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绝

风姿物语 罗森 9138 2004.08.17 19:32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三日自由都市香格里拉

  “九十八、九十九、一百……浑蛋,现在可没有了吧?这些东西到底是量产还是现场制作的?怎么好像用不完似的,都不用花钱吗?”

  在一片轰然巨响声中,明耀刺眼的白光划破天际,最后一台苍巾力士迸炸成满地的废铁,一片又一片,与之前九十九具的碎片混在一起,难以分辨出次序。

  大发神威,将目光所及的最后一台苍巾力士给彻底破坏,源五郎却也气力不支,需要短暂的回气,单膝跪地,激烈地喘息着,额头、背后与长长发丝的末端,全都渗满了汗珠。

  这些从远古时代流传下来的巨大机甲兵确实非同小可,构成它们身体的合金,硬度之高,是源五郎前所未见的坚固,如果不是自己的《紫微玄鉴》、星野天河剑专门克制护体硬功,是天下各门各派护身硬功的克星,正适合用来对付这些无知无觉的金属怪物,换做是其他的天位武者,肯定要花比自己更多一倍到数倍的力气,才能够歼灭它们。

  不过,源五郎也不是毫无所获。

  一开始面对这些机甲巨兵,源五郎确实感到进退维谷,只能积极闪避腾身,飞掠到它们攻击的死角,发射星野天河剑,凛冽剑气透入它们体内,由内而外,一击就将它们给瓦解崩溃掉,但是星野天河剑的使用极损真元,如果没有节制,一直靠这绝技来退敌,不用多久自己就将耗尽体力,任这些东西宰割了。

  所幸,源五郎的天心意识之精准,与他的身法速度之快,并列为他对敌时候的两大优势。当他用星野天河剑进行破坏时,他的天心意识也同时进入苍巾力士体内,寻找着它们结构上的弱点。

  (一定要找出弱点来,这东西还不知道有多少库存,除了我之外,其他的人也有可能遇到,他们可不会星野天河剑,得为他们找出弱点来……妈的,是哪个疯子设计出这鬼东西来的?)

  连续探索二十具之后,源五郎的心中满是震惊之情,因为这二十具的弱点各自不同,一具苍巾力士可能有的结构弱点,在另一具身上可能就是自爆枢纽,贸然下手,只会演变成更糟糕的情势。

  (这绝对不是设计用来搬运东西或是处理杂物的,而是百分百的战斗兵器,不过……设计得这么绝,一点余地都不留下,有伤天和,这种文明不会长久的。)

  寻隙而攻的战法失败,源五郎只有改采正攻法。话虽如此,他的正攻法仍是远比旁人巧妙,先是连出数掌,拍在苍巾力士的身上,天心意识探测出它的弱点,再用星野天河剑一击而破;随着练习的次数增多,他探测弱点的速度也相应变快,到了最后三十具,他单拍一掌就探测出弱点,也不用星野天河剑,单单使用小天星剑,就能破坏苍巾力士。

  但是当他把连续一百架的苍巾力士破坏殆尽,完成“百架斩”的丰功伟业后,源五郎也累得单膝跪地,喉咙干上好一阵子,双臂隐然发酸。打从入夜开始,他就不停地战斗,与多尔衮的一战虽然取胜,但体力也颇有消耗,而与苍巾力士的这场苦斗,更是大量耗损体力,如果这就是敌人的意图,那么他们无疑是成功了。

  还有一件事,是源五郎很担心的……

  “丫头,你去……去看看地上这些碎片,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纪录装置之类的东西……”

  干哑的喉咙,好不容易才喊出这些话语,而旁边也响起了一阵小跑步声,只不过没有跑去检查碎片,而是到源五郎身边,兴奋地大喊。

  “神、神官……不,源五郎先生,你好厉害喔!以前在稷下的时候,华姊姊她们都说你是男人头、女屁股的人妖,可是我真的没想到,人妖也能这么厉害耶,你……你一定是天下第一的人妖了。”

  “喂,你老爸是教你用这种方法来激励自己人的吗?没家教!”

