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雌雄莫辨

风姿物语 罗森 6484 2004.09.26 12:24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三日自由都市上空金鳌岛

  公瑾并没有就这么离去。在临走之前,他将左掌放在金属巨球上,心随念转,斋天位力量以万物元气锁的形式,封锁在这金属球体的表面,当有人尝试要从外部开启,就会受到这记暗劲的一击,而以目前雷因斯众高手的实力来看,猝不及防下挨了这一记斋天位重击,可以成功重创,甚至杀毙一名敌人。

  做完了这个预防措施,公瑾才离开此处,赶往通天炮的主控室,监控那边的事务进展,但在动身时,他并没有忘记先与那边取得联络,在询问其他操作进度前,先问那个丫头的下落。

  除了源五郎之外,那个穿着重武装铠甲在金鳌岛内逃窜的丫头,一样让人大意不得。精通太古魔道技术的她,或许有办法藏匿于金鳌岛的搜寻系统之外,如果掌握不到她的行踪,可能己方进行战斗时,她会偷偷跑出来解放源五郎,甚至成为自己那一击的受害者。

  这个想法多少是为了朱炎,但是当主控室那边传来回答,公瑾却感到气结,有那么极短的一瞬间,他怀疑起自己刚才的决定,居然只顾着击杀源五郎,放那名理应没什么威胁的少女逃跑。

  爱菱逃跑的一路上,真的是轰轰烈烈。她双臂都抬出了重型枪炮,沿途乱轰乱射,虽然没有伤到什么重要机关,但却造成了一些区域的电线短路,还有多处火灾。

  不仅如此,T1000释放出的电子病毒,还影响了一些地方的炮塔机关,开始相互对轰,虽然她是单向式的直线逃跑,但诸多大小灾情却弥漫半个金鳌岛。

  “那么……这个小灾星现在在哪里?”

  本来以为她会藏匿起来,趁机解救源五郎,但属下却回报她已经逃出金鳌岛,朝香格里拉去了。

  “哦……”

  公瑾闻言有些困惑,不知道这丫头只是单纯想逃跑,还是预料到了自己的反应。因为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果她离开金鳌岛,不愿多生枝节的自己并不会离岛去追,她是看准了这一点才逃的吗?如果是……从这名少女的资料看来,她不像是有这种智慧的人,是谁给了她这种智慧?源五郎吗?

  事情隐隐透着不寻常的意味,公瑾蓦地抬头,朝左边看去,但是走道上空空如也,并没有任何不妥之处,天心意识也找不到任何生气。

  “奇怪……好像有什么人刚刚从那边经过,是我多心了吗?”

  由于整体的战况紧绷,公瑾虽然对爱菱的逃跑有些存疑,但仍选择先行离开,去处理通天炮发射、吸摄人魂的事务。

  把源五郎这号危险人物,就这么扔放在这里,确实有风险,可是与其把他带着到处走,还不如将他当作是一个诱饵。隐藏在他护身罩上的万物元气锁,会在有人接触到的时候,用斋天位力量还以重击,将可以成功重创一名雷因斯的战力。

  至于源五郎会否主动破壳而出,自行逃逸,公瑾知道这绝不可能,因为这个术法之所以棘手,就是因为施术者舍尽最后一丝还击可能,把每一分力气都集中用在护壳防御上,所以防护壳才会如此坚固,即使碰上比施术者强几倍的高手都无法破开,而术法一启动,施术者就进入假死的沉眠状态,不到数个月后伤势痊愈,根本就无法醒来。

  九州大战时期,无数想尝试破开防护壳的魔族高手,都做了徒劳的尝试,公瑾看过那些资料,所以一见源五郎结壳自锁,马上就决定不浪费时间,而据他所知,这个保命术法并非没有缺点,在九州大战那种局势瞬息万变的乱世,假死沉眠数个月后醒来,往往已经发生不能挽回的变化,整族整派的人被魔族杀个精光,虽然施术者保住性命,却已无能影响大局,又或是破壳而出时,发现早给人扔进火山口,一命呜呼。

  正因为有这些缺点,这门保命术法在历史中被淘汰,渐渐失传,而熟知这些缺点的公瑾,也暂时放下对源五郎的追杀,先去处理其他迫在眉睫的紧急问题。

  只是,就连公瑾不知道,当他前脚一离开,在源五郎结壳沉眠的金属球体之前,缓缓出现一道透明的苍白影子,朝那金属球体飘去。

  鬼魅的出现,令周围温度急遽下降,阵阵寒气往外散去,让周围的金属壁板都结起了一层薄冰,就连受到力量保护的金属球体,表面都不住凝结着冷冷的白霜。

  魅影朝金属巨球飘移过去,在与金属巨球接触的那一瞬间,球体的金属表面泛起了一层奇异亮光,那是公瑾所预先伏藏的力量,可是亮光一闪即逝,终究没有被触动,因为,并没有任何“人”碰到了这个球体,那道魅影只是轻而易举地穿透了进去。

