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轨道光炮

风姿物语 罗森 9884 2003.04.21 13:27

    

  行动隐密,白天行这次与爱菱的会固,就没有被不相干的人发现,而为了配合这样强大武器,他停止了所有攻击行动,让军队养精蓄锐,以配合武器整备完成后的攻击。

  稷下城外因此而风平浪静,不少人在猜测白天行是否已然技穷,但是在明眼人看来,总有一种不寻常的感觉。

  小草透过白无忌,去探听白天行目前的计画,但是除了知道他得到了新的太古魔道武器,并无法得知更进一步的详情,只能加紧戒备,通知丈夫小心。

  直到妮儿离去后的第三天深夜,一道火光划破夜空,自白天行的阵营飞升,以惊人高速直冲天际,眨眼间就突破云端,不知去向。

  在稷下城头巡防的守军,目睹了这幕奇异光景,急忙想往上呈报,但是在这同时,象牙白塔里的小草有所感应,匆匆奔出室外,刚好看到了那道橘红色的璀璨火光,在云端隐没。

  拥有太古魔道的知识,小草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只是一时间难以置信,心内更是错愕难当。

  “不是吧?能够做这种事,那代表他们已经拥有长程弹道的技术了,白天行从哪里找来这种高手?还是……还是二哥说话不算话,动用了恶魔岛长老院的资源?”

  感到不安,小草在隔天向丈夫发出警告,点醒他白天行可能使用极强力的太古魔道兵器。

  “哈哈哈,什么太古魔道兵器,玩具而已!”兰斯洛大笑道:“凭我的天位力量和鸿翼刀,雷因斯境内没人是我对手,小小的太古魔道玩具,奈何得了我吗?”

  “唔……很可疑喔!”

  丈夫满不在乎的态度,立刻引起小草的疑心。聪慧的头脑、对丈夫的了解,她立刻就感觉到,丈夫好像在故意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该不会背着我在策划什么事吧?”小草道:“做什么事情之前最好先告诉我一声,不然每次都让我措手不及,很难收尾啊!”

  早就晓得没有可能完全把妻子瞒过,兰斯洛仅是笑一笑,没有更多表示,更不会说一些“我和某人不同,是绝对不会背着配偶暗中策划”的无聊废话,这就是他的个性。

  小草对丈夫最近的行径早有疑心,然而,兰斯洛是一个不喜欢多问旁人隐私的人,同样地,他也不太喜欢别人对他干涉太多,这点小草很清楚,所以在不是绝对必要的情形下,她也让丈夫保有这份自由。

  “嗯……真的是很可疑唷!”

  “放心啦,我有分寸的,就算我在外头和女人鬼混,也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

  “什么?你真的在外头有女人?”

  大意之下说溜了嘴,面对妻子陡然提高八度的音调,兰斯洛一时间难以应对,刚刚想要解释,有雪冲进来报告,白天行发动攻城战了。

  “哎呀!老四,看到你真是高兴,会在这种时候适时出现,你真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啊!”

  打着应付白天行的名义,兰斯洛得以开溜,反倒是有雪一脸愕然,全然搞不懂自己何时这样受欢迎,让老大一看见自己就来个热烈拥抱。

  由象牙白塔奔出,匆匆赶至稷下城头,兰斯洛看见白天行阵营动作频频,调集兵马,似乎在做进攻准备,当然,他心中明白这不过是假象,要运用爱菱新完成的那样武器,进攻的方式就不会是这样。

  负责城防的士兵看到主帅出现,并没有多兴奋的表情。从城防队正式组成开始,负责叱喝众人、提振士气的人就是妮儿,指挥各种应变、稳定军心的则是首席幕僚苍月草,相较之下,以打天位战为存在意义的兰斯洛,在士兵心中虽然有若干份量,却总没有身为全军主帅的感觉。

  会有这样的情形出现,兰斯洛自己要付上相当责任。他并非没有指挥能力,当初四十大盗由他一手草创,在把指挥权交给妮儿之前,他带领四十大盗立下无数实绩,如果他有那个意思,应该是可以在妮儿离去的此刻,填补空缺,建立自己在士兵心中的形象。

