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风姿物语 罗森 8388 2005.10.10 09:34

    艾尔铁诺历五六九年一月艾尔铁诺中都自从那日与李煜决战后,胤就闭关疗伤,将一切魔族事务交给旭烈兀与石崇打理,自己既不作方针指示,也不作详细的指导。

  魔族入主中都之后,对已成废墟的皇宫作了修复,虽然没有尽复华丽旧观,但也还具备起码的威仪,只是在外型风格上有了很大转变,不再是金碧辉煌的华丽建筑,而是布满各种妖异雕塑的狰狞魔宫。

  皇宫建筑的多处宫墙、塔楼上,都布满了丑恶威武的魔兽浮雕,虽然数目不多,但型态却甚是逼真;这些看似木刻石雕之类的装饰,并非工匠一槌一斧所刻,而是由魔界秘法,将所擒捉的魔兽封印于壁上所形成,全都受到大魔神王所控制,如果有敌人攻入皇宫,大魔神王就可凭藉玉玺解除魔兽封印,或是命令抗敌,或是制造混乱以逃跑。

  这是魔族王城万魔殿的基本设计,既是威武外观,又有实用性,如今在中都城重现,却因为元始炮令得魔族实力大损,用以装饰的魔兽数量不足,看来略显得单薄,但是那些魔兽被硬生生封印石化,融入壁上时,它们骇然欲绝的恐怖、仇恨,全都停留在各自的表情与挣扎动作上,令人印象深刻,也让初次进入这座皇宫的人心生惧意。

  无数的惧怕与恐怖,累积起来,就是魔界皇族对千万魔族的统治基础,长久以来,皇族就是凭着绝对的武力来统治魔界,逼得其他各种族俯首称臣,这些威严与心态,都在宫殿的外观表露无遗。

  此刻,胤就坐在王座上,由主殿遥遥眺望整座皇城,大大小小的楼阁殿堂,尽收眼里,感受到一股属于帝王的独有气派。

  看着眼前的小小江山,胤隐约有一种成功的满足感,毕竟历经多年筹画,自己终于将李煜这个心腹大患给拔除,魔族也成功进驻人间界,重创所有反抗势力,放眼望去,没有哪个反抗势力能威胁魔族霸业,自己的武功也无敌于天下,这些成就……确实令胤感到成功。

  但他却知道这种感觉非常不妥,因为现在还不是该感到满足的时候。两千五百年前,魔族何尝不是以雷霆万钧之势攻入人间,发动九州大战,可是最后仍是损兵折将,落得战败收场,自己如今的处境也类似,那些潜在威胁并未被彻底拔除,仍是有成长茁壮的可能。

  如果自己太早被成功的表相所惑,沉溺于满足感里头,那么……接下来的挑战可能让自己没命回魔界去!

  迎接有风险的挑战,是一种刺激,也是自己大感兴趣的事,然而,总是独自面对挑战,却让胤为魔族的未来而担忧。如果可能,培育后继者也是重要大事,可惜自己面前的选择太少……“陛下,你把我召来这里,应该不是为了让我看你发呆,然后让我在这里像个哈巴狗一样蹲给你看吧?”

  纵使面对大魔神王,旭烈兀仍是那样一副不当回事的模样,这种特异独行的作风,并非因为他身为胤的嫡子,而是他的自然表现。关于这一点,胤也很了解。

  “弘历他的态度怎么样?还是无心回来吗?”

  开口第一句,胤提到了他的另一个儿子,但那个儿子不但早已与魔族翻脸,甚至就连父亲取的名字都舍弃不用,以魔界毒龙之名自称。

  胤心中也很清楚,在自己闭关疗伤的这段时间里,旭烈兀一定会与奇雷斯取得联系。素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断绝亲情的奇雷斯,却与这个弟弟维持着不错的交往,也暗中协助过旭烈兀几次,这点可以看出旭烈兀的本事,因为出生在人间界的他,与奇雷斯完全没有相处机会,能够培养出这样的交往,也是旭烈兀煞费苦心、冒了许多风险的结果。

  “唔,弘历大哥说他目前并不想回来,也请魔王陛下不用去找他。”

  “哦,他会说这么客气的话吗?”

  “嗯……如果你想听未经翻译的版本,大哥他其实是说,如果你想要见他,只有两个方法,一个是我把你的头砍了带到他面前,一个是你自己把头砍了带到他面前,去你妈的……我呸!”

