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人生长恨

风姿物语 罗森 6954 2005.09.09 12:46

    高速离开烟锁重楼遗址的流星飞影,并没有走得很远,尽管知道危险,尽管想要离开此地,但他们两个人都没有那样的时间与体力。

  轰然一声巨响,昔日陆游闭关隐居的广寒冰窟应声炸开,激射而出的鲜血洒上周围的透明巨冰,但随即就被漫天风雪给掩盖,朱红尽转苍白,回复成寂静的冰雪世界,刚才的骚动仿佛从没发生过。

  但这个酷寒的冰雪世界里,却已经来了访客,尽管他们的气息很微弱,和周围疯狂吹刮的风雪声相比,简直细微得听不到,但他们却是一个不能被忽略的存在。

  “呼……”

  李煜重重喘了一口气,虽然伤重得无以复加,但只要神智清醒,他仍是那个近乎无敌的绝世剑仙;只要还能运气,就算只剩下三成力量,他仍是拥有绝世武功,除了胤禛本人,风之大陆此刻没有其他人能威胁到他,心念稍微一动,一个无比坚固的气罩在虚空中出现,隔绝漫天风雪。

  冰冷的感觉稍微退去,身上的伤实在是极度严重,特别是当那几道旧患也被引发,就算自己在异大陆上大小数百战,也没有遇过这样恶劣的状况,但比较起来,自己的情形并不是最糟糕的。

  嘉敏的腹部被打出了一个血洞,如果单单只有这样,以太天位力量抢救,并不是不解之症,可是天魔劲入体,侵筋蚀脉,这却是令人束手无策的致命伤,自己就算持续为她运气,也只能延缓天魔劲的侵蚀,不能驱除,当这伤势蔓延到心脏或脑部,届时就回天乏术。

  在这种时候,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到底要做些什么才能救她一命?

  李煜凝视着周嘉敏苍白的脸色,心中绞痛欲裂,连手指都不停地颤抖,想要把她弄醒,和她说几句话,却又怕她一醒来就必须承受肉体上的痛楚,真是两相为难。

  当年自己夜闯中都,与嘉敏在禁宫中重逢,明明彼此两情相系,却无法带她离开虎狼之地,是自己最无法接受的事。那时之所以如此的理由,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力量不足,才落得那样的结果,因此自己后来疯狂练剑,无视生死地决战各路高手,如果不能变强、如果不能改变那晚的悔恨,这条命还要来做什么?

  如今,自己应该已经变强,变得很强,但为何自己的处境仍与那晚相同,还是只能枯坐在她面前,看着她独自承受痛楚,自己却像块木头般什么也做不了呢?

  难道……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强吗?自己的武功还不够高吗?

  “……从嘉哥哥……”

  几乎细不可闻的叫唤,在李煜耳中响起霹雳,他甚至要用上最大的克制力,才能令自己不发抖地抬起头,直视那双蕴含深情的如水明眸。

  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个人交握的手都热了起来,他们等这一刻不知道等了多久,好不容易等到了,为何剩下的时间这样短暂?

  特别是当李煜看见恋人强忍着痛楚,勉力对己挤出一丝微笑时,他整颗心痛到无以复加,甚至想硬生生把心撕拉出来,止住这痛楚与愧疚。

  嘉敏这一生从没有做过坏事,从来没有害过任何人,为什么她的人生总是那么凄苦?就连好不容易远离尘世,隐居在这寂寂深山里,都还成为人们攻击的目标,无辜受害?

  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

  是因为自己的关系,她才一再被牵连,是自己彻底毁了她的人生!

  自己与她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交情,从小自己就许诺她,一定会给她幸福,但现在回首看看,自己到底给了她什么?正是因为被自己牵扯,这个那么善良美好的女孩,不仅家破人亡,只身沦落异国,受尽耻辱与骂名,最后还痛苦地躺在这冰天雪地中等死?

  这就是幸福?这就是自己承诺要给她的东西?为何当回忆起自己做过的事情,却只记得自己像头落败狗一样,始终躲得远远,从没有挺身为她做过什么?这么窝囊、这么下贱,这就是自己如今的模样吗?

