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五极天式

风姿物语 罗森 9750 2005.10.10 09:36

    艾尔铁诺历五六九年一月雷因斯·蒂伦北门天关

  “我的想法非常简单,如果风华小姐肯收拾行李,不反抗地配合我的行动,与我一起回中都作客,你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也不用发生任何让我们双方不愉快的事。”

  旭烈兀慢条斯理地说明,闲闲散散的语调,固然是他文雅贵公子的表现,但也是他对本身实力的自信。莫说是北门天关,就算放眼整个雷因斯,足堪为他之敌的人屈指可数,再加上多数人处于重伤状态,旭烈兀觉得自己的行动不会受到太大阻碍。

  不过,纵使面对千军万马仍无惧色的旭烈兀,却因为面前女性的一个眼神,就有了却步的感觉。

  那并不是一个炯炯有神、很具威吓性的眼神,事前旭烈兀就已经知道风华双目皆盲,但当那无神的水灿双眸,彷佛能够看透一切事物般凝视过来,却比任何明眼人的目光更令旭烈兀感到压力。

  “那么,如果我不肯去,就会受到伤害吗?负责伤害我的,是旭烈兀先生吗?”

  “呃!不……这个……嗯,我是说,也许……但……哎呀……”

  风华简单地一句****,就让旭烈兀张口结舌,半天也不知道该如何应答,暗暗叹气自己果然不是当坏人的料,居然无法肯定说是,倘若换做一些面目狰狞的恶人,早就开始说一些经典台词,类似“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识相点,免得受皮肉之苦”这些,偏偏自己的审美观高得无法容忍,唉……

  “如果是在一般情况下,我倒也满乐意请风华娘娘到我府上,听听乐曲、赏赏著名的锦缎绣工,还有我新近购得的几盆异大陆奇花,赏风邀月,星夜对酌,聊附风雅……不过我现在也是替人办事,西王母素来是有智慧的女性,就请不要难为我们这些跑腿办事的吧。”

  温雅的言语,听在耳里,风华不得不赞叹旭烈兀的体贴,充分考虑到自己双目的残疾,确实是摆出了对眼盲之人的招待;明明处于强势地位,却不恃武张狂,一直表现得文雅和气,甚至有些低声下气,让人不由自主地生出好感,假如不是因为这件事牵涉太大,不能落入魔族手里,自己就算答应他也没什么不可。

  “魔族找我,是为了不死树吧?那是创世神所遗下的圣物,不该用在个人私欲,也不应该用在种族斗争上,否则……”

  “抱歉,我无意打断女士的说话,不过我也说得很清楚了,我只是个奉命办事的,就算再怎么认同你的意见,任务就是任务,你大可以到了中都之后,再对魔王陛下发挥你的口才,他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一定会仔细参考你的意见。”

  把话再次说个明白,旭烈兀不想再拖下去,夜长梦多,如果横生枝节,那就甚为不好,还是趁自己能够掌握局面的时候,尽快把事情做完。

  这次由自己来担任这个擒人的工作,固然是因为胤祯指派,但也由于旭烈兀自己没有反对,并且主动争取的缘故。就旭烈兀本身的价值观而言,他喜爱一切美好的事物,包括美好的情感、美好的人;有些美好的东西虽然不合喜好,但他也会给予尊重,像是坚贞的情感、对朋友的道义……

  也因为这个理由,旭烈兀对于发生在李煜与周嘉敏身上的事,始终非常遗憾。若可以由自己来主事,若是有得选择,自己是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而有鉴于此,为了避免再发生遗憾,这次就由自己亲自出来,希望能平平安安把人接回去。

  这么美丽的可人儿,稍微掉根头发,都是全风之大陆的损失呢……

  “我不认为拖延时间有什么意义,就请风华娘娘给个方便,给个让我们双方都好做的回答吧。”

