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救世灭世

风姿物语 罗森 6544 2005.10.10 09:36

    赶往日本的源五郎,在昆仑山内遇到了久违的故人。尽管源五郎从不认为他会这样轻易遭遇不测,但却也为了他的生死不明而担忧,不晓得与周公瑾一战之后,他究竟身在何处。

  赶来昆仑山,见到了海稼轩与梅琳,这对源五郎而言是一件喜事,不过他并没有因此喜形于色,相反地,他刻意收起自己的欢喜心情,摆出了一副看来很不愉快的表情,这一点对方也是一样。

  “把茶收起来。对付这种不请自来的客人,给他一杯浊水就可以了,他不值得那么好的东西!”

  “哇,这算是忘恩负义,还是过河拆桥啊?才躲起来一段时间,就连老朋友都不认了。”

  源五郎点头道:“不过,我也不是不能体谅啦,你现在这样子,喝茶太奢侈了,还是挖点泥巴、摘几片树叶回来,扮家家酒吧。”

  单纯从外表来看,对坐谈话的源五郎与海稼轩,实在有些怪异。源五郎秀美的容貌一如平时,如黑缎般的长发梳放在脑后,双手白皙秀气,端坐的姿态高贵优雅犹如贵族;但在他的对面,外表稚龄化,变成一个七岁小童的海稼轩,一头齐耳白发闪闪发光,稚气可爱的面容,却有着沉稳冷静的眼神,形成了另一种异样的俊美。

  看起来都是神之宠儿,抢尽人们目光焦点的俊美外表,可是面对面坐在一起,平起平坐的谈话,看起来就是一幕怪异的景象。

  “扮家家酒?我现在就把你的狗头剁来下酒!”

  “哇哈哈哈!你够高吗?要不要给你张凳子啊?”

  不只是言语嘲讽,源五郎还故意站了起来,狂笑着突显出两人的身高差距,再一次刺伤友人最在意的地方。

  能够经历过一场大战的险死还生,与朋友再次相聚,源五郎与海稼轩的心情都很好,但他们两个却也都不是那种会见面拥抱流泪的人,所以很自然地以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让坐在一旁的梅琳不住莞尔微笑。

  当日与公瑾的作战,导致海稼轩重伤,如非梅琳及时赶到,紧急抢救,海稼轩早在那时候就已经阵亡。然而,当时已经拥有斋天位力量的公瑾,是否感应到了梅琳的逼近,刻意等到最后那一刻才下杀手,留予海稼轩一线生存的机会,这是众人所无法回答的事。

  受到伤势影响,海稼轩的肉体高速崩解,梅琳虽然能压制崩解的速度,但却没办法根治斋天位力量造成的伤势。幸好,她仍有力量把这个伤势长时间压制,在爆发之前全速赶往自由都市,去找一个有能力帮忙的人。

  身在自由都市境内,全力消解天地元气的小草,由于通天炮的发射,有了短暂的活动时间。她不能离开魔法阵,但却使用身外化身之术,在梅琳来到魔法阵百尺距离内的短暂时间,配合使用雷因斯女王的天赋圣力。

  也只有在小草的圣力援护下,梅琳才能短时间解除封印,使用那属于魔族皇室的强大力量、她真正应该拥有的力量,解除海稼轩所中的万物元气锁,再藉由小草的圣力之助,把海稼轩痊愈过来。只是,伤势虽然治愈,海稼轩与梅琳却虚耗太多元气,导致他们的外貌发生变化,在元气回复过来之前,暂时只能以这小男孩与小女孩的形象出现了。

  梅琳的力量很强,这点源五郎早有所知。早在九州大战时期,铁木真出生之前,梅琳就是魔族之中最有武学天赋与潜能,极有可能成为魔族第一高手的女人,就连后来铁木真的施政,也是请她作为后盾,被人视为背后支持铁木真的最大靠山。假使不是因为大魔神王玄烨心有所忌,怕她的力量为人类所用,反过来伤害魔族,所以对她的力量施加诅咒限制,今日梅琳的力量将远不只如此。

  不过,源五郎并没有说些什么“要是你力量没被封印,说不定比胤祯更早进入太天位”之类的话,因为看海稼轩与梅琳并肩坐着,偶尔侧眼给对方一个微笑、一下点头的样子,他打从心底为这两个人高兴,不想说出任何让大家尴尬的话语。

  “没想到,胤祯竟然在中都藏了那么久,枉费我与他比邻多年,竟然一点都没发现。”

