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昆仑之战

风姿物语 罗森 8708 2005.10.29 02:40

    旭烈兀被召回中都的消息,在魔族阵营中掀起了一阵骚动,但就连旭烈兀自己都没想到,他那理应笑得很灿烂的头号敌人,实际上心里却叹息得很大声。

  与旭烈兀相比,石崇的处境其实很相似,或许这也可以看做是全体魔族高层的共通现象。尽管身边有很多的部属,堪称优秀人才,暂时也还算忠心,但却没有一个能说心里话的朋友,旭烈兀是如此,石崇亦然,当他们想要抱怨某件事的时候,常常只能把话往自己的肚里吞。

  胤祯把自己隐于幕后,将进攻人间界的工作与大权分交给旭烈兀与石崇,让他们两人相互竞争的权谋手段,是众人都已经看得分明的事,这也给了所有魔族兵丁一个暗示,那就是旭烈兀的继承权并不稳固,胤祯也有可能把魔王大位转交给有功臣子,而并非本身血裔,毕竟魔王大位有能者居之,在魔族历史上也确实有过这种例子。

  那么……继承下任大魔神王之位的,可能就是石崇了?

  想到这个可能性,所有人望向石崇的目光都带了几分崇敬,毕竟这两千年来,一直都是他在代替胤祯发号施令,所有魔族的实务工作也由他一肩担起,非但那些后进臣子见他面的次数远多过面见胤祯,就连那些与石崇同时期、同辈的老臣,也习惯了听从石崇的命令行事,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因此,比起拥有魔王血裔,行事作风却离经叛道的旭烈兀,石崇无疑更得到魔族内保守派的拥戴,由他继任大魔神王之位,似乎也很顺理成章。

  对于这个推测,石崇表面上笑得很开朗,心里却没有什么欢喜感觉。姑且不论胤祯陛下的真实心意如何,他自己从没有过争取大魔神王之位的念头,甚至也不认为该由自己坐上那个位置。

  自己毕生的梦想,就是辅佐胤祯陛下,巩固魔王一族的王权,内消魔界各部族的动荡,外拓人间界的疆土,成就史上空前绝后的辉煌霸业。魔界天生资源不足,环境恶劣,只有向外拓展疆土,才是稳立千秋基业的唯一之法,胤祯陛下天纵英明,是实现这霸业梦想的不二人选,唯有他才能替自己实现这理想,却也唯有自己才能替他将这霸业实现。

  能坐上大魔神王之位的,还是只有魔王血裔,其他人都不行,所以能够继承胤祯陛下大位的人,目前看来只有旭烈兀了。这个位置如果旭烈兀不能坐上去,那就会引起魔族内部的不稳斗争,甚至爆发武装内乱,将辛苦打下的基业毁于一旦,所以,不管旭烈兀怎样仇视自己,自己都必须选择退让,甚至应该帮旭烈兀清除威胁王权的不稳因子,以稳定整体魔族的大局。

  说来或许令旁人难以置信,但一直给人奸狡多诈印象的石崇,却一生对胤祯忠心耿耿,所作所为都是为了魔族大业着想,从不曾为着私利而打算,也不在意自己会否得到赏赐或提升地位;这位素来被认为是大奸臣的男子,事实上却是现今魔族的第一忠臣。

  也因为这样,当外界不断揣测石崇有可能成为下任魔王人选时,他完全感觉不到欣喜,只是非常困扰,因为在他替自己规划的各种未来蓝图中,从没有成为魔王这一项,难道……这也是胤祯陛下故意在测试自己的忠诚吗?应该不会是这样的,自己两千年来竭诚尽忠,应该是不会让胤祯陛下有怀疑的。

  不过,尽管心内惶恐,石崇外表却仍显得很欢喜。既然胤祯陛下刻意制造出这个局面,那肯定是想给魔族全体传达什么讯息,自己身为臣子,就只能配合陛下的“政策”,况且,旭烈兀的行为作风颇失魔族皇子应有分寸,自己的存在如果能给他一些压力,让他稍微收敛,那也就不枉胤祯陛下的苦心了。

