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奇袭

风姿物语 罗森 6590 2005.05.09 21:22

    得知中都市民多数都潜伏至地下,预备往四方疏散离开,纵然是冷静如公瑾,也终于露出急躁,拂袖出掌,劲风纵横,想把碍事的胭凝给逼开。

  但要做到这一点却很不容易,纵然公瑾已经认真动手,可是胭凝所表现出的实力却也相应增强,比她与源五郎联手的时候更强,不但无惧万物元气锁的制肘,还能以几乎不逊于公瑾的力量,正面还击。

  五岳神雷的沉重掌劲,多次与公瑾的斋天位力量碰撞比拼,饶是公瑾几度催劲,想要突破胭凝的封锁挡路,甚至不惜将她创伤,可是胭凝双掌盘旋,身形轻飘灵动,尽是抢在公瑾要突破的地方,让他难以甩开自己地回到金鳌岛内部。

  透过遥控系统,公瑾本来是可以操控金鳌岛内各种武装,包括通天炮的发射,但是当朱炎叛变,从内部封锁信号,公瑾就无法再像先前那样遥控武器,必须要赶回控制中心,才能以手动发射通天炮。

  (天时不对,这时候炮轰中都城,就算牺牲千万人命,效果也不会太理想,可是如果让这些受到污染的病源扩散出去,局面就一发不可收拾,看来还是得今晚先发射一次通天炮……)

  公瑾的心情急躁,可是悠闲应战的胭凝却非易与之敌,从她掌上所压迫过来的雄沉力量,和之前几次对战判若两人,让公瑾不由得开始怀疑,以前几次交手时,胭凝是否偷偷隐藏实力,欲有所为。

  “胭凝,让这些污染源离开中都后,会有什么后果,你很清楚,只要石崇施放触媒,这些人马上就会为祸天下,难道你搞不清楚事情会有多严重吗?”

  “哈,别笑死人了,忧怀世界、防御魔族,这不是以前老头儿师父才干的事吗?你连他都干掉了,现在难道还想继承他的遗志吗?”

  “中都的水蕴藏污染,这点是你暗示我,我才警觉到的。既然你要点醒我,为什么现在要阻我办事?”

  “你猜猜啊。石崇下的污染,这么多年来一直没人发现,就连你也没有尝出味道,为什么我一喝就会察觉不对,这点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胭凝长笑声中问出的话语,令公瑾为之一愣,想到了一些之前被忽略的事。

  早先胭凝与源五郎联手,在金鳌岛上打游击战的时候,公瑾只觉得胭凝的行动颇不寻常,虽然神出鬼没,但却又不下杀手,举止实在怪异,后来因为相信胭凝并没有实际敌意,领悟到那些游击战术可能是给自己某种暗示,这才发现到中都城的水脉早受污染。

  若无胭凝的点醒,自己到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自己因此对胭凝怀存感谢,认为她与自己并非敌人,但假如事实不是这样呢?自己过去几次短暂停留中都,曾饮过中都城的水,虽然觉得有异味,但并无疑心,胭凝又是怎么发现石崇的这个秘密?

  (照理说,生长在人间界的人,没可能尝出土味下的那股异味,除非是有人事先点醒,否则……)

  这个结论在脑中出现,公瑾马上联想到胭凝突飞猛进的武功,那种有别于天位力量的神奇异力,结合白鹿洞、魔族两界之长,鬼神莫测,那绝对不是匆匆到魔界走过一趟所能得到,唯一的解释,就是她也与魔族有所联系,从中得到了什么。

  公瑾脑中思索,胭凝出手却未有停留,一掌拍来,五岳神雷的刚猛掌劲中途变化,散发着漆黑如墨的浓烈魔气,一下子缠绕上公瑾的手腕。独特的吸蚀痛楚,竟是最正宗的天魔功。

  “怎么了?又在自以为是了,要不要说说你的结论啊!”

  “哼!天魔功在大特卖吗?”

  对天魔功不敢有丝毫怠慢,公瑾凝神还招,但心情却笔直沉落下去,想到胭凝可能与魔族勾结,那个心情更是黯然。

  但就在两人战斗僵持,气劲扫射,逐一摧毁附近建筑与地面时,一种莫名压力同时在胭凝与公瑾心头出现,仿佛有某种极具威胁性的东西,快速由远而近。

  “什么东西?”

  “嘿,终于来了吗?”