  纵然是疲累得想当场睡去,一听到自己最在意的话,源五郎仍是霍然站起,指着俏皮少女的鼻子开骂。

  刚才源五郎力战苍巾力士的时候,一开始就让爱菱闪到一旁,要她好好看自己大展身手。自恃T1000威能的爱菱本是不愿,但源五郎却主张,自己未必能洞悉这些机甲巨兵的弱点,如果爱菱从旁观察,或许能看见自己所看不见的东西。

  “帮助伙伴的方法,不一定只有正面战斗,更何况,观察本来就是科学家的任务……小小的科学家,闪一边去吧!”

  说着这样的豪语,源五郎独自接下了这个战局。本来能够避战就尽量逃避的他,自然是不愿意多打这一战,爱菱的T1000有足够自保能力,若是她也下场帮忙,确实是可以减轻自己不少压力。

  但是,源五郎却无法估计,T1000与这些东西的战斗能否全身而退,甚至有很大的可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伤害。假若是平常,这没有什么了不起,但今晚情形特殊,战完这些消耗体力用的苍巾力士后,马上就会直接对上周公瑾,届时自己无力旁顾,爱菱只能靠她本身的力量求生,如果T1000不能发挥完全状态,这点会非常伤脑筋。

  这样的考量,就是源五郎身为男子所表现的温柔,但这种温柔却没有必要让爱菱知道。事实上,这世上只有一名独一无二的女性,是源五郎真正希望能理解自己温柔面的人,所有的呵护与体贴,只要她能感受到,那就足够了。

  “……嗯……这个有、这个也有……真的就像神官先生料得一样耶,每个苍巾力士里头,都有纪录数值的仪器,就算被轰得粉碎,只要读取纪录数值的黑盒子,就能够明白纪录。”

  爱菱说着,把手上的一个黑色圆盘捏成粉碎,既然知道这些东西能够保存纪录,她就顺手把它毁灭,只不过,做完这动作的她马上露出苦笑,道:“可是,大概来不及了,如果我是设计者,不会傻傻地等黑盒子回收,应该是一面战斗,一面就把所有数值回传到分析用的终端机上了。”

  这个答案早在源五郎意料中,因为如果自己通晓太古魔道,一定也会做同样的事。

  “不过,这些数值虽然很重要,可是源五郎先生这么厉害,应该不打紧吧?”

  源五郎苦笑着,他才不敢这么乐观。这些数值能起多少作用,那必须要看落在什么人手上,假如是朱炎、郝可莲这类修为未足,多尔衮、奇雷斯这类凭着本能战斗的天位武者手上,确实作用不大,但假如是个凭靠理智分析作战,本身又有强横修为的武者,效果就会非常可怕。

  刚刚自己与苍巾力士战斗,一直累积到摧毁约八十架后,才终于掌握到正确的战斗方式,能够把探索时间大幅缩短,并且以低一档次的力量摧毁它们,假如等会儿再遇到苍巾力士,就不用花那么多的时间与体力,随手就能摧毁了。

  如今敌人也是在作这种事,藉由百架苍巾力士的战斗,摸索自己的武学运用、招式弱点,当自己将苍巾力士摸索清楚的时候,敌人也把自己查得一清二楚,会发生在苍巾力士的身上,以后就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当我们在窥探着黑暗的时候,黑暗也同时在窥视着我们……这是魔导师必修的第一课啊!”

  源五郎喃喃说着当年在雷因斯学法时,教授们首先叮咛的信条,就是因为这个顾忌,所以过去他才尽量不用星野天河剑来对敌,今晚的情势实在是不得已。

  (已经发生的事,后悔也没有意义,不过,人可不等于机器啊,如果以为这样子就能把我探索清楚,那就尽管放手来吧……)

  脑里闪过这样的想法,源五郎转而担心起海稼轩。他的感应已经消失一段时间,多半与周公瑾碰上面了,以这两师徒的琐碎个性,不会甫见面就拔剑动手,应该会说话厘清一些困惑,换言之,如果现在立刻赶去,或许还能来得及阻止。

  “丫头,别在那边傻呼呼的,我们要走了……”

  源五郎才喊了一声,突然觉得脚底下一震,地面微微晃动,天心意识感应到东面下方有高能源聚集,虽然未必是冲着自己而来,却肯定有事发生。

  (搞什么鬼?)

