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薄命

风姿物语 罗森 7089 2003.04.21 15:06

    巴兰卡之丘,位於帕罗奇王国近郊,高度普通,是平日铁木真与艾儿西丝相约之处,基於某个理由,他们将之命名为“尔雅之峰”。

  卡达尔独立孤峰之上,静听松涛,冷月袭人,等待着对方到来。

  微风吹拂,一道黑色人影,无声立於场中,黑盔黑甲,在夜色中绽发着冰凉墨泽。

  “星贤者,卡达尔。”铁木真的瞳孔,剧烈地扩大了。

  “大魔神王,铁木真。”卡达尔的声音,听来有些含糊。

  相互确认了对方的身分。黑魔铠配上无双霸气,放眼天下,岂有第二人。而铁木真则是从对方身上,与艾儿西丝极为相似的气息,得到肯定。

  “虽然血统已淡,到底还是血亲啊!”

  此刻他两人遥遥相对,相距百余丈,便要看清对方身影,也是不易,何况交谈。铁木真功力高绝,声音凝聚不散,传得越远,越是清亮。

  卡达尔亦是不凡,他修为虽远逊於铁木真,但却藉着某种秘术,聚声成线,层叠送出,虽然稍失清晰,可真是具有千里传音之效。

  “听闻卡达尔是魔导师出身,精擅奇门杂学,看来功力也是不俗,真是少见的人材。”铁木真心中赞许。

  卡达尔的步伐、举止,没有半点练家子气息,与其显赫大名不符,然虽立於低处,却坦然不落下风,足见一身修为,以臻至反璞归真的化境,比之半年前,更上一层楼。

  “好!这样的人,才够资格成为我的对手。”铁木真胸中顿时热血沸腾,低喝道:“卡达尔,你可知道,朕今日为何约见於你。”

  “卡达尔不知,还请君上见告。”拱手一礼,虽然面对敌人统帅,卡达尔仍保持了相应的礼节。

  “朕且问你,你可是爱着艾儿西丝。”

  卡达尔一呆,显是料不到对方有此一问,怔了一会儿,喃喃道:“这是本人私事,与君上何干?”

  “何干?”铁木真冷笑道:“天下人干天下事,这件事,偏生就与朕相干。”

  “舍妹婚事,自有家人作主,无须君上横加过问。”相对的,卡达尔也摆出强硬的态度。

  “卡达尔,你可知道,有一名女子,对你真心相爱,为了你,她甘愿付出一切,而你却以这等态度来回应她!”铁木真怒道:“卡达尔,这样的好女孩,你怎麽配得上。”

  不知是给说中心事,或是恼羞成怒,卡达尔亦是怒道:“这是我兄妹间的私事,艾儿西丝嫁予我义兄,本是良缘,君上而今一再相逼,究竟是何居心?”

  “相逼!哈哈??”铁木真仰天长笑,声传四野。这样张狂作风实不合他的个性,此次本意仅是约见卡达尔,将事情问个清楚,哪知卡达尔始终采不合作的高姿态,想起艾儿西丝的痴心,又怎由得他不怒。

  “你既说朕相逼,朕便相逼到底。”铁木真猛喝道:“朕最後问你一句,你若当真爱着艾儿西丝,允诺与她结成连理,朕便就此罢休,若不然……”

  “你待怎地!”

  “若不然,朕便带走艾儿西丝。”

  “万万不能”卡达尔扬声道:“久闻魔族蛮性难除,君上身为一国之君,想不到行事亦是这等荒唐。”

  铁木真怒极反笑,道:“好,你既认为魔族野蛮,那朕今日便以野蛮之法处理此事,你我对击三掌,胜者主宰一切,朕不愿以强凌弱,便先让你动手吧!”