  忧与喜,两种不同的表情,出现在公瑾与胭凝的表情上,不过在他们举目确认出现的东西时,两道炫目耀眼的白光,仿佛天边急电,刹那之间划破夜空,直击向金鳌岛来。

  (好强的能量,这几乎能够与通天炮相媲美……)

  过于强大的能量,撕裂大气袭来,猛烈的冲击波,让公瑾与胭凝险些站立不稳,必须全力稳住身形,在这同时,两道巨大的耀眼光柱已经命中金鳌岛底部,刹时间火光冲天,震耳的爆炸声狂袭着整个空间,巨大冲击,让金鳌岛一时间摇摇欲坠,整个底部笼罩在火焰与烟尘当中。

  “报告!元始炮首发,完整命中目标!”

  在剧烈的冲击中,距离金鳌岛所在三百里之外的天空,一艘通体黑色的飞空艇正无声漂浮,刚刚发射完强猛一击的两座主炮炮口,因为高温而发着烟尘。连串命令与指示,正在飞空艇内部飞快交流。

  “填充能源,还有,立刻报告损伤状态。”

  “三号引擎、五号引擎停止运转;右侧两座反应炉烧毁;还有……”

  “等一下,我是要你们报告敌方的损伤状况预估,为什么会有引擎和反应炉的损伤?”

  “因为那是我们的伤害状态,从目前的状况看起来,我们伤得还比敌人更重啊!”

  “啊,所以我早就说不要偷袭嘛,偷袭的代价太大了。”

  太研院院长座机──铁达尼一号,在这时候来到战场,更首次使用了仿制通天炮的强力武器──元始炮。但这武器在装配之初,就被考虑到可能会有个问题,无法像通天炮那样的使用。

  通天炮装载于金鳌岛上,发射时候的强大能量与后座力,有金鳌岛的庞大体积来承受,超合金的特殊材质、庞大如岛屿的辽阔体积,这两者的结合,使得金鳌岛能够承受通天炮发射时的反作用力。

  然而,承受元始炮发射时反作用力的,却是铁达尼一号。被当作太研院院长座机的飞空艇,是太研院颠峰技术的结晶,但无论装配了多少先进设备,铁达尼一号毕竟只是一条百尺长度的小飞船,当左右两门主炮同时射击,它根本没有足够力量去抗衡反作用力。

  刚刚初次发射,远距离轰击金鳌岛,承受反作用力的铁达尼一号向后倒飞,短短时间内倒飞百余里,这才勉强停住,船舱内的人员被震得东倒西歪,好在每个船员都有不俗身手,事先又做了防震准备,这才没有人受伤,但是部分机件因此故障与损毁却是无可避免。

  铁达尼一号之内的船员,都是太研院菁英,本身是专业人才,不过却没有人具军将之才,当铁达尼一号接近中都,却仍没发现空军一号的行踪时,众人共通的决定,就是趁着金鳌岛还没发现己方的到来,先试发一炮偷袭,如果成功,这一炮就能瘫痪掉通天炮,废去敌人的主要武装。

  这个诱惑实在太大,所有人一致同意发炮奇袭,而目前所见,金鳌岛底部被烟尘与火焰所包围,看不清楚;周围紊乱的电磁波,也让电子器材无法扫描,推测金鳌岛的损伤,却只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就是受到袭击的金鳌岛开始反击,从它还毫发无伤的部分,打开了数十道舱门,成群苍巾力士像是被扎了窝的蜜蜂,以惊人声势朝这边疾飞过来。

  “预备还击,开始进行结合程式,全体船员各就各位!”

  在爱菱的一声令下,铁达尼一号开始活动起来。为了承受元始炮发射时的副作用,爱菱早就设计出一套结合程式来消解,但进行结合程式时候发出的声响与震动,却百分百会被金鳌岛给察觉,为了奇袭,刚才只能硬射一击,现在既然金鳌岛已经察觉,铁达尼一号就立刻进行结合程式。

  程式开启,铁达尼一号迅速往下降落,选在附近最高的一座岩石山顶上,甫一接触,船身就往下沉去,迅速吸纳附近的岩石砂土,一面下沉,一面进行结合,整个过程耗时极短,在短短时间之内,山腹部位就浮起一座岩石碉堡,整个结合程序已经完成,铁达尼一号以这样的碉堡型态应战。

  “A、B、C、D、E、F,六方炮塔群组全开,三百六十度空间无差别射击!”

  爱菱没有受过军事训练,本身也不是战场上的行家,但却再也没有什么人,比她更清楚“铁达尼要塞”的每一处性能、每一项武器的特性。经由她的指挥,整座要塞碉堡有如活物,先是朝四面八方喷射烟雾,跟着就是百多座炮塔推伸出来,强猛光束朝四面炮击,交织组成密集火网。

  “碰!轰!轰!”

