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枭獍其心

风姿物语 罗森 5882 2004.07.16 20:21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三日自由都市香格里拉

  开启T1000的推进装置,爱菱一飞冲天,银亮盔甲在空中画出闪耀虹线,后头则有十多个金点穷追不舍,双方都是以高速飞行,转眼间就在香格里拉的上空兜了数圈。

  “烦死人了,这些家伙……别一直追嘛!”

  在威力上,T1000有物理崩坏枪,那是足以威胁到当前强天位武者的犀利武器,但是在速度上,T1000并没有什么出色表现,爱菱在天上兜了两、三圈,却始终无法将敌人甩脱。

  如果掉转头来,与敌人正面作战,那也是一个方法。然而,上次与多尔衮对战,T1000受创颇重,爱菱虽然利用几天时间紧急修复,但香格里拉可不是太研院,没有那么多的替代器材,爱菱顶多只能做个大致修复,没法把T1000的威力调整至颠峰,像是供给物理崩坏枪的能量,就只能储存到七成左右,无法全力出击。

  以这样的状态,与黄金龙群殴那是足够的,但就怕一交上手,被敌人缠住,来了什么强敌,那就难以应付,自己身上的机械蓝图非常重要,一定要平安送回雷因斯。

  (朱炎师兄他……)

  无暇回头探看,可是T1000的探测功能告诉爱菱,朱炎师兄正衔尾追在黄金龙骑士的队伍后头,成了另一种僵持。往好的方面想,这是师兄要与自己联手抗敌,但无论T1000的战术电脑,还是爱菱本身的理智,都不能排除一个充满恶意的念头,那就是朱炎想等到双方两败俱伤,再趁机下手夺取机械蓝图。

  正是因为顾忌诸多,所以爱菱只能选择持续飙逃,但不管怎样的逃避,也都该有一个限度,爱菱觉得自己无法纯以速度摆脱黄金龙骑士的追击,除非自己打算一路拖着他们回到雷因斯,否则就要另想他法摆平这群东西。

  (决定了,那么,先尝试一下障碍物吧……)

  将这主意付诸实现,爱菱声控开启了T1000的扰敌程式,推进系统喷发的气流骤然一变,喷发出大量浓密而且呛鼻的白烟,迅速在空中凝结成雾,往后头看去,爱菱身后尽是一片白茫茫的大雾。

  (烟雾放出去了,效果怎么样呢?)

  效果理所当然地并不怎么样。如果是一般生物那也就算了,追在后头的这些黄金龙骑士,都有着类似天心意识的灵感思维,直接感应正确方位,这样子的视线遮蔽,对他们根本不算什么。

  假如要扰乱天位武者的行动,那么就要先扰乱他们的天心意识,这点爱菱是知道的,但一时间却根本无法做到。爱菱与周围的人确实相信,以她的天才,终有一日能写出比拟天心意识的特殊程式,不过那并不是现在。放眼当世,除了恶魔岛上的绝世白起,是没有任何天位武者能作到这种事的。

  但做不到,并不代表爱菱就没有准备……

  (药效该发作了吧,一、二、三……)

  与爱菱的默数相配合,当她心里默念到三,那些穿出白色云雾的黄金龙骑士,全都像是头晕目眩似的,在空中摇摇欲坠,飘立不稳。

  “成功了!”

  爱菱兴高采烈地几乎跳起来,满心想着的,就是回去以后一定要向义姐表示感谢,这次香格里拉之行,T1000所发生的数场战斗中,已经多次靠着华扁鹊的技术支援,才转危为安,就连眼下摆平这些黄金龙骑士,都是靠义姐亲自调配的迷烟,才能一举奏功。

  “虽然没办法作出让天位武者头晕目眩的干扰,但如果是要做出让所有生物都头晕目眩的干扰,技术上是作得到的。”

  以此为考量的华扁鹊,她所调配出的药物,在她不在场的情形下,取得了一胜,但她也有个疏忽,那就是忘记叮咛爱菱要趁着敌人头晕的短暂时间内攻击。龙族战士的体质,与人类不太相同,尤其与黄金龙铠甲化结合后,抗毒性大幅度提升,爱菱所用的迷烟并非致命剧毒,高空风急,他们在短暂的头晕后,迅速地清醒过来,继续朝爱菱追击。

