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末日将至

风姿物语 罗森 9033 2004.08.27 17:47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三日自由都市香格里拉

  从敌人的俘虏下顺利离开,朱炎欣喜之余,多少有一点遗憾,因为自己并非凭靠实力取胜,是靠着这座空中岛的强力武器,才得以脱困,单纯就身为一个武者来说,这点很遗憾,然而,就一名太古魔道的学者而言,这却没有什么大不了。

  太古时代的科技武器,能够有这样的强大威力,连现今世界最顶尖的高手都受到牵制。目睹这样的一幕,朱炎觉得自己这百多年来的隐居研究,全都有了代价。

  没有时间再在这里浪费,朱炎很担忧主帅的战况。之前被源五郎挟持行动时,曾经隐约感受到岛的内部传来波动,尽管经过封锁,但那一阵一阵的波动却显现出战斗的激烈,显然两人的对战已经白热化,只是,那阵波动却突然之间消失。

  激战不会这样结束,尽管感觉不到任何气息,但那肯定是公瑾大人或海稼轩刻意封锁,不让旁人感应到战斗的情形。不过,并不是什么东西都封锁得住,特别是当朱炎举步欲行,整座金鳌岛却莫名其妙地摇动起来……感受着脚下的摇晃,朱炎知道那代表了什么。

  即使是之前轨道光炮狂轰地面,金鳌岛也稳如磐石,没有发生什么动摇,但是此时的能量冲击,竟然撼动整个金鳌岛,朱炎为之骇然失色,想不出要什么样的强大武技,才能产生这种匪夷所思的力量。

  (是公瑾大人?还是海稼轩?)

  深处于甬道中,朱炎看不见外头的情景,更无法找寻这问题的答案,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立刻赶去主炮控制室,从那边得知一切。前往主炮控制室的路很遥远,沿途又有许多的机关,如果没有人带领,要找到控制室并不容易,但朱炎之前早就把金鳌岛的地形摸得熟透,一路上连连按开各种暗门,切换防御机关,以最快速度赶去。

  金鳌岛摇动的时间并不长,在朱炎赶路到一半的时候,整个摇动已经停下。战斗结束了,但胜者是谁,则是朱炎所不知道的事,不过这个答案就在他推开大门的那一刻揭晓。

  在一众来来往往的研究员中,公瑾的身影尤其明显。雪白衣袍上虽然沾着血渍,但一双眼眸却神采奕奕,看不出任何血战之后的疲惫,见到头号部属进来,还很慢条斯理地对着他微笑。

  “一切辛苦你了,没有你,我没办法完成这场对决。”

  一句话,说尽了战斗的结果,朱炎对这样的结局自然感到欣喜,但是没等他开口询问败者的下场,却突然注意到所有技术人员正忙着操作,不知道在处理什么东西。

  “公瑾大人,这边是……”

  “如你所见的,既然已经取回了完整的能源装置,现在他们正在进行发射通天炮的准备工作。”

  既然取回了动力装置,发射通天炮似乎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可是发射的目标是哪里呢?照朱炎的想法,最具有实效性的做法就是雷因斯,那里怎么说都是敌人势力的总部,可是,那里的平民百姓也不少,以公瑾大人的作风,应该不会采用这个做法,毕竟上次他也是因为同样的理由,放弃了直击武炼的大好机会。

  对于公瑾大人这样的做法,朱炎为之扼腕,可是就另一方面而言,他也觉得这样子比较好,如果公瑾大人是那种滥用太古魔道兵器,得手后就胡乱轰击,肆无忌惮的人,那么辅佐他行事的自己也会感到不安,再怎么说,身为一个太古魔道研究者,自己虽然没有像小师妹那样清高,但也还是有些基本的理念与原则。

  “是的,那么是要轰击雷因斯吗?以稷下为中心,我们应该可以尽量尝试缩小炮击范围。”

  “不需要作那种麻烦事,而且我们要攻击的目标也不是稷下。”

  “咦?那么是武炼的云龙阁,还是海外的恶魔岛?这两个地方都是敌人势力的重镇,但是考虑到一般平民……”

