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终章 尾声

风姿物语 罗森 3477 2003.04.21 15:10

    他做梦了,在恍惚的沉眠中,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在某个花园散步,而在那繁花锦簇中,有个十二、三岁的娇俏女孩,歪着头,俏着嘴,语笑嫣嫣。

  “嘿!你是谁啊,为什麽会来这里呢?”

  “我是来见你的啊!这一次,我们是同年纪的罗!”

  “真的吗?那我们打勾勾,从现在起,我们要一生都在一起,直到很老很老,你的胡须变白了,我的头发也变白了,都不分开。”

  “好,打勾勾。”

  “对了,我有个从没见面的哥哥,今天会回来,你陪我一起去见见吧!”

  “好啊!我们走。”

  两个孩子,手牵着手,开心的离去,在往後的日子里,他们将会相知相守,一起嬉笑、成长,渡过令人期待的未来。

  他们没有举世第一的武功,没有号令天下的权势,他们不是王子、公主,但却过得很开心,因为,他们拥有彼此。

  然後某天,在双方兄长的衷心祝福下,他们交换了戒指,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好悲哀的梦啊!?湖底墓穴的一切布置均已妥当,铁木真缓缓睁开眼睛,回忆前尘往事,感慨万千,最後,看着壁上题字,怔怔出神。

  “难挽五百载光阴”,会有人知道它的意思吗?会有人知道,一直到最後,他宁愿自己不是这样的地位,只想早生五百年。这个心愿,怕是要随着自己身殁,从此淹没於黄土了。

  “难悔当初”,如果当初没有走上那条路,不遇见艾儿西丝,後来,大概也就不会有这麽多痛苦了吧!可是,即使痛楚是这麽的深,如果要让自己再选一遍,那麽,毫不迟疑地,自己还是宁愿再受一次这样的苦,把所有的伤痛,仔细回味。

  “『失恋了就跑去死,你怎麽这麽没用啊!』如果你在,一定会这麽说的吧!艾儿西丝。”铁木真轻轻笑道,在他渐渐模糊的视线前,彷佛看得到艾儿西丝,插着腰,倔着嘴,很俏皮的笑着。

  可是,艾儿西丝啊!没有了你,天下之大,我却是无处可去;人世虽美,我竟是生无可恋。少了你,我才发现,所谓的皇图霸业,不过是蝼蚁等闲事,这样的人间,留下来又有什麽意义呢?既然我的心思你都已经看不见了,就让我好好偷懒一下吧!

  好像听到了这些话,模糊的影像,有些无奈的侧着头,很腼腆的说着,『你这麽说,我也没办法啊!不过,你也很累了,就把那些东西都放下,到我这边来,好好的睡一觉吧,小铁。』

  “谢谢你啦,艾儿西丝。你从以前开始就很唠叨,一直仗着自己年纪大,连死了都还要交代一堆东西。这些东西,我全都做到啦,而你,也可以不用再念了吧!因为现在,你的年纪比我小太多啦!”

  铁木真轻笑着,沈重的眼皮,缓缓阖上,再也没有打开过。他临终时所挂着的满足笑容,没有人能够明白,也没有人知道,在他死前的那一刻,为下一任天魔传人,留下了多宝贵的遗产。

  魔界历天鹏纵横五年,帝国历前一千五百六十八年,史上最具神话色彩的王者,“成吉思汗”铁木真,溘然长逝,坐化於西湖湖底,死时年仅十三。

  自此而後,再也没有任何一个君主,曾经致力於各种族间的统合而有成,一直到兰斯洛王为止,这份工作中断了两千年。

  铁木真的存在,遭到人、魔两界彻底封杀,黑色恶魔的故事,成了人们谈而色变的传说,而後世史书中,有着这样的记载:

  天魔肆虐,残暴无道,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十方人间,刹那焦土,鲜血满空,残屍遍地,炼狱重现。三贤者,愤而挺身,激斗天魔,大气狂啸,山崩地裂,日月失色,天为之哭。一昼夜,天魔伏诛,自此奠定日後战胜基础。