  自信满满,旭烈兀的态度更是温和,只是语气中一股不容许人拒绝的强势意味,风华仍是听得出来。

  然而,即使旭烈兀很有信心,他这趟任务仍是注定要碰上阻碍,因为在最后抉择时候,早已来到附近的阻碍者现身了。

  “风华娘娘是我国的王妃,不接受威胁,也不容许绑架,请您退下。”

  从门外冷冷传来的声音,是不带情感的女子嗓音,旭烈兀回过身来,眼中映出了一道深红色的美丽倩影。

  艳丽的红色,但却给予人冰冷的感觉,这是来自黑暗世界之人所独有的气质;再对照过那个美貌与身高,旭烈兀很快就在脑中找到了名字。

  “哈哈哈哈~~”

  旭烈兀仰头大笑,一笑自己愚昧,居然被敌人拖延到有帮手现身相助;二笑自己运道不坏,一日间竟能欣赏到两名风韵不同、各有千秋的绝色佳人;三笑雷因斯调度失当,居然派了这么个人来护卫西王母安全。

  “风华娘娘是雷因斯的王妃?那么眼前这位美丽的小姐,又是雷因斯的什么人呢?根据我所得的资料,答案非常有趣啊……”

  走出了木屋,旭烈兀的问话,没有引起枫儿的尴尬与腼腆,她只是冷冷、冷冷地看着眼前的美男子,而自她现身开始,手就一直握在剑柄上。

  “这里已是雷因斯的国土,请退下。”

  “雷因斯的杀手,很喜欢说些没意义的场面话吗?”

  旭烈兀注意到了枫儿的动作,可是却不以为意。别说资料上双方实力差距甚大,单是她握剑的动作、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势,就让自己觉得不过尔尔,怎堪为惧?倒是要提防另有帮手埋伏。

  雷因斯众武者中,旭烈兀只在意兰斯洛与源五郎两人。虽然在旭烈兀的评估中,自己要战胜兰斯洛并不难,但那是建立在正常的情形下,当他事后得知兰斯洛在中都之战曾发起狂来,连发二十多记轰雷赤帝冲,逼得胤祯一度处于下风时,不禁讶异得说不出话来,因为他深知赤帝冲的威力,倘若换做自己易地而处,纵有斋天位力量护身,只怕也会给兰斯洛活活打成肉泥。

  (但……那应该是小铁叔叔的缘故。正常情形下,连老头子都不可能这样连发赤帝冲,更别说是那头猴子。)

  旭烈兀作着这样的思考,天心意识将周遭扫描了一次,确认没有任何高手埋伏,疑惑的目光又缓缓移回枫儿身上。

  “啧,周围好像没有其他布置,这点很伤脑筋啊,我不想与美丽的女士动手……”

  旭烈兀道:“枫小姐是山中老人的爱徒,伤了你,就会开罪大雪山一脉,这点很麻烦的,嗯……或者你们两位都随我一起走,这样省事得多,如何?”

  曾经指责枫儿只会说场面话的旭烈兀,在这方面似乎也犯上同样问题,只是,连他自己都大感意外,因为这些话还真的发生了作用。

  “好。其实以旭烈兀先生的武功,我自问实在不是你对手。虽然我是刺客,但也不想做明知道必死的挣扎。”

  “哦?这么说的话,你是愿意和我一起……”

  旭烈兀很是错愕,因为不管怎么看,这名冷艳女子都不像是好说话的人,自己实在很难想像她会这样老实认输,只能顺着她的话问去。

  “不。我家的妮儿公主曾经说过,资料中的旭烈兀先生,是个喜爱美好事物,尊重女性的守礼绅士,所以有鉴于此,我想请旭烈兀先生给我一点礼遇。”

  “呃,看来大家都是出门前会看资料的人……那么,你想要我给你什么礼遇?”

  “我的要求很简单,只是一个赌约。你让我放手攻三招,三招过去,你如果毫发无伤,那我输得心服口服,就与风华娘娘一起束手就擒;如果我伤得到你,哪怕是一根头发,都请你束手离去,可以吗?”

  “哦?就这么简单?”