  在圆球之内,重伤的源五郎正在假死疗伤。没有斋天位力量、又不会乙太不灭体,源五郎要花上许久的时间,才能痊愈肉体上的创伤,尤其是最重要的心脉受到重创,功力提运不起来,没有几个月的时间,绝对难以复原。

  可是情形却出现了一点变化,当魅影穿透金属圆球,进入了与外隔绝的内部,她伸出右手,半透明的手腕灿发着柔和光华,如日光一般澄澈、如冰雪一般沁凉的雪萤白光,逐渐增加着亮度。

  幽体的右手与源五郎身体相碰触,毫不见血地从他的胸口穿透进去,进入心脏的位置。在那被震得支离破碎的胸膛里,之前被T1000注入进去的奈米生化微粒子,正在缓慢地增殖、愈合著破损肉体,而当那只白皙而秀气的手腕伸入,一股由天赋与的神圣力量,令这一切愈合速度疯狂提升千倍,原本重创的破损肉体,迅速愈合康复……

  在香格里拉城里,一度受到控制的情势,再度混乱起来。有雪的预测不幸言中,当奇雷斯无法找出妮儿的确切位置,本来就没有耐心的他,采取了激烈手段,直接到演唱会场外放手大杀。

  天魔功放手肆虐,整个香格里拉根本没有人能够与他相抗,更别说聚集在演唱会场外的人群,不是被泉樱的歌声所操控,就是受到金鳌岛诱导电波的影响,脑中浑浑噩噩,全无自我可言,被天魔劲所形成的魔气漩涡扫过,根本不知道闪躲,就那么傻傻地站在原地,被切割分解成无数碎肉。

  奇雷斯的突然出现,让青楼一方为之大乱,不晓得该扔下工作先撤退,还是要与奇雷斯对抗。问题是,没有高手压阵,就算众人拼死命与奇雷斯顽抗,那也只会浪费时间,没有任何意义。

  (可恶,怎么偏偏选在这个时候……)

  各方面的求助与悲鸣,担子全部压在泉樱的肩上,令她苦不堪言。就算要抱着牺牲的决心去对付奇雷斯,那也得要自己出马,不能让青楼人员白白浪费生命,但自己单是在这边唱歌,抵御公瑾师兄的诱导电波,就已经分身乏术,又怎能再去与奇雷斯交手?只要自己停下歌声,马上就会有大批群众掉头离开,回到那空无一人的演唱会场,集体自杀。

  鼓声已经停顿好久了,在演唱会场中的妮儿不知是否平安,奇雷斯应该是冲着她去的,重伤的她现在情形如何了?有雪好一阵子没有消息传来,如果不是已经偷偷开溜,就是也出了事,像一去无音讯的源五郎与海稼轩一样。

  (不行,不能想那么多,先把一批人送出去,这才是最重要的……现在不是选择了哪一方,情形就会好一点,而是不管选择哪边,以后都一定会后悔……)

  泉樱的理智做出了正确判断,打算不顾一切,能送走多少人就送多少人,直到奇雷斯追来这边,才与他交手。然而,当第一批人出了城门,正缓缓离城时,上空的金鳌岛突然闪起亮光。

  不是主炮“通天”,是威力远逊的防御炮塔群,由高空开炮,笔直轰向城门。一时满天尘土飞扬,石墙炸裂,连同洒溅在石墙上的无数怨血,一起轰飞上天,又重重地轰砸下来,将所经之处的生命都砸成一堆血肉糢糊。

  当一切烟硝沉寂下来,所见到的景象堪称怵目惊心,以化成废墟石墙的城门口为中心,周围被炮击的区域里,近万群众就这么无辜惨死,连第一批走出城门的那些人都不能幸免,而同样的震天声响,也在东、北、西三个方向响起,显然公瑾是同时炮击四方城门,死伤在四个方面同时造成。

  (可恶……公瑾师兄,你真要这些人全部死在这里吗?他们全都是无辜的平民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堕落了?就为了要把我们牵制在这里……)

