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苍龙心法

风姿物语 罗森 9431 2003.04.21 14:25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三月雷因斯稷下王都

  有能力接收太古魔道电波传讯的单位,在稷下也只有大研院了,在新任院长隆。爱因斯坦的命令下,这道刚刚收到的急报,以第一时间转呈象牙白塔。

  “三月三日上午七点十二分,北门天关爆发战事,敌军人数约十五万,内中混有石家金刚堂特殊部队,藉由东方仙术的空间转移咒法,已侵入北门天关之内,与五色旗激战。花残缺、郝可莲、敖紫钰三名天位武者,与守将对战,我方处于不利局面。”

  这算不上求援,仅仅是单纯的信息报告而已。同样的消息,在花家军队开始出现在峡谷开口时,魔导公会的观察使者就用特殊术法,将消息传回稷下。

  即使是天位高手全速飞行,要从稷下赶到北门天关,也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纵然是练有九曜极速的源五郎也是一样。至于像白起那样,以绝顶天心意识疯狂暴催本身速度,一日夜间往返北门天关,这种事并非人人皆能,更可以说是不要命的行为。也因此,现在才要调派高手过去支援,已经来不及了。

  “伤脑筋,本来希望那边能撑久一点的,敌人看来也很不简单啊……”

  看着报告的小草,不住揉着困扰不堪的眉头。一般的兵学常识,要攻破北门天关这样的要塞,通常得要花上十数日、数月到数年的漫长时间,有很充裕的时间送去补给品、派遣援兵,哪知道周公瑾果然是当世奇才,花家部队还没到城下,北门天关的防御线就已经被攻破,令得现在城内、城外战成一团。

  事实上,稷下这边也有难处。虽然因为一场内战,令得稷下如今数名天位高手汇集,但最应该拿主意的兰斯洛,已经有数日不见人影,全然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枫儿在内战中受伤不轻,而且因为某些原因,估计没十天半个月是无法离开病床,枉论出手参战。

  与枫儿一同来到稷下的大雪山子弟兵,现在由华扁鹊代为管理,这也是她迄今仍逗留不去的一个理由,尽管如此,要请动这位恶德医生充当援军,赶赴北门天关,那可是千难万难。

  韩特应该也是一个适当人选,不过这家伙数日前受聘于二哥,出海去护送货物进港,现在联络不上,要赶过去也太晚了。

  如果因为这样,被敌人攻下北门天关,那可真的是丢人了。自己对此并非毫无准备,事前已经请求梅琳老师相助,她也已答应,可是,为什么到现在还没个踪影呢?

  自己转化成天魄的时间还不长,估计再有个一、两年时间,黑魔法的修为才足够运使五极天式。除了自己,梅琳老师是唯一懂得使用五极天式的人,有她出阵,配合对其余魔法的理解,要协助源五郎守住北门天关,应该就不成问题。

  嗯……不过梅琳老师实际动手起来,到底是什么样子呢?自己虽然说是她的弟子,却也从没看过她以魔法与人战斗的模样,想起来……实在是很好奇呢……

  稷下城中,小草担心的事,同时也在源五郎的脑中不断闪过。以他个人意愿来说,是希望待在城头上指挥,而不是在半空中与敌人作战。事实上,身为一军之将,不在自己的岗位上指挥,却跑去与人单挑打肉搏战,这本来就是一件荒谬绝伦的事。

  (幸亏飞龙骑士团没有跟来,不然就真是头痛了。)

  飞龙骑士团如果出现,那是很强大的空战力,虽说北门天关也有地对空、空对空武器,但是面对体积这么样庞大的飞龙,对付起来肯定很伤脑筋。

  源五郎以小天星指,配合白鹿洞武学对敌,由于紫钰不愠不火地使着枪,杀意不强,所以他所肩负的压力并不重,不过,城内明明已经接收到自己的心语传讯,五色旗却没有任何动作,让那群忍军仍在地底进行破坏工作,这就可见城内战况的恶劣。

  方自思量,忽然有一道心语讯息传来,由城内魔导公会的魔导师所发,大致说明了城内现在面临的困境。

  (好家伙,周公瑾居然和石家联手!这下可麻烦了,不但忍军没人应付,我还得要设法清掉敌人的道术部队吗?)