  不过,或许是沉思之后的自觉吧!兰斯洛总觉得以现在的自己而言,并不适合成为全军的信仰中心,无论是能力与个性,他并不敢大声说出要士兵们放心地把性命、信仰交付在他身上的豪语。当然,很多比他更没资格的人,一样把豪语说得很大声,但兰斯洛就是没法跃过这个心结,甘于目前的状况。

  “嘿!这样下去要拖到什么时候,简直是浪费本大爷的时间嘛!”对敌人的动作不耐烦起来,兰斯洛一脚跨在城头,对着白天行的阵营大声喊话,对象不是敌军总帅,而是数十万敌军中唯一有能力与自己正面过招的敌人。

  “喂!那个死要钱的,你听得到我的话吧!”兰斯洛提声振气,话音远远传出去,“跟了个没种的主人,整天吃他喂的软饭,你终于变成一个狗娘养的东西了吗?如果你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勇气,就出来和本大爷单挑,要是接得了我十招,就输给你一条金子打的内裤如何?”

  话语粗鲁不堪,更是极尽侮辱,不过看在稷下这边的士兵眼里,主帅的狂态,无疑是种信心满满的保障,有时候确实很能刺激士气。

  但听在白天行一方耳里,许多人当场变了脸色,纷纷回骂;就连正在与白天行讨价还价的韩特,似乎也受到刺激,霍然站起。

  “好家伙!竟然这样侮辱我!”韩特道:“刚才答应我的价钱,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

  “好,那就由我出阵,把这自大的野蛮人斩下。”将呜雷剑一提,韩特大步出阵。

  旁人都有些惊异,暗叹那野蛮人骂人的功夫果然高明,能将这守财奴给激怒,一名与韩特错身而过的小勤务兵,却听到他正在喃喃自语,“……真的才好,接十招就有一套金内裤,拆个一百招这趟就不亏了……”

  尽管双方作战目的都有些问题,可是既然上了战场,那便只有一句话可以形容,就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对兰斯洛来说,当日基格鲁与天草一战,韩特的临阵脱逃,令他愤恨不已,一直想找机会讨回这笔帐;就韩特而言,上趟与妮儿交手,被这野蛮人打横杀入,狼狈击败,也是一笔非算不可的帐,除此之外,身为武者,他很想知道一个问题的答案。

  相较于站在城头的兰斯洛,位于城墙下的韩特气势就输了一些,为此,他运起天位力量,身体缓缓上飘,到了与兰斯洛差不多的高度,朗声说话。

  “唷!死强盗,在稷下城里好像过得还不错嘛!死掉一个便宜老婆,可以换一场大富贵,这笔买卖作得好成功啊!”

  韩特的冷言挑拨,登时引起了城头雷因斯守军的愤怒,人人出声喝骂,这些韩特浑不在意,只是聚精会神地盯着兰斯洛,看他有否因为自己的挑拨而发怒,露出破绽?

  兰斯洛表情平静,并没有什么明显动作,只是在听见一句话之后,神情顿紧。

  “无耻的韩特狗贼,竟然敢明目张胆进城抢劫!被你抢走的一千金币,他日必定要你十倍奉还。”

  不知是哪个受害者喊了这一句,正在对峙中的双方均是神色大变,韩特失声叫道:“什么?一千金币?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一点!”

  话刚出口,对方没来得及回答,凛冽刀光瞬间就问晃至韩特面前。

  “废话少说!韩特,纳命来吧!”

  气势万钧,兰斯洛的风华刀笔直斩向韩特面门,激愤的模样,似乎恨不得与这敌人拼个你死我活,只有在不远处观战的小草,才真正明白丈夫的心情。

  “唉!老公,你是急着想要杀人灭口吧!”

