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天上谈话

风姿物语 罗森 7437 2003.04.21 13:23

    

  艾尔铁诺历五六七年十二用三日雷因斯象牙白塔

  缓慢踏步往宫廷内侧的小花园走去,兰斯洛心内非常地紧张,彷佛要面对强敌一样地紧张。其实,就算真的要面对强敌,他也未必会像此刻这般地不安。

  平时行事,兰斯洛并没有很在意旁人的眼光,那是因为他不认为旁人的看法与己有什么相干,也不认为那些人有评论自己作为的资格。不过,世上还是有少数人,是兰斯洛不得不去在意的,那包括他的妻子、妹妹与兄弟,还有此刻他要去见的这个人,一个自己视为是榜样,几乎可说是人生目标的大师兄。

  自从暹罗城一别之后,没有再见面的机会,对兰斯洛来说,除非自己有所成就,不然他是不会去武炼见大师兄的。

  但回想这段日子的作为,实在颇为汗颜。阿里巴巴四十大盗曾纵横艾尔铁诺境内,创下好大名号,但最后仍是给人剿灭,烟消云散;好不容易到了雷因斯,却陷入了一个如此尴尬的窘境,变成一个没人愿意跟随的王,这样子的自己,实在是没什么颜面去见师兄。

  兰斯洛的个性倔强自傲,王五虽被视为当今武林正道领袖,但如果没有暹罗城外的那一场相识,兰斯洛对此亦不会推崇若斯。

  这位大师兄明显对已期许甚深,不但一见面就将平生绝学倾囊相授,更在这风雨飘摇之际,全然不顾他自身立场,万里迢迢赶来助阵。身为艾尔铁诺第五军团长,纵然实力强绝,却也是有诸多顾忌,可是为了这只有一面之缘的师弟,王五竟把那些全部放下,亲自到来。想到这其中的心意与道义,兰斯洛整颗心都温暖起来。

  再怎么长的路,仍是会走到尽头。兰斯洛进到小花园,举目四顾,在一株大菩提树下,看到了倚树而坐的王五。

  洗去面上彩绘,摘下遮掩虎耳的小丑帽,身上仍穿着那件七彩戏服,浑然没有绝世天刀应有的霸气,一如初识时的自然平和,在他身旁,有几尾小松鼠跑来跳去,还有一尾站上他肩头,啃食树果。

  吸了一口气,兰斯洛快步走到师兄面前。他有许多话想讲,但每一句话也都不晓得该如何启口。

  “大师兄,真是抱歉,让你看到了这么难看的一幕,我这个雷因斯王实在是混得有够差劲的了。”

  兰斯洛道:“我本来想混出一些名堂之后,再去武炼找你比划的,结果从枯耳山一战后,就一直给人追着跑,到了雷因斯,又一直在闹笑话,实在是很糟糕,与你的差距越来越大……我不大知道该怎么去当一个大国领袖,你掌控王家多年,能给我一点经验吗?呃……你传我的鸿翼刀,我一直都有好好练喔!”

  最后的这段话,实在是讲得杂乱无章,没有头绪,而看出师弟心情紧绷的王五哑然失笑。这并不是太陌生的场面,风之大陆上不知道有多少成名英杰,在他面前亦是毕恭毕敬,大气也不敢喘一声,武炼的年轻子弟,更是将他奉若神明。尽管,这不是他所想要的东西……

  并没有答腔,王五自袖中取出某样东西。那是一管食指般大小的黑卷,质料不明,抖手轻挥一下后,前端擦亮起红色火星,紧跟着冒起了白烟,初时的呛鼻味过去之后,就升华成一种淡淡的薰香。

  兰斯洛方自好奇,王五已递给他同样的一管黑卷,道:“要来一根试试看吗?”伸手接过,学着之前王五的样子,以内力点燃前端,放在嘴边,深深吸一口。“咳、咳—咳!”

  比预期中更呛的味道,兰斯洛禁不住大声咳起来,模样甚是滑稽,连周围松鼠都转着圆溜溜的眼珠瞪他。

  “哈哈,这东西叫雪茄,是我武炼西北的特产。”王五微笑,凝视兰斯洛道:“很不适应吗?新手都是这个样子的。”

  带有双关意义的说话,正是他对师弟的回答。兰斯洛一怔,尚未答话,王五在他肩上一拍,道:“师弟啊!你那么想缩短你我之间的差距,是觉得我这样子很棒,想要变成和我一样吗?”

