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誓言

风姿物语 罗森 9356 2005.02.16 15:16

    那晚所发生的刺客事件,震动了全军,在这事件里头所代表的某些讯息,让全军上下不得不有更进一步的思考。

  本来众人所努力的目标,是为了打倒艾尔铁诺、消灭曹氏王朝,这个对手虽然强大,但却不是无隙可趁,在小乔两个月来的分析与打气下,多数人都相信推翻艾尔铁诺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但如今白鹿洞已经正式表态,而叛军将要面对的敌人,也从艾尔铁诺升格为白鹿洞。这看来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却不是每个人都如小乔那般看得透彻,已经做好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就鬼夷族这边看来,近两千年的悲惨历史中,就是白鹿洞对鬼夷族的迫害最严重,与白鹿洞对上是早晚的事;但是这支联军并不是只有鬼夷族,对于其余的兽人、人类来说,白鹿洞是这两千年来世界正义的象征,月贤者陆游几乎是无敌的存在,任何胆敢与陆游作对的人,绝对只有惨死的收场。

  在小乔的预估中,这一刻早晚会来,随着战事的节节胜利,同伴们将会面对事实,发现己方势将与白鹿洞为敌。可是,预计中的那一刻来得太早,士兵们对这联盟的信心累积了多少?是否有足够勇气支撑他们、去与白鹿洞为敌,这点小乔完全没有把握,只有看天意了。

  如果没有办法让众人信服,那么当春来雪融,大家要离开水濂的时候,就是这个团体正式分崩离析的末日。大批认为已经捞到好处、没必要往下干的人们会离开,而单单只凭鬼夷人,是没有办法去推动革命、改变这个世界的。

  小乔为此忐忑不安,但事情的发展却不是她能掌握,不过那晚的刺杀事件中,确实有某个人因此获得好处,那就是如今几乎成为叛军第二号人物的胭凝。

  义正严词的话语、凛然无惧的姿态、明艳英媚的美丽,胭凝那晚的表现,让叛军中的许多人都竖起大拇指叫好,非但没有质疑她的行为,反而更赞同她当时的动作。

  不管是什么情况,美丽的女人总是占些便宜。胭凝改以真面目出现后,并没有因为生为女儿身,就对身边的人改变态度,照样是披着一件宽松飘逸的白袍,到处闲闲晃荡,或是与人喝酒划拳,或是用她一直在痊愈后出事的两手弹起琵琶。

  见识过她在战场上杀人不留情的凶狠模样,没有人会把她当成是一个可以欺负的弱女子,而她爽朗明快、从不扭怩作态的行事风格,却很讨众人的喜欢,更重要的一点是,她虽然被认为是鬼夷人,却没有半点骄气,这点尤其令人欣赏。

  身为鬼夷人居然有本钱骄傲,胭凝还是第一次听到这说法,但是最近她确实被士兵们反应,抱怨说那些鬼夷人一个个趾高气昂,令人讨厌,远没有她那么待人亲切。

  觉得不解的胭凝询问调查,这才渐渐弄清楚状况。景阳岗一战后,流亡逃散四方的鬼夷人,凭借着本身的军事知识,大量在各个盗贼团中担任智囊与参谋类的工作。这类工作只出嘴而不出力,往往惹人非议,成为团体中最不讨人喜欢的角色,偶尔更会发生摩擦。

  鹏奋坡大会举兵后,由于盟主是鬼夷人,其余的鬼夷族民与有荣焉,姿态上不免高傲了些,把过去遭受歧视的自卑心情,全以骄傲来取代,其中有些夸张点的,甚至成了眼高于顶,这样自然不讨人喜欢。

  帮助小乔制定、执行各种措施的人,又为了让鬼夷人对小乔满意,制定措施时有意无意地给了鬼夷族部分特权,让他们觉得支持这样的领导人果然没错,心满意足;这情形其他人看在眼中,多少有些不痛快,但是考虑到小乔的立场,人类与兽人们都愿意退让,并没有对这情形发出什么不平之鸣,甚至连多提一句也不愿,只是偶然与胭凝聊天的时候,谈到这些问题。

  “哦,是这个样子吗?”

