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恶魔岛屿

风姿物语 罗森 8602 2003.04.21 13:40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二月雷因斯外海西西科嘉岛

  位于雷因斯外海东北方的岛屿群,名为西西科嘉群岛,其中面积最大的主岛,就是风之大陆上无人不知的恶魔岛。

  九州大战后,连结人魔两界的空间隧道,都已经被封死,仅余下几处由于天然地气、磁场的强烈异变,无法以人力封闭的洞穴,持续作为人间界与魔界的联系,其中最具规模、最大的一个,便是西西科嘉岛上的恶魔洞窟。

  激烈的地脉阴流、磁场波动,在这巨大、深邃的洞窟中来回撞击,迸发出来的能量流,能将任何试图封锁的结界与魔法瞬间摧毁,根据魔导公会在九州大战前做的秘密调查,他们认为这是当初神明创世时,一处废弃的能量储存地,换言之,倘使一切成功,这个洞窟应该像传说中的四大地窟一样,具有储存风之大陆上自然能量、调节磁场变动的功能,只是不知道受了什么破坏,最后就变成这样一个预计之外的境界通道。

  这么深奥的道理,大多数人自然不会懂,他们只知道,有大批的魔物不断从这洞窟来到人间,伤人毁物。为了防止这样的破坏波及风之大陆本土,雷因斯。蒂伦在恶魔岛外张设强力结界,不让千百魔物离岛,更调派国内最精锐的五色旗,长期驻守于岛上,与试图冲破封锁的魔物激战。

  人头鸟、骷髅怪、食人魔、哥布林……这些自恶魔洞窟中出现的异类生物,在五色旗的专业眼光里仅能算是魔物,尚不够格称为魔族,事实上,真正的魔族已经将近两千年之久未曾现身于西西科嘉岛了。不过,当这些异生物成千上百地一次冲出来,那场面非独是有震撼性,光是想一想该如何阻挡,就让岛上的佣兵部队感到一阵恶寒。

  自从岛上成立佣兵部队之后,五色旗就已经减少了工作量,把不少第一线工作交给这些薪资低廉的外来者,更由于五色旗本身的保密、高度效率,以至于佣兵部队往往只能看到五色旗出动之后,遍地残尸的战场,没能目睹战斗过程。

  在恶魔岛上生存绝对不易,自恶魔岛的佣兵部队退役,回归大陆本土的战士,之所以能一亮出服役证明,便技惊四座,广获各方骑士团以高薪厚酬邀请入团的理由,就是因为佣兵部队的淘汰率、死亡率奇高,平均十个入团的新人,在第一天就会少掉三分之一,之后逐次递减,能够安然活完三年役期,获得认可证明的,不过是一两个人而已。

  来到恶魔岛上,与其说是参与战斗,不如说是玩一场生存游戏,每个人都凭着自己的武力、智力与胆识,竭力在这终日血肉横飞的残酷环境生存下去。

  这是一直以来大陆人民对于恶魔岛的印象,不过,这印象却在最近有了改变。这项改变的源头,是身在稷下的兰斯洛,发布五色旗撤防恶魔岛的命令,此举令得风之大陆百姓惶惶不安,以为世界末日要到了,但是恶魔岛上的佣兵部队,却因为对外通讯不易,完全不晓得这个消息。

  他们只知道,那天,有一个貌不惊人的新手,配着一把无鞘钝刀,背后背着一个装了过百本经书的大包袱,活像个落魄的推销员,引人侧目地申请加入佣兵部队,跟着就从那天起,许多维持了两千年的纪录相继被打破。

  首先,佣兵部队的成员,别说兽人,就连半兽人也从来没有。远在西南武炼的他们,会万里迢迢地赶到大陆东北外海,来参加低薪水、低阵亡抚恤的佣兵部队,本身就是一件荒唐的事,因此,当佣兵部队的长官,看到这样一名新人混在一堆报名者中,着实为之讶异不已。

