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陨石战术

风姿物语 罗森 4586 2005.10.10 09:39

    人间界的战争进入白热化,旭烈兀统帅大军,在雷因斯境内攻城掠地,看似无人能挡,尽显英明领袖的风采。

  尽管赞辞如涌,旭烈兀对于自己的定位却极为清楚,非但不觉得飘飘然,甚至不觉得有什么好高兴的。

  “我们没有打下城池,只是接收敌人不要的东西。当个收垃圾的也这么开心,你们这些家伙全都是心理变态吗?”

  旭烈兀的叱喝,看在部下眼中几乎是一种“不合群”的表现,然而,如果他会被这点小胜利给冲昏头,无视一切潜在的危机,那他也就不会如此深得胤祯的器重了。

  事实上,尽管自己目前节节胜利,旭烈兀却仍清楚注意到自己的危机。白起的那一发元始炮,确实重创了魔族的人力,百万魔军灰飞湮灭,那些都是魔族中最精锐的人才,现在自己统帅的军队虽众,素质却差得多,超过三分之一甚至是没有思考能力的魔兽。带着这些魔军上战场,杀伐摧毁可以,如果要靠他们去占领地方,肯定搞得天下大乱。

  占领的目的是为了统治,说白一点,是能够长久地得到资源,如果在占领途中就把目的地摧毁殆尽,那占领一块垃圾场有何意义?以手边的状况来说,最好的策略就是率众游击,维持高度机动性,一面吸蚀人类领地的精华区块,获得物资;一面趁此练兵,培养与提高部队的素质。如果执意攻占地方,那只是把本就不充裕的兵力一再分散,加上素质又不好,肯定会成为人类精英部队各个击破的目标。

  旭烈兀觉得这些事情显而易见,但无奈身边彷佛被白痴给包围,整天都有部属提出要求,希望攻占某个地方,建立自己的武勋,提高在胤祯陛下面前的地位。

  最早在麦第奇家的时候,旭烈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绝对的命令,没有任何人胆敢反驳,但他目前统帅着新军,领袖威严还没有完全建立,遭到部属质疑的机会就相形提高,再加上有些魔族武将徒负勇力,脑袋却不太灵光,常常故意顶撞,不是说了话听不懂,就是听懂了却不做,搞到旭烈兀一天到晚杀人立威,常常开会到一半,侍从兵要负责从司令部拖出残碎尸首。

  “真是一群饭桶,我教属下像是教狗一样,魔族需要的不是优秀将领,是驯兽师啊。”

  统兵作战,旭烈兀的心情好不起来,除了战术上的种种考量外,来自后方的问题也不少。

  首先,由于部队是由多个种族所混合,人类与魔族两边的部将时有摩擦,相互看不顺眼,如果只是彼此争功那也罢了,还常常出现互扯后腿的情形,在战场上冲突不算,还弄到旭烈兀桌上每天黑函看不完,火冒三丈高。

  “唔,再这样子下去,看来在我杀光敌人之前,我可能要先杀光自己人了……”

  旭烈兀的叹息,蕴藏着百分百的真实性,特别是他另一位“自己人”的作为,常常令他掀动杀意。

  石崇应该是负责攻打昆仑山的,但是目前艾尔铁诺到昆仑山的路径未通,石崇只能以精锐武者队行动,却无法挥动大军。不过,大批军队留在艾尔铁诺境内纯粹消耗粮食,这样子下去也不行,有鉴于此,石崇主动请命进攻武炼,趁着雷因斯无法分援他国,武炼又乏人指挥的当口,一举把武炼给拿下。

  武炼的最大屏障,天刀王五,自从与周公瑾耶路撒冷一战两败俱伤后,就一直没有后续消息,这点令石崇甚感不安,所以半是试探、半是真心,石崇开始进攻武炼。

  讲说是进攻,石崇手中能动用的筹码也不多,他不能把主力高手放在这种地方,忽略掉昆仑山的任务,因此他只是集中大量魔兽,将那些无能管控自己行为的凶暴东西释放在武炼,让武炼的森林被魔兽群践踏。

  武炼三十六部族中并没有什么杰出高手,王五与王右军重伤后销声匿迹,公孙楚倩一人独木难支,简单十数万魔兽大军配合几头改造毒龙,有天位级的战力压阵,已经足可吃下武炼。

  “当战火延烧到家门口,我不相信王五还可以继续龟缩在房门内……”

