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魔皇判决

风姿物语 罗森 9352 2005.12.27 16:49

    “比鬣狗更饥渴的饿鬼,比饕餮更贪婪的死灵……”

  简单唱颂出神体之名,无须其他的繁复咒文,黑暗冥气已然狂卷而出,并在下一刻化为风暴,席卷附近的地面,将黄土变成无底无尽的黑色漩涡。

  蛊冥恸哭破再现,论波及的规模,是远远不及适才胤祯所施放的辽阔,但瞬间狂降的低温、更为尖锐凄厉的饿鬼嚎哭,却较胤祯尤有过之,显示出更精、更纯熟的魔力运用。

  但是这种程度的攻击,却还没被大魔神王放在眼里。能够影响天位武者力量的黑暗冥气,似乎对太天位武者毫无作用,胤祯轻而易举地飘浮在半空,任脚下的恶鬼漩涡不住激转,却不能对他有丝毫影响。

  “比初始更攸远的存在,比故乡更温柔的归宿。”

  “比虚无更为缥缈的所在,比幽冥更为深沉的归宿。”

  两句代表神体的黑暗之名,连接着被唱颂出来,胤祯周围百尺的空间立即受到影响,除了脚下的饿鬼漩涡,上方也多出一个莫名的异度空间,缓慢降下,彷佛要将其吞噬,传送往无尽时空的某处,而周遭的影像模模糊糊,即使不特别去感应,也能确认是有某种大力正在迫碎空间。

  三种不同层次的魔法杀着,在同一时间交逼而来,强如胤祯也不能不作反应。天心意识推动力量,随着天魔劲的鼓荡,一缕一缕的耀眼金芒划破黑暗,在胤祯周身交织组成了一个璀璨光罩,成为了黑暗中最耀眼的光源。

  “五极天式的联合运用,多式并发,在魔法师的眼中,确实是一个很诱人的战术构思,不过,多式并发极耗真元,平时不可能练习,所以也没有人知道,当真将之付诸实现,结果会让人非常失望。”

  彷佛与胤祯的宣告相印证,随着他不住催动力量,护身光罩的金芒越发刺眼,连萦绕盘缠的黑暗冥气都被驱走,无法侵入护体光罩范围,不管是上方的异度空间,亦或是下头的饿鬼漩涡,甚至就连发动中的空间之刃,都只能在光罩外激烈震荡,却无法破坏光罩内的平静。

  “说得更明白一点,就是顾此失彼,因为五极天式的每一式,不止消耗大量魔力,还要花费极大心神去控制,当你正操控着饿鬼漩涡的活动与数目,哪有办法分出心神,去做空间之刃的瞄准?切不到东西的空间之刃,不过是种魔力的浪费,哪有威胁性可言?”

  这些话可以说是命中要害,但也可以说是完全不对。换作是胤祯以外,任何一个不具有太天位力量的武者,哪怕是斋天位的花天邪与旭烈兀,置身于这样的场面,肯定力量被大幅度影响、削弱,在拼命抵御片刻后,压制不住的空间之刃会首先切割在身上,当真气随着伤势散失,上方的异度空间、下方的饿鬼漩涡,就会将人分尸为两截,被消灭得一点残渣都不剩下来。

  胤祯之所以能行若无事,将这五极天式三招连发的杀着视作儿戏,全部都只因为一个理由,就是他举世无敌的太天位力量。

  “……就魔法的学理来看,五大黑暗神明的力量,等同是太天位的存在,你是向它们借力发招,能够借到十中二三,已经是非常了得。对上斋天位以下的对手,或许可以收到一击必杀之效,但对上朕,这种力量又怎有威胁朕的能耐了?”

  胤祯说得轻描淡写,但运使五极天式中的小草,受到黑暗神明的力场保护,自己尽管不受影响,可是要反向攻破魔力场,一时之间却也极难办到,只有静待小草的魔力减弱,才能一举击破。

  三式并发的杀伤力不如预期,这该是个打击,但小草三人却恍若未觉,仍是专心施放咒文。

  “比前生更古老的过去,比来世更遥远的未来……”

  五极天式的后两式,杀伤力进入更高的一个层次,消耗的魔力之钜,也超过前三式的总和,当小草唱颂出神体之名,黑暗冥气的旋动陡然增速,胤祯面色一变,承受的压力大增,连护身气罩都在黑雾笼罩之下略显黯淡。

  (五式并发?她真的想挑战这种创举?把希望赌在这上头?)

