夸张一点,比较有广告效果。”

  众人临行前,并无法从青楼联盟得到任何关于妮儿的下落,也找不到海稼轩、源五郎两人,唯一能肯定的事只有一个:那就是香格里拉地底并没有埋藏任何爆裂物。

  青楼联盟的术者在地底下来回搜索了两天,直到地底洞窟中的怪物慢慢苏醒,重新开始活动,这才不得不撤离该处,但根据他们的保证,地底应该是没有残留任何不妥的危险物体。

  听到这个结果的泉樱极度困惑,不解自己是否真的被石崇所愚弄,但那位女士却支持她的想法。

  “石崇老儿的恐吓应该不会假,所以我相信他曾在地底动了某些手脚,但可能是我们运气不错,这些爆裂物因为某个未知理由而消失,或是被他们自己拆除了,因此我们找不到……”

  这个说法任谁也觉得牵强,但在找不到合理解释的状况下,也只好用这方式暂解彼此的心中疑惑了。直到离开,泉樱还在思索石崇的用意到底是什么,但这时的她并无法料到,事情会在不久之后以一个匪夷所思的形式再次爆发。

  而当坐在前往雷因斯的特快车上,任八头长角六足的异兽高速奔驰,遥望香格里拉半颓圮的城门消失在视线中,泉樱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该怎么为这次香格里拉之行定下评语。

  爱菱仍在尝试调整仪器,追踪着几个大目标。妮儿与奇雷斯是很难找,但金鳌岛这么一个庞然巨物,绝不可能忽然消失,爱菱用仪器追踪两天后,已经找到了金鳌岛的方向,发现它正以高速朝西行进,照方向来推测,目的地应该是中都。

  回中都作什么呢?由于香格里拉的连场激战,众人几乎都忘记了,大批雷因斯军队正朝中都开拔,两国的战斗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公瑾结束了香格里拉大战后,立刻就赶回国都,先稳定艾尔铁诺的王都。

  “夫君与奇雷斯能够全身而退,应该是伤到了公瑾师兄,但就不知道他的伤有多重……”

  传闻斋天位武者有极强的自愈能力,甚至更胜乙太不灭体,如果此事属实,不管公瑾师兄在战斗中受的伤多重,现在都应该痊愈得差不多了,就可惜无法向夫君兰斯洛查问那场战斗的详情,不然一定会有所帮助的。

  “爱菱小姐,妮儿小姐那边有下落吗?”

  枫儿向爱菱查问着,但少女却摇着。

  “查不到耶!七个仪表上都找不到他们的踪影,青楼联盟留下的那个仪器,也只能找到那一条狗……”

  爱菱皱眉说话,但却被后舱一阵愤怒的咆啸声给打断,原本正交谈中的三女蓦地安静下来,很尴尬地彼此对望,不得不觉悟到目前雷因斯最大的问题,并非是仪表上那只仍在趴趴走的流浪狗,而是身在后舱中的那头猴子。

  泉樱苦笑着站起身,朝后舱门扬声喊话。

  “雪太郎,你那边……”

  “快闪,我拉不住他了。”

  有雪高喊了一声,跟着就是“哗啦”裂响,整个舱门木板被一样东西撞碎,跟着就是一道黑影冲撞进来,势道好猛,速度也快得让人没法捉摸,只是一眨眼,就看到那个东西扑在枫儿身上。

  枫儿没有闪躲,但生性拘谨的她也不敢主动张手去抱,就这么任那个东西扑抱过来,一下子搂了满怀。

  “兰斯洛大人,你有没有……”

  本来是想要问有没有好一点,但现在看来是没有了,兰斯洛一手抱住枫儿后,另一手却弯起来在脑上抓头,一双虎目不见往昔的威势,反而像是绕圈似的直打转,咧开大嘴嘻嘻微笑,看来没有半点绝代霸主的气势,遥遥望来,还真像一头从山里跑出的野猿猴。

  被兰斯洛搂抱在怀里,享受胸膛的温暖气息,对枫儿来说是一件满享受的事;被他亲亲吻吻,这在双方已经有过亲匿关系的此刻,也不是什么问题;不过当他连连伸出舌头,像品尝什么美味瓜果似的,从细嫩雪颈直舔到耳根时,受不了痒的枫儿就只有连忙用力,想把兰斯洛推开。

  不过这企图却完全落空,枫儿虽然伤愈,但是她的推挤力道和兰斯洛相比,却有着过大的差距,让她在惊讶兰斯洛武功进境的同时,又给兰斯洛抱在怀里,这次的情形更糟,除了连续舔吻过来,一手还像是捉虱子似的,在她背上、腰上连抓。

  “不……不要这样子……会痒……兰斯洛大人……好痒啊……哈……哈哈……”

  “哈哈哈,枫儿姊姊,好有意思,看来夫君大人真的很宠爱你呢!”