  “不是那么麻烦的地方,我们要轰击的目标,是正下方的香格里拉,时间就是今晚……此刻。”

  公瑾的话让朱炎大吃一惊,刹那间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亦或这只是公瑾大人一个难得的玩笑话,可是当他定下神来,再次确认,却得到同样的答案。

  “你没有听错,我们正在做对香格里拉轰击的准备工作,除了调整通天炮,还要进行目标诱导,让人群能够集中。”

  尽管面上挂着微笑,但公瑾无疑不是在开玩笑,而且由于嘴角的淡淡笑意,让他口中说出的话听来分外残酷。

  “可是……今晚的香格里拉,正在举行冷梦雪的演唱会,人山人海,除了本身的市民,连带附近十几个都市的人都远来参加,如果直接炮击此地,那么会……会……”

  “你说的这些,我之前全部考虑过了。今晚香格里拉聚集的敌人最多,无论是石崇或是雷因斯,大量的敌人都聚集在这里,再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具攻击效益,只要一炮成功,两方面的敌人都会元气大伤。”

  公瑾道:“至于那些聚集起来的人群,则是一块最好的诱因,有这么几千万人群聚在一起,雷因斯一党人自命仁道,决不会抛开他们离去,否则他们一个一个四下飞窜,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并不容易。”

  “但这么一来,香格里拉会造成的死伤,岂不是……”

  “那样不是很有意思吗?如此一来,当初你离开时与你师父的约定,就可以完成一部份了。”

  当初带领研究小组离开魔界时,隆?贝多芬将轨道光炮的使用权交予,却也另外做了一个要求,命令朱炎此行在人间界协助公瑾时,所掀起连串战乱造成的死伤,不得少于一亿人。

  朱炎当时并没有反对,但想到公瑾一向的作风,不轻易牵连平民百姓,即使使用轨道光炮作战,也不会伤及无辜,恩师的这个要求,根本没有可能实现,所以只是唯唯诺诺地答应,没有顶撞,而来到人间界与公瑾会合后,谈及此事,公瑾冷冷地不发一词,已经表示了对这命令的反感态度。

  不过,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呢?这个用微笑表情把残忍命令拿来当趣谈的男人,真的是自己所知的公瑾大人吗?

  “假如让人群走散,那就不妙了,所以从动力装置回归之后,技术小组就持续在操作诱导电波,让香格里拉的所有人集中在演唱会场,通天炮可以发挥最大杀伤力。”

  朱炎没法形容自己所受到的那股震惊感,仿佛一切仍在梦中,自己仍未从源五郎轰击脑部的那一下晕眩中醒来。本来他是觉得,公瑾大人在战胜归来后,似乎有了一点变化,可是现在这个转变未免太大,自己刚才所听到的东西……该说是奸狡卑鄙吗?但在那种平淡语气的诉说下,只让人感觉到冷血无情。

  环顾周遭,所有技术人员都在忙着手边的工作,之前没时间仔细看,但如今看来,其中有些人的脸上都写着不忍与惶恐。这支追随自己百余年的技术小组,是一枝种族联军,由人类与魔族共同组成,对魔族来说,炮击香格里拉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就人类成员的角度来看,要一举杀掉数千万同胞,成为帮凶,心里想必不好受。

  “诱导音波的调整需要指挥,你尽速归队吧!”

  公瑾的声音,听来像是在很远的地方响起,但是没等朱炎回答,技术人员的叫喊声就先响起。

  “公瑾大人、朱炎大人,香格里拉的情形有些古怪,敌人好像正在用什么方法抗衡我们的诱导电波。我们的电波渐渐失去效果了。”

  下方地面的情景透过拍摄仪器,在主萤幕上显像出来,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大量的灯光与火把虽然仍聚集于演唱会场,可是已经开始有部份人组成了人龙,有秩序地朝香格里拉城外撤退。

  人龙沿着城内的主要干道,慢慢往外延伸,速度并不快,但看得出是有规划、有秩序的撤离,金鳌岛上发射的诱导电波,慢慢失去了作用。

  “古怪,这是怎么回事……是了,香格里拉自古以来就是千叶家的根据地,目前青楼联盟与雷因斯一党人联合,或许是他们正在做些什么,导致我们的电波无效吧!”

