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意外之援

风姿物语 罗森 8451 2004.10.16 18:39

    逐渐增添亮度的蓝色光柱,身在正下方香格里拉的人们最能感受到那股强度,尤其是妮儿等人,她们的天心意识大老远就感应到这股能量,感应着它的聚汇,感应着它的强大,更亲眼目睹天地风云因它而变化,在蓝白强光燃亮大片天空的同时,风起云涌,方圆千里的自然能量以金鳌岛为中心,疯狂地聚合吸引过来。

  妮儿仰望着金鳌岛的底部,整个人一时间呆若木鸡,对身外物一切浑然不觉,这情形看在泉樱眼中,终于使她忍不住放弃道德坚持,在这生死关头的最后时刻,对妮儿说话。

  “妮儿,既然已经不能阻止,你愿不愿意考虑一下莉雅陛下的提案,让这些市民……牺牲得有价值一点?”

  主动出手将大批生人屠杀,以天魔功吸蚀其血肉菁华,迅速回复本身战力,这是之前小草告诉妮儿的最后手段,曾招致妮儿的激烈反对,但泉樱却被迫旧事重提。

  “牺牲得有价值一点”,即使这样美化包装过,也改变不了这件事的残酷本质,泉樱厌恶使用这种巧言令色的自己,但想到小草是在何等觉悟下做出这个提案,自己当然也就不能一直置身事外。

  但妮儿颤抖的声音,却让泉樱吃了一惊。

  “我……我动不了啊……手脚都不听使唤了……”

  妮儿这一说,泉樱才发现,妮儿并不是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她的手脚关节正止不住地发抖,连牙关都咬不紧。

  “……刚刚……我也想过你们说的事,可是……每次我想要痛下决心的时候……我下不了手啊……真的好害怕……”

  一向胆大无畏的英武少女,会怕得浑身发抖,泉樱不难想像妮儿正承受着多大的心理压力。眼下说得再多也无济于事,泉樱刚想要另作打算,一直在尝试窃听金鳌岛内部通讯的爱菱,终于成功接通了电讯网路,听到里面的声音后,她紧急决定,把自己耳中听到的声音,透过T1000的传声设备播放出来。

  “五十、四十九、四十八……”

  刚刚听见倒数声音的泉樱,觉得有一点迷惘,但是当她感应到上方蓝白光柱的能量流动,突然呈现爆发性的聚合,在四道不同颜色的能量柱环绕下,迅速凝聚出最具杀伤力的一点时,她顿时领悟,那正是通天炮的发射倒数,象征着整个香格里拉覆灭的丧钟。

  看一看妮儿的情形,似乎还没有办法从那压力中平复过来,泉樱猛一咬牙,揽腰抱过妮儿,连封印住奇雷斯的天丛云剑都不拿,就往西方天空全速飞去。

  ……既然已经不可能救任何人,至少要先救自己与自己人,否则通天炮射下来,所有人都被汽化蒸发,那就太让敌人称心如意了。

  爱菱看见泉樱全速飞起,起先愣了一下,不能理解泉樱的用意,但很快地领悟过来,悲哀地看了看周围的迷失人群,闪电出手拎了旁边的两名青楼人员,跟着也朝西方天空飞起,T1000喷射系统全速推进。

  逃跑之前还要先拎两个人走,对于剩下不能得救的人来说,真是不公平,爱菱也觉得自己真是矫情,但能够多救两个人,总是好过只有自己一个人逃命。然而,想到一座城市的几千万人中,只有两个人能够得救,爱菱真是觉得好想哭……

  “四十二、四十一、四十……”

  通天炮的倒数时间越来越近,高速飞行中的泉樱与爱菱感到一阵惊慌,尽管通天炮没有正式发射,但飞行在高空中的自己,却已感受到一股自天而降的庞大气压,令呼吸不顺,背脊发痛,这种恐怖威力更在估计之上,到时候当真发射了,波及范围到底有多远?自己能在发射前飞出那个范围吗?如果不能,被炮击威力波及时,能否安好无伤呢?要是不能,那么……