  报名表上填的名字是王虎,由于本人的懒散个性,字迹写得歪七扭八,殊不符合其响亮称号。而对于这个罕为人知的本名,众人自是瞠目不视,虽然说从姓氏与种族上,推测他可能与王字世家有关系,武功或许值得期待,但当他真正出手,那情形仍不是一句震惊所能形容。

  一切就像是风……

  这是佣兵部队共通的印象。那天,当大批魔物自洞窟中飞啸而出,佣兵部队排好阵势,预备冲杀上去,老手们相互嘲讽一副紧张表情的新兵,估计今天晚餐只要准备一半就够的时候,呼呼风声忽地在每个人耳边响起。

  不是那种轻轻拂面的细微春风,这阵忽然激起的高速气流,像是数个飓风朝同一个方向合并发威,强烈而急劲的强风,瞬间迫得人人睁不开眼,踉跄后退,整支队伍乱成一团,隐约只看见前方有道人影,乘着强风所造成的高耸气浪,像是与风同游一般,随意挥动着手臂,而阵阵激流刀风,便随着他的挥手,席卷整片天地……

  佣兵部队的军官,多半都是来自白家。能在恶魔岛上待这么久,自然不是无能之辈,但在这股千里疾风之前,也只有闭眼后退的份,心中更是不胜讶异。

  寻常高手要激起掌风、拳压,并不稀奇,白家的压元气弹就是此类武功,但这阵夹带刀气的罡风,虽然直若扑天盖地,势无可挡,但却非常地自然,吹在身上也没有任何刮肤如刀的痛楚,反而极是柔和,曲折转圜,自在如意,每一处微小地方都流转无碍,足见力量控制已到达炉火纯青的颠峰。

  而当众人觉得风声停息,能够睁眼视物后,打量眼前的种种,则是难以置信地瞪着遍地的魔物堆积老高,单是数量就已经数百近千,外表没有半点伤痕,内里也没有受到伤害,大部分甚至意识清醒,只是无法动弹,不住发出各种怪叫,在地上滚动挣扎。

  眼前的情形和被点住穴道类似,但每个人都知道,这些非人生物身上,并不适用正常武术中的点穴,到底出手之人是如何在不伤到他们的情形下,将这些魔物全数给定住,这委实是匪夷所思。

  当天,恶魔岛上“入队新人在第一天肯定阵亡三分之一”的定律,就此被打破,不仅如此,自那天以后,佣兵部队罕有地不用每周开哀悼会,事实上,别说阵亡、受伤,他们根本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看着一式式传说中的神技,在眼前施展。

  力与柔,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就在这人的刀里全数包含,推到极限。这样的刀术,除了天刀之外,更有何名能够匹配?

  “请问……您与王字世家的王五家主,如何称呼?”

  对于这个问题,自成名后就一直被人叫错名字的当事人,有些困扰地抓抓头发,点头道:“武炼人并没有用数字来命名的习俗,王字世家的族谱上,也没有一个叫这名字的。不过,你说的那个人,嗯……大概就是我吧!”

  这个回答所引起的震撼,可不是简单就能了事的,特别是当时还忙着与稷下联系,要取得家主和最高领袖的指示,裁决三小姐驾崩后如何处理眼前变局的五色旗总部,在听到这消息的时候,等若是被凭空投下一颗大炸弹。

  五色旗虽然强,但在没有天位高手压阵的情形下,并不足以抗衡“天刀”王五这样的强者,换言之,他在恶魔岛上根本就可以为所欲为,不受控制。若是他发现了五色旗的秘密,那里之白家的存在,就会整个曝光出去,若是他直闯外岛的太研院本部,发现里面正在做的各种邪恶实验,白家……甚至整个雷因斯,都有可能变成大陆公敌,可能不出三天,那位避世多年的月贤者大人就会亲临此地,将一切不该存在的东西摧毁殆尽。