  胭凝点点头,不多言语,心知小乔那些时候忙于军务改革与矿坑探勘,无暇顾及其他琐碎小事,制定这些措施的人必是公瑾,因为鬼夷人就是为此对他甚是拥戴,觉得“周瑜”是一个很识时务的好人,在小乔面前连连夸赞。

  自己当时并没有十分留意这些,只以为这是“美男计”的一部份,心中暗自好笑,但如今想来,只能希望这些动作的背后没有其他含意了。

  “公瑾,不要做太多到时候会令你难以回头的事啊……”

  多年的老朋友,胭凝并没有为了那晚的解围,向公瑾邀功,当然公瑾也没有为此道谢,至于当时也在场的小乔,似乎对整件事情没有怀疑,还在那之后的两天,邀请公瑾与胭凝一起爬山。

  一月份的花果山区,纷飞坠下的大雪早就阻断了往外山路,出入行动不易,但这自然是阻碍不到胭凝与公瑾的行动,三人施展轻功,就像是三只雪中翔燕般的轻盈,在积雪上轻轻划过,一下子就飘到最高的主峰上。

  三个人都知道,就在自己脚下数百尺的地底,那个神秘矿坑可能还藏着某些秘密,而那头魔豹可能还在里头守护,不让任何人有机会侵入,不过,只要知道这些就够了,三人都有足够的理智去克制贪欲,而那日的一场大战,也让他们心有余悸,目前并没有任何人还有兴趣去探索矿坑中的秘密。

  在三人上峰的一路上,雪下得正大,放眼一片都是白茫茫的冰花世界,树梢、地面、崖壁,全都被厚厚的一层积雪所覆盖,离开眼前一尺的区域根本看不清楚,阵阵寒风带雪吹拂而来,刮面如刀的感觉,三人都要运功抵御,才能够抵抗得住。

  到达山巅,恰好下雪停住,明亮阳光从厚密云层间透射出来,从山巅上往下望去,视野开阔,雪山连峦,长风万里,确实有着气吞天下的豪迈,让人胸襟舒畅。

  一座紧邻着一座的雄奇大山,全长满笔挺直立的细针松树,不似刻意栽种,但排列间却非常整齐,显示着自然界的次序,碧绿的针叶上覆盖着白雪,部分更垂着晶莹剔透的冰泪,迎向阳光,发着七色彩光。

  山峦叠层间,一条清澈的大河蜿蜒流过,没有被冰雪冻住的河面,因为富含矿物质,在阳光照映下显出美丽深邃的淡紫色,仿佛一条鲜艳的腰带般,缓缓套过被冰雪所覆盖的大山。

  冰寒的空气,呼吸进肺里的感觉,像是要把整个胸腔冻结,但即使是如此,他们仍旧不能否认,那种不被世俗沾染的冰清气息,仿佛能够把整个灵魂都洗涤干净般,让身心无比舒畅。

  “我们来这里,应该不会只是为了看雪吧?”

  欣赏着这样的美景,公瑾却无法不提醒身边两位大小美人这一点。他自己并不怎么想把时间花在这种玩乐上,还有一堆公务要处理、一堆大小事务要安排,越想就越觉得不该花时间在这里闲逛。

  “等一下再走,我要留个纪念。”

  提出要求的是小乔,只不过公瑾与胭凝都猜测不到,她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来作纪念。白鹿洞中也有几个喜好在游山玩水同时,留下个人印记的前辈,但那不是用长剑刻印,就是留下墨宝,小乔也是要效法这种做法吗?

  并不是的。

  当看到小乔从怀中珍而重之地取出一块土,土中生着一株翠绿嫩芽,公瑾和胭凝都在猜测这是什么意思,直到小乔在脚下雪地挖了一个洞,把那株绿芽连同土块一起安置进去,这才明白过来。

  “我的老师告诉我,不管是刻印或是留字,对于自然来说都是一种破坏,但种树就不一样了,它会用实际的生命,把人们想要留念的情感纪录下来,百年、千年,即使人们已经不在了,树仍然会在这里继续长得高壮。”

  同样都是把本来不存在的东西留下,为什么题字刻印是破坏,种树就是尊重大自然的表现呢?也许种下的树木并非本区物种,带来奇怪的病虫害,反而造成了森林浩劫也不一定,公瑾和胭凝都对小乔的话觉得莞尔,但是看见她近乎祈祷的虔诚表情,他们两人都没有出声调笑,而是应着小乔的邀请,分别伸出一只手,帮着把土推埋下去,让这个嫩芽在土地里新生。

