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身世之谜

风姿物语 罗森 8696 2005.03.17 14:14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花果山水濂废墟

  真相就在面前,自己有没有足够勇气去揭开禁忌的秘密?对于这个问题,妮儿觉得很可笑,在短短的半小时里,自己已经承受太多的冲击,现在虽然不敢说勇气十足,但已经麻痹的心,绝对禁得起一切冲击,还有什么事是不能面对的。

  “我想,这个问题没有必要问我吧,如果我说不的话,难道你就会走开了吗?都已经到了这里,你就把你的任务给完成吧!”

  连番冲击,并没有让妮儿因此停止思考,当胭凝逐渐把真相还原,告知自己实情,自己就隐约有个预感,觉得胭凝除了白鹿洞子弟外,应该还有某个身分,也正是这个身分,让她特别出现在自己面前,替自己揭晓这些秘密。

  “呵,好聪明的小姑娘。这样也好呢,我就不用一直扮演神秘坏女人的角色了。”

  胭凝的手抬高一指,道:“你想知道的秘密,全都在那棵银杏树下。”

  顺着胭凝手指的方向,妮儿望向花果山巅最高处的那棵银杏树。洁白的积雪中,挺拔矗立的银杏树伸枝展叶,翠绿的银杏叶,隐隐流转着七彩光华,在漆黑夜幕当中,分外显得耀眼。

  在胭凝之前所说的往事中,妮儿记得有关这棵银杏树的部分,那是当初铁面人妖与小乔、胭凝一起栽种,作为举兵与改革的证据,除此以外并没有什么特殊涵义,也应该没有什么秘密可言,所以……

  (啊!那个矿坑……)

  妮儿突然想了起来,胭凝所说的故事还提到另外一点,在这棵银杏树下的花果山中,有个废弃的矿坑,坑中有守护者巡视,进入矿坑探险的公瑾三人险些就把性命送在里头。

  当小乔取走矿坑内的自由魔环,那头守护着矿坑的魔豹并没有消失,而是继续拦阻在前头,不让小乔三人继续深入,显然在矿坑深处还另外有秘宝存在,如今胭凝说能解释自己过去的秘密在银杏树下,莫非就是指那个神秘的矿坑?

  “做好准备了吗?请。”

  胭凝拂袖转身,走在前头,看不出有使用轻功的迹象,整个身体却轻飘飘地快得异常,一下子就飘出老远,出了村口。

  “这是挑衅吗?怕你不成。”

  妮儿一咬牙,立刻也跟了上去,展开九曜极速的身法,迅速追上了胭凝,紧跟在后,看着她一袭白袍随风扬动,姿态潇洒飘逸,真像是一只振翅高飞的白鹤,心下不禁赞叹欣羡。

  两人一前一后,抵达了矿坑的入口,那里年久失修,早已经被尘泥土石给封闭,胭凝随手一挥,厚实的土石堆立即崩溃坍塌,在轰然声响中,出现了里头黑黝黝的通道,一望无际,似乎深不见底。

  “相隔一百年的寻宝之旅,请为这趟旅程画上句点吧!”

  “你走前面!”

  妮儿不敢放松警戒,让胭凝走在最前头,自己隔着两尺的距离跟在后头,尽管对胭凝的好感没变,但情势诡异,她不得不提高警戒心。

  胭凝对这样的安排毫无异议,微笑地走在前头,进入了漆黑的坑道中,两人一路往前行,周围的岩壁闪烁生光,在黑暗中维持着微弱的照明,连路上都显得一闪一闪,仿佛星光笔直照射地面。

  妮儿以天位力量扫描感应,轻易察觉到洞窟里所蕴含的魔气,而周围石壁上的刀剑痕迹,明显是激烈战斗所留下,记得胭凝说过,当初她和铁面人妖、铁面人妖的老婆一起进来,曾经在这里一路打进去,战得非常辛苦,但自己现在随着胭凝漫步进去,却没有发生任何异常,这实在是一件非常古怪的事。

  (难道……)