  连串异响,震耳欲聋,伴随炫目光影火花,把漆黑夜空照耀放光,一具具苍巾力士被光束炮命中,瞬间暴炽盛放的雪亮光华,比天上繁星明月更为闪亮,蔚为奇观。

  电子扫描、电子瞄准,第一轮炮击全数命中,不过也全无效果。那些能够令泉樱、源五郎先后吃亏的太古重机甲兵,本来就不是单纯光束炮能够破坏的东西,这点爱菱非常清楚,香格里拉会战时,她亲眼目睹了金鳌岛的各种超时代武器,并且作了详细的影片纪录,在之后的时间里一一设想针对措施,所以,无论是光束炮的火力网,或是那满天的白浊烟雾,都仅是单单扰敌手段,真正的攻击策略,是隐藏在烟雾中的东西。

  之前在兰斯洛的指示下,太研院刻意发展微粒子,在奈米技术上获得高度突破,现在这些肉眼难见的东西,就夹杂在烟雾里,不着痕迹地缓慢坠落,黏附在苍巾力士的装甲上,甚至透过缝隙,进入苍巾力士的内部。

  当这些细微粒子与苍巾力士内部线路接触,就开始放送一些病毒,去感染、干扰苍巾力士的运作程式。

  “连天位武者都对苍巾力士感到棘手,要攻破他们,绝对不能从正面来。既然外部无懈可击,我们就从内部着手。”

  爱菱在进行作战会议时,作了这样的策略指引。

  “制作苍巾力士的超合金,技术超越我们目前的水平,直到现在我们都还无法成功分析与破解,但是,只要那些重机甲兵不是有机体,不是活物,那我们就能处理。”

  爱菱精心设计的病毒,在侵入苍巾力士系统后迅速发作,但这战术却进行得不太顺利,苍巾力士的活动系统极为优秀,就算遇到病毒感染,也有抵御能力,两种不同程式进行攻守。

  因为这一段攻守时间的误算,铁达尼要塞受到苍巾力士的四面攻击,炮火与小型浑沌火弩密集射来,要塞内山摇地动,多处损伤。本来打开防护光罩可以让情形好转一点,但是爱菱却不能浪费能源,只能在最低限度内,尽量吸摄大量土石作为掩体,堆厚外部的防护,减低对于内部机体的伤害。

  “运气不错喔,苍巾力士远攻的威力不如预期,假如换作是面对我师兄的轨道光炮,我们可就没有这么轻松了。”

  猛烈的炮火攻击中,爱菱大声鼓励着周围的部属,再怎么说,她早已经见惯各种大场面,现在当然更不会被吓倒,一面鼓励着属下,一面做出种种指示,来因应苍巾力士兵团的围攻。

  “看,院长,情形有变化了!”

  旁边传来属下欣喜的呼叫,众人抬眼望去,萤幕上所出现的苍巾力士兵团中,突然开始出现流星。一台又一台的重机甲兵,像是失去了动力,笨重的身躯再无法飞行于空中,便开始如流星般由天上坠地。

  “成功了!”

  病毒之战终于占到上风,开始逐渐瓦解苍巾力士的威胁,铁达尼要塞中的众人都是喜形于色,欢呼之声大作,整个士气一下子扬振起来。而被号称为千年天才的爱菱,撰写的病毒更不是如此简单,瘫痪掉苍巾力士的攻击网,这只是第一步,紧跟着,第二步的效果开始发生。

  苍巾力士的装甲何等坚固,从空中往下摔坠的力量虽大,但它们的装甲却连一丝细纹伤害都没有,在坠地片刻之后,有部分的苍巾力士便发出运转声响,重新启动,蹒跚地撑站起巨躯,再次升空。但这一次,却不是飞向铁达尼要塞,而是转飞向数百里外,漂浮于天空的金鳌岛。

  “B战术成功,夺得部分苍巾力士控制权,反攻金鳌岛。”

  “持续发放奈米烟雾与病毒,要尽快夺得更多的苍巾力士!”