  旭烈兀觉得很有趣,因为以斋天位力压强天位,对方根本没有一点机会,别说是让她攻三招,就算是三十招,她也不可能有取胜机会。

  “如果太过简单的话,只会侮辱到旭烈兀先生你的实力,所以这三招你不能闪避,就站在原地,让我领教一下麦第奇家的紫电神功,如何?”

  既然说到麦第奇家的紫电神功,当然不会有人忽略麦第奇家的睥世金绝,这门仅次于龙族“龙体圣甲”的护身硬功。以差了一个天位的力量推动睥世金绝,别说是小小长剑,就算枫儿改持开山大斧,双方的实力差距也有云泥之别,说得清楚一点,连砍三下,连根头发都不会少,因为全力运起睥世金绝的旭烈兀,周身三尺形成气罩,枫儿的强天位力量甚至连近他三尺范围都做不到。

  不过……

  “雷因斯的人个个深藏不露,听说五师兄逝世前作了些布置,这位枫小姐等一下该不会突然使出太天位力量,把我给活宰了吧?”

  “太天位力量吗?真有那种力量的话,要宰的人就不是你了……对客人我应该礼貌一点,就给你一点优待,如果我三招之内用了超过小天位的力量,就算我输;你如果伤了一根头发,也算你输。”

  用小天位以下的力量,要攻破斋天位力量催动的睥世金身,除非拥有白起那样的绝顶天心意识。这等神技,或许世上有人能做到,但却绝不是眼前这个女子。

  “唔,如果我还扭扭捏捏,不肯接受挑战,那就未免太小家子气了。”

  旭烈兀也注意到,会主动提出赌约、言词动听的枫儿,与资料上的寡言木讷全然不同,这赌约的背后大有古怪,但出于对美丽女性的礼让,他并不介意吃点暗亏,因此果断地答应了。

  “好,我们就一言为定!”

  赌约既定,旭烈兀好整以暇地运气,与枫儿一起往外走了百余尺,避免战斗波及到风华,自己却不忙施展睥世金身,想先看看对方弄些什么玄虚。

  “看剑!”

  一声轻喝,锋锐的针剑迎面刺来,旭烈兀哑然失笑,因为这一剑虽然破空而来,却不凌厉,也无后着,只是单纯把剑朝自己扔来,堂堂剑客的第一剑,居然把剑都给扔了,这点实在是……

  “哈哈哈哈,大雪山剑术名动天下,就是这样的掷剑之法吗?”

  “非也!王子殿下远来是客,没有点新东西款客,对你岂不是太失礼了?”

  当枫儿掷剑出手,身边再没留下半件兵器时,旭烈兀颇觉愕然,不了解敌人要怎样与自己打下去,但他从容的微笑却没能维持多久,马上就被一种怪异的感觉给打破。

  (我的力量……为何开始散失?)

  与天魔功吸蚀武者精元的力量散失不同,旭烈兀只是感到内力运转迟缓,与天地元气的结合受到干扰,令自己的真气变得混浊不纯,这样的感觉之前曾经有过一次,而能够造成天位武者力量散失的技巧,应该就只有……

  (喂喂喂,我记得我是在与剑客对战啊,这个反应明明是……)

  起初,旭烈兀以为是风华在暗施援手,想要两面夹攻,但他记得资料中说过,代表神圣的西王母,无法使用攻击性强大的黑魔法,而且当他侧眼望去,风华好好地坐在木屋里,并没有什么动作,反倒是自己面前的枫儿双手合印,口中念念有词,形象变得有些模糊,恍惚间,她身边开始萦绕起一股黑色旋风。

  “五、五极天式?”