  “石崇大人,第三波攻击结束了,请您做下一步的裁示。”

  身旁的部属提出询问,石崇如梦初醒,抬头望向眼前的昆仑山脉。

  日前才由海底上浮的昆仑山,就在这几日里头有了不可思议的变化。本来刚刚由海底上浮时,山上光秃秃一片,除了缠在土地上的海草,就看不到半点绿意,可是从几天前开始,无数的树木开始在山上出现,以惊人的速度出现与生长,在短短时间内遍布整座昆仑山,到了今天,不但各种花草在树木遮荫下恣意生长,甚至还有彩蝶翩翩飞舞,俨然一副神仙世界景象。

  种种异样变化,令驻扎昆仑山外的魔族部队瞠目结舌,但石崇却没有什么反应,毕竟昆仑山是四大元气地窟之一,只要牵涉到天地元气变化,发生什么异常景象都不奇怪,更何况无论外头有什么异变,山里头的情形才是最重要的。

  石崇的武功无法与旭烈兀相提并论,所以从万魔殿中调来的天位战力,几乎全部调到石崇麾下,听石崇的命令行动。这也可以说是最佳安排,因为在魔族阵营中,像石崇这么会使用辅助魔法、合击阵形与战术的人,实在是找不到第二个。

  昆仑山里头有不死树,而这棵魔族志在必得的奇树,目前却受到梅琳与海稼轩的联手保护,令魔族可望而不可及,懊恼不已。

  海稼轩的真实身分,就是月贤者陆游,这一点已经由胤祯告知魔族全体,不再是秘密。面对这名有勇有谋的绝代剑圣,魔族委实棘手之至,对方不但武功高强,而且还身经百战,狡若老狐,特别是提前一步掌握住地利,让魔族的攻击一再铩羽而归。

  梅琳也不是好对付的人物,这位雷因斯首席魔法师,其真面目就是上两任大魔神王之妹,现任魔王的姑母,即使在魔族也是长老级的人物,除此之外,在铁木真与胤嗣出现前,她也曾被喻为当时魔族武学天份最高的奇才,天魔功修为出神入化,稳稳地克制住魔族诸将。

  这两个人在香格里拉大战所受的重伤,至今仍尚未痊愈,所以外表都退化为孩童模样,看上去十分天真可爱,但就是这么一双如金童玉女般的可爱孩子,打得魔族高手抱头鼠窜,迄今仍无法攻入昆仑山。

  “可惜啊,如果那些老朋友还在就好了……”

  和石崇同辈,经历过九州大战那些历史,在这两千年内辛苦锻链,预备在进攻人间界时大显身手的魔将,本来还有五、六位,那些都是魔族的精锐战力,非但本身经历百战,对天位力量的运用也圆熟老辣,更暗自练成几门魔界的厉害武学,正面交锋时,估计可以让人类高手们吃上大亏。无奈,这些人负责统兵作战,在通过境界隧道时,被白起一炮成灰。

  被放在万魔殿中留守的高手,虽然武功不错,但却都是九州大战后的新生代。就石崇这个长辈来看,他们诚然有斗志、有决心,在经过连串天地异变影响后,多数都已经在近日提升到了强天位级数,但却缺少了上辈人血战淘汰出的千锤百链,对上三贤者那级数的敌人,恐怕只有一败涂地的份。

  这些青年战士,再加上石崇手边改造完毕的变种毒龙,等同强天位出力的战士约莫有个几十名,若是在九州大战时期有这样的阵容,举脚就可以踏平人类阵营,但现在却无法令他们在昆仑山内占到上风。

  “和白鹿洞高手战斗的铁则,永远别让他们占到地利,永远别在他们选择的战场动手。”