  忠实传达原版讯息,就连奇雷斯当时这大不敬的结语,旭烈兀都完整传达给父亲,只是基于个人教养,他把吐口水的动作省略了;而遭到这激烈顶撞的胤,并没有愤怒,反而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他的思维还是像从前一样单纯,哪有胜者必须向落败者低头的道理?”

  胤的大笑,震荡整个宫殿,听来充满豪情,但听在旭烈兀耳中,却觉得有几分沧凉意味。自从潜伏在人间界以后,胤一直很在意培植后继者,想让大魔神王之位后继有人,但是到了最后,他眼中的杰出后代却非死即叛,虽说大魔神王永不言败,意志坚强,可是旭烈兀却认为父亲的心里并没有如此轻松。

  当胤还是曹寿,因为公瑾的政变而退位时,旭烈兀每天都会陪同父亲,到皇室陵墓去祭拜凭吊。那时,父亲站在姊姊小乔的墓碑前,轻抚着墓碑,脸上落寞而哀痛的表情,看起来好像老了百多岁,让旭烈兀记忆深刻;对自己来说,站在这里的那个男人,不是什么至尊无敌的大魔神王,只是一个悲伤的老人。

  那种表情在他回复真身之后,就从未出现过,可是旭烈兀仍然深信,那个心情依旧存在,就存在于这豪迈大笑的表情之下。

  “在这段时间里,石崇做了不少事,那你呢?除了安顿白鹿洞的旧人之外,你做了什么?”

  胤闭关的时候,石崇一肩担起了所有的行政工作,不但负责处理将近千万的新生魔族,将其淘汰挑选,组成新的部队,而且还从魔界再次调来留守的高手与军队,填补魔族在人间界的实力空缺。

  相较于石崇,旭烈兀做的就少得多,只有私下面见奇雷斯,还有把他之前刻意保全下来的白鹿洞儒生群或收编、或解放驱散,除此之外,旭烈兀就对魔族大业不闻不问。

  “这是当然的,也要替我着想啊,那天铁木真小叔的一击,主要都是轰在我身上,剩下人所受的攻击轻得多,我当然要花时间养伤,事情做得少一点,那也是应该的。”

  “既然已经选择了阵营,不可能让你一直游手好闲下去。身为魔王之子,就有你无法逃避的责任。”

  “所以,魔王陛下要交付任务给我吗?”

  胤肯定了旭烈兀的疑问,而他所要告诉旭烈兀的,就是魔族两千年来的最高机密──昆仑山上的秘密。

  日本的昆仑山,是风之大陆四大元气地窟之一,封印了足以撼动这块大陆的能量。因为事关重大,所以由西王母一族负责看守,不让其他人接近。

  “但四大地窟的每一处都同等重要,为何只有昆仑地窟特别让人看守?这其中道理,你可曾想过?”

  “不是因为那里有条大蛇吗?八歧大蛇可是很危险的东西,我常常在想,九州大战的时候,如果西王母族能把八歧大蛇当作生物兵器,丢向魔族大本营,魔族早就全灭了。”

  这话听在胤耳中,像是某种讽刺,但他并不理会。

  “八歧大蛇的封印,是在西王母族诞生之后。创世之神造出西王母族,守护昆仑地窟,本身就有要特别隐藏的秘密。”

  “绕了大半圈,重点是为了不死树吧?”

  旭烈兀一早便得知,魔族入侵人间界的大计中,昆仑山上不死树是一个很重要的关节,甚至可以说是首要目标,所以日本陆沉时,不死树连同昆仑山一起沉没海底,令胤生了很大的怒气,难得地痛斥了石崇等众臣,但不死树到底藏着什么秘密,旭烈兀过去不曾主动关心,所以也一无所知。

  在古老的传说中,不死树是西王母族的存续重心。每一任西王母生前不诞育后代,死亡后魂魄与精元回归不死树,为不死树所吸收与净化,再由不死树中生出新的婴儿,成为新一代的西王母。

  这个传说,就连魔族也知道,但除此之外,并没有听说不死树有什么重要之处,既没有生出高价值的药品,也没有任河神兵利器埋藏其间,所以始终不曾有人对之感到兴趣。

  “时间大概是一千年前,石崇成为千叶家三名首领之一,从千叶家的资料里头,得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后来他反向渗透,逐渐把势力延伸进入昆仑山,掌握住西王母族,才确认了这个秘密的真相。”

  创世之神在昆仑地窟造出西王母一族,真正用意就是在护卫不死树,而不死树的存在意义,更不只是诞生西王母这么简单。当不死树与元气地窟结合,其异能一经启动,就会成为一个前所未有的控制枢纽。

  “控制枢纽?控制些什么东西?”

