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意外之客

风姿物语 罗森 6425 2005.04.02 00:22

    这条阶梯的长度颇长,旭烈兀在前,妮儿在后,两人没有施展轻功,足足走了小半时辰,当旭烈兀打开暗门,两人走出了这条一路向上的隧道,出口位置竟然是一处山岗。

  山岗上凉风轻拂,感觉十分清爽,但周围林木茂密,看不到树林外的景象,妮儿一时间也无从判断自己所在的位置是何处,但照距离来算,应该是中都城外的某处山岭。

  距离隧道出口不远处,有一个凉亭,由竹枝搭成,再缠上绿藤,看上去碧绿翠嫩,倍觉清雅,上方悬挂着一块匾额,以正楷书写着“退思亭”三字,旭烈兀领着妮儿走进去,亭中的小桌上赫然已备妥茶水,显然每天都有人来这里洒扫整理。

  “这里是……”

  “退思亭。退而后思,静悟己过,简单来说就是罚跪反省的地方,但那与我们今天要谈的东西无关。”旭烈兀笑道:“这个地方是白鹿洞产业,本来是别有用途,但后来慢慢演变成举行秘密会谈的地方,原因是为什么,相信你也感觉得出来。”

  妮儿点点头。打从来到这处山头,她的天心意识反覆向她警告同样讯息,这个地方被数百重不同型态的结界所笼罩,一层又一层相互影响的无形能量网,把这边包覆得风雨不透,绝不下于象牙白塔地宫的魔力屏障,在这种超多重结界的掩护下,不管使用什么术法、力量探测,都不能做到远距离穿透,窥探结界中的影像与声音,难怪会变成人们商量秘密的所在。

  “我们要谈的东西……呵呵,就先谈谈你的报酬吧!”

  “什么报酬?”

  “你协助我溜出皇宫,帮了我这么一个大忙,我很感谢你啊!”旭烈兀笑道:“论功行赏,我给你什么报酬都不过分,说吧,你要什么?我会尽量满足你的。”

  “哦,原来是和绑匪谈赎款啊…”

  妮儿斜眼望向旭烈兀,看他那一副笑吟吟的从容样子,仿佛把一切都操纵在掌心,见到这模样就觉得有气,当下冷哼道:“真的什么都能给?你不要太看得起自己,我要你送给我一座银山,你也送得出手?”

  “金银都是身外物,能够博得佳人一灿,一座银山算得了什么?”

  “这么爽快?那再加一座金山呢?”

  “也没问题啊,别看不起有钱人喔!”

  “好嚣张,那个死要钱的如果听到,一定会兴奋到跳起来……嗯,金山银山其实我不希罕,我要那么多钱做什么?还不如土地……对,你割土地给我们好了,这样你也能答应吗?”

  “土地也是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随便割割,比切蛋糕还容易,说吧,你要哪一块地?”

  “土地你都能割?真是个糊涂亡国君……嗯,土地我拿了也没多大意思,还不如……你把你师兄铁面人妖的脑袋送给我好了。”

  “师兄还是身外物,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你喜欢就成,说吧,你什么时候要?”

  妮儿一串话连珠炮地发问,问得甚急,只是随口提到周公瑾而已,看旭烈兀一口答应得爽快,以为他是惯性口快,顺口答应自己,马上就会惊觉反悔,哪知道他面不改色地一口答应后,一点错愕吃惊的样子都没有,还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笑吟吟地眨着眼睛,摇晃着茶杯,显然百分百神智清醒,完全不打算收回刚才那句承诺。

  “你……你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有没有搞错啊……”

  “我很清楚啊,要不要我再说一次?”

  这下子反而是妮儿大吃一惊,周公瑾在现今的艾尔铁诺有多少份量,连她这个局外人都看得出来,更别说旭烈兀这个切身相关的人了,他是艾尔铁诺最强也是最后的武力,如果周公瑾与他的军团败死,旭烈兀单凭本身的力量,根本就无法在群强环伺的情势下生存。

  为了本身的立场着想,旭烈兀急着护卫周公瑾都还来不及,哪有在这个时候同门阋墙、诛杀功臣的道理?更何况,周公瑾不但自身武功无敌,更坐拥金鳌岛与通天炮这两大利器,旭烈兀如果与他竭诚合作,两方合力,几乎可以说是天下无敌,妮儿都不敢说雷因斯联军能胜过这样一对搭档。

  难道,周公瑾的力量太强,结果犯到了功高震主的这个千古难题,让旭烈兀对他的力量心有所忌,才想要先下手为强?但是,旭烈兀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内心软弱、缺乏自信的懦夫君主,而且如果胭凝告诉自己的往事没错,周公瑾根本不可能背叛艾尔铁诺,也不可能出卖曹氏皇族的,因为……

  “你真的没有搞错?周公瑾他……他可是你们艾尔铁诺的……”

  “驸马爷吗?这个要求是你提出的,怎么你反而打起退堂鼓了?”