  但是,人家远来是客,又是有着无比正当的理由,五色旗无法也不可能将这位强人驱逐出岛,或是秘密干掉,在一阵忙乱后,由家主亲自裁示,满足这位外来客人一切需求,将之奉为上宾。

  白无忌看得很准,远道而来的王五,仅是单纯为了一探西西科嘉岛上的情形,虽然察觉五色旗的动作诡秘,似乎有什么不对,但是为了不多惹事端,也就不多加干涉,在这一点上,白家人或许应该庆幸,个性闲散的王五,并不是一个有着强烈好奇心的人。

  有了这样一位强者压阵,佣兵部队的工作量大减,除了厚着脸皮,每日央请王五指点武功,剩下的时间,就充当搬运工,将每日被击落下来的魔物中低智能、无法理解人言的那些,一一送回恶魔洞窟,直接扔回家去。

  至于有智能、可以理解人言的高等魔物,情形就比较悲惨了,虽然得以免于一死,但是所面对的处境,或许反而让它们觉得死了还比较痛快……

  “……基于以上的理由,我不同意”某些生物生而就带有侵略性和伤害性“这种说法,即使大家的种族不同,但只要能相互沟通,应该就可以理解对方,和平共处吧,大家认为呢?”

  “……嗯?你说因为要吃东西,所以才袭击人?这样就不对了,如果是肉食性生物当然不好勉强,但是在座的各位都是杂食性生物啊!即使吃素,也可以生存下去吧,青菜并不难吃,只吃肉类对身体也不好,这样吧,我们从今天开始来试试看吃素。”

  “……嗯?你说人肉比较好吃?不想改变?嗯……我不想说你不对,不过这个想法的本身是有些问题的,我现在念一段经书,大家想想看,然后我们再来讨论……”

  自从王五到来,恶魔岛上就出现了一幕奇景:数百头形貌凶恶的魔物,围成一个又一个的圈子,在这个圈子的中心,则是一个盘膝坐着的汉子,由旁边的经书堆中拿出书来,不厌其烦地讲解和平理论。

  远自九州大战之前,人间界与魔界的生物相遇,都是毫不问理由地就进行杀伐,这样的过程反覆数千年,人们都以打倒魔物为英雄的殊荣,就他看来,实在是厌烦的举动。

  出身于半兽人、兽人遍布的武炼,加上自己也非人类,王五的眼界与想法,比一般人类宽广得多。在他的观念里,这些魔物与自己同样都是生命,只是因为出生于魔界,彼此立场不同,才造成了战争与对立,若是能够沟通,协调彼此的不合,应该也是能够和平共处的。

  这想法未必正确,只因之前从来没有人做过。与其继续待在大陆上,忍受着毫无意义的权力争霸,王五决定到恶魔岛来,试着将这想法付诸实现。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这条路的尽头是什么,王五都有很长的一段旅程要走,对他如是,对那群心不甘情不愿,被逼着听经、吃长素,如同生活在地狱中的魔物亦然。

  就在这群吃素的食客逐渐增加数量、五色旗的主事们苦笑着将丧葬费转为伙食费时,恶魔岛上又出现了新的访客,与上趟背着大包袱来到的王五相同,这位访客也同样让港口的管理员看傻了眼。

  同样也是好大一件行李,足足两人高的大木桶,宽度也需两人合抱,内里盛满金黄色的酒液,重量惊人,酒香更是满溢。行李的主人,是一位任谁一看都会浑身炽热的绝艳丽人,要不是亲眼见她行若无事地托着这样一件庞然大物,以轻功渡海而来,说不定还会有些太久不见女色的家伙,过去讨个几句便宜。

  这位丽人来到岛上的用意,不是为了加入佣兵,只是单纯地找人,而当看到她亲腻地与丈夫相拥,所有观众在欣羡之余,不禁也泛起一股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

  为什么这样绚烂的美人,当初会看上这样平凡无奇的男子?这个问题,据说迄今仍是武炼的一个谜,就连昔日的“武霸”忽必烈都为此扼腕不已。

  “喂!你在这里到底还要呆多久啊?把这么漂亮的老婆一个人丢在家里,小心她空闺寂寞,一个放荡起来,让你头上戴满绿帽。”