  “别说……这种风凉话,快点……快点把他拉开,哈……哈哈哈……”

  无法挣脱,枫儿甚至没机会抹去满脸的口水,就被身上的痒意笑得快岔了气,但泉樱也没法一直在旁边看好戏,她的开心笑声吸引了兰斯洛注意,跟着就放开枫儿,一溜烟地朝泉樱扑抱过去。

  车厢的空间狭窄,就算泉樱的身法再快十倍,也没有足够的地方来闪躲,更何况兰斯洛来势奇快,想闪避或招架都不容易,但泉樱有过经验,对此早已有备,从怀中掏出一个黄澄澄的物体,朝爱菱方向一扔,反应不及的爱菱顺手接过。

  “这是……啊,香蕉?”

  大发明师的反应并不灵光,在她想起自己手中怎么会拿着一根香蕉前,如同饿虎扑羊般的凶猛猿猴已经冲上来,将她一下扑倒,跟着就张口咬住她放在胸前的那根香蕉。

  “啊,不可以……师兄你的舌头……不要一直……啊……哈哈……好痒喔……别一直把舌头往我领口舔啦……”

  爱菱的窘状比枫儿更糟一筹,而最后也是靠三女齐心合力,才半诱导、半压制地摆平这头纯靠本能行动的泼猴,当这情形终于被控制住,累得说不出话的三人,都回忆起那天兰斯洛病发倒下的情形……

  几天前,兰斯洛脸色突变,不支倒下,造成众人一阵惊慌,但当兰斯洛由昏迷中醒来,就变成了这么个乱七八糟的模样,既不认得眼前的亲友,也没有思考能力,好像整个人返祖退化,变成了一头猿猴。

  对于这个状况,众人毫无异议地认为,这必定是金鳌岛一战造成的伤势影响。有伤就要医,但是要这头泼猴老老实实坐下来看病,那可真是一场恶梦。

  兰斯洛虽然失去神智,武功却并未因此而减退半分,天魔功的霸杀威力较平时稍逊一筹,但是身手敏捷、反应灵活的程度,却在平时数倍以上,登时把香格里拉又闹了个人仰马翻。

  “如果是对上天魔功高手,那还好;如果只是对上一头会天魔功的猴子,那我们也认了;可是……这头猴子根本是疯的,要捕捉一头会天魔功的疯猴子,这种任务简直是人间地狱!”

  泉樱的感叹一点也不假,在捕捉过程中,她因为身先士卒的缘故与丈夫正面交锋,被兰斯洛一拳打中小腹,妖雷魔电爆发,差点就将她的龙体圣甲一拳击破。中拳刹那,痛澈心肺,泉樱讶然于丈夫武功之高,而虽然只有那么短短一瞬间,但她由衷同情起被这双拳头痛殴过的石崇与鸠摩狮。

  有雪的卷轴帮了不少忙,但主要的制胜因子,是泉樱与枫儿交替使用天丛云剑,凭着神剑两种不同异能,再加上些许的……美色诱导,这才半软半硬地制服了这头肆虐香格里拉的魔猴。

  青楼方面的医道好手看不出任何东西,最后是由那位女士亲自出马,检测之后的结论,是脑波发生了某种异常变化,这才导致行为失常。

  “如果周公瑾当真如你们所说,拥有斋天位的绝世力量,那么别说奇雷斯与床上这位病人联手,就算找齐当前所有强天位武者,也未必能将他击败,所以他们必定是用了某种能够影响天心意识的合战功法……我曾听说,魔族的武学中确实有这一门绝学,而奇雷斯出身魔界皇族,很有可能通晓这门奇异功法……”

  那位女士的推论百分百命中事实,而根据这个推论,使用这种匪夷所思的玄奥功法,很有可能引发某些副作用,最明显的冲击,就是运转天心意识的脑部,所以兰斯洛的异常行为就非常合理。

  讲是这么讲,但是众人并没有什么方法医治,青楼联盟的群医也对此束手无策,最后的建议,是必须要找专业人士处理。

  医道方面的专门人才,无论是华扁鹊或玉签风华,目前都离香格里拉甚远,这也是泉樱必须立刻离开香格里拉的原因,于公于私,如果身为雷因斯领导人兼最大战力的兰斯洛无法复原,未来的仗真不知道该怎样打下去。

  “主要目标是回到稷下,华扁鹊大夫在那里,她虽然思想乖僻,但却是有真才实料的专业人员,交由她来处理,我想是最妥善的安排了。”

  记起在杭州的往事,泉樱不由得露出苦笑。自己与那个阴阳怪气的巫婆只有一面之缘,可是如果不论医德,只论医道,世上大概没几个人有信心在那巫婆面前自夸。

  没有人质疑泉樱的决定,但想到这是否为“最妥善的决定”,即使是与华扁鹊最好的爱菱,都感到十分心虚。然而,比起风华所在的北门天关,这里前往稷下是快得多了,所以华扁鹊成为医治这种疑难杂症的不二人选。

  这是兰斯洛王的荣幸,也是他的不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