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功亏一篑

风姿物语 罗森 7068 2005.05.09 21:20

    金鳌岛上,公瑾正在主控室内操作着机械。自从下令轰击中都城后,公瑾就鲜少在属下面前出现,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待在主控室内,做着不为人知的工作。

  这情形并非特殊,自从耶路撒冷战后,他就把多数时间都用在主控室内,只不过随着时局的演变,越来越难得与部属们接触的他,给人的一种冰冷印象,就是他什么人也不相信,在武功越来越高的同时,也孤独地封闭着自己。

  至于公瑾究竟在主控室里忙什么,利用那些远超现代技术的科技仪器做些什么,这点没人知道,也没人关心,成了最不为人知的一点。

  不过,身在主控室内的公瑾,却远不如部属们想像中的那么冷静,甚至与他这段时间表现出的冷漠大相迳异,额上淌着汗珠,全神灌注地看着仪表板,注视着周围左右几十个萤幕的画面变化。

  金鳌岛的功能所在,并不只是用于作战。希望成为神的人类,即使是远古时代也所在多有,太古魔道的技术,帮他们完成了这个理想,这座科技岛屿上的各种仪器,纪录与传送着风之大陆上的许多讯息,再由中央系统进行演算与预测,只要在这个主控室里,操纵者便几可如神,全知全能。

  此刻,公瑾的全副心神都集中在周边萤幕上,想从这些画面里头,找到他急欲知道的几个讯息。

  “该死的石崇,究竟藏到哪里去了?”

  香格里拉大战后,石崇就整个消失了踪影,与多尔衮一起销声匿迹,似乎知道公瑾会利用金鳌岛寻找一样,深深地躲起来,不想在这时候成为公瑾的目标。

  金鳌岛的监测系统近乎全知,但要在这片辽阔大陆上找寻一个人,仍是有若大海捞针,虽然公瑾很轻易就可以找到石崇手下的部队,还有那些矢志追随石崇的部属,但石崇却早就抛下他们,独自隐藏起来,让公瑾无迹可循;除此之外,石崇不是兰斯洛,即使杀光他的手下,他也只会在暗中额手庆幸,不会因此现身,此法行之不通。

  但尽管如此,公瑾对石崇的搜索却并未放松。这几天他一回到主控室内,就操作仪器,搜寻着石崇的下落,希望能够在炮击计划实施之前,先把这个阴谋份子给找到。

  “……绝不让你有机会渔翁得利,石崇,这次你别想称心如意!我一定会把你先干掉!”

  喃喃说着只有自己听见的声音,公瑾再次与外头联络确认,从朱炎亲口做的报告中,他得知中都城并无异动,而眼前的几个萤幕,也播放着相似的画面,尽管城内乱成一团,不过四方城门并无异动,没有人尝试逃跑。

  “只要不离开中都城就行了,再等一天半……”

  看着中都城内熟悉的景物,公瑾忽然觉得眼前的画面有些模糊。起初,他以为是萤幕的状况不良,但当一股晕眩感觉随之出现,他才明白那是自身的问题,这几天累积的疲惫一下子涌了上来,让他开始用手撑着身体,尝试度过那阵令他不快的晕眩感。

  就算练成绝世武功,人仍是受到肉体的限制。以公瑾的绝顶修为,就算连续三月不饮、不食、不眠,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但是当焦躁心情与沉重压力影响到肉体,任他武功通神,也无法消除那一再浮现的不适感。

  (还不到该休息的时候,还有很多的工作没有完成……)

  公瑾深深呼吸,让一口真气缓缓流转全身,把那些晕眩感觉压下,这时,诸多萤幕中的一个发出刺耳声响,让他立刻转头侧望。

  那是他抵达中都之前就发出的一个讯息,在来到中都之后,又连续好几次发出同样讯号,尝试联络,可是每一封讯息都仿佛石沉大海,没有得到回音,让他相当气馁,以为没有希望,结果终于在今天得到了回讯。

  没有丝毫延迟,公瑾立刻阅读所收到的讯息,每看一行,他的表情就凝重了一分,尤其是当他看到“昏迷”、“病危”之类的几个字眼时,他的拳头更是握得死紧,知道自己原先的计划已经失败。

  “可恨天不假年,居然在这种时候……”

  本来尝试的那个打算,在来得及实施之前,就已经宣告破灭,公瑾虽然觉得扼腕,但也只有重新修订计划;不过,在他正为着这个最新挫折而叹息的时候,一丝警兆让他惊觉自己的疏忽。

  “胭凝吗?你怎么进来的?这里的保安措施应该比外头严密许多。”

  “严密不到我头上。你会的结界与封印,我全都会;你所不擅长的术法,我也很熟,刚好拿来摆平你的这些机械。”