  “但……这是当然啦!师兄你武功盖世,天刀惊神,又是武炼一方之主,当今英雄以你为首,我……我希望以后能像师兄你一样,当个真正的英雄。”

  这番话自兰斯洛口中说出,着实不易,因为他天生的硬派作风,令他不允许心内有任何的偶像崇拜,自己应该是让人追随,而非追随某人的。但王五的气度、行事却一再使他心折,特别是入主雷因斯之后,兰斯洛体验到了天位力量买不到人心尊敬的事实,对于这位受人崇敬的大师兄,也就更为尊敬。

  “是喔?可是我却不怎么喜欢现在的自己呢!”

  王五蹲在草地,逗弄窜到他手掌的松鼠,叹气道:“在武炼忙得要死,家族里的小一辈血气方刚,整天捅出纰漏,老婆又喜欢和人单挑打架,害我整天向伤者道歉;曹寿那混蛋皇帝又罗唆,动不动就召我晋见,逼得我整天躲在被窝装病危……唉!好累,这就是中年上班族的悲哀啊!”

  实难想到位高权重的一方霸主,会有这样的说话,兰斯洛一时间目瞪口呆。

  “当这劳什子王家家主,你以为我不想好好疯狂一下吗?妻管严啊!”王五长长呼了口雪茄烟,叹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东方玄龙前辈退隐未久,江湖上到处都是他的风liu韵事,那时候我们听了,心里不晓得有多羡慕,总想说有一天把刀法练好,在江湖上闯出名头,后面就会有一堆漂亮女孩子跟着跑,想想都过瘾。”

  无法想像东方玄龙听了这番话会有何表情,兰斯洛只有苦笑的份。

  “谁知道千错万错,就是不该结婚大早,现在整天被唠叨,多喝两瓮酒、多抽两根雪茄,老婆就在旁边一直念,说这样对身体不好……嘿,她整天打架才对身体不好。”

  王五叹道:“贪睡赖床要被念、穿的邋遢要被念,就连走在路上多看漂亮妞两眼,都给念得希哩哗啦。我们武炼地方湿热,又不像你们人类有这么多臭规矩,女孩子穿衣服质料又薄,露的又多,是男人看了都会心痒痒的,可是立刻就会被老婆拧耳朵。你好歹也当过已婚男人,能懂这种痛苦吧!”瞧师弟呆若木鸡的样子,便在他肩上重重一拍,道:“你早晚会懂的。”

  兰斯洛只是怔怔讲不出话。本来他觉得自己浑身都是缺点,和这位盖世豪雄的师兄相比,天差地远,但听了这番庸俗的男人抱怨经,师兄原本高高在上的形象,开始破灭。

  不过,倒是有一种和他更为接近的亲厚感…

  “干嘛一副这种表情?你是不是觉得我这天刀名过其实?”王五笑道:“可是,又不是我自愿成为天刀的,人生在世,你常常会不知不觉地,当你并不想当的那种人啊!”

  兰斯洛心头一震,好像从这话里明白了些什么,偏生又捕捉不到。

  没再继续话题,王五弄熄手“的雪茄烟,抬头道:”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上去看看?“

  “上去?”兰斯洛看看左右,附近较高的建筑物是北边那座楼阁,可以遍览整个花园。

  “不是那里。”王五指指上方,笑道:“我是说更上头的那里。”

  兰斯洛抬头仰望,只看到一片深邃辽阔的星辰夜空:当高手运起天位力量,身体便会缓缓地向上飘移,这是天位力量的必然特征。

  但是飘移的高度有限,小天位高手的自然飘移高度,约莫是二、三十尺,要再拔高,就必须凝聚力量,刻意为之。只是寻常作战,离地二十尺便已足够,如非特殊需要,谁也没必要飞到与云同高。

  在师兄的带领下,兰斯洛缓缓浮空,越升越高,直至离地面近千尺,才在半空中止住身形。

  今晚天色极为晴朗,明月当空,看不到半片云朵,师兄弟二人就这样盘膝坐在半空,俯视着下方的一切。

  “如河?从天上看下去的感觉还不坏吧!”