  他们如是说。

  传说中的史实,又翻过了一页。

  《风姿物语》陨星篇完

  楔子

  『我说,小五啊!』

  『老板娘,您好。』

  『在这里这些日子,还习惯吗?』

  『您太客气了,这里的东西很好吃,床也睡的很舒服,众家姊妹们也很客气,能住在这,是我的荣幸。』

  『不用客气,我是一向把你当妹妹看待的,还客气些什么,只是,姊姊有件事,唉!丢死人了,不知当讲不当讲?』

  『姊姊请说。』

  『你的那个……好像没有来。』

  『姊姊指的是……』

  『就是你这个月的那个。』

  『喔!汇款可能是漏寄了,我去银庄催催看,说不定马上就到了。』

  『小五啊!天香苑的规矩,你是知道的,小本经营,恕不赊欠,你要是给不出房饭钱,就算咱们情同姊妹,姊姊也不能徇私於你,让姑娘们看笑话吧!』

  『……』

  『怎么,你没有什么话想说吗?』

  『哦!原……原来,住店是要付钱的啊!』

  啪!(巴掌声)

  『来人,把这人给我拖出去,行李全扔到地窖。』

  『啊!这太过份了吧,我也只不过住店不付钱而已,怎么能这样……』

  『告诉你,没有人可以在这白吃白住,在你付清欠债以前,别想踏出房门半步。』

  『喔,您真是好人,姊姊意思是说,我可以继续白吃白住下去罗!』

  啪!(巴掌声)

  『洒盐,给我洒盐,再给我牢牢的看住,不准让这小贱人离开房间一步。』

  啪!(用力甩门声)========================================================

  『娘娘,请用膳吧,您冥想好些时日了,再这样不吃不喝下去,身体会坏的。』

  『我知道您的心情不好,唉!有些事,还是放开些吧,对了,雷因斯·蒂伦的莉雅女王有信到,我念给您听好了……娘娘,我要念了……娘娘……』

  『啊!』

  『快来人啊!大事不好,娘娘昏倒了……』

  『娘娘昏倒了……』========================================================

  『花公子,花公子慢走。』

  『花公子,您几时再来教我们吟词作对啊!』

  『花公子,您可要再来啊!姊妹们都会想念您的。』

  …………

  『唉!腰好痛,一定是昨晚扭到了,早知道就不该相信那黑婆娘,用那什么鬼姿势,头下脚上,让本公子闪到腰。』

  『体力不行了啊!要是当年,别说是三天三夜,就算是七天七夜,本公子还是英伟挺拔,七出七入,勇不可当,哪会像现在这样……不过,即使这样,本公子还是……哼!哼!』

  『盘床大战了几天,山珍海味也吃腻了,总得找些新消遣来玩玩,玩什么好呢……把臭家伙的副官宰了,脑袋放在军旗顶,吓得他尿裤子……不好,听说这两天西方的天气大坏,可提不起什么兴致长途跋涉去杀人啊!』

  『对了,听那些雌儿说,城南来了个大美人,弄乐的本事一流。找她玩玩,大家一起来吹小。对!就是这么办,好好的再去大醉一场。』========================================================

  『喂!独眼雄,我哥上哪去了?死人刀疤陈说你知道。』

  『五……妮姑娘,头目已经出发了。』

  『出发!出发去哪里?』

  『头目说,这次的点子很扎手,要做大案,就要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所以他去进行侦察工作了。』

  『我知道要去侦察,可是,不是说好三天後,我们一起去侦察的吗?』

  『这……就像你知道的一样,头目常常搞错日子。』

  『是吗?我看不是去侦察,是想去城里鬼混吧,哼!还好我把队里的钱全扣了,我看他拿什么去混。』

  『呃……头目也说了,哪有做强盗还随身带钱的,他会找一支很肥的肥羊拿路费的。』

  『什么!就凭他的烂武功也敢去抢,那笨蛋上次在妓馆付不出钱,就大喊抢劫,差没给人斩成肉酱。他是不是这次还想被人砍回来。』

  『头目说,他已经想到了万全之策,要我们睁大眼睛,等著看他的丰硕战果,同时等他的消息。只要一看到烟花炮的信号,大夥便冲进去杀人放火。』

  『等!等个鬼!我等著帮他收尸!』========================================================

  『zzzzzzzzzzz』

  『喂!你还活著吗?』

  『??????』

  『魏!走吧。』

  『!!!!!!』

  『和我一起走吧,我们要去参加一场非常有趣旅程唷!』

  『……』========================================================

  就这样,组成天空的云朵,随著万里长风,逐渐聚合了,

  而後……

  新的传奇展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