  悲愤莫名,李煜眼中盈满泪水,强忍着不敢落下,颤动的口唇想说什么,却觉得自己连道歉的资格也没有,说什么都像是逃避责任的借口。

  “我……我对你……对你不……”

  说出口的话很快就被打断,一切只因为一个柔和的眼神。

  “不要说……对不起……只有这一句,千万不要说……”

  伤重乏力,说话变成一件很困难的事,但对于自小相处在一起的他们而言,很多事情不需要透过言语,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从那温柔的虚弱眼眸中,李煜就能读出这样的讯息。

  “不要对我说对不起。这一生能遇见你,能跟着你,是嘉敏最引以为傲的事情,我从来没有为此后悔过,所以……不要说对不起,因为这是我自己做的选择,再没有什么话会比这句更令她难受了。”

  宽恕带来的噬心苛责,并不好受,当道歉的权利被拒绝,李煜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谢谢你给过我的幸福。在烟锁重楼的日子,是一段很快乐的岁月,能够静静地想着你、念着你,数着你留下的白梅花,这样已经很足够了。我是一个平凡的女人,今生可以这样子爱着你,是我最大的幸福……如果有来生,我还是选择继续和你在一起。”

  温柔的眼神,释放出许多的讯息,痛楚、快乐、欣慰、遗憾、不舍……全都随着眼波流转,直传到李煜的脑海;由于泪水朦胧了视线,他有一瞬间看不清晰,连忙伸袖拭去眼中泪水,这时,一声轻轻、轻轻的话语传来。

  “……谢谢……你的爱……”

  早已冰凉的纤手,在这一刹那失去了力量,软软垂放下来;明白发生什么事的李煜如遭雷殛,身躯剧震,想要发出喊叫的冲动被强行克制下来,因为嘉敏她一定不想看见自己这样,她静静地睡了,自己不可以给她骚扰,要让她静静地走。

  强行忍着、忍着,仿佛要冲破胸口的悲伤,比身上所有伤口加起来更痛,就在这极端难捱的痛楚中,许多画面在脑中飞快跑过。

  有小时候的画面,唐国宫殿,金色莲花,还有自己与嘉敏的初遇……

  有自己最意气风发的时代,在白鹿洞习武,与恩师陆游、公瑾师兄的相处过程……

  有一些令自己悲愤欲绝的画面,宫殿的焚毁遗迹,亲人的悬尸示众,嘉敏被硬生生抢走,师兄的亡故……

  还有一些当时不以为意的小事,现在想起来却倍觉深刻,其中就有这样的一段对话,那是在六个月前,自己前往日本时,在小舟上与萧大师兄的对谈。

  “……师弟,看星象的显示,此行对你不吉,趁着我们尚未到岸,你何不考虑掉转回头?现在让船夫往回走,或许以后……”

  “哈,师兄,我素来佩服你的智慧与推理,但你知道我一生从不信命数,你尽说虚无飘渺的东西,我实在听不入耳啊!”

  “虚无飘渺吗?但依照星象,此行你的锋芒毕露,会令你的敌人有所警觉,日后对敌沙场,我怕师弟你得不到拔剑一战的公平机会。”

  “我们遇到的战斗几时公平过?越强的敌人不是越有挑战性吗?而且师兄你不能怪我不听你的……现在头上太阳那么大,有人在白天占星的吗?”

  “即使是太阳,也不过是群星的一种。但既然师弟你无惧一切,我就祝你好运了。”

  当时萧大师兄的话,现在想来一字一句都已命中,是否算先见之明,恐怕连当事人都已经无法回答。

  “谢谢你的体谅,这对我来说是最好的礼物了。其实,我不值得你这样等待,因为我只是一个胆小的东西,在这次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很害怕。”

  不久之前,在异大陆上爆发的那场最后之战,自己活跃于其中,后果就是累积严重伤势,几乎要拿命来换的重伤。若是接受立即冰封,等待治疗方法开发出来,那么就有痊愈的希望,但风之大陆这边传来的危机感却越来越重,加上青楼联盟的情报,促使自己马上赶回。

  “你只是强行把伤势压下,如果碰上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旧伤爆发,那你最多只剩下几年的寿命,再没有人能救你。”

  这时自己离开时受到的警告,自己表面行若无事,但心里却不可能没有动摇。

  “我很害怕,真的很害怕啊!嘉敏,我想见你,想和你在一起……我们分开了那么久,不应该只剩下几年啊!所以,我一直都很害怕,就算已经到了风之大陆,还是怕得不得了,好几次都想折返回去了。我又不是亡命之徒,为什么就非得要我出头不可呢?”

  但是,人生许多时候,都是被强行交托一个没法由旁人来替代的角色,特别是当那股危机感明确显示出,如果自己迟到一步,有许多自己所重视、关心的人会因此而死,自己只好强压下恐惧,全力赶回风之大陆来,敌住胤禛。

  “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剩下几年,还是剩下几个月、几天,对我都没有什么差别了。嘉敏,你稍微等一下,我先去把事情结束掉,再来陪你说话……有很多话,我一直都想对你说,你一定等了我很久了吧?再等我一下……一下子就好……”

  冰凉的泪水洒在冷风中,李煜化作一道剑芒惊虹,划破天空,朝着烟锁重楼的方向射去。他并没有作任何的善后,因为满天雪花将会把这里的一切掩盖,比任何的呵护都要轻柔,是最纯洁的葬法。

  凛冽寒风呼呼吹过,在脑中流转的各种回忆画面,剩下了最后一个,那是在大战前夕,和师兄一起站在山巅,俯览千军万马的血腥战场,自己如往常那样凝视那个背影,听到一声难得的慨叹;众所周知,这个对世事只剩下枯燥、无趣感觉的男人,很难得有叹气的机会。

  “其实……武功练得那么高有什么用?看透一切的智慧,也只会让你更抓不住身边的事物。一个人如果想要获得幸福,那就要在适当的时候……做适当的事!”

