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惑!梦雪迷音

风姿物语 罗森 8796 2004.07.13 23:36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三日自由都市香格里拉

  随着夜幕低垂,香格里拉的繁华夜色渐渐升到高峰。和平常夜晚有些不同的是,今晚的香格里拉更为热闹,冷梦雪的演唱会将整个城市热闹气氛点燃到高峰。

  在演唱会进行的同时,各式各样的旗海飘扬,五颜六色的烟火,争先恐后地射向天空,人们利用这个节庆,表达对于此刻繁华的歌颂,还有深深冀望来年也能享有如此平安。

  盛大庆典往往也是城内各大商家展现实力的机会。单纯放射烟花,摆上几百、过千门的炮仗,这固然能够炫耀本身财力雄厚,但是一些真正的大商家,却请来高手匠人,精心制作独树一格的特殊烟火。

  烟花腾空,闪出一道炫目蛇焰,在天上画出种种美丽的图案,写下商家标志的印记,又或是直接几道烟花连环炸开,显露出贺人欢喜的字样。各种布置争奇斗巧,也正因为如此,市民们并没有发现,在香格里拉的上空,已经连续进行了好几场的激战。

  空中闪着一阵又一阵的炫目火光,仿佛火山爆发一般,炽热流焰喷向四面八方,令整个天空刹那间亮如白昼,这种诡异的景象,在市民眼中看来,只以为这是某家大店铺的特殊烟花;就连之前偶尔下了几阵冰雨,坚固剔透如水晶的细碎冰雨自天上缓缓落下,也只是让底下群众大声叫好,以为今年的烟火技术又有突破,居然出现如此特殊效果。

  “不过,今年的烟火……风好像大了点。”

  “那也是特殊效果啦,连碎冰都有,风大一点算什么?”

  或许是生在魔法世界的缘故,让人们很轻易地接受了这些不寻常之处,因为只要想到可能是哪家大商会,请魔导师制作了特殊烟花,那么这些奇异效果就一点都不值得奇怪了。

  能够察觉到这一波波天象变化、冲击波所形成的强风,到底代表了什么讯息,那就只有目前分处城内的众多天位武者了。虽然香格里拉不是穷乡僻壤,但在同一时间内,居然容纳了这么多的天位武者,这个数字应该破历史纪录了。

  被整个世界视为****的根源,这些天位武者停留在香格里拉,当然不会只是吃饭睡觉。他们其中的大多数,正处于激烈的战斗状态,不过也有几名特异份子,忙着进行闯空门的伟大任务,甚至还有两名,正在唱歌与听歌。

  “Mylastnightherewithyou,Maybeyes,Maybeno……”

  脚底下踩着细碎的舞步,泉樱清亮而兼具浑厚特性的音色,响彻能够容纳十数万人的巨蛋大会场。

  “HowcanIletyouknow?Iammorethanthedressandvoice……”

  歌曲所用的词句,并非风之大陆的一般通用语言,而是之前已经失传亿万年之久的文明,如今已成为太古魔道研究专用语的古老文字。理所当然,全场没有半个人听得懂,不过这些并不重要。

  正因为听不懂歌词,所以人们对于曲子的旋律、歌手的声音与情感,就听得格外专心,而这也就是咒文歌曲发挥效力的时候。趁着人们全神倾听,无暇思及外务的那一刻,与人们的心神结合,将潜藏在乐曲里的命令话语,植入人们的深度意识。

  姑且不论这些歌曲的特殊意义,至少在表面上,群众是被那一首又一首的美丽歌曲,迷醉得心神荡漾。从好几年前开始,冷梦雪的梦幻音乐,就是香格里拉千万市民的救世之音,今晚,许多听众甚至是一进入演唱会场,就感动得开始流泪了。

  虽然说,今晚的演唱会与过去稍有不同,在演唱会开始的前半个时辰,不知是台上灯光过于炫目瑰丽,还是场内的空气流动不佳,演唱会场内的十余万听众,没有一个不是头晕目眩,想要大吐一场,即使有少数意志比较坚定,能够苦苦支撑的,也都在忍耐一刻钟之后,把那股强烈的呕吐yu望付诸实现……这实在是不容易的事,因为即使拥有强天位修为,当日源五郎与海稼轩甚至连半刻钟都支撑不了。