  泉樱的龙体圣甲、爱菱的T1000究极防护,都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抱信心,所以她们只能把每一分力量都用在增加速度上,没命地向前高速飞驰……

  ※※※

  绝命压力,不只出现在即将面对炮击的一方,也出现在施予炮击的一方。

  在金鳌岛的主控室内,朱炎盯着墙壁上巨大萤幕的影像,里头正投射出公瑾连续败杀兰斯洛的现场画面,任谁都看得清楚,假如不是有那见鬼的乙太不灭体护身,那个猴子王早就被公瑾大人鞭杀几百次了。

  主控室里的所有技术人员,不分种族,都矢志向公瑾效忠,见到敌人的头子败得如此狼狈,当然是欢声雷动,连朱炎的面上都出现喜色,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巨大萤幕上,因为唯有如此,他才能忽视另外几个正往下拍摄香格里拉景况的萤幕,不用去面对、去目睹那即将成为一片绝望荒地的最后辉煌景象。

  但即使刻意忽略另外几个萤幕的景象,朱炎的目光却不时扫过主控台上,一个朱红色的按钮,那是紧急按键,只要有人打开透明玻璃罩,输入密码,按下那个钮,就能紧急停止通天炮的发射。

  在整个主控室内,唯一有能力作到这件事的,就是朱炎自己,只要他毅然走去,输入密码,按下按键,就能够阻止这一场毁灭性的大屠杀。

  (我不能背叛公瑾大人……)

  朱炎不停地这么告诉自己,也让自己这么相信着,但连他自己也无法解释,为何自己的目光还是不住朝那红色按钮望去?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在等待着什么?这是一个让朱炎不敢面对的答案。

  “三十二、三十一、三十……”

  倒数的声音像是某种催命符,朱炎一面听着倒数,一面忍不住频频将目光望向紧急按钮,心里所承受的压力,一点都不亚于地下的妮儿。但就在他紧张到两手掌心都冒着冷汗、理智受到最严苛的考验时,一个紧绷结巴的声音却适时响起,解去了他心头的压力。

  “报告,通天炮……能源汇聚的情形有古怪,好像有某种不明障碍正在干扰……”

  “什么?怎么挑在这种节骨眼上?”

  朱炎大感错愕,倒数声音都已经进入二字头,通天炮的组织居然出了问题,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假如能源逆走,反击向金鳌岛自身,那可不是说笑的。

  “是哪一个部分的线路出现问题?立刻执行封闭与切换程序。”

  当初曾经料想过,可能会有敌人潜入金鳌岛,攻击机械设施,所以改造通天炮时特别花了心思,整理过所有输送电路与管线,只要一个部分出现障碍或破损,立刻会被封闭转移,把功能切换到其他备用系统上,即使在发炮中被人阻碍也不怕。

  “不,问题不是出现在线路,是在主能源闸,那里好像有什么人入侵了。”

  所谓的主能源闸,就是汇聚通天炮能量的四根巨柱。材质不明,也不知道太古时代的科学家是如何建造,但通天炮的发射,却是先将能量集中在这四根主能源闸上,串组成圈,然后才集中发射。

  “怎有可能?把监视器切换到那里去。”

  萤幕显示立刻切换到主能源闸那边的监视器,但显示出来的影像却一闪即逝,只见一个男子身影对着镜头,比了一个很具挑衅意味的胜利手势,跟着萤幕就一片灰白──监视器被人破坏了。

  “可恶,真的有人侵入,立刻通知公瑾大人。”

  通知归通知,朱炎也知道这样来不及做什么,倒数计时剩下寥寥十余秒,不管是从公瑾所在的位置,或是这间主控室,都来不及赶到主能源闸,更何况还要在短短时间内打倒敌人。

  (现在这种时候,只好指望主能源闸本身了,当通天炮开始汇聚能量,所有能源都会在压缩后经过主能源闸,这时候的主能源闸,因为高能量汇聚所形成的排斥力场,比任何力量都强大,没有人可以摧毁的……)