  “这点倒是怪不得你。胤祯的力量在我们之上,如果他有意隐藏身分,我们是怎样都无法察觉的,别说一百几十年,就算一千几百年,也一样是发现不了。”

  源五郎安慰着友人的叹息,并且将自己与胤祯对战的经过全盘说出。海稼轩与梅琳疗伤期间,自知力量尚未恢复,不是其他人对手,所以在众人于中都大战时,并没有赶去帮忙,只是暗自留意着各种情报,对大部分发生的事情都有所知。

  “说来确实错怪公瑾那孩子了……如果他把问题说出来,事情就不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让魔族渔翁得利。”

  “周公瑾就是这样的个性,他的自尊与个性,有什么事都会独自解决,不会牵连旁人,也不会告诉任何人,他宁愿你怪他,也不愿意你原谅他。”

  “唔,他从小时候就是这样,有什么问题都是自己一个人闷着……说来都是我教徒无方,不但牺牲了公瑾,还造就了旭烈兀这样的叛徒。”

  海稼轩恨恨地说着,尽管在人格上有些缺陷,但他却是一个责任感很重的人,想到胤祯父子先后瞒过自己,还把旭烈兀给收在门下,一种被愚弄的愤怒就让他极度不快,决心要清理门户,若非因为自己的实力未复,他早就找上旭烈兀,清理门户了。

  愿意负起责任,这当然是好事,但源五郎却对海稼轩的怒意抱持保留态度,因为在他眼中,旭烈兀虽然是个可怕的强敌,但也是一个潜在的可能性,如果说人类与魔族有可能握手,那么旭烈兀无疑就是那座桥梁。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否则别轻易让这个可能性破碎,这是源五郎与小草缔结的共识。

  “说来真是羡慕皇太极啊,收的弟子虽然蠢笨了些,但武功却很好,也没有行差踏错,或者是西纳恩,他收弟子的运道也不坏,最起码不用像我这样,一天到晚都在清理门户,清完一个又是一个……我又不是专门清垃圾的!”

  “第一次到你那白鹿狗洞的时候,就说你那里像是垃圾窝了,你当时还说什么这里的风水天下无双,人杰地灵,结果呢?最后果然就是天天清垃圾。”

  “你!你这浑蛋是专门来这里削我面子的吗?”

  “当然啦,不然难道你要哭哭啼啼的悲泣一场,由我像个婆娘似的安慰你吗?”

  源五郎含带笑意的反击,让海稼轩为之语塞,他是一个颇为古板的男人,并不喜欢落泪这种事,如果说最近当真有事令他有落泪的冲动,那就是连续两名弟子殒命一事。

  李煜与胤祯对决,因此战死沙场,海稼轩并不会为此欢欣鼓舞,说什么“我的教育很成功,他果然为人类对抗魔族,干得好”之类的话,而是以为人师长的身分,默默地为往生者祝祷,心里一再感到愧疚。

  阵亡的李煜,死得极为轰烈,海稼轩固然替他感到光荣,却一点都不觉得这是喜事。战争没有神圣与卑劣之分,只是单纯造成死伤而已,但当这件没人喜欢的事情发生,总要有人挺身面对与解决,而相较于软弱的平民,习武者的武功越强,责任也越大,李煜身为白鹿洞的一份子,挺身尽了他应尽的责任,如此而已。

  但相较于李煜,海稼轩却不认为公瑾已死。旭烈兀不是一个空口说白话的人,被他亲自格杀的敌人,该是再无悻理,但海稼轩总觉得公瑾不会死得这么轻易,而在这一点上头,源五郎也有同感。

  “不过,为什么你们会出现在这里呢?昆仑山才刚刚上浮不久,你们总不会是来这里观光的吧?”

  “昆仑山的事情我不熟,我也是跟着她一起来的。”

  海稼轩把解释的工作交给梅琳,由梅琳给了源五郎一个满意的答案。

  身为雷因斯的三朝元老,自九州大战后就辅佐雷因斯女王,梅琳知道许多雷因斯·蒂伦的国家机密,其中也包含了西王母族的情报。数百年前,该族因为西王母叛逃的事件,令得西王母族的传承发生危机,向雷因斯委托协助,最后是由梅琳出马,将事情解决。

  过程之中,西王母族一直含糊以对,只说这是为了西王母族的存续,但梅琳技巧地套话,结果得知了不死树的秘密。

  “什么?不死树除了连结天地元气之外,还有操控人心的作用?你们确定这件事情是真的?不是神话?”