  号令进攻时,石崇对属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只要王五一死,武炼等若是一块搁在口边的肥肉,毫无抵御之能,随时都可以吃,所以目前的重点是逼出王五,若是他伤势仍然未愈,那就要趁早格杀,否则再多一个能够影响大局的斋天位武者出来,这点绝非魔族所乐见。

  魔兽群大举进攻武炼,这件事顿时引起骚动。魔族竟然有着如此充沛的兵力,同时多面进攻,这对人类阵营绝不是什么好消息,而且石崇也不是只会蛮干的武夫,当不受控制的魔兽群侵入森林,四处烧杀摧毁,武炼本身的兽人部队陷入苦战,每日都造成许多死伤,各大兽族均承受沉重压力时,石崇派遣密使,拜访各大兽族的领袖,劝说他们叛离兽族联合会,投向魔族。

  “武炼兽族的源头,是九州大战时期,魔族与人类混血所生,后来受到人类的迫害,才流落武炼蛮荒。这样子说起来,其实魔族才是兽人们的亲戚,我们应该是站在同一边的。”

  “只要你投靠魔族,我们不但保证你一族的安全,更会给你远比现在更优渥的生活。大魔神王陛下无所不能,那些你毕生梦想的东西,都将可以拥有。”

  连横合纵的手法,本就是石崇所长。当年槿花之乱后,击败忽必烈的王五成为武炼军神,但使用阴谋诡计令得忽必烈战线崩溃的石崇,却是全体武炼兽人都仇恨憎恶的对象,话虽如此,但是当灭族的强大压力临头,愿意不惜一切死战到底的人终究不多,更何况,当石崇许以厚禄重酬,许多本来就决心软弱的兽族族长顿时变节,一日之间就改变立场。

  武炼确实是一个蛮力至上的所在,有几名宣布叛离兽族联合会、加入魔族阵营的兽族族长,在宣布之后立刻被愤怒的族人反叛所杀,富贵厚禄成了白日梦一场。但相较于此,也有兽族感到事不可为,全族宣布投靠魔族阵营的例子,总之,在魔族大军入侵的半个月后,武炼已经陷入高度混乱状态。

  对石崇阵营而言,旭烈兀在雷因斯用兵的节节胜利,已经形成了重大压力,旭烈兀的战术相当高明,一面让大军缓慢推进,逐步蚕食领地,一面让魔法师们每天晚上对各大都市作空袭,尽管大军还远在千里之外,却把恐惧平均添分给每个城市里的人类。

  远近交攻,旭烈兀的战术获得极大成功,现在雷因斯人提到这位魔族王子,都带着相当程度的惧怕,不晓得他的奇谋妙策何时会落到自己头上。

  时间进入二月,石崇与旭烈兀的大军分别在武炼、雷因斯·蒂伦推进,将烽烟战火广散到整个风之大陆去,“魔族入侵”一事,已经从虚渺不实的吓小孩童话,变成可以呼吸到的实在气息。

  但一直顺利的军事行动,也会遇到阻碍,旭烈兀的战术在反覆实施二十多天后,遭到了敌人的破解。雷因斯毕竟是魔法王国,连续挨打多日以后,终于对旭烈兀的空袭战术进行反击,由于旭烈兀空袭的目标都锁定大都市,相对说来也容易被雷因斯所掌握,在过去的十多天里,雷因斯的魔法师部队就在几个大都市的上空布置结界。

  打开空间通道、投掷巨大燃烧石头的陨石战术,雷因斯尚未开发出这个技术,没法正面还击,但相较于魔族术法的强横与霸道,人类却能够用巧思去克制。当晚,数百枚炽烈燃烧的巨大陨石再次砸落,但是在通过城市上空的结界时,却像是碰到一层柔韧有力的护网,一一被反弹回去,穿过上空的时空缝隙,回砸往刚刚施法完毕的魔族阵营。

  陨石从天而降,猝不及防之下肯定有重大伤亡,但旭烈兀在使用陨石战术时,早就猜想到敌人有此一着,每次施术都亲自在一旁监军,一看到预期中的反击到来,他甚至不用亲自出手,只是简单一声令下,几十座投石机纷纷启动,将坠下的火焰陨石给打落。

  防御成功,喜好华奢作风的旭烈兀站在投石机顶端,雪白的燕尾外套在夜空中飘扬,摇着手中的白纸扇,哈哈大笑。

  “哈哈哈,这就是有备无患。同样的招数,我怎么会不提防被人反将一记呢?我投出数百枚,才回砸几十枚,算起来还是我占了便宜,哈哈哈……喔!不好了!”