  旭烈兀喝了口茶,看妮儿仍是满面狐疑的表情,不觉哑然失笑,道:“看来如果我不把理由解释清楚,你一定不相信我了。嗯……其实理由虽然很多,但总归起来还是只有一个,我只与胜利者同在!这个原则从来没有变过,过去是这样,现在也是一样。”

  妮儿知道旭烈兀有“胜利女神私生子”这个外号,每次遇到重大战争,这个男人就会很聪明地选边站,而他所站的位置从没有错过,每次押注的结果,都是大胜而归,令自身权位更上一层楼。

  忽必烈、陆游,都是被旭烈兀放弃的一方。放弃忽必烈,退出家族的叛乱,让旭烈兀成为麦第奇家的主人;放弃陆游,选择拥抱石崇与周公瑾,这让旭烈兀一举跃升艾尔铁诺之主,幸运与胜利似乎永伴旭烈兀左右,他的选择总是正确得令人发寒,难道如今也是为了这个理由,他选择放弃铁面人妖吗?

  妮儿突然醒悟,旭烈兀把自己带到这个地方来,其实就是为了谈这件大事。如果他早有预备踢开周公瑾,定然很畏惧被周公瑾反咬一口,所以才如此慎重,换句话说,早已进行准备的旭烈兀,对这件事的认真态度也就不用置疑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想听你的解释。”

  “二师兄很强,对我方本来也是个很大的助益,堪称是艾尔铁诺的最强武神。但是很可惜,这个武神已经变成一个失控的武神,通天炮在他手里,令他成为众矢之的,各方势力都想要他的命,连带所及,等若置我于沸汤之上,成为全风之大陆的公敌,压力太大,不如及早切断关系。”

  “你舍得切断?铁面人妖和通天炮,是多少人想要都要不到的帮手,你就这么……”

  “自古以来,迷信自己力量,想要以寡击众、自己一个对抗全世界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的。五师兄昔日剑试天下,单剑独斗各路高手,何等威风快意?今又何在?通天炮威力虽强,终究不过是一台冰冷的机械,想要用这台机械去统治整个大陆,最后肯定被风之大陆上所有势力群起围攻,后果如何,至少我是不看好的。”

  旭烈兀侃侃而谈,分析局势,许多言论的精准预料,令妮儿心中惊叹,觉得如果自己站在他的位置上,依照这些思维,肯定也会做出同样决定,姑且不论这些想法是真是假,旭烈兀确实是一个很杰出的说客,每句话都是那么具有说服力。

  “……更何况,我自己得到的秘密情报,雷因斯在香格里拉之战后,已经得到通天炮的结构蓝图,为了抵抗二师兄的威胁,相信目前已经开始动手制造,两台通天炮彼此对轰的场面早晚会上演,二师兄他未必占得到什么便宜啊!”

  妮儿与雷因斯方面全无联络,更不晓得太研院的行动,但听旭烈兀言之凿凿,心里已经信了七成,如果己方也有一台通天炮,那么就有足够本钱与铁面人妖对抗了,旭烈兀因为这样而做出判断,决定舍弃铁面人妖,那也不难理解……

  “我所想要的,并不是争霸天下,也没有征服全风之大陆的打算,和平共存才是我的理想蓝图。雷因斯对艾尔铁诺应该也没有多少侵略之心,不,有没有侵略之心都无所谓,反正我也不执着艾尔铁诺的帝位,你们想要就拿去吧!以这个为代价,我希望妮儿小姐能成为和平的桥梁,在我们合力排除和平的障碍后,让我与兰斯洛陛下握手言和。”

  旭烈兀说得很轻松,眉宇间的笑意全不似商谈国家大事,妮儿不禁有个念头,或许当初旭烈兀也是用这表情,谈笑间决定参与弑师行为,把陆游送进死地。

  “我……我一点都不相信你,你的话虽然有道理,可是我总觉得你的话藏着什么陷阱。”

  “是吗?真是让人遗憾啊,因为我很努力在掩藏我的恶毒心肠呢!”