  笑意从旭烈兀的脸上消失,换成了如临大敌的慎重。五极天式堪称是天位武者的宿敌,不管是再厉害的高手,没有人可以在五极天式之前掉以轻心,但自己确实是不解,自己面前这女人何时转职成了魔法师?而且她所用的五极天式,与自己所知也略有不同,若非那冰冷的邪恶死气萦绕环生,会以为她只是在摆姿势唬人。

  “比鬣狗更饥渴的饿鬼,比饕餮更贪婪的死灵;比初始更攸远的存在,比故乡更温柔的归宿。”

  枫儿两手平举,像是在虚空之中托抱着什么;萦绕于她周身的黑色死气也发生变化,由本来的黑色旋风,骤变成火焰飞腾燎烧的形象,跟着快速集中在她平托的两掌上,身后更隐约浮现两尊巨大的形象。

  在枫儿的左侧,黑色旋风依旧席卷,阴森黑气笔直冲天而起,隐约凝成了一个穿着黑袍的老朽法师。五大暗神之中,司掌瘟疫、疾病、饥饿等灾害的毒神蛊冥,随着

  形影渐渐清晰,枫儿脚下所踏的土地浮现出魔法阵形状,每运转一轮,魔力就相应往上增强。

  在枫儿的右侧,黑色火焰炽烈燃烧,虽然对术者本身无伤,却追逐吞噬着范围内一切的生命。当黑色火焰壮大,一名穿戴着黑色斗篷的老妇,缓缓在黑火之内现身,那是五大黑暗神明中,掌理地狱大门,象征死亡与收割的使者舫穗。在神话中,的出现,亦代表地狱大门的开启……

  两大黑暗神明,分别在枫儿的左右两侧现形,看在旭烈兀眼中,那种压迫感令他连口大气都喘不出,这已经超越了赌约,到了必须生死相搏的认真程度。

  “喂……你刚刚不是说你不会……”

  “我说过不会用小天位以上的力量,这并不是天位力量啊!”

  简单一句回答了旭烈兀的问题,枫儿还报以一笑,冷艳的面容,笑靥却出奇甜美,令人看得有几分失神,隐隐约约间,旭烈兀觉得自己好像看到另一张脸,另一张不同于苍月枫的面容。

  (原、原来如此,我上当了……)

  醒悟到这一点似乎有些嫌晚,因为犹被诺言拘束的旭烈兀,已经错失了放手进攻的最好时间,枫儿左右两侧的黑暗神明迅速发生变化。黑斗蓬老妇露出真面目,转变为一头全身覆盖着漆黑发亮的鳞片,背上长着四对翅膀,如同蜥蜴般的长尾,头上顶着龙颅做成的皇冠,巨大的生物影像;黑袍的老法师也掀开盖头,整具身躯化为白骨骷髅的形象,一起发出咆哮。

  “魔法力就不是天位力量?这是诈欺啊!”

  在两大黑暗神明的同声咆哮中,旭烈兀的不甘怒叫显得很微弱,他终于明白,对方刻意提出“伤一根头发就算输”的约定,用意只是让自己看轻这赌约,松懈自己的戒心,事实上,一开始对方就打算狙杀自己,在这里干掉魔族的第二号战力。

  五极天式两招并发的威力,瞬间爆发出来!

  以旭烈兀为中心,方圆百尺的地面骤然出现无数黑色洞穴,表面似若泥沼,往里一看却是深邃无边,在阵阵鬼哭神嚎的悲泣声中,无数的怨魂饿鬼藉黑暗冥气成形,争先恐后地由直通冥府的洞穴中挣扎爬出,聚合成一双双凝散不定的黑爪,吸蚀撕扯着所能触及的血肉。

  “蛊冥恸哭破!”

  旭烈兀动过逃跑的念头,可是心中的一股傲气却让他决定硬接,魔界的王子并不是不会逃跑,但也绝非看到什么困难都会逃。当下将一股真气运遍全身,护身气罩迅速鼓劲浮出,将周身三尺范围纳入保护,黑暗冥气碰触到护身罩,全给震挡在外,无法侵入一寸,就连恶鬼的黑爪扫抓过来,碰到护身气罩上的紫电劲,都被殛得冒烟溃散,虚空中发出无数“吱吱”声,凄厉刺耳。

  接触的第一轮,五极天式的首式“蛊冥恸哭破”,完全被旭列兀破解殆尽。随着时序的转移、武者的层次提升,五极天式的无敌性已经被打破,能够正面破解五极天式的武者已经出现。

  饶是如此,旭列兀却对这个殊荣不感兴奋,因为能破解首式,不代表就能连接下两式,在黑暗冥气无法侵入护身罩的十秒后,一股崩裂空间的大威力随之出现。

  “舫穗之月!”