  心念一动,源五郎一把拉过爱菱,展开九曜极速奔驰,转眼间就飙出数百尺,飞跃上附近一座最高的荒废大楼,往东面一看,只见一道光束由岛的下缘射出,牵引着某组机械物件,冉冉升空,速度似缓实疾,一下子功夫就已经逼近到岛屿附近。

  “啊,那个东西是……通天炮的动力装置!”

  爱菱首先失声叫了起来。对太古魔道的了解,让她认出这是什么东西,而一个时辰前,地窟大门打开后,有雪也曾利用太古魔道设备,把这东西的约略形影拍摄传给她,所以她一眼就认了出来。

  “当真?”

  要做出决定是很容易的事,因为不管再怎么珍惜通天炮的技术价值,如果这样东西即将落入敌人手里,那么能够采取的方略就只剩一个。

  小天星剑的射程难以及远,考虑到目前的距离,只有再次使用星野天河剑。刹那间,星河似的耀眼白光,自源五郎的指尖乍然绽放,那一瞬间的光度之强烈,胜过百万水晶,划破漆黑天幕,直朝那具动力装置激射而去。

  眼看就要命中,一道炽烈火焰在最后关头射出,自下方往上拦截,没有正面硬拼,而是用推击的手法,将剑气斜斜地推向上方,偏离本来应该命中的轨道,斜射到金鳌岛上方数百尺的高处,轰然爆炸。

  “可恶……”

  当那道火光飙闪出现,源五郎就知道自己这一击定然无法得手,所以没等先前那道剑气被击偏,又是两道剑气发出,分从左右迂回进击,一前一后,几乎同时射至。

  如果要强行挡下,那么就必须硬接下这两记威力集中的星野天河剑,这是敌人所不敢轻易尝试的事,所以他应变奇速,反手一掌拍在身后的动力装置上,推送出一股柔劲,把动力装置推离原先的轨道,配合牵引光束的拖曳,加快进入百尺外的接收口。

  两道剑气射偏,在空中爆炸,强烈的暴风迫得每个人都睁不开眼,但源五郎却抢先射了出去,展开九曜极速,希望凭着高速身法,在接收口的闸门完全关闭之前,抢先飞进去破坏。

  “休想得逞!”

  早知道源五郎的高速身法驰名天下,敌人也是有备而来,源五郎身形甫动,敌人便已抢先迎了上来,一记火焰掌劲疾劈直下,竟是用着玉石俱焚的打法。

  源五郎不欲硬拼,身形急速转折,间不容发地避过这记火焰斩击,身法轻翔灵动,顺手还了一式小天星指,但是给这一耽搁,动力装置已经被吸入接收口,而接收口的巨型闸门也已经放下,十数尺厚的合金闸门,源五郎自忖豁出全力破坏,也要耗上相当时间,不可能拦截到动力装置了,当下闷哼一声,从下方折飞回金鳌岛上。

  朱炎拼命阻挡源五郎,好不容易成功,却中了一记小天星指,痛彻心肺,飞坠向金鳌岛,强提一口气压住伤势,才刚要飞身离开,源五郎已经闪身拦在前头。

  “啧啧啧……隆·贝多芬的弟子,该说你是不肖或是肖呢?不管怎么说,如果让你就这么离开了,我的面子不就一点都没有了吗?”

  语气中有着满溢的恶意,微笑里更是给人危险的感觉,感觉到源五郎不怀好意的朱炎,退了两步,屏息静气,暍问他到底有何打算。

  “金鳌岛的防御系统相当高明,我现在无法用天心意识肯定周公瑾的位置,而里头的通道又肯定错综复杂,以白鹿洞一向的作风,八成你们还改造了机关,我这么冒冒然闯进去,实在太危险了,看在令师妹的大面子上,朱炎兄应该不介意当个引路人吧?”