  “但是,身为雷因斯的一份子,我会把你的话传达给我哥哥,由他来判断。”

  妮儿最终也只能做这样的决定,不管旭烈兀要求合作的心意是真是假,自己都无权将之搁置,让雷因斯错失了这次机会。旭烈兀与周公瑾合作,几乎可以说是天下无敌的联手,但如果倒反过来,由旭烈兀在周公瑾身后捅上一刀,那也是一个相当有利的战术,可以早一步把战争结束。

  对旭烈兀而言,他也伤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脑筋,因为这个提案太过匪夷所思,自己与雷因斯人的关系又没有多友好,如果少了一个适当的牵线人,双方相互猜忌,就会多浪费时间。而和自己唯一有点接触的雷因斯人,就是眼前这个长腿美少女,正烦恼该如何与她取得联络,她就非常巧合地从天而降,省却了自己的大麻烦。

  “我明天再来找你,反正你不喜欢皇宫,就先待在这个地方吧,等一下遇到人,报我的名字就行了,整个中都城现在就属这里最安全,你待在这边,没人能伤到你……”

  旭烈兀说完,优雅地起身告辞,妮儿虽然不知道他回去之后会怎么解释,但猜想多半是鬼扯他如何英勇机智,从那凶狠如恶鬼的绑匪手中逃脱吧!

  “等一下,我想问你一件事。”

  按耐不住心中疑惑,妮儿忍不住发问,想知道旭烈兀之所以决定舍弃周公瑾,除了刚刚那些理由外,还有没有别的缘故。即使一桶烈日下的火yao本来就会爆炸,也该有个火苗或是导火线吧!

  “这个嘛,如果要勉强说的话……”

  旭烈兀轻快的声音突然转为沉重,尽管不是很明显,但妮儿确实感觉到了那股重量,似是叹息,似是惋惜,让旭烈兀停下了脚步。

  “……大概是因为香格里拉大战的失去控制吧!二师兄在这一战中的所作所为,令人大出意外,他所采取的决策,让人不敢相信是出于他手中,如果他可以下令把通天炮对准香格里拉,那么有谁能担保他不会有朝一日改把炮口对准中都?”

  “所以连你都怕了?”

  “你走到街上去,随便找个人问问,当他们说我二师兄是国家英雄,称赞他在战场上所向无敌,在香格里拉大显神威的时候,你看看他们的眼睛,看看能不能在里头找到恐惧……应该是不难的,因为我每天都看得到。”

  旭烈兀轻轻说着自己的感叹,就这么离开,重回秘道,妮儿一直看着他的背影,直至他身影消失,自己心头那股沉重感觉仍十分不好受。自己与周公瑾确实是敌人,也十分痛恨他在香格里拉把炮口指向平民的做法,不过看到他在战场上纵横无敌后,应该支持他的人却计划着打倒他,同为武将之身的妮儿,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受。

  但还有一点却让妮儿更感到疑惑,即使经过了刚才那些谈话与问答,她仍然无法肯定,那是旭烈兀的真心感叹,亦或只是演技。虽然不老,但这个优雅的贵公子无疑就是一头狐狸!

  当妮儿犹自沉思,后头传来声响,听起来好像是某种机括与车轮的转动,压在后头的草地上,沙沙作响,而在这些异响声中,一个极为自然舒缓却柔美的女音,有些惊讶地传入妮儿耳中。

  “哎呀,真是难得……这里很难得会有访客呢!”

  妮儿闻声回头,在转过身的刹那,她脑里还想着一个念头,就是刚才忘记向旭烈兀问清楚,自己到底身在什么地方;不过,在转身看清楚身后之人时,她很错愕地停住了声音。

  眼前的那名女姓相貌很美,很有古典美感的眼眉,像是一只秋燕似的眨着;银灰色的裙衫,朴素而简单,与头上的束发荆钗一样,虽然打扮很自然,但却掩不住一股出身世家的典雅,让人一眼就看出她肯定曾是哪一家贵族的千金闺秀。

  很难形容,虽然那种平实自然的感觉,与玉签风华很相像,但却又有着决定性的不同。玉签风华的自然平和,气质像是与生俱来,但这个女人的简朴打扮,却像是饱经忧患后,洗净铅华,甘心归于平淡。

  自己光是凝视着她的眼睛,就隐约觉得看到了一种很深沉的伤心,仿佛将整颗心硬生生撕裂两半的强烈痛楚,纵然随着年华流逝,伤口结冻止血,但却不时隐然作痛,连这样的双目对视,都让妮儿受到感染,有种伤心流泪的冲动……

  “这位小姐,这里不是普通人能够进来,我相信你不是一个普通的迷路游客,愿不愿意告诉我,你来这里做什么呢?”