  自信本身实力在敌人之上,但对于他的一手紫电功有所顾忌,兰斯洛一开始就主动抢攻,希望能一举将敌人压倒,令他未够时间发动威力强大的紫电。

  不过,这个战术构想才刚实施,就无疾而终。紫电功能享如此大名,自然不会有那么明显的破绽,韩特手腕一翻,紫色疾电交织成网,立刻就封住了兰斯洛的攻势。

  但随着双方内劲震荡,一股阴寒的腐蚀异劲,沿着韩特腕脉直上,整条手臂隐然生疼。

  “好家伙!兄妹两个都练成金蛊化龙诀,毒皇一脉已经正式介入大陆斗争了吗?”

  不敢怠慢,韩特连忙将入体异劲驱出,抽出腰间呜雷剑,急往敌人靳去,喝道:“练这等阴毒武学,你也配当一国亲王吗?”

  “武功阴毒总好过人格下流,你这蒙面抢劫的恶贼没资格教训我!”完全看不出半点心虚,兰斯洛挥动神兵,刀风夹带光影,就往韩特剑刃迎去。

  难以取巧,两人正面硬碰硬,走得全是以快打快的路子,刀剑互击,星火四溅,每一记夹带天位力量的斩击对撞,都爆出震耳欲聋的声响,只让下方的稷下守军人人掩耳,更需要张开防护结界,抵御暴乱迸散的紫电、天魔劲,否则单是观战,城头上便已死伤惨重。

  兰斯洛尚未施展鸿翼刀,韩特的天亟剑使到三分之上,双方已快速对拚了两千多记,一时间难分胜负,这时兰斯洛劲蓄双腕,握住风华刀,一记重劈就往韩特攻去。

  “要蛮干吗?怕你不成!”鸣雷剑旋动,韩特再次与兰斯洛刀剑互撞,只是这一次,却爆出了这趟交手以来的第一声惨叫。

  “哎呀:我的剑!我的剑啊!”叫得像杀猪一样凄惨,韩特跟跆后退,要拉开距离,手中呜雷剑赫然出现了缺口。

  这就是兰斯洛的目的。在适才一轮交手中,从刀剑交击的状态、反震回来的力道,他就已经肯定,风华刀的材质强过对方兵器。既然紫电功强横难破,那不如先废其兵器,再恃强凌弱,这样取胜的机会就高得多。照这样的计画去实施,此刻果然奏功。

  “身为武者,应该重视本身的锻炼,你这样依赖兵器,那就注定你今天要死在此地!”得势更不饶人,兰斯洛穷追猛打,带着天位力量的斩击,将韩特笼罩住。

  “去你的!宝剑一把那么贵,弄断了你赔我吗?我重视兵器有什么不对?风凉话讲得那么痛快,带种的话就不用兵器,大家在拳脚上见真章!”韩特怒喝着,为了彰显说这话的气魄,他更索性将剑回插腰间,摆出一副空手对敌的姿态。

  “两军对敌,谁跟你见什么真章?见你娘亲去吧!”浑没把韩特的挑衅听进耳里,兰斯洛斩破已弱的防御电网,刀势展开,杀着步步进逼。

  空手对付锋锐神兵,韩特似乎显得应付维艰,几招一过,险象环生,脸上明显露出惧意,好不容易逮着空隙,立即全力撤退,却给兰斯洛抢先挡着,一式“大江东去”,便往韩特颈项斩去

  “死要钱的,到地狱去继续你的恶名吧!”

  “嘿!死猴子这还不上当?”

  当兰斯洛一刀已迫至颈项,韩特慌张的表情,忽然转为镇定,两手一收,连变了几个姿势后,双掌合什,身躯放软,在间不容发之际,避过了鸿翼刀的杀着。和世上其余掌法绝学相比,睥世七神绝中的掌绝,结印而后发掌,就是一种别开门径的神功。当日忽必烈参考各派掌法,始终觉得有所缺憾,没法制造出自己所希望的效果与威力,最后在一个偶然机会下,他见到魔界皇族绝技“皇玺剑印”的相关记载,再参考一个千多年前便自武炼灭绝的宗教,以其意境推动神功,创出掌绝。