  卡达尔沈默下来。没想到,终究还是走到这一步,看来,答应的事,是守不住了。片刻,他开口道:“人类、魔族之间,几经困难,方有今日之和平景象,若是你我二人决战,多年心血毁於一旦,望君上三思。”

  他所言不错,以他两人今日在己方阵营的首脑地位,若是互相决斗,不管哪方遭到损伤,都有可能引发一场战争,破坏掉改革的成果。

  “宁负天下,不负红颜。”铁木真抚胸长笑道:“卡达尔,若是你不愿应战,那也好,朕现在便直入帕罗奇王城,带走艾儿西丝。”

  为了艾儿西丝,他什麽也顾不得了,纵使再起干戈,让乐土化为血海,他也要让那个人得到幸福。

  卡达尔口唇微动,似是低骂了声“傻瓜”,跟着,扬声道:“此地本属人间,何用相让,卡达尔本是地主,就由君上先行发招吧!”

  “好家伙,这等小看於我。”发觉遭到轻视,铁木真怒极,随手弹出一缕指风,挟着尖啸,射向山下。

  卡达尔不慌不忙,扬起黑袍,大袖飘飘,化消了这道指劲。

  铁木真一凛,他这道指风,虽是随意发出,并未当真用上什麽功力,但以他修为,亦是足以令普通的一流高手,经脉爆碎。可卡达尔仅是扬袖轻拂,便消去了这道指劲,用的全是巧劲,是在辨明敌招来路後,以柔劲卸去。换言之,这除了代表卡达尔本人功力深不可测,也证明卡达尔对魔族的武学,有相当的了解,这或许是长年交战,刻意留心所得,总之,若是自己太过大意,很可能反吃上大亏。

  铁木真平心静气,沉声道:“敬你也是个英雄人物,吾等无须互让,对击一掌,若你能将朕逼退,朕立即归去,再也不过问此事。”

  “好。”

  铁木真运劲於掌,他不想真的击杀卡达尔,若是这人有了什麽损伤,艾儿西丝必定痛不欲生,这非他所愿,但基於星贤者的盛名,却也不敢过於低估这人。

  几番估量,决意取个巧,虽说是一掌,但劲力却分两重,先以三成功力应敌,若是不足,可在瞬间连加到八成功力,自己的天魔功已练至第十一重天,八成功力,已足够无敌於天下,卡达尔万万不是对手。

  “呼──”乘着夜风,铁木真忽地飘身至峰下,对着卡达尔,一掌击出,声音不响,但所挟带的威力,却让周围的空气,发出“嘶嘶”的撕裂声。

  卡达尔苦笑,亦是一掌平胸推出。

  铁木真微微一愣,卡达尔的盛名,在於其之魔力,是以原本预料中卡达尔该应以某种魔力咒术应敌,却没想到对方也以武功应敌,莫非这人深藏不露,在武学上也有惊人业艺。

  双掌相触,并未如预期中的爆出巨响,铁木真只觉得,对方的掌上空荡荡的,一无所有,是诱敌之计吗?不是,他清楚的听到了卡达尔手臂的骨碎声。这人盛名若斯,怎会这等不堪一击?这个疑问,伴随着某种不祥,在铁木真的心里,激起了波波涟漪,他突然有种感觉,就好似许久前,他误伤艾儿西丝那时候的感觉。

  蓦地,一个恐怖的念头,在他脑海中掠过。“艾儿西丝!”铁木真发出了肝肠寸断的惨叫,急忙收劲。

  但已迟了,霸道无匹的天魔劲,碾碎了手臂的骨头,撑爆了肌肉,本应横飞的血肉,在尚未离体的瞬间,就给吸蚀枯乾,天魔劲继而窜走於体内,摧毁了所有的经脉、内脏。

  头罩脱落,黑袍下,玉人神情惨淡,口中溢血,却不是艾儿西丝是谁。她扮成兄长的样子赴约,兄妹俩的形貌本就相像,夜间辨识不清,加上铁木真心情激荡,竟是没能认出来。

  艾儿西丝左手手掌,只剩一半。她武功本不强,凭着与铁木真相处日久,明白他的武功路数;彼此又常输送真气,体内稍能适应,这才能化消那道指风,但却给後续的潜劲,炸去了半只手掌。

  随意挥出一指,尚是如此,何况是充满力道的一掌,当她倒下的时候,全身上下的骨头,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