  “人心。”

  “人……心?”

  旭烈兀的表情,正说明了他的不解。胤并没有作进一步的补充,只是静静地看着旭烈兀,彷佛相信他一定能够了解,而这个视线让旭烈兀逐渐肯定了心头的困惑。

  “魔王陛下,你该不会是要告诉我,那棵什么不死树的可以操作思想,影响人心吧?”

  “不只是影响而已,不死树的异能一经启动,可以透过元气地窟,操作风之大陆上所有生物的脑部,直接对之下命令,虽然大概影响不了天位武者,但相较之下,没进天位的生物多得多了。”

  胤道∶“要操控人心,是古往今来所有征服者共通的难题。九州大战时,我们对这问题也很伤脑筋,这些人类既不能杀光,也不好管理,稍有不慎,立刻就会惹出麻烦……石崇发现不死树的秘密后,就成为魔族势在必得的重点,只是那时候守护昆仑山的障碍还很多,需要一一清除……”

  在名义上,昆仑山的西王母族受到青楼联盟管辖,而且也与雷因斯维持着相当的往来。石崇在未能完全掌握西王母族之前,如果有太大的动作,或是恃强硬抢,就会打草惊蛇。也许别人没有能力干涉,但雷因斯却还有一个梅琳。格林,在胤现身出关之前,魔族一方无人能与之为敌,石崇不得不选择低调行事。

  然而,当石崇终于将西王母族收为己用,也排除了八歧大蛇的障碍,那棵梦寐以求的不死树却连同昆仑山,一起沉到海底,任石崇有通天本领,也无从施其计,直到中都城大战,天地元气能量逆转,日本再次上浮,问题才获得解决。

  “现在障碍已经清除,石崇也派出飞龙部队前往日本,但如果要到日本,必须要穿越雷因斯,他们新张设的魔力结界,让我们没有办法直接用空间跳跃的方式穿越,虽然也可以从自由都市绕路过去,不过……也该对雷因斯人进行处置,这个工作,朕想交给你。”

  胤说了一会儿的话,但是旭烈兀却只是站在台阶下,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斜斜地往上睨视。

  “喂,老头?”

  “什么事?”

  旭烈兀没有使用“魔王陛下”的敬语,胤并没有责怪,因为他也很清楚,这个儿子在华丽服装与优雅礼仪的外表下,也有一颗近似奇雷斯的狂野之心,偶尔会如野马一样脱缰而出,不受控制;三次麦石大战,就是这种不受控制下的作为,尽管他明知道自己会出面干涉,但却仍是挑衅硬干,直到自己出面止战,这才短暂罢手。

  不怒而威,一怒则天下惧。对于这样的烈火性格,胤也不想过度压抑,以致延伸出更多的不快,现在无需严苛于细微末节,倒是要弄清楚旭烈兀不快的源头是什么,当然,胤也是心里有数的。

  “操纵人心?你真的相信世界上有那种鬼东西?”

  “两千年来,对于风之大陆上九成的人类而言,魔族侵略也只是哄小孩子的鬼话,但今时今日,我们仍然是来了。”

  “我不喜欢这种做法,那个什么不死树的,听起来很不顺耳。”

  “因为使用不死树操纵人心,这件事不合你的美学吗?但是,这是早就已经决定的事,你的两个选择是服从……与服从,除非你已经有篡夺魔王之位的打算,不然就只有照章行事。”

  话都说得那么明白了,旭烈兀也没什么置疑的余地。收起了微怒的眼神,回复平时那股玩世不恭的放浪笑容,在行礼离去之前,旭烈兀问了一个问题。

  “魔王陛下,下臣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

  “什么问题?”

  “你现在坐的这张椅子,坐起来舒服吗?”

  儿子奇怪的问题,让胤为之一愣。他现在所坐的这张椅子,本来是艾尔铁诺帝王相传的龙椅,自从他以曹寿的身分坐上去开始,已经坐了一段很长的时间,这次中都大战结束后,石崇在大火的皇宫废墟中找到并且修复,但为了尊重魔族传统,所以把座椅两旁加宽加大,还将金龙浮雕改成了百头狰狞的魔兽,颜色也由金漆改为墨色。

  “和你从前的那张椅子相比,哪一张坐起来比较舒服?”

  纵是雄才大略的魔王陛下,也给这问题弄得有些迷惘。基本上,胤平常只与旭烈兀谈魔族大业、指点武学,却不太喜欢说这些关系享受的生活琐事,但因为旭烈兀问得认真,胤还是回答了。

  “两张椅子没有太大分别,但勉强要说的话,之前那张椅子的大小适中,没有过多的雕饰刺背,坐起来是轻松自在一些。”

  “既然过去那张椅子比较舒服,为什么不让石老头帮你换回过去那一张?”