  主办单位对这种情形是有备而来,除了前头座位早就放了厚纸袋,而且每一刻钟就会有专门的服务队伍,迅速而安静地收走纸袋,并更换上新的纸袋,每个侍者都带上了耳塞,动作快速而不失礼节,如果没有他们的努力,这场演唱会一定会在恶梦中结束。

  上天对人类还算是仁慈,因为奇迹这种东西,总会适时地出现在人们最需要的时候。

  在演唱会的前半个小时结束后,那些为剧烈晕眩感所苦的忠实听众,觉得体内的晕眩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脑里一种莫可言喻的甜美感受,随着歌曲的流泄,自己身心仿佛若飘荡于仙境,只觉得所接触到的一切,都是那么地光明美好。

  于是,一反前半个小时的异样沉静与间歇呕吐声,演唱会场内被海潮般的喝采、叫好声给掩盖,当歌曲由慢至快,变成快节奏的舞曲,场内十数万群众的大多数都随之站起,在座位上摆动身躯,与那美妙旋律一同轻舞。

  而尽管早就习惯统驭他人、对大队人马下命令,但是一次成为十多万群众的焦点,被他们寄托期望、信任、理想、生命,泉樱还是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压力,只不过面对着这种压力,她的精神不但未有退缩,反而更见昂扬,这点再次让她体认到,自己确实很善于站在统驭的位置上,因为今晚站上舞台的感觉,是生命中前所未有的充实。

  假如排除一个因素,今晚的盛宴就可以说是十全十美了。

  那个令泉樱始终觉得芒刺在背的理由,就是坐在演唱会场最前排的一名贵宾,也是一名不该出现在此地的男人,香格里拉目前的最高权力者──市长石崇。

  在演唱会刚刚开始,泉樱看见石崇端坐在演唱会最前一排,周围一排的位子被他单独包下,没有旁人时,确实被吓了一大跳。因为照原本的预估,石崇一方的人力吃紧,当多尔衮亲赴战场牵制源五郎与海稼轩,石崇本人就应该赶到香格里拉地底,去赴有雪的约会。

  既然如此,为何石崇会出现在这里,还好像很神闲气定般的听歌,难道他对地窟中的情势演变,当真是这么有把握?

  一想到这点,泉樱就感到不安,她并不认为石崇会放弃夺取通天炮,那么,石崇本人会出现在这里,就代表他对地窟中的情势另有布置,而这点并非是己方的预估戏码,独赴地底的妮儿会不会有危险呢?

  与妮儿分别时的不祥感觉,让泉樱难以释怀,有股冲动想要丢下演唱会,直奔香格里拉的地底,援助妮儿。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迅速被理智给压下,因为泉樱想到今天各自出发之前,源五郎和海稼轩看起来真是非常有把握的样子。

  这两个人都不是那种得意忘形的人,会让他们如此自信满满,想必是对整个局势有了相当布置。自己一直觉得,己方这次的计划疏漏颇多,如果有什么突发状况,可能无法顺利应变,可是,假如源五郎一如自己所信任的足智多谋,那么会不会他们另外有什么想法没告诉自己呢?

  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实上,“先欺己,再欺敌”这句话,据说已经变成了雷因斯一方的作战风格,而且在讨论中自己也发现,源五郎与海稼轩两人……尤其是海稼轩,有种歧视年轻人,认为自己与妮儿尚不能承担大局的想法,那么,假使他们两人有什么秘密计划要实施,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前两天隐约听他们提起,怀疑石崇的魔族背景,认为他真实身分可能是前来人间界兴风作浪的魔族,与多尔衮也是在魔界结盟,那么,他一定不会是只身前来。与他一同前来人间界的魔族还有多少呢?要怎么把这些魔族都引诱出来呢?