  妮儿对这种洞窟有过实战经验,香格里拉地底洞窟的情形,还让她记忆犹新,那个本来也充满各种魔物的“勇者墓穴”,自从被有雪征服后,里头的魔物就听从他使唤,照这个理论来推测,这个矿坑里头的魔物之所以不出现,应该是……

  “你猜得没有错,我离开鬼夷叛军以后,回这里待了一段不短的时间,把矿坑里头的秘密破解,也找到了藏在里头的秘宝,后来一直到三年前,最后一个探访者离开为止,在这之间与之后,再也没有其他人来过这里。”

  胭凝走在前面,却像是看穿妮儿心思般,自顾自地回答;妮儿看着她在黑暗中萦绕微光的白袍,只觉得这抹身影虽然近在咫尺,却像是一抹幽魂般渺不真实,而这整座妖异的洞窟,则成为了另一个深沉的异梦。

  “每一个宝藏,都有它的渊源,它的起始,这里当然也不例外,你知不知道花果山区在两千年前,是什么地方?”

  妮儿正在仔细留意洞窟的地理与路线,浑然不在意胭凝的问话,想到两千年前正是九州大战时期,不假思索就回答道:“该不会是魔族占领区,或是魔族重镇吧?”

  “错了,两千年前,这里就叫花果山,已经是个被废掉的矿坑。除了飞禽走兽多一点,林木茂密一点,剩余的就与你如今所见没有分别,同样是荒山一片。”

  “喂,你这是什么鬼话?故意耍我是不是?”

  “不。只是想让你知道,如果魔族想要藏一些东西不被人类发现,那么有可能会选择魔族势力重镇,让魔族兵马团团守护,但假使有某个魔族想藏东西,不想让人类发现,也不想给自己的族人找到,那么这种无人也无魔的荒山僻壤,就是一个不坏的地方。”

  胭凝说着,和妮儿一起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只见这边石壁上的刀剑痕迹更是复杂,显然发生在这里的战斗远较先前激烈,不少石壁被打出了凹痕、溅上血迹。当妮儿看到石壁上的豹爪痕迹,立刻明白这是当初胭凝与铁面人妖斗战守护魔豹的地方。

  “这里是不是你们当初……”

  胭凝没有理会妮儿的问题,迳自往前走去,在前方的两条岔路中,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一条。妮儿快速跟上,两人步伐加快,一下子就越过了当初公瑾等人被魔豹所阻住的封锁线,真正进入了禁区。

  纵然心乱如麻,但看到真相就在眼前,自己能够开启当年周公瑾都未曾打开的秘密,妮儿也不禁感到一阵紧张,掌心频频冒汗。

  又连续穿梭过几个甬道之后,胭凝与妮儿的面前出现了两扇石门。石门厚重而朴实,没有别的装饰,但石门上却浮现错综复杂的刻印,黑红交错,像是某种图腾。

  妮儿看的第一眼,只以为是石门上的装饰,但天心意识却发现不对,当她闭上眼睛,立刻发现那些黑红刻印并非雕琢形成,而是有天位武者重掌击在石门上,以力量凝封入石门,形成一道坚实的封印,阻绝外人的靠近,只要有人随便碰触石门,被那个力量反激击中,肯定一瞬间就被粉身碎骨。

  (这个力量……是天魔功,很强、真的很强……可能比哥哥还要强得多!)

  骇然做出这个结论,妮儿实在觉得不可思议。哥哥兰斯洛的天魔功之强,几乎可以说是独步天下,就算是练了两千多年的奇雷斯,最多也只能和哥哥并驾齐驱,难以说出谁胜谁负,而这个石门所蕴含的天魔功,修为之高明显超越了哥哥与奇雷斯,是什么高手拥有这样的能耐?

  妮儿觉得难以置信,但石门结界中隐然浮现的万物元气锁,却清楚证实了这个猜测。那个万物元气锁圆熟老辣,绝不是强天位勉强施放,而是斋天位武者以纯正的天位力量与天心意识施放,换言之,封闭这座石窟的人,起码也有铁面人妖那样的武功。

  (九州大战时期,魔族有这种高手?该不会是大魔神王吧……)

  怀着诧异,妮儿走近两步一看,在石门中心的位置上,有一个淡淡的掌印凹痕,如果不细看,几乎难以察觉。掌印凹痕出现在这个位置,看起来很像是开启石门的钥匙孔,但妮儿一时间却也还想不清楚,什么样的手掌可以打开石门?