  攀登高山,俯视大地的经验,兰斯洛曾经有过,但拥有天位力量之后,飘到这个高度往下看,这种经历倒是头一次,而那感觉果然大大地不同。

  已是深夜,稷下王都无复白日的热闹,万籁俱寂的黑暗中,隐隐儿到十数处灯火摇映,那都是专门做夜间生意的酒店。

  冷月清辉,无声地遍照整个城市,象牙白塔中心的祈愿塔,反映月光照射,发出一层珍珠般的柔和白光,充满神圣气息,煞是好看。

  在天上可以看得很清楚,下方所有的屋舍楼房,都缩成一个个小方格;构成稷下防卫结界的数条主要道路,构成了一个整齐的五芒星,隐约泛着白玉似的淡淡光泽。

  视线放远,稷下城外是一大片的树林,伴着出城的公路,远远延伸出去,在数十里处与河流相接,波光邻邻,水漾晶璨,像是一条淡青色的蜿蜒丝带。

  无比辽阔的景色,比十斗烈酒更加醉人,令兰斯洛深深浸濡其中。近千尺高空,风势、压力均是强劲,温度更是凝若冰点,但以两人现下的武功,自也无惧,行功维持身躯暖意,就这么乘风飘移。

  万里长风迎面而来,当集中精神去感觉,就可以清晰感受到,藏蕴在风中的大地气息,连同这阵风先前经过的地方,山峦、河流、湖泊、平原,还有栖息在这些土地上的生物,大千万象,在脑内不住变幻。

  当兰斯洛再睁开眼睛,只昆明月在天,万物皆俯于我,难以言喻的感觉,使得胸中开阔,所有的不快一扫而空。

  “感觉很舒服吧!我在武炼的时候,常常一个人飘到比这更高的地方午睡,躲在云里,阳光也照不到,像水母一样飘呀飘的,等到醒来,再看看自己飘到了什么地方,很有趣喔!”

  王五又燃起一根雪茄烟,道:“武炼的高山不少,我小时候登山,就常常在想,要怎么样才能看得更高更远?如果我能飞上天,看到的东西会不会比这更美?因为这个理由,我想要得到能飞上天的力量。”

  源五郎曾对兰斯洛说过,高手要从地界进入天位,必须有一种很强的意念,去突破自己目前的修为,以妮儿为例,她是强烈地希望自己能成为兄长的帮手;兰斯洛本身则是在枯耳山上,希望提升力量,挽救弟兄们的性命。

  yu望、嗜杀、想要保护某样事物……什么都无所谓,但就是得要有一股呼唤力量的强烈yu望,天位力量才会出现在身上。当然这法则也还需要其它条件配合,不然这世上想要天位力量的人千千万万,如果想要就能得到,花天邪早就进了天位。但源五郎也有着不解,像武炼王五那样的人,既不嗜武,也不欲权,更几乎是与yu望绝缘的人,他进入天位的动力是什么?这委实费人疑猜。

  而现在,兰斯洛知道了。从王五的语气、眼神,他就清楚地晓得,这就是师兄进入天位的动力:想要从更高的地方俯视大地!

  “我现在的修为还不够,如果有一天,我能修练到传说中的太天位,那时候,我希望能到月亮上去看看。从月亮上往下看,那种景色会比现在更美、更有意思吧!”

  王五拍拍师弟肩膀,笑道:“你看看月亮,千千万万年来,她始终挂在那里,看着脚下一切的人事变化,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她还是淡淡地看着。在她眼中,我们这些傻不隆冬的笨家伙,一定很可笑吧!抢到了什么、得到了什么,就在那边沾沾自喜,可是过不了多久,又给人抢了去,再不然,时候到了,所有掌握在手里的东西,还是会还诸大地。”

