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战之决心

风姿物语 罗森 8891 2005.10.10 09:38

    艾尔铁诺历五六九年一月艾尔铁诺中都

  当兰斯洛潜入魔界,进行特殊任务的时候,在人间界的魔族并没有静静等他归来。尽管胤祯的伤仍未完全痊愈,但魔族的进攻行动却已经展开。

  从魔族现身中都城,到下令发兵进攻,中间整整隔了二十多天,在这二十来日里,魔族除了派遣毒龙群进攻稷下与昆仑山之外,就没有任何军事行动,这点确实令世人感到狐疑,猜不透魔族的葫芦里卖什么药。

  不过,在中都城的魔族并没有游手好闲,尽管也有旭烈兀这样的悠闲之辈,但包括石崇在内的群臣,全都为了补充兵员的问题惮心竭智,做着各种努力,一面从守卫万魔殿的战力中调来高手,一面也尝试把千万魔化人类拉入己方阵营。

  经过正式统计,存在中都的千万魔化人类中,还保有思考能力的不足百万,其余都是一些靠野性本能行动的魔兽,虽然杀伤力强大,在战场上很能显得出作用,但是却做不了破坏以外的工作。别说是帮助建设,单单是饲养这些魔兽,就是一个非常头痛的问题。

  魔兽群可以驱策,却不可能纳入己方,所以石崇要做的,就是把那近百万仍保有神智的新生魔人,拉入己方阵营。威逼加利诱,对九成以上的生物都有用,对人类是这样,对这些新生魔人亦然,尤其是当他们看着自己在镜中的丑恶模样,知道永不可能回复旧日面貌后,许多人都产生了自暴自弃的心理,加入了全然陌生的魔族,向大魔神王效忠。

  于是,在二十多天之内,石崇就新整建了一支魔军。与此同时,旭烈兀也以个人魅力,将旧有麦第奇家势力、部分白鹿洞子弟兵、部分艾尔铁诺军队、部分魔人,拼组出了一支效忠于己的人魔混合军,向父亲胤祯交差,尽管尚欠稳固,但魔族在人间界的活动军力就此完成了。

  当旭烈兀与石崇分别拥有了个人武力之后,身为他们领袖的胤祯,发出了对他们的召见令。

  “一月二十五日申时,于后花园梅溪共叙,垂钓以乐。”

  为了要宣布整个对人间界的进攻大计,胤祯发出旨意,把旭烈兀、石崇等人全部召进皇宫,聆听他的裁决,但是宣召的形式却有些古怪,不是上正殿议事,而是把人招去御花园边的人工溪畔,一起钓鱼。

  “干大事的紧要关头,钓什么鱼?有没有搞错?”

  会直接提出这个问题的蠢蛋,在胤祯的群臣当中,可以说是一个都没有,因为比起过去曹寿的庸碌伪装,现在的作风才是大魔神王传统风格。

  能稳坐万魔殿王座之人,所需要的实力并不只是武功与智慧,还有所谓的权术。历代大魔神王进行统驭时,都会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姿态,让属下难以揣测其心思,进而因为“天威莫测”生出惧意,竭诚惶恐,所以大魔神王有时候会故意下达一些诡异的命令,做一些莫名其妙的行为,让属下想破头脑也猜不透意思,最后才明白王者的高瞻远瞩。

  所以,没有哪个臣子觉得“钓鱼”这命令很怪,反而都认为魔王陛下必定是有些重要事情将宣布,才会故意弄这玄虚。

  旭烈兀与石崇的不睦,在这时候当然没有掩藏的必要,两人很有默契地分别从不同宫门进入皇宫,避免了在入宫谒见时候碰面的不悦,只不过,谒见的时间不能太迟,不然这种小把戏玩得失控,招致王者的责难,那就弄巧成拙。选择一个人不带随从入宫的旭烈兀,在宫门之前遇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皇子殿下是来入宫谒见的吗?”