  石崇当然很明白这个道理,但他亦是没得选择,因为海稼轩与梅琳料敌机先,早一步抢入昆仑山内部,当他能够调集大军前来,时间已经是毒龙群被消灭的多日之后,敌人早就在昆仑山内布下了奇门遁甲,各式各样的法阵,或是吸纳能量,或是迷人耳目,当魔族高手深入其内,别说是与敌人正面对战,甚至连敌人的样子都看不见,就被打得乱七八糟。

  尽管都是强天位级数,但在海稼轩这种武道老手的眼中,这些强天位之中的新手如同孩童,一招一式的力量运用中,蕴藏着多处致命破绽,剑锋随意挥洒,那些闯入时不可一世的魔将们一个一个败下阵来,倘使没有身上的黄金龙铠甲护体,早就不晓得死到什么地方去了。

  “真是差劲,虽然力量提升了,但人反而变得更弱了。九州大战时候,魔族武者并不是那么没用的。”

  节节败退,当魔族的突击队撤离山腹内,隐约出现在洞内的那对男女孩童身影,形影明灭不定,有若鬼魅,简直比魔界最凶恶的魔兽还要恐怖,令他们拖着满身是伤的躯体逃出山腹。

  这样屈辱的战败,对每个人都不好受,当一众部属向石崇请罪时,石崇却很一本正经地回答,“那些人并不是你们能够应付的,攻不下来也是应该的,只要没有造成重大伤亡,那就是我们的胜利了。”

  梅琳与海稼轩都是天位武者中的强人,梅琳甚至还可能拥有斋天位力量,自己虽然从万魔殿中调来若干高手,但与之相较,要正面作战仍是不可能,说得明白一点,只要梅琳豁了出去,以斋天位力量作战,魔族的昆仑山战线会在一日之内全灭。

  (但那应该是不可能的。建宁殿下当初被先皇的诅咒封印,一旦使用斋天位力量,立刻就会破体身亡,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两千年,但诅咒的效果还在,她不可能豁出性命来对付我们……)

  熟知当年内情的石崇,很清楚敌人的实际状态,也隐约察觉到梅琳在与魔族对敌时,多多少少有手下留情。不过,石崇并不是依靠敌人的同情心在建立战术,相反地,因为太过了解不可能正面战胜,也几乎不可能靠诡计暗算,所以打从一开始,石崇就把战斗目标设定为虚耗敌人力量。

  海稼轩与梅琳虽强,但对上同是强天位的武者,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把人瞬杀;将手边的强天位战力进行编组,全都穿上由变种黄金毒龙形成的护甲,逾倍提升抗击力,以车轮战的形式,数人一组不分日夜地进行攻击,不求有功,但求己方没有伤亡,尽量消耗敌人的精神与体力。

  这个方法虽然笨拙,却能够产生确实的效果,魔族这边虽然有强天位武者,但并没有真正出类拔萃的人才,石崇压根就不认为能凭着这些人来战胜,不过,如果不给这些年轻小辈锻链的机会,他们永远也没有变成老手的一天,再者,若能先消耗敌人力量,等到己方的主力来作致命一击时,损失就会减轻很多。

  能够执行主力一击的高手,在石崇眼中有两个人,一个是花天邪,一个是多尔衮,这两个人因为与自己的关系较为友好,所以在魔族阵营中,被看做是与自己同一派系。

  花天邪在中都之战受了重伤,但目前伤势已经近乎痊愈,预计过不了多久就可以投入战场。

  多尔衮为了得到完整的天武圣功,日前秘密独闯雷因斯,与源五郎发生一场激战,后来不知去向,可能已经前往魔界,当他归来之际,应该会拥有相当惊人的力量吧。

  成与败,都寄望在不久之后的未来,石崇再往昆仑山方向望了一眼,就把目光移向西方。

  其实,如果胤祯陛下能够御驾亲征,那才是上上之策啊……

  ※※※

  无视人间界的种种纷扰,雷因斯一方在魔界的特别机动队,正朝着终止山的方向缓慢行进。

  多尔衮在那天的奇袭之后,就没有再次出现,这点让一心想要还击的三人感到很无奈。另外,对于终止山之行是否有其必要,三人也进行过一番讨论。

  终止山中藏有天魔功究极秘密一事,早在三人前来魔界之前就已经知道,甚至可以说是整个魔界都晓得的公开秘密,然而,妮儿与奇雷斯也亲眼目睹,终止山峡谷内所刻的秘密文字,已经被胤祯给亲手毁去,现在终止山内空无一物,众人往那边去等若毫无意义,与其为了一个没意义的东西浪费时间,那还不如早点返回人间界,帮助己方战友作战。