  越来越感伤自己为何如此多劳,源五郎心念急转,既然一时间找不出紫钰的武功破绽,就只好设法让她心乱,来速战速决了。从过去的经验来看,这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嘿,紫钰师妹,为什么只有你孤身一人上阵呢?堂堂龙族族主,居然没有族人跟从,实在是有shi身分。”指尖射出剑气攻敌,源五郎笑道:“是否因为师妹你已明白,龙族中尽是一些涂不上墙的烂泥角色,带他们出来闯荡,只会让自以为是的龙族更快败亡,而护不了他们的你,也只会被证实是个无能的族主!”

  挑衅的语句,直指紫钰的心防,让她立刻变了脸色,枪势因为怒意而有了一分窒碍,却也多添三分狠辣。

  “不过也难怪,因为你确实就没有什么脑子。上趟碰面时我就已经提醒过你,你的恩师和师兄绝对没有你所相信的那么单纯,结果这次我非常地失望,因为你还是甘心受他们的利用,不辨是非。嘿,听说在远古时代,所谓的龙,其实也就是蜥蜴的一种,会否因为这样,你的蜥蜴脑子始终做不了人性思考呢?”

  挑拨言语慢慢生效,紫钰枪势中那股圆转如意的感觉渐失,取而代之的,是属于焚城枪的刚烈气势。这点正合源五郎的意,虽然说焚城枪法威力奇大,不好应付,但只要能接得下来,在转折之际破绽必多,自己就能藉着这些机会,暂挫强敌,设法解开窘境。

  以紫钰以往的个性,可以挑拨她情绪的言语实在太多,虽然她在升龙山一段时间进修后,武功似有提升,但不可能连个性都改变过来。该说的话说得差不多,接下来还能发挥刺激效果的话题,也就只有刺激她的性别意识了,这作法自己可不喜欢,但现在确实没法可想。

  “其实你一个女儿家,何必这么辛苦地出来闯荡呢?就算你真的能闯出些什么,你的族人就会因此肯定你了吗?哈,还记得我们家老大兰斯洛吗?枯耳山上惊鸿一瞥之后,他对你可是念念不忘喔。”

  当日在枯耳山上,兰斯洛与紫钰敌对,领悟天位奥义,初施展天位力量时,以天魔功发出的腐蚀刀劲,令紫钰胸前衣衫尽裂,春guang外露,这对她而言是绝对的耻辱。兰斯洛曾对有雪、源五郎说过这件事,现在源五郎旧事重提,紫钰果然怒不可抑,转守为攻,火般灼热的焚城枪劲扑天袭地攻来。

  源五郎瞬间只觉得压力大增。纵然在紫钰手里未能发挥完美威力,焚城枪法的杀伤力仍是不容小觑,再配合上龙族武学的爆破劲道,九曜极速应付起来非常吃力,源五郎必须要加倍鼓劲护身,才能在焚城枪的攻击下得保不失。

  不过,虽然威力骤增,但在源五郎眼中,紫钰的破绽也慢慢显露出来,只要能挨下焚城枪的攻击,再把握住这些破绽,他就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

  (唔,是时候了,来个最后一击吧……)

  心念一动,源五郎大笑道:“我们家老大就快要登基啦,他现在是孤家寡人一个,身边后位还是空着呢,师妹你与其在这里没意义地打打杀杀,要不要考虑直接嫁给他,当个一国之后,成就肯定比现在高啊!”

  紫钰以女子之身,执掌龙族所承受的辛苦,源五郎自是料想得到,现在以这样的说法,同时贬低她的武者尊严与性别,肯定会让她气得失去常态。果然,紫钰几乎给气白了脸,怒叱一声“胡说”,焚城枪势如浪袭来,强大的爆破劲道,像是无数龙牙的噬咬,将源五郎的护身气劲攻破,留下兽噬伤口,血花四溅。

  (机会!)

  料准了紫钰盛怒下的攻击模式,源五郎拚着受伤,九曜极速一闪一晃到了她身前,利用她枪已刺在外门的时刻,小天星指疾刺出如雨剑气,攻向紫钰面门。

  照计算,这一击虽不会让她致命,却也会造成相当创伤,特别是头部遭到袭击后,天心意识运转不良,更加难以驾驭焚城枪,紫钰就非退出这场战事不可了。

  精巧的计算,为源五郎制造良机,然而,就在他将要得手的刹那,紫钰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忽然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怒容尽敛,一种难言的沉静感出现在面上,与她适才激怒表情全然不符的是,她甚至还露出了一抹微笑。

  “我不得不说,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天野师兄应该已经感受到我的改变,却仍不肯信任感觉地用这激将法来试我。难道……在二师兄和你的眼中,我真的是一个愚笨到无可救药的肤浅女子么?”