  金鳌岛的炮击示威,让泉樱全身一片冰冷,只觉得所有努力都宣告白费,因为公瑾摆明不让市民生离此地,即使自己持续操控他们离城,也只会持续死在炮火之下,没命得更快。

  那么,现在该放弃歌唱吗?让这些人在诱导电波下回到演唱会场,自残而死?不管往哪边选择,都是一条死巷子,都是一条无解之路,被逼到无路可退的泉樱,满腔的无奈与悲愤,全数转化成怒气。

  其实,假如她有修练东方仙术,假如她能看到一些常人肉眼所看不见的东西,那么她就会看到,东、南、西、北四座城门遗迹,成千上万刚才因为炮击而死的冤魂,身不由主地飘空飞起,像是被磁石吸引一般,快速被金鳌岛吸摄而去,遭到拘锁。

  假如泉樱看得到这些景象,猜到金鳌岛如今正在作些什么,她的愤怒一定不只如此而已。当她的怒火无处宣泄,一个声音却在此时由上方传来。

  “我的帅妞什么地方不好跑,整天都躲在地底下,妈的,这么一来老子岂不是变成鼹鼠王子了吗?”

  抬头一看,拍振着黑色蝠翼的恶魔正飞在上方,染满全身的血渍,证明了他一路造成的杀戮数量。

  “杀那些虫子一般的贱骨头,一点意思都没有,我的漂亮美人大概也铁了心,打死都不肯出来,不过如果把你给宰掉,她会不会从地底下跑出来呢?”

  “奇雷斯!”

  已经退无可退,燃着愤怒之火的泉樱,停止了歌唱,握住暗藏在腰间的天丛云剑,预备与奇雷斯一拼,但在她预备要离地飞起时,一个声音却阻止了她。

  “住手!”

  声音听来有些软弱无力,但是那个声音一喊,正要以天魔爪攻向泉樱的奇雷斯,立刻消shi身影,朝那声音的方向奔射过去。

  “帅妞,肯出来了吗?”

  妮儿并没有待在原地,一喊出声后,马上朝附近的巷道奔逃,可是奇雷斯目光如鹰,早就把她看得清清楚楚,再加上她身上那股浓烈的血腥味,根本不可能逃到什么地方去。

  巷道本来是一个很好的藏匿地点,然而奇雷斯出手刚猛霸道,一发劲就将两旁的房屋彻底摧毁,妮儿虽然努力逃跑,但身上的伤势影响着速度,很快就被奇雷斯追上。

  “不许过来!”

  跑到最后,在奇雷斯逼近前,妮儿索性拿出了一把匕首,抵着自己的胸口。

  “你再靠近一步,我就当场死在你面前。”

  “妮儿!”

  终于决定弃守岗位的泉樱,匆忙赶到,却看到这一幕景象,惊出了一身冷汗,而十数名紧追着泉樱脚步的青楼人员,也对着这幕景象目瞪口呆,不知道该跑过去保护妮儿小姐好,或是跑得远远地,免得被那只杀气腾腾的黑色恶魔顺手干掉。

  “桀桀桀,你砍啊,只要你砍得下手,我就有办法救。魔族要自杀,你以为有那么容易吗?只要唤醒你真实的血缘,这点伤势根本就没有什么了不起。”

  骤然听见奇雷斯的狂笑,附近的人群乱了起来,青楼人员哗然一片,有人退了两步,有人露出了明显的畏惧,但也有人不把奇雷斯的话当回事,只是担忧如果这消息传出去,他们所敬爱的妮儿小姐可能会十分不利。

  咒文歌的效果解除,群众朝着演唱会场移去,也有部分散到这里来,幸好神智都浑浑噩噩,没有听懂奇雷斯的话,谣言没有传出去。泉樱站在某个屋顶上,表情没有半点变化,望向妮儿的眼神一如往昔,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但其实她的心里也感到震惊,只是这时万万不能自乱阵脚。

  “你、你胡说八道!神经有病的变态,你一直缠着我到底想做什么!”

  少女的怒骂,奇雷斯不以为意,哈哈一笑,身上黑色皮衣的金属饰物当当作响,朗声道:“真是个有精神的帅妞,不愧是我看上的人,我对你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得到你,做我的新娘!”

  如果说奇雷斯刚才的话,令群众哗然,那么他现在所说的,就让所有人突然安静下来,每个神智清醒的人都用疑惑目光询问身边的人,自己刚刚到底听见了什么?那头素来以嗜杀闻名的凶残恶魔,居然当众求爱……甚至可以说是求偶,这种事……可能吗?