  回复成雪肤红瞳的本来面目,以魔人型态出现的郝可莲,恰巧也站在宫门口,看着旭烈兀过来;仍是往常的性感衣裙,但眼角眉梢却更增添一股艳媚,波光流转之间,撩人风情更胜之前。

  中都城内一战,郝可莲与花天邪都落入白起的圈套,被卷入主反应炉爆炸时的威力中。当时的郝可莲已经身受重伤,假如不是因为有花天邪在前头做缓冲,张设了一层气罩,她早就死在那场惊天爆炸中了。

  事后,她与花天邪奄奄一息地被魔族救回,花天邪因为试图在那种恶劣环境下多救一人,所以受的伤还较郝可莲为重。两人都是由胤祯亲自救治,凭着太天位的无敌力量,让他们在短时间内迅速复原,重新归入魔族的现有战力中。

  大魔神王亲自帮属下治伤,换作是别的对象,还会让人诧异,但当对象是郝可莲,魔人们就觉得理所当然了。

  早在曹寿时期,胤祯与郝可莲两人就有往来。他们之间并非男女交往,只是维持着互取所需的肉体关系。把这一切看在眼中的旭烈兀时常感叹,当初公瑾师兄也知道这件事,假如公瑾能在这方面特别留心,或许能够看破一些蛛丝马迹,进而猜出曹寿的真面目,但公瑾丧偶之后,在男女之事上几乎洁癖,心理上的刻意回避,使公瑾没有能够看出一些很明显的问题。

  “怎么一个人进宫?这样子恐怕不太安全吧。”

  在魔族阵营中,郝可莲并不是石崇的派系,尽管双方都是听命于胤祯,可是郝可莲与石崇并不和睦,因此,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旭烈兀与郝可莲维持着不好也不坏的关系。

  “有劳多虑了。不过我相信自己的分寸,嘿,管得那么多,你该不是想要当我后母吧?”

  玩笑话说到这里就够了,双方都知道这种事情没有可能发生,事实上,胤祯在位期间从未立后,成为大魔神王之前,尽管有替他生下孩子的女人,但却从没有给过正式的名份,与胤祯有枕边关系的郝可莲,也从不认为自己可以依恃这个得到什么特权,反而深切感到一股伴君如伴虎的戒慎恐惧,因为,她很清楚原本在万魔殿后宫中的那些嫔妃是何收场。

  两人一同进入御花园,石崇等人也从另一侧进来,在溪畔谒见胤祯不久之后,就从胤祯口中得到了敕令,命令石崇与旭烈兀分别统兵,开始进攻人间界。

  “对人间界的进攻正式开始了!”

  对于一些最低阶层的魔兵来说,他们是为了重建魔族的往日荣光而来到人间界,原以为会意气风发的首战,落得死伤惨重的大败仗,这点无疑打击了他们的士气,但只要构成主战力的大魔神王陛下与领导阶层还在,他们的优势就还在,所以当出兵进攻的号令传达下来,人人都是摩拳擦掌,恨不得早日出征,建立自己的武勋。

  低阶层的魔兵可以这样想,但身为领导阶层的魔人们,却没办法这样单纯而乐观地看待事物。能够直接面见胤祯的他们,对目前的种种发展,感到很深的疑惑。

  以石崇为首,指挥魔族实战部队的武将们,最早的战术构想是请出胤祯压阵,以他天下无敌的武功,直接攻破雷因斯,将敌人的根据地扫荡消灭,这是最直接也最有效的做法,尽管胤祯的伤势并未彻底痊愈,多少影响到个人实力,但环顾当代,没有人能够与之抗衡,即使受伤,胤祯仍是天下无敌的存在。

  但事态的发展却不如他们想像,胤祯对众人所分派的任务与使命,将所有实战工作交给属下,显示大魔神王并无意亲身站上第一线,参与战局。这种做法,换做是任何其他的组织,都难逃怯懦避战的骂名,但却不会有哪个魔族相信,本代大魔神王胤祯是一个胆小怕死的懦夫。

  胤祯拒绝站在第一线作战,事后引起了不少的揣测与谣言,有人相信是因为他被李煜伤得太重,就如同当年被铁木真重创一样,起码需要千年的疗养,所以无法站上第一线,不过,跟随胤祯多年的石崇等臣下,却轻易否定了这个谣言。

  过去胤祯受创时,表情与眼神都与现在不同。追随多年的深刻了解,石崇很清楚重伤时候的胤祯是什么样子,最近几次拜谒,胤祯的样子非但不像是有伤,反倒像是在思索什么。那么,究竟是为了什么理由,胤祯不愿意亲自出手歼敌,却采用这种对魔族而言成本较高、伤亡较重的战术呢?