  语气温和,但里头的意思却非常明显,朱炎立刻便怒喝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出卖盟友与主君,为敌人带路,而源五郎一派悠然地耸耸肩,淡淡地回答。

  “无所谓,早知道你会这么说了,不过我也相信你最后还是会说出来的。”

  感受着对手身上源源不绝的压迫气势,朱炎冷笑道:“九曜极速是星贤者扬名天下的绝技,不过……”

  朱炎的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一名快速向这边赶来的少女,让他来不及把话说完。跟着源五郎转换战场的爱菱,才刚刚确认源五郎位置,奔跑过来,就看到了他与师兄朱炎的对峙。

  “源、源五郎先生,请住手,这边由我……”

  少女的娇叱,似乎是想喝止两人的战斗,但只要看她一面覆盖下面罩与头盔,一面打开了四宝剑的能源填装,就可以看出她并非为了和平而来。

  爱菱是个理想家,却不是一厢情愿的傻瓜,自然也看得出来,当情形已经不可收拾,阻止战斗只会造成己方的困扰。但即使如此,这一仗似乎应该由自己来接下,虽然不敢说什么“清理门户”,但自己与师兄同样出自父亲的门下,由他们所制造出来的罪与恶,自己有责任要扛负起来。

  少女的心意让人感动,但在她奔跑靠近之前,源五郎手臂一扬,一股柔劲化成风之墙,袭向爱菱,即使有T1000护身,爱菱仍是被弄退了两步,很不解地看着源五郎。

  “源五郎先生,你……”

  “难得遇上可以出风头的时候,你不要抢走我好不容易得到的出头机会啊!科学家的任务就是纪录,你就好好在旁边待着,拍下我的英姿吧!哈哈哈……”

  如果可以不用战斗,把出风头顺便流血重伤的机会交给别人,源五郎其实不介意当一头狗熊;朱炎与苍巾力士不同,不会打坏一个又来一个,只要在这里把他干掉,那么也就没有任何纪录的必要。

  之所以主动担起这一战,仍是因为源五郎不希望战场的鲜血染在少女身上,玷污了此刻的她,只不过顾忌着周公瑾的存在,源五郎不敢让她离开自己太远,以免成为被敌人各个击破的下一个目标。

  爱菱不是很明白源五郎的意思,但仍照着他的指示,退开到一旁去,打开了纪录仪器,而她这样的举动,无疑令某人松了一口气。

  尽管一直紧绷着表情,不露出心中情绪,但是当爱菱依言退到一旁时,朱炎的眼中闪过一丝宽慰,再怎么说,如果被逼得要与小师妹动手,那一战的困难程度,将超越与任何强敌的生死斗,而他这个反应,并没有能逃过源五郎的眼睛。

  “自古都是女人流泪,男人流血,如果让这句话颠倒过来,我们男人就没有立场了,不过也不一定要流血这么凄惨,只要流的都是敌人的血,那就可以了。”

  “哼,我一直以为雷因斯是个和平国家,你们人类所谓的和平,就是没有第二种声音的和平吗?”

  “这句话你留着问你的头子吧,不过隆·贝多芬的弟子啊,如果你真的很忌讳同门相残,我倒是有一个好办法,可以让你一劳永逸,再也不必烦恼这个问题喔!”

  “什么办法?”

  “那就是……让你今天死在这里。”

  在源五郎悠闲说话的时候,朱炎就已经提高警觉,做好准备。过去他曾经以源五郎为假想敌,针对敌人的高速设计过一些战术,这时一听见源五郎的话语,立即飞身后退,拉远彼此距离,省得给对方的瞬间高速打得措手不及。

  但是情形却出乎意料,源五郎说完那句话以后,没有立即出手,反而悠哉地退后了三步,让人几乎以为他要转身开溜。

  (他在弄什么玄虚?)

  在一般敌手的眼中,九曜极速能在转眼之间,把身法提升至难以致信的高速,闪进趋退,形若鬼魅,咫尺之间根本是防无可防,确实是一套很厉害的武学,但源五郎与织田香这两个嫡系传人,却知道九曜极速威力最强大的那一刻,就是在有相当距离发挥加速度,让本身高速能够发挥得淋漓尽致的状况下。

  因此,朱炎主动拉开距离的这一点,看在源五郎眼中,几乎愉快地笑了出来,轻松后退了三步,跟着就化作一支离弦之箭,以超越朱炎数倍的速度追赶过去,连同加速度的冲击力,让人一看就能体会这一击的压迫感。

  (不妙,反而落入他的算计了……)

  后悔无益,朱炎一面提气运劲,预备近身交战,一面也运转天心意识,变化周围环境,本来周围一片荒废的道路高楼,突然一下子就变成了火海,烈焰滔滔,朝源五郎涌去,要稍微阻挡他的来势。

  “哈,在我面前玩这一套,你以为自己是多尔衮吗?”