  斋天位的护身气罩极度强横、睥世金绝几乎就是风之大陆上最强的护身硬功,但集合这两者的完美防御,仍挡不住舫穗之月迫裂空间的惊世神威。当那道诡异的黑痕撕裂空间,延伸而来,旭烈兀的护身气罩第一时间应声而破,脆弱得有如一张白纸,就连天下无双的睥世金绝都只能勉力支撑数秒,若非当年旭烈兀看过天草四郎重创于此招的纪录,思索过对付这一式的办法,他一定没法从容应付。

  “当!”

  睥世金绝被破,旭烈兀像是真气溃散般,肉体陷入了全然不设防的窘境,连被几道空间之刃斩中肩头与小腹,登时血染白衣,看来伤势极重,但是当空间之刃闪电出现,切身裂体时,他却像苹绞紧神经等待猎人的野兔,动作飞快地侧身或摇颈,令空间之刃没有削脑斩头,也没有伤到最重要的魔之核,连挨三记重创,却都没有危及性命。

  受限于个人力量,舫穗之月的连发次数有限,当这一轮攻势取不到应有效果,枫儿解咒回气时,旭烈兀却全力催发内劲。

  “紫电神功第十重!”

  用尽每一分力气去催发紫电功,电流在体内每一处肌肉、每一个部位的细胞里游走,靠着电流刺激,加速斋天位的速愈异能,令鲜血骨肉能够加快生长愈合。前后不过几下呼吸的时间,当枫儿回气完毕,预备再次发招时,旭烈兀已经好端端的站在原地,白衣虽然仍染着血迹,但身上却已经看不见任何伤口。

  (运气不错啊,她只能发出三刀,如果还有第四刀,撑是撑得下去,但那实在有够痛啊……)

  地上的黑暗冥气仍然浓烈旋绕,黑色洞穴虽然数目减少,但仍有数百个持续在运转,发出强大的吸力,牵制旭烈兀的行动,让他无法从容动作,闪避舫穗之月;旭烈兀心知第二轮的空间之刃马上就要到来,心中不敢有丝毫大意,立即催运起护身气罩与睥世金绝,哪晓得场面却出现了异变,枫儿左右两侧的黑暗神明形象迅速消散。

  神明的形象消散,但黑暗冥气却聚积得更浓更强烈,在高速的旋转当中,逐渐构成了另一个虚渺不实的形体。

  “比虚无更为缥缈的所在,比幽冥更为深沉的归宿。”

  黑暗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幻影,头戴黑色高帽、脸上挂着一个惨白的小丑面具,面具上诡异的笑脸,眼睛下方各有一滴鲜红色的泪珠。手执一把巨大的次元刀,刀身放出妖邪的绿芒,身体被暗红色的斗篷遮盖。

  当提刀上举,斗篷飞扬,内里竟然看不到身体,只有无尽的漆黑,深不见底的黑雾,中间有一个银河般的漩涡,令人以为是在凝望宇宙一般,随着空间扭曲,小丑的笑脸变得恐怖狰狞。

  “星辰之门!”