  聆听这番说话,兰斯洛忽然有种体悟。自己与面前这男人的差距,不在权位、不在经历,而是与生俱来的心胸与性向,就有着背道而驰的分别。

  明白师兄的话意,知道他对极力想出人头地的自己不以为然,有那么一瞬间,兰斯洛的志向产生动摇,但随即又克制下来,因为,如果自己仅是走这男人走过的路,那只会与他差得更远,、水没有超越他的一天。

  “师兄,我觉得我还是……”

  “不用多说,我很清楚,少年……是需要梦想的。”王五微笑道:“不管那个梦想有多荒唐、多不切实际,为着梦想而冲刺的岁月,就是你生命中的黄金时期。不要顾忌,不要在你犹豫不决的时候,失去更多的东西。你就好好地去闯吧!用脚下的这片大地当舞台,把它闹得天翻地覆,看看最后会有什么结果,要是失败了,就再到我面前来,让我嘲笑你的选择错误吧!”

  言语严苛,但兰斯洛却清楚地体会到对方的关心与善意。大师兄是一个与苍穹明月为友的人,在他眼中,下心想追赶他的自己,这样汲汲于争夺大陆霸权,想必是很可笑吧!但他却仍是以笑意宽容看待这一切,给予支持,这样的作法,就给了兰斯洛一种罕有的亲情感觉……

  接下来,兰斯洛认真地请教作一个领袖的道理,谦虚地希望师兄能给自己一点教导。

  “有几件事你要特别注意。首先,认清楚什么是事实,什么又是事实之后的真实。”王五道:“好好分清楚这两样东西,你就不会轻易被自己看到、听到的东西所欺骗,这样一来,或许你的人生可以少掉很多遗憾吧!”

  兰斯洛不是很懂,仅是把这些话牢记在心。妻子聪慧无双,回去请她解释,总是能理解的。

  “再来,世上的事,有只不过是这样的事,还有不只是这样的事。永远先想好,什么东西对你而言是最重要的,别在你得到一切的时候,却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

  语重心长地说了这句,王五语气忽变,正色道:“综观如今大陆各势力,艾尔铁诺已不足为惧,白鹿洞根基雄厚,周公瑾实是一代人杰,但只要你稳扎稳打,不争一时之气,终究是可以与之抗衡,进而凌驾其上,唯一要顾虑的,就是表面上看不见的势力,如果没有必要,你切勿与青楼联盟敌对,这是我给你的忠告。”

  青楼联盟之名,兰斯洛听闻已久,除了知道那是七大宗门之了源五郎与之颇有渊源,其他细节就模模糊糊,师兄这样慎重,难道青楼联盟会比白鹿洞更可怕?“青楼联盟并不如表面上看来这么简单。既然你已经成为风之大陆主要势力的领袖,有此责任,我必须要让你知道。”

  从王五口中说出的,是一项罕为外人知晓的秘闻。故老相传,有一个潜藏在黑暗中的组织,自神话时代开始,就以它的力量,在背后操纵整个混沌世界的历史。这个组织的名字,外人并不清楚,但它的势力范围却涵盖馄仑四大陆,渗透进各家各派,既远且深,比号称风之大陆第一大派的白鹿洞,拥有更久的历史,更深不见底的实力,足以让任何强者深深忌惮。

  总部据说是在炎之大陆上,而风之大陆的分支势力,随着历史流转,而换过许多不同的名称,在目前,它以青楼联盟的称号为人所知。

  “这个组织的执掌者,习惯以玫瑰为代号,操控风之大陆支部的,是三个以玫瑰为号的人,而目前在执掌青楼联盟的,就是三朵玫瑰之一……”

  这番秘闻若非从王五口中说出,兰斯洛定然难以置信,可是仔细想想,在青楼联盟一直以来的神秘面纱下,有这样的内幕并不出奇,而若非有这样的暗盘实力,它也没可能建构出这样庞大的情报网,更令众天位高手隐含三分惧意。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是最值得顾忌的地方。历史上也曾有不少仁君、霸主,因为和这组织敌对,最后被弄到众叛亲离,黯然收场。我不希望你贸然与他们为敌,但如果你已立志要拿下自由都市,就算你不去找他们,他们也会来与你接头的。”

  王五把手边的雪茄烟弄熄,缓缓对师弟做交代。他并没有解释,既然这组织如此深不可测,他又是如河知道这许多内幕?