  是戴着某种特殊东西的手掌?还是具有什么特殊掌纹的手?既然是钥匙,想必有特别条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开启的。尤其是,妮儿总觉得那个掌印有些古怪,看来小小的,不像是成年人的手掌。

  心中狐疑,妮儿再次望向胭凝,却见到她一脸似笑非笑的诡异表情,好像在等待什么。

  “开门啊,你既然打开过这里,一定知道怎么开门。”

  “呵,我确实晓得,不过开门的工作还是得由你来,因为这是只有你才能完成的工作。”

  胭凝的微笑回答,让妮儿心里一阵七上八下,实在很怀疑自己是否中了某个圈套,正因此被人所利用。

  但事情如今已经没了退路,如果自己掉头就走,一切问题仍然是问题,自己什么也没法弄清楚。如果能解释所有秘密的真相,就藏在这扇门的后头,现在更没理由退缩。

  “……滋滋……滋滋滋……”

  在妮儿要开启石门时,外头传来了不寻常的锐啸声,妮儿心头错愕,马上后退两步,改望向胭凝。

  “不用太奇怪啊,既然是秘宝,开启宝藏的时候,本来就会遇到夺宝的豺狼。”

  胭凝笑道:“其实我反而有些讶异,他们居然会等到这时候才动手,效率不佳啊!”

  “你所谓的他们是指……”

  妮儿刚问出口,就看到另一头洞口中隐然闪窜的血光火影,独特的赤红光影看来依稀有些熟悉,顿时领悟,那是石崇日前所施放的血鸦式神,在这一段时间的相隔后,又再次找上了自己。

  “哼,之前在我伤重的时候来找麻烦,现在我伤好了,就有你们好看了!”

  妮儿摩拳擦掌,预备一吐之前被这些血鸦逼得到处逃窜的怨气,但她身形甫动,马上就被胭凝横掌拦住。

  “对付那些式神,还不用你动手,有个与你同样满腹怨气的人,比你更急着发泄愤怒。石崇察觉得太晚,已经来不及亲自前来,也来不及派出高手阻拦,如果你不想让他称心如意,就该完成你该做的任务。”

  妮儿瞪着洞口的另一端,只见在血光窜闪中,另外有一道黑气纵横飞舞,追逐着炽盛的血光,把血鸦群快速地一一扑灭,瞧那个身影,赫然便是猫形的奇雷斯,难怪刚刚都没看到他,原来是被胭凝埋伏做后着,悄然尾随在后,预备收拾可能出现的阻碍者,但是……

  “你是怎么让他过来帮忙的?那头臭蝙蝠根本不听人使唤的。”

  “确实不听使唤,但如果让他知道,收拾掉这些东西所吸摄的妖力,能够让他提早回复人形,他就很乐意担任捕食螳螂的黄雀。”

  胭凝看了看奇雷斯激战的方向,表示如果自己继续留在这里,妮儿恐怕也不心安,所以要去监视奇雷斯,跟着就飘身离开。

  (感觉真怪,怎么越来越像被人设计的感觉……)

  怀着不安与疑虑,妮儿大胆地伸出手,推向那个掌印,本来想说一碰即收,闪电动作,即使有什么问题,也伤害不大,哪知道在她掌心碰触到门印的瞬间,整个人如遭雷击,好像千万道雷电一起由掌心透入,在体内流窜。

  (糟糕!果然中计了,唉,我真是蠢蛋,连白鹿洞的人都信……)

  妮儿自艾自怨,好不容易才从那强烈电殛中撤手,半身酸麻,踉跄连跌几步,察觉自己没受什么重大伤害后,一股怒意登时升起,想要找胭凝算帐,问她何以这样作弄自己。

  “喂,八婆,你是不是故意整……”

  声音半途中断,妮儿转头的时候,胭凝已经消失不见,洞窟中也感应不到胭凝的气息,正自纳闷她跑到哪里去,忽然甬道的另一头传来声音,有人从另一边靠近过来。

  (奇怪,那边不是打得正厉害吗?为什么有人能从那边过来?奇雷斯和胭凝都被人干掉了?对方是什么怪物?)