  不懂得太古魔道技术的公瑾,做出了正确的推判。技术人员跟着就报告,仪表显示有一股蕴含巨大能量的声波,持续干扰着电波的运作,就是这股声波,令金鳌岛的引导电波开始失效。

  “声波?也难怪,那边正在开演唱会啊……问题是,动力装置回归,我们应该有着最充沛的能量,这样子还无法收拾掉他们,千叶家的技术真是不可小觑,居然能这么有效地以弱制强。”

  公瑾这么感叹着,但这样的技术是己方所欠缺,想要压制对方,就只能持续以更庞大的能量,来压倒对方的技术。可是,无论是提高诱导电波的输出功率,还有加速完成通天炮的发射准备,都需要专才,因此,公瑾的目光望向身前的部属,质疑呆若木鸡的他究竟还要思考多久。

  “朱炎,对我要做的事情有疑虑吗?”

  “……请问公瑾大人,这些事……是你决定……必须要做的事吗?”

  “再没有比今晚更好的机会了,我不会让天时地利一去不复返,你有什么疑问?或者……你想反抗我的命令吗?”

  都已经说到这种程度,朱炎也不得不有所觉悟了,自己与公瑾虽是友人,但也是主从关系,在过去的百余年里头,自己从不曾怀疑过他要走的路有什么不对,现在当然也没有反抗他的理由。

  “我明白了,公瑾大人,那么请把发射通天炮的工作交给我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朱炎躬身行了个礼,表示对主帅意志的服从,对于属下的这个动作,公瑾的回应是伸出右手,运起天位力量,在“波”的一声轻响中,好几道朝各方位仪器奇袭的剑气被拦截下来。

  “有敌人?”

  朱炎吃了一惊,转身抬起头来,看见主控室的入口处,一个修长俊逸的身影悄然站在那边,双臂交叉,目光越过自己的脸上,与主帅对视,正是之前被苍巾力士给搂着自爆、失去踪迹的源五郎。

  (他不是被苍巾力士给自爆到地上去了吗?就算他没给炸到地上去,但主控室位置机密,他怎么找得到这里来?啊!他是跟着我进来的……)

  朱炎恍然大悟,明白源五郎是在被卷入爆炸后,立即脱身,并且利用自己以为他一时间无法行动的大意心理,尾随在后,轻易打开进入主控室的各个机关与暗道,就这么潜入了重要位置,并且一声不吭地发动奇袭。

  “真是好无奈的场面啊!明明心里不服气,却因为无法反抗不适当的命令,只得屈从,我该说你尚有一丝人性,还是该说你没有身为学者该坚持的风骨呢?”

  源五郎浅浅的笑意中,带着强烈的讽刺意味,虽然摆出来的姿态相当轻松,但他的样子看起来却是另一回事,尤其是阵阵青烟从他身上袅袅冒升,看来微焦的肤色,已经说明他与苍巾力士对峙所受的创伤。

  那股爆炸威力着实不小,即使他全力运功护体,仍是身上剧痛,胸口气血翻涌,受了内伤,但他在爆炸时灵机一动,不花时间运功疗伤,反而以九曜极速瞬间由适才出口再潜回金鳌岛,不出所料,就看到朱炎这个死人在那边欢欣鼓舞,之后就尾随他一路来到这个主控室。

  看到周公瑾在此,还一副神完气足的模样,这一战的结果不问可知,想到海稼轩的下场,源五郎的心情凉了半截,但周公瑾得胜后居然没什么伤势,那就代表他的实力已经难以估计,自己必须慎重从事,先调息运气,平复伤势,省得仓促出手败得更快。

  因此,他看着朱炎与公瑾的小小冲突,直到气血平复,已经不能再等下去,才出手偷袭,希望能够一举破坏附近的机械,只是被公瑾抢先一步察觉,消去剑气,令这次出手徒劳无功。

  “偷袭似乎没什么作用啊,不成才的三流军师,你以为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吗?”

  “就算是三流军师,也好过没人性的冷血军人,你既然站在这里,我那个白发朋友到哪里去了?”