  巨大的黑洞在旭烈兀脚下出现,正自凝神提气的他,瞬间将力量催到顶峰,面对这匪夷所思的时空之门。星辰之门无疑非常厉害,但对于强天位顶峰以上的武者,却并非无懈可击,否则当初石崇直接以星辰之门对付陆游便可,用不着使用到逆行时舟。

  以旭烈兀的斋天位力量,可以在身外组出护罩,抵抗星辰之门的吸力。五极天式对体力的消耗极大,即使是施术者也无法支撑太久,每一式使用的时间有限,只要自己能够撑过去,这一式就等若是被破解了。

  不过,敌人并不是一名单纯的术者,除了她的魔法之外,她的心计与战术也同样厉害,正当旭烈兀预备这么强撑过去,身上蓦地一痛,从左肩到小腹被斩出一道巨大伤口,大量鲜血一下子喷飞出来。

  “舫、舫穗之月……”

  旭烈兀震惊得无以复加,敌人在舫穗之月的控制上,极限果然不只是三刀,而是能够发出第四刀空间之刃。换做是一般时候,别说是第四刀,就算是第五刀、第六刀,都无法伤害到自己什么,但是自己正倾全力对付星辰之门的强大吸力,身上多中了这一刀,真气立散,要再维持护身气罩硬抗已不可能,千钧一发之际的决断,能做的事情只剩下一样。

  “咻!”

  睥世金绝威力不凡,但睥世七神绝的腿绝也别有一功,特别是在紫电神功的配合下,旭烈兀赫然能发挥直追源五郎的高速,恍惚间,他的身影一化为多,朝着四面八方散去,高速移动所造成的残像,让人以为他已被星辰之门吞噬进去,但施法者和远处的风华都感应到,旭烈兀已经离开了星辰之门的引力范围。

  “唉,可惜……”

  五极天式无法维持太久,枫儿双手一翻,滚滚黑气如海涛退潮般散去,“鹫翎”神明的形象消失,星辰之门的吸吞效果消失,一切又重新回归平静,几乎看不出交战的痕迹。

  “厉害!厉害!几乎要了我的小命,本来我想要保留点面子,遵守诺言撑到最后,但性命还是比尊严重要得多,为了保住性命,只好说话不算话了。”

  星辰之门的效果消失,旭烈兀也重新现身,紫电神功配合斋天位速愈异能,已经把他身上的严重伤势治愈,潇洒飘逸地自天而降,但是治得了活物,却没法连死物也一起治愈;在连挨了几记空间之刃后,旭烈兀上身的外套与衬衫尽碎,露出了精赤的上身,绑在脑后的长发也披散下来,在阳光下发着闪闪的金光,耀眼夺目。

  “旭烈兀先生不守三招之约,接下来有何打算?是要让我再见识见识紫电神功吗?”

  “哈哈哈,言出无信一次,还可以算是无信之人,如果连犯两次,那就是无耻小人,旭烈兀人品虽然不怎么样,这点起码的道理,还是懂的。”

  旭烈兀爽朗地大笑,将金发重新在脑后束好,让狂放的气质重新回归文雅,沉静而优雅的外表,让人很难对之生出恶感。

  “枫儿小姐何止弄断了我的头发,几乎连我的性命也断在你手底,五极天式三招连发,令我大开眼界,败在这样的强招手上,我认输也不枉了,如果再不识好歹下去,我可不想硬挨一招逆行时舟啊。”

  说得谦虚,但旭烈兀真正忌讳的,其实不是第四式逆行时舟,而是第五式因果转轮,因为这一式的资料记载得最少,无法估计其真实面目与威力,就连胤祯都告诫全体魔族,如果在非必要的时候碰上第五式,能避则避,万万不可与因果转轮正面交手。

  “我既然落败,想不走也不行,不过还是奉劝两位一句,今天我的任务失败了,下次就会换由其他的魔族来执行,到时候可能提早上演魔族大军进攻稷下城的场面,牵连更多,想必不是两位所乐见……其中得失,请两位斟酌了。”

  旭烈兀抱拳长长一揖,道:“能够五极天式首三式并发,我很佩服,能不能让我知道,我今日是败在何人手上?是成了哪位女士的手下败将?”

  “这个嘛……”

  旭烈兀的姿态谦逊,但是刻意隐藏在枫儿之内的可人儿并不打算明说。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败你的人就是……大雪山的及第高徒、雷因斯第一美人苍月枫。”

  “哈哈哈,雷因斯第一美人吗?这可未必啊,而且怎么没听说过山中老人会五极天式呢?”