  困惑闪过心头,妮儿跟着更发现一点不对,那个脚步声听起来相当怪异,不但异常沉重,还混杂着厚重的金铁相击声,好像是一大块厚重钢铁朝这边移动。

  (什么生物会发出这种声音?难道真有什么妖怪?但这里……)

  妮儿突然想起一件事,在香格里拉的时候,爱菱穿着T1000铠甲出现时,就隐约带着这样的声音,那时爱菱还有解释,那件铠甲由于使用了太研院的最新技术,所以虽然是金属结构,移动起来却很轻,声音也不会很大,与传统的笨重铠甲不同。照这么说来,朝这边过来的那个人,身上正穿着铠甲?

  这个念头才刚刚闪过,一个伟岸的身影已经从甬道尽头出现,豪迈跨步,朝这边靠近过来。

  那是一个长得很高的大个子,他浑身穿着一套墨黑色的铠甲,遮住了面孔,妮儿无从推测他的相貌,只觉得一定是个非常豪壮、气派很大的男人。因为他虽然只是一个人走在黑暗甬道,但单单看那龙行虎步的姿态,就好像旁边跟随着千百从人、万马千军,让人感觉到他非同凡响的王者气势,每跨出一步,妮儿就觉得自己的心仿佛也同受震荡,不由自主地狂跳着。

  腰间悬挂着一把配刀,样式出奇地眼熟,这名穿着黑色铠甲的来人,无疑是一名武士,而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感觉,并不是只有王者气势,那份天魔功传人所特有的浓烈魔气,纵使双方相隔老远,妮儿仍能感觉到一种气息不顺的压迫。

  (高、高手,这股气息……他就是封印这座石窟的人吗?)

  妮儿下意识地侧头一看,但背后的石门却变成普通石壁,那些奇异的黑红花纹消失无踪,全然不似刚才所看到的样子。

  (怎么会消失了?那些封印的花纹……)

  妮儿心头诧异,猛一转过头来,那个黑铠武士已经近在眼前,妮儿正往下瞥视的目光,近距离看到了对方腰间的那柄配刀,心中一惊,认出了那柄刀,也明白为何自己会觉得这柄刀很熟悉。

  那是兰斯洛的风华刀!

  兄长的配刀为何会落在这人手上?妮儿只觉得满腹疑问,抬头一看,在这短短的惊鸿一瞥之间,妮儿甚至连对方的眼睛是什么颜色都没看清楚,但一股异样的熟悉感却浮上心头,仿佛自己曾在什么地方看过这个人,甚至已经认识他许久,从很久很久之前就与他很亲匿……

  这个人,像是自己的亲人,虽然理智告诉自己,这是第一次见到他,但他所散发的那种血肉相连感觉,极为亲匿,与自己第一次见到哥哥时的感觉一模一样,却更为强烈。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看他迈步走来,自己所感受到的那种王者霸气,在这短暂目光相接后,却完全变了样子,自己不再觉得他至尊无上,反而觉得……他很可怜,一种让人想落泪的酸楚,从内心深处直涌出来,妮儿不自觉地眼眶湿润起来。

  (讨厌,这是什么感觉……为什么我会那么难过呢?明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为什么……)

  被铠甲所包复的铁掌,穿透小腹而过,妮儿不感疼痛,只是讶异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原来早已变得半透明,仿佛是一道虚影般的不真切,所以被这一掌贯穿,居然毫无感觉,而这人一掌所击的目标,也不是自己,是自己身后的石壁。

  “轰!”