  石崇相信,以胤祯的精明,这背后必然有一个很深刻的理由,顾全到真正的魔族利益。尽管胤祯从没有对这问题作说明,但石崇暗自揣测,得到了一个答案。

  “陛下的见识远超过我们,他的目光已经越过眼前战场,在构思征服人间界以后的事了。”

  入侵人间界之前,胤祯唯一顾忌的,就是实力难测的李煜与白起,现在这两颗巨星都已经殒落,余子不足为惧,虽说魔族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放眼人间界再无抗手,占领整个风之大陆只是一件水到渠成的工作。

  问题是,占领之后呢?

  胤祯已经不年轻了,尽管他还可以在至尊之位上稳坐数百年,但他却不能不考虑后继者的问题,除此之外,魔族本身的统治也是一大难题,占领人间界之后的论功行赏,胤祯要怎样建立一个体系,维持魔族派系之间的权力均衡,这些都是要提早开始行动的。

  “陛下是希望臣子们彼此竞争,自行建立在人间界的功绩,所以才退居到幕后的,另一方面,也维持两边的制衡。”

  石崇这样对部属解释时,旭烈兀却也对属下做了一个附加解释。

  “简单来说,就是要我们两边相互扯后腿,他阴险地在一旁坐收渔人之利就对了。”

  大逆不道的言语,旭烈兀行若无事地耸肩说出,无形中也点出了某种真实性。

  在帝王学的统驭术中,臣子们之间太过契合,出现了一个或两个备受敬重的二号人物,反而有可能因此威胁到帝王的至尊地位;与这种情形相比,把朝中群臣分做两到三个小集团,相互间因为利益与观念,进行帝王控制范围内的斗争,这不但可以让王者地位更加稳固,也便于操控掌握群臣。

  这些权术技巧,旭烈兀当然一清二楚,尽管他也承认这做法有其效果,但是在他执掌麦第奇家大权时,却从不曾也不想使用这种偏阴暗气氛的统治术,不管这种做法能带来多少利益,旭烈兀厌烦被卷入这种永无休止的小斗争中。

  不是真正分出生死胜败的斗争,只是被圈养在一个看不见边框形体的小鱼缸,被一苹无形的手所摆弄。胜利的时候,那苹手会拦阻自己做最后一击;败退的时候,会受到最后底限的保障,这样子的斗争,只是小丑的滑稽表演,旭烈兀深深厌恶这样的做法。

  尽管觉得不悦,旭烈兀在这上面并没有太多的选择,摆在他眼前的道路不仅方向明确,而且非常狭窄,令他只能皱眉看着当前的两个选项:稷下与昆仑山。

  “为什么就没有两者皆非这种选择呢?考试卷里头常常出现,我也不是那么勤劳的人,就算派我出征,也不是胜利的保障啊。”

  话虽如此,旭烈兀却是当前魔族的第二号战力,没有人能忽视他的存在,无论怎么做战术考量,他都首当其冲,而就旭烈兀的处境来看,如果他一直置身事外,那石崇一派的发言权与地位就会日渐提高,最后对他产生威胁,所以,旭烈兀需要适当的立功与勤劳,不让自己的处境更恶化。

  “真不知道我这样辛苦是为了谁?”

  投身魔族阵营,对旭烈兀而言是一个无关对错的问题,无论从事态演变或双方实力比来看,这都是一个正确的判断,但为何自己的烦扰程度比从前高出一倍多呢?