  铁木真将艾儿西丝搂在怀中,毫无保留地,将全身功力,疯狂输进艾儿西丝体内,哪怕力竭而死也没关系,只要能救回她一命。

  “怎麽办,怎麽办,找三大神医,雷因斯.蒂伦的女王,还是用九天冰蟾?不行啊!”铁木真忧心如焚,想着世上的名医、灵药,一面想,眼泪却簌簌的滴落,心底的理性,正小声的告诉他,救不活了。

  天魔功之所以令人闻名丧胆,其来有自,除了本身真气刚烈无匹,威猛绝伦外,一但侵入人体,立刻呈螺旋状爆裂,破坏内脏,而且,经历任魔王不断改良,天魔劲本身便有剧烈的吸蚀性,侵经蚀脉,最是凶狠不过,是同时兼具威力与杀伤力的绝学。

  上次艾儿西丝受了重伤,不过是给爆炸力的余劲波及,虽然腑脏受损,还算可以医治,但这次却是天魔功正面打中,劲力入体爆坏,想要救治,不但要医术超凡,还得要能压制住天魔劲的破坏,两个条件加在一起,就是把当世所有的神医找来,也挽不回她的生命了。

  “拥有太过强大的力量,早晚有一天,会伤害到自己,也会害到身边的许多人。”艾儿西丝当初所抱持的想法,他总算是体会了,当时还自信满满的以为,自己能好好控制这些力量,结果呢?

  自己和故事中的那个国王,有什麽两样?铁木真深切的诅咒自己,若不是自己的力量太强;若非他一心想倚仗这份力量去解决争端,又怎会发生这等事,错手伤了艾儿西丝。

  眼睁睁的,看着最心爱的人受这等痛苦,却无能相救,自己算是什麽大魔王。这是报应,当初艾儿西丝就教过他的,却没想到他还是犯下了同样的错。

  二次的错,是不值得原谅的,这一次,他将连弥补的机会也没有了。

  “魔界的祖先,人类的神啊!我诚心的祈求你们,千万别带走这个女孩,她是这样的好,从来没有伤害过什麽人,怎麽能这麽早就带走她。”

  “如果要惩罚什麽人的话,就把处罚降临在我身上好了,只要能让她活过来,我甘心放弃一切啊!”

  嘶声竭力的请求,似乎获得了回应,怀中的艾儿西丝,转醒了过来。

  铁木真加强了真气的输送,尽量延得一时是一时,这是他们最後相处的时光了。

  受了这样的伤,一定很痛吧!艾儿西丝不知道,她的手脚,渐渐失去了知觉,麻木的感觉,好似潮水一般上涌,漫过了腰,就要淹过胸口了。眼前一片黑色,看不见铁木真的脸,而他的声音,听起来好远好远,这可不行,她还有好多的话没有说呢。

  “你要等我……要耐心的等……喔……下一辈子……我……我要把……你的……心……还给你……”

  要还的,不只是心吧!欠他的东西,怎麽数得清呢?长久以来的关怀,付出的真情,她不过是一介平凡女子,哪里有资格,受的起他这些情份。刚才听到他为了自己的幸福,慷慨陈词的时候,自己都快要哭出来了,可是,还是不行啊!对那个人的思念,让自己只能作个自私的女人。欠他的东西,只好下辈子再还了,如果有来生的话,她要还他好多好多……

  “小铁……好冷啊……”

  “艾儿西丝……”

  远远传来的声音,似乎有些哽咽,滴落在脸颊上,是眼泪吗?怎麽会,他从来不哭的啊!

  低声的咽呜,顺着微风,很小声很小声地传进耳里,是的,他哭了,为自己而哭了,欠他的,又多一条了,失手造成了这样的後果,最痛心的,还是他吧!

