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破门而入

风姿物语 罗森 8646 2003.04.21 13:29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一月雷因斯稷下王都

  虽然在史册上语焉不详,但是对于这场僵持许久的雷因斯内战而言,白家第一公子白起的出关,实在是一项重大变因。

  在此之前,兰斯洛、白天行两方阵营,都因为自身资源与实力方面的匮乏,没能力突破这令人焦虑不已的困局。兰斯洛身边的首席幕僚苍月草曾说过,要打破如今的僵局,只有两个办法:兰斯洛阵营拥有充足资源、白天行阵营拥有两名以上的天位高手。

  虽然局面走向对兰斯洛不利,但比起让内战无止境地拖下去,这样的变化未尝不是好事,也因此,兰斯洛不敢大意地做好准备,预备迎接隔日将会发生的天位大战。

  只是,事情的发展却让敌对双方俱皆失望。白起出关后的第二天,并没有爆发先前预期的惨烈激战,白天行一方虽然发动攻击,但也不过是往常那样的规模,没有动用太古魔道兵器,而应该担任攻击主力的韩特,更是连人影都没见着。

  “亲王大人,您真的确定今天会有大战吗?看这样子不像啊!”

  一直待在城头督战的兰斯洛,对于守城兵将的问题答不太上来,仅是远眺白天行阵营。

  尽管还怀疑对方是不是佯攻,暗中策划什么奇谋,但直觉上敌人今天似乎是不会有什么大动作了。

  (去!早晚都要打,怎么还不现身?不干脆的家伙。)

  颇感纳闷,兰斯洛搔搔头发,松开了紧握在刀柄上的手,却仍在心中维持警戒。凝望白天行阵营的方向,尽管感觉不到天位敌手的浓烈杀气与战意,但却另有一种山雨欲来的郁闷感,积压在胸口,令他不快。

  在确认今日不会有什么大型战事后,兰斯洛离开了城头,秘密赶往太古魔道研究院,要与爱菱碰面。照他们两人昨夜的协定,爱菱今天应该前往研究院,执行他们准备许久的行动。

  只是,步入稷下学宫后,兰斯洛竖起耳朵倾听,却听不见什么特别的消息,显然爱菱今天并没有将计画付诸行动。而当兰斯洛来到爱菱的住处,见到的是大门深锁,不见人影,如果不是门上贴的字条,暗示原本的行动延迟一天举行,兰斯洛几乎就要以为爱菱临阵退缩,开溜逃出稷下了。

  结果,当这一天结束,满肚子闷气的兰斯洛,独自来到酒店街,闷头痛饮。他应该没有什么生气理由,但是所有预期的事都没发生,这却让他有一种摸不着头脑的忙乱感。

  (该不会是在准备什么阴谋诡计吧……)

  对谋略不擅长,兰斯洛猜测着敌人可能使用的战术,但却总得不到答案,虽不至于忧心忡忡,可是仍免不了一定的心理压力。

  就在兰斯洛把时间花在喝闷酒的时候,隶属于他阵营的两大幕僚,正以水镜术法跨越万里遥距,进行沟通。

  “唔……这样看来,你们那边今天什么事都没发生罗?”

  “这是可以想见的,是我也会作同样的事。在没有弄清楚情况之前贸然攻击,是不智之举。”小草轻声道:“更何况,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是兵法正道,用这方法对付我家老公,倒不失为一计良方。”

  隔着波纹荡漾的水镜,小草打量着远地同伴的身影。

  衣衫不整、鬓发散乱,狼狈的模样,看起来与其说是刚和人交过手,更像是挨了一顿揍,左眼眶上的一个黑眼圈,更是再明显也不过的证据。饶是如此,源五郎却是笑容满面,轻松地耸着肩说话。

  “呵,看来你家那口子很难伺候啊!”