  本来志得意满的旭烈兀,突然之间止住笑声,脸色大变,这个离奇变化让附近的部属们相顾愕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不久之后,旭烈兀在投石机的杠杆上盘膝而坐,目光遥遥望着东方,像是非常懊恼似的自言自语。

  “被摆了一道……雷因斯有很棒的魔法师在守护啊,到底是什么人呢?如果是美人的话,应该找机会见一见的。”

  旭烈兀盘膝坐在投石机杠杆上的飘逸景象,让随侍的部属们印象深刻,而他之所以脸色大变的理由,也在隔天早上为众人所知。

  雷因斯借力使力的策略极为狡诈,布置在几个都市上方的防御结界,除了反弹陨石之外,还有其他的作用。通过空间缝隙,回砸向旭烈兀阵营的只是少数,多数被反弹的陨石在通过空间缝隙时,产生了第二变化,反过来利用魔族的空间缝隙,被传送到艾尔铁诺几个大都市的上空……当然,其中的九成都落在中都。

  那天晚上的中都城,真是一场大灾难,数百枚陨石从天而降,狂砸向城内的建筑,不但造成了重大死伤,而且火焰还四处延烧,当火灾蔓延到囚禁魔兽的牢笼,成千上万未被驯服的魔兽破牢而出,遵循本能四出破坏,噬杀生者,不但城内的人类受害,就连魔族兵丁也因此造成死伤。

  不管是稷下或旭烈兀阵营,都会有主力高手出来抵抗陨石与平息骚乱,但在中都,大魔神王如果亲自出来处理这些问题,将会被视为一种没有王者风范的表现,因为这些东西交由属下处理即可,断无理由要堂堂大魔神王亲自出马。结果,整个晚上,身在皇宫中的胤祯没有下达任何命令,冷漠地放任着城内的骚乱扩散。

  第二天一早,当满面仓皇的魔族将兵跪在皇宫正殿之前,忙不迭地磕头请罪,胤

  没有对他们作任何责罚或斥训,只是用一种令人整颗心如被寒冰包围的声音,冷冷地对部属说话。

  “卿等无罪,这件事情另外有该负责任的人。传朕旨意,宣太子旭烈兀即日返回中都,听候惩处。”

  这道御令透过魔法传讯,在最短时间内送到了旭烈兀的面前。既为人臣,也为人子,旭烈兀完全没有反驳的借口,将手边的工作交给部属,立刻赶回中都。

  尽管旭烈兀满面笑容,对所有部属乐观地表示很快就能回来,但是当他贴身侍从牵来生有双翼的独角魔驹,伺候主子上马时,却听见这名俊美贵公子似乎正在抱怨。

  “……臭老头,没事摆什么威风?早知道就不丢石头,丢些什么牛粪马粪的,看看你到时候是什么表情。”

  对大魔神王存着这样不敬的心理,听见这句话的侍从大惊失色,但旭烈兀已经策马越空而去。

  对旭烈兀进行反击,并且漂亮地对中都进行了远距离攻击,这该说是雷因斯阵营的胜利,不过,无论是小草或源五郎,都没有开美酒庆祝的心情,因为这个微不足道的小胜利,宣传意义大于实质,实在没有过度欣喜的必要,反而还要提醒自己谨慎。

  除了风之大陆的战局之外,小草也必须要将目光望向海外,至少在昆仑山上的那一道战线,就关系着整个风之大陆的存续与安危。

  这段时间内,石崇调集手上的天位战力,全数送往昆仑山,途中偶尔会经过稷下城,如果要进行拦阻,就势必会发生激战。

  “除非石崇主动攻击稷下城,不然你不用作任何拦截,就放他们过来吧。”

  这是梅琳委托源五郎带来的口讯,但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小草实在是很担心……

  那份担心在不久之后印证。仅仅是几天之隔,昆仑之战的结果就轰传全风之大陆,无论人类与魔族,都为此付出重大代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