  朱炎心内这么盘算着,然而,却有一件连他自己也无法解释的事──自从得知有人侵入主能源闸后,每当他目光再扫过紧急按钮时,身上的颤抖感觉竟不再出现。

  ※※※

  兰斯洛在怒吼声中朝着公瑾冲去,公瑾正希望与他拉近距离交手,但当这敌人跑到中途,公瑾却觉得有几分不对,那声野兽般的狂吼,声音虽然大,但却没有怒意,而这个男人的眼神则出奇地冷静。

  (他故作狂燥,是想要引我大意上当?)

  公瑾才刚刚发现这一点,兰斯洛就发动了细密而迅捷的攻势,以掌为刀,两掌分别朝公瑾双肩斩下,刚猛霸道的刀势,劈到中途就停顿下来,被公瑾的万物元气锁封住力量,轻易反震出去,夹着澎湃大力,整个飞射撞凹进另一头的合金壁板,爆出怵目惊心的恐怖血雨。

  整个护体力量被斋天位天心封锁住大半,兰斯洛仅是一个平凡普通的壮汉,给这迅猛兼备的力量甩撞在合金厚壁上,虽然没有粉身碎骨,但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可是在乙太不灭体的迅速运作下,他很快又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善战姿态,重新站在公瑾的面前。

  之前,修练天魔功的奇雷斯,在遇到满是仙气的天丛云剑时,不住感受到一种属性相斥的强烈憎恶,如今的公瑾对兰斯洛也有这种感觉。这个百折不挠,一再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无疑是自己现在最想铲除的东西。

  “你这样一直站起来,有什么意义吗?听见这些倒数声了吗?通天炮已经要发射,你无力阻止,不能改变,只能在这里感受你亲友们的败亡。”

  “世上没有不死的事物,人如此,国家也是一样,艾尔铁诺注定有灭亡的一天,那么你不断地守护这个注定灭亡的国家,和我又有什么差别?这么说来,如果我是一头蠢猴子,你也不过是一个和猴子同等智力的傻瓜而已。人性之中有本能的存在,不必管有没有意义,只要觉得该做……就去做,即使日后可能后悔也一样。”

  兰斯洛忽然露出一丝微笑,道:“况且我不认为事情已经无可挽回,我并不是一个人在这里孤军奋战。正是因为我相信我的弟兄,所以我才能豁出性命地与你战斗,我知道他们这时候一定在做些什么,不会让我失望的。”

  自信满满的态度,让公瑾审慎的心qing动摇,照理说,当兰斯洛进入金鳌岛后,防护罩就已经开启,他不该还有任何援军能趁隙进来。然而……

  “没错,你的武功远比我高,要在此时和你交手,我只会百战百败,问题是,就算百战百败,你也还是要与我战斗,才能将我打败,换言之,当我们两个人这样子交手的时候,你就没办法再去顾到其他地方了……”

  兰斯洛狂笑说出的语句,伴在声声机械化的倒数音中特别刺耳,公瑾蓦地想起了某种可能,而主控室传来的障碍报告,则证明了这个可能已经成了事实。

  (不妙,我中计了,这是调虎离山的牵制之策,负责用苦肉计牵制我行动的人,是这头猴王以及……)

  公瑾脑中闪过了一连串的人名,但在迅速的删除之后,有一个人名在脑海中特别地闪闪发亮。

  (我被耍了……那个人是……源五郎!)