  “这个嘛……彼此彼此啦!”源五郎笑道:“妮儿小姐忙着练功,要找些对手来配合,我如果不下场,北门天关里头可没人能配合得上,总不能每次让她一练功,这里就死伤惨重吧!我可是有准备要和妮儿小姐共度一生的人啊,只要天魔劲没有全面爆发,一些拳脚总还是挨得住的……”

  “我看你是欠揍。”小草摇头浅笑,没再多言。不管听起来有多怪异,既然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那便是人家两公婆的私事,自己只要负责微笑就可以了。

  “闲话不提,那位天才小妹的下落,已经找到了吗?”

  “这个……”小草微笑道:“事情有点出乎意料的进展,我家老公的手脚,这次是出奇的快呢!”

  当初小草将另有太古魔道奇人加入白天行一方的消息,告知源五郎之后,几个可能的人选,立即浮现在这位美貌青年的脑海里,其中位居榜首的,就是魔界名匠隆。贝多芬之女,得到日贤者皇太极传授太古魔道知识,以“爱菱”之名在人间行走的那名少女。

  虽然说自从阿朗巴特山分别后,双方没有再见过面,但既然有了明确的对象,只要人还在人间界,青楼联盟的情报网就不难找到。比预期中多花了点时间,青楼联盟最后查到了爱菱的下落,将情报传给源五郎,再从他手中转给小草。

  得知稷下城内有如此奇人,小草着实吃了一惊。阅读报告书,知道了发生在研究院的丑闻,她为之气结。早就知道研究院的长辈极重门户之见,对于种族歧见更是严重,只是自己分身乏术,没法好好整顿研究院,哪想到竟闹出这等事来,将一个难得的大好人才,白白送到敌人那边,幸好白天行是个蠢蛋,要是与周公瑾敌对,让这少女投奔去艾尔铁诺,这就是一个无法弥补的重大损失。

  然而,世事真是让人难以预料,这个应该尽早笼络住的奇人,竟然被兰斯洛发现,两人似乎有什么计画。

  小草不禁莞尔,难怪青楼使者送来资料时,表情是那么的怪。之后她赶去爱菱的住处,发现爱菱正与兰斯洛密谈。不敢打草惊蛇,她隐身一旁,聆听两人谈话,以她的绝顶聪明,三言两语间就弄清楚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之后,她以别种面貌,出现在要前往研究院实施计画的爱菱身前……

  “呵,老大真是有本事啊!看起来好像在一直搞砸事情,可是一出手就把握住了最关键的人才。”有着些微的错愕,源五郎怎也没想到,兰斯洛会有这样的好运道,叹气道:“可是,你这样做好吗?这样子的插手干涉,让老大知道,说不定又要不高兴了?”

  似是关心,但小草却听得出其中嘲弄的意味,更清楚源五郎一直不满自己太过纵容与袒护丈夫的作法,关于这点,她并不想多作解释。

  “我的确是打算成也由他,败也由他,以他的决策为大前提,自己只作辅佐的工作,所以这一次,我也一切照着他的计画进行,只是稍微作一点补强,提升计画的可行性而已。”

  小草说得含蓄,但源五郎又怎会料想不到,若非兰斯洛的计画没有可能成功,素来把丈夫意愿摆在第一位的小草,又怎会横加插手?偏生还得在不更动原计画的大前提下做出辅助,煞费苦心,真是辛苦了。

  “而且……我大哥已经出关,为了避免此战拖长,变因过多,我必须早点把战争结束掉……”

  终于谈到正题,源五郎正起神色,道:“白大公子吗?能令白家千年一见的疯狂天才白军皇也恐惧三分,那真的是不容小觑啊!”