  “这个嘛……我个人是比较同情那些情夫啦!每天要当你的拳靶肉垫,白天揍完不算,晚上睡姿又不好,不但会打呼抢被子,抢不到的时候,还会自动用天位力量踢人下床,这样算一算……他们大概没过几天就尸骨无存了。”

  “你这乌龟!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老婆?”将丈夫手中的酒碗抢过,一口饮尽,公孙楚倩皱眉道:“就算是义务帮忙,也该够了吧!看看这些资料,你那个师弟实在是大有问题。”

  王五正在看着妻子所带来的各种资料,里头清楚叙述了兰斯洛在稷下的种种作为,其中有七成以上,都是笨拙或是足以列入丑闻的事迹,但通篇看完,他却只是微笑着,瞧不出有任何的不快。

  “其实,我一直觉得,不但你这个师弟有问题,你整个师门都大有问题。当初皇太极传你武功,照我看就没什么好心,不然他为什么传得……”

  “不用担心,这些东西我都有分寸。”简短一句,王五截断了妻子的劝阻,道:“还有,不要一直往那边看,那座山的后面,是五色旗的驻扎总部,外人不许进去的。”

  “鬼鬼祟祟,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我们一起去看看怎么样?”

  “人家既然不想让我们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去揭开它呢?这样会让人家很困扰啊!”王五摇头道:“既然是为了帮助我师弟而来,我不想给他造成任何困扰。对了,这个消息很有意思,花家总堡大火,是怎么回事?”

  明知丈夫是在转移话题,公孙楚倩亦只能点头道:“就是前两天,北门天关那边有骚动迹象后不久,花家总堡发生大火,对外是宣称意外失火啦!但组织那边的情报是说,被一个敌人闯进去杀人放火。”

  “一个人?是天位高手?”由于妻子与青楼的特殊关系,他们夫妻手上向来不缺各种机密情报,对于这人的身分,王五也已经心里有数。

  “应该是吧!最后是四铁卫的花残缺、郝可莲忽然现身,与对方交上了手,才逼退了敌人。听说双方都受了点伤……”说着,公孙楚倩目光一亮,喜道:“以一敌二,还能打成平手,这家伙武功不错啊,好想干一架试试看……”

  “那你可得费些功夫了,现在将他列为决斗对手的人,长得可以排到海外去……”王五笑道:“委托你查证的那件事,有了结果吗?”

  “传闻中有白家人尝试修习五极天式的消息吗?是有一些进展,可是意义不大。”

  自从白起出关,在恶魔岛上的王五虽然没说什么,但却私下委托妻子调查相关资料,希望能给师弟一点帮助。在青楼联盟的纪录里,曾有白家人尝试修练传说中的五极天式,并将之转为武学,以纪录上那人的年纪来看,有可能就是现在的白起,问题是,他成功了没有?

  “五极天式之所以被称为魔法师对抗天位的最后秘技,除了它本身的强大威力,最主要的理由,就是没有魔法基础的天位武者,绝对不可能练成。根据组织的研究,基于某个我们所无法掌握的理由,我们认为基本上天位力量与魔力互冲,以至于连三贤者那样的修为,虽然能修习魔法,但没能练成五极天式。”

  公孙楚倩耸耸肩,道:“所以,如果那么容易就可以把五极天式转成武学,我们早就作了……”

  王五点点头。这该是个很好的解释,要论起魔法修为,九州大战后没有人类能及得上三贤者,但世所共知,三贤者中并无人能修成五极天式,反而是武炼的一名武术修为连地界中下级都算不上的小辈,颜龙静儿,将之完成,这里面应该说明了一些事……

  “正常情形当然是这样,不过,毕竟是白家人啊……”