  胤祯心中有些错愕,毕竟在自己的评估中,五极天式混合并发,难逃华而不实的致命伤,不但耗损魔力甚钜,几乎到了太天位出力的程度,更糟糕的是难以操控运用,如果是用来对付千军万马,那确实是有毁天灭地的大排场效果,但用来对付单个强敌,结果就是用大炮打苍蝇,威力虽强,实际效果却很难让人满意,除非是八歧大蛇那种没智能、只懂得硬碰的敌人,否则实在是……

  (……或许,有一种可能……当一个人体内有多个思维体,也许就有足够能耐同时操控五极天式并发。但白起已死,这么荒唐的事情,纵使是白家人也不可能有第二个人做到。)

  换作是别人,胤祯会觉得很悲哀,因为对方被自己逼得走投无路,只能把一切寄托于这种华而不实的毁灭战术,但考虑到眼前这名女子的智慧,还有白家人每次所带给自己的麻烦,他在错愕中更多了几分谨慎,倘使不是魔力场的保护仍然强大,他立刻便会出手,不让小草有完成咒文的机会。

  只是,魔力场虽然益发增强,但是随着五极天式的发动,消耗的魔力也是成倍数成长,纵然敌方是三人联手施为,胤祯仍是不信他们能支撑多久,当他们出现疲态,魔力场减弱,届时这个联合阵形将不攻自破,自己随手就可以把这三人干掉。

  “比黑暗更深沉的颜色,比星空更悠远的牵连。”

  最虚无缥缈的第五式“因果转轮”发动,激转中的黑暗冥气,浓烈到几乎要凝固为实体的程度,小草、梅琳、海稼轩的脸色骤转苍白,魔力疯狂消耗,胤祯的表情也更形凝重,承受着绝不轻松的压力,但饶是如此,他的实力仍未见底,太天位力量还是能稳稳压制一切,逆行时舟、因果转轮的影响,完全无法侵入那耀眼夺目的光罩内。

  但胤祯确实有所感应,在小草唱颂完五句神体之名,五极天式一起运使之后,有某些东西开始改变,有某些可以威胁到自己的东西,正急速凝聚现形。

  突然间,一种似曾相识的冰冷颤栗,令胤祯感到痛楚。这股熟悉的痛楚并不难回想,因为自己这次来到人间界之后,只有受过三次伤,而这个感觉是……

  不是李煜与白起联手的无双神剑,也不是兰斯洛的轰雷赤帝冲连发……

  胤祯的瞳孔骤然剧缩,想起了一个遗忘不了的惊险之战,那是自己毕生无数战斗中,最能给自己危险感觉的五战之一,危险感觉之强烈,甚至让自己在战前便为之坐立难安,纵使遥隔万里,仍是难以按耐下来,然而,那也是极为荒唐的一战。

  当自己为了那强烈的危机感,决定狙杀白无忌,与他在结界中进行一场大战,战斗的过程虽然激烈,但其实只过了一招。白无忌看到了结界,又看到了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全力以赴地发了一招,自己被那一招的杀气所慑,也是本能地使出全力,与白无忌对拼一招。

  比拼之后,白无忌濒死倒下,获得胜利的自己负伤而走,虽然获得了胜利,但因为时间太短,自己竟然没能看清楚白家第六艺究竟是何等绝学,事后的伤势更是奇怪,外表无伤,体内的血肉精华却大量流失,彷佛身中天魔功一轮重击,但白无忌所用的武功却又不是天魔功。

  此刻,来自小草身上的危险气息,就与当日白无忌的特有气势一般无二,难道所谓白家第六艺的真相就是……

  “胤祯!且试试我白家的第六艺,怨绝千古的大梵炼狱刀!”

  小草的娇声叱喝中,缭绕于周围的黑暗冥气骤起变化,本来只是以漩涡型态转绕的冥气,忽然化作火焰飞腾,变成一朵又一朵炽烈燃烧的黑色火焰,焚天毁物,不住地朝四面八方延伸,吞噬掉任何有型态的物体,将方圆半里内燃烧成一片黑火世界。

  胤祯本身是武道行家,晓得在炎系武术中除了至高无上的黄金火焰外,就属这种黑色的地狱之火杀伤力最强,而且极其难练,魔族史上能召唤出黑色火焰的高手屈指可数,想不到万法归宗,竟然能有人类以魔法入手,另辟捷径使出黑色火焰。