  这个想法对三人都有很大的诱惑,因为人魔之战关系重大,己方三人加起来的战力非常宝贵,如果因为少了自己,而导致人间界战线崩溃,那是三个人都感到恐惧的事。

  在这个令人难以抉择的时候,出言肯定他们意志的,就是帕朵拉。

  “终止山中藏有无数的机密,自古以来就是魔族圣地,就算胤祯曾经在里头找到了什么,毁去了什么,那也不代表他就掌握到所有秘密。更何况,一直以来有个说法,效忠于前任魔王的叛军占据终止山多年,曾把找到的秘密另外藏匿,胤祯未必找到了那些东西。”

  帕朵拉的这个解释,一定程度上安抚了众人的疑惑,让兰斯洛决定前往终止山,再作仔细一点的搜索,因为即使现在回到人间界,众人面对的僵局仍是没有改变,一但胤祯亲自上阵,以他的无敌力量,人类方面的战力会在瞬间崩溃,只是打一场注定失败的战争。

  众人确定目标之后,预备加快赶往终止山,但这点却也被帕朵拉阻止。

  “提早赶去,并没有什么意义,虽然可以早一点进行搜查,但七天之后是魔界五百年一次的血月之日,很多魔力机关都会在血月之下发生变化,是天然的钥匙,如果要探索秘境,那会是最好的天时。相反来说,血色之月只会出现一刻钟,如果无法在七天之内赶到终止山,那就会错失这个机会。”

  如果用天位力量全速赶路,可以在两天之内抵达终止山,但现在既然行程时限延长为七天,兰斯洛等人自然没有赶路必要,就放慢步伐,护卫着这群奴工,朝着终止山前去。

  “其实,你们不用太着急,终止山那边不会有人抢先一步的。以实际利益来看,胤祯会帮你们清除掉所有的障碍……”

  帕朵拉淡淡的一句话,兰斯洛和妮儿都觉得不解其意,但这却是泉樱早在心里盘算的问题。

  “嗯,其实我也想过,我们闯入万魔殿已经几天,闹得这么大,后来还和多尔衮交手,胤祯一定已经知道我们来魔界捣他老巢了。如果胤祯要反制我们,他早就可以有动作,甚至可能已经出现在我们面前,但是……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动作,这是为什么?”

  泉樱向兰斯洛与妮儿解释,胤祯得位不正,单纯靠武力篡夺,又不是循天魔古经来练功,许多魔族隐藏的机密可能就因此没有得到手,现在兰斯洛与妮儿连袂来到魔界,去探索触发那些机密物件,照理说,这正是胤祯两千年来梦寐以求的事情,何必拦阻?

  “说得直接一点,以胤祯的无敌武功,大可以等我们将机密拿到手之后,杀人夺物,只要下手得快,在我们利用那些东西增强自身之前,就把我们干掉,那么他会成为我们这一连串探索活动的最终受益者。”

  这些事情泉樱早就已经想过,特别是在万魔殿连场骚动,胤祯却始终不闻不问后,泉樱更增强了这个想法。

  事实上,众人的魔界之行并非无功,兰斯洛深入万魔殿最高机密的喀阿兹藏,在里头看到了指引,并且看到不应存在的人类文字,这就是收获。

  照理说,以魔族对于人类的仇视,喀阿兹藏内不应该有人类文字,但根据兰斯洛的观察,那个文字是以爆灵魔指硬生生写在石壁上,留字之人明显是修练天魔功,而且年代极为久远,远远超越九州大战时期,可能是数万年前刻下的古久陈迹。

  “我将天魔功终极之秘导引向终止山!”