  源五郎大声地笑了出来,即使是多尔衮,之前变动天心混战时,也在自己与海稼轩联手下吃了大亏,朱炎敢在自己面前使用这技巧,那无疑是班门弄斧,自暴其短了。

  “隆·贝多芬的孝顺徒弟,睁大眼睛看好吧!”

  源五郎长笑一声,眼前的熊熊火海突然消失无踪,回复成之前的荒凉街景,而正在预备近身战的朱炎,却感到脑门一阵剧痛,恍若千针刺顶,痛得说不出话来。

  (天、天心意识的差距太大,被他趁隙反击封锁了,浑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

  多想也没有用,敌人的高速很快就会飙至面前,朱炎鼓荡起一身火劲,炽烈的血焰吞卷住全身,浩瀚汹涌,凭着力量与力量的单纯迎击,要把敌人的冲势截停下来。

  惊人的斗志,但是在敌人之前却似乎没什么效果,源五郎一下子闪到朱炎身前,左手一卷一扬,也不知道他究竟使用了什么神奇手法,但朱炎轰发出去的熊熊火劲,好像遇到了什么极其黏韧的东西,之后就如磁吸铁,整个被吸扯出去,成为一道大火球,轰卷烧出数百尺外。

  本来全力轰发的劲道,竟然在瞬间被敌人抽空,朱炎胸口气闷欲毙,四肢酥软得提不起一丝力气,险些当场眼前发黑,作梦都想不到,这个相貌清秀俊雅的男人居然有这等通天手段。

  (这种泄劲手法,难道是……星贤者的紫、紫微……)

  脑里依稀泛起了这个念头,朱炎勉力睁开眼睛,正好看见源五郎抬起右臂,指尖骤发出无双锐气,星野天河剑的锋芒即将吐现。

  “住……呜。”

  本以为要交手好一会儿,才会有比较明显的胜负分晓,哪知道两人的战斗决胜于顷刻之间,当朱炎伤在源五郎手下,爱菱不自禁地喊出了心里话,只不过马上就意识到不对,用手捂住嘴巴。

  源五郎先生、妮儿小姐,还有兰斯洛师兄,尽管每个人的态度不一样,却都是十分关心自己,一直用着各自的方式,照顾自己,假如自己还在这种时候给他们添麻烦,那不就比一条厕所里的臭虫还不如了吗?

  就是因为意识到这些,所以爱菱无奈地捂住了嘴巴,连眼睛也紧紧闭起来,不想看到即将发生的残酷光景。

  幸好,那一幕没有到来,取而代之的,是T1000之内急促鸣叫的高能源反应警告。

  在源五郎正要下手的那一瞬间,一道雪灿灿的蓝白色光柱,犹如天雷将世,朝源五郎击落下来,速度奇快,如果源五郎执意要下手,这一击绝对会命中在他身上。

  (果然来了,早就知道你们会来这一招……)

  虽然事如预料,但源五郎也不敢怠慢,连忙放开朱炎,以九曜极速瞬间趋退,再次拉开距离,而获得解脱的朱炎也不敢停留原地,脚下重重一瞪,一下子飙飞出去。

  时间真是千钧一发,在两人分往东西飞窜逃逸的那一刻,蓝白光柱击下,笔直命中地面,瞬间砂石飞走,强烈的暴风席卷四面,连同炸裂开来的地面,化作坚硬碎石狂袭八方,巨大的能量波动,不仅形成冲击波,更疯狂摇动着金鳌岛。

  这样的爆炸,对受到波及的旁观者来说,肯定是一场灾难,可是爱菱有T1000护体,流线型的银亮甲胄轻易尽挡一切风暴,只要打开护目镜,这种程度的冲击波与地震甚至不能让她后退一步。