  存在于魔界深处的黑火,传说是天地间戾气所聚,至阴、至毒、至怨、至邪,呼应着五极天式的黑暗冥气,甫一出现,就将附近化为人间地狱,饿鬼漩涡中的凄厉嚎哭声益发清晰,恍恍惚惚间,黑焰中出现了无数狰狞的鬼物形象。

  燃烧中的焚天黑焰,彷佛是有生命的异物,在火光摇映中,渐渐变化出形状,成为十数道龙影翻飞,咆哮着向胤祯飙袭而来。置身于火焰中心的胤祯,并未因为火焰逼近而感到炎热,相反地,黑火焚烧却让四周温度狂降,如同置身暴风酷雪当中,十六头形体模糊的黑焰火龙,更彷佛把人困于一个无光无声的影子世界。

  “区区黑火何足道哉,见识朕的大天魔刀!”

  胤祯长笑一声,身上金芒大盛,千百道天魔刀环乱射而出,硬撼窜流而来的黑焰火龙,两者相碰,太天位力量占了压倒性优势,瞬间将十六头黑焰火龙切割得支离破碎,打回原形,散化成一团团黑火。

  然而,声势骇人的黑火却只是前骤。

  五百年前,一夜之间屠灭大石国四十万精兵,被武炼兽人奉为护国神功的惊天绝技,大梵炼狱刀,真实威力才正要展现。

  继黑火之后,数百尺范围内的空间也发生异变,不但地上黑火飞腾,千百个恶鬼漩涡高速旋转,上方空间甚至出现诡异的浑沌化,在正常的时空景象中,切割出了许多错乱的景象,纵目看去,四面八方彷佛是一面又一面受过重击的破碎玻璃,但每一块破碎的镜面内,都有不同的景象,彷佛联结往不同的时空,通往无数个不同的世界。

  多数的世界,看来都笼罩在玄冰或烈火当中,不时闪烁过染血钩叉的影像,还有溅起的破碎血肉,纵然景象一闪即逝,但当无数个世界密集映出这些惨厉画面,看来便是怵目惊心,教人遍体生寒!

  “这是……”

  纵是胤祯,也被眼前这幕万花镜般的神奇景象给震惊,不明白为何会发生这种现象,直到他的护身光罩离奇破碎,无声散成一片片黯淡碎屑,他才陡然生出一股寒意,明白这幕景象的构成原理。

  恶鬼漩涡,是蛊冥恸哭破的影响;切割空间,是舫穗之舟的特有异能;联结不同空间、联结不同因果业律,是星辰之门与因果转轮的发动效果;虽然还不知道逆行时舟的效果隐藏于何处,但已经可以肯定,所谓大梵炼狱刀的真相,就是五极天式合为一体!

  五大黑暗神明之力合一,三千亿大千世界,三千亿大梵炼狱!

  “无怪……难怪白无忌能够创伤朕……五极天式真正合而为一,太天位的护身力量也抵挡不住……”

  不仅如此,当小草双掌合拍,念诵起近似花天邪所用的古老经文,整个身影消失在飞腾黑焰中,大梵炼狱刀的威力也开始发动,当日白无忌仓促间无法彻底发挥的种种特性,在小草的催动下,迅速在胤祯四周出现。

  一道紫电似的强光,从胤祯二度鼓振出的护身光罩画过,暗藏完美体力量的护身光罩立刻出现了裂痕,被切割的不只是完美体,还有完美体所存在的空间,获得强化之后的舫穗之月,威力赫然更胜之前,在切割空间同时,破裂缺口更与次元时空联结,发出强大的吸力。

  完美体所形成的护身光罩破裂后,被空间缝隙的强大吸力所影响,迅速碎裂分解,更进一步破散光罩,当紫电似的强光密集飞跳在胤祯身前身后,牢不可破的完美体光罩赫然不堪一击,被空间之刃彻底破碎,半点也没有剩下。

  被破坏的东西不只是光罩,空间之刃切割光罩而落时,直透入里,贯穿了胤祯的左手肘,令他一条手臂无声无息地被分解消灭,化为无数细屑,分别散往千百个不同的次元。

  胤祯大吃一惊,自己虽能凭靠天位异能,催愈、新生出手臂,但敌人的空间之刃全然无视自己的护身力量,说破就破,而且一断肢体,立即破碎分解,若是多来几记斩在致命位置,自己怎么强也抵受不住。