  战术成功,没等院长大人下令,要塞内各中阶领导就依照先前拟定的方略,进行下一步战术。然而,此时的中央指挥室却安静下来,所有人沉默无声地看着苍巾力士反攻金鳌岛,而远方的金鳌岛也再次释放苍巾力士,两边阵营开始攻防,大量的炮火与光束切割空间,交错闪过。

  “终于进行到这一步了……”

  这是爱菱所预期中的画面,但是在她预想的下一步计划中,倘若自己位于金鳌岛内,面对苍巾力士倒戈反攻,为了避免其他苍巾力士受到感染,那么最直接的反应,就是开动通天炮轰击,一炮把沿途所有苍巾力士摧毁,夹着这股声威,直轰向敌人。

  目前金鳌岛的损伤状况不明,但如果通天炮还能发动,早晚就会有所回应。出动主炮级的战斗,会一下子分出生死真章,而己方唯一能够与之抗衡的战术就是……

  “元始炮!能源填充,80%!”

  爱菱没有催部属动作加快,因为这种事情心急无益,她只是接过旁边勤务兵送来的热咖啡,慢慢地喝了一口提神,很紧张、很紧张地注视着萤幕,祈祷金鳌岛不会太快有动作。

  “谢谢,等一下请再送一杯过来。”

  把杯子放回托盘,爱菱头也不回地对勤务兵说话。勤务兵应命而去,沿途许多工作人员一一把自己要的饮料或干粮写成纸条,放在他的托盘中,要他等一下从厨房送来。

  “小子,拜托你了,就算要死,我们也要吃饱再死。”

  中央指挥室的人员不多,不过要求却不少,当勤务兵跑到自动门门口时,托盘上已经放了厚厚一叠纸条。对整个战局而言,这并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当那勤务兵在离开前,曾经短暂回头望向指挥室,环视一眼,如果有人与他目光相对,那么,或许就会发生很大的事。

  “各位,请努力作战啊!如果这边战得不够激烈,另外那一边又要怎么开始呢?”

  通过自动门,花天邪的微笑表情与身影,消失在门的另一侧。

  ※※※

  “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只有你们?朱炎呢?”

  在金鳌岛内,公瑾终于重回到主控室内。本来和胭凝缠斗在一起,难以脱身的他,因为刚才轰击的大爆炸,终于能够抽身出来,赶回中央主控室,但是一进入控制室内,他就对自己所看到的东西愕然。

  整个技师小组,全部在中央主控室内忙得不可开交,但忙碌的表情之下,却掩不住手边情形完全失控的事实。他们焦急地操作着各种仪器,下着各式各样的命令,但是仪器却完全不回应他们的操作,自行运作。

  本来应该待在这里的朱炎,踪影全无,据说一刻钟前就已经消失,只剩下郝可莲一个人坐镇,但是不懂太古魔道的她,徒有高强武功,却是一点都派不上用场。

  “公瑾大人,这边所有的仪器全部都乱了,不接受主控室的指令,自行开始动作。”

  面对郝可莲的报告,公瑾的表情并不好看,尤其是当他看到萤幕上铁达尼要塞的存在,苍巾力士的首波攻击被敌人瓦解,还倒转过来攻击这边时,他就充分理解敌人的攻击并非儿戏。

  “我们这边为何会释放出苍巾力士?不是已经完全不能下命令了吗?”

  “只是不能从这里下令,整个指挥系统的主控权一定被移到金鳌岛中某个地方,改为从那边下令。”

  所以,目前所有的应敌措施,都是从那边传达下来。可以反向追查出那个地方,但需要时间与装备,至于有可能做到这些的唯一人选,那就是朱炎了。

  此刻,每个人都眼望着公瑾,因为当朱炎此举形同背叛的时候,所有人都想知道公瑾将会如何处断。

  “公瑾大人,我觉得朱炎他……”

  郝可莲往前跨上几步,来到主帅的身前,很婉转地为朱炎说情,表示这之间应该是有什么误会,因为朱炎对主帅的忠心耿耿,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请公瑾大人不要做出错误决定。

  “是吗?但如若他真是这样忠心,为何在敌人上门的时候,这里只剩下你们,而我找他不到?”

  公瑾的目光扫视过主控室内每一处,与他森寒视线交接的人们,全都低头避开,但在他开口说话之前,外头突然传来一记霹雳声响,两扇厚重铁门被掌劲轰得内凹裂开,缥缈若仙的白色倩影出现在门口。

  “怎么了?公瑾,打着打着就跑了吗?我还没说你可以走啊!”笑声中出掌,胭凝一记五岳神雷直印过来,声势惊人。

  “嘿,死缠烂打的家伙!”

  掌劲的威势又再次提升,公瑾不敢怠慢,同样一掌推了出去,但就在他挥掌出击的那一刻,在他身后的郝可莲悍然出刀,一柄白亮亮的匕首,猛刺往公瑾的背心。

  刀光闪烁,惊虹飞影,血光乍现!

  《风姿物语》卷十四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