  回身凝望,胭凝就站在主控室的门口。无声无息地到来,仿佛她一早就已经身在该处,公瑾甚至不确定她来了有多久,不过,纵然发现她的到来,公瑾也没有出手的打算。

  之前的数度交手,胜负之数已经分得很清楚,胭凝虽有威胁公瑾的实力,但若要说独力战胜公瑾,那却是绝对不可能,而公瑾虽能凭靠本身力量压住胭凝,但却对她诡变百出的奇门遁甲束手无策,尤其是当她把一些诡秘的古老魔界咒术、武功,与白鹿洞武技相结合后,常常衍生出一些不合常理的变化,让公瑾无法准确防御,也因此总是拿她没有办法。

  分不出胜负的战斗,不战也罢,但胭凝这样的现身,应该不会是为了聊天而来,公瑾就静静地等着,看看胭凝想要说些什么。

  “你不问我雷因斯人藏在哪里吗?”

  “没有必要问。雷因斯人一定藏在中都,如果推测得没错,多半还是在青楼联盟的相关范围,但有你的奇门遁甲掩饰,我无法用天心意识搜索他们,金鳌岛一秒四百八十次的来回扫描,也查不出他们的所在,所以我不用搜索,反正当我炮轰中都的时候,他们全都会像水沟老鼠一样地跑出来,到时候再逐个处理就行了。”

  “真是好大的口气。这么说,你现在还是把雷因斯人当成死对头?”

  “战场上,想要我性命的那一边,我作出针对性的敌对选择,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吧?”

  “那你的部下呢?你也把他们当成了敌人?听说你最近都用高压手段管制手下,逼他们参与你轰击中都的计划,你不是喜欢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干吗?怎么这次居然转了死性,拉旁人一起干了?”

  “有些工作一个人处理不了,自然需要旁人合作。”

  冷淡地回答一句,公瑾却不是没有反应,在与胭凝说话的同时,他眼光改瞄向旁边的几个萤幕,确认中都城内的状况,跟着还不放心地以天心意识再扫描一次,发现中都城内骚动如常,人数并没有变化,这才安下心来,再次面对眼前来意不明的故人。

  “你在看什么?哈,是啦是啦,只要中都城内仍然有骚动,就代表人没有离开,所以你这几天不但不维持治安,反而放任中都城陷入混乱状态,周大元帅的算盘真是响亮,哈哈哈~~”

  不用解释,公瑾也听得出胭凝的嘲讽意味,这点他不打算辩解什么,只是身上淡淡散发出一股压迫气势,让胭凝明白自己没有时间说闲话。

  “没有耐心了吗?好,我们就来谈谈正题吧……首先,我要澄清一件事,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但槿花之乱与我无关,忽必烈为什么在那时高举叛旗,连我也不知道。”

  “什么?”

  公瑾对这回答觉得错愕,因为当时查阅联络纪录,胭凝与忽必烈在槿花之乱前后,确实有过频繁联络,尽管无从得知他们的谈话内容,可是众人一直确信,是胭凝鼓动忽必烈发动了叛乱,因为胭凝本来就对艾尔铁诺政权、白鹿洞势力没有好感,这点与槿花之乱的声讨目标不谋而合。

  “忽必烈和我没有私交,只不过……他在妹妹过世后,找不到一个对象可以谈话,所以偶尔会和我聊聊故人而已。”

  公瑾为之默然,在小乔逝世后的那段时间,很多人的心头都不好过;想要找人谈谈,但真正了解小乔的人却太少,自己和忽必烈在鬼夷之乱也少有联络,他的孤独感觉,自己感同身受。

  “槿花之乱时,我问过他为何要做蠢事,他没有回答过我,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叛乱的理由。不过在一段时间后……大概是唐国事件那时候,我收到一封来自武炼的密函,是忽必烈发给我的传书。”

  公瑾的目光顿时锐利起来,像他这类处理黑暗工作多年的老手,都很明白一个事实,往往越是保密隐藏的东西,在职业好手眼中越是有迹可循,结果反而三下两下就把机密事物找出,所以换做是自己,就会像忽必烈一样,把最隐密的东西,用最平凡的手法送达。

  比如说,一封整整迟到了十七年,在整个槿花之乱逐渐沉寂,秘密都被淡忘之后,才被送来的平信!

  公瑾想问想问胭凝,信里头到底写些什么,但他的智慧马上就推测出事实,因为以忽必烈的智慧,既然动了这手法,肯定不会直接把秘密写在信中,以防止无可弥补的错误,里头肯定只是写着一些简单、却只有胭凝知道的秘语。

  “忽必烈的信里头,要你去什么地方找东西?啊!他要你去武炼!”