  旭烈兀大笑着摆摆手,内元一提,身形有若紫电横空,刹那之间破空而去,一下子就消失了形影;而在确认他已离去后,枫儿才缓缓地喘了口气。

  “呼……”

  这口气呼出唇边,先是淡淡的高温轻烟,跟着更染上了血色;枫儿身后蓦地一花,一道比她略为娇小的身影幻化而出,缓缓地现形。

  “枫儿姊姊,你的身体还好吗?”

  小草关切地问着,伸出手来,想替枫儿用圣力治疗,但一苹白洁柔皙的玉手抢先一步伸来,按放在枫儿颈项,指间所夹的两枚细针,有若象牙般的光洁色泽,与枫儿的肌肤稍稍一碰,马上像有生命似的没入体内,枫儿的脸色立刻好转许多。

  普通的回复咒文或治疗手段,都对天位武者无效,但西王母族有一套独门秘术,能够以本身真元凝成气针,进入患者体内,导气疗伤,倍收神效,在风华的治疗下,枫儿就像是接受雷因斯女王的圣力罩身,一点内伤很快就痊愈了。

  “两天之前,我发现附近有人窥视,但是气息上判别不出门派,还以为是魔族来了,原来是你们。”

  风华目不视物,对气的感应因之比普通人更强,早已察觉了枫儿的异样气息。现在既然知道是枫儿与小草,当然也明白她们之所以早到两日,却没有与自己打招呼,就是为了要藉机钓魔族的大鱼,但为了怕彼此尴尬,以风华的体贴,这层心思就略过不提。

  “辛苦枫儿姊姊了。今天虽然很可惜,但本来就没想过能够一次就干掉他……”

  小草的笑声里有着些许遗憾,她刻意附身于枫儿,设下许多心理陷阱,让旭烈兀越陷越深,这才以五极天式正面动手,可惜旭烈兀不是那种死守信诺之人,当发现情形超出掌控,他立刻抽身退出,不让自己有机会再度落井下石。

  “要对付斋天位武者,单单首三式是不够的。但如果动到第四式,我怕枫儿姊姊会承受不住。”

  小草眉间露出忧色,五极天式威力无俦,是对付天位武者的强力武器,可是当她开始钻研,才发现五极天式有一个对普通人不成问题的限制,那就是施展五极天式的术者,必须是生者,换言之,必须要有肉体。

  五极天式,是与黑暗神明借力的魔法,能够作为交易筹码的,只有血肉与精气。小草虽然魔法天赋无双,天魄之体更在施展术法上占了便宜,但终究是个死人,所以只得与枫儿合作,才能以五极天式退敌。

  “会由你们两个来此,夫君大人正在闭关?或是到什么地方去了吗?”

  风华熟知兰斯洛性情,以他暴躁的个性,如果自己能够行动,绝不会把这任务交给枫儿与小草。既然是由她们两人前来,那么兰斯洛不是不能行动,就是离开了雷因斯,或者……离开了风之大陆。

  “复杂的事情先搁下别说,风华小姊姊,请你和我们一起往稷下走一趟吧。”

  小草拉起风华的手,亲昵地摇起来,但心中却有些忐忑不安,不晓得风华是否会答应,毕竟,旭烈兀所说的是事实,如果风华对此感到顾虑,她多半就不希望牵连稷下,而选择继续留在北门天关,那时候,众人的负担就更重了;之所以两天前就到了此地,却直到今日才现身,一方面固然是为了狙击魔族高手,一方面也是为了等到魔族高手现身后,可以增加自己说服力。

  但风华的体贴,却让她洞悉了小草的担忧,而点头答应。

  “好吧,我就不要给大家添麻烦了吧。”

  风华说着,伸手摸向小草的脸蛋。天魄之体并非实体,一般人的手只会穿透过去,但在小草的配合下,风华摸到了她的脸庞。

  “这些年来,你也辛苦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