  “谢谢,其实前几天我就想找你们一起来了,我希望能够留下一样东西,证明我们曾经一起努力过,而这棵树会是最好的纪录,来,大家一起伸手,把最后的土洒上。”

  小乔的浪漫情怀,也得到了胭凝的共鸣,与她一同伸手植树,还问着这是什么树苗、能否耐得住雪冬;公瑾一面洒着手里的雪土,一面遥想着日后当这棵银杏树成长茁壮,从这个角度往下俯视,整个叛军的营地都能一览无遗,确实是最好的回忆地点。

  念及此处,公瑾心头一惊,明白小乔对于能否战胜白鹿洞,实是一点把握都没有,所以才会想要留下纪念的东西,再看看她身上完全没有穿戴三神器,公瑾又吓了一跳,因为他这时才发现,小乔似乎在强忍着寒风与低温,不仅纤弱娇躯连连打颤,就连嘴唇都冻成淡紫色了。

  “小乔,你怎么了?三神器呢?这点风雪不应该难倒你的啊!”

  “没、没什么……我不想每天走到哪里都带三神器……那是……我担任联盟领袖时候的装备,我不想休息的时候还带着它。”

  一句话,显示出小乔所承受的压力。公瑾与胭凝互望一眼,他们平时都只注意到小乔的不平凡,为着她每个英明决策的天才光彩而眩目,却几乎忘记她的不平凡之下,仍存在平凡的一面……想来,一定承受了很多压力吧!

  “矿坑里头的那一战……我受了点伤,那天击杀白鹿洞的刺客后,内力损耗了很多,暂时还没有回复……”

  公瑾和胭凝想把小乔带回去,但是难得卸下职务出游的她,却很坚决地想要在山上多留一点时间。他们两人无奈之下,只有把身上的外袍脱下,让小乔穿上,同时一人握住她一只手,为她运功袪寒。

  三人就这么坐在山巅上,看着太阳慢慢上升到天空,灿发着正午的热力,为寒风中增添一丝暖意。在三人的谈笑间,小乔顺着胭凝的话语,不自觉地说起了往事。

  “我是出生在艾尔铁诺的,小时候有一段时间就在那里生长,那时的艾尔铁诺,美好得像是作梦一样,到现在都还常常在我梦里出现……”

  在曹寿即位初期,政治尚称清明的时候,艾尔铁诺确实有一段美好时光,但那时间却不长,而且公瑾感到怀疑,因为不管当时的政局民生再怎么好,一个备受歧视的鬼夷人怎有机会感受得到?

  但从小乔口中说来可不是这样,她很认真地怀念着那时候的一切回忆,民间的生活尚称富足,官吏政治还算平和,老百姓除了忙于生计之外,每个人都还对明天充满希望,心里没有那么多的不满与仇恨,大家见面都笑着点头,连跑在街上的狗狗都似乎很悠闲,是一个很棒的好时代。

  “后来,局势渐渐恶化,我和母亲一起离开艾尔铁诺,到武炼避祸。武炼的兽人们不太喜欢人类,但麦第奇家却很大方地收留我们……”

  当艾尔铁诺的局势产生变化,大批百姓朝邻近国度逃难,雷因斯?蒂伦有边关封锁难以穿越,所以大多数人还是宁愿往南进入兽人领域。兽人对人类确实不抱持好感,但是部分兽人豪族却需要人类的工匠技术,酌量保护与收留。

  小乔的母亲擅长针织刺绣,因此受到麦第奇家的保护,当母亲去世,她感到彷徨无助的时候,忽必烈出现在她的面前。这一见投机的两人,成了不需结拜的义兄妹,忽必烈通告整个麦第奇家族,给予小乔等同他亲妹妹的尊重,从此小乔成了麦第奇家族一名最奇特的客人。

  忽必烈给予小乔的,不只是单纯的尊重,还有栽培。除了让小乔大量读书,他还为小乔请了老师,传授她武艺,但是这些有一定名望的高手,不是自身实力有限,就是不屑传授武技给女性,结果授业不足十天,就一一被忽必烈打掉牙齿,扫地出门。

  真正的转捩点,是在小乔一次顶着风雪出门,在可能被传染疫疾的恶劣情况下,替一名临盆的鬼夷妇女接生。那晚,她遇到了一名异人,彼此相见甚欢,那名异人收了她为仅有的弟子,还连带传授她与忽必烈武艺,忽必烈大为受益。