  T1000内的各种扫描仪器,因为这一阵能源冲击的影响,数值大乱,但却迅速回复正常。在漫天烟尘中,爱菱正要搜寻两名交战者的下落,却从收到的数据上发现了一件讶事。

  (地震虽然剧烈,但是所有震波来到地下一里处便被吸收,这是……)

  在金鳌岛这样的地方作战,其实非常危险,因为金鳌岛是凭着伟大的科技力量漂浮于空,倒过来说,如果被敌人破坏了它内部的机械,这么大的一座岛屿化为陨石,直袭地面,那种景象简直是末日灾难。

  刚才的那一击,让整座金鳌岛都为之摇晃,可以说是相当危险的状态,但爱菱却发现,所有的震波能量透地而传,在地下不足一里的地方,就整个被吸收容纳,没有再进一步造成破坏,所以金鳌岛虽然摇晃,整体上却是固若磐石,完全没有任何问题,这显示金鳌岛的科技力量更在预期之上。

  (啊,太、太厉害了,如果把这种技术移植回太研院,大家一定会很高兴的……)

  仿佛是一名被美食所迷的饕客,爱菱也觉得自己如获至宝,险些就忍不住把脸贴靠地面,而当耳边再度传来爆裂声响,她才发现在烟尘的另一侧,两个人又已经战起来了。

  “可恶,死缠烂打的家伙,要穷追到什么时候?”

  “哈哈哈,死缠烂打吗?比较起来我更喜欢你说我是以强凌弱。弱肉强食这一点可是魔界法则喔!”

  天心意识的精准控制,源五郎不待烟尘落尽,就已经掌握对手的踪影,直接追击过去。

  力量与速度都不及眼前的强敌,如果要勉强交战,那只会重蹈覆辙,再次上演刚才的惨败,朱炎心中暗叹一声,只有重新启动公瑾所交给他的防身利器,让轨道光炮的卫星锁定敌人。

  在当初设计系统的时候,最怕就是碰到源五郎这种速度型的敌人,因为当九曜极速全力奔驰,并且以独门身法不住变换位置,即使是轨道光炮的电子系统也无法完全锁定,但即使是源五郎,也不可能一直维持在全力奔驰的颠峰状态,特别是在双方交战中,所以朱炎心念一动,上方的轨道光炮就已经锁定源五郎,开始发射。

  破空、破宙,蓝白色的光柱撕裂大气而来,像是一条怒吼的光龙,猛往源五郎噬击过去,只见一阵炽烈光华大盛,源五郎整个身体被蓝白强光所吞没。

  (可惜了,他确实是一名很高明的武者,如果可能,真希望在正常状态下与他光明决战……)

  朱炎心里确实有这种想法,但在这种时候说出来,只会更增添自己的耻辱,因为与源五郎的短暂战斗已经明显显示,自己是个技不如人的失败者,光明正大的决战,不过是再败一次而已。

  (这是公瑾大人托付给我的武器,我无论如何不可有失。)

  实际上来说,开发出轨道光炮的,是朱炎与他麾下的技术小组,但既然是献给公瑾使用,朱炎就认为那已经是主君的东西,再非自己所有,只不过不晓得为什么,当公瑾在耶路撒冷与王五决战,必须要闭关疗伤之后,就将这样强大兵器交还给朱炎,虽然理由是朱炎在外奔走,需要强力武器防身,但朱炎却看出主君所没有说出的话。

  ……公瑾大人不会再用轨道光炮作战了。

  而且,以公瑾一向的坚决个性,他决定不用的东西,不是一时不用,而是从此之后,一直到死都不会再用了。对于这一点,朱炎疑惑不解,因为以轨道光炮的威力来说,哪有人会舍得把这武器往外推?难道,公瑾大人发现了这光炮有什么致命缺点吗?

  话虽如此,朱炎对轨道光炮的威力,还是深具信心。这具耗费自己多年心血的超级武器,靠着绝世白起的“辅助”而成形,过去无论是击杀米迦勒、压制王五与多尔衮,都发挥了水准以上的功效,虽然曾经在苍月枫手上莫名其妙地失利,但后来也证实那是因为她手上持有神器之故,并非系统有什么不对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