  一如当初旭烈兀的反应,在听到这太过非理性的情报时,源五郎也对不死树所号称拥有的效能难以置信,但海稼轩并不是一个喜欢说笑话的人,多数时候他甚至没有幽默感可言,当他都这么一本正经地说话,源五郎自然不想像个激动的疯子般翻桌大叫。

  “嗯,虽然不想相信,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心理抗拒的时间了。你们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赶来昆仑山的吗?”

  海稼轩无言确认了源五郎的疑问。本来他与梅琳都在自由都市一带养伤,不过当日本列岛上浮,始终担忧昆仑山之秘为魔族所用的梅琳,便与海稼轩一同前来,恰好抢在毒龙队伍之前,将之全数歼灭,阻止不死树落入魔族之手。

  “如果西王母族的秘密属实……这么危险的东西,你们该不是要告诉我,你们还让它继续好好长在那里吧?”

  “要是可以轻易破坏的话,上次在日本大混战时候,早已经把它偷偷给毁了。就是因为不能轻易摧毁不死树,所以才需要有人看守。”

  海稼轩解释,因为不死树生长于地窟之上,一枝一叶俱是与天地元气连结,肉眼难见的气需更是深入地脉之中,贸然摧毁不死树的后果难料,有极大的可能引发灾变,甚至是长达数千里的连锁爆破。这个影响实在严重,就连源五郎都不得不谨慎从事。

  “不仅不能摧毁,不死树甚至不能移动。像这种连结天地元气的异种植物,稍微有什么变动,后果都没有人能料到。”

  话虽如此,但是梅琳却很难解释,为何毒龙群前来抢夺不死树,照理说,毒龙群应该是想把不死树移到某个地方的。

  “这点就不晓得了,也许石崇由西王母族的幸存者那边问出了什么,或是魔族研究出什么秘法吧,毕竟,他们进攻人间界之前已经花了两千年时间准备,有些什么结果也不足为奇……唉,他拔剑斩杀毒龙的时候,我应该让他留一点活口来逼问的。”

  这个是战斗时候的常识,无奈也是多数武者战斗后共同的懊悔。

  “其实,上次在这里开战时……”梅琳道:“我顾忌不死树的影响,又不能直接破坏,所以才建议你造成日本陆沉,想把这危险东西永封海底,不见天日,哪知道这样造成的伤害反而更大。对于天地元气还有这世界的奥妙,我们知道得实在太少,以管窥天,不得全貌,胡乱行事实在很危险。”

  梅琳语重心长的话,听在源五郎耳中是一阵尴尬,当初为了停止天地元气的狂乱

  出,自己接受梅琳的建议方法,把日本列岛陆沉海中,虽然减轻了灾害规模,却不料影响了风之大陆的能量结构,如果不是白起的巧妙安排,那么自己和梅琳就变成了比魔族还万恶不赦,真正毁灭风之大陆的罪人。

  “唔,救世与灭世,有时候只是一线之间,做事的时候还是谨慎些比较好,这个世界不是每次想救都能救得回来的啊。”

  源五郎以这样的感触,为这个讨论作下结语。一直到现在,对于不死树的秘密,源五郎都有一种强烈的非现实感,甚至有几分气愤。

  魔族的入侵、魔族的强大、大魔神王的无敌于世……这些对人类不利的负面因子,长久以来都压在源五郎的心头,他从很久之前就在设法对付,尽管要填补胜算是那么地困难,但那毕竟都是自己可以实际去努力、去抵抗的“现实”。

  然而,现在突然冒出了不死树这种东西,根据一个莫名其妙的传说,这个东西有操控全风之大陆人心的异能,一经使用,所有人都会变成大魔神王的忠诚子民,效忠于他。

  无须要费心神统治,也不需要再顾忌被侵略者的反抗,所有子民都会竭诚效忠,有如奴仆,这种荒唐景象即将在风之大陆上演。只是想像到那样的场面,源五郎就感到一种愤怒,这种怒意不是因为己方的战略战术全面崩溃,一切得要重新拟定,而是因为这背离了开天辟地以来的统治法则。

  也许各种政体的缺陷,都无法充分让被统治的人民监督政府,但归终到最后,有一点是不变的,那就是当人民承受不住压力时,会群起以暴力推翻这个肆虐百姓的政府,所以如果不想这个结局上演,再怎么烂的政体都必须顾忌这一点。可是有了不死树之后,这种平衡将会被打破,彻底而永久的统治就此实现,无论统治者怎样胡作非为,最终的制裁都不会出现。