  声音清柔舒缓,不带敌意,妮儿如梦初醒,再次凝视向眼前的对象,这才惊觉她是坐在一台轮椅似的木车之上,很明显地不良于行,整个行动全靠这台木车。

  “你……你的脚……”

  “站不起来很多年了,不过只要有心,还是可以做很多的活动,我刚刚学会做梅花羹,恰好有客人来了,如果不嫌弃,今晚就留下来吃个饭吧!”

  妮儿注意到,那名银裳丽人的木车旁,挂着一个竹篮,而自己身旁不远处,正有几株梅树盛灿开花,她说刚刚学会了做梅花羹,想必是来这里摘采梅花瓣,洗手作羹汤。

  一想到这里,妮儿马上有动作,跑到那几棵梅花树旁,轻轻一掌拍在树干上,震脱了满空梅瓣如雪,出手如风,迅速把飘落的梅花瓣一一拈于指中,在半空中轻轻巧巧转了几圈后,翻身落地,捧了满手的雪白梅瓣,却是半片也没有落地。

  妮儿到了那名银裳丽人面前,把花瓣洒放在她的竹篮里,恰好迎上她的浅浅微笑。

  “这位小姐,你的心很好、很体贴啊!”

  不是夸奖自己的武功很好,而是夸奖自己的体贴,妮儿觉得有些意外,但却又喜欢这种被夸奖的感觉,正想开口道谢,银裳丽人已经转动木车把手,掉转车头,让妮儿跟在她后头前进。

  走出这处树林,妮儿才发现自己正在一座山的半山腰,高度颇高,从这个角度可以很清楚地眺望中都城,而山脚下更有许多房舍建筑,层层叠叠,像是阶梯一样沿山盘建,看上去极为宏伟,但牌楼飞檐的设计又极细致,远远看去,亭台楼阁、假山流水无不齐备,红瓦白墙各具气派,更有许多挖空山壁而成的窑洞,密密麻麻的人群像蚂蚁般频繁出入。

  “好漂亮,下头是什么地方?”

  “呵,你一定是外地来的吧!怎么会连这么明显的地标都不认得呢?任谁到了中都,都应该认得出来,这就是鼎鼎大名的白鹿洞本院啊!”

  “啊!这里是白鹿洞?”

  被这么一说,妮儿才想起来,艾尔铁诺建国时为了表示对白鹿洞的敬重,所以把都城建立在白鹿洞附近,还刻意位置低过白鹿洞一阶,以示对陆游的绝对服从,虽然那份心意在陆游死后变成了大讽刺,不过这仍改变不了白鹿洞本院与中都的邻近距离。

  “下头就是白鹿洞?这么说,这里是……”

  “这里是白鹿洞的后山,不过打从有白鹿洞开始,这里就是禁地,禁止门下弟子擅入,违者重罚。你能够进入这里,一定是有人带着你进来吧!”

  “呃……是旭烈兀那个家伙,偷偷挖了一条地道,从中都城一直连到刚刚那里。他说只要报他的名字,这里的人就知道了。”

  当妮儿说到地道的事情时,那名银裳丽人的表情立刻顿住,好像对这件事情非常震惊,但旋即露出了然的微笑,仿佛想通了什么,轻轻笑了起来。

  “对啊……还有这个方法呢!果然就如他所说,只要肯动脑筋,世上多的是办法可以解决……”

  话说到最后,声音已是细不可闻,妮儿听不清楚,又不敢多问,幸好银裳丽人回过神来,牵着妮儿的手往山上走。

  “既然你是旭烈兀带来的,那么就是这里的客人,不嫌弃的话,请跟着我来吧!”

  银裳丽人的木车设计巧妙,虽然有些山路颇为陡峭,但她轻拨轮轴,这辆看似笨重的木车却履险如夷,轻轻巧巧就在山路上行走如飞,没过多久就到了一处岔路。

  “往左边走,那条路直通千雪谷,是往昔陆游宗师闭关所在,现在仍是禁区,闲人止步。”

  “陆老儿的龟洞?那个地方很有名耶!我早就想去看一看了,之前我有个朋友……嗯,是我家大哥的拜把朋友,他就是和陆老儿在那龟洞里拼了三招,最后败在那里头,我……”

  “真的……不能去啊?陆老儿都死了,那边应该可以开放了吧?”

  “我不是要拦你,只是想要告诉你,真正让剑仙李煜尝到挫败滋味的地方,不在左边,而是右边这条阶梯。”

  苍白的手指,柔柔地举起,引导着妮儿好奇的目光,遥遥指向一条被云雾所笼罩遮蔽的山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