  “哦?他吗?”公瑾望向源五郎,冷笑道:“已经上天堂了……你要我顺便送你一程吗?”

  “哈,一日之内连续对战我们两人,你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吗?能有本事胜过他,未必就能胜我,我的星野天河剑可不是白练的,而且……”

  源五郎口中说话,心里却盘算不休。他不是那种喜欢逞强白斗的人,公瑾是不是天下无敌,这点不得而知,但他能够战胜海稼轩而无伤,自己并没有兴趣成为他战胜名单上的下一位,更重要的是,眼前的首要之事是先阻止通天炮发射,而不是比较谁的武功第一。

  从刚刚出手偷袭失败开始,源五郎就连续尝试,希望做些什么,去影响附近的机械,又或是设法干掉周围的技术人员,但几次尝试全都失败,被周公瑾以无形的力量消去自己攻击,双方虽然在言语嘲讽,但暗中已经连续交了几次手,源五郎尽数落在下风,这么一来,即使真的在这里交战,源五郎也担心自己是否有能力波及损伤到这间主控室。

  力量行不通了,那就只能从其他方面寻找自己的优势。身为不名誉的连败军师,源五郎对自己的智慧真是没什么信心,但这却是自己目前所唯一拥有的机会,为此,他想到了一个方法。

  “而且……我的九曜极速还逃得很快。”

  确实是很快,话才一说完,立刻掉转头去,脚底抹油,转眼间就逃之夭夭,和之前还自信满满的放话挑衅相比,过于巨大的反差,一下子让朱炎等人看傻了眼,看不出这人居然如此贪生怕死,说溜就溜。

  “不对,好个奸滑狡诈的家伙。”

  公瑾皱起眉头,看出了源五郎的意图,如果任他在金鳌岛内四处逃窜,大肆破坏,造成的破坏确实会损及金鳌岛,特别是如果毁掉了什么重要机械,可能就因此导致金鳌岛瘫痪……毕竟,太过精密的仪器,会出什么问题,谁都不敢保证。

  “顾好主炮,我去追他。”

  即使武功上已经做了突破,公瑾仍不敢夸称自己能在速度上胜过这个靠腿吃饭的家伙,九曜极速确实有其神妙之处,并非白鹿洞武学能相提并论,那家伙想必就是对这点有信心,所以才这样子选择战场。

  公瑾的身影刹那间消失,整个控制室内的主宰大权,回归到朱炎手上,而承受着众人的目光,朱炎叹了一口气,开始进行各种操作。

  ※※※

  天上的战局告一段落,但地面上人们的奋斗,却仍在持续。从动力装置被吸飞上天的那一刻开始,演唱会场的后台就整个失去了秩序,因为金鳌岛的出现,为泉樱等人的计划增添了变数,不管是谁,当看到空中出现这么一座庞然大物,又明显不是己方盟友时,都会有多远逃多远。

  “因为有危险,所以要疏散香格里拉的居民;因为今晚是祭典,一半的居民已经喝到酒精中毒,另一半已经玩疯了,外加上听演唱会的,根本疏散不动人,所以我们预备使用一个成功率不足三成的术法,把所有人催眠后有秩序地带出城去……”

  把己方目前所遇到的情形叙述一遍,有雪抓抓头,像是很懊恼似的说道:“你愿意采用我的计划,甚至还拿出自己的胸部作赌注,这一点我实在是很感激啦,不过……你会不会觉得自己的做法很荒唐?”

  泉樱是个很理智的女人,所以实在说不出个“不”字。她很清楚自己要做的事有多少难度,成功把握虽不如有雪说得那么低,但也高不到哪儿去。

  如果最后自己的努力失败,一切就功亏一篑,反而浪费了宝贵的时间,那还不如早点向市民宣布危险状态,尽管多数人会因为不信、因为混乱,延迟了逃生的机会,但至少会有一部份人逃出去吧?要是自己的行动失败,那么,没有作出正确决策的自己,就要一直背负着这项罪孽了。

  巨大的压力,泉樱也不知道自己所作所为是对是错,当青楼联盟的众多人员与有雪一同将目光望向她,难于取舍的抉择,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彷徨,这并非单纯理智或胆识能够承担的问题。