  自交手以来,兰斯洛对韩特抱有几分戒心,因为既有传闻他练成七神绝,自己就不该太过大意。只是,连续对战了多个回合,自己始终占着上风,将韩特压制住,便觉得他定是学艺未精,武功有限,哪想到在这决定性一刻,他忽然有这样的奇招。

  在韩特合掌的瞬间,兰斯洛心头一震,有一种被冰冷波浪迅速淹没的感觉,那个合掌动作的完成,似乎也张开了某种领域,去影响周围的敌人。像这时的兰斯洛,就觉得周遭一切、连同手中的刀,全都慢了下来。

  这仅是他心灵上的感觉,事实上,他的刀势并未受到影响,然而,就像是用刀挥斩一片柳叶,韩特身体突然发挥惊人的柔软度,顺着刀风翻滚,徜徉自在,轻轻巧巧地飘开了去,使这凌厉一刀非但落空,更因为招数使老,兰斯洛的身形露出了老大破绽。

  “好机会!”

  七神绝中的掌绝,甫一使出便得到了绝佳战果。把握住机会,韩特飞身掠近,迳自一掌,印向敌人心坎要穴。

  来势太快,迅速后退已然不及,兰斯洛急变“赤壁故垒”式,硬生生将韩特攻势截住,如若他强行抢攻,风华刀的锋利立刻便将他双腕斩下。

  “哈!傻瓜,拿刀子就稳赢,世上还会有人练拳脚吗?”

  韩特大笑声中,双掌翻动后合什,难以形容的“领域”,影响兰斯洛的判断,令浑然无瑕的赤壁故垒,出现了极短暂的小破绽。破绽虽小,对韩特已然足够,灵巧之至的擒拿,握住兰斯洛双腕,截停他的护身刀网。

  “糟糕!”

  手腕不能动弹,兰斯洛立即运劲要挣脱,却也知道晚了一步。只见韩特哈哈一笑,腰间的呜雷剑弹飞出来,被巧劲转了一个圈后,竟直往兰斯洛后脑刺去。

  纵有乙太不灭体护身,被这柄夹带天位力量的利剑破脑,那仍是死路一条。剑锋来得好快,顷刻间寒意便已令头皮发麻,意欲闪避,双腕仍给韩特扣住,避无可避,眼看生死一瞬就在眼前,兰斯洛的狂性整个被激发出来。

  “死要钱的,你要本大爷的命是吗?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双手被锁,出腿距离不够,兰斯洛索性一仰身,在剑锋刺痛后脑的刹那,凭籍强烈痛楚,爆发出最强力道,头对头往韩特撞去。

  “头锤?死猴子用这种笨蛋伎俩来拼命吗?嘿!他脑袋难道还能硬过我的金绝吗?”

  占尽上风,韩特方自庆喜,忽然惊觉对方攻势未如想像中简单,一股狠恶之至的凌厉刀气,夹杂在这记头锤里,往自己额上撞来。

  鸿翼刀的演化用法“破颅斩”,在兰斯洛极限催运下,不逊于以风华刀全力斩下的威力,若然击实,纵有天位力量护体,也得脑袋开花。

  然而,韩特的护身劲并非仅凭天位力量,还有号称当世第一护身硬功的睥世金绝。

  千钧一发,韩特将护身金绝催至最高,浑身隐约泛起一层淡淡金芒,在额头剧痛的同时,已经与兰斯洛硬碰拼上。亦在双方额头对撞的同时,鸿翼破颅斩赫然再生变化,四重刀劲先后爆发,逐浪似的往敌人攻去。

  一刀四劲,比起上趟对决天草时又有精进。在金绝劲道交替的空档侵入,就是攻破护身硬功的最佳技巧,换做其余的小天位高手易地而处,这一记便足以将他们从中剖开,分尸杀毙。

  可惜,兰斯洛此刻所进行的,是一场近乎同门对决的战斗。七神绝号称涵盖七大宗门武学精华于其内,鸿翼刀更是由王五、忽必烈所合创,既是如此,七神绝又怎会没有针对王家刀法的应对措施了?