  “啊!做错了……”

  醒悟到自己高兴过早的少女,再次开启推动装置奔逃,想要故计重施,但敌人这次也有提防,整个追击队伍散开,就算遇到浓烟大雾,也不会全体陷落在里头,使得爱菱放弃了这个念头,必须另谋他计。

  (物理崩坏枪的能量,快要蓄满七成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用这个拼一下,如果能把这群东西逼退,那就好办了。)

  爱菱悄悄地掣开物理崩坏枪的枢纽,稍微放慢了飞行速度,却打开了T1000的背后攻击系统。

  第一波的背后攻击,还真是把黄金龙骑士给闹得手忙脚乱,谁也没有料到,那丫头背后会突然射出这么强劲的雷射光,而且一开启就是十多道同时迸射,凭靠雷达扫描追踪,几乎百发百中,饶是黄金龙骑士铠甲化护身的抗击力特强,还是忍不住痛得喊出声来。

  但爱菱却不敢再进行第二波背后攻击,因为还是有黄金龙骑士成功避过了这一击,而打空的雷射光直射地面,命中地面上的一个公园铜像,那个足足有真人三倍大的铜像,瞬间就熔解消失,如果是轰在某处民宅……爱菱真是不敢想像后果。

  (难道该用导弹吗?可是……)

  双方一追一逃,谁也没发现整个队伍的最后头,无声无息少了一人;更没察觉到在队伍的最前方,有两名不速之客悄然出现。

  “喂,那个不是你们家的小朋友吗?”

  “还真的是耶,这小丫头不在地窟里头,跑上来做什么?后头还跟着一大串东西,包粽子吗?”

  对话的正是源五郎与海稼轩,他们两人脱离了多尔衮和兰斯洛的战场,海稼轩觉得东南方的天空有点古怪,与源五郎用天心意识探测,察觉不到什么,耽搁了一点时间,正要赶去地底洞窟,便遇到了爱菱与敌人的追逐战。

  不管怎么说,两人都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呼哨一声,并肩赶了过去,由源五郎抢在前头,要把爱菱先拦下来。

  “喂!丫头,不用跑了,我们来帮你了。”

  “啊!源五郎神官先生!”

  在危难的时候得到援手,如果是照正常情形发展,这大可演变成一场奔投入怀、相拥而泣的感人景象,但或许是因为前车之鉴的记忆太深刻,爱菱看到源五郎的反应,比看到后头的黄金龙骑士群更为紧张,跟着竟然不假思索,本能似的掏枪便射。

  “吃我一枪!”

  刚刚蓄满七成力量,本来预备对敌人射击的物理崩坏枪,就朝着源五郎近距离发射,本来还满脸笑容的俊美青年,一下子眼前满是耀目闪光,几乎照得连脸都青了。

  “星、星野天河剑!”

  多尔衮在十足状态下,都要花费偌大功夫才能接下的枪击,源五郎岂敢怠慢,一举手就是生平最强绝技,绝世锋芒犹若天陨流星,雪亮光华耀眼夺目,正面硬撼的结果,将物理崩坏枪的枪击一剑而破。

  “哦~~”

  一剑奏功,却不代表没有代价,源五郎几乎是苍白着面孔,握着手指叫痛。惊觉到自己做出错误反应的爱菱,忙着抢飞过来,又是道歉又是鞠躬。

  “对不起啦,源五郎先生,其实都是你自己不好,害我神经紧张,才会一见到你就……”

  “痛、痛、痛,好痛啊……你这个冷血的小丫头,一点人性都没有,看见是我还射……”

  “……两个颠三倒四的家伙,敌人当前还能乱打一气,不知所谓。”

  比较起来,海稼轩似乎是最能维持冷静形象的人了,而他的出手则比说话更冷,当他自爱菱、源五郎身边迅速飙过,一股冰寒刺骨的强风,就令周围左右的气温狂降。

  每个武者都有自己所习惯的招式与战斗风格,海稼轩腰间所悬挂的凝玉剑,是白鹿洞的镇派神兵,锋锐无匹,但是比起持剑战斗,海稼轩更喜好另一种战斗模式。

  心随意转,当海稼轩扬起右臂,空气中的水分随着寒气瞬间冻结,一把无柄的寒兵巨剑就出现在众人眼前,长十尺、宽一尺,透明而苍白的剑身,像是最美丽的冰晶,不住流散着凝雪寒气。

  “这么美的剑,拿来斩蜥蜴是可惜了些,不过既然是名种的黄金蜥蜴,那我便放低水准,将就一点吧!”