  唐国事件后,胭凝离开白鹿洞,前往武炼,当时众人只以为这正是她涉及槿花之乱的证据,但照胭凝所说,她必定是为了信中所言的讯息,前往武炼寻找秘密。

  “忽必烈到底藏了什么秘密?”

  以胭凝的自傲,既然会主动提起此事,为本身辩解,那就不会隐藏最后的结果。然而,胭凝的答案却仍令公瑾吃了一惊。

  “我不知道。”

  “你的意思是……”

  “就是我不知道。东西是藏在花果山下,我去的时候,早已被人发现,密函连同盒子一起毁去,我还中了伏击,那个人没有露出面孔与身分,但武功很高,使的是天位力量,我靠奇门遁甲勉力逃出,便接到了你的讯息。”

  记忆倒流,当年的情景依稀如在眼前,公瑾还记得自己奉了陆游的命令,来到花果山的银杏树下,约见胭凝,心里满是焦躁与急切,生怕一击不能得手,以胭凝之能,双方势必有一场剧斗,若是让她走脱,下次由陆游亲自出手,就未必能保住她的性命。

  结果胭凝在峰顶现身,气喘吁吁,面色苍白的样子,明显有问题,但心急的自己并未留意,只是诱来不疑有他的胭凝,趁她戒心松散的一刻,重重一掌击向她后脑!

  以胭凝的武功,那一掌虽然能伤她,但不至于有大碍,只是便于把人弄昏了,好放入地下冰棺封印;可是,如果当时的她已身负重伤,那一掌……

  “你……你没事吧?”

  纵然戴着面具,但公瑾的语气中流露一丝急惶,焦急之情溢于言表,难得地表露了情感。虽然……他自己很快也明白,事隔多年,如果有事,今天胭凝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如果有事,今天我就不会在这里和你说话了。当初你一声不响地出手,让我的头痛了好久,这笔帐我一直想找你好好算算……不过,今天听你这样说,我总算好过了点。”

  胭凝幽幽道:“快十年了,十年前就该告诉你的事情,因为你那一掌,拖延到现在才能说。怎样?我的话有可信度吗?你觉得偷袭我的会是什么人?”

  “不敢肯定,也没有证据,但以直觉来说,就算不是石崇,也是他派遣的刺客。”

  公瑾的推论并非无的放矢。十年之前就拥有天位力量的高手,屈指可数,那人既能以天位力量暗算胭凝,必然是当今世上的有数高手;雷因斯一系的高手没理由偷袭胭凝、涉入槿花之乱,那种偷袭的风格,倒是与石崇很像,更别说涉入槿花之乱最深,甚至成为忽必烈垮台主因的,就是石崇本人,出手强夺忽必烈的遗秘、暗算胭凝,这些都不足为奇。

  “石崇吗?这个推论与我的猜测相符,早晚有一天我会去找他算帐的,不过,我们先来算算我们之间的老帐吧!我今晚对你说了这么多事,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有什么好说的?难道你认为我会对你求爱吗?都这把年纪了,少做梦了!”

  “嘿!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坏嘴巴人妖,但是你说得也没错,我要听的确实不是那种事,而是……类似四大元气地窟的能量失控,影响天地元气释放,连锁引发各式天地大变,情形持续恶化,即将造成这块土地全面崩解的问题。”

  “有趣,你从哪听来这可笑的谣传?”

  “谣传?你还真是死不认帐,难道你以为除了金螯岛之外,世上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得到情报?只要是天位术者,直接与地脉连结,听取地脉中的声音,这块土地上正发生什么变化,全都一清二楚。”

  胭凝缓缓道:“只不过,就算知道,没有你金螯岛的电子系统,普通的人脑只能察觉状况,根本计算不出解决的办法,因为这已经超越了人类的能力,不,只要是生物,不可能有那种计算力的。那么,拥有金螯岛系统的你,推算出该怎么解决问题了吗?怎么让逐渐崩溃的这块大陆,再次回复能量安定与平稳?”

  面对堪称是当今风之大陆上的最大秘密,公瑾沉默无语,但是面具之下的眼神突然变得深邃,藉此掩饰心头的动摇。

  本来他就认为胭凝很难对付,尽管这些年自己对敌百战百胜,事事料敌机先,可是过去与胭凝联手合作时,不管自己要做什么,几乎从没能够瞒过她;这与智慧无关,只是双方长久合作培养出的默契,太过了解彼此,要瞒她什么事情,可比朱炎难得太多。

  然而……

  “不靠你的异能,也可以知道那种事吗?”