  ※※※

  在主能源闸旁边,源五郎正神情紧张地盯着这根反应炉似的彩光巨柱,担忧着自己构思的方式是否可行。

  身上的衣衫破烂不堪,但满身的严重伤势已经完全痊愈,这种不合常理的高速新陈代谢,是斋天位力量、乙太不灭体以外的第三种力量所造成,雷因斯女王的天赋圣力。

  明知不敌,却豁尽力气与公瑾死战,并非期望胜利,而是希望能以这样的惨痛代价,换取一个公瑾思考上的盲点,因为唯有如此,源五郎才能超然于公瑾的视角内,否则若是被算无遗策的他纳入考量,那将会被一一击破,即使联手合战,也一样会面临惨败。

  造成公瑾思虑障碍的理由有二:第一是源五郎的致命重伤,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痊愈,第二却是那个保命延生的龟罩术法,一旦施展,不但外部坚固难破,就连施术人自己也无法打开,为此,公瑾将源五郎从这场战争中排除。

  但这两个不可变的因素,却都因为同一个理由而变化。一直以来,雷因斯刻意掩瞒小草仍然在世的事实,这项努力终于在此刻开花结果,雷因斯女王的天赋圣力,瞬间就将源五郎全身的内外伤治好,而小草本身“消除一切运作中术法”的异能,则将源五郎的护罩解封,使他能够提早脱出。

  这项计策是透过爱菱来传达,尽管没有正式形诸语言,但源五郎透过爱菱的反常动作,理解了小草要说的话,冒死实施这项计划,再配合兰斯洛这个大诱饵,成功绊住公瑾,更吸引住公瑾的注意力,让公瑾无暇思及其他,终于化不可能为可能,争取到这个短暂时间与机会。

  源五郎还记得自己伤势尽愈、脱出护罩时,面前小草的表情是何等不忍,因为每次她以圣力治好的伤患,都只是为了再一次投入战场,长此以往,也难怪她的表情会如此黯然神伤。

  “别露出这种表情嘛,我和猴子老大都是自愿站上战场,并不是被人强迫的,我们还应该谢谢你给了我们这个机会呢,错不在你……不管发生了什么,你不用对我们感到歉疚……妮儿小姐就拜托你了。”

  最后那一句话,是因为源五郎对自己将要做的事有了觉悟,而这个最坏的心理准备,也在目前成了事实。

  尽管已经杀到主能源闸来,摆平了十几台苍巾力士,但真正棘手的东西,却不是这些在附近护卫的装甲巨兵,而是主能源闸本身。构成机械本身的坚固合金倒是小事,若是平常时候,星野天河剑破坏这些不用花上什么力气,但在通天炮进入倒数时间,方圆千里的自然能量、金鳌岛动力中枢的能源疯狂涌入时,却是另一种情形。

  这根柱子只是汇集金鳌岛能量的四个主能源闸之一,尽管如此,当惊人的能量,在狭窄范围内聚合、高度压缩的结果,本身就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力场。比任何守护结界更有效,源五郎连续几次以小天星剑尝试破坏,但剑气才与力场一碰,马上就被吞噬消灭,根本影响不了力场内运作的机械。

  威力比小天星剑强上十倍的星野天河剑,也是同样命运,时间一拉长,别说是破坏这根主能源闸,光是站在这里都觉得很困难。不过,源五郎并非弱者,在连续几次失败后,他终于找到了正确的做法。

  “……对小草小姐讲的那些话说得太早了,完全痊愈的代价,是要被派来做这种事,这实在不是给人干的。”

  口中虽然这么说,源五郎却没有逃避的意思,猛然深吸了一口气,他稳住步伐,朝着强光的源头一步一步靠近。

  短短距离之内,吹得全身肌肉剧痛的狂风急卷着,刮面如刀,源五郎几乎睁不开眼睛,但他把这些完全忍下,在跨出十几步后,终于站到了主能源闸旁边,然后,他将全身的真气高度集中在手掌,朝着眼前那团不住运转、变换的强光伸去。

  炫丽刺眼的强光,在近距离之内目睹,灿烂得有若太阳,但在白光之内的能源流转,却激烈得犹如一个新生宇宙,在连续的高速碰撞、释放、转化中,将蕴含于其内的能量不住推升。

  源五郎的手掌缓慢贴放在巨柱外壳上,在掌心与这不知材质的物体接触瞬间,由高热所带来的痛楚,迅速刺痛着源五郎的神经,但这些却还及不上金属表面不住释放的猛烈冲击,由此所造成的十倍痛楚,让源五郎咬牙做好了觉悟。

  (哼,这算得了什么?放马过来吧!)