  是什么人留的字?留字的意义为何?到底把什么秘密转移到终止山?这些都是不解之谜,恐怕连胤祯自己都未必晓得有那一行字的存在。光是为了解开这谜题,就值得往终止山走一趟,只希望山内确实有值回票价的秘密。

  “其实可能根本就是指山壁上被刮去的那些讯息,空跑一趟真没意义啊……”

  兰斯洛始终有这样的疑虑,而他对侦探游戏毫无兴趣,所以想到可能的结果,就觉得意兴阑珊。

  “不能太注重眼前利益啊,寻找古人的讯息,这种考古工作有时候是很峰回路转的,总在人们最出乎意料的地方发生了好事。”

  泉樱这么劝解着丈夫,但除了口头上的安慰外,其实她心里有种感觉,那就是兰斯洛在喀阿兹藏内见到的文字,绝对不是没有意义的东西,里头可能蕴含着某些重要情报、某些被埋藏万年之久的秘密,会给予己方很大的帮助。

  这些东西目前都还说不准,众人只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朝着终止山前进,而在这段旅程中,帕朵拉的存在形成了一个特异点。

  来历神秘,面貌神秘,说起话来总是冷言冷语,却又熟知魔界与爱新觉罗皇族的诸多典故,看在兰斯洛眼中,帕朵拉实在是个危险人物。

  兰斯洛的这个怀疑,泉樱和妮儿也一样有过,而她们并无法提出什么有力说明,说服自己可以相信这神秘女人,虽然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但也没有谁可以保证帕朵拉当真与爱新觉罗皇族有深仇,搞不好她根本就是胤祯派来的。

  四下无人的时候,兰斯洛曾与妻子商议过这件事。

  “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俗话说,说话太动听的男人不能信任,整天蒙着脸的女人也不能信任,我不喜欢她,说话总是冷冷的,如果你把她真面目揭穿,说不定就是华鬼婆扮的。”

  “呃……那句俗话是这么说的吗?我只听说过,长得太漂亮的男人与女人不可以相信,没听说过蒙面的女人不能相信啊。”

  “你这笨女人,如果我那么说的话,岂不是代表我和你都有问题了?”

  乍听见这句话,泉樱有些不能理解,思索了一下话意。她对自己的容貌有信心,但所谓“长得太漂亮的男人”是指……想了一下,陡然明白了丈夫的意思,再看看他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忍不住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

  “喂喂喂,有什么好笑的?”

  “你……你的样子……美男子……哈哈哈哈……”

  “这种事情也值得笑吗?别忘了你肚子里怀着的那个,如果是男的,大概也就是和我一个样,你要是觉得这样子很难看,将来小心你抱着孩子喂你的时候,会来个和你一般眼光的路人,送根香蕉给你怀里的猴子!”

  兰斯洛表现得有些恼羞成怒,不过当话题扯到了孩子,泉樱也收起了笑容,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看见妻子不自觉地把手放在小腹上,怔怔出神的样子,兰斯洛知道她定是想到了什么,当下放柔声音,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不妥。

  “嗯,我在想……我们在这个时候有了这孩子,对他是不是不公平?他会不会怨恨我们把他生在这种时代?”

  龙族与人类体质有别,怀孕数月的泉樱,小腹平坦纤细一如往昔,看不出臃肿的迹象,或许还要几个月,甚至一年多之后才会明显大起肚子,然而,她清楚感受到正有个孩子在体内孕育,随着日子慢慢过去,她体认到自己所怀有的不只是个孩子,更是一个未来。

  眼下的时局并不好,人魔大战恶斗方酣,说来魔族还占了上风,尽管己方已经非常努力,但纯就理智分析,在自己估算的未来中,应该还是魔族赢得胜利,胤祯攻入稷下城,杀尽所有反抗他的人,将整个人间界践踏在脚下,进入黑暗世界。

  那么,当这个孩子出生到世上,他会见到一个怎样的世界?身为母亲的自己,能够给他一个怎样的未来?