  “太抬举我了。有些东西,不必接吻我也知道,但是有些秘密,不去试探人心的话,是挖不出来的。好比说,我就不太能理解,你为什么用这么高压的统驭手法,去逼反你所剩无多的手下,这并不是你的作风,而实际效果也……”

  胭凝说出的话语,公瑾突然有点听不清楚,因为他的心神分散到其他事物上。正如胭凝对他的了解一样,他也非常了解胭凝的一举一动,此刻就他看来,胭凝的说话有些不自然,似乎在隐藏些什么,或者该说是……拖延些什么!

  刹那之间的警兆,让公瑾一下子清醒过来,不再理会胭凝的说话,转头把视线放在几个萤幕上,凝神细看,片刻之后,他从画面之中发现了不对。

  如果是普通人,一定不可能发现的,但公瑾这几天以来,几乎不曾松懈过对中都城的监视,所以他马上就认了出来,目前所播放的画面,正是昨晚曾经看过的景象,换言之,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在看着昨天晚上的中都城。

  那现在的中都城呢?正发生着些什么?

  “糟!中计了!”

  没有在这里多停留片刻,公瑾刹那间飞身离开主控室,迅速打开沿途的各个闸门,用最快速度赶到金螯岛最上层,以实际肉眼观视下方的中都城。

  在飞身赶路的过程中,公瑾以绝顶天心意识进行扫描,所得到的讯息,仍是千万市民好好地待在城中,没有移动迹象,只是他也大致明白,这个扫描结果未必正确,因为之前胭凝就能够躲避他的扫描,在天心意识的搜索下隐形,如果这个技巧能延伸施展,自己的天心扫描就不再可信。

  斋天位的意识扫描,精准程度举世无双,照常理说,不可能有什么力量能对之干扰,更别说是掩护整座城池这样的大范围干扰。不过,当公瑾以自己的眼睛确认,他却不能不相信这个事实。

  火,仍在炽烈燃烧;城中仍布满着肃杀之气,居高临下望去,只见城中黑影幢幢,无数人影在街头摇摇晃晃,乍看之下,几乎以为是中都城的百姓全都走上街头,可是定睛凝望,就会发现那些行动迟缓的黑影,并非真人,而是一个个的草人。

  纸扎的草人,与真人同高,内里藏了符咒,作为驱动的媒介,引入中都城地下法阵的能量,让草人活动,但却只能作着很呆板的动作,在几步之内的小范围活动。

  只要肉眼一看就能识破的东西,可是当人们不是亲自去看,仅是单单凭着天心意识、灵觉感应,反而就会被这些东西给愚弄,错以为真。当年九州大战,白鹿洞前辈曾以此法,在漫天大雾之中迷乱魔族攻击方向,从旁奇袭,成功狙杀魔族皇子,如今靠着胭凝的奇门神术,当日的草人阵扩大千倍规模重现。

  公瑾目睹这幕光景,只是略微一呆,脑里马上回复清醒,思索着目前的问题。

  (人呢?整座中都城里千万民众,都到哪里去了?就算他们可以躲过天心扫描,也不可能刹那间全部消失。魔法吗?不可能,这么大规模的物理移动,就算真的有人能作到,我也不可能毫无所觉……)

  脑里的念头此来彼去,公瑾瞬间掌握到事实,虽然他对朱炎和旭烈兀进行的秘密工程毫无所知,可是稍一推测,他就晓得问题出在哪里。

  “地底……有隧道?”

  天心意识迅速扫描过地底,受到地下法阵庞大能量的影响,公瑾一无所获,可是心中推断却肯定出事实。

  “……不可能这么快就全部出城,半数以上肯定还在地底……顾不得了,现在就得把他们轰出来……”

  公瑾的独臂飞快扬动,开启金螯岛上的防卫炮塔,把目标瞄准中都城的外围,预备连锁射击,但在他要下最后指令的时候,一股雄浑掌劲沉稳兼备地拍击过来,事先毫无预兆,令他扬臂挡架,中止了发炮的指令。

  “喂,把我一个人丢下,想要去哪?”

  “胭凝,你……”公瑾眼中闪过了然神色,“你是帮雷因斯人来拖延我的?”

  “现在才发现,太晚了。”

  胭凝长笑声中,一掌拍击过来,五岳神雷的雄沉掌劲、毫不保留力气的打法,让公瑾不得不凝神还招,暂时无法分神管理金螯岛。

  “胭凝,这么做是为什么?是你提醒我水的问题,既然我是做正确的事情,那你为何要在这时拦阻我?”

  “正确与否,看你怎样去定义,我不必和你相信同一件事。”

  胭凝与公瑾一时间紧密缠斗,公瑾却察觉到另一个严重问题。过去他与奇雷斯作战时,曾经一边作战,一边指挥金螯岛,但此时自己与胭凝动手,分神下着许多命令,却无法得到回应,这解释只有一个,就是有人在金螯岛内部修改系统,与自己相抗衡,换言之……

  (果真是你啊……朱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