  可是,想起了当初在日本,面对同样困难抉择的兰斯洛,泉樱顿时明白丈夫彼时的挣扎心境。那种觉悟、那种体认,在沉重压力下迅速决断,到底需要多么坚强的意志呢?泉樱现在感同身受了。

  (夫君,请把你的勇气分给我一点,让我也能有像你一样的侠义武勇,能够支持下去……)

  没有让任何人看出自己的彷徨,泉樱形若无事地担起了下命令的决策角色。她很清楚,众人现在是因为信任自己的智慧与沉着,所以才这么高效率地办事,假如让人看出了她心里的犹豫,那么勉强维持的平衡将会崩溃,这些青楼人员很可能第一个撤退出城去。

  只是,情形却比她预料得更为严峻,当她和有雪回到后台,预备换好戏服后立即登台,却发现情势有所改变。

  有雪也好,泉樱也好,即使是与青楼联盟关系较为密切的妮儿,都不算是青楼联盟中人,本来就没有发号施令的权力,之前虽然众人勉强听她的指挥,可是当泉樱和有雪一离开,青楼众人马上设法与魔屋取得联系,预备抛下这三个妄想拯救全城性命的傻子。

  “抱歉啊,我要补充说明一下,是两个傻子,我不算在内。”有雪频频点头道:“我和你们一样,想要早点开溜,才不得不留在这里,如果你们要反抗****,我没意见的。”

  连自己人都不站在自己这边,泉樱登时感到气馁,不过她并没有把这份颓丧感表现在脸上,而是尝试在短时间内把自己的想法解释一次。

  “……所以,你们不觉得很荒唐吗?这里是香格里拉,是你们生与长的故乡,在城里的这些人都是你们乡亲,难道你们可以对他们的死活无动于衷?青楼联盟真是一个这么冷血的组织吗?如果不肯在这种关键时候付出,显示出你们与石崇的不同,又怎么能指望日后重夺香格里拉呢?”

  泉樱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来很平缓,但语意却相当沉重,听在众人耳中,当不少人为之低首羞愧时,他们的心意也改变了方向。不过,仍是有很多不同的声音。

  有人认为,泉樱不是香格里拉人,没资格管香格里拉的事,严格一点来说,她连人都算不上。

  “是的,但是连我这个并非生长于香格里拉的外地人,都想要做一些事情了,土生土长的你们是不是该自我要求多一些呢?”

  有人认为,只要尽到告知灾难将至,请人们避难的程度就好了,反正这些人当初奉承石崇,不属于己方阵营,死了也是活该。

  “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说,如果不是奉承青楼联盟的臣民,就没有生存的资格了呢?”

  有人认为……

  但不管人们怎么说,泉樱总是淡淡地几句,就让说话的人哑口无言。然而,说话的语气虽然淡,心里却是非常焦急,她很清楚自己不是在作辩论大赛,光是驳倒对手,却无法使他们心服,协助自己,那是一点用都没有的。只有自己一个人,什么也做不到……

  而当有人对泉樱的做法提出质疑时,她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如果她的计划失败,死的人会更多,而且徒然造成时间上的浪费,那该如何是好呢?

  泉樱回答不出来,而她的沉默,就造成了反对声音的气焰高涨,眼看着情势就要失去控制,突然一声怒喝响遍整个房间。

  “没出息的家伙们,全部给我住嘴!”

  从人群之中缓缓走出来,撑着一枝手杖,蹒跚的脚步印下染血足迹,脸色苍白得摇摇欲坠的,就是一直没有开口的妮儿。由于身上的伤势严重,她把精神集中在运气疗伤,把一切交给泉樱,但眼见情势一发不可收拾,她中断了疗伤过程,撑着站起身来。

  泉樱无疑是一名有着军将之才的女子,但妮儿却是实际统领过数十万大军的女将帅,在指挥部属这一点,她很懂得如何表现出自己的威仪,正如同此刻,当她严厉的目光往周围扫过一遍,每一名与她目光相触的青楼人员都低垂下头,感觉到那股不容反抗的绝对威严。

  “我们确实不是香格里拉人,甚至也和青楼联盟没有关系,但我记得千叶家一向是以力服人的体制,需不需要我们现场杀几个人来立威,让你们心服口服?或者我给你们机会,我只用一只手,你们全部一起上,看看能不能趁我重伤把我干掉,然后让最后还活着的人发号施令?要这样吗?”