  在当前的风之大陆,白大公子还只是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但所有阅读过青楼联盟高机密档案的高手,却无不对这大半资料都以“不详”两字带过的白起,闻名已久,想见识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以实力来说,大哥虽已将白家六艺的前三艺融会贯通,但平手相搏,仍未必胜的过老公的鸿翼刀,只是……”

  “只是你家大哥的真正威胁性,并不在于前三艺,而在于他的武中无相。”源五郎叹道:

  “直到现在,我也仍然不理解,怎么会有人能练成这门古怪功夫?看来老大这次是真的有难了。”

  “现在大哥已经与白天行同一阵线,他的作法、想法,都不是我能凭空臆测,最糟糕的情形,这次的内战会完全脱出我的掌控之外,我如今所能作的,就是设法在那之前先把内战结束掉。”

  水镜里,小草秀丽面容泛上一层忧色。光是一个兰斯洛,就足以令所有计画安排差错连连,再加上敌方有那么一个棘手人物,这场战争的尽头到底是什么,源五郎可真是答不上来了。

  “听起来似乎不太妙,那么,老大的近况如何呢?”

  “不怎么好。”小草摇头道:“他似乎仍在迷惘,整个人看起来很没精神,让人很担心呢!”

  对兰斯洛的情形感到担忧,小草之前曾与源五郎有过讨论,得到了一个共通结论:兰斯洛正迷惑着自己的定位问题。

  自从离开基格鲁之后,兰斯洛就对自己的人生地位感到怀疑。他是有心要成为领导者的,因为在个性上,兰斯洛天生就是个憎恶听命于人的倔脾气,然而,当他被周围的部属拱为领导者,成为一国之主,潜藏的问题随即浮上表面。

  在兰斯洛阵营中,源五郎的心态有些可议,但大体上也是服从兰斯洛命令,其余像小草、妮儿、枫儿,就更不用说,全然是以兰斯洛为主体,这才得以聚合为组织。只是,面对着一众亲友,兰斯洛不禁纳闷,自己凭什么领导这些人呢?

  论智谋,他远远不及小草和源五郎;要讲博学才干,连那个白天行也远胜于他。唯一擅长的该是武功,但虽说有着天位修为,却也还没到出类拔萃的地步,和众人相比,是稍胜妮儿、枫儿一筹,不过若生死相搏,胜负犹自难料;如果论起未来的发展性,尽管他是公认的练武材料,却怎也比不上妮儿那样的恐怖天分。

  几相比较,兰斯洛根本就没有稳立于众人之上的权力基础。认真来讲,在隶属于他的这个小集团中,他或许只有资格统率雪特人。同时,成了领导者的自己,能为属下作些什么?

  又该作些什么?这也是煞费思量的问题,深深令他苦恼。

  如果兰斯洛能像有雪一样,完全不思虑自己的存在意义,旁若无人地生活着,那一切就容易的多,偏偏他无法漠视这些想法,麻烦也就因此而生。

  雅各宣言的诞生,就是兰斯洛矛盾心情的代表。在众多市民之前的怒吼,正是他想要以一己之力突破困局的奋斗,倘使一切照那方向发展,虽然会开辟出一条艰辛的毁坏之路,但或许兰斯洛反而能找到适合自己的途径。

  然而,雷因斯宫廷派的一众大老却采取了巧妙手段,用怀柔约束困住了兰斯洛的野性。

  当不必采取强势手段也能解决问题,兰斯洛自然不愿在妻子的国度大开杀戒,因此与长老们定下三个约定。

  用着自己不擅长的游戏规则,兰斯洛的心情等若被上了一层无形枷锁,随着战事演进,心头困惑日深。为了要找出答案,兰斯洛作了许多努力。向来不喜作深度思考的他,之所以会一头栽进图书馆里,拼命地阅读,就让人感到他希望改变自己的急切心情。

  “动机是很好,但方法用错了。”源五郎摇头道:“猴子有猴子的思考方式,勉强想套用人类模式,最后也只会画虎成犬,变成一头四不像的东西。”

  “哦?话说得好漂亮啊!那你前阵子又为什么一直想要逼猴子变成人呢?”一语戳破对方的矛盾,看着源五郎张口结舌的模样,小草苦笑道:“我认为,现在这个困惑阶段,是老公他迟早都会走过的人生历程,能够早点面对,未必就不是好事,只希望他能尽早有所领悟,不然以这种状态面对我大哥,是很危险的。”

  “………………”

  “别光说我,你那边的情形如何呢?五色旗还好用吗?”