  这个想法绝非无稽之谈,小草运使空间之刃的流畅,较诸当年在基格鲁的艰难,简直判若两人。一斩之后跟着又是一斩,刹时间十多道闪光连环回射,每一道都从胤祯身边险险切过,若非他身形飞跃如电,早就给斩成几十块碎尸,殒命身亡了。

  即使如此,胤祯也完全落在下风,虽能避免致命重伤,身上却也出现不少轻重伤害,累积起来造成的负担殊不轻松,若是这么一味闪避下去,沦为单纯挨打的局面,就算以太天位力量抵御,也再撑不了多久。

  (目前的伤势都还能快速回复,但这样子挨斩下去可不行……)

  要作出反击,但目前掌握不到敌人位置,天魔大灭绝、轰雷赤帝冲均无从施其技,唯一可以尝试的,就是把希望赌在魔龙皇拳最后一式上头。

  心随念转,胤祯再一次鼓起完美体光罩,同时扬手向天轰出一掌,只见一枚压缩过后的细小火珠高速直射向天,爆发震天巨响,跟着便吸收天上能量,变成一颗轰然爆发的大火球,由天上坠落,但却是不是四散攻敌,而是集中轰向发招的胤祯。

  兰斯洛与妮儿在魔界见识到皇拳三绝式合一时,第三式只看到一颗光球轰向奇雷斯,不明究理,而这一式真正的奥妙,却是在命中发招者之后才会显现,当熊熊火焰沾身,胤祯的身体赫然发生异质变化,全身血肉在烈焰飞腾中发出强光,迅速变成一个火人。

  魔龙皇拳第三绝式·魔龙幻化!

  灭绝神功的顶峰力量,能够将人化为风沙,灭绝神功是模拟天魔功而成,花天邪都可以做到的事,胤祯肯定能做得更好。当空间之刃再度斩来,胤祯已经于千分之一秒内消失,火光飞纵,整个身躯化为纯能量体,超越物理限制,速度比之前赫然快了不只三五倍,轻松便避开了空间之刃的切割。

  与主攻的天魔大灭绝、轰雷赤帝冲不同,魔龙幻化是攻守合一的绝式,不但物理攻击难伤,而且速度倍增,即使身中剧毒,也能藉着化为纯能量体的时候快速净毒。当年孤峰之战,若非铁木真尚未修习这套技巧,后果就很有可能改写。

  彼此的速度有别,乱斩而出的空间之刃,纵能切开天空、分割大地,却已经挨不着胤祯的火影。当一道道舫穗之舟切割空间,抱着毁灭稷下城的决心,把目光所及的一切全都化为破碎景象,胤祯忽然有种感觉,当日创造大梵炼狱刀的破戒武僧释鬼藏,一定对这个世界怀抱无比怨恨,因为这套武学与其说为了杀敌而创,倒更像为了毁灭世界,在杀尽所有敌人的同时,把这个世界来个毫不留手的彻底破坏。

  (大梵炼狱刀本身也是至邪、至怨的魔刀,莫非这也是修练它的条件?那么,一个没有多少仇心恨意的小女娃娃,用得出此招精髓吗?还有,她手下的大梵炼狱刀,诸般征兆与当年石崇报告中的释鬼藏有所不同,这……)

  合理的怀疑,但却未免得意太早,当胤祯在焚天黑火中察觉到小草的真身,要作出针对攻击,却赫然发现自己又被敌人给耍了一记。大幅度破坏周围空间的舫穗之舟,在连续放出百多记空间之刃,把这空间疯狂破坏之后,赫然也将胤祯的前后完全封死,不管往哪个方向窜飞,都会碰上横七竖八的空间裂痕。

  假如只有普通的裂痕,要高速躲避还不是难事,可是这些空间裂痕却释放出强大的吸力,当胤祯从空间裂痕外围通过时,他的火形魔躯立即受到吸引,被大幅度吸化散失。

  纯能量体的飞行速度极快,往前奔驰时的冲势一飙难收,当胤祯察觉不妙的时候,他已经被三道交错封来的空间之刃给创伤,尽管火形魔躯没有实际的肉体创伤,但是散发于外的火焰与亮度却骤减一半,血肉元气大量散失,彷佛被天魔功高手给疯狂吸蚀过。

  (原来如此,这就是当初白无忌做到的事……)

  胤祯恍然大悟,当初白无忌定是化身成与自己类似的半能量体,甚至是纯能量体,在双方对招瞬间,与自己透体而过,连带大量吸化自己的血肉元气,产生类似天魔功的效果,这才导致自己事后重创。