  掌力沉重千钧,内中更蕴含天魔功的无比修为,拍中石壁之后并没有爆碎炸裂,而是潜沉其内,迅速蔓延,与原本封藏在石壁内的万物元气锁结合,确认封印符号后,无数错综复杂的黑红刻印浮现石壁表面,一阵石屑纷飞坠下,跟着石壁一阵摇晃,分朝左右开启。

  黑甲武士缓慢进入石室,妮儿如梦初醒,察觉到自己可能正以幻影的型态,目睹这个洞窟过去的历史记忆,当下转头回望,这才看清了石室内的景象。

  石室并不大,里头的设施也非常简单,除了正中间一个直立的平台外,再也没有别的东西。

  那个直立起来的平台,有强烈的能量流动,而且是很纯粹的魔气,显然是有人以天魔功布下的设施,本身自成循环体系,只要石台不遭受破坏,这个系统就算经历千秋万载也不会中断。至于这个设施的目的,则是出现在平台上方半尺,一个飘移在那里的黑色光球,色泽莹亮,蕴含着的沛然能量,显示这光球正受到万物元气锁的保护。

  (那应该就是这个废矿坑的秘宝了吧?不知道这光球里头藏着什么?)

  黑衣武士走到平台之前,手一挥,本来萦绕黑色光华的光球缓缓飘降在平台上,跟着连黑色光幕也消褪不见,露出了里头的东西。

  妮儿凑近一看,只见到一个竹篮横放在平台上,里头铺着小小的丝被,一个女婴在里头睡得正熟,小巧的鼻子,红红的嘴唇,白里透红的肌肤,吹弹可破,将来定是一个美人胚子……只可惜,额上那只小小的尖角,看来有点碍眼。

  (原来真是魔族……)

  惊讶于这婴儿的秀美,妮儿想不透为什么这孩子被封藏在这间石室里。这婴儿看来甚至还未足月,虽然不知道实际年龄多大,但横看竖看都不像是会为祸人间的可恶样子,把她封锁在这废矿坑里无异监禁,实在没道理。

  妮儿正自不解,旁边突然传来一声金铁交击,只见旁边那个黑铠武士身上的铠甲分开错动,缓慢地朝两边分解开来。

  很好奇这人在厚重盔甲下的样子是什么,妮儿仗着对方看不见自己,特别绕到他正面,想第一时间看看他卸甲之后的真面目,瞧瞧他是否真如自己所预期的那般高大威猛,相貌堂堂。

  “这个……怎么会……”

  妮儿惊呼一声,全没料到自己会看到如斯景象,由厚重铠甲中走出的人非但不高大英武,还斯文秀气得令人吃惊,尤其是那和巨硕盔甲相比显得瘦小的个子、纯真而忧伤的眼神,不管妮儿怎么看,都只觉得对方不过是个孩子,光看这个样子,哪有半点王者威严与架势?

  年纪有多大?十二、十三?单从外表来看,顶多只有十四,根本还没有进入停滞期吧?这种年纪的小男生,是怎么把武功练成这样的?为什么他要用盔甲藏住相貌?一定……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有很多让人难以启齿的理由吧!

  妮儿站在那里,怔怔出神,看着这个理应陌生,却又让自己感觉无比熟悉的少年,用很温柔的表情,伸手逗弄那个看来出生没多久的女婴。虽然是一个长角的魔族,但这少年的微笑却让人觉得很柔和,很想多与他亲近。

  “对不起啊,必须把你一个人放在这里,不过最近正是多事之秋,人类与魔族的纷扰,让局面不太平安,等到我与人类代表完成合约,各自约束以后,就会把你接回去,不会让你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这里了。”

  本来沉睡中的女婴,被他的手指逗弄给唤醒,睁开那双金黄色的眼眸,咯咯笑着,像是非常高兴的样子。

  “本来,我想把你交给四哥保护,有他守护你,不管什么强敌都没有办法伤害你。他是个好人,过去也一直守护着我,如果有他守护你,我就不用担心了,可是,建宁姑姑反对,要我把你藏在一个无论人类与魔族都找不到的地方,所以只好把你安置在这里。你以前最怕寂寞了,现在一个人被放在这里,一定很不痛快吧!”