  尽管无奈,旭烈兀仍接下进攻雷因斯的工作。前往昆仑山夺取不死树,似乎会碰上敌方高手的阻拦,所以上次毒龙群才会全军覆没,一头都回不来,事后根据石崇研判,在那里碍事的人很可能是海稼轩与梅琳;旭烈兀拒绝处理昆仑山,不是顾忌与他们冲突,而是对不死树的反感,让他排斥接触相关的一切。

  “抢夺植物、绑架残障女士,这种工作太阴郁了,还是直接踩扁稷下城比较适合我。”

  旭烈兀并不是单纯说着豪语,他本来就有着军将方面的长才,自从麦石战争后就没什么发挥机会,如今一旦下了决心,所采取的动作就很强烈,归属于他麾下的魔族部队,几天之内就开拔到龙腾山脉,在抵达的当天,势如破竹地进攻北门天关,并且将之攻破。

  “真是一点都不意外啊,居然采用了这么理所当然的战术,该说雷因斯人是聪明呢?还是说扫兴?”

  轻易攻破了易守难攻的天险,旭烈兀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因为敌人完全没有守御的打算。进攻北门天关的魔族部队,遭遇到了太古魔道自动兵器的反击,却没有遇到半个敌人,只有百多架机械人与自动枪炮朝着他们反击。

  魔族并不是赤手空拳来到战场,除了手中的兵器,他们也有攻城器械与战车,这些器械虽然制作粗糙,但却更易于发挥魔兵的蛮力,特别是当他们策骑着独角狮所拉的笨重战车,排山倒海般冲向敌阵,那些阻碍在前头的金属机械人甚至无从抵挡,就被压扁在轮下。

  在一轮简短战斗后,魔兵们把所有太古魔道的自动兵器摧毁,占领了北门天关。

  “虽然说是最正确的策略,不过,敌人果断的程度,嗯……有意思。”

  假如自己与雷因斯的决策者易地而处,自己一定也会做这样的决定,因为雷因斯迎回西王母后,应该已经得知了不死树之秘,把守的重点除了稷下本身,还有昆仑山;雷因斯的战力未必充裕,兵分两路把守已经捉襟见肘,如果还要试图在北门天关作战,拦阻魔族大军入侵,那无疑是自处沸汤之上的愚行。

  不过,北门天关有地利之便,如果张设强力结界,魔族大军要突破也并不容易,对于任何守军而言,据北门天关而守,都是一个很大的诱惑,要割舍这种诱惑并不容易,因此,旭烈兀见到空无一人的北门天关,才会给对手如此高的评价。

  “人撤走了多久呢?啊,忘记一件更重要的事……”

  看见魔族部队将太古魔道武器破坏殆尽,正要大举移入北门天关,旭烈兀陡然惊觉,立刻下令所有队伍撤退,全速离开北门天关。这个命令才一发出,震天动地的爆炸声响便传彻云霄,发自北门天关内部的大爆炸,将整个山头都笼罩在火焰与暴风当中。

  驾驭着狮子战车,魔族兵将疯狂鞭策拉车的独角狮,想要从爆炸范围内逃出,但是滚滚而来的火焰浪潮却快上一步,从队伍的后部开始,迅速吞下走避不及的魔族兵将。

  强烈的冲击波与高温火焰,狂啸着扫向四方,坚固的特殊建材刹那间就被赤焰吞没,连同正在附近探索的魔族部队,全数成为这场爆炸之下的牺牲者,化作翻腾的蕈状火云,朝天空喷射而出。

  “唉,时间过了两千年,人类实在进步很多,九州大战时候,可没有白字世家这么棘手的敌人啊。”

  旭烈兀不会坐视损害状况扩大,在发生爆炸的时候,他已经从立足的山头飞射出去,全速飙射向滚卷而来的火焰风暴,用自己的力量阻止火线推伸;这股将北门天关整个炸毁的力量太过强大,旭烈兀在空中连退数十尺,最后凭靠斋天位绝顶力量,这才把火线的蔓延给镇住。

  然而,雷因斯的毒辣陷阱并不是只有单纯一个,在大爆破之后,还有一些尾随而来的小礼物,也一并奉上。九州大战时,魔族军队并没有碰上太古魔道兵器,在之后的两千年里头,也没有机会见识到相关机械,事实上,别说是魔族,就算是风之大陆上的人们,也没有多少人了解太古魔道的基础知识,因此,当菇状的喷冲火云逐渐消失,天上开始飘下一点一点绵絮般的白丝时,在场的魔兵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本能地伸手去抓。