  “师兄后悔了吗?”

  “嗯,我欠了一个人一句对不起,很多年了……现在我决定,我要找机会说出来……如果我早几年就这样做,今天很多事情应该都会不一样吧!”

  原来很多事都是一样,如果早几年就说、早几年就做,人们就会得到一个不一样的结局……

  在烟锁重楼的残破废墟中,胤禛正等着李煜的到来。已经成功削减首要强敌的战力,胜利只是一件唾手可得的事情,再没有半分困难,只要在此役把人间界反抗势力的首脑人物一举铲除,至少两百年之内,魔族将在人间界横行无阻。

  照理说,为求保险,自己应该亲自去扫荡兰斯洛一伙人,但旭烈兀的考量也正是胤禛的顾忌,李煜虽然重伤,可是濒死猛虎的反击,绝对不容小觑,自己虽然不惧,手下却没一个是他一剑之敌,若是在那里打起群殴,很有可能因此导致兰斯洛一伙人逃脱,那就弄巧成拙了。

  “唔……对他的评价似乎有点过低了……”

  闭目搜索方圆数百里内的胤禛,察觉到那道剑气惊虹的贯空飞过,但却不是朝自己这边飞来,而是向兰斯洛、旭烈兀的方位飞去,显然自己所顾虑的事,李煜也一样想到了,所以选择那边为战场,替兰斯洛等人争取一丝逃脱机会。

  “但你对朕的评价,似乎也过低了一些啊!”

  胤禛拔空而起,朝天上的破空惊虹直追射去。两人的武功原本相若,但一个养精蓄锐已足,一个却是重伤之身,加上胤禛站立等候时,暗用万物元气锁在空中各方向布下阻拦结界,减慢敌人速度,令他能迅速追上敌人。

  “放下你的杀妻仇人不理,剑仙李煜原来是一个冷血绝情之人啊!”

  一瞬间就抢到李煜身前,将他拦截,与他在空中遥遥相对,胤禛凝视着这名大敌,想确认他还保有多少力量。

  相较于李煜全身血污的狼狈姿态,散发着皇者威严、霸气凛然的胤禛,仿佛已经彻底掌握这场战斗的一切,特别是他早就注意到,艺承异大陆武学的李煜,虽然能使用万物元气锁,但却似乎没有肉体快速愈合的异能,所以前次与奇雷斯海上互斗,才会鼻青脸肿,现在伤口也并未止血。

  只不过胤禛仍然保持谨慎,因为仇恨与怒火能够令本身实力提升,直到断气的那一刻,猛虎绝对不可以当作小猫来看待。

  “你现在还有几成力量?四成?三成?”

  “我剩下几成力量,这种事情一点都不重要!”李煜冷眼望向胤禛,寒声道:“因为就算我只剩下一成力量,这都不会影响我等一下把你活活打死!”

  “哈哈哈哈,李大剑仙不但使剑厉害,说笑话的本事更是有一手啊!”胤禛敛起了笑容,沉声道:“朕只有一个问题……这次你由海外回奔,你师兄没有为你送行吗?”

  “没有。我不需要……而且,他已不能。”

  李煜无意说谎,因为这正是最令他感伤的一件事,就在不久之前,那个早已将世情淡淡看透的男人,却无法遵守他自己平日的原则,为了要救援师弟们,被宿敌魔佛陀撕心而出,阵亡在战场上。

  “他没有与你同来吗?异大陆的人,还是不该干扰这块土地上的事,这是天意,而现在……朕再也找不到杀不了你的理由了。”

  说着决绝的话语,胤禛与李煜同时出手,漆黑如墨的天魔劲、灿如晨曦的明雪剑气,高速正面对撼,刹时间,将方圆数百里内的天空,切染成黑白分明的两种颜色。

  惊世骇俗的天象变化,遮天蔽日,蔚为奇观,凡是目睹这一幕奇景的人,全都感到震惊与冲击,包括正仰视着这幕景象的旭烈兀。

  “打起来了吗?不知道会打上多久啊!”