  只要顺着这个方向去想,就不难理解源五郎想做的是什么,只不过,这种总是先欺骗自己人的作风,实在不是什么让人高兴的事啊!自己尊敬他们两人,对这样的做法是还可以理解与体谅啦!但是,妮儿那边会这么好说话吗?假如石崇的党羽当真被引诱出来,数量又多,武功又强,那么独力面对这些魔族的妮儿,会有多少怒气呢?依情节轻重程度的不同……可能某人要有变成伤残人士的觉悟了。

  “……谢谢大家,我们等一下再见!”

  当这首舞曲告一段落,泉樱顺着舞姿,飞扬似的抬举起手,典雅而不失活力的美丽动作,再度引起一阵喝采声浪。

  中场的休息时间,对天位武者来说根本就不需要。演唱会这么一点运动量,比起任何一场实战都来得太轻松,不过,泉樱还是向观众摇手高喝后,走向后台。

  她有点预感,只要自己到后台来,那么或许就像以饵钓鱼一样,有某些人也会跟到后台来。

  聪慧的女子很少料错,正当泉樱在后台换装完毕,刚刚喝了杯水润喉,预备进行下一轮演唱的时候,工作人员急忙跑来报告。

  “石崇市长前来拜访祝贺了。”

  ※※※

  香格里拉城里城外,天上天下,忙于战斗的天位武者很多,但忙于其他事务的天位武者也不少,其中有一名少女,尽管没有天位力量,但她的武力却是任何高手都不敢轻视。

  开启了T1000的可视光遮断功能,爱菱在香格里拉城中高速奔走,朝着石崇的市长官邸行去。

  此刻,石崇一方的所有高手都已经不在,赶赴各自的战场,这座市长官邸等若是完全空虚的不设防之地,当爱菱以T1000的藏匿功能潜入,高速移动,这里根本没有人发现她的存在。

  而她之所以来到这里,则是为了一个颇不名誉的理由:当个闯空门的盗贼。

  即使是傻瓜也看得出来,石崇的官邸今日定然空虚,不管要偷要抢,再没有比今晚更好的机会了。这个点子并非出自爱菱的脑袋瓜,而是来自与她共谋的雪特人。

  对这类偷鸡摸狗的机会特别敏感,有雪在要求爱菱送信给石崇的同时,也就与她商议好这个调虎离山的计划。趁着石崇一方的高手前往洞窟,夺取通天炮的同时,爱菱也潜入市长官邸行窃,不管敌方我方,一定都想不到这个计划,正因为如此,这个有些行险的奇策便有实施的价值。

  至于爱菱发誓要弄到手的东西,就是通天炮的整体蓝图。之前已经听说师兄朱炎将此物交给石崇,所以东西应该就藏在石崇这边。

  “这么重要的东西,石崇不可能送到别处去,也不会放心交给别人保管的,要嘛藏在市长官邸,要嘛就随身携带。所以我们的做法也很简单,你直接去市长官邸搜索,如果找不到,就先一把火将官邸烧成白地,然后再和大家合力围殴石崇,查查他身上的东西,要是还找不到,那就杀人灭口,一刀一个,干净俐落。”

  有雪的这个计策,让爱菱当时为之瞠目结舌。她还真是想不到,原来在雪特人先生订下约会的背后,还另外有这样的计谋,这就是人类所谓的计中有计吗?

  “我是不喜欢这样说啦,因为那些整天说自己计中计、计外计的聪明人,常常莫名其妙就计到别人的计里去,死都死得糊里糊涂的,我们家的人妖老三就是因为想太多,才倒楣到现在,我只是顺着情势的演变,偷鸡摸狗而已。”

  话虽如此,这个偷鸡摸狗也具有正面意义,以通天炮的高危险性,单单是公瑾一个人持有,就已经够麻烦的了,实在没必要再多搞一个石崇。出现两台通天炮对轰的情形,假如那种场面真的出现,就是世界末日了,所以,即使石崇手上只有一张不完整的设计图,还要是尽早剥夺掉这种可能性。

  “而且,这也是买保险啊,如果不立下一点功劳,你以后回雷因斯怎么做人啊?”