  在这位师父的教导下,小乔像是进入了一个新天地。对于那些神功秘技,她的兴趣并没有义兄忽必烈那么高,但师父偶尔教导她的一些魔法技巧,她却学得很起劲,如果不是因为师父无意教出一个魔法师来,所有的传授浅尝即止,小乔今日可能完全是另一种情形。

  但真正让小乔觉得幸运的,是师父所教授她的思想与眼界。义兄忽必烈虽然雄才大略,但他满心想要建立霸业、成为绝代霸主的信念,让小乔有点敬而远之,但师父却常常以鬼夷族来举例,向她解释一名好的领导人应该做些什么。

  “你的师父……是什么人?”

  公瑾试探性地这么问着,但小乔并没有回答,只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师父交代她和义兄要保密,不许对外人提师父的名字。

  这一点公瑾并不讶异,多数的江湖异人都生性诡秘,不喜欢为此泄漏行藏,但有本事同时教导忽必烈与小乔的异人,这个人一定很不简单,公瑾脑里思索片刻,突然冒出了一个可能。

  (难、难道是大师伯皇太极或是三师叔卡达尔……)

  日、月、星三贤者,除了月贤者陆游之外,剩下两人都行踪不明,不知道正活动于风之大陆的哪个角落上,如果是他们两人之一来教导小乔与忽必烈,那倒是很说得过去。

  “我觉得,现在白鹿洞的做法是不对的……要成为他们所谓的仁君,应该是无视分歧,平等地爱着他所统治的所有子民,不管是人类、兽人、精灵、鬼夷人……还有雪特人,让每一个种族都能和平共处,不偏重任何一方,这样子国家才能平稳,而多个种族一起携手合力,进步的力量才会大,这个世界才会变得更好。”

  小乔说着自己的想法与理念,对公瑾和胭凝来说,这都是一个新观念,过去白鹿洞的王道思想,无非就是促成君臣和谐、国富兵强,先是重视民生,而后让家国强盛,外夷不侵,至于国内的种族问题,却是只字未提,所以一再强调人道与仁道的白鹿洞,对鬼夷族与其他种族都是站在镇压立场。

  “这一次鹏奋坡大会,义兄他其实已经准备了好久,他想利用鬼夷族与兽人的军队,进一步组成武炼蛮族同盟,进攻艾尔铁诺,成王称霸,为了这个理想,他花了很长时间部署,还秘密搜集到平等神锤和博爱圣铠,打算用这两大神器祝他登上盟主位。”

  可是,得知此事的小乔,却做出有生以来第一次的争取,向忽必烈痛陈厉害,表示麦第奇家族目前实力未足,如果想要对白鹿洞与艾尔铁诺高举叛旗,至少还要五十年的时间准备,假使现在就忙着叛乱,那只会令麦第奇家过早灭亡。

  如果要利用这次鹏奋坡大会的联军,必须找一个并非麦第奇家出身的人,即使叛乱失败,也不会追究到麦第奇家头上,还能够保住元气,日后卷土重来。

  忽必烈是个有勇有谋的男人,在听完小乔的分析后,决定改变先前的策划,但要从哪里找一个适当人选,既与麦第奇家没有实际关系,又不会危害麦第奇家的利益,这点却是煞费思量。

  当小乔向义兄毛遂自荐,希望能够担任这个人选时,忽必烈可以说是惊怒交击,在之后的简短谈话中,打碎了厅里所有的桌子与家具,破门而出,绝对不答应妹妹的荒唐要求,更不愿她离开麦第奇家,去做这么危险的工作。

  然而,就如同公瑾和胭凝所熟知的事实,小乔一旦下了决定,就很难被动摇,最后忽必烈也只有无奈屈服,将辛苦搜集的两大神器全都转交给她,帮助她在比武擂台上清除闲杂对手,甚至一直到兄妹两人在擂台上相遇,忽必烈都希望妹妹能够改变主意,与他同回麦第奇家。

  ……但小乔仍旧坚决自己的决定。

  忽必烈放弃了之前对鬼夷族大会的一切部署,也切断了妹妹的所有援助,除了两大神器之外,他只留下了一句话。

  “我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给你,但是为了你的抉择,我把我的野心与霸念延后一百年。”

  在这句话里头,公瑾听见了忽必烈的让步,也听见了他对妹妹的疼惜表现。对于一个雄心万丈,恨不得早日冲上天去的男人,这百年的忍让一定很不好受吧?