  “今天晚上的月色实在不错啊!只有这样皎洁的月色,才够资格衬托梦雪小姐的盛宴之美。”

  演唱会场的后台,完全没有沾染到半点紧张的战斗气氛,负手踱近舞台的石崇显得一派悠闲,先赠上鲜花,再优雅地向眼前的玉人示好。

  “您上半场的演出,实在太精采了,能够这样子聆听您的歌声,真是石某人的莫大荣幸,虽然最前面的那一点时间,实在是有点……”

  泉樱才无暇理会最前头的那一段时间里,台下到底有多少人吐得脸色发青,她只是忧心忡忡,到底石崇来见自己的目的为何。

  今晚的月色诚然皎洁澄澈,但只要是有眼睛的人,没有人会注意到月色到底是什么颜色,因为大半个晚上的天空,不是闪着火焰,就是紫电金雷横空,甚至还偶尔下起冰雨,根本看不见月色。

  外行人是可以很高兴地把这当作是特殊烟火,但泉樱可没有那么天真。天心意识已经告诉她,在香格里拉的地下、天上,激烈战斗像是频繁点起的火头,正逐渐进入白热化。这些自己都感应得到的东西,石崇不会浑然无所觉,但他仍能表现得胜券在握,悠悠闲闲地聆听演唱,到底是有什么奸计在进行?

  “奸计确实是有的,不过我本来不希望因此打扰到这场演唱会,但是我几个手下远比预期中要没用,实在是令人失望……或者,是雷因斯的各位实力太强,总是产生意外的变化,令他们难以招架呢?”

  本以为献花之后,石崇会像平常那样寒喧,不料他奇兵突出,一句话就令泉樱大出意料,这才醒悟到,对方是来摊牌的。

  “石君侯此言……”

  “哦哦,请别误会,我没有打算在这里与梦雪小姐动手,只不过必须要稍稍对您表示歉意而已。”

  “歉意?”

  “是的,本来我希望能够等到演唱会完毕,再来进行这个步骤,不过由于贵方的奋战,还有我方盟友的提早达到,我不得不遗憾地提早这一步。”

  石崇的话,让泉樱全然摸不着头脑,不知他到底意欲何为,但他的下一句话,却给了泉樱一点联想。

  “我想梦雪小姐可能不知道,当初在暹罗城各家势力汇聚时,我曾经在地底作下布置,如果那次的计划没有失败,那么暹罗事件留在大陆历史上的,将是一道无比灿烂的烟火,还有我石家兴旺繁盛的未来。”

  泉樱慧心一凛,记起来曾经听源五郎说过,暹罗事件时石崇曾经想在地下埋藏魔界爆裂物,一举炸杀暹罗城中各方势力的首脑人物,不过被妮儿误打误撞地给破坏。

  但石崇为何对自己提起此事?难道他……

  “以梦雪小姐的智慧,应该能够明白石某的意思,当年那道烟花的布置,我如今又在香格里拉准备了一次,就在今日……就在今晚。”

  在地底埋设火yao,趁着敌人聚在一起的时候引爆,这似乎是三流戏剧中奸角的惯常做法,非常没有新意。然而,一个计策能够千百年重复被使用,就有其被使用的特有价值,这点泉樱并不能否认。

  既然对方已经把话挑得这么明了,再装作什么也听不懂的样子,也没有什么意义,泉樱微一颔首,轻声道:“听说石君侯的敌人都不是普通人,寻常的火yao对他们似乎产生不了什么作用,这么老套的计谋,真的有什么用吗?”