  铁木真泪流满面,自母亲亡故以来,这是他第一次掉眼泪,深深的哀痛,袭上心头,他不敢想像,失去了艾儿西丝後的自己,会是怎麽样。

  微微地,艾儿西丝的手动了动,似乎想抬起,却是没了力气,铁木真会意,将犹温的小手执起,贴在脸上。艾儿西丝勉力挤出个笑容,一如当初,试着伸手,想擦去铁木真的眼泪。

  “傻瓜……男孩子哭……好难看的……”

  “艾儿西丝……”铁木真哭泣着,奔流的泪水,把眼前染的一片迷蒙。输进去的真气,完全失去了反应,此刻,除了拼命叫唤她的名字,他什麽也不能做了。

  蓦地,贴脸的小手,无力的垂下,而怀中的她,已经再也没了声息。

  “艾儿西丝!艾儿西丝!回答我啊!!!”铁木真涕泪纵横,哭的像个失去父母的小孩,拼命呼喊着亲人的名字。而能够回应他的人,已经没有生命的躯体,在他怀里静静的躺着,逐渐冰凉。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悲恸的嘶喊,恍若史前怪兽的悲鸣,山洪海啸般地,传遍了整个帕罗奇王国,他正在向整个世界倾诉,他最心爱的人死了,死了,死了──

  “天杀的魔族!”一声怒喝,卡达尔打塌半堵墙,这已经是第二十七面了,自从听闻了妹妹的死讯,他悲痛欲狂,极度的愤怒之下,差点掀了帕罗奇王城。皇太极尚不知此事,否则,以他的刚烈个性,还不知会闹出怎样的惨事。宫廷的女官,不让他见艾儿西丝的遗容,他在怔了一会儿後,哀恸的点了点头。

  艾儿西丝的死状极惨,当侍女在床上发现她的屍体时,全身上下,像滩烂泥似的,没有半根完整的骨头,有多处的肌肉给撕裂,鲜血四溅,很是怕人,足见下手者毫无人性。

  经过一再逼问後,侍女们供出了事情始末,在前天夜里,艾儿西丝接到一张战帖,是大魔神王铁木真约战卡达尔的挑战书,艾儿西丝经过考虑後,严令婢女们不得外泄,而自己则打扮成兄长的模样去赴约,才酿成惨祸。

  站在妹妹的青塚前,卡达尔深自忏悔,为何一再辜负芳心,艾儿西丝对他的重要,直至此时,才深身体会,早知如此,他当初决不会跑去修道,一定乖乖的与艾儿西丝进礼堂,管他人类、魔族谁当家,去悠游山水,作对快乐夫妻。

  “艾儿西丝一定很遗憾,这麽多年来,我从来没有向她求过婚……”卡达尔低颂圣歌,默默祝祷,基於自己的私心,他希望妹妹能早日轮回,这样,或许自己能再见她一面,弥补这份遗憾。

  艾儿西丝的一颦一笑,隐约出现在眼前,有时俏皮,有时情深款款,越是想起,後悔就越深。

  听说,艾儿西丝出门的时候,还天真的笑着,“不用担心,我会去和那家伙好好讲一讲,不会有什麽事的。”

  可怜的孩子,她哪知道魔族的凶残,一直以来,她深居宫中,根本就不晓得世间阴险,对方定是见赴约的人不对,大怒之下,杀了她泄忿,藉以示威。天杀的魔族,对一个这麽好的女孩,居然也下的了手,他原本还以为,新的大魔神王与以往不同,是个值得期待的人物,想不到全是一丘之貉。

  杀意不断拍激胸口,有生以来,他从未这麽想致某人於死地,理智给压到最後的角落,卡达尔做了决定,为了除掉这个恶魔,他愿意与另一个恶魔联手。

  艾儿西丝过世後,铁木真专心政事,或许是为了让死者安眠吧!他就像个工作狂似的,不眠不休,将全副时间,投入变法中,专心一志的态度,让身边的众臣,感到畏惧,人人都有点担心,陛下是不是发生什麽事了。

  胤禛则似乎忙於某事,久久不见人影,对於铁木真来说,这个兄长,是他唯一的亲人了,常常走访探望,却老是扑个空,颇觉奇异,在印象里,兄长似乎不曾为了朝廷以外的事而着迷过。

  日复一日的埋首苦干,铁木真的心里,藏着某种愿望,听说,人类的转生周期,约莫一百余年,那麽,大概只要再等一百年,他或许就可以见到艾儿西丝的转生体了,为了那一天,他要建造一个更好的世界,来欢迎她。