  而且,假如小乔真的征服艾尔铁诺,建立新的政权,那么忽必烈的霸业将永远出不了武炼。对于一个燃烧着征服烈火、不断以夺取手段得到事物的霸主来说,本来可以吞并整个风之大陆的雄图,变成仅能统一武炼地方的蛮族之主,这不仅是放弃了一生的梦想,甚至可以说是绝顶的污辱与羞耻。

  “你义兄……真的是很重视你,我以前看过忽必烈的资料,没想过他会为了一个女孩子做这么多退让的。”

  公瑾这么感叹着,一半以上是出于真心,觉得自己有必要对忽必烈这个男人重新评价,在他铁汉的形象之下,或许比很多男人都要心软得多。

  然而,即使是公瑾也无法预料未来,更无法得知在许久之后,忽必烈再次为了一个女人、一个兄弟作出忍让;连续两次不合时宜、不该做的退让,让他的雄图霸业永难实现,最后成了这名霸主一生的遗憾。

  “大哥他对我很好,从小就很照顾我,可是……如果由他来兴兵攻掠,最后的伤亡损失一定会很重,杀戮与鲜血会布满整个风之大陆,我不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形,所以,我想做一点事。”

  就因为想做一点事,这个少女在十万豪杰中夺得盟主之位,领导他们举兵挑衅艾尔铁诺,连连获得胜利,可是,公瑾和胭凝现在都想要知道,在这些胜利之后的终点是什么。

  “我想要改变这个世界,创造一个除了民富国强外,境内每个种族能够平等、和谐共处的世界。可是,弱者没有正义可言,如果鬼夷族只是要人垂怜、基于同情心地给予我们生存空间,这个要求永远不会被实现,所以我才促成这一次的兴兵,向世界发出我们的吼声,以鬼夷族为征服者,在胜利过程与结果,我们都不制造不应有的杀孽,把一些现有的状况扭转过来。”

  “弱者伸出手也没人会理。假使强者不愿意伸出友善的手,那么就由我们来当强者吧!只要我们在拥有最高权力的时候,不要忘记本来的初衷,不要被权欲蒙蔽,不摆出高姿态,持续促成人们的平等共识,这个梦想不是不可能的。”

  “征服艾尔铁诺、等到局面稳定以后,我不想用过去的统治模式,那样子对于促进种族融合没有帮助,可能的话,我想放弃王权统治,让境内的人民用适当比例推派出代表,由这些代表组成联合会议,用这个会议体制来取代王权,治理整个国家,人民的声音可以直接传达,这样或许就能避免艾尔铁诺今天的过错,不再有不适任的君主,几十年、几百年地让百姓感到痛苦。”

  公瑾和胭凝很难说明自己的惊讶心情。过去他们都曾见过那种统领大军的领袖,也曾见过一个国度、一个王朝的开创者,但是这个女孩却明显地与他们不一样。

  这个少女,她不是像忽必烈那样,为了本身的征服***、雄图霸业而发动战争;她也不想要留名青史,甚至连权力***都少得可怜。她想要的,不是如何得到天下,而是怎么去改变这个天下。

  怀着某种理想而兴兵,这样的做法,不是征服,而是革命。公瑾现在才明白,小乔常常挂在嘴边的“革命”一词,绝对不是在开玩笑,是非常地认真。

  该怎么说呢?公瑾觉得很荒唐,小乔所说的东西有很多自己全不在意,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可是……自己有股冲动,想去看看那样的世界。

  各种族之间没有仇恨,人类与鬼夷人能够比邻而居;鬼夷人的孩子出生时,能够得到周围人类的祝福,而不是怨毒的诅咒;每一个种族的儿童都能在和平快乐中成长……那样的世界,自己很想看一看。

  “白鹿洞是我们不能逃避的敌人,但如果可以,我想向他们传一个讯息,不知道可不可以等到我推翻艾尔铁诺后,再来刺杀我呢?如果我得权后忘记了今天的理想与誓言,我会很乐意让他们取下我的人头……我与他们所想要的,都是住在这块土地上的人幸福快乐,其实我们可以避免掉这许多冲突的。”