  一句话入耳,源五郎怎还不知道大事不妙,而更令他吃惊的是,紫钰竟然毫不在意地撒手弃枪,改变朱枪刺至外门,不及回防的劣势,迳自以一双素手出击。

  双腕一翻,强烈气流激起,正是龙族神功“升龙气旋”,而配合着紫钰新修成的内力,登时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奇效。

  正面承受气旋的源五郎,心头则更是诧异,龙族绝学他虽未修练,却是知之甚详,这套升龙气旋的运使特征,他过去曾亲身体验几次,却从没有哪次像现在这样,尽管气旋疾风呼呼狂吹,心中却反而产生一种被隔绝的至静感受,好像要把整个灵魂都掏出躯体的强大吸力,令得自己心神俱震,再也拿不稳势子,给扯得身形大乱。

  (不对,不是普通的龙族武功,她另外得到了什么新力量,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效果?)

  已经来不及多想了,在发出升龙气旋后,紫钰双掌乍合乍张,十指若莲花绽放,一股强劲之至的压迫感,从里头迸发出来。

  (念在前几次的情分,别下杀手吧……)

  与源五郎相同,紫钰有必须速战速决的理由。习得苍龙心法后,今日是首次在实战上使用,但升龙气旋才一发出去,小腹丹田就隐约传来痛楚,足见风华的警告所言非虚,如果再持久战下去,对自己恐怕会很不妙。饶是这样,她仍然扣下几分力,不愿意就此杀了这名数度帮助过自己的男子。

  小天星剑在升龙气旋影响下,准头大失,紫钰稍一侧头,凌厉剑气自她发畔激烈削过,数络发丝飞散,剑气射向身后的天空,而她则趁这敌人空门大开的良机,将苍龙心法中杀伤力最强的斗气炮,朝源五郎身上轰发过去。

  “哇……”

  鲜血狂喷,正面被龙族神功直击,什么护身斗气都给撕毁破开,源五郎几乎以为自己要四肢尽断,毙命当场,整个人连漂浮空中的能力都没有,断线风筝似地向下方飘坠,消失在乱军之中。

  另一边的妮儿似乎对这变化甚是吃惊,要赶过来,却给郝可莲缠住,分身不得。

  斗气炮的使用极损气血,如果使用者下定决心,甚至可以说是苍龙心法的最强杀着,紫钰初次使用便建奇功,只是一股像是要掏干体内精气的耗损,令得她一阵晕眩,丹田里的痛楚更是明显加剧。

  (真是不甘心,如果这真是龙族族主的神功,老天为何这样不给我公平机会?

  既要我有缘修练,却又让我受到这样的限制?我……真是不服气。)

  勉力将胸口的烦恶感镇压下,手腕一振一吸,让朱枪重回掌中,紫钰以天心感应搜寻源五郎的踪迹。这人足智多谋,即使他受了伤,也不可太过轻视。而当紫钰的天心扫描一无所获时,她不由得后悔自己适才出手太轻了。

  (没道理啊,他整个护身真气都被我破去,近距离挨了斗气炮,这样的重伤,怎么可能还能保有天位力量,躲避我的搜查?)

  念及此处,不由暗叫自己糊涂,当日与天草四郎对战时,源五郎曾露过一手不知名的卸劲功夫,当真是妙到颠峰,如果他重施放计,在护身真气被破之时,全力卸劲化气,虽然仍是受创,伤势却远没有表面严重。

  (如果他还有天位力量,藏匿不出的目的是想要伏击我吗?不,他的企图是……)

  发现得晚了一步,而地面上连接响起的惨叫声,证明了紫钰的想法。以天位力量对付一般人,将普通兵丁大肆屠杀,这种事源五郎自是做不出来,然而,把对象换成那群不请自来的忍军,那又另当别论。

  通晓这群忍军所使用的异数,以源五郎兼修部分忍术、东方仙术的博学,要做到与他们一样的遁地术法可说毫不困难,只见大量的断肢血雨疯狂地冲天洒出,地下更不住传来惨呼声,显然是终于逮到机会的源五郎潜入地底,清除这些试图瓦解北门天关结界的忍军。

  “是在挨我一击的时候,想出这个主意的吗?天野师兄,你的应变之快,真是让我佩服啊……”

  虽然对这些来历不明的陌生人不具好感,但既是友军,紫钰便要试着停止源五郎的攻击行动。然而,一个念头在她脑里闪过。

  (这些人的样子,像是典籍中所载,海外岛国日本的忍者军队。不论是二师兄或者花家,都没理由和日本有联系。而当今风之大陆上,能从海外调来军队的是……这么说,天草四郎就在附近吗?)