  “很好用,都很听话啊,现在正在训练那票贵族公子哥,多增加一点帮手,不然等到战事开打,这点人可能不够用呢!”

  “战事吗?你觉不觉得花家的动作有点奇怪,好像……太慢了。”

  “受到北门天关失陷的意外打击,大军调度难免受影响,以此而论,些许迟到并不值得意外,照估计,如果花天邪仍想要进攻北门天关,最迟在一个月之内,军队便会来到此地。”

  “如果过了一个月,花家大军仍然没出现呢?”

  “那样子的话……”源五郎缓缓道:“我们两个就真的要很担心了。”

  在所知者不多的情形下,事态正照着小草与源五郎预测的方向进行,而最直接的影响,正在太古魔道研究院之前发生。

  站立片刻,少女一如昨日早上那样,仰望研究院的建筑设施,深深吸了几口气,让紧张的心情镇定下来。

  (冷静……我要冷静……机会只有这一次,能不能把一切扭转过来,就看这一次了……)

  为了今天的表演,昨天已进行了一整天的特训,那位好心的白三公子,除了提供许多道具,还教了自己如何克服胆怯的秘诀。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再也没有别的退路了。

  和上趟在白天行面前作戏相比,这次的戏码难度更高、时间也更长,自己是不是能撑得下去呢?光是想都觉得可怕。

  (下巴要抬得高高的,千万不可以讲“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我不知道”,这三句是绝对禁语……还有没有忘记什么?)

  脚下一紧,是跟着自己前来的爱犬,似乎因为不耐主人的胆怯,作着催促。

  “是啊!我可不能让你看不起呢!好……卡布其诺,我们上吧!”

  再次把呼吸调匀,少女自藏身的树丛中走出,踩着迅捷脚步,伴随着爱犬,笔直往研究院而去。

  由于白天行、兰斯洛两方的强势排斥,使得研究院的未来堪虑,加上日前兰斯洛的宣言,让稷下百姓把研究院视为暴行的共犯,几件事产生连锁效应,研究院的声誉跌至前所未有的低点。

  兰斯洛的冷淡态度就不用说了,依照白天行的宣告,当他破城而入,搞不好立刻就会到研究院展开大屠杀;走出研究院外,整个稷下学宫都对研究生投以怪异眼神,原本该位于稷下学术顶峰位置的他们,等若一下跌若谷底,心理上的沉重压力,让许多研究员急挂病号,各种胃药、头痛药的消耗量直线上升。

  就某些方面来说,他们和兰斯洛有着相同的困扰:有着优秀的专业才能,但一般性处事能力不足,都意识到了自己目前所处的困境,却也都不明白应该怎样去突破,只能茫无头绪地乱找出路。

  然而,对于研究院的众多院生而言,今天实在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那种令人不快的沉闷感,有了被打破的契机。

  身为太古魔道的最高学术单位,动用人力来看门,实在有失研究院的颜面,所以研究院的各个出入口,都有精密的电子系统,随时扫瞄出入者身份,一旦核对错误,就会采取应对措施,将可疑份子捕获、杀伤,或是当场格毙。

  一直以来,这套系统都有效地运作,为研究院提供安全保障,只不过,今天似乎有些特别,首先发现有入侵者的,并不是负责监控出入口的警戒系统,而是在研究院外庭洒扫的杂工们。

  一群正专心剪草的园丁,瞥见大门口出现一道窈窕身影,快步走来,后头还跟着一头机械狗。她身上穿的并不是研究员的白色制服,也不是寻常杂工的打扮,这点令他们略微一奇。

  通过门口检查装置时,对方并不像平常研究生过门那样,将眼睛凑近扫瞄孔,虽然扬起了手,却也没有放到指纹辨识器上,仅是隔空轻轻挥过。

  距离颇远,看不清楚她究竟作了什么,但当她通过大门口,一声古怪的金属噪音忽地响起,整个系统像是失去了动力,瞬间瘫痪了下来。

  “怎……怎么搞的?”