  这个愿望,成了铁木真生活的原动力,不告诉任何人,这是他最深的一个秘密。

  然而平淡的生活,在某一天,却有了改变。当初被选中的妾侍,怀胎成熟後,产下一女,铁木真有子嗣了。

  突然升格当了爸爸,铁木真有点茫然若失,带着淡淡的喜悦,与某种说不出的哀愁,他在孩子出生後的第三天,命退了随从,独自步至育婴室,看看他的孩子。

  “这就是婴儿啊!”乍见新生儿,铁木真有些惊讶。小小的手脚,在半空中挥舞,似乎想抓些什麽东西,稀疏的毛发,香香的奶味,纯洁的笑容,惹人怜爱。

  “小家伙,让爹亲看看你。”带着某种感动,铁木真抱起了婴儿,初为人父的心情,彷佛感受到新生命的重担,抱着孩子的手,竟有些颤抖。仔细端详孩子的面孔,小巧的鼻子,白里透红的肌肤,吹弹可破。

  “呵,长的挺俊啊!一点都不像我。”铁木真开心的笑道,好像感染到父亲的喜悦,婴儿“咯咯”的笑起来,父女俩开心的笑着。

  这孩子的面貌,很是秀美,是遗传谁呢?侧头想了想,铁木真忆不起那名姬妾的模样,所记得的,只有那双如梦似的眼睛。与孩子目光相对,记忆中的容颜,瞬时清晰起来,那盈盈笑语,彷佛昨天才发生的事。

  “真是像啊!你的眼睛……”

  或许是继承了母亲吧!这孩子的眼睛,水灿灿的,真与艾儿西丝有几分相似,虽然瞳色不同,但孩子眼中漾溢着灵气,却把整个眼睛点缀出生气,依稀,与那张面孔有些相似。

  “艾儿西丝……”尽管时间过去,对她的思念,却是有增无减。触物伤情,铁木真的眼前,又因潮湿而模糊了起来,恍恍惚惚,惊鸿一瞥间,两张面孔竟重叠在一起。

  “怎麽会?”突如其来的念头,令铁木真呆住了,他浑身颤抖,重新看着孩子的面孔,那眉毛,那嘴角,那眼睛,那相似的神韵……在那面容的背後,他看到了另一张脸。

  瞬间,他痛嚎出声。

  是她,当真是她,遵守了临终前的承诺,她还恩来了,等不及一百年的轮回,她投生重入人间,来偿还欠下的深深情债。

  “你啊!真是长不大,简直就像我女儿似的。”

  可是,怎会是如此的还情法。昔日戏言,犹在耳边,却难料竟是一语成偈,当真造化弄人。

  既然注定有缘无份,当初又何必相见;既然情牵来生,能在茫茫人海中,再度重遇,又为何偏偏让自己有份无缘,苍天再三戏弄,情何以堪啊!

  人说,相思最苦,苦在两地分离,天人遥遥永相隔,个中真意,铁木真只能惨笑。分离不苦,天人永隔又如何,纵是黄泉碧落,终有相会之日。

  真正的苦,是苦在朝夕相对,却遥望而不可及,这才是相思至苦。

  难道,冥冥天意,当真是早有前定,自己的一片真心,到头来只是痴水东流,意中玉人到底是他家人妇!

  残酷的老天啊!命运怎能如此荒唐呢?

  自己也不得不认命了。或许早在被拒绝的当时,就该死心了,只因自己太痴,妄想得到一个重来的机会,哪知天意不可违,换来的,竟是这般残忍的机会。把婴儿抱起来,逗弄着短短的小手,铁木真柔声细语:“你回来啦!还是这麽性急,上辈子得到教训了是吗?”

  新月如勾,一片温馨风情中,隐藏着多少伤心往事。

  次日,铁木真下旨,剥夺孩子的继承权,并於所有正式文献中,抹煞其存在,自此而後,再也没人知道孩子何去何从,铁木真之亲生女,成了历史上的一大谜团。

  一周之後,铁木真约见三贤者,是为九州大战爆发以来,双方最高决策单位的首度接触,也是最後一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