  女婴的喜悦笑声,全然看不出任何不高兴的样子,而这点似乎让少年好过不少。他环视周围,目光淡淡地扫过每个角落,在西边一个环状的圆形突起上稍作停留,妮儿跟着看过去,却没有看到什么特别。

  “我所做的改革,有很多人反对,不只是人类,魔族中也有很多异议,阻力很大,要走的路也还很长,这次孤峰会面,人类代表虽然说愿意缔结合约,但也不排除他们另有计谋的可能……我不希望这个预感成真,也不想和他们动手,在这次的代表名单中,有艾儿西丝你的哥哥,如果我们动手了,你一定会很不好受吧!”

  妮儿这时才知道,女婴的名字叫做艾儿西丝,这名字不错,但隐约又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这男孩说话的语气,一点都不像是对未解人世的女婴说话,反而像是对某个……某个甚至比他还年长的女人倾诉,这真是很怪啊!

  无暇细思,只看到那个男孩的脸上出现了忧伤之色,又叹了一口气,小小的肩膀,却像扛着太多超过他所能负荷的重量,令叹息出奇地沉重。

  “不过,不管这条路有多困难,我都会走下去的,在我有生之年,一定要建立一个让人类与魔族能携手谋求未来的理想世界,这是我当初对你的承诺,我一定会把那个世界送给你的,这样你就不会再说我笨啦!”

  “孤峰会谈可能不太平安,但我会坚持住我的原则,就算人类那边翻脸动手,我也不会还手。生活在和平的世界,是所有种族共同的梦想,只要我能展现善意与诚意,他们一定可以理解的……呵,或许这只是我想太多了,艾儿西丝你的哥哥与朋友,都是讲道理的人,既然表明愿意和谈,相信他们不会使小人手段,因为……他们是你所相信的人啊!”

  “时间晚了,我要离开了,如果在这里待太久,让人察觉你的存在就不好了。等到孤峰会谈一结束,我会马上来接你,不会让你在这里孤零零的,但在那之前,你就在结界里继续多睡一下吧,你以前告诉过我,小孩子都是需要作梦的喔!”

  轻声说话,魔族少年站起身来,预备挥手升起黑色光幕,但一直嬉笑的婴儿突然啼哭起来。一反先前的咯咯轻笑,女婴在竹篮里大哭大闹,任少年怎么哄弄都没有用,甚至还揪扯住他的衣带,小手抓得紧紧,仿佛知道这一去之后再难见面,怎么都不让他离去。

  “不行啊,如果我一直留在这里,那艾儿西丝你就看不到你要的那个世界了,这样不是很糟糕吗?好啦好啦,别哭了嘛!”

  哄弄无用,少年最后只好做出妥协,从自己的铠甲腰侧摘下配刀,连鞘一起放到竹篮里头,让婴儿有东西抱住,渐渐松了手。

  黑色光幕再次笼罩住竹篮,让结界内的婴儿陷入沉睡,并且缓缓漂浮到平台上半尺的空中。看见婴儿受到妥善保护,少年像是松了一口气,重新穿上厚重的黑色铠甲,预备离去。

  走到门边,一步都半跨了出去,少年却忍不住回过头来,看着黑色光球中抱着刀熟睡的婴儿,眼中满是恋恋不舍的神情。

  这个眼神,再次让妮儿感到一阵心神激荡。纵然对这些人事背景全不了解,但在少年的叹息里,她已经感觉出很多东西,包括少年的无奈与努力,包括少年对这个女婴的珍惜与重视,包括这个少年将要去赴一场约会,而即使这少年不明说,妮儿也晓得这场约会危机四伏,绝不如他口中的易与。

  妮儿更有一种不祥的直觉,就如同竹篮中的那个女婴一样,她觉得这个少年如果离开,就再也不会回来,再也回不来了。

  哀伤、歉疚、不忍、悲怜,多种不可思议的情绪,一下由心底深处猛涌上来,妮儿心情激荡,忘记这可能只是几千年前的古老画面,不自禁地跑到少年身前,想要拦阻他的离去。而在她站立于少年身前的同时,一种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如何解释的悸动,令她把一个名字脱口而出。

  “……小铁……”

  话声很轻,妮儿甚至没察觉自己说了什么,只是颤抖着手,尝试去触摸眼前那张覆盖在铁甲面具下的秀气脸庞,但没等她指头碰到,少年已经转身离去,厚重的石门放下,整个石室又陷入一片黑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