  一种连韩特自己也不能理解的变化,本来含劲内罩的金绝劲道,忽然爆发外破,劲分三重,先后抵销兰斯洛的三道攻击,解去分尸之厄,却仍是逊之一筹,被鸿翼刀劲轰入脑内,头痛欲裂。

  这样一番内力对拼,最后激烈地迸炸开来,让相互牵制的两人得以分开,而失去韩特的内力操控,呜雷剑亦力尽坠下,险死还生的兰斯洛,顾不得后脑仍痛,挥手一记劈空掌,将呜雷剑远远轰飞,横竖单单一击无法伤及韩特,那就先继续确保兵刃上头的优势。

  饶是金绝护体,韩特虽然没有像兰斯洛那样鲜血流了一头脸,脑袋却也疼得要命。既然失去掌握兵器的先机,他唯有采身扑近,要以七神绝再分胜负。

  眼看战斗要再次爆发,蓦地一道金黄色闪光,划破云层,直击而下,目标是正在回气的兰斯洛。

  “混蛋!居然挑在这种时候!”

  早已等着此刻,兰斯洛心中暗骂,挥臂便挡。震天巨响中,他赫然被狼狈轰退,虽说是在与韩特一轮比拼剧烈耗损后,回气未足,但他挨着的这一记,威力绝对不亚于一枚中型浑沌火弩的近身爆发,两力一震,非独是手腕剧痛,连胸口也是一阵气闷。

  惊讶于这样武器的威力,比预期中更强,兰斯洛不禁后悔自己太过托大,以致此刻陷身夹攻之内。在下方城头观战的小草,心中也是剧震。

  “轨道光炮!果然是卫星兵器!”

  白家研究院针对天位高手研发的克制武器中,就有这一个大项的存在。自从数百年前的白家大灾变后,这样东西的研发转移到恶魔岛上进行,稷下分部并没有制造、使用它的技术,这样东西的出现,就代表战况演变再一次脱出了自己的掌握,而从它制造的效果来看,果然是很强啊!

  每一发攻击,均来自肉眼所无法捕捉的虚空尽头,光影一闪,炮击就已经及身,奇快无比的速度,兰斯洛应付得相当吃力,完全没办法反攻或间躲,仅能催起护身劲道、乙太不灭体,强挡那连环炮击。

  此刻,场上除了极少数能明了这武器原理的人,大多数都看得傻眼,不明白这一道道强光究竟如何而来?在形象上,这仿佛是天神打下来的轰罚,来自地面人类无法反抗的所在,威力万钧,惩罚这个伪王。

  这种想法,令白天行一方士气大升,热烈疯狂;稷下守军则是面面相觑,慌乱了起来。

  无暇理会士兵们的想法,兰斯洛仅是全神贯注来面对危机。准头奇佳,每一发光炮都正中目标,在短时间内连挨多记之后,兰斯洛也有些吃不消,手臂、肩头的愈合回复速度减慢,浓烈焦臭溢满鼻端。

  “看不出这小丫头还真有两手,如果九州大战时候就有这种兵器,战果说不定就会改写了啊!”

  忙着运功抵抗,兰斯洛心中暗赞爱菱的武器厉害,虽然之前已蒙她警告,但自恃功力了得,总是不相信那堆破铜烂铁真有如斯威力,现在亲身体验,不得不佩服太古魔道果然神奇。

  只是,纵然这些光炮威力强横,却仍无法对兰斯洛造成致命威胁,因此仅凭这样,确实还不具有克制天位高手的力量。然而这样的武器被使用在天位战,另一边就占尽便宜。

  见到兰斯洛处境不妙,韩特稍稍一愣,便再不迟疑,飞身掠去,要配合光炮的压制,取敌性命。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在下方城头观战的小草,呼喝部属,预备要发动掩护攻击。

  “死强盗!这就是你小看我的代价,到阴间去忏悔自己的愚蠢吧!”