  异常的怪事,众人都看傻了眼睛,还没想到要怎么应对,那位不请自来的客人,已经来到众人之前,凝视着研究院的主楼。由于警戒系统开始运作,三道厚重的合金护闸,迅速落下,将大门封住。

  “啧!别的不会,关门的动作倒是挺快……”

  注意到她凝望合金护闸的眼神有些奇怪,一名旁观的园丁好心劝道:“这……这位小姐,你别乱来啊!除非是那些天位怪物,不然单单一个人是没可能打开这道门的,要是触动了……”

  劝告声化成惊叫,理由是瞥见了十多架来势汹汹的机械兵,那是研究员们考虑到近月内可能发生的武装冲突,特别增设的防卫武器。

  “天位力量吗?那种蛮力我是没有啦!”对方的回答简洁,同时蹲下来,在那头机械犬的背上迅速操作起来。

  “几位大叔,请退后一点吧!”

  操作完毕,机械犬张开了嘴巴,一团雪白夺目的光芒,在它口中璀璨亮起……

  “等会儿的噪音……会有点吵。”

  “注意!各单位注意!正门入口的保全系统,因为不明原因瘫痪,怀疑有可疑份子强行侵入……”

  透过广播,电子语音的警告,迅速传遍研究院内,立刻引起了研究员的骚动,众人赶忙放下手边工作,慌忙赶去探视情形。平素修习白家武学健身,研究员中不乏武学好手,整体的武术水准堪居稷下首位,此时机械失效,自有由研究员组成的警备团,赶去户外拦截来人。

  “正门的系统怎么了?为什么会忽然瘫痪?”

  “弄不清楚,怀疑是受到强力的电磁波干扰,整个当掉了。”

  “饭桶!主楼的防御系统启动了吗?”

  “已经启动,合金闸门放下,机械兵出动,进行武装防卫。”

  “武装机械兵?如果来的是一流高手,那种玩具有用吗?”

  赶往主楼正门的警备团,与操作系统的控制室交换讯息。机械兵是研究院开发的产品,在研究员眼中,当作工具的价值远高于武器,价格昂贵,在地界作战时可以产生作用,但面对一流高手,甚至是天位强者,这些跟不上时代的金属玩具,就只有被秒杀的份。

  不过,合金闸门还是可以信赖的,除非是天位高手到来,否则在众人的预想中,以特殊合金锻造的三层厚闸,是没可能以人力破坏的。

  照常理而言,众人的推断没有错,然而这天却是一个所有常理都被颠覆的坏日子。

  奔赶到长廊,已经可以看到主楼大门,正要赶去,陡然间眼前大亮,一股气流热浪激烈袭来,巨响轰隆,掀天震地,仓促间众人抵受不住,全给轰得倒飞起来,跌撞作一团。

  等到好不容易站直起身,前方一片明亮,那三层合金护闸连带主楼大门,已经被来人一击摧毁,门口几乎成了一片断辕残壁,飘散着袅袅白烟,隐约可以看到一些机械残肢,想来便是那群被一击毁掉的机械兵。

  “究……究竟是怎么搞的?是哪一边的敌人入侵?”

  “不……不会是白天行的大军杀来了吧?”

  “哪可能啊!如果是那个白痴亲王杀过来,可能性还高一点……”

  突如其来的惊变,众人在紧张之余,也有一种“该来的终于来了”的安心感,彼此交换几句后,一同往门口赶去。

  “什么人胆敢擅闯太研院?报出身份!”