  有雪最后的这句补充,还真是让爱菱感动到不行,原来这个雪特人也是有为同伴着想的,这样子也就不枉自己为他东奔西走,遇到那么多危险,差一点连命也丢了。

  当时,感动到眼眶湿润的爱菱,完全没有察觉到,在石壁另一侧的有雪,身上早已伤痕累累,一直都处于“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最终状态,只是很坚强地告诉自己,不可以辜负雪特人先生的委托与信任,一定要把事情给办好。

  因此,从这晚的约会一开始,爱菱就躲在洞窟外头,虽然等不到石崇出现,让少女很是担心,不过责任就是责任,当妮儿进入洞窟后,爱菱也就立即启程,前往市长官邸。

  假如爱菱还留在地窟,与妮儿并肩作战,那么敌人纵然能够偷袭得手,将付出的代价之大,肯定比如今惨重得多,但是爱菱当然不晓得这些,只是很专心地在市长官邸的各处房舍间奔走,找寻自己的目标物。

  一个人要在这么多的房舍建筑里,逐次翻箱倒柜,找寻一张不知是否存在的蓝图,这无疑是痴人说梦,就算是再强的天心意识,也不可能完成这种任务,但爱菱却可以。

  T1000里头许多匪夷所思的功能,在任务的实用性上头,甚至比天心意识更为好用,能够快速而无痕迹地扫描一定范围内的物件,如果确认那是纸张,就开始迅速扫过内容,确认是否为目标物。这个过程需要时间,但爱菱上一回潜入此地送信时,已经先利用机会,扫描过三分之一的地带,现在只要处理剩余的三分之二,尤其是那些之前可能藏有高手,不便搜索的地区就好了。

  (老爷爷说得对,偷懒就是推动文明的原动力,当初因为在院里搜索文件方便,特别开发出来的扫描功能,现在真的派上用场了……)

  爱菱开发出来的特殊功能,相当地有效,在极短的时间内,又搜索完三分之一的地带,不过这种特殊电波所造成的副作用,多少产生了一点影响,市长官邸内的所有警卫都在纳闷,为何今晚附近几条街的猫狗宠物?

  小小的副作用,算不上警戒,也就不必特别担心,没有引起警卫们的注意。而在侵入市长官邸的两刻钟后,爱菱终于有了发现,在一处不是很起眼的特别密室中,找到了那张结构蓝图。

  “找、找到了!”

  结构蓝图不只是一张,而是二十多张蓝图所叠起来的宗卷,爱菱匆匆瞥过一遍后,靠着自己的专业知识,她知道自己找对了东西,除了高兴能够平安完成任务,更高兴的是不用照有雪说的那样子放火烧屋,因为她一直担心这样做会造成无谓伤亡。

  (可是,怎么这么简单……)

  爱菱还是觉得很奇怪,照道理说,像蓝图这么重要的东西,应该保管在更隐密的地方,就算花更长时间找不到,又或是有高手守卫,这都不足为奇,怎么会放在这么一个保险柜中?周围摆放的情报资料宗卷、金银财宝,看来是颇有价值,外头也有警卫来回巡视,是还算得上戒备森严,但和通天炮蓝图的重要性相比,怎样都说不过去。

  怀着这样的困惑,爱菱并不知道,这里确实不是石崇放置最重要物件的保险处。至于石崇的秘密置物处,由于上次的大火事件,令他心痛如绞,这次为了避免重蹈覆辙,被人盗走蓝图时顺手再来一把火,把所剩无多的收藏品烧尽,所以特别将东西分开放置。

  “算了,管他去死,先把东西带走再说。”

  既然找到了结构蓝图,那么就要先行离开,不然被人家发现,那就是轮到自己给人围殴了,再怎么说,T1000自保尚称足矣,但要与天下群雄争锋却嫌不够,自己可没有那种故意逗留,引来敌人大打一场的勇气呢!