  点点白絮犹如雪花,缓慢飘降的样子,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却只有旭烈兀才晓得真相,知道那些核爆后污染天空所飘下的原子尘埃,比什么剧毒都厉害,当下只有再次运力卷起狂风,把这些初雪般的原子尘埃再次吹上天去,广散向四周的其他山头。

  这是正确的判断,但时间上却仍慢了一点,这点迟误在事后造成了不小的代价,所有摸着原子尘埃把玩的魔兵们,受到辐射感染,在三个月内大量死亡,并且在之后的两年里面,逐个清光了所有幸存者。

  旭烈兀进攻雷因斯的首战,以这样不甚光彩的形式告终,随他进攻北门天关的先头部队,可以说是全军覆没,一个不留,但是比起这个挫败,更让旭烈兀觉得应该注意的,则是敌人所表现出的抗争决心。

  “先伤己,再伤敌,这次的胜利虽然漂亮,可是事前付出的代价不小,以后的战役也能够比照办理吗?”

  旭烈兀淡淡的说话,正命中了问题核心。雷因斯的首胜,对魔族军队没有太大损伤,充其量只是挫了锐气,但这个胜利却是牺牲了北门天关,把整个北门天关的经营化为乌有来换取,一旦魔族长驱直入,攻入雷因斯国土,在稷下的那些人会重复这种战术吗?

  把坚壁清野的战术发挥到极限,让每一寸雷因斯的土地都成为焦土,抱着同归于尽的觉悟,和魔族在穷山恶水中惨烈地战到最后一刻。这是九州大战末期,雷因斯·蒂伦一度采取的战术,本来是不到最后绝不轻言使用的策略,这次却在人魔首次交锋时便悍然使用,让旭烈兀注意到敌人的决心。

  “再没有比这更明确的战书了,贵方的觉悟,我已经明白。但可别以为我是那种挨打不还手的好人啊。”

  旭烈兀做着这样的宣告,事实上,虽然没有人会把他想成那种大善人,却也极少有人料到,他的反击会来得这样迅速。

  就在旭烈兀进攻北门天关受挫的当日傍晚,稷下城的上空发生异变,先是云层的流动变得快速,跟着空中出现放电现象,再过没有多久,熊熊火光自天空燃起,刹那间染红了整个天幕,跟着就在连串呼啸声中,璀璨的流星雨自天上落下,疯狂袭向地面。

  平均说来,每个流星都只有桌面大小,体积并不算巨大,但是当这些流星拖着火焰尾巴,夹带强猛冲击力,由天狂砸而降,那个破坏效果就非同小可,足以在稷下城内造成惨重伤亡。

  幸好,稷下城内拥有雷因斯·蒂伦最强的防御武力,一道赤红色身影飞射上天,雪白的针剑密集穿刺,将进入方圆百尺内的流星雨尽数摧毁,没有半颗对城内建筑造成伤害,地上的人们目睹斯景,庆幸安心之余,更是大声鼓躁叫好。

  “枫儿小姐的剑技又有精进,可喜可贺。”

  在底下仰望见这一幕的是源五郎。兰斯洛不在,身为雷因斯首席战力的他,并不用什么任务都抢着出手,在责任的划分上,警戒与守备稷下的任务,暂时是交给了枫儿。

  枫儿的剑击只摧毁了十多颗流星,天上的破口就突然消失,连同本来要穿越破口而来的百多颗陨石,全部被封锁在异空间的某处。比起枫儿的赫赫神威,这件事虽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但明眼人都晓得是谁做的手脚。

  小草的异能之一,能够令一切的魔法无效化,对于那些已经出现的流星实体,她不能够令之消失,但却可以针对维持空间裂口的魔力做反击,只要将那魔力无效化,空间裂口自动消失,攻击也就被化为乌有了。

  “旭烈兀的反击来得好快,也好毒辣啊。”

  “嗯,之前你确实不曾料到他会直接攻击稷下,但只有这样的程度,似乎算不上毒辣吧。”

  “如果只有这种程度,那旭烈兀就不是旭烈兀了。”

  “哦,你是指他还有第二波攻击?”