  在妮儿与劲敌交手时,城内除了两边军队在作战,也另有一场追捕战。

  追捕的那一方,较妮儿早一步来到北门天关,却因为目标物隐匿气息,玩着捉迷藏的游戏,结果浪费了不少时间,这才追踪到目标。

  “小雷,你跑到哪里去了?快点出来!”

  清脆的孩童嗓音,在杀声震天的战场上,分外觉得刺耳,许多人不由得动作一顿,寻找发声来源,看看为何已经疏散民众的北门天关,仍有孩童在街道间乱跑。

  烟雾弥漫,火光闪动,现下的能见度并不是很好,加上一人一猫动作均是极快,旁人仅能看到两道影子一闪即逝,瞧不出什么其他东西。

  不过,当烟雾偶然露出空隙,人们看到那名俊美无双的男孩,绑成马尾的长发在脑后摆动,腰间斜配着一长一短的双刀,脚下踩着草鞋,像乘风踏云一样,几乎足不沾地的飞驰着,一举一动,像极了神话中的仙童,刹那间的美景,让所有人都看呆了。

  “哪……哪里跑出来这样的人啊?”

  “情形不太对,立刻回报给源五郎大人。”

  “别扯了,源五郎大人现在大概也分身乏术,告诉他没用的。”

  “稷下为什么不派援兵过来啊?”

  众人的问话,显示他们的顾虑与担忧,然而,这些问题并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

  “结界的负担承受小了许多,源五郎大人将那群贼人干掉了很多啊!”

  北门天关的结界法阵,是源五郎在重修建筑物时候的设计,将整道关墙的建筑,与山川地脉合而为一,即使是天位高手的轰击,也能够撑上一段时间,不至于轻易被人轰开关墙,让大军杀入。

  当初虽然有料到,白鹿洞那边有擅长破除给界的东方仙术高手,因而源五郎也有了应付之策,但却没有想到敌人会调来忍军,以他们独特的破结界符,直接由地底断绝关墙与地脉气流的联系,如果不是源五郎立刻下去干掉敌人,北门天关的结界就岌岌可危了。

  “实在是太乱七八糟了,身为一军之将,战时不能指挥,居然沦落到要出去与敌人单挑,世上哪有这样的战法?”

  进行到这样,五色旗的一个弱点就曝露出来。他们在面对突来变局时,每个五色旗成员无疑都有绝佳的应变能力,立刻各自为战,不落下风,但总体说来,能够站出来指挥整支队伍的人才却不多。

  总指挥源五郎、妮儿不在,还有一个副手白千浪可以代理,可是当白千浪本人也为着城内发生的巷战打得焦头烂额,跟着接替的中级指挥,才能与效率上就差很多。

  而当这样的感叹一出,众多忙碌中的新兵都大有同感,纷纷点头。

  “是啊,我们应该把天位战力和指挥人才分开的。”

  “说得对,这样一来,指挥的人继续指挥,天位战由天位武者去摆平,那样就很理想了。”

  五色旗以外的新兵,多数都是来自稷下的贵族,平时在稷下学宫里辩论惯了,现在虽然打得天昏地暗,但一有机会逞其辩才,仍是逮着机会就发表议论。

  “很可惜,这个构想有一个大缺点,以现在的局势,如果一个优秀将领没有足以护身的武功,早就被敌人的夭位剌客暗杀身亡了。与其想这种主意,还不如想想要怎么增多我方的天位高手比较实际。”

  沙哑话音自后方传来,众人回头看去,这才见到出声的竟是源五郎。不知是什么时候回到城头,衣衫褴褛,模样瞧起来是前所未有的难看。

  “干什么?我现在的样子很狼狈吗?”