  在世人眼中,白家早已没落,但唯有清楚白家过往的人,才会始终对这一系血脉维持敬意。尽管在私德上大有问题,但千百年来,这个世家的历史上,没有不可能的事,任何的常规对他们都没有意义……

  “把这消息传过去吧!不管是真是假,如果在完全不知道的情形下吃上大亏,那就太冤枉了……”

  在王五的委托下,公孙楚倩预备将这条得来不易的情报,转传给身在稷下的兰斯洛。

  “不过,我还是很不喜欢这样啊……”公孙楚倩凝视着丈夫,语气转成了少有的严肃。

  “你这师弟,我总觉得有些心术不正,你这么义无反顾地帮他,难道就不怕自己有一天会后悔吗?”

  被迫与自己立场一致,妻子是有权表示不满的。对此,王五轻抚着妻子的脸庞,微笑道:“嗯……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也很想知道……”

  端视妻子微带哀凄的眼神,能回答这问题的,既不是眼前的她,也不是人在稷下的兰斯洛,而是已成为故人的一名英雄。

  当初……在鹏奋坡上分出胜负的那一刹那,你,有没有后悔过当初你我结义时的誓言……

  虽然处于战事频仍的状态,稷下的报业、杂志行业是一点也不受影响,发行号外的速度奇快无比,绝对第一时间把各式各样的名人丑闻送到读者面前。

  兰斯洛所说的话,被忠实纪录,成为报刊头条,虽然只有寥寥数语,但是配上旁边的数幅全彩相片:领口被撕裂,紧紧用残破衣衫遮住裸露胸口的少女,面上满是惊惶之色,眼角泛满泪水,左边脸颊高高肿起,淤青颜色明显可见,又是愤怒、又是伤心的疑问眼神,看着身前一副嚣张跋扈姿态的男人,作着无言的质问……

  单是这一幕,就已经说明一切,任谁都不会怀疑,向来就恶行恶状的兰斯洛亲王,确实就是这一切事件的罪魁祸首,利用少女的纯真与善良,心怀歹念地诱骗于她,使她成为最无辜的受害者。

  根据上头的报导,兰斯洛本来还欲趁着地方偏僻,对少女施暴,只是被记者和太研院的研究员们所撞破,这才悻悻然地掉头就走,毫无悔意地以天位力量飞离现场。整个报导的最后,还附上一张全彩照片,那是披上组员们递来的上衣,在镁光灯下泪眼斑斑的爱因斯坦博士。看她那么一副伤心的样子,任谁都会感到同情,并且相信她的无辜。

  可以想见,在事实真相公诸于大众后,累积多时的民怨将会爆发,全数涌向邪恶的施暴者,并且乘着这股民怨所激起的勇气,将会有人民代表递书予兰斯洛亲王,要求他签署退位宣告,离开雷因斯。

  对于这些,当事人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真是的,什么叫畏罪而逃,有天位力量的人需要干这种事吗?我如果真的要非礼小丫头,难道就不会先把你们这些碍事的全部杀光,然后再上吗?用得着畏罪而逃?你们应该庆幸是撞到我,不是撞到白家老大或李老二……”

  看着手中的号外新闻,兰斯洛直叹着气。原本是以为有大堆太研院的研究员来到,让他们看到这一幕,就会同情爱菱,让她可以高枕无忧地继续待在太研院,怎知道不但研究员来了,还有大批手持相机的记者,把自己的丑态全数拍照存证,公诸于世,这下可真正是糗大,要是号外号到北门天关去,让妹妹以为自己居然落魄到对弱女施暴,那就真正是不用作人了。

  “唉……没办法啦,打包、打包,准备被驱逐出境吧!”