  即使身负重伤,妮儿的压迫感仍是无比强烈,尤其是她最近奠定下来的一连串实绩,人们很难不联想到,在今晚之前,这名在各个战场中势如破竹的少女,几乎可以说是所向无敌的,就算是重伤之躯,只用单手,这里也没有狂人胆敢挑战她的拳头。

  这么样地强力压制,不只场内所有人给她吓到,就连泉樱也吓了一跳,因为这么强势的态度,并非妮儿的一贯作风。当场内的纷扰平息下来,妮儿转向泉樱,表情极为严厉,特别是她扬起右手的那一刻,泉樱几乎本能性地闭上眼睛,以为又要挨上一下热辣辣的耳光。

  幸好,这记耳光没有打下来,只是拍在泉樱的肩膀上。在手掌拍放上肩头的那一刻,泉樱惊觉妮儿的力气竟是如此之弱,她的伤势实在是很重啊!

  “闭嘴,也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你马上就要登台了,我不想打你的脸,如果留下印子,化妆师一定会跳脚的。”

  妮儿道:“我不知道你在犹豫些什么,但你现在是我们的头,如果你都不相信自己所做的事,教我们怎么跟随你呢?既然决定要做了,你就咬牙做下去,不要婆婆妈妈的,如果最后做错了,我会和你一起切腹谢罪的。”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这么说有点自私,不过我家猴子大哥的家训,与其不做而后悔,不如做了再后悔……你不是一直想要当他的猴子婆吗?那就先学猴子做事吧!”

  妮儿拍在泉樱肩上的手掌,在这短暂刹那间仿佛力重千钧,可是泉樱却觉得很感动,仿佛再也没有哪一刻,自己受到这么多的倚赖与信任,就为了这个,自己要把事情做好,扛下该扛的责任。

  而就在她预备开声说话,取回局面主控权时,两个令她出乎意料的消息传来了。

  “情形有古怪啊,外头不晓得怎么搞的,好多人一起朝演唱会场涌来,快要发生暴动了。”

  “这么久不上台、不开场,暴动也没什么好意外的啊!”

  “不,不是那种暴动啊!”

  众人怀抱着疑惑,往外头看去,片刻之后才知道那名青楼人员意指为何,本来演唱会场就已经聚集了相当多人,可是香格里拉城里的大多数居民,本来正在喝酒、沉迷各种庆典的人,突然朝着演唱会场聚集起来,就连那些已经有八成醉、意识不清的人们,都踩着踉跄的脚步朝这边靠近,这实在是一件很诡异的事。

  而不管怎么看,这些人都是处于非理智的状态,用话讲不通,要阻拦也阻拦不住,争先恐后地朝着演唱会场靠近。过多的人潮,一下子想要挤进来,结果就在演唱会场外发生了大暴动。

  “为、为什么会这样?”

  在其余众人高声错愕时,泉樱已经发现了理由,仰首望向上空的金鳌岛,明白若有什么古怪,必然是那座巨大的空中岛屿在弄鬼,如果使用与雷因斯相似的催眠设备,要诱导大量人潮集中,并非不可能。

  公瑾师兄把大量人潮聚集起来,目的为何当然是不得而知,可是,泉樱怎样都不觉得他会有什么人道目的,如果从战术上的角度来思考,把大量人潮集中,如果不是为了作人质,那就是聚而歼之,若这猜测是真,撤退工作已经刻不容缓。

  而魔屋方面的讯号也传达过来,由于通讯不良,那位女士的裁示极为短暂,对于属下希望一切归于青楼联盟自行处理,拒绝外人干预的请求,她发来的命令是:

  “一切以两位小姐的命令为最高依归,她们要你们死,没有人可以不死,没死的由青楼本部负责执行。”

  就这样,一切都确定下来,再没有其他的不同声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