  坚持硬撑下去的结果,马上就出现在直接接触的肢体上。清脆的爆裂声响起,左手的尾、中、食指,右手的姆、中、无名指,六根白皙修长的手指,承受不住过大的能源冲击,一下子整个反折倒转过来,十指连心的剧痛,让源五郎瞬间痛白了脸,滴滴冷汗从他额头的浏海间流淌下来。

  “嘿……真糟糕啊,小天星剑和星野天河剑好像被废掉了……不过,能源运转还算稳定……”

  掌心成功贴在机械外壳上,源五郎运起了《紫微玄鉴》,将天心意识提升到极致,尝试去影响主能源闸里的能量运作。

  供应通天炮一击的庞大能量,绝非人力所能影响,即使是天位武者的力量与之比较,也渺小得不能一提,但《紫微玄鉴》却是当前风之大陆上最巧妙的运劲法门,主要诀窍就是借力打力的运作,所以当源五郎双掌贴上主能源闸后,他就尝试引导里头的能量胡乱冲撞,最好是让这股沛然能量在机械内部炸开,不但能阻止通天炮的发射,还可以顺便轰沉这座金鳌岛。

  然而,事情却没有那么顺利,这条能量洪流委实太过浩瀚,不是单纯一、两个强天位武者的掌力,能够简单转折,源五郎几次发劲,结果都像是蜻蜓摇石柱,起不了任何作用。

  倒数的时间进入个位数读秒,源五郎却仍然找不到能够改变局面的方法,心里的着急溢于言表。

  (……难道命运当真是这样注定?底下这么多人真的要死在这里?这个天命也未免太残酷了……那么,妮儿小姐……)

  想到妮儿,源五郎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再一次凝聚起战斗意志,豁出一切地去改变命定结局,这次他放弃引导,只是把全身力量集中催运《紫微玄鉴》,不顾一切地推向那条笔直的能量洪流,至于能否推动、让能量转向,这些事情他完全交给了上天,让命运来决定最终的答案。

  “……八……七……六……”

  超越极限的提运力量,天心意识的灵觉攀升到顶点,源五郎清楚地感觉到主能源闸内的每一道流向,每一个细微的转折变化,在那恍惚的绚烂白光中,他隐约还看见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

  ……十多架苍巾力士正朝这边赶来,看来都是携带重型武装,威力非同小可,不过却没什么威胁性,因为照速度来看,等它们赶到这边,倒数读秒早就结束,一切该发生的、能被影响的,早就成为定局了。

  ……兰斯洛正在与公瑾打一场拖延的殊死战,得知主能源闸一方被人潜入的公瑾,再也维持不了之前的神闲气定,如一尊发怒的魔神般,挥鞭攻向面前那名哈哈大笑的男人。

  必须要说声谢谢,因为如果没有这头猴子的苦苦支撑,自己绝不可能有余裕在这边进行努力,所以真该对他说谢……

  (其实,认真说起来,你是一头还不错的好猴子,跟着你做事,很多时候是……是满好笑的。)

  ……妮儿被泉樱打横抱着,身穿T1000装甲的爱菱紧跟在后头,三人全速飞行,尝试在通天炮发射之前,有多远就飞多远,但是照距离来看,她们仍然在通天炮轰击的影响范围内,不可能来得及逃出去。

  (妮儿小姐,你可能很快就要面对最严苛的抉择,希望你能在那些现实当中保持自我,找出自己应该走的路,也希望我现在所做的事,能够给你一点鼓励……)

  ……影像转到了一根璀璨发光的巨型柱子下,在一团耀眼得有如太阳的白光之前,隐约站着一个男人,他身上所渗出的鲜红,正一点一点地渗入那团白光之内,化作一道道赤红轻烟;把视角拉近一点,他的眼睛好像没有睁开……

