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万魔圣殿

风姿物语 罗森 6618 2005.10.10 09:37

    艾尔铁诺历五六九年一月魔界万魔殿

  在人类的各种典籍中,有许多地方都出现万魔殿的名字,但对于这座大魔神王的宫殿,纪录中的文字却少得可怜,只有从一些斗争失败的叛逃魔人口中得知,却始终没有人类窥见全貌。

  从这点来看,兰斯洛一行人已经算是成就非凡,因为从古至今,他们堪称是第一批成功来到万魔殿之前,又非俘虏之身的人类队伍。只不过,这一行人的身分有些问题,妮儿是尊贵的魔王血裔,泉樱是赤龙神的后代,只有兰斯洛是人类之身……至少表面看来是这样,自从与小草一起阅读过兰斯洛的身体报告之后,泉樱实在不知道怎么归类丈夫的种族,连带影响的,她也不知道自己腹中的孩子,将来到底算是什么种族。

  这个问题目前并不是重点,当三人站在遥远的山头,远远眺望着数十里外的万魔殿,他们都只是惊讶于万魔殿的雄伟与狰狞。

  那不愧是象征着大魔神王权威的至尊建筑,高八百八十八尺,笔直参天,顶端的尖峰没入漆黑天空,占地规模超过百亩;构成万魔殿的建材,是人间界所没有的一种黑色矿石,通体漆黑如墨,当远近光源都被熄灭的时候,漆黑的万魔殿就会完全融入夜空,难以用肉眼察觉其位置。

  这座宫殿的外部,并不是单纯的尖锥体;由底部开始,通体生出象齿般的尖牙,弯弯斜斜地刺露而出,布满了整座万魔殿的外部,随着其刺天而起的巨大躯体,一同往天空蔓延而去,从大老远之外,就能清楚看见它的威武形影,被其高耸巨大的仰止巨影给震慑。

  偌大的魔王宫殿,三人没有看见任何守卫与兵丁在外巡逻,也没有看见半个生物在内活动;尽管含带血腥味的狂风不时朝这吹来,凄厉有若哭号的声音也反覆响起,但万魔殿就像是一座沉睡中的建筑,令人无法于其中感到生命活动。

  “嗯,附近有结界啊……”

  兰斯洛的目光飞快扫过,周围数十里之内没有任何的植被与地形起伏,全部被清理成光秃秃的黄土地,从边缘开始施布几十层的强力结界,没有任何人能够不被发现地潜近,只要进入万魔殿的结界范围,就会引动周围空间所暗藏的自然元素,发出猛烈的袭击。

  除此之外,从结界边缘一直到万魔殿入口的几十里荒原上,有着无数的地穴,每一个宽则一丈,短则三尺,间歇地喷放着炽盛的火焰,一道道的火柱彷佛狰狞赤龙,从地底往上方咆哮,吞噬着上头的每一处黑暗,成为了万魔殿外的主要光源,与黑暗中的邪恶魔气相辅,将万魔殿化作一座烈焰燎烧的炼狱堡垒,更增添了它的狰狞、它的至高无上。

  “文件记载里头有提过,魔族势力强盛的时候,远近的各部族酋长、首领,都会在血月之夜前来朝拜;大魔神王会以自身力量,在天上形成赤红色的短暂光源,被称为血月。在血色月光下,无数魔界豪强称颂大魔神王的至尊权威,献上来自魔界各地的珍宝,进行长达七个夜晚的盛大欢宴……”

  泉樱背诵着典籍中的文字,在出发之前,她从雷因斯的机密资料库里头调阅了许多宗卷,详加研读。上头的那一段记载,来自魔界的骠骑将军阿兹卡班,这位魔族猛将因为人类的反间计,最后叛离魔族,投奔雷因斯,除了提供机密军情外,也用口述方式留下许多魔族的风土民情,后来在一次战役中,被当时的八皇子胤嗣亲手格杀,粉身碎骨。

  “万魔殿的外表很壮观,但它其实是与象牙白塔一样的魔力建筑,只要有强大的术者催动,它的外观与高度都会再发生变化,显露出高达一千六百六十六层的真面目;大魔神王的御座,位于独一无二的一千六百六十七层,但这层楼却不是最高的一层,而是不知道隐藏在哪一层内的封印空间中。”

  “哈,这么说,我们反而要对胤祯说谢谢了。幸亏他跑到人间界去,我们才不用逐层搜索他的鬼王座,不然就算没有防御机关,单单是这一千六百多层的鬼东西就把人累死了。”

  在前来此地的一路上,兰斯洛也做了不少的准备,想过要如何打倒守卫,偷偷潜进万魔殿,不过,擅长以武力解决问题的他,确实对地毯式的细细搜索感到棘手,光是想到自己要每一层都逐步搜索,他就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恐惧。