  对着众人的目光,源五郎没好气地回答。通常有能力运气护身的高手,都会在体外数分至数寸形成气罩,免得敌人猛招临头,虽然保住躯体无伤,但浑身衣衫却给震破撕裂,赤身裸体地和敌人动手,就算赢了也从此没脸见人。源五郎的护身真气虽强,却也不堪紫钰的斗气炮近身一击,给轰得披头散发,嘴角溢血,身上的丝绢衣物更是千疮百孔,惨不忍睹。

  “不只是很狼狈,是简直狼狈到糗了。”

  士兵们的这个诚实评价,还不至于让源五郎怎么样,真正受不了的反而是夸奖。

  “源五郎大人,真是看不出来,您的皮肤比女孩子还要白呢。”

  正自全力运功镇伤,听见这样一句,源五郎险些给闹得经脉大乱,鲜血狂喷,好半晌才让胸口烦恶感稍减,仍不忘补上一句“哪个家伙再给我乱看不该看的东西,我在出去对战那个蜥蜴女之前,绝对会先扭断他的脖子”。

  并没有多少时间可以闲下来讨论,因为才把几个临时性命令发下,源五郎连回头多看一眼城内巷战,找寻花残缺踪迹的时间都没有,就得重新飞上天去,迎向朝这边高速飞来的紫钰。

  以杀伤力来说,紫钰可比花残缺危险得多,结界法阵能承受花残缺的一击,却多半挡不下紫钰全力而发的一记斗气炮,为了防止整体战线崩溃,只有硬着头皮去挡敌人了。

  (白鹿洞和龙族武学我都蛮熟的,没理由忽然冒出一个我完全不知道的东西,嗯……真的有这种东西吗?白鹿洞是不太可能,而龙族那边……呃,该不会是从海外迎回了苍龙心法吧?)

  对于这项只存在于风之大陆耳语传闻中的绝学,源五郎头痛不已,特别是想到传说中苍龙心法、焚城神枪合璧之后,那个“歼天者”的传说,就不由得令他强烈不安。

  (白鹿洞怎么会让她去练这种东西?不过,如果真的是苍龙心法,依照传说中苍龙心法不利于女子的特性,我不是没有机会啊……)

  这样想着,源五郎已与紫钰正面接触交锋,这一次,打定主意速战速决的她更不多话,焚城枪法直接刺了过来。而不用再行保留,她运起苍龙心法,让龙族两大绝学正式合而为一。

  (苍龙心法,我族的镇族绝学啊,传说你曾在炎之大陆辅佐轩辕皇帝成就霸业,现在,身为赤龙神子孙的我向你祈求,请把你的力量借给我,让我多支撑一点时间,战胜眼前的敌人!)

  衷心的祈愿,立刻就转化成实质威力出现。过去,紫钰以白鹿洞心法运使龙族武学,虽然藉由柔韧真气减少了对自身的负担,延长使用时间,但龙族武学至霸至强的杀伤力,也因此而减弱不少,现在配上正统龙族内功,焚城枪法登时有了进化似的改变。

  在前几任龙族族主的手里,焚城枪法每次轰出,都带有惊人声势,彷佛刺出的不仅是一支枪,而是一座爆发中的火山,一头狂怒中的火龙,以战无不胜的凶猛气势,将所有敌人粉身碎骨。但在与失落数千年的苍龙心法会合后,远古时代龙族绝学的真面目就重现了。

  与紫钰正面敌对的源五郎,感觉最是明显。当紫钰一枪刺出,一反过去的澎湃声势,这次是什么气势也没有。也不是像白鹿洞武学那样的平淡恬和,自然天成,而是像一道浪头袭来,周遭空间就像是被封锁一样变得无声无息,脚下空荡荡的,整个人好似被困在升龙气旋的中心,拿捏不住身形。

  更高明的是,虽然眼里看得到,紫钰的朱枪似慢实疾地刺来,源五郎却知道,自己的感官正受着苍龙心法影响,所有的方向感、距离感,都已不再可靠,所感应到紫钰距己的距离,完全是个错误数字,倘使自己照看到的东西去攻击,肯定一招之间就横死在焚城枪的威力之下。

  (真是了不起呢,明明只是小天位,却能开始产生强天位以上,操控周围方向磁场的特性。只要能使用这个技巧,就算不用龙之枪,小天位里头也几乎没人是对手。要不受这个技巧影响,白家的武中无相可以做得到,除此之外,就只有强天位以上的天心意识了。但是……两样东西都不该有的我,要怎么撑过去呢?)