  道理很简单,因为他那“活泼好动”的老婆,就是风之大陆上的三朵玫瑰之一

  “不过,这组织有个永不变更的基本信念,他们永远只深藏在历史的阴影里,不会浮上台面,纵要参与大陆争霸,也绝不能亲身下场,必须要选择一个外人,全力扶植于他。只是……与虎谋皮,这交易是否划算?就要请师弟你那商业天才的大舅子好好算算了。”

  将这一番话说完,王五斜望师弟,道:“听说,你打算调动西西科嘉岛上的五色旗,是真的吗?”

  兰斯洛有些不敢回答。虽然下令,但他也知道这命令的惊世骇俗,光看源五郎誓死反对的样子,就晓得事情的严重。师兄是正道领袖,对于这种会危及全大陆人类的作法,肯定是不能认同的…

  “是没错,师兄以为不妥吗?”

  “当然不妥。我虽然没接触过魔族,但参考古籍中有关九州大战的记载,只要恶魔岛结界失守,魔族破关而出,我保证在三个月内,你的雷因斯只剩王都一处……不过,那和你现在的处境也没什么不同就是了。”

  王五摇头道:“畏首畏尾,到最后只会一事无成……算了,你就尽管放手去做吧!不管你还有多少荒唐的想法,什么也不要顾忌,放胆地作你的蠢事,所谓的英雄豪杰,行事在旁人看来往往匪夷所思,但最后仍是能凭实力在危机里找到胜机。”

  “可是……我现在还不大能说服身边的人,我……”

  “呵呵,我教你一句万试万灵的秘密咒语,好好地使用它,去留名青史吧!”聆听完那四字咒语,兰斯洛真是大大吓了一跳,这时,王五忽然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调动五色旗之后,你要好好加油啊!可别让我在西西科嘉岛那种地方住太久……”

  兰斯洛浑身剧震,这才明白师兄来到此地的真正用意。纵然想助师弟一臂之力,但以他身为艾尔铁诺军团长的立场,若轻易表态,势必将王家牵连入战祸之中,亦未必能服众。

  但五色旗移防,恶魔岛结界出现空缺一事,却关系到大陆上的所有生灵,他以一个风之大陆武者的身份,独自去镇防无兵驻守的恶魔岛,让人知道了,也只会说他大仁大勇,无法对王家有任何责难,也不致危害到武炼的立场。

  五色旗的兵力,对目前的自己而言,可说是绝对重要,而这仅与自己见过两次面的师兄,为了相助自己,可说是煞费苦心,竟然完全把武炼、王家的事务抛下,要独自去镇守恶魔岛。

  就好像一个期盼弟弟成长的兄长,虽然知道他此刻的选择不妥,但为了让兄弟磨练经验,仍是笑着去包容,宽厚地对他的错事进行弥补。想到这其中的情义、对自己的重视与期许,兰斯洛激动莫名,强烈的亲情感觉,再次拍击胸口。除了小草、妮儿等寥寥三五人,世上有什么人会对自己这么好……

  “什么也不要讲,什么也不用多想,我要教你的最后一件事就是……”王五微笑道:“如果你周到什么失败,觉得自己是孤单一个人,那就记得想起来,总有人会在这大陆的一角看着你,至少……这边就有一个。”

  这瞬间,亲情的感觉无比浓厚,让兰斯洛满心感动地看着师兄,在这一刻,眼前这男人无疑就是他最敬重的人。

  只是,纵然觉得亲厚,但由于双方阅历、心境上的差别,兰斯洛尚无法聆听到师兄的心语。

  每个男人都是凝视着另一个男人的背影在成长,此刻,再次体会到自己已成了某人凝视的对象,王五心头有着此薇的奇妙感。

  少年是需要梦想的……这是我一直相信的事。在未来的几年里,你会走出什么样的未来呢!

  我已经过了作梦的年纪了,曾经拥有过的梦想,已随着曾经凝视过的对象,一同被我亲手破灭,如果我把希望放在你身上,在不久后的将来,你会重现我当初做过的梦吧?

  而到了那个时候,你会如我所愿,把这场梦的终点带到我面前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