  要进入万魔殿,首先就要通过广达数十里的高热荒原,尽管这些火焰对兰斯洛等人没有杀伤力,但他们没有源五郎的九曜极速,通过这处火焰荒原时,势将难免被敌人发现,更别说荒原中还有肉眼难见的强力结界,想要无声无息地潜入,目前是不可能了。

  “真是棘手……留了个这么响亮的门铃,就算没有看门狗,也够麻烦的了。”

  妮儿凝视着万魔殿,心中的感觉很怪异。从某个角度来看,万魔殿可以说是自己的故乡、自己的家,但自己首次回“家”,就是用闯空门的方式,俨然形同盗贼,这实在很讽刺。

  “当贼大概行不通了,哥哥,我们该怎么办?”

  “哼哼,那还用说吗?当然是干回咱们兄妹的老本行!做贼这种小家子气的事,本来就不适合我们,要干就要干大盗,进敌人老巢痛快掠夺,把贵重东西洗劫一空,以慰李老二的在天之灵。”

  “喂!喂!哥哥你不要拿别人名字当抢劫借口啊,就算你把胤祯钱包抢干净了,李老二也不会高兴的。你这样子亵du死者会被诅咒的,我怕有一天我也要去洗劫某个地方,以慰你在天之灵啊。”

  “浑帐!不要随便和哥哥顶嘴,别以为身为魔族公主,到了魔界就很了不起啊,我是雷因斯国王,头上的帽子比你大!”

  兄妹两人在闯阵之前,进行没什么营养的拌嘴,听在泉樱耳中,实在是很好玩的一件事。对自己处境感到讽刺的不只是妮儿,泉樱自己也有些矛盾,当初在枯耳山,自己因为要剿灭四十大盗,所以与丈夫作战,结果现在时序转移,自己成为强盗团体的一份子,即将杀入魔族的大本营去,这或许是命运对自己的大玩笑吧。

  “喂,婆娘,你在那边想什么?脸色好怪,该不会是对做强盗有什么意见吧?”

  听出丈夫语气中的挑衅意味,泉樱笑了起来,举起手来跟着高呼一声,“呀呼!我们去把胤祯的钱财洗劫一空,让他尝尝穷人的滋味!”

  这样轻浮的呼哨,完全不是泉樱的风格,只是她为了顾全群体默契的表现,只不过,前龙神族族长首次落草为盗的运道真是恶劣,才一高呼出声,数十里外的万魔殿就突然有了活动,“碰”的一声,一枚燃着熊熊烈火的炮弹飞射飙出,就落向三人所在的山头。

  “喔!有武装!”

  兰斯洛愕然发现了这一点。那枚炮弹并不似太古魔道的浑沌火弩,而是将魔力能源高度浓缩而成的结晶体,在人间界,五色旗中最强的魔法炮兵团就是使用这个技术,而这武器显然也被魔族所学得,成为万魔殿的武装设备,在察觉到有敌人出现在结界外后,第一时间主动攻击。

  发炮的炮台,就是万魔殿外壁延伸生长出去的雪白獠牙,原本在下方仰望的时候,只觉得这些尖牙气势威武,但当这些獠牙都变成炮台,连续发出能源炮击,造成的压迫感实在很强。

  一发之后跟着就是一发,密集连射出来的魔法炮弹,如同狂风骤雨,疯狂落向三人所立足的山头,顷刻之间,就把山头轰得千疮百孔,在一声巨响中,整个塌陷下去,成了什么都没有的平地。

  “哇哈哈哈,我现在知道胤祯老巢的附近为什么都是这鬼样子了。”

  “不用你说,白痴都看出来了。”

  抢先一步离开了被轰击的山头,兄妹两人的交谈仍是没有什么意义。数百座魔法大炮的频繁轰击,虽然漫天而来,但却还难不倒他们,脚下加劲,就在炮弹击中之前闪避躲过,迅速朝着正前方的万魔殿赶过去。

  结界理所当然地被触动,包括风火雷电之内的自然元素,成为了一道密集火网,配合著魔法炮弹组成的防线,为三人设下许多道阻拦线。三人凭着护身气罩,强行在炮火弹雨中硬闯向前。

  万魔殿对入侵者的首波防御,单纯只是以凌厉炮火与自然结界做封锁,并没有士兵与魔将出现,威胁性不大,兰斯洛闯过半里路后,索性急提天魔功,真气运转,双臂抬启挥动,产生强大吸力,将胡乱轰击的魔法炮弹全部吸纳过来,但在这些魔法炮弹碰撞爆炸之前,兰斯洛一黏一推,将这些吸收过来的魔法炮弹全数往天空反推,和满空轰击的炮弹乱击在一起。

  “轰!轰!轰!”