  这么一来,纯能量体非但不是好主意,反而会死得更快,但解除火形魔躯化为实体后,之前的窘境并无法回避,这些彷佛来自地狱最深处的毁灭之刃,无论怎样抵御都是那么棘手。再这样挨打下去,败亡是迟早的问题,尽管自己不愿意冒险,但也只好先豁出去,竭尽全力与敌人硬拼一记。

  环顾自己所擅长的魔族武技,能够媲美大梵炼狱刀的技巧,也只有……

  胤祯的窘境,小草等人都看在眼里,也都感到一阵欢喜。五极天式合一的大梵炼狱刀,是他们最后的底牌,如果连这一着都奈何不了胤祯,众人就只有束手待毙,幸好这凶刀果然有传说中的威力,能够力压大魔神王,甚至有击杀他的可能。

  在这之前,小草对于使用大梵炼狱刀一事,其实非常犹豫,因为要施放这凶刀,自己就必须回归肉体,提高不少危险性,再者,兄长白无忌也用这绝世凶刀对战胤祯,却仍落败,自己难道就能有不同结果吗?考虑到最后,仍是决定使用,因为除了这怨绝天下的白家第六艺,小草已经找不到更好的底牌,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不是对等的争斗。

  之前的战斗,小草只在意一件事情。大梵炼狱刀虽然说是武技,但白世情所留下的秘笈,却全是以魔法力支撑,虽说施放出的绝世凶刀,效果与杀伤力特征与秘笈中所言一致,然而,传说中大梵炼狱刀的创造者释鬼藏,却是一名不会魔法的武僧,照理说是不可能用魔力推动武技的。

  这其中显然有些关键,白世情并未参透,自己也还没想通,就希望这些不明白的部分,不要被胤祯给发现破绽……

  (神啊!请给人类一点希望吧!)

  小草暗暗祈祷,而胤祯却有了动作。

  整个身躯化为火焰,胤祯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暴射出两团耀眼强光,似火似电,强光更隐约凝聚为人形,彷佛大魔神王一化为三,在这两团强光出现的刹那,地面猛窜起强烈电流,天上的破碎空间也隐隐凹旋下降,近似漏斗型态的外形,正是轰雷赤地冲、天魔大灭绝的发招前兆。

  假如兰斯洛等人在此,就会认出来,胤祯是要施展当年深蓝魔王的三绝合一极式,然而,胤祯的做法却有不同。本来三绝式合一,能量球越是推到高空,发招时候的爆发力越强,但如今四面八方布满空间之刃,稍微推得远一点,马上被星辰之门给吞噬传送,所以他推出的两团强光,才刚刚出手,立刻改变方向,回击自身。

  大梵炼狱刀无孔不入的杀伤力,也在这关键时刻充分显现。胤祯一催发天魔大灭绝、轰雷赤帝冲两式,本身力量顿时减弱,逆行时舟的影响下,周身火光明灭不定,彷佛置身于狂风中,若非全身化为纯能量体,刹那间生老病死百次的恐怖影响,就会造成可怕伤害。

  当天魔大灭绝、轰雷赤帝冲两式所形成的分身,回冲体内,三灵合一爆发出的能量,顿时令胤祯力量激增,攀升到这个肉体所能负荷的最强,但由于过强能量的影响,他的火形魔躯短暂回复实体,不仅出现老化、新生的时光变化,甚至有些部位木质化、生鳞长甲,彷佛六道众生正分化这具身躯。

  (因果转轮?幸好早一步使用魔龙幻化,蜕身于五行,否则……)

  一切的思考,在下一刻变成了多余,当魔龙皇拳最强的三绝式合一,被切割得支离破碎的空间内赫然爆发强光,璀璨的湛蓝强光,像是百万颗美丽深邃的蓝宝石,一同在夜空下闪耀光亮,刹时间,滚滚魔气在强光中盛放,尽压四面八方的黑色火焰,令摇晃的火焰瞬间凝冻结冰。

  似曾相识的耀眼蓝光,犹如传说中魔族至尊之神的判决,冷澈无情地普照众生万物。

  以武入法道,深蓝的判决!