  尚未能摆脱guang炮攻击的牵制,韩特已经贴近攻来,情形对兰斯洛极为恶劣。幸好,个性粗豪的他并非蠢蛋,既然料想得到今日之战会出现这等局面,虽说对自己武功有信心,但他仍然是做了预防。

  “爱菱啊!如果你的武器能够把那个伪王打得抬不起头,当然是很好,不过如果威力太强,把人杀掉,那我们的计画就难以实现,所以……你另外再帮我做个小东西吧!”

  那个小东西,就是此刻放在兰斯洛怀中的一个按键,当他将按键掣开,本来认位极准、锁死敌人的光炮,忽然间锁定系统大乱,更不再接受白天行的操控,连续发炮,密密麻麻的光雨,将兰斯洛笼罩住,敌我不分地乱射一通。

  没料到会有此演变的韩特,自然是倒足大楣,仓促问忙转攻为守,以睥世金绝守住全身要穴,免得给密集炮火轰得稀巴烂。说也奇怪,虽然讲说是不分敌我,但总和来看,仍是韩特挨的多了一些,当连续数记都给轰中后脑勺,尽管有金绝罩身,他还是给轰得喷了点鼻血,当然,如果换做是旁人,流出来的肯定不只是鼻血。

  光炮连击百余记后,忽然停了下来,兰斯洛与韩特对望,还拿不定主意是否要继续对拼,光炮又再度发动。这一次敌我不分得更厉害,猛烈炮火疯狂扫射敌我两方阵营。

  稷下城头,小草开动防御结界,暂时阻往光炮袭击,但轰向白天行阵营的就没那么简单,若非韩特闪电回奔,竭力拦截,肯定酿成重大伤亡。

  场面大乱特乱,这场仗自然打不下去,在白天行好不容易关掉开关,令光炮停止发射后,今日的攻城战无疾而终,每个人都需要回归自家阵营,休憩一番。

  只是,在韩特找回呜雷剑,回营休息时,他忽然有一个很奇怪的感觉。

  “真是怪了!刚才那一阵子光炮乱轰,为什么让我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呢?”

  结束战役,回到象牙白塔的兰斯洛,在众人之前爆发了前所未有的狂怒,责问为何白天行阵营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太古魔道兵器?

  论及责任归属,该为此事负责的单位当然只有一个。于是,带着没人敢阻挡的怒气,兰斯洛直奔太古魔道研究院,与那边的代表发生激烈争执。

  “除了白家研究院,还有别的地方能制造太古魔道兵器吗?听说艾尔铁诺、东方家都有成立相关的研究单位,他们的技术有可能在你们之上吗?”

  这是兰斯洛对研究院代表提出的问题。以白家研究员的自傲、身为太古魔道技术顶峰的自尊,他们是不可能否定这个问题,恶魔岛上研究院本部的存在,稷下分部仅有少数长老知道,而他们自然也不会把这机密对兰斯洛明说。

  结果,一个更糟糕的结论就出来了。

  “既然那种武器只有这里做得出来,那你们就脱不了干系了。”兰斯洛道,“不是已经表明要中立了吗?为何你们的武器会流到白天行手上,是不是你们暗中在给予他支持,想要背后捅我几下子?”

  “绝对没有这样的事。研究院在这场内战中,肯定会严守中立的立场,我们怀疑是研究院内部出了叛徒,将技术外流,现在正在追查中,一有消息,立刻就会……”

  “哈!讲得好听,你以为我会相信吗?从上次事情到现在,已经有多久了?你们一直也给不出交代,堂堂白家研究院会这样没用吗?是不是你们存心想要包庇谁啊?”