  连泉樱都被吓一跳,刚要反应,奇雷斯抢先一步,身法好快,一下子来到妮儿身边,只是妮儿更快,才见奇雷斯一动,她就往后一跨步,突然间就消失了踪影。

  “这是……虚像?”

  奇雷斯微感错愕,但妮儿的声音却从十尺外西侧传来。

  “你这个杀人魔鬼,谁要和你在一起啊?你连笑声都很变态,别人都是哈哈笑,你每次笑不是嘿嘿嘿,就是桀桀桀,笑声这么怪,早晚和石大奸狗同一下场。”

  没等话说完,奇雷斯就再一次出手抓人,这次他连头都不回,脚底一蹬,整个身体在空中如炮弹般倒飞,一下子飙射到妮儿身边,竟比刚刚的前冲动作更快。只是,妮儿似乎用了什么奇术,在奇雷斯飙到身旁、爪还没碰到人前,她后跨一步,整个人就这么再度失去身影。

  “……还有,你与那个铁面人妖周公瑾听说是朋友,那家伙是现在风之大陆上最有名的人妖,物以类聚,谁知道你是不是男人头女屁股,我才不和人妖交往。”

  连续两度出手无功,奇雷斯这次不再贪功冒进,而是冷冷地注视妮儿的动作与位置,眼中若有所思。

  距离奇雷斯并不远的泉樱,也在做着同样的思考,认为妮儿的快速挪位是由某种术法所形成。但她比奇雷斯多想的一个问题,则是这样的术法与做事风格,不像妮儿一贯的率直,多半另有玄机,而假若这是某个计谋,自己该怎么做才能让情势好转一点呢?

  “还有啊,你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我……”

  妮儿持续耻笑着奇雷斯,几句话一说,奇雷斯身影骤然消失,再出现时已经来到妮儿身旁,妮儿往后跨一步,又像先前那样子消失踪影,但奇雷斯却没有再度追击,反手一爪轰出,将不远处的一间民房炸成满天碎木,一道人影从里头滚跌出来,正是妮儿。

  泉樱急忙抢救,但奇雷斯一早就看准方位,蝠翼增速,身法远比她更快,轻易抢在泉樱之前,将被轰击出来的妮儿一招擒下,同时更挥出一爪,将要逼近过来的泉樱击退十尺外。

  “咳、咳、咳……”

  尘土飞扬,妮儿被呛得连咳出声,还没来得及抗议,已经被奇雷斯拦腰抱起,只听见黑翼恶魔长声狞笑,满是成功征服的得意。

  “哈哈哈,帅妞,我不会让你逃掉的,你和我有着共同的皇族血缘,我一定要得到你!”

  凛冽的霸气与杀气笼罩全场,无人能敌的奇雷斯,就像一头魔神般镇住四方,令所有人只能屏息看着这一切,不敢作声。一头来自魔界的嗜杀凶兽,旁若无人地当众示爱,看起来确实很怪异,大多数的人觉得不知所措,但也有极少、极少部分人,觉得这一幕“黑暗王子与黑暗公主”的戏码,真是充满颓废气息的绝世浪漫。

  但再怎么浪漫,也只到这一刻为止,先是底下群众不约而同地“哗~~”的一声,跟着奇雷斯也发现不对,因为抱在手上的美丽少女突然倍增了体重,在体重增加一倍的同时,体积也横向扩张,外型迅速变化,最后变成一个很眼熟的可憎人物。

  “你……你……”

  “哈啰!HONEY,妮儿小姐已经落跑了,你说你想要得到我什么东西?”

  雪特人不光是说话而已,还故意像美人一样连眨着媚眼,噘起厚厚的嘴唇。假如是泉樱这样的绝色仙容,出现这种表情就是说不出的妩媚,但出现在雪特人的脸上,那就是无限的滑稽与恶心,而看在受到捉弄的黑翼恶魔眼里,更是引发熊熊怒火与杀机的导火线。

  “你……你这肥猪,该不会以为还有谁能救得了你的狗命吧?”

  “当然不会,不过,我自己另外有逃生绝招,保证你一定会放我离开,你信不信啊?”

  就算杀了奇雷斯,他也绝不会相信这种荒唐事,现在即使是当世所有天位武者一起到来,也无法阻止他将这头肥猪碎尸万段,不过,当他把目光望向有雪,却看到雪特人双掌合握,两手的食指中指合并伸出,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这、这是什么绝招?”

  “是远古时代的究极魔法──雪特黄金刺!”

  有雪简单地说完,合握的两手往上一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