  震耳欲聋的乱击声响中,周围烟尘掀动,火红的烈焰吞卷,紊乱的魔力能源形成风暴,瞬间扫向四周,连带也将周围的结界干扰,风火雷电的防线顿时消失,三人脚下加快,一下子就闯到万魔殿的大门口。

  “啧,手有点麻……”

  兰斯洛甩了甩右手,尝试减轻那股血肉酸麻的痛楚。天位武者的强大,看在普通人眼中,几乎无所不能,在阿朗巴特魔震之前的地界时代,天位武者就是传说中的神,当人们进入天位,就是跨入了由人成神的第一步。

  不过,传说与事实总是有着差距,兰斯洛自己就有很深的体会,就算拥有神一般的力量,但运用这力量的人们始终是血肉之躯,只要仍是生命体,就受到物理上的限制与克制,令得天位力量发挥不出其所应有的杀伤力。

  尤其是在天位武者战斗频繁,人们明白天位力量的根源与弱点,开始针对天位力量做出设计攻击后,天位力量的独尊性更被打破。黑魔法、太古魔道方面的技术成就,创造出连天位武者也心惊胆跳的杀着,所以,五极天式能够屡次击杀当时最强的武者,泉樱与源五郎都吃过苍巾力士的苦头,通天炮与元始炮更是所有天位武者的梦魇。

  万魔殿的魔法炮击,犹如千万雷电密集轰下,兰斯洛三人虽然像是儿戏一般面对,轻易闯过,但心里却也知道,如果时间早上半年,自己只有小天位力量的时候,硬闯万魔殿外这天罗地网般的防御阵,在这密集炮击之下,不死也是重伤,绝没有可能闯过去。

  “时代不停地在改变啊……”

  泉樱确实有这样的感觉,过去几千、几万年来,被视做魔界至尊权威的万魔殿,其防御设施应该是惊天动地,就算千军万马来攻,也能尽数将之埋葬掉的,今日却被自己三人这样子轻易闯过,感觉确实很特别。

  “或许是因为它的主人不在,没有正确操作的关系吧……”

  泉樱望向妮儿与兰斯洛,他们两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万魔殿大门,那座高达三百尺之巨的金属正门,外形做着烈焰飞腾的雕刻,无数的魔兽与魔人在其中翻滚煎熬,大门的正中心,则是一颗巨大的魔眼,往下睥睨凝视着无言的众生。

  这座气势惊人的正门,三百尺之高的规模,让人无从推测其厚度,照物理学的角度来看,简直无法想像怎么开关这样的大门,不过整座万魔殿都属于魔法建筑,或许有什么其他的技术配合吧。

  兰斯洛缓步走到大门前方,伸手一推,巨门理所当然地纹风不动。他深吸一口气,运起了天位力量往前推去,大门没有丝毫动静,直到他由小天位力量提升到强天位,大门才发出沉重的闷响,彷佛有数个炸雷在门后连续爆破。

  “好家伙,这样子还打不开……”

  兰斯洛用自己的力量,实际确认了万魔殿确实是魔法建筑一事,当他以强天位力量推门,立刻感应到大门后的狂暴能量,犹如风起云涌般急遽而来,抗衡着自己推门的力量,不让自己开门而入。而当强天位力量收不到效果,兰斯洛好胜心起,脸色陡然一变,掌劲再催,赫然提升到斋天位的层次。

  “轰隆!轰隆!”

  之前一直没有动静的三百尺巨门,终于有了变化,而且变动的规模极其惊人;以兰斯洛手掌按放的位置为中心,整座大门的表面像是海潮掀浪一样,剧烈起伏波动,激烈地抖荡,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晴空霹雳般的狂震,让人几乎以为这座门要炸开崩裂了。

  不过,兰斯洛的这一推,终究还是无功而返。目睹这一幕的泉樱与妮儿,还不甚明白其中道理,但兰斯洛却是心中雪亮。

  纯以力量强大的“量”来看,武者升至强天位时就已经达到力量颠峰,之后进入斋天位,力量的进步并无意义,胜负完全取决于天心意识的集中运用,才能够把相同力量做更强的压缩与爆发,自己刚才等若是只用蛮力,无法发挥斋天位力量的真正精髓,但自己晋升斋天位未久,天心意识的运用未臻成熟,平常也不擅长这类战法,与其凭靠天心意识推升,不如还是走回自己最擅长的战法。

  “你们两个,往后退!”