  很快地,源五郎有了主意,在紫钰的枪尖及身前,他将小天星剑的剑气狂舞不休,在周身洒下一层密密麻麻的剑气护网。

  明明刺来的只有一枪,源五郎却像是在同时防御四面八方的箭雨,将剑气舞得密不透风,在一般情形下,这自然是愚蠢的笨方法,但是,当眼、耳、鼻、舌等感官全都不可靠,无从进行防御时,这个笨方法就能收到奇效。

  焚城枪的爆裂劲道刺至,与源五郎布下的剑网一触,被抵销三成劲道之后,立刻撕裂剑网而入,再碰到紫微玄鉴的化劲法门,将枪劲再消去五成,最后的两成才从源五郎臂侧撕爆过去。

  紫钰的苍龙心法初学乍练,尚未臻至完美,也因此,当她收枪回招,预备出招之际,本来的空间结界就有破绽。“嘶”的一声,整个被封闭的空间像是出现了裂痕,解除了原本的静寂状态,回复正常。源五郎的左臂,爆裂出血,在鲜血激射中浮现龙牙噬咬般的伤口,深可见骨。

  (痛死了,浑身又是血又是汗,我怎么会狼狈成这个德行啊?白家的核融剑拳,是从龙族武学改良而来,但看来还是得有了苍龙心法配合后,龙族武学才回复原貌,核融剑拳只是放血放得多,好像没有割肉啊!)

  并没有再行出招,紫钰只是有些奇怪地望着眼前的男人。

  “天野师兄,你还真是个怪人啊。”

  “因为人的外表就妄下判断,这样是一种歧视啊,紫钰师妹。”

  “与您的外表无关,而是您的战斗态度。苍龙心法绝迹已数千年,直至你我交战为止,这是首次出现在风之大陆上,照理说没人知道它的特性,但您却知道了,要不然,您不会采取这样的防御来逃过一劫。”

  如果是别人,或许就不会注意到了,但正因为紫钰的聪慧,才让她在一击间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可是,这样子不是很不合理吗?完全没有泄漏过的神功特性,你却能抢先防御,唯一的解释,就是你可以全然不受苍龙心法的幻惑影响,换句话说,你有远超越我的天心意识,所以才能不受影响。意识决定力量,这也就代表……”

  对自尊心甚高的紫钰来说,要老实讲出“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并非易事,然而,像现在这样被人玩弄的不快感觉,却令她更难以忍受。

  “如果事实真的是这样,那我们这样打起来有什么意义呢?我的攻击、你的防御、我们的比斗,根本一点意义也没有啊!”

  意识决定力量,倘使源五郎真是拥有超越小天位的力量,以双方的级数差距,纵然紫钰全力出击,胜负也只会在瞬间决定,令紫钰惨败,既然如此,为何源五郎还要在这边惨兮兮地苦战呢?

  “所谓的真实,根本就不存在,只不过是人们为了想让自己相信,所编出来的东西而已。至于你所谓的意义……你身为龙族之长,却跑来北门天关,打这么一场与你龙族完全无关的仗,这又有什么意义了?”

  侧侧头,任一头挣脱束环的长发随意飘扬,纵使满身血污,源五郎的样子看来还是无比潇洒。但不管外型再怎么好看,他此刻严重负伤却是事实,在硬挨斗气炮后,不顾伤势加剧,潜地消灭忍军,适才再接紫钰的焚城枪,伤势着实不轻。

  更讨厌的是,虽然一直努力,但到底还是有人看出了不对劲的地方,所以才说聪明人讨厌啊……

  “就算没有意义,但是我们还是得在这里打个你死我活,如果你这么执着所谓的事实,也可以立刻离开,不过到最后你仍是会发现,人类并不是为了意义而活。”源五郎微微一笑,再次舞起了小天星剑,让剑气似盾笼罩全身。

  “你说的那些东西,我并不懂,如果你没有打算就此住手,那我们就继续战吧,我还等着摆平你,过去解决花残缺呢!”

  “我明白了,既然这样,那我们就继续战吧!”

  被人这样愚弄的感觉很不好,紫钰甚至感到一股怒意,不过,为了要向这个把自己小觑的人,证明他的错误,也就只有照他的意愿战下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