  双方的对谈气氛极为紧绷,由于兰斯洛采用高压姿态,彼此间溢满了浓厚的火yao味,最后,是由兰斯洛自己做出了这次面谈的结论。

  “攘外必先安内,这就是我的主张。也许我是个不懂太古魔道的傻瓜,但也绝不会任你们愚弄。”兰斯洛道:“一个月之内,揪出太古魔道研究院的内奸,或是给我想办法造出(缺)更好的武器去把敌人轰下,否则别怪我扫平你们的研究院。”

  “亲王殿下这是在威胁我们吗?我们可不是唬……”

  “我知道,你们全都不是唬大的。”兰斯洛冷笑道:“不过你们也务必要相信……我不是在唬你们的!”

  在说这话的同时,一种形诸于外的冷冽杀气,无声笼罩住整个房间,令众人噤声无言,而没等研究院代表有所回应,兰斯洛已经拂袖而去,徒留下他们相顾愣然。

  对于这份威胁,研究院上下气愤难平,包括整个稷下学宫在内,无不对象牙白塔大加挞伐,声讨这次的野蛮行为。

  只可惜了一点。稷下学宫里武艺优秀的学生,有不少人都参加了妮儿的义勇军,离城而去。不然此时群情鼓荡,说不定就组织起来,杀进城去,将兰斯洛推翻。

  对于兰斯洛突然表示出的蛮横,众人着实气愤不已,然而在愤怒之余,他们也不得不认真的考虑,要是兰斯洛一个月之后,真的到研究院大开杀戒,那么他们该如何是好了?

  无疑,兰斯洛会面对非常沉重的反击,纵是以他的天位力量,也难保不受伤。这份力量应该可以造成阻吓,但若不能、但若兰斯洛豁了出去,拼着受轻伤,也要实现自己的威胁,那研究院确实是没有与他正面相抗的力量,血腥屠杀的后果必然凄惨。

  更何况他还有乙太不灭体护身……

  光是想像那份光景,众人就感到一种本能的颤栗,尽管嘴上喊得响亮,心里却不期然泛起一份怯意。

  受到(缺)的胁迫,苦无对策之余,有人想到了一个办法。

  “不如我们改投向白天行吧!”

  比起那粗鄙无文的死强盗,白天行怎样也算是自家人,之前他不知道多少次希望研究院站在他的阵营,助长声势,当时研究院没有答应,除了不想涉入内战,多少也有些待价而沽的心态。

  但现在情况演变成这样,结合白天行的力量来对付兰斯洛,似乎是上上之策,而梦寐以求的太古魔道研究院与他同一阵线,白天行想必会卑躬屈膝地来迎接吧!这个想法迅速在众人耳语间传播,正当他们打算付诸行动时,却被抢先狠狠打了一耳光。

  时间是兰斯洛与韩特决战的次日傍晚,白天行登台发表演说,内容由各大媒体传入稷下城内。

  演说的言词温和,但意义却非常辛辣。白天行认为这场战争不该牵涉百姓,稷下城内的子民非常无辜,他入城后必会善待民众。只是,对于始终高傲自大的太古魔道研究院,居然罔顾民众期望,私下倒向人民之敌,他非常地无法原谅,因此在破城之后,必将血洗研究院。

  “怎……怎么会这个样子?”

  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一众研究员们目瞪口呆。本来拥有雄厚实力的他们,应该是两边阵营相争拉拢的对象,但现在却被兰斯洛、白天行联手给压迫,地位一文不直。

  兰斯洛这莽夫的思考方式,是可以理解的。凭着天位力量,他压根儿就不把太古魔道放在眼里,也不觉得那些东西能帮到自己什么。

  白天行那边,既然他能制造出超越研究院技术的兵器,自然也就不需要研究院的辅助。

  检视目前的处境,众研究员赫然惊觉,他们一直自以为是的实力基础,其实并不稳固,当利用价值不再,旁人一改之前的讨好笑脸,他们竟是全然处于劣势,无力反击。

  “我……我们不是人类菁英中最顶尖的一群吗?为什么会被那群低智商的笨蛋逼到现在(缺)呢?”

  一名研究员瘫痪在椅子上,抱头喃喃说着。四周的同僚,没话可以安慰,仅是用一种很疲惫的眼光望着他。

  一个月之后,太古魔道研究院的未来会在哪里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