  兰斯洛简单地往后半仰身,右臂回拉,从后面看去,他结实的背脊像是一根拉满弓弦,当他往前重重一步踏向地面,无数耀眼的紫色电芒就环绕他周身出现。

  魔龙皇拳的三大绝式之一,轰雷赤帝冲!

  只要是使用着这一招,兰斯洛就有着近乎盲目的不败自信,而当他发出这自信满满的一击,痛轰在巨大金属魔门上,巨门外壁的波浪抖荡到了极限,某种超越人类听觉外的断裂声音,如琴弦乍崩,与金属巨门内的无数个魔王封印产生共鸣,刹时间,泉樱与妮儿的耳中,全都是一片嗡嗡声响。

  “呀~~”

  三百尺金属巨门的正中心,密合的魔王之眼,突然透露出一线光芒,跟着便迅速朝两旁后退开启,在这一瞬之间,兰斯洛甚至隐约听到门后连串惊叹与惶恐声音,因为对驻守万魔殿的魔将、侍卫兵而言,从未被人攻破的万魔殿,首次出现了大门失守的局面。

  不过,兰斯洛本人却有不同的想法,开门的那一刻,他所感应到的那丝异常波动,与其说是被自己的拳劲给轰开,其实有一部份,应该是门内所蕴藏的魔王封印,藉由接触肯定了自己的传承者身分,因此开门迎接万魔殿的主人回归。

  “认为我是正统传承者吗?我自己可觉得这是个误认啊……”

  万魔殿开启,所看到的仍是死寂一片,长长的一道走廊,两边镶满镜子,地上铺着血红色的地毯;高高的墙壁上,每隔三尺就点着一盏小灯,不但没有显著的照明作用,看上去还显得更是阴暗昏沉,尚未踏进,就感觉到阵阵寒意逼人而来。

  “哈哈哈,皇宫会是这个模样吗?”

  就算是兰斯洛这样的迟钝脑筋,也看出眼前的景象多半不是实体,因为不管怎么说,进入皇宫大门的走廊,就算不是富丽堂皇,也没理由布置得这样阴森诡异。历代大魔神王都是讲究无上权威,要以霸气来震慑魔界各部族,纵然不尚奢华,却也讲究威仪,断无可能把自己的王宫弄成鬼屋似的,这是鼠辈所为。

  “这个时候,小草妹妹在这里就好了,有她的异能在,这些迷宫幻象弹指间就可以破掉了。”

  “说这些于事无补啦,我连胤祯都不怕,更何况这些小小机关。”

  “唉,真可惜,哥哥你不怕胤祯,和你打得过胤祯,是两码子事。”

  “住口!你们两个全都跟在我后头,泉樱老婆你数到三,大家一起冲进去!”

  照泉樱的意思,很是想要先破解掉这道迷宫,再安全进入,但兰斯洛却没有这个耐性,更何况破去一个迷宫,万一里头还有第二个,甚至一层楼一个,逐层破上去,子都要花白了,根本不切实际,所以在兰斯洛的强势主张下,进攻万魔殿的策略就定下了。

  “一!”

  泉樱清脆的声音甫才响起,令人错愕的事情就发生,兰斯洛像是一头疯马似的,当先狂奔冲入了迷宫回廊,脚才踏入回廊幻境之内,整个身影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哥哥!”

  妮儿一愣,随即也明白过来,兰斯洛是希望掩护身旁的两名亲人,所以率先抢冲进去,想以他个人的武力排除危险。

  “我们该怎么办?”

  “夫君大人刚刚已经说过了,数到三,我和你一起冲进去。”

  泉樱慢条斯理地说着,像是早就料到了有这情形发生,事实上,以丈夫的个性来推想,这件事其实并不意外;既然阻止他也没有用,她就只有默默接受这样的好意了。

  “二!三!”

  当泉樱从容地数到三后,前方突然传来一阵闷雷霹雳,跟着就是一声彷佛镜面破碎的清脆爆音,两人凝视前方,只见原本的无尽长廊,突然之间景象模糊摇晃,好像海市蜃楼般虚渺不实,跟着,整个长廊的景象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数穿盔戴甲的魔族士兵,持刀拿枪,杀气腾腾地站在宫殿的入口。

  首次遇到组织化的魔族军队,妮儿与泉樱都感到惊奇,因为这支千余人的队伍尽管种族、兵器都不相同,但却有着一样共通的东西,就是他们的眼神中,全都毫无二异地透露着惧意。

  “便宜送进门的嫂嫂,前头的这些家伙好像都是地界呢。”

  “是啊,我好久没遇到这样的对手了。”

  “我哥哥不是冲进去了吗?人到哪里去了?”

  “暂时看不见呢,我想我们就问问他们吧……尽可能温柔一点。”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