  旭烈兀环视周遭,身边跟随的人马堪称壮盛,石崇、鸠摩狮、蛭妖等魔人,都归自己指挥,随侍在侧;就连那个很难叫得动的多尔衮,都隐匿气息跟在附近,搜索着逃散的敌人。

  众魔人看着这名皇子殿下,多少有些隔阂与顾忌。众所周知,旭烈兀与石崇的关系不睦,除了两人作风相互看不顺眼外,石崇在槿花之乱中活跃,造成忽必烈败死沙场一事,旭烈兀更曾明白表示自己心有芥蒂,绝不会放杀兄仇人逍遥快活。

  若非胤禛出面镇住局势,之前麦第奇家与石家的三次战争,很有可能一发不可收拾,现在随着胤禛正式现身人间界,旭烈兀取得继承权第一顺位的事实也益发明显,当旭烈兀与石崇一起出现,那种奇异的吊诡气氛,就连身为敌人的源五郎都感受得到。

  但只是感觉到这些东西,却没有多大意义,因为他们正被敌人团团包围,更糟糕的是,他们没有一个人能站起身来作战。

  兰斯洛等人与胤禛一战时,每个人都受了重伤,别说是旭烈兀率众围捕,就算是随便来一个小天位武者,也可以轻松将他们一网打尽,之所以有机会逃跑,只是因为有雪的遁地神术奥妙,而且胤禛急于解决李煜,没时间对他们下手而已。

  有雪拖着四个人行动,速度当然快不起来,好不容易在皇宫外遇到只身赶来的爱菱,旭烈兀已经率众逼近,这么多人在一起,目标太大,根本没可能逃跑得掉,所以由泉樱、源五郎决定,把昏迷的兰斯洛交给爱菱与有雪,让他们潜地离开,自己三人留下阻敌。

  “李老二帮我们挡住了最危险的那一个,剩下的……我们只能靠自己了。”

  源五郎这样子对有雪说,虽然这是极有义气的表现,无奈实质效果差得令人悲伤,早已失去战力的三人,甚至连石崇的一招都接不下,轻易被击倒在地。

  “三位好,其实我与大家并不陌生,和妮儿妹妹甚至还是亲戚……等等,你大我两千多岁,应该是姊姊……总之大家都是熟人,不用摆出一副死板板的严肃表情嘛。”

  旭烈兀拍掌道:“不过呢,小弟今天有个难处,唉……我家老头子对我正恼火,如果我不宰了你们其中一个或几个,提着脑袋去见他,那就轮到我自己有麻烦了。所以……你们有谁愿意成为牺牲者呢?”

  温言轻语,含笑杀人,这种诡异的气势,连旭烈兀身后的魔族都不寒而栗。

  “妮儿小姐和我是亲戚,如果没有必要,当然是不用死的;至于泉樱师妹……很奇怪,我家老头子特别交代,不得伤你性命,这连我都不知道是为什么,难道因为你长得漂亮吗?”

  旭烈兀言语中点出的意思,令泉樱感到一阵恶寒,暗自蓄劲许久的一击,猝然疾发出去,希望能够击倒旭烈兀,挟持人质外闯。

  只不过,这个一向深藏不露的师兄,一旦鹏奋而起,真正实力却是非常惊人;撇除生死不明的花天邪,目前他甚至是胤禛之下的魔族第二人,在场的一众魔人当中,武功以他为尊,泉樱凌厉的一击,被他单手制住,顺势扬臂,将泉樱的身体抛甩过顶。

  本来这一下应该把人重重摔落地,可是就在泉樱飞过旭烈兀头顶的瞬间,他脸色骤变,闪电出手,化刚为柔,轻轻让人落足在地上,等人一站稳,立刻很有礼貌地放开了手,退开两步。

  泉樱觉得很错愕,因为旭烈兀明显不是一个会怜香惜玉的人,正猜测他的用意,就听到他开口说话。

  “我对女性向来礼遇三分,尤其是怀有身孕的女性,我绝不会向她们动手的。既然我家的魔王老子也难得发了善心,小师妹请你退到一边去,只要你不乱动,这里不会有人伤你一根头发。”

  旭烈兀说得客气,但旁边的一众魔人却为之哗然。这两个女人明明都是大敌,却受到这样的尊贵待遇,那要置魔族的立场于何地?一名蛇头人身的魔将按耐不住,踏前一步,怒声说话。

  “殿下,你!”

  话没说完就是一声爆响,整个头颅被炸成粉碎的躯体,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向后倒下。

  “我与女士说话的时候……男人闭嘴!”

  森冷的语气,较诸刚才的含笑杀人,又是另一种不同的恐怖气势,所有魔人噤若寒蝉,就只有石崇淡淡地提醒皇子殿下,天上的光影冲击已经消失,那片遮蔽整个天幕的深沉黑暗,将剑光完全吞噬,正朝这边迅速靠近。

  “呃,老头子的手脚很快啊……”

  旭烈兀像是笑着说话,但眼中却蕴含着一抹哀伤。

  (五师兄,别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