  可是,正当她轻轻关上柜子,预备要离去的时候,T1000发出警讯,跟着爱菱发现不对劲,有某个人无声无息地站在门口,注视着自己。

  “我想过你或许会趁这机会来找蓝图,没想到你真的来了。”

  “师兄?”

  爱菱惊呼一声,流露出来的绝对不是喜悦之情,尽管她与这个英伟挺拔的男子曾经这么亲匿,但自从上次的意外对决之后,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师兄,是敌?或是友?

  之前源五郎给自己的经验,就是即使对着同伴,仍然不可以失去警戒,更何况是一个敌友难分的人物。尽管没有多说什么,爱菱却迅速调整好位置,摆出了戒备的架势,这点……朱炎看得清清楚楚。

  “我没有要拦阻你,也从来不曾想过要伤害你,所以,你可以不用太担心。”

  朱炎后退了两步,退到了门口,知道这时候不适宜把爱菱逼得太紧,令本来就惶恐不安的她,更形惊惧,只有像是对待野生动物一样,先表现出自己的诚意。

  “上次的事情演变成那个样子,非常对你不起,我唯一想说的是……”

  “师兄,我只想知道一件事,你现在打算要我怎么样?”

  无视于师兄付出的善意,爱菱选择直捣问题中心,因为无论师兄妹两人说了什么,这个问题仍然是必须要面对的,如果他还是那个疼爱自己的好师兄,这时候就不应该拦住自己的,不是吗?

  而对朱炎来说,这是他最不愿意回答的一个问题,本来照他的想法,最好能够解释之前的误会,再来处理这问题,但显然小师妹已经从连串历练中,学会了何谓人心险诈……

  “我今天来这里,是来销毁这张蓝图的,我不想让这张东西一直落在石崇手上。”

  但惭愧的一点是,单单凭自己,并没有能耐在层层房舍中找到这张蓝图,小师妹真是天纵奇才,居然有办法设计出这样的搜索仪器,自己实是远远不及,今天如果不是发现小师妹的身影,偷偷远跟在后,衣服上又洒了能避开侦测电波的特殊铁屑,那么自己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找出这张设计图。

  但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并不比独力在市长官邸中找设计得来得轻松,因为对自己存有误解的小师妹,多半是不肯将蓝图交出的,然而,以小师妹的个性,对于通天炮这样的强力武器,应是深具戒心,认为这种过于强力的武器,最终会毁灭世界,以这样的立场来说服她,并不是没有可能的。

  “我……我不答应。”

  听完了朱炎的理由,爱菱却反常地一口拒绝。以她的想法,这十几张蓝图还是直接烧掉比较好,但如果是“敌人”要求自己毁掉,那么这些蓝图就一定对己方有利,对敌方不利。自己的智慧无法判断这些事,所以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拼死把这些蓝图带回去,交给有能力判断的人来处理。

  一个念头想定,爱菱不再迟疑,也不再花时间僵持,抬手在肩膀上一按,胸口的甲胄便开了一个空隙,把蓝图塞入胸口后,甲胄立即复原,完好如初,这下子如果有人要抢蓝图,只能把T1000打到快要分解,强行硬夺,否则再没有第二种可能了。

  “师兄如果你要抢走这些蓝图的话,就直接把我打死好了。我要对我的朋友交代,这些蓝图……是他们努力引开敌人,我才能拿到手的,绝对不给你。”

  爱菱后退两步,拉远距离,正式摆出了不惜一战的态度。朱炎看在眼底,一方面是感叹小女孩真的长大了,一方面却也感到黯然,因为在连串的冲突过后,他们师兄妹终于要面对这样的决裂。通天炮的结构蓝图落在雷因斯手里,是个比石崇更糟糕的选项,石崇手下并没有太古魔道的人才,但雷因斯不但有,而且还有大量机械设备,只要再得到动力装置,以小师妹的天才手段,恐怕十天之内就能造出一台来。

  “我说过,我是不会对小师妹动手的,不过……”

  “不过怎样?你要反悔吗?我才不怕你呢!”

  “丫头你始终江湖阅历太浅,要打倒你拿走蓝图,不一定就需要动手啊!”