  一面叹气,兰斯洛一面作离开准备。事实上,除了一口风华刀和身上的衣服,他也没什么东西可以带走。象牙白塔早给轰成平地,现在住的地方是白德昭所有,多带了什么,反而会给人多讲闲话。

  小草比较伤脑筋。虽然说幽灵没行李,不用打包,但却有一堆无形的责任。随丈夫离开雷因斯后,魔导公会主席的位置,大概就要让出来,然而,一时间却找不到可以接手的人选,又联络不上梅琳老师,很是麻烦。至于雷因斯宫廷本身的各种机密与资源,两位兄长比自己还熟,横竖他们两人避不见面,自己就不必多事担心交接问题了。

  “开溜以后,有很多麻烦事就不必做了。不必指挥城防,不必担心白天行用太古魔道兵器轰城,也不必担心白老大高兴起来又大洗礼一次……”等待着宫廷大老们的通知,兰斯洛已经开始往后的生涯规划。

  “等会儿可以委托青楼联盟传个讯上恶魔岛,告诉我师兄可以回家了,一个人呆在那里怪无聊的。嗯,离城以后先去北门天关,路上可以和有雪会合,再把老三和妮儿都带在身边,五色旗就回恶魔岛去吧,然后我们去自由都市接枫儿,休息一下,再来决定往后要干什么……”

  兰斯洛屈指算道:“我、老三、妮儿和枫儿,我们就有四名天位。有老婆你的鬼点子,加上老三一肚子的坏水,不管走到哪里都很吃得开,即使回艾尔铁诺当强盗,应该也没人挡得住了,如果学李老二那样直闯王都,虽然我们没他那么有气势,但这么多人一起上,要轰掉中都该不成问题,然后……”

  忙碌着手边文书工作,小草仍倾听着丈夫的说话,只听他然后然后说了几句,似乎仍然想不到该说什么,方自一笑,却忽然冒出一句惊人之语。

  “嗯,然后我们就到杭州去……”

  “去杭州?为什么?”

  “那是我们相识的地方啊!趁著有机会,去那边度蜜月,你不觉得挺理想的吗?嗯,带着一堆碍事的家伙度蜜月,是有些不便啦……”

  当丈夫的第一句话出口,尽管是幽灵之身,小草刹那间却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跃出胸口,急忙用理性抑制住险些脱缰而出的情感,告诉自己,丈夫仅是说着那段存在而非实在的记忆。

  “不过,既然到杭州去,那就顺道上山去看看死老头吧!他孤零零一个人被扔在山上陪猴子,搞不好比师兄还可怜……”

  说这些话的时候,兰斯洛偷瞥着小草,似乎对于这个主意甚是腼腆,刻意装作行若无事。

  “在艾尔铁诺的日子、在雷因斯的这一段大闹,最后是没有什么成绩,不过也算是轰轰烈烈干了一堆事,又有了自己的家庭……带这些东西回去见老头子,应该可以好好向他夸耀一番吧!”

  兰斯洛淡淡说着,小草却感觉得到他的兴奋与紧张。早在自己和妮儿变成他的亲人之前,皇太极就一直以其独特的方式,呵护着这名养子,督促着他的成长,尽管两人之间的关系,始终是互相对抗,但彼此却都乐在其中。

  对于兰斯洛而言,那名教导他一切的无名怪老头,是一个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存在。

  虽然,记忆中的他,仅是一个似乎有着显赫的过去,最后却一败涂地,沦落到深山里隐居,只剩一张大口气的坏嘴巴,在酒后缅怀着往日荣光的落魄老头。但是,这个老头却给了他所有,影响着他的每一个观念,不知不觉中,兰斯洛有了这样的想法。

  (嘿!老头,没什么好遗憾的啊!你那些来不及完成的梦想,就通通交给我吧!我会帮你全部搞定的……)

  或许连兰斯洛自己都没有察觉,但小草从旁将一切看在眼里,确实是感觉得到,丈夫有很多的人生决定,都受到其养父的影响。也因此,在兰斯洛对自己成就感到满意的此刻,他不期然地有了衣锦荣归的打算。

  可是……

  看着兰斯洛这样强自压抑喜悦的样子,小草实在说不出口,无法告诉他,那个曾经在杭州山中等他回来的红袍老人,如今已经不在人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