  在万魔殿中见到那些奴工,世世代代被囚禁在万魔殿底部,生而为奴,至死方休,永世不曾一见光明,整个人生都在悲惨中度过……目睹那些景象的泉樱,受到不小的冲击,尤其是联想到这或许就是自己孩子的未来,她顿时感到一阵发自内心深处的寒意。

  “嗯,我有注意到,自从当了母亲以后,你变得比以前更温柔了。不但想要护着这些奴工上路,就连上阵作战的时候,你下手都减了几分狠辣,放生的机率也高得多。”

  注意到妻子的心情,兰斯洛微笑着说话,心里却突然纳闷起来,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当了父亲后,下手却越来越狠辣,对敌几乎不留活口的变化;或许,就像野兽拼命守护巢穴一样,自己也是想帮孩子清除掉未来可能的危机吧。

  “可是,世事本来就是这样啊,作孩子的没有选择父母、选择出生环境的能力,将来不管遇到什么未来,都要凭他自己的力量去开创,英雄或狗雄,都看他的意志了。我们……不也是这样走过来的吗?”

  兰斯洛的话乍听之下异常冷酷,让泉樱吓了一跳,但随即领会过来。在某种意义上,自己与丈夫都是孤儿,从没见过父母的面,毕生成就都由一己开创,所以,在兰斯洛的观念中,他对孩子的自立性有很高期待。

  不过,从小在斗争里头生长,为求生存,必须整天紧绷着神经,永远站在弱肉强食生物链的顶端,防止被敌人取而代之,就像是所有魔界住民一样,这样的生活不是很累、很冷吗?

  来到魔界已经多日,每天不断地看着这边的生态竞争,无非就是“弱肉强食、优胜劣败”八个字,对于生长在人间界的住民,魔界是一个永难适应的斗争环境。可是,魔界住民也不是因为喜欢这样才终日激烈斗争,生在一个物资极度匮乏的环境,为了生存,他们只有如此,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强、只有先一步把敌人噬杀,胜者才能够存活到明天。

  这个应该才是人魔之战的最终原因吧,并不是说今天将胤祯击败,这场战争就可以结束,只要这个情形不变,魔族仍是会反覆进攻人间界,一次、两次、三次……直到他们可以摆脱这个恐怖的生态恶梦。

  造物主果然不是一个全能的存在,否则又怎么会创造出这样的荒唐世界呢?

  “最近,我常常在想,深蓝魔王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够创出天魔功这种灭绝性武学呢?”

  依偎在兰斯洛宽厚的肩膀上,泉樱轻轻地说着。不经意的一句话,却令得兰斯洛身躯剧震,因为这确实也是他来到魔界后反覆思索的问题。

  尽管自己与妮儿都是天魔功传人,但传承到的却只有武学功诀,对这位天魔功创始者并不了解,即使是爱新觉罗皇族,也只是把这位魔神之王当作神拜,没有留下多少事迹记载。

  终止山中蕴藏着深蓝魔王遗下的天魔功之秘,当人人都争着取得遗产时,却没有人知道是怎样的人,这不是很可笑吗?

  “我们会解开这谜题的。现在就先睡吧,醒来之后,问题都会迎刃而解的。”

  兰斯洛这么安慰着泉樱,两人将视线投向漆黑的夜空,期待醒来后局面有新的变化,不久就沉沉睡去。然而,当他们两人在隔日被唤醒,看到的却不是太阳,而是围着面纱的帕朵拉,冷冷地站在他们身前,手里拿着一只黄澄澄的水果。

  “你好,太太,这根香蕉给你身旁的猴子吃吧。”

  “他妈的!你是鬼婆扮的吧!华鬼婆,把你的面纱摘下来,我要毁你的容!”

  “鬼婆是谁?”

  清晨的魔界,仍旧是个喧闹不已的世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