  在朱炎说话的同时,T1000的扫描仪器,突然侦测到周围空气的结构有异,首先温度开始升高,像是某种炎系武学即将发动的前兆,紧跟着就是里头多了几种怪异的成分,分析起来很像是……草药?

  “啊!师兄你……”

  本来T1000的甲胄一直灿发着淡淡银光,可是在朱炎说完那句话后,雪亮银光却突然黯淡下来,像是失去了能源一样,爱菱低呼一声,支撑不住身体,半跪了下来。

  (成功了!云梦古泽的迷药,果然有效!)

  这几天早就有觉悟可能碰上师兄妹对决的场面,朱炎既不愿与师妹大打出手,又对T1000忌惮极深,几次思索之后,便找郝可莲配制迷药,用来避免战斗。

  适才师兄妹两人言语不投机,朱炎便暗中施放,并且故意运起火劲,引走爱菱的注意。他知道T1000能够扫描出空气中的异常成分,所以配制迷药时,特别选择了特殊药物,让T1000从扫描完毕,到确认这是迷药要花上一些时间。出自毒皇一脉的迷药何等厉害,只是这片刻的耽搁,就足以对天位武者发挥效果,更何况爱菱并不具有天位力量。

  “小师妹,这么做对你很抱歉,但如果让你受到伤害,我哪里有脸回去见师父?你不用担心,我销毁蓝图之后,会把你安然送离开这里的。”

  朱炎一面靠近爱菱,一面也庆幸不必与她实际动手。只是,如果说爱菱没有想到师兄会使出下迷药这种手段,朱炎也同样忽略了雷因斯那边有个叫做华扁鹊的鬼婆娘,在T1000的创设过程中,她全程参与,而她使蛊放毒的本事,与郝可莲并没有相差多少。

  T1000本身对于中毒之后的反应,有一套完整的流程。只要一发现周围有异常成分,或是甲胄内的使用者中了毒,就会自动注射泛用型血清,驱除毒物,同时积蓄能量,先示敌以弱,等待意图坐收渔利的敌人靠近,然后由程式发动强力反击。

  因此,当朱炎大意地靠近半跪在地上的爱菱,却惊见T1000的甲胄银光大亮,心中才警戒地暗叫不妙,已经被一双铁掌给击中。

  (糟!是极寒的掌劲,专门克制炎系武学的……)

  (不行,拼着受伤,也要先回复行动力才行。)

  主意一定,朱炎更不迟疑,拼尽全力凝运灼热真气,强行鼓荡,把僵凝的气血一一化开。片刻之后,他一张口,连续两、三口喷出的血水,着地立刻冻结成一块又一块的冰石,在身受内伤的同时,已经回复行动力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小师妹刚才并没有向我追击,我要与她动手吗?)

  脑里才在迟疑,周围空气陡然一热,轰隆轰隆的声响中,T1000背后多出了一具喷射筒,强烈喷发推进火焰,只听见“哗啦”一声,屋顶穿破一个大洞,T1000化作一道雪灿银光,已经破空而去。

  (这是……啊,原来如此。)

  些许困惑,朱炎随即领悟。T1000虽然厉害,但毒皇一脉的迷药岂同泛泛,爱菱仍是受到迷药影响,刚才的攻击,是写在T1000程式内的自动反应,而爱菱即使没有昏迷,也多半手足无力,难以动弹,所以一见自己回复行动能力,便只好开启程式,抢先以这样惊天动地的方式,高速弹射出去。

  (小师妹不能动吗?这么说,我还有希望……)

  这个念头才刚刚升起,陡然听见外头连串巨响,跟着就是十余道闪闪金光,争先恐后地飙射向夜空,看那个声势,八成是石崇手下的那些黄金龙骑士,自己虽然看他们不起,却无法否认,这些已经沦为石崇走狗的龙族鹰犬,委实是不好对付,小师妹这下子危险了。

  长叹一声,朱炎运起火劲护身,也朝天空飙射过去。当初率队重来人间界的时候,虽然已经有过觉悟,但实在没想到会复杂麻烦成这样子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