  “今时不同往日,天位武者群聚的香格里拉,的确比暹罗城棘手得多。若是普通的火yao,使出来也只是贻笑大方,徒然让人耻笑我石某人愚蠢不智,不过……”

  石崇的温文笑容中,忽然多了一丝锐气,让对面的泉樱感受到一股颤栗,明白这个男人确实是认真的。

  “如果连我本人都要准备离开香格里拉,避免被爆炸威力波及,想来这场烟花仍是很有看头的,不是吗?”

  再没有什么东西比这更具有说服力了,正是因为深知爆炸起来的威力非同小可,所以石崇才要加速离开,如果明知留在此地必死无疑,有哪个蠢蛋会这样作法自毙?

  “听来确实不同凡响呢,可是,如果这是石君侯的歼敌大计,为什么要特别告诉我呢?难道石君侯不怕我将这机密外泄?”

  这场演唱会多半开不下去了!泉樱不得不有这样的觉悟,依照石崇所给的答案,双方或许立刻就要翻脸动手,为此,她不动声色地凝聚功力,相信对方也一定在做同样的事。

  “呵,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机密外泄又如何?难道那些人走得了吗?就算明知置身沸汤之上,他们还是有太多的斗争与羁绊,会逗留到最后一刻,能走到哪里去?”

  石崇笑了两声,突然往后退了数步,拉远与泉樱的距离,破坏泉樱预备发动的一击。

  “请别做不聪明的事,让我对梦雪小姐留下不良印象……今天之所以将这个秘密告诉梦雪小姐,是因为我有一名友人,他与我都非常喜欢梦雪小姐的歌,也都认为无论是为了什么理由,如果让您的歌声就此消失世间,那实在太遗憾了。我们希望今晚之后,还有机会能够聆听您的歌声,所以请您善自珍重。”

  “……即使我可能是石君侯你的敌人也一样?明知道是敌人,还特意提点,你不觉得这样很傻吗?”

  泉樱实在觉得很古怪,难道石崇就单单是为了一己的痴迷,特意来将这杀局秘密告知?以他一代枭雄的身分,怎会做这种蠢事?难道这个杀局也是谎言,只是他想让己方众人闹得手忙脚乱、空忙一场的诡计?

  “艺人下台后的身分是什么、喜欢做些什么,这些并不重要,如今在舞台上的你是梦雪小姐,唱着你的歌,这就是我所看到的东西。”

  石崇微笑道:“傻与不傻如何分别?人生行事,但求快意,如果为了怕犯傻就畏首畏尾,这样难道就是聪明?喜欢什么、厌恶什么,这些都是与理智无关的事,只要问心无憾,对得起自己的感觉,那也就够了。”

  一面说话,石崇一面后退,如流水般平顺的步伐,让人找不到攻击的契机。

  单是看那温文敦厚的笑容,泉樱实在很难对这男人产生恶感,暗忖无怪他能只身潜入人类的权力组织,在艾尔铁诺宫廷内左右逢源,建立了偌大势力,不过,听了这段话,她仍然有一个不太理智的问题,忍不住问出口。

  “艺人下台的身分是什么不重要吗?那么……即使这艺人不是本来的那一个也无所谓吗?”

  以石崇对冷梦雪的迷恋,这实在是非常讽刺的一点,泉樱之前想过许多次,如果石崇得知自己不是枫儿姊姊,不是真正的冷梦雪,受到的打击一定极其强烈,甚至可能当场晕去,然而,当她终于忍不住将这秘密揭开,却只得到对方的微微一笑。

  “舞台上的艺人本来就是梦想的聚合体,因为影迷与歌迷有梦,所以才在艺人的身上看见美梦。只要现在的你是梦雪小姐,那就够了,至于梦雪小姐之前是什么人,我并没有兴趣知道,事实上……如果纯以歌声来比较,你的歌比之前那一位更动听,只可惜让人有点晕……”

  轻描淡写地把话说完,石崇也已经退到门口,恭谨有礼地一欠身后,扔下了临去前的最后一句话。

  “石某人拜别梦雪小姐了,当明早天色一亮,我们今晚所熟悉的一切将不复见,而如何在天亮之前保住香格里拉数千万百姓的身家性命,这就是石某人赠给梦雪小姐的最后表演机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