  也正因为如此,源五郎得知不死树的存在后,第一个想法不是利用不死树统治魔族,而是将之毁去。无论落在谁的手里,不死树都是一项不应存在于世的东西,不会让这个世界朝更好的方向前进,只会越来越糟,非但对人类如此,对魔族亦然,因为一个缺乏自省的统治者,所造成的毁灭将不分种族与地位。

  但尽管愤慨,源五郎却也无计可施,因为在不能摧毁、不能移动不死树的情形下,他唯一所能作的,就只有死守此地,绝不让魔族得手。对于战力调度已经捉襟见肘的雷因斯,这无疑是更往死路上走了一步,幸好,如今多出两个生力军,有海稼轩与梅琳在此,纵使他们两人伤势未愈,但除非胤祯亲至,否则其他魔族定然无法入侵此地。

  “以我的立场,现在也很难说什么,只能说……谢谢你们了。”

  源五郎离开昆仑山之前,向海稼轩与梅琳致谢,不仅是为了他个人与雷因斯,也是为了整个风之大陆上的生命。只是,在致谢同时,源五郎心中却满是不安,因为以不死树的重要性,胤祯亲自来攻是早晚的事,海稼轩与梅琳联手能否与之匹敌,胜负看来已是相当明显。

  胤祯的武功太强,令得未来的轨迹朝着既定方向发展,自己要怎么去扭转那个注定的命运轨道,这点除了靠智慧之外,也只能指望前往魔界的一行人能够带来奇迹。

  ※※※

  被源五郎寄予如此厚望的兰斯洛一行人,实在很难交出一张漂亮的成绩单。以成员来说,他们的确实力坚强,拥有高强武功、智慧、勇气,足以克服一切的难关,但以一个初到异境的探险队而言,他们却严重缺少了两样东西:魔界地理的相关情报,还有一个熟悉当地的向导。

  “浑帐!要我们去万魔殿,那个地方是在东西南北哪个方向啊?”

  初到魔界的兰斯洛,立刻就发出了这样的怒吼。弥漫着整个魔界的浓烈瘴气,他理所当然地不放在心上,但是没有太阳的黑暗天空、各种莫名其妙的生物暗中窥视自己,这点却让他非常不快。

  三人之中,只有妮儿曾经造访魔界,但那是由奇雷斯带路,前后时间也很短,没能够累积出什么经验,最多只是在寻找食物与饮水上,有点小小心得。

  魔族之中也有天位武者,三人都必须考虑到,自己来到魔界后被敌人察觉的可能,所以都压低了本身的力量,结果这样一来,却造成了一个不太好的后果,就是周围急于觅食的生物狂涌而上,导致三人来到魔界的首日,就是以一场大杀戮为开场。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胤祯想要侵略人间界了。换作是我生在这种世界,一定也会疯狂进攻人间。”

  兰斯洛把最后一头巨虫给轰毙后,甩手这么说着。三人之中,他轰杀的魔界生物最多,但因为顾忌到这些生物的血中有毒,所有体液飞溅近身之前,都被他鼓劲迫开,所以全身上下一点血迹都没有。

  之后的几天,三人漫步于魔界的旷野与荒原中,依照天心意识对魔气的感应,寻找万魔殿的方向。

  在追寻的过程中,三人的话都少了起来,心里不约而同的想法,觉得这里果真与人间界不同,除了各种人文地理的差异外,最大的相异点,就是这里是一个斗争的世界,所有生物必须卖力求生,才能够得到生存在明天的机会。

  这种世界里出来的生物,怎么去向他解释和平的观念?让人类与魔族和平共处的理想,现在看来似乎是更加渺茫了。由此来看,三人顿时感到两千年前铁木真所尝试的施政,到底是面对了多大的阻力,那实在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压力。

  天心意识的感应中,远方源源散发魔气的一点,应该就是万魔殿,三人朝着那个方向笔直而行,希望能趁着主人不在的时候,从万魔殿中找到些什么。比起已经死寂的终止山,历代大魔神王所居住的宫殿无疑更有可能蕴藏秘宝。

  “希望这个感应没有错,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迷路浪费了……”

  抱持着这样的担忧,兰斯洛三人且战且行地赶路。时间是他们来到魔界的第七天,当前方的黑暗天空出现诡异火光,他们越过光秃秃的石山山头,眼前出现了历代大魔神王的居所,万魔殿的雄伟景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