  (喂,你别睡啊,在这种地方睡着,会被贻笑万年的……唉,你这个优柔寡断,没用了整整两千五百年的烂男人……)

  “……四、三、二……”

  门外沉重而急促的苍巾力士移动声,与始终维持同样节奏的倒数读秒声,同时传入了源五郎耳中,令他猛抬起头,眼中精芒暴炽,手上增生一股莫名大力,在《紫微玄鉴》的源源催动下,高声怒吼,疯狂推向前方的主能源闸。

  “窝喔喔~~”

  “一!”

  赶来消灭侵入者的苍巾力士战队,终于进入了武器可以攻击敌人的射程距离,却看到强烈得足以烧灼一切的白色光焰,像是溃堤怒涛般急涌过来,首当其冲的一架苍巾力士,大半合金身躯在刹那间熔解,后头的几架苍巾力士被猛烈的暴风与冲击波轰得离地而起,连续撞破合金板壁,直滚出百余尺外。

  绚烂的白光,眨眼间吞噬了方圆百尺的空间……

  ※※※

  高速飞行奔逃中的泉樱等人,忽然感觉到身上压力千百倍增生,还来不及急提天位力量相抗,就整个被那庞大压力从空中轰落,笔直坠向地面,连有T1000护身的爱菱都不能幸免,重重坠地。

  (通天炮发射了!)

  妮儿、泉樱、爱菱的心中都出现同样的颤动,抬眼望天,蓝白色的光柱一下子炽盛到极点,转化成太阳般的黄金白色,撕裂大气,呼啸风云,把旋绕在金鳌岛周遭百里的浓密云涡于瞬间吞食殆尽,所有怒吼的金雷紫电全数消失,只剩下一个万里晴空的天幕,还有一道比太阳更灿烂的光柱,破空崩云,笔直轰向地下的香格里拉。

  (完蛋了!我们在波及范围内……)

  泉樱和爱菱一眼就看出来,虽然自己已经飞出香格里拉十里范围,不会被正面直击,但却仍然无法避开能源冲击,而且照这如同灭世末日般的可怕威力来看,只要被通天炮边缘的光、热、冲击波碰到,自己将难逃九死一生。

  “轰!”

  轰天爆炸声响,在下一刻如预期中的响起。声波实在太大,笔直撼击耳膜的结果,至响无声,泉樱三女反而什么都没听见,短暂失去了所有的听觉,只感觉到漫天风沙卷暴,如雷如瀑奔击而来,眼睛痛得什么都看不见,唯一能做的就是趴在地上,祈求这阵风沙卷暴早点过去。

  (伟大的赤龙神啊,请守护您的血裔,让这世间仍有正义……)

  (仙德法歌大神,请保佑我。)

  在这浩瀚的天地至威之下,泉樱和爱菱都放弃了无谓的抵抗,只是将生存的希望交给神明。

  从结果来看,或许伟大的赤龙神与仙德法歌大神当真听见了这个祈求,理应百分百绝对命中香格里拉的通天炮,在发射时出现了小小的差误,笔直射击的光柱,在离开发射点时出现了不应发生的倾斜。

  一点点的偏斜,在直击地面时造成的斜角就不只是一点,虽然落在香格里拉城内,但却是最边缘地带的南方城墙,并且在浅浅击中后就朝南南西方向滑去,一路破地催山;猛烈而澎湃的黄金白光,消灭所经之处的万事万物,把整个空间化成了世界末日。

  强大的威力骇人听闻,但由于那不应该存在的失误,整个影响范围出现巨大变化,一心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泉樱等人,完全没有受到伤害,连轻伤都没有,而当她们等到吹击在身上的沙尘消失,惊魂甫定,不知所措地从地上站起来时,却看见一幅令她们雀跃惊喜的景象。

  那是……完好无缺的香格里拉城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