  “不,没有了,这个时候所有的攻击应该都结束了。”

  说话的时候,小草始终仰望着天空,半透明的身影在夕阳下几乎要看不见了,而源五郎顿时醒悟,明白旭烈兀对稷下的攻击,只不过是诸多攻击的其中一个,尽管无法伤到稷下,但却有效把稷下的战力封锁,不能顾及稷下以外的战区;另一方面,旭烈兀也清楚把握到小草和源五郎不愿分散战力的心态,利用他们不会踏出稷下的心理,进行反向封锁,把攻击目标放在稷下以外的地方。

  九州大战过去两千年,人类与魔族都分别有了进步。白家所开发出来的太古魔道技术,一开战就令魔族吃了很大的苦头,但是,在魔法技术上,本来魔族就比人类优秀,这两千年来的钻研,更是得到了非凡的成果,实际运用在战场之上,就令小草也大吃一惊,因为这样子远程跳跃的传送技术,目前雷因斯还无法掌握。

  假如只有这样的技术,杀伤力倒还有限,但旭烈兀却有一颗能把杀伤力加倍提升的头脑。毒龙群进攻稷下失败,旭烈兀除了看到稷下的防御系统资料外,也同样看到己方传送技术暴露的事实,再次以此攻击稷下,敌人必然有备,所以他计算好敌方的心理,在发动流星袭击稷下同时,大量的流星雨攻击也落在雷因斯的其他城市。

  “我们的先头军还在北门天关,但攻击却不限于这里。时空传送的攻击战术,有它先天上的限制,要用来攻击中等规模以上的都市,不是花费长时间,就是魔法师群事后要休息长时间,很不实用,所以我们要动脑,把它的效果发挥到最大。”

  旭烈兀解释着自己的战术,道:“不需要杀伤力太过强大的攻击,一切以让魔法师保留魔力为大原则。我们战术的重点,在于奇、在于乱,前后过程的时间要短要快,砸完这个城市,马上砸向下一个城市。”

  “殿下,每个城市只用十秒时间发射流星雨,造成不了太大伤亡的,至少也要三分钟以上的时间。”

  “谁说我要造成重大伤亡?你们不能动动自己的脑子吗?”

  旭烈兀不是只扔下这一句而已,他带领着属下做思考,教育他们明白自己的意思。

  目前,稷下方面无疑是打定主意,仿效九州大战时的做法,把所有资源与战力集中在首都,放弃其他地方,绝对不让魔族有机会各个击破。这个战术旭烈兀高度赞许,所以他就朝雷因斯·蒂伦的重要都市发动攻击,让百姓恐惧与骚动,把局面搞得混乱起来。

  人心是非常脆弱的东西,只要混乱能够蒙蔽理智,就会造成破坏。拒绝被舍弃的民众,必然大量涌向稷下,那么稷下方面会如何处理呢?被大量的难民塞爆,过早耗尽本身的物资?还是理智地将他们拒诸门外?可是这样一来,暴民们肯定会有反抗,到时候,魔族大军还没有到,稷下城外就连场激战了。

  “能够让人类自己打得一塌糊涂,我们再轻轻松松收割成果,这样不是很好吗?从古到今,人类最擅长的,就是自己打自己啊。”

  旭烈兀的解释,让所有部属们鼓掌叹服,相争夸他足智多谋,善于策划,对于这个夸奖,旭烈兀做了个很夸张的脱帽礼,大方地接受了。

  “那当然,我可是恶魔啊!让人类痛苦是我的工作。”

  这句话后来传扬四方,变成了所有魔族拥戴、人类则咒骂不已的一句豪语,但其实,旭烈兀还有一句说在心里的话。

  “好人都不长命啊,如果不偶尔显显厉害手段的话,敌方与我方都会越来越踩在我头上的。”

  魔族与人类的第一战,是北门天关的焦土作战;随之而来的第二战,是防不胜防的天落火雨,还有随之牵动的心理战。

  双方还未正式接触,但战火却已经熊熊燃起,无论是旭烈兀或是小草,目前都猜测不出对方的第三步棋会下在哪一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