  “因为魔王王座的款式,是遵循祖制制定的,必须要是这样的形式与雕刻,才能代表魔王的地位与尊严,就算是朕也要遵守,而且……身为大魔神王,却坐人类帝王的龙椅,说起来不伦不类,也会招致属下的非议。”

  “哦!原来如此啊……”

  旭烈兀充满敬意地行了一礼,却在大笑声中踏步出门,当他离开宫门时,他最后的一句话,却在空荡荡的宫殿里反覆回响。

  “魔王陛下,你武功无敌、权倾天下,却连一张椅子的款式都没法自己决定,这算什么大魔神王?”

  狂放的笑声,似是嘲讽,又像是无比惋惜,当这笑声在胤耳边缭绕,久久不休,他赫然觉得自己对儿子的问题无言以对。

  当魔族这边开始拟定对雷因斯的新战术,雷因斯方面也有了动作。在稷下的小草与源五郎,从妮儿那边得到一个非常重要的讯息。

  中都大战结束之后,小草就在整理各种有用的情报,想由其中找出能够改善目前处境的方法,不然等到胤伤愈复出,太天位的无敌力量,己方根本无可抗衡,后果肯定是被人杀入稷下,斩草除根。

  身为雷因斯一方最强战力的兰斯洛,进入斋天位的时间还不长,对力量的掌握尚不纯熟,更别说是突破斋天位,而太天位的无敌境界,史上曾经有机会涉足的也不过寥寥数人,根本没有文字记载留下,无从参考与想像。

  但是在一片朦胧的五里雾中,有人指出了一线明光,那就是曾经超越太天位境界的前任魔王,铁木真。

  当时,被传送回稷下的妮儿,身形正从众人眼前缓缓消失,黑盔黑铠的魔王贴在她耳畔,悄声说出了贵重讯息。

  “去中指山,找四个字。”

  简短的两句话,就是铁木真指点对付胤的方法,中指山是历代魔王静修思悟的所在,相传深蓝魔王成为神明之前,曾在那里创出天魔功的最终奥秘,若是能够领悟,修练者力量将会进入一个铄古震今的绝世境界。

  但妮儿听完这八个字,却几乎要失声大叫出来,因为铁木真远离魔界两千年,不知道最新的状况,终止山早已经被胤派兵剿灭,所有效忠铁木真的残党都已被诛戮殆尽,就连石壁上所刻的秘密,都给刮平淫去,不留痕迹,铁木真所指引的方向虽然正确,但却为时已晚。

  带着震惊与遗憾,妮儿被传送回稷下,事后对众人说出这讯息,捶胸顿足。

  “真是的!为什么死人说话总是这样,他有时间说八个字给我,为什么不直接把那四个字说出来,不是省事多了吗?就算直接说怕我听不懂,再加上可败胤四个字,同样八个字,有效率得多,不用搞到最后说了两句废话啊!”

  躺在病床上养伤的妮儿,一说到这件事情就气得跳脚,眼看一个可能的希望就这么破灭,妮儿真是很不甘心。

  这件事情由于已经失去了意义,所以也就不是什么秘密,前来探病的爱菱、有雪与部分太研院院士都听过妮儿的扼腕感叹,并且帮着猜测到底是哪四个字,一时间,妮儿的病房喧哗不已。

  “妮儿小姐,奶觉得有没有可能是……自立自强?”

  “……下一位。”

  “依照我们现在的处境,会不会是……赶快投降?”

  “大家,把这个人拖出去,打到他妈妈都认不得他。下一位。”

  “呃!呃!我想……对了!变成超人,可退敌人!”

  “你说了八个字,等一下大家帮忙这位仁兄打扮成超人,然后用特急包裹把他寄去给胤,邮资我出。再下一位。”

  为了解救国家与整个世界的大灾难,病房内的众人几乎可以说是前仆后继地提出意见。太研院院士的聪明才智,远在雷因斯百姓的平均智商之上,平时对于破解密码的工作也颇有心得,但此时众说纷纭,你一言、我一语,却是找不出有可能的真正暗语。

  在一片哗然的吵闹声中,身为左大丞相的雪特人,果然不负其地位,有着过人的政治智慧,提出了他的猜测。

  “大家觉得有没有可能是……干你娘亲?”