  自从初代大魔神王以来,这套传说中的至高杀着,终于由大魔神王手中出现,首度实现于人间。

  恐怖的力量,远远不是妮儿的模拟版本能够相比,璀璨的蓝星强光,迅速吞掉所有的黑暗,连被切割破碎的空间裂痕,也在点点蓝色星芒中被遮盖,整个天地,彷佛只剩下那一片蓝色星海,特别是当那若隐若现的龙首巨影,在虚空中发出咆哮,另一边显得黯淡的黑暗中,隐约出现了五大黑暗神明的恐惧身影,好像是一群见到统治者的受惊奴仆,即将逃窜。

  一如天位战难有越级挑战之事,在魔法的世界,神格之差也是绝对的,从见到深蓝光华那一刻起,小草便知道今日之战有败无胜,而在深蓝魔王的魔气笼罩下,五大黑暗神明惊惶窜离,传输而来的力量也正疯狂下降。

  无可避免的结局已在眼前,比起逃跑,小草宁愿做最后一拼。

  “两位老师,请帮助我一把!”

  小草娇叱声中,鼓起三人最后余力,连同所吸纳的剩余黑暗神力一起击出,化作一道最亮、最强的空间之刃,飞击向蓝色强光中心的胤祯,硬撼深蓝的判决。

  两股惊天动地的极限之力硬碰,一开始,小草这一边处于完全不利的惨败形式,沉重的压力冲击五脏六腑,三人的五官七孔都狂溢出血来。

  (人类的神明啊,请庇我们,不要把希望从人类手中夺走……)

  明明使用的是黑暗凶刀,却向光明诸神祈求,小草也知道这是很荒唐的事,但她已经顾不了这些,只能咬着牙苦苦支撑。而尽管荒唐,但奇迹确实回应了她的呼唤。

  “这、这怎么可能?”

  正将敌人彻底压倒,全力迫发深蓝判决的胤祯,陡生异变,充盈体内的力量如江河溃堤般高速流失,眼中所见的满天蓝光黯淡下来,连深蓝魔王的龙首巨影都幻化消失。

  (难道深蓝判决的使用方法不对?唔,不好!)

  战阵变化千钧一发,胤祯这边才刚显得力弱,鼓尽小草剩余力量的大梵炼狱刀,已经鬼哭神嚎地斩击飙来。空间之刃绽放强光,如果被这一下打个正着,就算是大魔神王也会落败身亡,绝没有半分生机。

  生死一瞬间,胤祯惊出了一身冷汗,无数画面于脑中纷至沓来,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念头。

  (对了!还有那个可用!)

  武功无效,魔法无效,但却还有最后一着翻本的王牌,胤祯不假思索,在大梵炼狱刀即将破体切肉前,将一样东西从怀中取出,抛了出去。

  地狱之箱!

  已经装盛魔力在内的地狱之箱,无法再次吸纳其他能量,但是当空间之刃破坏箱盒的那一瞬间,被封藏于里头的力量释放出来,就只是这么几秒片刻的差距,破天分地的大梵炼狱刀,恐怖声势突然之间尽数消失,一切彷佛从没存在过。

  以彼之矛,攻彼之盾,以魔法力推动的大梵炼狱刀,被小草自身的天赋异能给完全消灭,连带造成了整体的力量掏空,三人均是五内如焚,气血翻涌,而早已知道会有这结果的胤祯,重掌遥遥轰出,化作沛然冲击波,直冲向三人。

  早已伤疲不堪,三人被冲击波轰个正着,如同断线风筝般朝三个方向飞坠出去,血洒长空,在天上拉出一条长长血线,怵目惊心。

  “唔……”

  小草坠落地上,没有武功护身的她,跌势并不算重,只是久违的痛楚令她眼前一黑,再次睁开双眼,却只见到满天的空间裂痕,如碎裂镜面般的怪异世界,而一道身影则拦挡在自己身前,遮蔽了所有光线。

  胤祯的样子看起来并不光彩,甚至算得上狼狈,经过连番激战,他的伤势不轻,力量更大幅度削弱到三成以下,身上多处血渍污秽。然而,即使只有三成力量,他仍足以傲视当场,仍是足够干掉这世上多数的高手。

  “厉害!明明没有与朕同级数的高手,却仍能把朕逼到这种地步,朕应该嘉奖你的。”

  胤祯道:“白家的血缘,彷佛是诅咒一样在束缚着朕。你仍有最后一次机会,看看当朕了结你的时候,你的丈夫、你的兄长,会不会还有本事来救你!”

  无解的问题,却也是小草回答不出的痛,当耀眼的天魔刀金环当头劈下,她闭上眼睛,迎接自己生命中第二次嗅到的死亡气息。

  《风姿物语》卷二十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