  能够硬闯、破坏掉门口的系统,众人原本预期会看到一位杀气腾腾的天位高手,或一支全副武装的军队,由于被破坏的闸门出现融化痕迹,来者若非是东方世家的绝顶高手,便可能配备极犀利的太古魔道设备。哪知道,出门瞥见的景象,却令他们傻了眼。

  “啊!这么多人出来迎接吗?真是辛苦大家了……”

  与军队无关,似乎也没什么威胁性,站在门外的只是名人类女孩……不,虽然身高有些矮小,但整体的比例让人一眼明了,她已经是一名少女,而且是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娇俏少女。

  两手带着厚重黑手套,火亮的红发,梳成一条长辫直垂腰际;嫩绿色无袖背心,浅棕色短裤的轻便打扮,暴露出雪肩、粉腿的玲珑曲线,虽然还说不上性感诱人,却也能充分发挥令众人呼吸一窒的作用。

  戴着墨镜,表情有些难辨,但当她一手插腰,紧抿着嘴唇,高抬下巴,斜斜睨视过来的时候,一种似曾相识的压迫感,瞬间震慑住众人的心头。并不讨厌,甚至带着一点温馨,彷佛许久之前也曾感受过……一时间众人忘了追究来者的无礼,只是呆呆地看着,直到几声狗吠惊醒他们。

  一头机械狗绕在少女脚边直打转,样式平平无奇,但是动作灵活、举态拟真的程度,却教众研究员吃惊,他们可没见过这么有灵性的机械产品。

  “如果各位是来欢迎我,现在可以让开了,别阻着路。”少女淡淡道:“附带一提,被你们这些无能的废物欢迎,我可是一点都不觉得高兴。”

  初见时的好感,被这段话激成怒气冲天,众人刚要发作,少女已经快步走来,看样子,是要强行突破封锁,进入研究院。

  “丫头,你别乱来,不想受伤的话……”

  面对的一方是人类时,这些研究员都能抱以相当的善意与礼节,又见这小姑娘娇滴滴的模样,也忘了她刚才制造的破坏,下意识地都不想伤到她,因此当她踱近过来,当先一人只是伸手要将她推开。

  “汪!”

  机械狗忽然吠叫一声,众人一惊,跟着就是那伸手出去的人发出痛叫,也不知是怎地,竟给摔了出去。这时众人才有警觉,散开来将她包围住。

  “好家伙!你到底是……”

  话只能讲到这里,就给人拿住胸口要穴,倒摔了出去。以武学修为而论,能够担任太研院的警备员,他们都有相当的水准,更通晓一些上乘白家神功,哪知道比拼起来全不济事,给那少女一抓一推,摔倒在地,半天起不了身。

  虽然认位颇差,但少女的手法却极为巧妙,有意无意间,更发挥克制白家武学的作用,专门攻向众人的破绽,加上透打而来的内力,竟是惊人地浑厚强横,结果没人能接她一招,顷刻间全给打倒在地。

  有这结果并不稀奇,当日在阿朗巴特山,少女曾蒙日贤者皇太极传输内力,虽然不多,却也获益匪浅,又从该处学得大日功口诀,依法修练,颇有进展,虽然不能与天位高手相比,但也是地界中少有的内力强人,再经小草传授专为克制白家武学而设计的招数,轻而易举,便将这些警备员摔得东倒西歪。

  没有受伤,但给强横劲力侵入经脉,众人起不了身,只能瘫软在地。当打倒最后一个对手,少女口唇微张,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念及自己的角色,说出口的却是与本意全然相反的话语。

  “实在是太令我失望了,不但太古魔道学得一塌糊涂,连武功都练成这德行,难怪太研院会被人看扁,如果我不赶来,接下来你们还不知道要出多少丑……卡布其诺,我们走。”

  少女转头步进主楼,后头爱犬蹦蹦跳跳的跟随着,更彷佛是存心侮辱,卡布其诺在跨越障碍物时,毫不客气地从众人面上踩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