  多数人都不明白这个兰斯洛与皇太极之间的典故,听到有雪这么说,只以为丞相大人骂了一句脏话,自己的娘亲莫名其妙被“干”了一下,个性粗鲁的暗自恼火,一些头脑比较钻牛角尖的,则是开始思索这句话有何意义。

  妮儿也是知道兰斯洛往事的人,听有雪这么说,暗自猜测有否可能真是这一句,但想来想去,总是觉得太过匪夷所思,当下甩甩头,毅然否决了这个提案。

  不过,当这消息传入源五郎与小草的耳中,他们两个人却有不同想法。

  “以胤对于人间界的执着,现在人间界魔族的元气大伤,他一定会从魔界本土再调人过来。本来他应该是分配妥当,留守的留守,进攻的进攻,但因为元始炮的一击,他必须要动员到留守的人力。”

  “嗯,所以……以奶之见,是认为这样子仓促变更人事,紧急调度,会让他后方出现空缺了?”

  “对!正常的情形下,胤的大后方是铁桶一块,又有地缘之利,我们想做些什么并不容易,但现在却不一样,胤如果把高手调来人间界,他的后方必然空虚,尤其是……万魔殿。”

  万魔殿,对小草与源五郎来说,都只是一个文件记载中的名词,虽然记录上有稍微描写这座魔宫的外型,但却只有寥寥数笔,隔着大老远在窥视;从九州大战之前直至如今,从没有人类能进入这座大魔神王的皇宫,一窥其中奥妙。

  不管终止山藏着什么秘密,以胤的谨慎个性,既然看完之后立刻毁去,就断无可能在其他地方另留一份。想在万魔殿中找到那四个字的秘密,这念头无疑是缘木求鱼,可是,即使找不到那四个字的秘密,万魔殿本身仍是有一探的价值。

  “人魔战争的期间,虽然是魔族占上风,但也不时有些魔人因为权力斗争失败,自魔族叛逃,投奔雷因斯寻求联手或庇护,让我们得以掌握魔族的情报。”

  小草道∶“在万魔殿的地下,有一间类似象牙白塔地宫的设施,那是历代大魔神王修练武功的地方,石壁上刻着诸多魔功秘法,包含天魔功的诸般外门武技。”

  “但我记得猴子陛下已经学会所有天魔功的外门武技,没有必要特别再去看吧?”

  “如果单纯从武者的角度,当然是这样子没错,但万魔殿的地宫,还包含了术者方面的影响。”

  “唔,奶是指类似天魔经的诅咒吧?”

  天魔功是所谓的禁咒武学,在正常的情形下,除非是看过天魔经,缔结了首页的诅咒契约,才有可能练至十二重天的最高境界;否则,如果是由旁人转述天魔经的内容,甚至把十二重天的口诀也一并告知,也会受到咒力限制,永生无望练至太天位境界。

  胤能够进入太天位境界,所凭靠的并非天魔经,而是花了两千年的时间,去体会、领悟、掌握铁木真临终之前的一击之力,这才别走捷径,澈悟了太天位力量。

  兰斯洛是天魔经的正统传承者,在继承天魔功秘技的顺位上,肯定比胤来得高,如果说万魔殿的地下存有什么魔咒,只对天魔功正统传承者产生作用,那也是说得过去。无论如何,以目前的情形来说,现有资源对于改善状况无济于事,只能从其他地方去寻找变局之法。

  “万魔殿底下,是否当真存在未知的奇功秘典,这件事情半属虚妄,但是选人进入魔界,这却有一定程度的风险,更何况,一旦分派一批人去魔界,稷下这边的防御力量就会减弱,如果敌人大军压境,我们很可能就守不住,这样子的风险……值得吗?”

  “哦,你担心敌人大军压境啊,那我们换个想法吧。”小草道∶“胤伤势痊愈,亲自来到稷下,我们这边所有人也都处于颠峰状态,全员到齐,这样子轰轰烈烈干一战,你觉得我们的胜算如何?”

  “过程可能很灿烂,但最后结果……百分百全军覆没的。”

  “是啊,那派不派人去魔界有什么差?就算我们不分散实力,胤来了,还不是多两个送死的?”

  所以,在这样的情形下,派去魔界的人可能是唯一希望,只有他们在魔界有所发现,才有可能带来抗衡胤的力量,而基于这个考量,应该被派去魔界的名单也就很明白了。

  魔界不同于人间,危机四伏,随便派人过去是不行的,担起这责任的人,本身必须有一定的自卫能力,而且还必须与魔族有所渊源,否则进了万魔殿却不能引起魔力共鸣,那岂不是糟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