  小乔披着袍子,从两名忠实护卫者的簇拥中站起身来,迎向冰风之雪与炽烈阳光,深深呼吸两口气后,转头向两人说话。

  “瑜兄、胭凝大姊,可以请你们帮助我吗?我只有一个人,力量很有限,但如果能够得到你们的帮助,我想我会更有信心去实现这个梦想。”

  冰雪反映着阳光,照在小乔的发辫上,看来就像是黄金般的灿烂细丝,美得让人几乎屏息,而她伸出来的一双手,白皙粉嫩,每一丝细微掌纹都看得清清楚楚。

  如雪一般的纯洁,白皙无瑕的邀约,真诚地伸到公瑾与胭凝的面前。在这一刻,他们都受到了一种感动。

  胭凝沉默了一下,在她察觉到之前,她已经颤抖着声音,握住了那只在风中轻晃的小手。

  “我的小公主啊,我会……很珍惜这个机会的,从今天起,陶胭凝的命就赌在我们的梦想上了。”

  公瑾在旁边目睹这一切,知道这幕景象有多难得。胭凝看来开朗,却不是一个容易打开心扉的女人,在她总是挂满笑靥的艳丽面容下,有一处地方始终维持着冰冷,但她现在却是用那块最软弱、最纤细的地方,真诚地向小乔献上心意。

  仿佛受到这个气氛的感染,公瑾也伸出手来,与小乔相握。只是,虽然他也感觉到自己眼眶里湿湿的热气,但他却什么都没有说。

  ……因为他还说不出口。

  ……因为他还没有决定自己该说些什么。

  ※※※

  这个冬天过得很快,虽然说后半个冬季因为众人各自怀着不同的想法,而使得气氛有些诡异,但大体上来说,这是一个很温馨的冬天,叛军内各个种族在大致和谐的状态下,消弭了许多歧见,有了更深的了解,而原有的派系与势力分布,也因此更为紧密,现在如果出兵,整支军队不会像之前那样散乱。

  公瑾的训练与组织化,也帮了许多大忙,小乔本身虽然有见识与领导者眼光,但在于军旅实务上就没有那么擅长,而公瑾正好弥补了这一点,把人类军队的优秀处,一一移植到叛军的队伍里头来。

  不过,在离开花果山区、重新投入战场之前,有另外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存在。如果不先解决白鹿洞的压力问题,士兵们心中怀着对月贤者的恐惧,未来的战役将会非常危险,在某一场关键性的战争中,只要陆游现身说话,甚至不用出手,就足以让十万大军一夕间土崩瓦解。

  为了要解决这个危机,在叛军要整装离开山谷前,小乔把全军集结起来,在一个临时草草搭建的看台上,对着所有敬仰她、支持她的士兵高声说话。

  说话的内容,事先已经与公瑾计划过了,虽然小乔的志愿与理想很动人,但现在的阶段,并不是那么多人都能够理解。如果要把这十万人拉向一个美好却遥远的梦想,那么现在要给他们的,无疑应该是一些不久之后就能尝到的甜头。

  “……基于以上的那些理由,我希望大家能够记得当初鹏奋坡上的誓言,继续助我一臂之力。而若是不愿意继续与我们走下去的,我们也绝不强留,你们可以分走那边的金银,带着足够的生活费离开,我祝福你们有个美好的未来。”

  大声说着这些话语,小乔让士兵们自行决定去留。这是很冒险的做法,连小乔自己也不能肯定,最后还有多少人愿意跟随自己,但若是强留不应留下的人,那只会在己方军队中埋下火种,日后更猛烈地烧及全军。

  结局以令人欣慰的形式揭晓,选择离去的仅有寥寥数百人,九成九的战力都保留下来。

  鬼夷族深信能取得三神器的小乔,是全族人等待两千年的救世主,毫不怀疑地跟随她。

  兽人与人类集团虽然没有这样的信仰,可是这几个月来的生活,让他们见到一种可能性,知道如果战争成功,可以创造出一个怎样的新世界,为了这个梦想,他们决定把自己的性命再一次赌上。

  “……嗯,谢谢大家,我不会辜负大家期望的。”

  简单地说了这么一句,小乔在看台上对全军深深地弯腰行礼,表达她的谢意。

  艾尔铁诺历四一九年二月十八日,鬼夷族的十万叛军由花果山再次出击,以排云怒涛之势,短短时间内便席卷了艾尔铁诺南方,当时虽然只有叛军相信会创造一个新世界,但所有人都感觉到,一个新时代或许就要开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